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二部.卷四.宮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二部.卷四.宮變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7-30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千萬人的盛讚!《醉枕江山》突破兩百五十萬人推薦,近一千一百萬人點閱追蹤!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陳天橋,滾石公司老總段鐘潭等都是月關迷! ◆中國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作品總點擊超過9000萬。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入獄的千金宰相,不敵獄吏嬌貴;何況小小郎將,豈容楊帆逃出生天! 眾多日碼萬字的歷史大神中,只有月關穩穩稱霸排行榜 門隙夾密信,百官下獄去;宮變,魔爪伸忠良 深夜的太子宮前,某人彎著腰趴在門縫上向裡邊張望,巡邏隊正大聲呼喊「什麼人!」,那人沿著陰影,狸貓似地驚慌竄出宮城。儘管隊正飛快搜捕卻仍無功而返,只留地面上的一封信柬,信中昭示:狄仁傑等三大宰相相約兵變! 武則天手指緊緊握起那封密柬,扭成一團往地上狠狠一擲,隨即派御史來俊臣全權負責兵變一事,自此朝廷中在這幾天不斷有人瑯鐺下獄,被誣陷的叛黨同謀越來越多,但誰都不知道來俊臣魔爪的最終目標不是滿朝文武,而是楊帆家的新娘,小蠻! 來俊臣誣陷楊帆就是想把小蠻占為己有,只是小小郎將的入獄除了引來白馬寺方丈、梁王等大臣為他說情,甚至還有蒙面女想劫獄!來俊臣能殺死楊帆飽淫慾?武則天能揪出叛賊保江山?而楊帆,又能在眾人奔波下幸運保命嗎?

目錄

第三二九章 兩難 第三三○章 宮變 第三三一章 鼓鐘將將 第三三二章 一手遮天 第三三三章 宰相難及獄吏貴 第三三四章 凡事難瞞枕邊人 第三三五章 此路不通,另闢蹊徑 第三三六章 秤砣 第三三七章 探妻 第三三八章 心魔 第三三九章 架上那顆葡萄 第三四○章 雷霆 第三四一章 今晚弄死他! 第三四二章 下毒 第三四三章 聞變 第三四四章 隨咱家去! 第三四五章 反客為主 第三四六章 為你不成佛 第三四七章 妖精 第三四八章 只為一人 第三四九章 與子同仇 第三五○章 告御狀 第三五一章 血書疑雲 第三五二章 狸鵡之爭 第三五三章 隻手遮天 第三五四章 小武曌 第三五五章 暗通消息 第三五六章 我說殺不得 第三五七章 移花接木 第三五八章 龍潭雌虎 第三五九章 我家小妹叫妞妞 第三六○章 有情人終成兄妹 第三六一章 宮裡宮外 第三六二章 太平出馬

內文試閱

第三三○章 宮變
夜色如墨,弦月如鉤,天空中點點的星辰彷彿美人的眼睛,一閃一閃,勾魂攝魄…… 夏夜裡,白天的暑氣難得地消散,宮闈中輕輕盪起的夜風帶著一股清涼,讓扶刀巡夜的侍衛們精神為之大振。風中隱隱有些濕意,看起來今夜或明晨會有一場好雨。 白日裡煊赫輝煌的宮殿,此刻就像是一頭頭蟄伏在黑暗中的森森巨獸,然而那恢宏壯觀的明堂和天堂,即便是在這夜裡也依舊巍峨地矗立著,帶著一種令人一望就會油然生起匍匐膜拜之心的氣勢。 宮中的侍衛們身著鮮明的戎服,佩著制式的長刀,在一處處殿宇樓閣間靜靜地巡弋著,夜色中只有他們輕微的腳步聲攸忽而來,攸忽而去。 前方就是太子宮了。 在這座宮城裡只有一個主人,那就是當今女帝。從來沒有人把這個太子當成一回事,就連這些侍衛們也不例外,儘管太子宮也是他們每日必須巡視的地方,但是在侍衛們眼中,這個地方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他們經過這裡時,甚至還不如經過皇帝日常辦公的武成殿時心生敬意,儘管那裡夜晚並沒有人。 帶隊的是一個隊正,叫葉值秋,葉值秋向太子宮前淡淡地掃了一眼,接下來他會像每晚一樣,從那宮門前隨意地走過去,沒入高高宮牆的陰影,再向前邊,完成今晚巡邏的第一個輪迴。 但是他一眼望去,忽然就站住了腳步,驚詫地發現在這寂靜的夜裡,正有一個人站在太子宮前,彎著腰趴在門縫上向裡邊張望著。葉值秋有些吃驚,按刀喝道:「什麼人?」 他一面叫,一面快步向前趕去。站在宮門下的那個人似乎嚇了一跳,猛地直起腰來,扭頭向這邊看了一眼,然後就像狸貓似的竄出去,沿著宮城下的陰影,飛快地向遠處逃去。 「追!把他給我抓回來!」一見那人逃了,葉值秋馬上警覺起來,立即吩咐一聲,便有幾名手下飛快地追了上去。 葉值秋急急趕到太子宮前,看了看那扇高大結實的宮門,又伸手推了推,宮門牢牢地關著,一動未動。 唐宋時候的宮禁遠不及明清時候嚴厲,明清時候,夜晚宮城上鎖,就算天塌下來,只要天還沒亮也絕不開門,就算是有人跑來告密說某某人造反,也只能從大門上的小門把奏章遞進去。而唐宋時候,只要皇帝願意,就算晚上召見大臣,一樣可以入宮。 然而如今的這位大周太子武旦卻有所不同,他的身分太特殊了,他很清楚自己這個太子只是母親為了安撫天下臣民才立下的,武氏一族中有太多的人正垂涎著他的太子之位,所以他平素謹小慎微,白天時沒有皇帝詔命絕不踏出太子宮一步,夜晚更是宮門緊閉,絕不可能出現內侍下人出出入入的情況,這也正是葉值秋感到可疑的地方。 太子宮兩側掛著兩盞宮燈,燈光雖然不是非常明亮,還是能夠看清地面的。葉值秋趕到宮門前,推了推宮門,宮門穩穩的沒動,他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忽然發現門縫下方似乎塞著什麼東西。 葉值秋心中一動,趕緊彎腰抓住那東西向外一抽,竟然是封信柬。葉值秋就著燈光看了看,信柬的表皮上並沒有寫任何東西。這時,宮門裡面有人打了個哈欠,懶懶地問道:「誰啊,深更半夜的,敲什麼門?」 葉值秋不動聲色地把信柬揣進衣袖,朗聲道:「我等巡弋至此,稍作歇息,不慎碰到了門環,冒犯了!中貴人寬待,可不要驚動了太子,我等吃罪不起呀。」 太子武旦平時低調的很,在這宮裡面他是誰也不敢得罪,主子如此,他身邊伺候的內侍下人們自然也提不起底氣,一聽外面的人是宮中巡夜的侍衛,裡邊太監嘟嘟囔囔地說了兩句什麼,便轉身走開了。 這時,追趕的侍衛們氣喘吁吁地趕了回來,其中一人道:「隊正,那人對宮中地形比咱們還熟悉,鑽來鑽去的沒幾下就逃得不見蹤影了,我們沒抓到他。」 葉值秋眼珠微微一轉,吩咐副手道:「你等繼續巡邏,不要聲張,我馬上去稟報內宮!」 ◎◎◎ 「大家已經睡了,你竟然夜闖內宮,敢情是活得不耐煩了?」 韋團兒由她的相好靜公公唇舌服侍了一番,快活夠了剛剛歇下,才睡了沒多久,就被小宮娥給叫醒了。韋團兒心中不悅,隨意披了件衣服,就怒氣衝衝地迎了出來。 她夜晚睡下時,已經解了胸圍子,這時穿得又嫌單薄了一些,怒氣衝衝往外一走,胸前波濤起伏,煞是壯觀。 葉值秋看得兩眼一直,一雙眼神幾乎就此陷進那深深的溝壑裡去,嚇得他趕緊垂下眼睛,謙卑地道:「團兒姑娘,若是尋常小事葉某哪敢打擾,實在是因為這件事頗有些蹊蹺,牽涉到的人身分也極特殊,葉某當值,責任重大,不敢耽擱啊。」 韋團兒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把那惹火的酥胸挺得更高了些,不耐煩地道:「到底什麼事?」 葉值秋連忙從袖中摸出那封信柬,說道:「葉某巡夜,至太子宮時瞧見有人鬼鬼祟祟地向宮中窺望,葉某喝問了一聲,便驚得那人落荒而逃了。那人對宮中地形似乎非常熟悉,三兩下就逃得不知去向,宮中住的多是貴人,葉某不便大肆搜索,以致失了他的蹤跡。不過……」 葉值秋雙手捧起那封信柬向前一遞,說道:「葉某在門縫裡發現了這樣東西,不敢擅自處理,想來想去,還是稟報大家才是。」 「嗯?」韋團兒聽說在太子宮前發現異狀,臉上的不耐便已隱去,再聽他這麼一說,馬上迫不及待地接過信柬,湊到牆壁旁抽出信紙,借著那明亮的燭光仔細看了一遍,頓時動容道:「這封信,你可看過了?」 葉值秋道:「葉某不曾看過!」 韋團兒道:「好!好!你就等在這裡,我馬上去見大家!」 韋團兒持著那封信,急匆匆向外就走,這一走胸前又是一陣波掀浪湧,搖得葉隊正頭暈眼花。 武則天的寢室裡,只在妝台前點了一隻燭臺,寢宮裡一切軒敞華麗的景致都埋沒在昏暗之中。韋團兒站在榻前,屏息看著坐在榻上的武則天。燈光下的武則天比起白天妝飾整齊的時候顯得更加蒼老了,她此刻的模樣完全就是一個垂暮之年的老嫗。 但是沒有一個暮年老嫗能有她這樣的氣勢,燭火映得她的面容半明半暗,將她的身子拉出長長的斜影照在高大寬廣的宮牆上,幻化成了巨人。她的面容已經蒼老,摘去髮套的頭髮已經花白,可是燭光明滅之間,她的眉宇卻有一種凜然不可逼視的威風煞氣。 韋團兒是伺候她寢食起居的人,是她身邊最親近的人,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這位高高在上的女皇也和普通人一樣,有疲憊病弱,有六慾七情,然而此刻見了她那雙隱含煞氣的眸子,居然也心中忐忑、惶恐不安。 但是武則天的手卻不像她的眼睛一樣堅定而充滿殺氣,她的手正在微微發抖。韋團兒很清楚,女皇雖然年紀大了,但是她的手腳依舊很穩定,此刻那拈著信紙微微發抖的手,絕不是因為她已年邁,而是因為憤怒,或者……還有恐懼? 「馬上移駕五鳳樓!」武則天好像突然清醒過來似的,霍然抬頭,對韋團兒吩咐道。 「喏!」韋團兒急急閃到屏風外面,吩咐人立即準備步輦。她吩咐已畢,剛剛回到內室,武則天又道:「婉兒呢,速速派人去史館,召婉兒到五鳳樓伴駕!」 「危急時刻,大家首先想起的還是婉兒!」韋團兒心生醋意,卻也無可奈何,急忙又要出去傳旨,武則天又道:「慢著,傳諭:夾城所有侍衛立即到五鳳樓護駕!還有,馬上派人出宮,召武攸宜、武攸暨至五鳳樓見駕!」 「喏!」武則天緊張的語氣讓韋團兒也不覺緊張起來,急忙搶出去傳旨。片刻功夫,太監宮娥一擁而入,武則天並未從容梳妝,她穿著就寢時的一身棉布小衣,擁著薄衾,便被人扶上步輦,急急離開寢宮,向五鳳樓趕去。 五鳳樓建於則天門上,是隋煬帝建的,當時叫應天門。在武則天建造明堂和天堂之前,則天門是洛陽宮城裡最宏偉壯觀的一座建築,這座建築呈「凹」字型,由門樓、朵樓、闕樓組成,下部台基東西達四十丈,南北達二十丈,城門進深達八丈有餘,在這樣的台基上建起的城牆又高達十二丈。城上再建九間重簷正樓,稱為五鳳樓。 整個宮城裡面,這個地方最是高大堅固,可謂易守難攻,只消有百十人守在城上,卡死上下的通道,就算有千軍萬馬,在把城上的勇士殺光之前也不易攻破它,所以武則天第一個想到的安全地點就是這裡。 步輦被八名肥大有力的太監抬著,飛快地向五鳳樓趕去。 武則天擁著薄衾坐在輦上,隨著步輦,一個身子起伏不已,一顆心也是七上八下,唇上已是血色全無。 第三三一章 鼓鐘將將 清晨,官員們陸續來到午門前,等著入宮參加朝會。趕到的官員們在宮門前三五成群地談笑著,並沒有人注意到城頭的戒備比往常嚴密,透著一種緊張氣氛。 五鳳樓上,武則天穿戴整齊,恢復了帝王威嚴。她居高臨下地從樓上俯瞰著向午門前聚集而來的文武百官,儘管她已花眼昏花,只能看到一片朱紫,無法看清那些人的容貌,卻依舊很認真地看著。 「婉兒,妳可看清楚了,狄仁傑來了?」 「是,大家,狄仁傑來了,正與裴行本、任知古站在一起談笑。」 裴行本和任知古,是在韋方質、蘇良嗣、岑長倩這幾位宰相屈死獄中或病故之後補充進來的宰相,如今也是同平章事。婉兒雖是天子近臣,但是對宰相們一向很尊重,除了在御前公開場合,依照一些特殊的禮儀要求會直呼宰相們的名諱,一向都是尊稱他們為某相,今天站在五鳳樓頭與武則天竊竊私語卻直呼其名,便透著幾分不尋常。 「裴行本、任知古也來了。」武則天鬆了口氣,喃喃自語道:「看來消息還沒有洩漏出去!」 婉兒安慰道:「那人投信失敗,雖能成功隱藏行跡,可宮禁森嚴,他想逃出宮去卻難如登天,這些人定然還不知事情敗露了。」 「嗯,婉兒說的不錯!」武則天臉上露出一絲輕鬆的笑意,突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有些緊張地問道:「裴宣禮、盧獻、魏元忠也到了?」 一旁的團兒趕緊搶著道:「大家,他們比狄仁傑、任知古等人到的還早些。」 武則天斥道:「妳常在內宮,哪認得清這些朝中大臣。婉兒?」 團兒訕訕地閉上了嘴巴,婉兒仔細確認了一下,對武則天道:「大家,他們到了!」 「好!好!」武則天閉了閉眼睛,道:「朕有些累了,扶朕坐下!」 婉兒和團兒一左一右,攙著武則天回到座位上坐下,武則天喘息了一陣,平穩了呼吸,又問道:「武攸宜和武攸暨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婉兒道:「武攸宜將軍率羽林衛大軍埋伏在宮城北側,只等陛下號令。」 武則天道:「武攸暨呢?」 她剛剛說到這裡,一名身著內衛旅帥將服的武官急急跑上則天門,站在五鳳樓門口的內侍小海仔細詢問了一番,領著他匆匆走進來。 「末將盛隆,奉武攸暨將軍差遣,回報陛下,右衛已集結完畢,隨時可以行動!」 「大家?」婉兒看向武則天,等候著她的旨意。 午門外,趕來參加朝會的官員越來越多,平時這個時候,宮門已經打開,叫官員們在朝房裡等候了,而今天宮門依舊緊緊地閉著,許多官員開始詫異起來,聚在一起議論紛紛,有人還抬頭向城樓上觀望。 這時,天邊一縷陽光破雲而出,正照在金壁輝煌的五鳳樓上,官員們忽然又發現平時每天都能聽到的鐘鼓報鳴聲也沒有響起,雖然他們沒有準確的記時工具,不過看那陽光都照到了五鳳樓上,照理說這報曉的鐘鼓已經該響起來了呀。 聚在一起聊天的官員們都發現了不妥,紛紛擁到宮門前,有些性急的官員已經開始拍打宮門,向宮中喊話。 左衛旅帥盛隆依舊單膝跪地,扶劍垂首,武則天下意識地摩挲著龍椅的扶手,婉兒又追問了一句:「大家?」 武則天的身形微微震動了一下,沉聲道:「開始吧!」 婉兒鬆了口氣,向殿門口揮了揮手,小海立即把拂塵一揚,兩個小內侍向一旁的鐘鼓和鼓樓急奔而去。鼓鐘司太監揚聲道:「鳴景雲鐘~~~」 「噹~~~,噹~~~,噹~~~」 八名小內侍合力扶起撞鐘的大木,向懸掛在鐘樓中的那口碩大的銅鐘撞去。 「鳴聞天鼓!」 「咚!咚!咚!咚咚咚咚……」 胖大肥壯的太監也同時擊響了鼓樓中的一排大鼓,八個人動作如一,每一槌敲下去,都帶著一種整齊劃一的韻律美感。 洛陽城中各處負責擊鼓揚鐘的役人早就在那莫名其妙地等了許久了,則天門上、五鳳樓側的鐘鼓一響,滿城鐘鼓同時應和起來,一時間鐘鼓聲迴盪在整個洛陽城上空。 「噹~~~,噹~~~,噹~~~」 「咚!咚!咚!咚咚咚……」 午門前的官員疑慮頓消,紛紛整理衣冠,排列整齊,準備等候午門大開,入宮見駕。 「噹~~~,噹~~~,噹~~~」 「咚!咚!咚!咚咚咚……」 宮城北側,埋伏在圓璧城、曜儀城和倉窖中的羽林軍傾巢出動,沿宮城兩側向午門前猛撲過來。 「噹~~~,噹~~~,噹~~~」 「咚!咚!咚!咚咚咚……」 埋伏在上陽宮中的右衛兵馬槍戟如林,刀光映日,右衛大將軍武攸暨全副披掛,扳鞍上馬,拔出長劍向前一揮,無數的兵馬從上陽宮中潮水般湧出去。 坐在御座上的武則天聽著那持續不斷的鐘鼓聲,臉頰突然抽搐了幾下,她的手指緊緊握起那封密柬,直到把它扭成一團,忽然狠狠地往地上一擲。 這封密信,是有人呈與太子,相約兵變,逼天子讓位,扶保太子武旦復李唐江山的。密信中涉及者眾,僅宰相就有三人,狄仁傑、裴行本、任知古,另有司禮卿裴宣禮、左丞盧獻、中丞魏元忠等人。 這等消息,不管信與不信,她都得立刻做出防備,而且,她信! 韋方質死了,蘇良嗣死了,岑長倩死了……,這些宰相們豈能沒有兔死狐悲之感?為了自保,為了避免步韋方質、蘇良嗣、岑長倩等人後塵,他們鋌而走險也未嘗不能。更何況,狄仁傑、魏元忠、任知古等人本來就心向李唐。 武則天是一代女皇,前所未有的女皇,她固然有其英明睿智、霸道威猛的一面,可是在這強大的令所有人仰視的背後,卻是強烈的不自信,原因依舊是:她是女人! 牝雞司晨,自古未有之事,這滿朝文武真的服氣嗎?這些男人,真的願意匍匐在她腳下嗎? 狄仁傑,當初勸進的官員中沒有他,自己登基為帝后上表朝賀的官員中還是沒有他,他對自己真的忠心嗎? 任知古,當初岑長倩任兵部尚書時,他就是岑長倩的副手,兩人關係一向友好,這一次岑長倩慘死獄中,他就沒有一點想法? 還有魏元忠,上一次徐敬真一案,就牽涉到了他,周興曾說過魏元忠也是叛黨同謀,周興雖然為了一己私利,做過些大逆不道的錯事,不過他的才幹還是很強的,莫非他當初所言竟是真的? 武則天從一個才人,一步步登上皇后之位,就曾遭到過朝中官員的百般阻撓,在她登基稱帝的過程中,更是遭遇了李唐宗室和文武大臣們猛烈的反撲,那些宗室王爺們、那些以李唐忠臣自詡的官員們,那些徐敬業之流們,使她心如驚弓之鳥。 在她遠比那些男性帝王們更強勢、更霸道的背後,隱藏著的是她遠比這些男性帝王們更強烈、更敏感的恐懼和不自信。 徐敬真叛逃時,被她一手提拔起來視為心腹的弓嗣業、張嗣明居然暗中給以方便,再加上她身在宮廷居然遭遇刺殺,很明顯是有禁軍將領暗中配合,如此種種,使得她愈來愈敏感。一向以精明睿智著稱的她,每每被一些捕風捉影的謀反訊息所利用,正是她這種心態的強烈反映。 尤其是這兩年,她的身體每況愈下,老態已不可掩飾,這種恐懼也就更加明顯。 她很清楚,有許多官員像等待著垂死掙扎的獵物死去的禿鷲,等著來啄食她的屍體;她知道,那些倖存的李唐宗室,甚至包括她的兩個親生兒子,也在等待著她早點歸天;那些依賴於她而得到榮華富貴的武氏子侄們也在迫不及待地計算著她死亡的時間,處心積慮地想要攫取更大的權力,甚至……她的寶座。 她恐懼死亡的到來,恐懼權力的流失,恐懼臣子的背叛,恐懼她所得到的一切轉瞬間會把她拋棄,她要牢牢地抓住這一切就唯有屠戮,唯有流血和死亡,才能叫所有人記得:她依舊是這個帝國的統治者! 她感到恐懼,就要讓其他人比她更恐懼,因為她是武曌,她是前無古人的一代女皇! 午門前,文武百官眼看著三位宰相、眾多大臣一一被捕,只驚得目瞪口呆。 景雲鐘、聞天鼓當鳴八百下,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文武百官就在鐘鼓聲中目瞪口呆地看著狄相、裴相、任相和魏中丞等人一一被抓走,看著遠處塵土飛揚,從上陽宮中突然冒出來的千軍萬馬殺向遠方。 來俊臣也看得張口結舌,這等戲劇化的場面,他也是頭一回看到:「剛剛弄死三個宰相,這才幾天功夫就又抓了三個宰相,大手筆啊!還是陛下了得!」來俊臣欽佩不已地想。 就在這時,午門開了一條縫隙,內侍小海走出來,往人群中張望一眼,揚聲道:「陛下有旨,宣御史中丞來俊臣五鳳樓見駕!」 「臣遵旨!」來俊臣精神一振,馬上知道他的生意上門了,趕緊答應一聲,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把守在午門的楊帆等小海把來俊臣帶進來之後,立即命人把午門重新關好,並頂上了巨大的條石。這驚天巨變把他也弄得手足無措,可他現在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楊帆心事重重地想:「我得找個機會去問問婉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來俊臣看到楊帆微有憂色,心中忽地一動:「這一次的事情貌似很嚴重啊,如果我能把他也弄進去!那位妖嬈嫵媚的楊家小娘子……」 來俊臣心頭一熱,踏向城頭的雙腿也突然多了幾分力氣。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4-07-30 ISBN:9789865723644 城邦書號:A101018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