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開年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婚姻生活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2開年大展/外版強推!超好買
  • 最強新書79折,再享全館滿額折!

內容簡介

一場婚姻,學會人生的不公平。 換作是你,你願意為愛等待多少年? 2019年女性小說獎得主。 史上第一本 同時入選歐巴馬、比爾.蓋茲及歐普拉讀書俱樂部的年度最佳小說 婚姻是一場生活的考驗。 當考驗來臨時,人們才能懂得這一切的意義。 「如果想找故事精彩又發人深省的小說,就是這一本了。」——比爾.蓋茲年度選書 羅伊與瑟蕾莎是一對亞特蘭大的新婚夫妻。羅伊是力爭上游的業務員,瑟蕾莎是手工訂製布偶的藝術家,二人對未來始終懷抱夢想,他們的結合是美國夢與美國新南方的化身。一年半新婚燕爾,就在二人逐漸適應婚姻生活之際,羅伊卻無辜陷入冤獄,被判處十二年徒刑。一向堅強獨立的瑟蕾莎,頓時感到茫然無依,無情命運為這場婚姻投下驚人的變數……五年後,法院突然撤銷判決,羅伊即刻動身回到亞特蘭大,準備與妻子重新生活。那間夢中的房子還在原地等他嗎? 一本感人至深的作品。一段震撼人心的愛情故事,書中羅伊和瑟蕾莎的婚姻,因命運作弄,一方陷入孤單,一方失去自由,而一場悲劇的發生註定要製造另一場悲劇嗎?作者巧妙地以書信體與內心獨白的形式交替呈現主角的內心情感與迥異的立場,避免讀者認同單一角色。全書沒有迂迴敘述,平鋪直敍,引發讀者探索婚姻對自身的意義,對愛與忠誠的理解,也不免深陷立場的變換與抉擇的拉扯之中,無可自拔。歐普拉盛讚:「塔雅莉.瓊斯擁有一種以文字觸摸我們靈魂的天賦。」果然出版後獲獎無數,全球暢銷超過百萬本。 「我深信我們的婚姻是一匹織工細密的掛毯,脆弱,但可以修復。 我們經常撕壞它又修復它,總是用絲線來修復它,絲線固然美麗,卻必將斷裂。」 婚姻的本質為何?是婚約誓言,還是真實的情感交流?今日人們對於論斷他人婚姻依舊樂此不疲,作者如實描寫,更大膽提問,延伸探討的層面既廣泛又細緻,是一本引人入勝的文學傑作。與其旁觀他人如何經營婚姻生活,更重要的是設身處地去理解愛與失落,並且忠實面對自己的情感。無論是哪種人,來自哪裡,作者始終深信每個人的人生都面臨一樣的衝突,因為每個人都有一樣簡單的目標,渴望保護人、渴望被保護、渴望愛人,也渴望付出的愛得到回報。 專文導讀 蔡佳瑾/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國內■ 顏擇雅/作家 胡淑雯/作家 陳 雪/作家 謝哲青/作家 吳曉樂/作家 林婉瑜/詩人 V太太/性別部落客 一頁華爾滋Kristin/作家 ■國際■ 歐巴馬 歐普拉 比爾.蓋茲 麥可.謝朋 賈桂琳.伍德生 伊莉莎白.吉兒伯特 獲獎紀錄 ●榮獲2019年女性小說獎 ●榮獲2019年英國歐威爾獎 ●榮獲2019年Aspen Words文學獎 ●榮獲全國有色人種進步協會形象獎 ●入圍2020年國際IMPAC都柏林文學獎 ●入圍2018年美國國家圖書獎 ●《紐約時報》年度選書 ●《時代雜誌》年度選書 ●華盛頓郵報年度選書 ●全國公共廣播年度選書 ●歐普拉讀書俱樂部選書 ●《大西洋雜誌》年度選書 ●亞馬遜網路書店年度選書 ●Bustle年度選書 ●Goodreads讀者年度選書 名人推薦 ●「夏天裡我最喜歡的事情之一,就是在與家人度假或是純粹的寧靜下午之類稍不忙碌的空檔裡,決定要閱讀什麼書報……塔雅莉.瓊斯所著的《婚姻生活》描繪一起冤案對一對年輕非裔美國夫妻所造成的影響,令人動容。」 ——歐巴馬 ●「塔雅莉能用她的文字刻骨銘心地感動我們,這是她眾多才華當中的一個。」 ——歐普拉 ●「《婚姻生活》基本上講述的是坐牢這件事傷害到的並不只是遭到監禁的那個人。如果你在尋找發人深省的讀物,應該將這本書納入你的閱讀清單中。」 ——比爾.蓋茲 ●「這本書尖銳深入地刻劃出一段被種族不公所粉碎的婚姻,是一個講述愛、失落與忠誠的故事,將人類精神的恢復力襯托於大的政治背景中,映照出今日美國的樣貌。」 ——凱特.威廉(Kate Williams),女性小說獎評委會主席 ●「這本書能夠問世我感到非常興奮。塔雅莉.瓊斯的小說切合時宜,蘊含深沉思慮,且優美動人。閱讀這本書,我會氣得發抖、笑得開懷、激動得說不出話,也會歡呼。這是一本難能可貴的好書。」 ——賈桂琳.伍德生,美國國家圖書獎得主 ●「塔雅莉.瓊斯有幸擁有能看透平凡生活中心驚人真相的眼光、解放這些真相的特長,以及將這些真相清晰且擲地有聲地展現於讀者面前的文字能力。她在頭一本作品中已經展現了這些能力,但在《婚姻生活》中,她的眼光、特長與訴說真相的文筆達到了一個藝術與力量的新境界。」 ——麥可.謝朋,普立茲小說獎得主 ●「《婚姻生活》提出有關不公與背叛的尖銳問題,並用一個令人心碎的愛情故事來回答,這故事真真切切充滿懸疑,故事中沒有誰有錯,卻人人都受傷了。塔雅莉.瓊斯寫下了一個複雜且重要的小說,描繪困在悲慘情境中的人奮力要在慾望與責任間求取平衡。」 ——湯姆.佩羅塔,《剩餘者》作者 ●「磅礡壯麗的愛情故事……充滿蕩氣迴腸的轉折,洋溢著已實現和未實現的夢想。《婚姻生活》布局巧妙,文筆優美,是一部切合時代的精緻且具震撼性的小說,感覺既迫切,又不可或缺。」 ——伊迪韋吉.丹蒂凱特(Edwidge Danticat),《呼吸、眼睛、回憶》(Breath, Eyes, Memory)作者 ●「塔雅莉.瓊斯在《婚姻生活》中,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都用她悲天憫人的觀察、清晰透徹的慧眼以及複雜且刻畫優美的人物持續吸引讀者的目光。瓊斯理解愛與失落,用熱情的筆描寫使我們在人與人之間流轉周旋的力量。」 ——艾美.布魯姆(Amy Bloom),美國知名短篇小說家 ●「我欽佩塔雅莉毫不畏懼地將她的角色置於複雜與不可能的道德困境中,並讓他們努力尋找出路時表現了完整的人性。他們令人難忘。」 ——伊莉莎白.吉兒伯特,《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作者 國際好評 ●「塔雅莉.瓊斯充滿智慧與悲憫的小說新作《婚姻生活》……清楚呈現了一個家庭無聲的毀滅。故事撰寫優美,影射諸多黑人音樂與文化,包括非裔美籍族群深深渴望被聽見的日常生活詩歌。」 ——《紐約時報書評》 ●「震撼人心……故事觸及層面廣泛,同時又刻劃入微,一方面毫不留情地探討美國黑人的處境,同時又栩栩如生地描摹婚姻生活。」 ——《紐約客雜誌》 ●「扣人心弦……瓊斯以溫柔的耐心編織這個故事,將我們的同情心往種種不同的方向拉扯,瓊斯在這樣的故事中撫育每一個人物。她從不漠視人物的缺點,從不漠視人物完全符合人性的自我開脫傾向,但同時也捕捉到這些人物渴望為善、渴望正直、縱使違背心意也渴望盡可能行正道的心情。」 ——朗恩.查爾斯,《華盛頓郵報》 ●「塔雅莉.瓊斯是現代南方的吟遊詩人,編織故事的手法一流,唯一能與之相比的是她對書中人物的同情。儘管《婚姻生活》挑戰種族及刑事司法系統方面的棘手議題,這個故事本質上仍是個愛情故事,但同時也對藝術的創作、家庭的意義,以及責任與慾望間的衝突加以深思。瓊斯精心塑造了一個複雜而層次多元的故事,探討的層面既廣泛又細緻,是一部引人入勝的文學作品,令人讀之不忍釋卷。」 ——《洛杉磯時報》 ●「緊繃又切合時機的愛情故事。《婚姻生活》以書信體行文,採不同敘事觀點交替述說,充斥對種族與階級的大膽提問,是適合讀書會的絕佳讀物,讀書會的所有成員都能讀完,並懷著信念參與討論。」 ——《時人雜誌》 ●「寧靜中撼動人心……﹝瓊斯的﹞文字照亮了婚姻中瑣瑣碎碎的點點滴滴,這些點點滴滴正是成就婚姻、毀滅婚姻、強行撕裂婚姻的那些幾乎感知不到的幽微時刻。」 ——《大西洋月刊》 ●「波瀾壯闊……驚心動魄……瓊斯透過許多微小細節的積累堆疊,為種族與階級上仍存有深深鴻溝的國家繪製出一幅肖像。」 ——寇特妮.蘇利文(J. Courtney Sullivan),《波士頓環球時報》 ●「小說家瓊斯以絕佳的筆觸撰寫期望、失落以及種族不公,描繪當計畫趕不上變化時愛情必然發生的演變。」 ——君子雜誌網站 ●「塔雅莉.瓊斯在這本尖刻犀利的小說中為我們描摹出了婚姻本質的當代肖像。《婚姻生活》從個人角度審視集體監禁,精彩華麗地召喚出美國新南方的樣貌。」 ——《娛樂週刊》 ●「……一個充滿動能的故事,省思監禁對人的情緒所產生的短期與長期效果……瓊斯犀利且富教化性的筆觸從不感傷也從不誇大,始終精準聚焦於夫妻關係中信賴感的逐漸喪失、比刑期更綿延久遠的創傷,以及當夫妻的一方失去自由,另一方卻把自由揮灑得淋漓盡致時微妙的罪惡感。透過筆下這些令人永誌難忘的人物,瓊斯巧妙熟練地探究否認作用,以及否認作用如何緩緩滲入岌岌可危的婚姻中一個個的縫隙裂痕,終至整個婚姻成為了否認作用的具體展現。」 ——《亞特蘭大立憲報》 ●「《婚姻生活》是一部傑出的敘事作品,對於必須正視過去而同時又要懷著希望與痛楚前進未來的人,這本書深深照見了他們的靈魂。」 ——喧囂文學網(暫譯,The Rumpus) ●「細膩且引動人心……《婚姻生活》探索撕裂我們卻又將我們彼此相繫的棘手衝突,探索種族主義扭曲人性的沉沉重量,探索承諾如何跨越時間,甚至跨越世代。」 ——BBC網站 ●「又一個不可思議的愛情故事,其中充斥對主人翁夫婦更大的挑戰,這使得故事又更加動人。瓊斯的文筆抒情,洋溢優雅與智慧。你永遠不會忘懷瑟蕾莎與羅伊的故事。」 ——《觀察家報》 ●「一本可讀性極高的小說,飽含豐富的理念與情緒。」 ——《衛報》 ●「這本優美小說的結局令我落淚。瓊斯的文字聰慧且充滿活潑的機智,但還不只如此,文中帶有一股溫暖,迫使你去關心這些人物,猶如你真的認識他們。」 ——《泰晤士報》 ●「瓊斯擅長塑造人物,三言兩語就能道盡一個人生命的質地……對於美國黑人新中產階級有尊嚴的幸福依舊如何飄搖不定有鮮活生動的描繪。」 ——《週日泰晤士報》

目錄

第一部 橋之歌 第二部 為我擺設筵席 第三部 慷慨 尾聲 推薦跋 非裔世代的變與不變    ◎蔡佳瑾

內文試閱

瑟蕾莎 記憶是一種奇特的生物,一個古怪的策展人。我仍然會回想那一天,只是不像從前那樣常回想了。一個人扭著頭能夠扭多久?無論別人怎麼說,我並沒有忘記那一天,並沒有把這整件事拋諸腦後。 我說我是在清醒的夢中來到松林旅社,這並不是在自我辯護,而不過就是陳述事實。如同艾瑞莎‧弗蘭克林 說的,女人也不過是人……就和她的男人一樣有血有肉 。如此而已。 我後悔的是那天晚上我們吵得那麼凶,竟然是為他的父母而吵。戀愛期間我們曾經吵得更凶,但是是為了我們之間的感情而吵。在松林旅社那一晚,我們卻為了過去而吵。為往事而掀起的爭執從來沒有公平合理的。羅伊知道著某樣我所不知道的事,於是喊出了我們的停戰密語:「十一月十七日」。他提著冰桶離開時,我很高興他離開。 我打電話給安德烈,響了三聲後,他接起電話,像平常一樣溫和理性地勸我冷靜。「妳對羅伊不要那麼嚴厲。」他說:「要是他每次招認什麼事妳都抓狂,就等於是鼓勵他說謊。」 我不肯就這麼讓步:「可是他甚至……」 「妳知道我說得沒錯。」他的語氣並沒有沾沾自喜:「妳所不知道的是,我今晚正在招待一位小姐。」 「喔,抱歉打擾了!」我真心替他高興。 「小白臉也會有寂寞的時候。」他說。 我掛上電話時嘴角仍帶著笑。 羅伊出現在門口,像遞上一束玫瑰似地把冰桶舉在前方,我的嘴角仍帶著笑,怒氣已經如被遺忘的咖啡一樣冷卻了。 「喬治亞,對不起!」他從我手中接過酒杯:「那件事在我心裡不吐不快。妳的家庭那麼美滿,妳爸是百萬富翁,妳想想我是什麼感受。」 「他不是一直都那麼有錢的。」這句話我差不多至少一個禮拜就會說一次。我爸把柳橙汁配方賣給美粒果之前,我們家就和卡斯凱高地的其他所有家庭沒兩樣,就是一般美國人稱為中產階級而美國黑人稱為中上階級的那種家庭,念公立學校,沒有傭人,沒有信託基金,父母兩個各有兩個學位,各有一個體面的工作。 「從我認識妳以來,妳就是有錢人家的小孩。」 「有一百萬不算什麼有錢。」我說:「真正有錢的人根本不用賺錢。」 「不管是真正的有錢、暴發戶的有錢,還是打腫臉充胖子的有錢,對我來說都很有錢。我不可能跑到妳爸面前去跟他說,我從沒見過我的親生父親。」 他往我跨近一步,我也往他湊近一步。 「我們家住的不是豪宅。」我把聲音放得輕柔:「而且我告訴你,我爸是佃農的孩子,而且還是阿拉巴馬州的佃農。」 雖說結婚一年來,我應該早已經習慣這樣緊繃焦慮的小題大作了,但這類的談話總是讓我猝不及防。在我結婚之前,我媽就警告過我,我和羅伊來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經常都得要向羅伊保證我們事實上「同負一軛」 。她這用詞十分有趣,因此我分享給羅伊知道,還順帶搭配了一則有關拖犁的笑話,但羅伊一絲笑容也沒有。 「瑟蕾莎,妳爸現在又沒有在當佃農。何況那妳媽呢?我可不想讓妳媽把我媽看成是被人拋棄在街頭的十幾歲小媽媽,妳打死我我也不會把我媽塑造成那樣的形象。」 我貼近到他身邊,兩手捧住他的頭,撫摸著他腦殼的曲線,嘴唇湊近他的耳朵:「我跟你說,我們家不是黑人版的《天才小麻煩》 家庭。我媽是我爸的第二任老婆,你知道吧?」 「這算是勁爆消息?」 「那是因為你不知道事情的全貌。」我深吸一口氣,然後趕在我還沒有想清楚之前,快快把一大串字吐出來:「我爸還沒離婚之前,他們兩個就在一起了。」 「妳是說他們分居……還是什麼?」 「我是說,我媽是我爸的小三,而且當了很久的小三,應該有三年左右吧!我媽是六月新娘,在法院結的婚,因為牧師拒絕幫她主持婚禮。」我看過他們結婚的照片,歌蘿莉身穿一件米白色套裝,頭帶有頭紗的圓盒帽,我爸顯得年輕又興奮,他倆的笑容中除了輕鬆的真誠摯愛外,什麼也沒有透露。畫面中看不見我,但我是在相框裡的,躲在我媽手中的黃菊花束背後。 「真是的!」他低低吹了聲口哨:「沒想到戴先生也會做這種事,連歌蘿莉……」 「不要說我媽壞話,」我說:「你不說我媽壞話,我就也不說你媽壞話。」 「我對歌蘿莉沒有成見,我知道妳對歐麗芙也沒有成見,對吧?」 「不過我爸倒是有他的不是。歌蘿莉說他一直到他們交往一整個月了,才告訴她他是有婦之夫。」 歌蘿莉是在我十八歲那年告訴我這事的。當時我因為一場孽緣,正要離開霍華德大學 。我媽一邊幫忙我把紙箱封口,一邊說:「愛情是理性判斷力的殺手,但有時候這反而會成就好事。妳知不知道我認識妳爸的時候,妳爸不是個自由人?」我把那次談話視為我媽頭一次以女人對女人的態度對我說話。我們沒有明說,但暗暗對彼此發誓要保守這個祕密。一直到此刻之前,我都還不曾辜負過她的信任。 「一個月不算很長,她想走的話大可以掉頭走開。」羅伊說。 「問題是她並不想走。」我說:「根據歌蘿莉的說法,她那時候已經愛得無法回頭了。」我模仿我媽在眾人前說話時的語氣,演說課式的鏗鏘有力,但當初她對我述說這段細節時,聲音是顫抖的。 「什麼?無法回頭?」羅伊說:「保固期只有三十天,過了就不能退貨了?」 「歌蘿莉說,回想起來,她很慶幸爸爸沒告訴她他結婚了,因為她絕不會跟有婦之夫交往的,但結果我爸是她的真命天子。」 「我瞭解。」他把我的手湊上他的唇:「有時候妳喜歡這個結果,就會不在乎這個結果是怎麼得到的了。」 「不對,」我說:「過程也很重要。就我媽來說,我爸騙她是為了她好。就我來說,我可從不希望我被騙了還要心存感激。」 「說得好。」他說:「不過換個角度想,如果妳爸沒隱藏他的婚姻狀態,就不會有妳的存在。沒有妳的話,我又會在哪裡呢?」 「我還是不喜歡這樣。我希望我們互相都誠實以對。我不希望我們的小孩遺傳我們的祕密。」 羅伊往空中揮了一拳:「妳聽到妳自己說了什麼嗎?」 「什麼?」 「妳說『我們的小孩』。」 「羅伊,你別鬧了,不要劃錯重點。」 「妳別想把話收回去。妳說『我們的小孩』。」 「羅伊,我是說真的,不要有祕密了,好不好?如果你還有別的祕密,就趕快說出來。」 「我沒有別的祕密了。」 就和先前的許許多多次爭吵一樣,我們就這樣和解了。有一首歌不就是這麼唱的嗎?「分手是為了和好,我們就專做這檔事。」 我有沒有曾經想像這就是我們永恆的相處模式?我們會白頭偕老,一路互相指責又互相原諒?那個時候,我還不知永恆是什麼,可能至今我仍不知道。但在松林旅社的那一晚,我深信我們的婚姻是一匹織工細密的掛毯,脆弱,但可以修復。我們經常撕壞它又修復它,總是用絲線來修復它,絲線美麗,卻必將斷裂。 我們爬上小床,胡亂湊合的雞尾酒讓我們有些微醺。我們一致認為床罩有些可疑,因此把床罩踢下了床,面對面躺臥。我躺在那兒,用手指劃過他的眉骨,想起我的父母,甚至羅伊的父母。他們的婚姻是用較不精緻但材質耐久的布匹做的,類似棉花袋的那種粗麻布,用灰色的繩子捆紮。那一晚待在租來的屬於我們的房間裡,享受著愛情的織錦,我和羅伊感覺多麼優越!如今想起那段往事,雖然不過是夢寐浮想,熱血仍然衝上我的臉頰,我為這段記憶及衝上臉頰的熱血感到羞赧。 當時我還不知身體會在事情尚未發生前就預知未來,因此當我的雙眼突然噙滿淚水,我還以為是情緒所帶來的意外效果。偶爾當我瀏覽織品商店或準備餐點,這感覺會突然襲捲我的全身,這種時候我會想起羅伊,想起他O型腿的步伐,想起他有回把一個搶匪制伏在地,損失了一顆寶貴的門牙。回憶找上門時,無論身在何處,我會任幾滴淚潸然落下,然後怪罪給過敏或是睫毛出狀況。所以在艾洛的那晚,當情緒湧滿眼眶並且鎖緊了我的喉頭,我以為是激情而不是凶兆。 籌備旅程時,我以為我們要住他媽媽家,因此沒有打包性感內衣,而是穿了件白襯裙,這足以應付我們的寬衣遊戲了。羅伊笑嘻嘻地說他愛我,他的嗓子有些哽咽,掌控了我的那個不知什麼情緒似乎也掌控了他。我們太傻也太年輕,以為那不過是情慾。我們是大量享受情慾的。 於是我們累壞了,卻並沒有睡,打發著愛與愛之間恬適悠閒而充滿可能性的相依相偎。我在他身旁坐起來,就坐在床上,深深吸進這一天的氣味——河中的淤泥、旅社肥皂中的麝香,還有羅伊身上的氣味,那是他個人身體組成成分的獨有特徵,再來是我自己的氣味。這是一種鑽進了床單纖維間的香氣。我往他更湊近了些,親吻他緊閉的眼皮,想著我多麼幸運。我不是指單身女郎提醒我這年頭居然還能找到男人可嫁有多好命的那種幸運,也不是雜誌哀嘆黑皮膚「好」男人所剩無幾的那種幸運。那些雜誌還會洋洋灑灑羅列「不合格」男人的種類——死掉的、同性戀的、坐牢的、娶了白種女人的。是的,從那幾種觀點來看,我的確都很幸運,但是能夠嫁給羅伊,我在一種老派的方面感覺到幸運,我因為能夠找到一個身上散發著我所喜歡的氣味的男人,而感到幸運。 那天晚上我們愛得那樣熱烈,是因為我們知道,抑或是因為我們不知道?未來可曾傳來了鬧鈴,搖得激狂卻沒有鈴錘?這個不會響的鈴鐺可曾引起一陣微風,吹得我伸手探地去拾起我的襯裙來遮掩身軀?這細微的警告可曾引動羅伊翻過身來,用沉重的手臂把我緊緊扣在他的身邊不能動彈?他在睡夢中咕噥了幾句不知什麼,但並沒有醒來。 我想要小孩嗎?那一晚我躺在床上,可曾幻想一團躍躍欲試的細胞分裂再分裂,一直分裂至我成為了母親,羅伊成為了父親,大羅伊、歐麗芙以及我爸媽成為了祖父母和外祖父母?我的確好奇我的體內發生著什麼事,但我不想說我期望什麼。若你是個身心健全的女性,嫁給了一個身心健全的男性,成為母親真是一件你可以隨意選擇的事嗎?我念大學時,參加了一個以掃除文盲為宗旨的志願服務隊,教導青少年小媽媽讀書。這工作很艱難,幾乎教人灰心,因為這些年輕女郎大多拿不到結業證書。我的督導就著濃縮咖啡和可頌對我說:「生個孩子來救救我們的種族吧!」他笑嘻嘻的,態度卻很正經:「如果所有的小孩都是這樣的女孩生出來的,而像妳這樣的女孩卻都不生孩子,一輩子無憂無慮,妳想想我們這種族會如何?」我想也沒想,就承諾我會盡我的一份力。 這倒不是說我不想當媽媽,但也不是說我想,只是說,我很確定該來的總會有來到的一天。 因此當羅伊信心滿滿地沉睡,我卻是驚懼惶恐地閉上眼睛。門被赫然打開時我仍醒著,我知道門是被踢開的,但警方的書面紀錄卻記載,櫃檯將鑰匙交給警方,警方以溫和客氣的方式打開門。天曉得到底何者為真。我記得我丈夫是在我們的房間裡沉睡,但一個比他媽還老六歲的女人說,她在二○六號房裡睡不安穩,因為知道自己的房門鎖不緊而提心吊膽。她告訴自己,自己不過是神經緊張,疑神疑鬼,卻依舊闔不了眼。午夜之前,有個男人扭動了她的門把,因為他知道她的門把是扭得開的。光線很暗,但她相信她認得出那人是羅伊,是她稍早在製冰機旁碰到的那個告訴她他正在與妻子吵架的男人。婦人說,那不是她頭一次受制於男人,但必將是最後一次。她說,羅伊或許頭腦精明,或許從電視中學得如何湮滅行蹤,但他抹滅不了她的記憶。 但她也同樣抹滅不了我的記憶。羅伊整晚和我在一起。那婦人不知侵犯她的人是誰,但我知道我嫁給了誰。

作者資料

塔雅莉.瓊斯(Tayari Jones)

1970年出生於喬治亞州亞特蘭大。著有《Leaving Atlanta》、《The Untelling》、《銀燕》(Silver Sparrow),其中《銀燕》一書入選國家人文藝術基金會(NEA)之大閱讀圖書館。曾獲無數文學獎項肯定,榮獲康乃爾大學懷特榮譽教授,目前為埃默里大學創意寫作教授。2019年以《婚姻生活》榮獲女性小說獎(Women's Prize For Fiction)。

基本資料

作者:塔雅莉.瓊斯(Tayari Jones) 譯者:彭玲嫻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藍小說 出版日期:2021-11-09 ISBN:9789571395982 城邦書號:A220328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