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替身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線上國際書展/新書強強滾
  • 會員日新書獨享禮,買就送$50E-Coupon
  • 臉譜《替身》延伸書展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四個渴盼登上舞台的少女、四位望女成鳳的母親、 一個身分成謎的轉學生, 誰能奪得女主角的光環? 誰又會是在幕後等待復仇的替身……? 四重視角解謎x四位小說家競技 天后級暢銷作家陣容 聯手揭開華麗劇場裡的陰暗心機 懸疑小說家/千晴、作家/馬欣──好評推薦 ┤故事簡介├ 奧拉弗琳戲劇學院是培育倫敦頂尖劇場演員的搖籃,每年的公演更吸引眾多星探和經紀公司前來發掘新人,學生無不渴望擔綱主演、嶄露頭角。本屆最具潛力的女主角候選人有四位:聰慧成熟的莎蒂、能歌善舞的蓓兒、才貌兼具的潔絲,和企圖心強烈的露比。她們是競爭激烈的對手,卻也是形影不離的密友,在校長的鼓勵之下,四人更一起協助轉學生伊莫珍適應環境,讓新學期有個溫馨的開始。 但是,開學第一天,潔絲的置物櫃裡就出現了被折斷手腳、灑滿假血的跳舞娃娃音樂盒,令人毛骨悚然;不久後,伊莫珍在派對之夜莫名跌下樓梯摔傷,又有人在校園裡的長椅噴漆寫下對露比的死亡恐嚇,種種充滿殘酷暗示的威脅,彷彿隨時可能演變成真正的暴力攻擊。 四人組的媽媽們好奇地調查起伊莫珍的底細,卻發現她宛如幽靈一般,根本未曾列在學校行政紀錄上,她對於摔傷事件的原委、以及自己的身世背景也都閃爍其辭,但在其他人遭遇怪事時,她又總是擁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這個神祕的女孩不但讓面臨公演壓力的同學焦慮難安,也讓四位護女心切的媽媽懷疑起彼此的私心,從如膠似漆的好友變成互揭瘡疤的親密仇敵。 眾所期待的年度公演試鏡終於來臨,女孩們暫時忍住恐懼,準備登場一展身手,後台卻突然傳出一聲驚駭的尖叫…… ┤本書特色├ 由四位在國際書市深受肯定的暢銷驚悚小說家合寫,四人各自負責撰寫一位視點人物的篇章,皆以第一人稱敘事,分別表現出四組主角母女的迥異個性與各懷鬼胎,不僅是天衣無縫的共同創作,更活用敘述觀點的切換和角色語氣的變化,增添懸疑氣氛與閱讀趣味。 ┤佳評讚譽├ 「一系列可疑的事件串起這些生活細節,恐嚇、意外、毒品、自殺……在一個女人眼中的事件,可能在另一個女人眼中有完全不同的風貌,讓人迫不及待一章接一章看下去。」──千晴 「《替身》是一段陰暗且令人不安、充滿懸疑與暴力的故事,發生在一所菁英演藝學院裡。四位暢銷作家將她們的才華傾注於如同發條鐘一般精密的劇情結構,敘事筆調迷人、節奏流暢,這組推理高手共同成就了這部作品,使它成為一樁卓越耀眼的文學創作實驗。」──英國水石書店 「要四位作家合寫一本驚悚小說,可能會造成災難性的結果,但《替身》的四人作者群漂亮地完成任務,而且顯然都寫得相當過癮。」──《衛報》近期最佳驚悚小說推薦

內文試閱

  那一瞬間,你只看得見她的美,因為唯有自身想看到的美麗事物,才會吸引目光、映入眼簾:臉龐完美無瑕,金髮盤成圓髻,手臂優雅地向外延伸,舞者般輕盈的身體彷彿隨時準備飄然飛昇。但當她慢慢轉向你,你才赫然發現……她那天藍色的緊身衣濺滿了鮮血。她少了一隻手臂,另一側的腳則扭曲變形,構築出充滿暴力的畫面。英文俗語「break a leg」是祝人演出成功的意思,沒想到這位舞者是真的斷了腿。      我知道一個地方,那裡從未有人迷失……我知道一個地方,那裡從未有人哭泣……      那輕柔婉轉的歌聲令人難以忘懷。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聲音的主人正是潔絲.莫杜。她和我女兒露比一樣才華洋溢,但論外表,我家女兒卻難以望其項背。我當然不會跟露比說,但我想她心知肚明,畢竟潔絲貌美出眾。      現在,我們四位母親在校長室,被眼前的景象震懾得說不出話來。我感覺到潔絲的母親卡洛琳正對我怒目而視。我不想看她,不想看桌上那充滿惡意的音樂盒,我也不想低下頭,因為那就好像在承認我或露比有罪一樣。她不可能做出這種事,這才不是露比的作風。      其他母親對我和露比、以及我們之間的關係一知半解。她們都是英國人,所以這或許是文化差異吧。她們無法想像,把丈夫留在洛杉磯,自己搬到倫敦,獨自撫養小孩是多麼困難的事,何況是像露比這樣情緒不穩定的女兒。      露比的夢想是進入一個崇尚美麗的世界工作,但在那樣的圈子,她永遠也無法像潔絲一樣,因為外貌受到特別待遇。有時她會被自己的不安全感所吞噬;有時一切都會失控,然後她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誠心懺悔,這點我很肯定。      音樂盒越轉越慢,叮鈴作響的琴鍵聲開始變得不規律,舞者的動作也忽動忽停,最後隨著音樂消失而完全停止,讓人鬆了一口氣。「反常的行為引起了反常的紛擾。」亞當.拉奇輕聲說,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跟我們說話。他可能怕我們聽不懂,又補充說:「引自《馬克白》。」      卡洛琳搖搖頭,毫不掩飾對校長的不屑。「你應該知道這首歌是什麼吧?」她質問校長。她和潔絲一樣高,但身材魁梧,和女兒的楊柳細腰形成強烈對比,她也不透過化妝讓陽剛的外表變柔和。她身體前傾,手指戳向音樂盒和拉奇先生。雖然我坐在她左邊第二個座位,卻感覺她的盛氣完全是針對我而來。「這首歌是〈雲端城堡〉,是潔絲試鏡時唱的歌。這意味著什麼,我想你們都心知肚明。」      「我們都還不清楚這意味著什麼。」拉奇先生用洪亮的聲音說。他沒有英俊的外貌,卻有強大的氣場,難怪他年輕時能在西區劇院(West End)闖出一片天。牆上展示著他以前表演的照片,他畫全妝站在舞台上,身邊都是……我不認識什麼英國戲劇大師,但我知道他們都是戲劇界的權威。我喜歡校長常常引經據典的習慣,雖然引用太多拉丁文也有些煩人。「我們不知道是誰把這東西放在潔絲的置物櫃。」      我當然不會說是另外兩個女孩做的,但不知為何,她們的母親布蓉妮和伊莉絲也被叫來了。布蓉妮坐在卡洛琳和我中間,正好作為緩衝區,伊莉絲則坐在卡洛琳的另一側。我們的女兒都在奧拉弗琳戲劇學院主修音樂劇。為了保護寶貝女兒,為人母的都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利益衝突時自然也會針鋒相對。這一秒同心協力,下一秒就矛盾相向。我得承認,有時我們就和一群十六、七歲的小屁孩沒兩樣。      儘管露比對去年的「事件」負起全部的責任,其他女孩也已經重新接納她了,但卡洛琳一直都沒有原諒她,或許也沒有原諒我。這整件事違背了她的正義感,畢竟她是法學教授,她認為露比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      我不是要幫去年露比的行為找藉口,但霸凌這個概念過於單純簡化,無法一概而論。      我瞥了布蓉妮一眼,感覺她正默默支持著我。在四位母親當中,她是心地最善良的,但她通常不會太早發言。她的女兒安娜蓓兒也是甜美溫柔的女孩,和母親一樣都會避免選邊站。      向伊莉絲尋求支持則毫無意義。她全身散發不耐煩的氣息,那精心整理的狐紅色鮑伯頭像惱怒的節拍器一樣,隨著她的踏腳聲左右搖擺。她巴不得用這個時間來賺大錢,畢竟她是實用主義者,也是工作狂,和女兒莎蒂一樣。      很難想像去年,我們四個就跟女兒一樣是好麻吉。我們的個性大相逕庭,但她們是我的依靠。我好想念她們。      「是露比做的。」卡洛琳斬釘截鐵地說。難道只有美國採用無罪推定原則嗎?      「這種威脅事件,學院絕對不會坐視不管。」拉奇先生說。「學生安全至上。但在沒有目擊者,也沒人自首的情況下,我們必須謹慎處理。」      卡洛琳大笑後起身,開始在其他母親的椅子後面來回踱步。這讓我相當不安,但我不會表現出來。      「我很遺憾潔絲必須經歷這些……」卡洛琳一停下腳步瞪他,拉奇先生就住嘴了。他決定向眾人尋求支持,便凝視著所有母親說:「我請妳們四位來,是因為我們必須合力營造出充滿愛與同理心的環境,這樣做出這件事的人就會明白……」      「同理心?!」卡洛琳大發雷霆。「有人威脅要讓我女兒斷手斷腳!」      「我和這幾個女生都談過了。露比矢口否認自己有涉入此事,也沒人看見事發經過。」亞當把視線從卡洛琳身上移開。去年,他沒有屈服於卡洛琳施加的巨大壓力而讓露比退學,我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他有那樣的能耐。      事實就是露比和我都還在這裡,想到這點,我稍微坐直了身子。卡洛琳不是唯一願意為了女兒奮戰的母親,我只是擅長使用其他武器罷了。我向前傾,故意用柔和的聲調跟拉奇先生—亞當—說話,和卡洛琳的咆哮聲形成強烈的對比。我真希望自己還有一頭金色長髮可以往後甩,也希望自己穿得跟過去一樣性感,但在化療和乳房腫瘤切除手術後,我那龜速生長的頭髮目前只留到肩膀,而且是原來的栗褐色,跟露比一樣。「露比沒有理由威脅潔絲。」我告訴亞當。      卡洛琳逼近我,高大的身軀壓迫感十足。「這是去年事件的後續!」她幾乎是對著我的臉大吼。我試著不要退縮,不能表現出恐懼。      「卡洛琳,請妳坐下。」拉奇先生跟女孩們說話時,應該就是用這種充滿威嚴的口氣吧。      卡洛琳看拉奇先生似乎要等她照做才會繼續說,大聲哼了一聲,但還是坐下來了。      「我當然會進一步詢問,並加強安全措施,但在場的每個人都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畢竟世界就是一個舞台,我們必須當女孩們的好榜樣。開學才幾週,大家都不想重蹈去年的覆轍吧?」      布蓉妮眉頭深鎖,點頭如搗蒜,但伊莉絲的腳踏得更快了。「無論是去年的鬧劇,還是音樂盒事件,都跟莎蒂無關。我就是女兒的好榜樣。」她說。      「去年的事件對整個團體都有影響,甚至差點擴及到全校。」拉奇先生說。「青少女很容易互相影響,每個人都有責任。」      「不。」卡洛琳說。「這完全是露比的問題。她早就該被退學了,但現在退學也不遲。」      「不是露比做的。」我告訴拉奇先生。露比最近比以前理智多了,她一心一意追求打從四歲就訂下的目標,不會讓任何事情分散她的注意力。她一定會成為大明星。      我確實會擔心有一部分是我的錯。我得癌症的事讓露比飽受煎熬,好幾位諮商師都說會出現這樣的宣洩行為很正常。真希望我當時的反應有所不同,但我不能抹殺過去。我們跨海來到倫敦,就是為了重新開始。      但這絕對不是露比做的,她答應過我的。      「露比在本質上也是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布蓉妮說。我真是太感謝她了。      「『心地善良』?」卡洛琳身體轉向布蓉妮,但無法將矛頭轉向她,因為就連卡洛琳也奈何不了小鹿斑比。「亞當,這完全就是露比會做的事。」她直呼名字的方式和她的眼神一樣犀利。      他移開視線。該死,身為露比的母親,我必須做些什麼。「這根本不是露比會用的手法。」我說。      卡洛琳顯然很喜歡我的用詞。「所以她有特定的犯罪手法囉?」      我不理她,拉奇先生才是我真正的目標。「如果真的是露比做的,你和她當面對質時,她會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並且後悔不已。」      「妳的意思是她會哭。」卡洛琳說。「那跟後悔完全是兩碼子事。她畢竟是個演員。」      「他們都是。」布蓉妮說。我不知道她是指我們的四個女兒,還是所有青少年。誰沒有祕密?又有誰從沒說過謊呢?      「她跟校長說不是她做的,我相信她。」我的語氣堅定,或許我也有點表演天分。雖然我基本上相信露比,但心裡有一小部分還是會胡思亂想。但我不能表現出來,不能讓卡洛琳有機可乘。      但事實上,我很害怕,因為恐怕只有我知道露比失控究竟有多可怕。      「你們都被她操控了。」卡洛琳如此斷言。「而她現在打算變本加厲。難道沒人察覺到這究竟有多危險嗎?」      伊莉絲突然起身說:「這一切的確讓人難過,我也為潔絲的遭遇感到遺憾,但這跟莎蒂或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她走向校長室的門,轉頭問:「布蓉妮,妳要一起走嗎?這跟妳和蓓兒也無關。」布蓉妮猶豫不決,伊莉絲嫌她停頓太久,便猛地拉開門說:「再見。」就走出去了。      拉奇先生似乎逐漸無法掌控局面。就連我都必須承認,他去年的作為根本是徒勞無功,導致情勢對露比和我有利。但卡洛琳可能忽略了其他變數。就算要打出癌症這張牌,或是來個漂洋過海的落難女子戲碼,我都會不擇手段。或許這就是她現在怒不可遏的原因吧。她這個人輸不起,如果再次被我這個臭皮匠擊敗—她肯定難以承受這樣的屈辱。      又或許她只是很疼愛女兒,不想再看到她受苦,我也能理解。如果像這樣的音樂盒出現在露比的置物櫃……我連想都不敢想。      「少胡扯了!」卡洛琳破口大罵。「你他媽的再給我找出一個嫌疑犯啊!」      我懇求拉奇先生為我辯護。「卡洛琳這樣死咬著露比……」      「明明是反過來的!露比對潔絲一直糾纏不放,我真他媽的受夠了!」      「罵最多髒話的就有理嗎?」我問。      拉奇先生看起來有點可憐,可能一時找不到讓大家團結一心的劇場名言。接著他兩手交握,對大家微笑。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都對這個表情不陌生,當他突然決定世界需要的是愛,就會露出這表情。是啊,的確很老套,但他的心腸不壞,而這點經常對露比有利。這代表他總是會看到露比最好的一面,再給她一次機會。我睜大雙眼好奇地看著他,同時也感覺到卡洛琳緊張起來,再度瀕臨爆發邊緣。或許我不該因為她的反應暗自竊喜,特別是這種時候,但我在抗癌過程中學到,世事難料,禍福無常,所以時時刻刻都要充分享受生活。      「我有個好辦法。」他說。「今天早上,學院來了一個轉學生。她的名字是伊莫珍.柯伍,她對女孩們以及她們的過去一無所知,也不知道音樂盒的事。新成員加入小團體通常可以讓彼此的關係產生劇烈變化,或許女孩們需要的正是這種刺激。」      「你是認真的嗎?」卡洛琳問。      「非常認真。」他的語氣相當愉快,顯然認為自己無意間找到了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伊莫珍的到來可以作為大家重新開始的契機。」我最喜歡的用詞之一就是「重新開始」,事情發展實在太順利了。「透過歡迎新朋友,女孩們將有機會化解彼此的歧見,我們身為大人也能適時鼓勵她們。」      我對他微笑,好像自己也覺得這個主意很棒,事實上也是,因為這代表露比不會被迫退學,也代表卡洛琳再度吃下敗仗。      布蓉妮也同樣露出微笑。她也沒什麼選擇的餘地,畢竟對方是她老闆。身兼員工和學生母親的角色,常常左右為難,必須小心行事。      卡洛琳不發一語,衝出校長室。      有些人就是不管怎樣都不高興,誰不喜歡新的開始呢?

作者資料

蘇菲‧漢娜 Sophie Hannah

英國犯罪小說暢銷天后、也是曾入圍T.S.艾略特獎的詩人,於劍橋大學教授推理小說創作學程,著有《被偷走的女兒》等多本驚悚懸疑小說,全球總銷售量超過百萬冊,二○一四年開始更獲得阿嘉莎‧克莉絲蒂家族基金會授權,為赫丘勒‧白羅系列撰寫《白羅再起:倫敦死亡聚會》等多本全新續作。

B.A.芭莉絲 B. A. Paris

擁有法國和愛爾蘭血統,在英國長大,後來遷居法國,曾擔任國際銀行交易員,後來重新受訓成為教師、與丈夫創辦語言學校,目前仍住在法國的他們育有五個女兒。芭莉絲的出道作《關上門以後》一出版便躍居二○一六年英國最暢銷的懸疑小說,在英、美兩國熱賣超過八十五萬冊,並售出三十四國外語版權。

克萊爾.麥金托 Clare Mackintosh

曾在英國警政單位任職十二年,擔任過刑事調查部員警和公共秩序指揮官。她在二○一一年離開警界,改任獨立記者及社群媒體顧問,現在則是專職作家。她的犯罪小說出道作《我讓你走》結合自身經歷及警界見聞,同時受到評論與市場肯定,後來陸續發表的四本小說也都是暢銷排行榜的常客。她的作品已被翻譯成三十五種語言,總銷售量超過兩百萬冊。

荷莉‧布朗 Holly Brown

是小說家,也是專攻婚姻及家族治療的心理師,著有《這不是終點》(This Is Not Over)等四部驚悚懸疑小說,《今日美國報》書評讚譽她的創作實力足以媲美珀拉‧霍金斯(《列車上的女孩》作者)與茱蒂‧皮考特(《姊姊的守護者》作者)。她目前與丈夫和女兒居住在舊金山灣區。

基本資料

作者:蘇菲.漢娜(Sophie Hannah)B.A.芭莉斯(B. A. Paris )克萊爾.麥金托(Clare Mackintosh)荷莉.布朗(Holly Brown) 譯者:楊睿珊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21-03-04 ISBN:9789862359006 城邦書號:FR657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