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最後加碼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月光變奏曲(五)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月光變奏曲(五)

  • 作者:青浼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01-14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贏先機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崇拜、互懟、雙向暗戀、確認關係……經歷大大小小的風波,成為《月光》主編的初禮,站上了與晝川並肩的位置,只差一個(她要求的)少女心求婚場面便能步入禮堂! -編輯與大作家的甜蜜變奏曲,精采完結- ▏晉江言情總榜常駐小說,積分破50億的大手作者首度在台出版! ▏青春版《羅曼史是別冊附錄》,白甜而不傻的小編輯VS為妳為己懟遍世界的毒舌大作家,共譜出版界輕甜變奏曲! ▏改編同名電視劇,《傳聞中的陳芊芊》丁禹兮、《下一站是幸福》虞書欣聯袂甜蜜主演!熱度值衝破8000,近五年愛奇藝最受歡迎甜寵劇TOP10! ▏網友評:「上班看會笑到主管關切」、「吐槽技能滿級女主」、「最毒舌高冷男主」,並票選為百大最有內容小說,一窺出版界的酸甜苦辣! ▎故事簡介 ♫ ▎ 世界上就是有這麼一種直男—— 在妳對他說出「今晚月色真美」的時候,在他的腦海裡,已經拉起了妳的手、 滾好了床單、步入了神聖的婚姻禮堂。 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賴在他的身邊,沒事說著話也想要蹭蹭他,或者摸摸他的頭髮,就像是得了肌膚饑渴症,且病入膏肓,無藥可醫。開了葷的晝川,帶著初禮在秋名山上天天飆車,快到完全看不清車尾燈的光芒。與此同時,晝川從抹黑風波中浴火重生,愛情事業兩得意,獲得了往年只有傳統文學能夠獲得的獎項,一時間風頭無兩。 然而,一關過了還有下一關,晝川及江與誠的「世紀之戰」第二回合——大導演影視改編計畫,正式開鑼!為了展現誠意,初禮說風就是雨地訂了機票,和晝川到土耳其假出差.真公費旅遊,卻在機場直接「巧遇」江與城和新盾社編輯顧白芷! 初禮:這十幾個小時的修羅場,該怎麼活啊? ▎句子摘錄.讓你甜到腳趾蜷曲 ♫ ▎ ✦如果連眼淚都不能成為特權,老子上躥下跳歷經九九八十一難成為妳男朋友是圖什麼? ✦我的編輯只是按照合約和畫家溝通,用稿或者不用,編輯只是協調者,她說的不算。至今為止,我不認為我有被當做任何人的私人物品那麼小心翼翼珍藏對待過。如果有,我很期待。 ✦這世界上有權利看見妳的眼淚就腿軟的人除了妳爸,只能是我。 ✦(哈士奇)這種犬種飛天遁地拆家搗亂,除了在愛斯基摩拉下雪橇算正式工作之外在全球各地都是吃喝等死的存在,卻至今沒有從世界上滅絕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它們的可愛——就像妳。 ✦總的來說大概就是,很抱歉我是個膽小鬼,不過縱使不情願,我還是想告訴妳:真高興世界上居然有這麼巧合的事,我也喜歡妳。 ✦生活中有那麼多值得去哭的事,高興的或者不高興的,沒事幹麼憋著?反正在那個不厭其煩地給你擦眼淚的人眼裡,無論你哭多少次,眼淚也不會變得廉價。 ✦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賴在他的身邊,沒事兒說著說著話也想要蹭蹭他,或者摸摸他的頭髮,就像是得了肌膚饑渴症,且病入膏肓,無藥可醫。 ✦我喜歡你,全世界範圍內,最喜歡你。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初禮在臺下握著手機,激動得差點把手機折斷。她並不知道此時此刻晝川是什麼樣的心情,她只看見在昏暗的頒獎現場,當聚光燈打在他的身上,晝川微笑起來,長腿一蹬,輕輕從椅子上站起,跟周圍的對手們握手、鞠躬、低聲道謝的時候,脣邊的笑容沒有消失過。      那笑容是真心實意的。      就像是驅散黑夜寒冬的太陽——      看得初禮想不管不顧地衝上去狠狠地擁抱他。      「這是晝川。。。。。。」      「我去你媽,這是寫完的——啊啊啊啊啊我不信我不信!你們去哪找了個演員來當晝川!我的老公不可能這麼帥!!!」      「腿一軟……」      「66666666666666真的溫潤如玉公子川了。」      「截圖截圖了!」      「這腿!超長!」      「現在我更不能接受晝川已經戀愛的事實……」      「去年在江與誠的溫泉照片裡就看出有那個背影的人不可能長得醜,一年之後我終於成功地見證到了這一刻:晝川是真的他媽的帥!」      「聽說《洛河神書》要拍電視劇,不如讓晝川自己去演233333333333333這臉完全不輸小鮮肉謝謝。」      整個花枝獎頒獎典禮的直播因為晝川的初次亮相而沸騰起來,晝川出門前好好折騰了有半個小時的頭髮收到最高度的讚揚——當然,在此時此刻粉絲們的眼裡,他們的大大啊,就連毛孔都閃爍著七彩的光。      他們的晝川大大,站在這裡,彷彿是站在「新文學」與」傳統文學」的分岔路口……      在他的身後的腳下,是文壇明日的第一塊磚——      他彎下腰,將這塊磚放在分岔路的正中央,然後指著它告訴所有人:這裡本來就應該只有一條路可走。      初禮抬起手壓了壓因為激動而泛紅的眼角。      「滋滋」的震動聲提醒初禮,亂七八糟的「恭喜」正陸續以各種方式傳遞進她的手機裡,初禮彎了彎脣角摁下手機,不願意為低頭看手機而錯過現場的每一秒。      晝川走上臺,與頒獎者握手道謝,那種恭恭敬敬面向長輩的態度和他之前掛在嘴邊說的那種「老古董們」可不一樣。在頒獎者從禮儀小姐手中接過一座花枝纏繞著豐碑造型的獎杯時,晝川甚至沒有看一眼獎杯,眼睛自始至終地看著頒獎給自己的前輩,眼中的尊敬可不會騙人。      ……這傢伙最擅長的就是口是心非。      坐在臺下的初禮笑得微微瞇起眼,比看兒子得了三好學生的老媽子還欣慰。      晝川最終站在他最想要站的地方。      向所有的人證明了他的存在。      曾經受過的苦難真的變成了一盞照亮前路的明燈,那些苦難永遠不會成為過眼雲煙,而是被他踩在腳下,作為他一步步往上攀爬的墊腳石。      初禮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路上,晝川有多麼想要好好地證明自己,證明新文學——      在粉絲的面前。      在她的面前。      在傳統文學的面前。      還有……      初禮微微一頓,又環視周圍一遭,為那個直到開場也沒有出現的身影感到可惜。      而此時,在初禮東張西望的時候,臺上,頒獎人沒有立刻把獎杯頒給晝川,而是拿著麥克風說:「等一下,有個驚喜要先給你。」      晝川一臉「頒獎給我你說什麼都好」的配合表情。      當那頒獎人話語剛落,現場再次響起了激動人心的背景音樂,舞臺上的聚光燈又暗了下來,改而出現在會場的入口處。      全體嘉賓回頭——伴隨著距離入口處最近的嘉賓驚呼聲,身著中山裝的晝顧宣出現了!      聚光燈打在晝顧宣的身上,他樂呵呵地衝著大家、衝著攝影機揮揮手,走下臺階往頒獎臺方向走去。      站在臺上的頒獎人顯然和晝顧宣是老相識,他樂呵呵地將麥克風湊到嘴邊,跟身邊的英俊年輕男人打趣道:「早些年,晝家父子見面就吵架,將『文人相輕』、『同行是仇』的理念發揮得淋漓盡致——業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現場觀眾輕聲地善意哄笑。      「而現在,歡迎我們上一屆花枝獎獲獎者晝顧宣老師作為特邀嘉賓來到頒獎現場!請問晝川,你現在是什麼想法?」      音樂聲停下來,晝顧宣來到臺上,站在晝川身邊。      聚光燈重新回到他們的身上,晝川將麥克風放到嘴邊,停頓了下,而後嗓音低沉地問:「……就想知道如果今天沒獲獎,他是不是就直接連泡都不冒,假裝沒來過,然後坐飛機回家去。」      「不,」晝顧宣說,「會抓緊時間再教育你一頓——以一個曾經的獲獎者教訓失敗者的身分。」      晝川翹了翹脣角,一臉「我就知道,但我不和你計較」的模樣。      現場的氣氛前所未有的和諧。      初禮相信,此時此刻為了臺上二人又高興又操碎了心、生怕兩人在臺上一言不合打起來的除了她之外,應該還有晝川他老媽……      她正唸叨著,旁邊一個身著旗袍、盤了頭髮的雍容富貴中年女人挨著她坐下來,腦袋湊過來,用氣音說:「看我兒子,帥的吼?」      初禮:「……」      晝夫人:「就是那個球鞋辣眼睛,妳怎麼不攔著他,穿西裝穿球鞋是什麼古怪裝扮?」      「我也要攔得住,」初禮也壓低聲音用氣音道,「吊死在他家門前也不會管我的。」      語落,兩個女人湊在一起笑了起來。      她們目光明亮,又不約而同安靜下來,看向頒獎臺上、聚光燈下的父子二人。      此時此刻,在頒獎臺上發生的一幕可以稱作是歷史性的一刻了,晝顧宣從原本的頒獎者手中接過獎杯,看了眼獎杯底座。      攝影機鏡頭拉近——      晝顧宣手指彷彿無意識地蹭過獎杯底座「《洛河神書》」與「作者晝川」的刻字,那已經被歲月刻上痕跡的眼角沾染上驕傲和笑意。      他握緊獎杯,將它轉交給身邊英俊年輕的男人手中。      他的兒子。      那就是一個簡單的轉交、傳遞動作。      然而更像是晝顧宣將什麼重要的東西交給晝川——      鼓勵。      驕傲。      ……或者是,認可。      現場響起如雷鳴般的掌聲,晝川手裡握著那座屬於他的獎杯,對臺下觀眾鞠躬。看著那高大挺拔的背影以榮耀的姿態彎下,初禮知道,他大概已經得到他最想要的東西。      從十二年前開始。      當他懷揣著忐忑的心情,將手中的一疊手寫稿遞給父親的時候,他就想要得到的東西。      此時頒獎人哈哈大笑:「可以說是非常具有意義的一幕了,前段時間有些事情鬧得滿城風雨,想必大家也略有耳聞,伴隨著那些事情的爆發,晝家父子的事也是第一次明晃晃地被搬到檯面上——關於你們曾經的對立,相互的不認可什麼的……那我想,晝顧宣老師現在應該還有一些別的話想要對自己的兒子說?」      初禮原本放鬆的坐姿一下子變得有些緊繃。      ……也不知道在公共場合打架鬥毆能不能報警?      在初禮緊張的注視中,只見聚光燈下的晝顧宣點點頭:「來都來了,總得說些什麼,那就說些什麼好了……」      他一邊說一邊轉向晝川:「兒子啊,在你小的時候,總是埋怨我對你寫的東西指手畫腳,說我不理解你;長大之後,只要討論到寫作相關的事,我們一定會吵得不可開交……」      晝顧宣:「現在想來,你一直在你的文學道路上一步一腳印,走得非常堅定,相比之下,也許我這個做父親的,似乎更應該檢討一下自己。文學的創作也許沒有所謂的『正確』與『錯誤』,能被堅持走下去的,就是所謂的『正確之路』。」      初禮看見晝川握著麥克風的手稍稍收緊。      晝顧宣停頓了下,然後抬起手,厚實的大掌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很抱歉曾經毫不猶豫地否定過你的第一本書,你在網上重新將它拿出來、公布於眾的事我也知道了,文章我重新看了下,忽略掉糟糕又青澀稚嫩的文筆不談……」      晝川:「……」      晝顧宣:「其實還是挺好看的。」      晝川想了想,把麥克風拿到嘴邊:「《命犯桃花與劍》描述了一個十六歲少年眼中所嚮往的愛情,年過四旬、看盡滄桑的老年人看著覺得青澀稚嫩也在所難免,別勉強啊。」      晝顧宣瞥了他一眼:「……據我所知,你女朋友好像不是文裡女主那種類型啊。」      晝川:「……」      晝顧宣:「看你臉上的表情,她今天來了嗎?」      「來了,」晝川一臉想要翻白眼的模樣,「就算不來也會看直播的。」      晝顧宣:「那恭喜你在獲得花枝獎的同時還因為口不擇言恢復了黃金單身?」      晝川:「……」      空氣一時間有片刻的凝固。      父子倆在臺上懟。      晝夫人在下面拚命擦屁股,負責安撫家屬:「這個老頭子,真的不會說話……回去我教訓他,初禮妳不要在意的哦,我很確認我兒子非常喜歡妳,看著妳的眼裡都有光的。」      初禮:「……呃。」      她知道。      她和《命犯桃花與劍》的女主……性格可以說是完全的反義詞了。      初禮揮揮手:「沒事,這件事恰巧證明了,直男的幻想總是很豐滿,而現實總是很骨感。」      晝夫人:「看來我兒子還沒有恢復單身。」      初禮抽了抽脣角:「暫時沒有。」      並在心中默默補充:看他表現。      然後下一秒,晝川就真的表現了——      晝顧宣留在臺上,作為新文學與傳統文學「破冰」代表人物發表正式的講話;而拿過獎杯的晝川走下臺後,並沒有回到自己的位置,而是徑直走向後排的嘉賓席。      幾乎所有的攝影機都在拍臺上講話的晝顧宣,只有一臺在拍晝川,於是也只有那一臺攝影機拍到了晝川拉扯著領帶快步走向後排,將西裝外套、獎杯一起遞給一個年輕姑娘的一幕。      後臺導播看見了,意識到自己拍到一個大新聞,立刻把畫面切過去。      於是現場的觀眾朋友們、全國看直播的觀眾朋友們,就猝不及防地看見這麼一幕:身著白襯衫、捲起袖子的男人彎下腰,似十分親昵地將手中的西裝外套和獎杯一股腦地塞到一個年輕小姑娘手中,然後湊到她臉旁邊,似乎是親吻了她一下。      黑暗之中,誰也沒看清楚,晝川到底做了什麼。      但是這不妨礙現場氣氛的沸騰。      也不妨礙看直播的觀眾的爆炸。      發表談話的晝顧宣回過頭,一臉懵逼地看著身後的大螢幕。      當初禮發現自己的大臉出現在大螢幕上時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而背對大螢幕、對眼下發生的一切都渾然不覺的男人一隻手撐在她的椅子扶手上,彎下腰湊近她——      「幫我拿下,我要噓噓,好憋。」      初禮眨眨眼,然後立刻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她在椅子底下踢了晝川一腳,晝川挑起眉還有臉問她「幹麼」,初禮恨不得一腳把他踢回頒獎臺上。她挑起下巴,指了指晝川身後。      晝川一臉茫然地轉過頭,看了眼螢幕上自己同樣懵逼的臉,先是愣了愣,隨後笑了。他直起腰,大大方方地跟攝影機的方向揮揮手,那五根會劈里啪啦打字、寫故事的修長指尖搖晃了下,不知道這一晃又晃走多少少女的心。      初禮又在椅子下踢了晝川一腳。      晝川一愣,收回目光看她一眼,然後就抬腳匆匆離開,去洗手間了。      此時攝影機已經挪走鏡頭,重新對準了臺上演講的晝顧宣,然而為時已晚——      網路上、初禮的手機上都已經炸開了鍋。      第一波來自同事與朋友——      阿象:…………@猴子請來的水軍。我在電視上看見妳了,我眼花?      新人A團圓:天啊啊啊啊老大啊啊啊啊啊啊晝川大大這是親妳了嗎?      新人B阿先:要叫晝川老師!老大妳上電視了?      新人C德德:所以,晝川老師和老大是這種關係0.0厲害了!我暗戀索恆老師很多年了,你們覺得——      阿象:@新人C德德。不可能的,你可以先問問前任主編答應不答應……      以及——      蔥花味浪味仙:???????????      蔥花味浪味仙:妳和晝川?!      第二波來自家長——      初家娘娘:我在電視上看見妳了。      初家娘娘:和一個年輕英俊的男人舉止親密。      初家娘娘:晝川耶,真的假的?!      初家娘娘:可以啊妳——妳也該在妳爸面前揚眉吐氣了,天天說妳當編輯有什麼前途,我看挺有前途的,去學校教書就嫁個窮酸書生有啥意思……晝川耶,那就不一樣了,文狀元!      初家娘娘:雖然並不明白晝川這樣的怎麼還能看上妳,不過妳今年帶他回來過個年啊?      初禮扣下手機,深呼吸一口氣,想告訴全世界她沒有跟晝川「舉止親密」,晝川也沒有親她。      他就是湊過來告訴她,他腎虛、尿急,僅此而已。      然而此時網上鋪天蓋地都在猜她是哪位神仙,似乎已經有業內的人跳出來揭露了她的身分。晝川的粉絲一半人表示「這人功勞巨大一波帶走晝川應該的」;另外一半表示「臥槽近水樓臺先得月還要臉不要臉」……      初禮表示:「……」      這種歪打正著、百口莫辯的感覺。      最鬱悶的是,為了那個破爛「溫潤如玉公子川」的形象,她還必須乖乖閉上嘴,不能告訴大家——你們的大大在頒獎現場一路跑下來,直奔我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和我有不可描述的關係,而是因為他急著去尿尿,得找個人替他捧一下獎杯。      她很冤枉。      而此時,這話初禮只能憋著,就算看著《月光》雜誌官方微博被晝川的讀者爆破,她能做到的事也只是坐在這裡,用手摳晝川的獎杯,摳啊摳,「晝川」的「川」字就被她摳掉一撇,變成了「晝11」,初禮手一頓,微微瞇起眼,舉起獎杯看了眼——      晝二。      呃。      合適。      過了一會兒,晝川回來了,第一件事就是要用他散發著洗手乳香味的手抱回自己的獎杯,初禮不讓,死死抱著獎杯不撒手:「來之前你不是這麼說的,一副得不到獎杯也無所謂的模樣。」      「那現在得獎了,」晝川翻著眼睛,「我還把獎杯摔我老爸臉上啊?」      話一落,手就被他媽打了一下。      晝川「嘶」了聲縮回手,瞪了眼初禮,伸手把自己的外套拿回來穿好,抖了抖外套,風流倜儻地往前排嘉賓席走去,還真的慷慨留下了他的獎杯讓初禮寶貝似的抱著。      初禮伸長脖子看他在位置上坐穩,鬼鬼祟祟地掏出手機對準獎杯上的「晝二」喀嚓照了張,發給晝川——      猴子請來的水軍:名字都印錯了,少了一撇。      她看見晝川掏出手機看了眼,隨後立刻回頭看過來,兩人隔著幾排人遙遙相望。      戲子老師:我放妳個屁,是不是妳手賤摳了?!      戲子老師:妳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猴子請來的水軍:………………這品質不好,不能怪我,我自掏腰包去淘寶替你搞個純金的。      戲子老師:搞個屁,今晚一定弄死妳,說到做到。      猴子請來的水軍:……      臺上,晝顧宣還在發表他對兒子的美好祝願,殊不知這會兒被他祝福「在正確的、擁有正能量的文學道路上越走越遠」的兒子,正一本正經地面癱著臉,跟自己的編輯開黃腔。

作者資料

青浼

晉江言情總榜熱門作者。小說風格以輕快、幽默為主。甜滋滋的行文激發少女心的同時,在小說中為讀者緩緩道來各行各業不為人知的辛酸苦樂…… 代表作:《月光變奏曲》、《你微笑時很美》、《未見殊途》、《原來你不是》、《曾是少年時》等。

基本資料

作者:青浼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2-01-14 ISBN:9786263163577 城邦書號:SPB7F000294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