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二部.卷三.黨爭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二部.卷三.黨爭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7-0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千萬人的盛讚!《醉枕江山》突破兩百五十萬人推薦,近一千一百萬人點閱追蹤!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陳天橋,滾石公司老總段鐘潭等都是月關迷! ◎中國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作品總點擊超過9000萬。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政黨鷸蚌相爭,誰漁翁得利?楊帆能趁機一報滅村仇,讓最後殺手伏誅? 眾多日碼萬字的歷史大神中,只有 月關 穩穩稱霸排行榜 紅燭點硝戰,繼位風波揚;黨爭,誰波掀舟翻? 楊帆載譽回京,武則天大喜賜婚!婚宴上冠蓋雲集,滿朝文武竟都對這小小郎將禮遇有加:宰相狄仁傑親筆作畫、白馬寺方丈贈百果寶樹,就連平日刁鑽的太平公主都獻上價值連城的賀禮。只是當大家都笑容滿面之時,高牆中的另一端,有人卻對著紅燭傷心落淚… 雖然貴為一國之尊,武則天卻遇見了女皇帝才會遇到難題:只有立武姓子嗣她的江山才能傳承,可她是女兒之身,親生兒子不可能姓武,然而不傳親生子孫,武則天死後以什麼身分配享太廟?大周王朝與李唐江山對壘誣陷,如今正式開戰。 楊帆從街頭乞兒變成今日平步青雲的小登科,卻不曾忘記讓當日的滅村兇手伏誅,如今武李黨爭越演越烈,洛陽街頭每天都有被押赴刑場處決的官員,楊帆能抓準機會報仇雪恨,告祭枉死親人的在天之靈嗎? 全系列:共約 多卷,預計每月出版 卷。(作者目前已寫到第 卷)

目錄

第二九○章 分桃之計 第二九一章 投名狀 第二九二章 為他人作嫁衣裳 第二九三章 鷙鳥將擊 第二九四章 天上掉下個小表妹 第二九五章 鬥法 第二九六章 推波助瀾 第二九七章 月老 第二九八章 迷糊小登科 第二九九章 愁嫁小妞妞 第三○○章 踟躕結髮人 第三○一章 禮成同心結 第三○二章 太平來賀 第三○三章 洞房?洞房! 第三○四章 盈盈一水間 第三○五章 殺一儆 第三○六章 持家 第三○七章 說客 第三○八章 小蠻選婢 第三○九章 仁傑自慚 第三一○章 色不迷人人自迷 第三一一章 色膽如天 第三一二章 你先出手 第三一三章 各逞機心 第三一四章 兩條瘋狗 第三一五章 血雨腥風 第三一六章 鎮國妖嬈 第三一七章 天生怨偶 第三一八章 一半冰霜一半火 第三一九章 告密 第三二○章 獨白 第三二一章 動手 第三二二章 擒賊 第三二三章 請君入甕 第三二四章 唯一的牽掛 第三二五章 鳳凰於飛 第三二六章 情深似酒 第三二七章 迷戀你的懷抱 第三二八章 佛前一小尼

內文試閱

第二九○章 分桃之計
  楊帆對於發生在華山之巔的事情一無所知,此時,他正赴武氏家宴。   武氏家宴設在武攸宜的大將軍府上。武承嗣和武三思當然更有資格主持家宴,不過這兩個人處處爭鋒,任何事都要爭個高下,酒宴設在他們兩個誰的家裡,另一個都是不會出席的,最終只好設在武攸宜這裡。   武攸宜府上有一處三四畝地大小的花園,園中有花有草、有池有樹,臨池處還建有一幢雕樑畫棟的樓閣,樓高兩層,美侖美奐。此時客人還沒有到齊,堂前有一隊彩衣妙齡少女,正載歌載舞地為客人助興解悶。   堂上,步搖叮噹,秋波頻送,一行舞伎俏麗嫵媚;堂下,武氏族人或三兩對坐談笑風生,又或攜手並肩徘徊於樓道走廊之上,乍一看,倒是一團和睦。   有頭有臉的武氏一族人物幾乎都來了,不過幾位重要的武氏族人還沒有到。太平公主的駙馬武攸暨是肯定不會來了,他雖是武家人,如今卻恨武家入骨。武攸宜這個大哥也沒邀請他,怕他來了一旦醉酒,難保不會想起舊怨,又去找武三思拼命。   武三思和武承嗣也還沒來,但凡這種武氏族人聚會的場面,這兩個以武家主事人自詡的王爺是一定會來的,不過兩人從來都不會先於對方到場,免得顯得自己比對方低上一等似的,這對堂兄弟唯一的默契就是這件事。   再一個就是薛懷義還沒有到,這位薛師是整個武家都竭力巴結的人物,架子自然更大。楊帆注意到丘神績已經到了,受邀的外姓人除了他們二人,還有幾位官員。像御史周利用、冉祖雍,光祿丞宋之遜,太僕丞李俊,監察御史姚紹之,這幾位他並不認識,這些人是武三思籠絡到身邊的一些鷹犬,在京中被稱為「三思五狗」,另外像傅遊藝、張嘉福、王慶之等人,就是武承嗣一派的走狗。   傅遊藝就是號召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向武后勸進的那位侍御史,武后登基後馬上把他提拔為同鳳閣鸞台平章事兼鳳閣侍郎,一步登天做了宰相。   不過此人的才幹本領實在一般,幾位宰相如狄仁傑、李昭德、韋方質、蘇良嗣等人沒一個看得上他的。傅遊藝在其他幾位宰相很默契地排擠下,很快就成了毫無建樹的空架子。武則天見他實在不是那塊材料,在他任宰相一個多月之後就罷了他的相職,降為司禮少卿了。   如此一來,他更加死心踏地的跟著武承嗣走了。他的身上已經深深地打上了武氏的烙印,春風得意時要靠武氏支持,如今失勢,更得巴結武氏才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否則不知有多少人等著打落水狗呢。   張嘉福是鳳閣舍人,王慶之則是弘文館學士,兩人眼見武氏勢力不斷壯大,眼熱於傅遊藝的成功,所以也相繼投入武氏門下,成了武承嗣一派的人。仔細比較的話,武承嗣的實力是在武三思之上的。   武承嗣手下有周興、丘神績這一文一武兩位大員,比起他們來,武三思麾下五犬不免就相形見絀了。   楊帆雖然受到了邀請,卻算不上什麼重要的客人,武氏固然有心拉攏他,不過以楊帆的身分地位,在一群王爺、郡王、朝中權貴們之間,實在算不得貴客。所以剛到時只有丘神績喚他,對他嘉勉了幾句。   楊帆只剩下丘神績這麼一名仇人,如今他可以好整以暇的報仇,尤其手中已經掌握著可致丘神績於死地的重要證據,所以他的態度更加從容,在丘神績面前絲毫不露異狀,一番對答之下,楊帆就退到了一邊,同傅遊藝、張嘉福、王慶之等人坐在了一起。   武承嗣和武三思是同時趕到的,陪同武承嗣而來的還有周興。聽說武承嗣和武三思到了,眾人連忙迎出門去,這兩位王爺一南一北,幾乎同時趕到武攸宜府前,武攸宜帶著武氏眾族人和丘神績、傅遊藝等門人大開中門,一番見禮寒喧,剛把兩人迎進府門就聽馬蹄疾驟,一群胖大和尚騎著駿馬,衣袂飄飄而來。   「哎呀,薛師到了!」剛才還一臉矜持的武三思和武承嗣忽然就換了一副模樣,滿臉堆笑地搶出府門,倒似他二人才是這府邸的主人一般,把武攸宜擺到了後面。   「吁~~~」薛懷義勒住馬韁,睥睨四顧,武三思快步上前,自他手中接過馬韁,武承嗣則搶步上前,為他扶住了馬鐙,薛懷義大剌剌地下了馬,哈哈笑道:「魏王、梁王,薛某沒有來遲吧?」   二人笑容可掬,搶著說道:「不遲不遲,薛師來得正好,薛師乃是我武家貴客,薛師不到,這宴無論如何是不能開的。」   薛懷義哈哈大笑,忽然一眼看見楊帆,便撇下武承嗣和武三思,大步走過去,上上下下瞧了幾眼楊帆,越看越是得意,便在他肩上重重地一拍,大笑道:「十七啊,你在西域立下的那些功勞,為師都聽說了,很是為你歡喜呀!不錯!這才是咱白馬寺出來的人!」   薛懷義說完,回首對眾弟子道:「你們這些廢物,跟著為師廝混很久了,何時有過十七這般出息,哼,都跟你們小師弟多學著點!」   眾和尚連聲稱是,其中與楊帆相熟的弘一、弘六等人都圍上來,與楊帆親親熱熱地打招呼。武承嗣和武三思見狀忙也湊上前來,順著薛懷義的意思,把楊帆狠狠地誇獎了一番,哄得薛懷義開懷大笑。   眾人一邊說一邊往裡走,薛懷義從他的弟子楊帆立功於西域,一下子就講到了他當初領兵攻打突厥,骨咄祿聞風遠遁、避而不戰的英雄事蹟,薛懷義說的眉飛色舞,眾人拍得馬屁橫飛,主賓其樂融融。   到了後宅花園的宴客大樓,薛懷義當中落坐,武三思和武承嗣也分左右傍著他坐下,這酒宴才算正式開始,一排排美麗的侍女奉上水陸八珍、各色美味,武攸宜作為主人舉杯致辭,盛宴就此開始。   這場酒宴,除了放蕩不羈、目無餘子的薛懷義喝得開心,他手下的弘一、弘六等弟子杯籌交錯,談笑無忌,對其他人來說卻是毫不輕鬆。   武則天已經登基稱帝,太子之位就成了武家人最關心的話題。武家子侄當中,勢力最大、最有可能奪得太子之位的就是武承嗣和武三思。其他的武氏族人雖然都姓一個武字,卻也存在著依附於誰的問題。   而武承嗣和武三思呢,一方面他們要恭維討好薛懷義,盡可能地與這位皇帝的情夫建立親密的關係,一方面又得趁此機會,攏絡像武攸宜這樣掌握著重要權力的武氏族人,同時還得跟對方別著苗頭,不讓對方蓋過自己的氣勢。   這笙歌曼舞、一派昇平之中,實是蘊藏著極其複雜的利害計算、權衡和妥協,除了白馬寺眾人因為薛懷義的地位超然,可以不去考慮,其他諸人誰能掉以輕心?   在武家邀請來的這些外姓客人中,周利用、冉祖雍,宋之遜,李俊,姚紹之已然是武三思的人,而丘神績和周興、傅遊藝、張嘉福、王慶之則是武承嗣的人,唯一可以爭取的外姓人就只剩下這位新晉的軍方權貴楊帆了。   薛懷義地位超然,他現在同武家走得近,卻談不上依附於武承嗣或武三思,這兩個人也只求能巴結他就好,並不敢妄想能讓他附從於自己。但是現在不同了,楊帆可是薛懷義最得意、最寵愛的弟子,楊帆如果站在誰那一邊,他的師傅很可能就會偏幫誰更多一些。   抱著這樣的打算,武承嗣和武三思對楊帆是竭力巴結,當然,以他們兩人如今的身分不可能自降身段,對一位郎將如何拉攏,這些事自有他們的爪牙代他們去做。   於是酒宴一開,分別投靠了武承嗣和武三思的武氏族人還有周利用、傅遊藝等人就紛紛找到楊帆,舉杯敬酒、把臂言歡,極盡拉攏之舉,如此舉動看在薛懷義眼中,卻認為這些人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對他的弟子格外禮遇,高興之下,薛懷義酒來杯乾,不一會就有了醉意。   幾位傾向於武承嗣的武氏族人連袂上前,先敬薛懷義,再敬武承嗣,武三思見他們把武承嗣排在自己前面,心中頓時不喜,不等他們再向自己敬酒,便冷哼一聲說道:「某去方便一下!」便拂袖離席而去。   武承嗣看見他的舉動,只在心中冷冷一笑,把一杯酒滿飲了,同幾位族人滿面春風地談笑起來。楊帆一直在盯著武三思的舉動,一見他起身離席,忙也站起身來,佯裝醉態,對上前勸酒的弘六笑道:「六師兄,你且坐著,小弟去方便一下,馬上就回來。」   樓上歌舞不休,侍女們穿花蝴蝶一般往返侍應,樓前又有小廝垂手侍立著,楊帆走到樓前說明去意,馬上就有一名清秀的小廝引著他去出恭,楊帆看著走在他前面不遠處的武三思,只管緩步而行,也不言語。   到了方便之所,小廝候在外面,楊帆轉進房去,恰看見武三思解帶撩袍,楊帆四下一掃,不見他人,馬上快步趕上前去,躬身施禮道:「楊帆見過梁王殿下!」   「呃……啊,楊郎將……」武三思有些尷尬,他的袍服解了一半,正要放水,楊帆這番客套實在不是地方。武三思乾笑著點了點頭,正要繼續方便,楊帆倏然閃到他的身邊,低聲道:「在下有一件機密要事,想要稟報於梁王殿下!」   「嗯?」武三思一聽,心中頓時警覺,些許醉意連著尿意全都沒了,馬上追問道:「你有何事相告?」   楊帆道:「在下於西域抓到一個很重要的人證,關係到魏王殿下,此事非同小可,在下不敢稟報朝廷,也不敢擅作主張毀滅證據,思來想去,也只有稟報與梁王殿下,請王爺給在下拿個主意了!」   第二九一章 投名狀   武三思三把兩把繫好褲子,騰身閃到門邊向外望了一眼,又快速閃回楊帆身邊,雙目灼灼,語氣急促地道:「你有什麼不決之事,快講!」   堂上,武承嗣氣跑了武三思,心中不禁暗暗得意。說起來,這武三思討好姑母、籠絡大臣的本領絲毫不遜於他,只是說起性情,實在是遠不如他沉穩,這不,只是略施小計,就把那匹夫給氣跑了。   武承嗣得意洋洋地道:「今日盛宴,攸宜還特意邀請了一位內教坊的供奉大師來為我等獻藝,以佐酒興,如今大家酒興正酣,就請這位大師獻藝吧!」   武承嗣的意思,就是想趁著武三思不在,便請這位內廷供奉堂前獻藝,等武三思回來見到,必然更加不悅,最好隱忍不住,當堂發怒,但有一點讓武三思出乖露醜有失風度的機會,他都不願放過的。   武攸宜手握重權,為人也謹慎,目前來說他還沒有明確表態是支持武承嗣還是支持武三思,不過他明知武承嗣這麼做的用意,可是武承嗣既然已經說出來了,卻也不好拂逆於他,只好拍拍手掌止了舞樂,請那位特邀的內廷供奉出來。   這年代的歌舞樂伎自然是地位低微,但是如果能夠成為宮廷供奉,那一身藝業必然是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其身分也突然躍升,縱是王侯見了他們也是禮敬有加,視若貴賓。所以一聽武攸宜今日竟請了一位內廷的供奉前來,堂上頓時一靜。   片刻功夫,環佩叮噹,一位三旬上下的麗人款款地走上堂來,身後還伴著六位年輕俏麗的彩衣少女。這麗人一身淡藍色的衣裙,把她高挑優美的身段襯托得優雅不凡,雖是年近三旬,已非妙齡少女,卻另有一種迷人滋味。   她的身上別無裝飾,只在烏黑的桃心髻上插了一枝綴著一枚圓潤珍珠的銀色髮釵,又細又白仿如瓷器的細嫩臉蛋上帶著一抹恬靜的笑意,氣質脫俗,猶如天上仙妃。   堂上眾賓客中有認得她的,已然輕呼一聲,把她的名字叫了出來:「啊!這不是內廷的如眉師傅嗎?內廷供奉大師之中,如眉師傅歌樂雙絕,卻不知她今日是奏樂還是一展歌喉呢?」   正說著,堂下急弦繁管,笙蕭和鳴,悠悠揚揚的絲竹聲中,六位清麗秀媚的舞娘已然盈盈斂衽行禮,彩袖翻飛,開始舞蹈起來。眾人一見便知,如眉姑娘這是要一展歌喉了。武攸宜撫著鬍鬚,滿臉得意,這內廷供奉可不是人人都請得到的。   如眉稍展歌喉,清音驟起,嫋嫋娜娜,清清楚楚地傳進每一個人耳中,卻未見她如何的作勢揚聲,這等妙音,連那絲竹都嫌多餘了,若是清唱,真不知又該是何等迷人了。如此天籟之音當真是先聲奪人,聽得眾人一癡,既而齊聲喝彩,   茅廁中,武三思聽了楊帆一番話,也是如聞仙樂綸音,喜得直要抓耳撓腮了。他一把抓住楊帆,急聲問道:「當真?你沒有騙我?」   楊帆道:「如此大事,在下豈敢說謊?」   武三思急不可耐地道:「那人現在何處?」   楊帆道:「就關在薛師賜予在下的那幢宅子裡。」   楊帆說到這裡,微微露出苦惱之色,嘆息道:「這樣的事,在下剛剛聽說時,實是不敢相信,反覆確認後才……,唉!不瞞王爺,在下寧願不曾知道過此事,如今知道了,又不能裝作不知道……」   武三思自然明白他的心情,不要說他那時還是一名小小侍衛,就算他現在做了郎將,獲悉金吾衛大將軍私縱敵酋、有意洩漏軍機的的大秘密,而且這背後很可能還牽涉到一位王爺,對他來說也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然而對武三思來說卻是喜從天降。他萬萬沒有想到楊帆竟給他送來這樣一個好消息,武三思心花怒放,搓了搓手掌,見楊帆一臉苦悶,忙安慰道:「楊郎將勿需多慮。我武家於你有大恩,你當然不想說出對我武家不利的事來。   再說魏王如今權勢熏天,你自然不願得罪他。可是如此大事叫你瞞下來,這可是擔著抄家滅族的干係,卻也實在是難為了你,你把此事告訴我就對了,本王一定會把此事處理得妥妥當當,不讓你沾上一星半點干係,哈哈哈……」   武三思說罷,便迫不及待地道:「宴會一散,本王就去你家裡……呃……貌似不妥,待宴會一散,本王就派人去你府上,先把人弄到我的王府嚴加看管起來,可不能讓他出半點差遲!」   楊帆鬆了口氣,好像扔出一個大麻煩似的,趕緊道:「如此,就有勞王爺了。」   「楊郎將……」   「王爺,在下家中行二,王爺叫我楊二就好。」   武三思欣然道:「二郎啊,天子為你指婚,不日你就要成親了。這是一生中的一樁大喜之事,到時候本王一定親自登門,為你賀喜!」   楊帆這番舉動,分明就是給他獻了一個「投名狀」,明明白白地表示要投靠到他的門下了。   在武三思看來,因為楊帆的師傅薛懷義同武承嗣走得比較近,武承嗣門下的丘神績又是楊帆的老上司,所以他本以為楊帆投靠武承嗣的可能更大一些。如今楊帆選擇了他,於他而言本身就是一樁大喜事,而楊帆又送了一份可以扳倒武承嗣的重禮給他,他對楊帆豈能不另眼相看?   固然,楊帆如此舉動,也有他自己的利益取捨方面的考慮,畢竟雖然人證落在他的手中,可是誰也不知道丘神績是否還有別的漏洞,來日是否會案發。趨吉避凶,敬而遠之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對武三思來說,獲利最大的畢竟是他。   兩名小廝站在外面,就聽裡邊傳來一陣談笑聲:   「二郎,那話兒很雄偉啊!」   「不敢不敢,怎比得王爺精悍!」   「嗯?你是說本王短小嗎?」   「哎呀,口誤口誤,王爺莫怪!」   「哈哈哈哈,不怪不怪,本王怎會怪你?」   王爺什麼時候與這位郎將熟絡到了不計尊卑的地步了?   小廝對視一眼,神氣兒很是有些古怪。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4-07-02 ISBN:9789865723569 城邦書號:A101016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