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
小王子說禪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小王子說禪

  • 作者:重松宗育
  • 出版社:大牌出版
  • 出版日期:2014-06-25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每個人, 最初都是來自無我的童心世界,具有佛智慧。 只是幾乎沒有一個大人記得這件事。 世界文學經典 × 日本禪宗 × 日本名家插畫 來自B-612號這顆小行星的小王子,他有著閃耀金髮,總是笑臉迎人,最喜歡看夕陽,且一旦提出問題便會堅持問到底。如今他再度降臨地球,卸下華麗的衣裳、披上袈裟,他放下寶劍改執手杖,他和書中角色的對話,不只充滿哲理,其實還富有滿滿禪機── ◎「真正重要的東西,是肉眼看不到的。」「眼睛是盲目的,要用心去找尋。」 ◎「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子,只是幾乎沒有一個大人記得這件事。」 ◎「你要尋找的東西,可能在一朵玫瑰花裡,或是在一滴水裡。」 ◎「審判自己要比審判別人困難很多。」 ◎「從稍遠的距離看過去,那景象真是壯觀。」 ◎「對我來說,你就是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小男孩,對你來說,我也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狐狸。」 ◎「再去看看那些玫瑰花,你就會了解,你那朵玫瑰花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 ◎「那是我唯一不覺得荒謬可笑的人。或許因為他思索的是他自身以外的事情。」 ◎「假如我有五十三分鐘可以任意使用,我會從容走向一處清新的活泉水。」 ◎「沙漠之所以美麗,」小王子說,「是因為有隱藏在某處的水井。」 ◎「最後一個早晨,所有熟悉的工作似乎顯得特別珍貴。」 受到全球讀者喜愛超過70年的《小王子》, 書中所探討的除了愛情、友情、生死、人生價值觀之外, 居然也隱含著「禪」的思想? 身為禪僧兼英美文學家的作者重松宗育,藉由《小王子》這本家喻戶曉的文學經典,將禪學變得更有趣,也更易懂。他認為《小王子》這部作品本身想表達的,就是「禪心」。 真理存在於無心、輕描淡寫、平易且如詩的語言之中,《小王子》更是蘊含禪語的寶庫。什麼?不懂這些對話與禪有什麼關係?看來,大家又變回看不懂到底「我」畫的是「帽子」,還是「蛇吞象」的「大人」了呀! 且看,小王子說禪。

目錄

前言 小王子裡有禪機 第一章 不立文字 「真正重要的東西,是肉眼看不到的。」「眼睛是盲目的,要用心去找尋。」 第二章 直指人心 「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子,只是幾乎沒有一個大人記得這件事。」 第三章 照顧腳下 「你要尋找的東西,可能在一朵玫瑰花裡,或是在一滴水裡。」 第四章 主人公 「審判自己要比審判別人困難很多。」 第五章 色即是空(平等) 「從稍遠的距離看過去,那景象真是壯觀。」 第六章 空即是色(差別) 「對我來說,你就是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小男孩,對你來說,我也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狐狸。」 「再去看看那些玫瑰花,你就會了解,你那朵玫瑰花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 第七章 照亮一隅 「那是我唯一不覺得荒謬可笑的人。或許因為他思索的是他自身以外的事情。」 第八章 自由 「假如我有五十三分鐘可以任意使用,我會從容走向一處清新的活泉水。」 第九章 佛性 「沙漠之所以美麗,」小王子說,「是因為有隱藏在某處的水井。」 第十章 一期一會 「最後一個早晨,所有熟悉的工作似乎顯得特別珍貴。」 後記 禪的奧義,不分國界

序跋

前言 小王子裡有禪機
  一聽到《小王子說禪》,或許很多人會覺得「搞什麼鬼!」事實上,當我說我寫了這本書時,也從來沒人表達認同,或是稱讚這是個好的切入點。但我絕不是為了標新立異,而是我在閱讀《小王子》(Le Petit Prince)時,確實在很多地方都感受到禪機。《小王子》作者聖修伯里當然不是用「禪」的語彙來寫書,況且我也不清楚他是否具備禪學的知識。但我依然認為,這部作品本身想表達的就是禪心。   小時候我對於自己生在禪寺這件事厭惡得不得了,長大之後不得不當和尚時,真讓我痛苦萬分。但現在感覺完全不同,我深深感激自己與禪寺的緣分,也以身為一名禪僧感到驕傲。因為在我認識的各種不同思想與宗教中,最能讓我產生共鳴的就是禪。   話雖如此,我不認為、也無法認同禪就是一切,禪也有一些我無法愛上的地方。我絕不認為唯有禪才是真理,其他宗教都是錯誤。每個好的宗教都有各自值得尊敬之處,我也讀聖經,而且不只宗教,學問也很重要。   這話說來或許有些自不量力,但我之所以當一名禪僧,就是因為自己期望的人生與禪的方向恰巧一致。明確、直接指示出真實人生哲學的禪,深深吸引了我。我在大學任教,相當了解學問的重要性,但坦白說,光是這樣真的無法滿足,我覺得人類還有更重要、無法在學問上獲得的「重要關鍵」,而這指的就是禪。因此,我相信禪值得我託付寶貴的人生。   禪的特色,用三個現代用詞來說明,就是「自我特質」、「環保」,以及「生活型態」。過去三十年,禪在歐美地區逐漸受到知識分子及年輕族群的關注,而目前單就知識上的關注已經過去,越來越多的人身體力行,默默開始坐禪。不少人之所以熱衷投入坐禪,是為了找尋在現代文明中,失去的個人自我特質。此外,有一群人則因為與環保運動的連結而進入禪的世界。大家都不願隨著現代文明盲目起舞,想要重新建立一種新的生活型態,於是投向禪。看著眾人真誠的模樣,令我肅然起敬。   這麼說來,難道現代日本人在自我特質上比歐美人士明確,不需要禪了嗎?此外,日本的自然環境是否受到充分保護,不會引起環保運動等問題嗎?更進一步說,日本人真的有不隨物質文明、機械文明起舞的堅定生活型態嗎?還是日本人本來就不需要宗教呢?在這方面日本人展現與歐美知識分子及年輕族群相反的態度,讓我覺得很有意思。   過去我致力於透過英文翻譯將日本文化介紹到外國。我花了十幾年將《禪林句集》、《禪林世語集》 翻譯成英文,也是希望能為認真學禪的歐美友人盡一份力。另一方面,我知道在日本也有學禪的人。在NHK的廣播節目中,我也講過幾本美國文學裡所蘊含的禪機,也收到許多正面回應。此後,我幾乎每年、每月,都會用《小王子》當作教材來說禪,在看到許多熱心求教的朋友,漸漸覺得我不能只顧著讓外國人了解禪的好,應該也要將有助於我人格形成的經驗分享給所有的日本人。   我相信真實存在於無心、輕描淡寫、平易且如詩的語言之中。有人認為禪存在於滿滿艱難漢字的特殊世界,但這完全是偏見。禪,就是日常生活,在每個人生活中的一瞬,一瞬,無處不在。自然也超越國界、超越民族,存在於世界各地。至於我專攻的美國文學,更是禪語的寶庫。問題只在有沒有發現到這就是禪。   由此可知,就算《小王子》來說禪也沒什麼奇怪之處。「禪語」是探究根本、具象徵性的,只能由我們來努力睜開雙眼去認識、去學習。在本書的每一章,都有我從《小王子》裡挑出來的內容,也就是新的「禪語」。   原本禪應該採取在遠處直指而非以言語來說服,因為禪是「教外別傳」、「不立文字」。但如果本書中出現類似說教的部分,一切都只是我對自己自戒的言詞。我的任務並非背負傳統進行佛教陳腐的說教,而是用我自己的方式來指出周遭俯首可拾的禪心。因此,本書中將禪的用語減到最少,若有讀者對禪產生興趣,想要進一步了解的話,請務必閱讀更高深的書籍,或者入禪寺門求師。   如果聖修伯里還在世並讀了這本書,他會說什麼呢?我猜會驚訝到睜大眼睛吧。不過,身為飛行員又有一雙「鳥眼」的聖修伯里,說不定會很有同感,告訴我「對,就是這樣」。我一邊夢想,同時希望能讓讀者的心靈多少獲得溫柔的撫慰。   最後順帶一提,聖修伯里的《小王子》在日本於一九五三年,由日本翻譯家內藤濯翻譯成日文版,受到廣大讀者喜愛。不過,本書中除了書名之外,使用的都是我自行從英文版翻譯成日文的內容。我長期在英文課教學時使用,最熟悉的是英文版,相信最適合用來傳達我的心意。

內文試閱

每個人,最初都有無我的童心
  人永遠只會從自己當下的年齡來看事情。小時候當然只站在小孩子的立場,長大後卻變得只用大人的眼光。其實每個人過去都曾是孩子,大人理所當然懂得孩子的心思,然而,為什麼變得無法理解呢?   小王子跟鐵路調度員之間有這樣的對話。鐵路調度員的工作是調整鐵軌路線讓列車改變方向。一列特快車在兩人面前從右到左轟隆轟隆地駛過。   「大家都好匆忙哦。」小王子說。「他們究竟在找什麼呢?」   「就連火車駕駛自己都不知道呀。」調度員答。   「他們根本不是在追東西。」調度員說:「大家都在列車上睡覺。就算沒睡也在打哈欠。只有孩子會把鼻子貼在車窗玻璃上壓得扁扁的。」   我這輩子不知道搭過幾十次飛機,到現在還會要求坐靠窗的座位,因為我很喜歡看窗外。簡直就跟小孩子一樣,「把鼻子貼在玻璃上壓得扁扁的」。對於習慣飛行的人,大多在旅程中看報紙、小睡,或者「打哈欠」,所以我這種人看起來會像第一次搭飛機的鄉巴佬吧。   我認為人生有數不清的事物值得追求。每個人應該都會透過自己的立場、職業,來找出值得追求的事物。金錢,或許也是其中之一。拚命工作,獲得跟付出等值的金錢,這確實令人高興。能存錢也很開心。此外,在腳踏實地努力之下,能爬到更好的地位,這也是一項目標。然而,偏偏金錢、地位,這些不過只是方法、途徑,並不是在獲得這些之後就能達到人生真正的目標,讓心靈獲得平靜。事實上,一般來說愈有錢物慾愈重,存愈多的錢最後就成了守財奴,淪為慾望的奴隸,到最後被原本該追求的金錢追著跑。如果活著就是為了讓這些原先不過只是手段的金錢、地位追著跑,那麼,短暫的人生究竟有什麼意義呢?小王子繼續說。   「只有小孩子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小王子說:「他們會把很多時間花在布娃娃身上,把它當作珍貴的寶貝……」   孩子都是活在此時,此處。擁有一顆赤子之心的孩子,都像個魔術師,可以把眼前平淡無奇的東西全都變成玩具,人人都是能在平凡之中看到不平凡的大哲學家。所以根本不必特地買些昂貴的玩具給孩子,因為他們有了「童心」這具精巧的製造機,能自己打造精采有趣的玩具。   真的什麼都不需要,只要把孩子丟進院子裡就行了。小孩子會先張望四周,接著原來散落在院子裡的一截木棍、生鏽的釘子、小石子,瞬間成了孩子收藏的寶物。然而,早已遠離童心的媽媽,卻將自己的價值觀強行加諸在孩子身上,氣得睜大眼罵道:「快把那些髒東西丟掉!」孩子卻不加理會。除非手裡的東西被蠻橫的媽媽強行拿走,不然孩子會緊緊握在手中不放掉,因為這是寶貝呀!就跟大人要是撿到一疊百萬現金也不願鬆手的道理一樣。   世上最難的事,是審判自己   小王子的星球上生長著好的植物跟壞的植物。猴麵包樹則全都是很壞的植物。   猴麵包樹這種植物,一旦發現得遲就絕對無法根除。它會長滿整個星球,根部還會把星球鑽出個洞,然後如果是顆小星球,又長了太多猴麵包樹,整顆星球就會硬生生裂成碎片。   真要這樣就糟了。所以得隨時留意,不得不小心。   「猴麵包樹跟玫瑰小時候長得非常像,一旦能區分時就不能偷懶,發現猴麵包樹就得立刻全部連根拔起才行。」   小王子這麼說。對於會威脅到主體性的東西,一定要很仔細地去除。尤其是壞習慣更要趁早除掉,這才是守住主體性的不二法門。   仔細想想,這個時代實在是人類史上前所未有的異常時代,有太多非人性的因素。人想要活得真正有人性,只能回到人類最純樸的原點,只有再次覺醒面對本身的主體性。   有這麼一個故事。一對小偷父子摸進一戶人家,成功大肆搜刮家中的錢。兩人走出屋外,爸爸對兒子說:「喂,小子,沒有人發現吧?」兒子回答:「老爸,天上的月亮正看著咧。」   即使沒有任何人看見,月亮也看著。整個宇宙都看到有人在做壞事,但這個小偷覺得只要沒人看見就無所謂。對小偷而言,問題只在別人的眼睛,不過進一步想,如果兒子回答:「而且,老爸你自己不也看到嗎?」這樣就更有趣了。   就算能掩他人之眼,也騙不了大宇宙,而且,最關鍵的自己對來龍去脈清清楚楚。對自己來說,如果自己最重要,被自己看到才是最大的問題。   差別──對我而言,你很特別   小王子來到地球,看到跟他留在自己星球上一樣的玫瑰花,而且還綻放了一整片之後,便臥倒在草地上哭泣,原來自己的玫瑰花一點都不特別,到處都有,只不過是一朵再平凡不過的花。   這時,一隻小狐狸走過來告訴小王子。   「對我來說,你現在什麼都不是,只是個普通的小男孩,就跟成千上萬的小男孩沒兩樣,我不需要你,而你也一樣不需要我;對你來說,我現在也什麼都不是,只是隻普通的小狐狸,就跟成千上萬的小狐狸沒兩樣。但如果你馴養了我,我們就會需要彼此,對我來說,你將會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小男孩,對你來說,我也會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小狐狸。」   我們如果超越平常帶有差別的觀點,從「平等」的角度來看,萬物都各自擁有同等的尊嚴。對於還沒跟小王子當朋友的小狐狸來說,就算換了另一個小男孩也無所謂,哪個小孩子都好,沒有獨特的個性。換句話說,就像可以替代的機械零件一樣。從小王子的角度來看也一樣,這隻小狐狸跟其他眾多狐狸並沒有不同,即便用其他狐狸來換掉眼前的小狐狸,也不代表什麼。   然而,一旦這隻小狐狸跟小王子之間有了「情感」,彼此心靈相通,就會頓時產生巨大變化。觀點將立刻從整體轉向個別性(個性),從「平等」轉向「差別」;換句話說,對小狐狸而言小王子是「世上獨一無二的人」,對小王子來說小狐狸則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小狐狸」──這就是關鍵所在。自覺將每一個個體當做不容混淆的「個」,這就是「差別」。   小狐狸接著又說。   「只有自己花心思馴養的東西才會真正了解。……人們到商店裡,什麼都要買現成的。不過,沒有一家店能買到友誼,所以人們不再有朋友。」   要真心產生情感,需要時間與「包容」,這跟沖熱水等三分鐘的即食食品在根本上完全不同。心,不可能光靠金錢來解決,得花上時間用真心來培養,就像無論花多大筆錢,都不可能讓一個小嬰兒眨眼間就長成大人,也不會讓杉木幼苗瞬間長成大樹。   世上所有相遇,都是一期一會   小王子下定決心離開自己的星球,好好整理一切。那天早上,他特別認真打掃,因為他「覺得好像不會再回來了」。於是「平常已經習慣的事情,卻覺得彌足珍貴」。   就在此刻,此處,由我,像這樣,做這件事,而且是最後一次。所以這件事成了僅此一次、絕無僅有。在這個無限流動的時間中,僅有的「此刻」,在這個無限寬廣的宇宙中僅於「此處」,由我,像這樣,做這件事。   這是完完全全的「個體」的世界,這正是所謂的「一期一會」。   「即使相同主客聚會多次,但想到今日之會可能不會再有,實為我一生一次之會。」   這是千利休的弟子山上宗二寫下的一句話。在茶會中主人與客人面對面時,要當做「是否是一生中僅有一次?」的情況來應對。不過,真正說起來並非「是否僅有一次」,而是「就該當做僅有的一次」來應對。這種狀況下,面對面的是自我與自我以外的人,也可說是無我的我,與無我的你。等於是彼此的「主人公」。   跟小王子感情變得很好的小狐狸,眼看著就要道別,他說「啊,我要哭了。」小王子見狀對他說:「結果這些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嘛!」小狐狸這樣回答他。   「對我有好處呀。因為有小麥田的顏色。」   就算小狐狸再也看不見小王子,遠處還是有一片金黃色的小麥田呀,那片顏色就跟小王子的金髮一樣。看見小麥田,小狐狸就會想起他跟小王子之間的友誼。因此就算別離令人難過,卻永遠獲得了豐富心靈的寶物,這樣的相遇實在太好了。小狐狸這麼說。其實,這就是「別而不別」、「離而不別」的世界。   真實就是「生死一如」。好好地死去,跟努力活著,本為一體兩面。我們將賦予的生命努力活下去,盡力做到最好之後一身瀟灑,回想起那股爽快,為人生乾一杯。   回顧自己的一輩子,能真正覺得「活著真好」的,終究還是因為愛過哪個人,或是哪件事吧?對象無論是家人,是工作,是朋友,還是其他任何人事物,是否擁有一顆充滿愛的心走完一生,這才是追尋瀟灑人生的原點。

作者資料

重松宗育

1943年出生於日本靜岡縣。 東京外語大學英美語學系畢業,京都大學研究所碩士(英美文學)。曾任靜岡大學、關西醫科大學教授,現任承元寺住持(臨濟宗妙心寺派)。 致力於將禪學介紹給歐美讀者,曾經出版《禪林句集》、《禪林世語集》、夢窗疏石漢詩、夏目漱石俳句等作品的英文翻譯版本。日文著作有《默默也說禪》、《愛麗絲說禪》、《禪學的贈禮》,以及《大拙說禪──感動世界的三場英語演講》。

基本資料

作者:重松宗育 譯者:葉韋利 出版社:大牌出版 書系:My Map 出版日期:2014-06-25 ISBN:9789865797188 城邦書號:A129004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8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