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元宵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宗教 > 其他宗教相關
內壇見聞:天官武財神扶鸞濟世實錄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內壇見聞:天官武財神扶鸞濟世實錄

  • 作者:林安樂
  •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 出版日期:2021-01-05
  • 定價:400元
  • 優惠價:79折 316元
  • 書虫VIP價:31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00元
本書適用活動
橡樹林《內壇見聞》延伸書展
  • 2021線上國際書展/新書強強滾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辛丑年限定小春聯」 財到福來 日日進財!乙份(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首刷限定!北港武德宮辛丑年限定推出的燙金小春聯,復古的版畫風格搭配鮮豔的螢光色,為傳統增添趣味。此次除了黑虎轎的虎爺之外,還有辛丑年農民曆的主角武財公陪你迎新年,讓你財到福來,日日進財!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超神! 北港武財公顯聖渡眾生的真實見證! !空前! 揭開內壇神祕面紗的第一手記載! ※※※ 當你無所求 祂則無所不應 慈悲的力量,不用三言兩語 就在紙上迅速竄出,在方寸之地爆發,並在眼眶點燃 「扶鸞」,是財神信仰最重要傳遞神旨的方式。武財神借鸞生以桃筆揮出七言鸞文傳達旨意,指引從安居樂業到出離苦難的途徑。在武德宮,每逢農曆一、四、七尾的日子固定開壇濟世,是謂「公壇」;公壇之上,還有個「內壇」,是主神中路武財神處理重大急難、重大病苦以及核決重大宮務時的最終裁決。 中路武財神的內壇,解濟重大病苦永遠先於宮務,逢有信徒重大災病,這隱密的內壇就為之大開。本書所提真實事例,全都出自內壇實際見聞,例如:在「八仙塵爆頻救苦,離奇巧合雙姓祖」中,武財公開示「敬祖先」以化解先祖流離斷祀險造成的子孫困厄;在「地基沖刷湧泥流,黑虎咬石穩宮基」裡,武財公洞燭機先地鸞示提醒,免去一場地層沉陷的環境危機;還有在「鸞生鐵口斷吉凶,他棄鎮長選議員」裡,武財公降鸞訓誨、循循善誘,把一場可能的災劫轉成了強大的助緣……!讓外人能藉著第一手記載,一揭內壇的神祕面紗,更能從文字中領受武財公對人世間的救濟與恩澤!如果有機會,你也能臨壇見證。不對,希望你都不用有這樣的機會。

目錄

【壹】 北港武德宮與財神趙公明  【貳】 天官武財神扶鸞濟世  【參】 中路訓鸞,超業中選  【肆】 開棺驗神蹟,迎骨奉寶塔  先祖篇 【伍】 八仙塵爆頻救苦,離奇巧合雙姓祖  【陸】 腦溢血昏迷,敬祖二日醒  【柒】 車禍連凶險,先人案有答  【捌】 祖宅不得入,災厄接踵來  工程篇 【玖】 地基沖刷湧泥流,黑虎咬石穩宮基  【拾】 地龍反噬無留手  冤債因果篇 【拾壹】 拔劍持符破譫妄  【拾貳】 呼昭金龍護法盤  江湖篇 【拾參】 慧眼識門生,智取二代賢  【拾肆】 鸞生鐵口斷吉凶,他棄鎮長選議員  通陰陽篇 【拾伍】 玉手接通陰陽路,鸞筆再續祖孫情  【拾陸】 亡父牽引,慈母捨生  【拾柒】 水泉滌淨累世業,懺法度離平生苦  天官賜福篇 【拾捌】 財神送子,李門德興洪府誠  【拾玖】 萬人之中點潘女,鳳山過嶺賜三元  【貳拾】 半利、半再利,我所認識的日圓先生  【貳壹】 北京北港萬里一瞬  【貳貳】 武財公的神格演進  【貳參】 經典、金紙與鑄幣  番外篇 【貳肆】 波瀾壯闊,史上最大科──眾神上凱道!  【貳伍】 內壇的趣聞軼事   

內文試閱

  壹 北港武德宮與財神趙公明      武德宮沿革      民國四十六年,出身雲林縣水林鄉的中醫師陳茂霖先生,在北港最繁華的中山路上置產,買了間店面準備開業,懸壺濟世,並號名「保生堂」。買下這間店面之前,陳醫師並不知道這間店面頗有故事,前幾任屋主都住不久。前一任屋主姓黃,開西服店,一家人包含學徒,在此居住期間,都遇過不少難以解釋的事,像是無人經過的地方卻常有聲響,或是密閉空間裡的門戶會瞬間自行啟閉,接著像武俠片一樣,一個人影便隨之飛出,不分黑夜白天。大家對於這房子的古怪奇特,都心照不宣、低調不說破,直到那晚,屋主的小兒子打破這個默契。小兒子黃清南,那時大約十一、二歲,一晚,半夜起來上廁所時,覺得身後有很大的壓迫感,鼓起勇氣轉頭一看卻差點沒昏倒,一個膚色黝黑、身高頂到天花板的魁梧大漢,正盯著他看,黃清南驚懼的往外奔逃、呼叫父母。未久,房屋便易主了……。      陳醫師舉家搬入後,雖然沒有特殊體質,不曾親眼看過前幾任屋主所見過的景象,但卻常常做一些怪夢;夢中經常出現的,就是膚色黝黑、身高頂到天花板的魁梧大漢……。陳醫師年輕氣盛,本沒有什麼信仰,甚至是極其鐵齒,對這些現象不感興趣、也不想理解,況且,自從搬進這房子、開起保生堂中藥行之後,更不尋常的,其實是業績。也許是陳醫師醫術過人又親切隨和、深諳經營之道,沒花多少時間,保生堂便門庭若市,他也累積不少資產,當時一天的收入,便是公務員一個月的薪水。陳醫師少年得志,賺得的高額收入又再投入高檔的藥材與土地、房產,每每轉手又再獲利,當時真是意氣風發、志得意滿。但好景不常,這間奇特的房子終於對陳家發出了嚴正的警告。      保生堂舊貌      民國五十二年,一天,陳太太在廁所旁的廚灶洗滌物品(對,就是小男孩看到魁梧壯漢的那個地點),不知道什麼原因,陳太太突然就昏迷倒地,並且久久未再清醒。陳醫師診視許久,說實在毫無頭緒,不懂為什麼太太就是不會清醒。陳醫師沒有門戶之見,隨即將太太送西醫急診,但仍是徒勞無功,陳太太多半時間都是昏沉不醒人事。隨著時間過去,昏迷的時間越來越長,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人迅速虛弱衰落,到後來,情勢已經惡化到稍回復神識,便忙著把握時間交代身後事了……。當學醫者面對求醫後也無起色、一籌莫展之際,陳醫師的丈人從新港來到北港探望女兒,當看到女兒變成這副模樣,丈人忍不住斥責女婿,並提出建議:「阿茂啊,如今你什麼醫生都看了,我跟你講,你也別鐵齒,反正你也沒步了,你聽我的,我們新港有一間池王廟很興,裡面的人我也都認識,咱人無法解決的事,我們可以來請教神明看看。」      丈人所指的,是新港東興廟的池府千歲。丈人跟女婿說完,便在池府王爺濟世時前去請示,池府王爺派了幾道符令,交代先化予病人服下,若灌得入喉,再前去處理。半信半疑但也走投無路的陳醫師,在丈人施壓下死馬當活馬醫的照做了,沒想到這所謂的符水灌入喉後,夫人不久即有反應,這對無神論的陳醫師來講,震撼不小,隔日隨即答應讓東興廟的乩手與桌頭前來陳宅辦事。當池府王爺聖駕一到,乩手即持手轎衝往事發地點廚灶處,手轎激烈的揮動,指向事發地並寫下兩字:「內神」。後來經過桌頭解譯才知道,在事發地這一角,有一位內神在此,但近一次的房屋裝修時並不知此處有神靈,便設廚灶於此,幾任住戶終年將污水往此地傾倒,附近還有廁所,斜上方還有一座木梯橫於其上,人人跨越,這對內神是大大不敬,內神也出面示警多次卻無人理會,終在這一次出手點化。是故,此事就醫不會有幫助,應該盡速更動屋內格局,將這些不敬的設施移走,自然轉危為安。      歷經震撼教育的陳醫師,事後隨即依照池府王爺指示,更動屋內格局,將廚灶往後退了五、六米之多,廁所更移到整棟狹長格局的最後方,花了近三個月完成裝修後,陳夫人竟就不藥而癒了!原本以為遇上生死大劫,誰知請示神明後,一個跟醫療完全無關的裝修工程讓故事完全改寫,陳醫師自此不敢怠慢,便又再透過扶乩請示池府王爺,表示他已信服,但不知這位內神是何方神聖,願意為內神雕塑金身永供奉。當時這位內神不知道是氣還沒消或者想進一步觀察這個年輕人,並不想告知身分。池府千歲便出面打圓場,祂指示陳家:既已知道內神之所在,在該處牆角地上置一香爐,早晚奉拜亦可,心誠則靈。陳醫師無奈,只得依照神示,克難地奉祀這位內神。不過,池府千歲其實留了一個相當明顯的伏筆,祂最後還交代陳家,在內神所在的牆面上,剪一紅紙書一「財」字,對面牆上的對應位置,則另貼一「興」字,財興相映。也就從這年開始,陳家展開了七年的「拜牆角」時期。      武財公再現      不過,所謂「鐵齒」的人格特質除了主觀較強,其實另一方面也是意志力較堅定,他的想法一旦改變就更難反悔。陳醫師自此之後,每日早晚一定三炷清香、三杯清茶,連續七年不輟,這實在也不簡單,終於,七年後感動了這位內神,在民國五十九年時又再藉池王乩身交代自己的出身來歷——原來,內神便是財神趙公明,殷商人氏,成道久遠,在道光廿九年有信士陳再發奉請財神金身渡海來台,登陸地點即是笨港。陳居士擇地設一草廬供奉神明金身,即是保生堂的現址。其後隨著時日經過、人事凋零,金身與草廬淹沒於歷史的洪流中不知去向。財神爺公表示,沉潛近百年後,祂想再顯化、再出來濟世救民,但這次既出,不想無功而返,祂見陳醫師命中有三光之格,只是不知道意志是否堅定,因此觀察了他七年,七年誠心不輟,自此天時人和俱足,祂要正式出來渡救萬民了!就這樣,民國五十九年,陳醫師終於知道內神的真正身分,也終於獲准為財神爺雕塑金身了。      只是當時本省並無崇祀財神爺的廟宇,財神爺法相應當如何無人知曉,這難倒了負責雕塑的師傅蔡俊雄,他便來到保生堂內神處上香,祈求財神爺給他靈感。回去之後,蔡俊雄果真於夢寐中見到財神爺顯化,也果真與陳夫人及黃清南先生所述雷同,財神爺膚色黝黑、體型魁梧、武將風範,最明顯的特徵是「龍目」,亦即雙眼激突、面貌威猛凶惡。親見武財神示現後,蔡又來到爐前稟報,表示財神爺公法相太過凶猛,若照實雕塑,怕不少人不敢親近,在徵得財神爺公同意(以現代的講法便是稍微「美肌」後),才雕出首尊天官武財神的金身,即是目前財神祖廟鎮殿大天尊前方、五尊尺二天官武財神中間的這尊。天官武財神的金身開光後,安奉於之前置放香爐的那面牆前,武德宮就此開宮,鄰里之間迅速傳開:「原來保生堂裡的內神就是武財神喔,難怪生意一直這麼好。」鄉里間聞風而來者眾,很快地便讓原本是看病抓藥的保生堂裡,充滿了來求事業、求財運的信徒們。由於「財神爺公」或「武財神公」或「武財神爺公」的名稱都太長太拗口,一段時日後,大家便都習慣以「武財公」來稱呼這位一出來救世便轟動萬教的神聖。      民國六十五年,在武財公降旨下,又雕了東西南北四路財神,但皆以中路老武財公的法相為準,象徵五路以中路為尊。也是從彼年起,武財公開始同意讓信眾分靈祂的金尊讓人回去奉拜;擬奉請者,在前來保生堂武財公座前乞得聖筊後,即可取得香火與一符。開始開放分靈當天,陳醫師的女婿,也就是我的父親,起了個大早從台北搭車南下北港,準備博得第一尊的好彩頭,可惜因路途迢遠,被鄰近的黃江忠先生搶先一步拔得頭籌,祈到第一尊分靈,是謂「大爺」。父親祈得第二尊,是謂「二爺」。首批開放,僅十三尊,世稱「十三天尊」。在那個經濟剛要起飛的年代,許多打拚事業的人都希望能請得財神爺回家保佑眷顧,十三尊怎麼可能足夠!因此在當年秋天以及隔年,分別又再開放了「左輔」「右護」「後衛」等各三十六天尊;民國六十六年冬,更成立了武元德、武亨德兩個爐會。這個中斷將近一世紀的信仰,再次出發,爆發力相當驚人。      甘蔗田間的財神廟      民國六十七年,陳醫師,我想該改稱為武德宮的陳主事了,陳主事鑒於前來保生堂參拜的信眾越來越多,有感於這個時代,太多人需要財神爺的慈悲指引與護佑,另一方面也是叩答神恩,他便向武財公發願,願意捐出自己名下的土地讓武財公建廟,也讓信仰有更大的發展基地。當初老主事在鎮內有不少土地,但武財公卻偏偏選上當時遠在鎮外、荒涼未開發的「新街」段土地,那裡可是一望無際的甘蔗田,直到武德宮初建廟,都還是偏僻得嚇人;據稱早年清晨經過該地時,還會聽到千軍萬馬練兵馳騁的聲音,總讓不得已必須經過的行人加速逃離。本宮林秘書長曾回憶起小時候,要是讓長輩知道曾調皮騎單車到五路財神廟附近,回去可是會被家長氣到打斷腿的,你就知道那荒涼程度了!這塊兩千坪的土地,當初陳主事其實已經簽約要開發蓋房子賣人了,但既然自己的「老闆」開口,陳主事二話不說,隨即著手處理違約賠付的事宜,約略半年後,才終於可以興工動土。      矗立於甘蔗田間的信仰聖地      民國六十九年,這個在甘蔗田間蓋起來的財神廟正殿完工入火安座,信仰有了正式的發展基地。在七○年代,武德宮靠著赫赫神威,漸漸吸引了中部的企業界成為信徒,更在武財公扶鸞的指引下,許多企業信徒的中小企業被扶植成了大企業,信仰開始蓬勃發展。也在這個時期,武財公的鸞文漸露鄉情,後來更表示,不久後將帶領宮眾回到祂的故里探視。當時還處在戒嚴、兩岸不得往來互通的時期,獲此聖諭,老主事與宮眾都不知道如何處理,只能靜待。未料,民國七十六年底突然宣布解嚴;七十七年初,便在老武財公一聲令下,率領宮眾信徒(含某食品集團及乩生吳木森等)前往山東探視故里,並由楊桂良先生負責攝影。當時先赴香港轉機前往濟南後,眾人在事前不知道目的地的情況下,均靠著立地扶乩指示下一個去處的方式,一站一站輾轉來到了濟南西北方百餘公里齊河縣內一處叫「趙官鎮」的地方。進入趙官鎮後,扶乩指示最後的目的地卻是一處平坦的空曠處,簡易的牌子寫著「農貿市場」,原來是一個農產品的集散市集。當時我們的旅行社是在山東找的,經他們協助詢問,才發現市集所在地過去是崇祀趙公明的廟宇,毀於文革,廟地夷平後目前作為農糧市集之用。      開基祖廟,大宮告成      經旅行社協助,宮眾商借了趙官鎮人民政府的辦公室現地開壇,老武財公除了對宮眾為這趟萬里溯源的辛勞慰勉致謝外,也為文抒發了祂的感慨與鄉愁。回到台灣後,祂告訴宮眾這趟大陸行的用意,是讓大家知道,過往祂的足跡,已經毀於人禍,這也是祂必須易地開基的原因,並諭令自此,以台灣雲林的北港武德宮為祂的總根據地;也從那一年起,我們正式掛上了「開基祖廟」四字。要知道,武德宮殿堂裡的一字一句,未出自神示,人不敢譖越。自此,香火益盛、神威益赫,信仰擴張速度一日千里。      從民國六十五年開始分靈至今,光是武德宮制式公版的分靈武財神金身,就超過六千尊,這相當於有六千個天官武財神香火的分駐點。武德宮從民國六十九年入火安座之後,接下來又陸續大興土木,三十六年間從一個殿擴建成為有三大主體八殿一牌樓、占地超過五千坪的巍峨宮貌,直到甲午年(民國一○三年)才算「大宮告成」,廟宇殿堂才算完工。那年舉行了百年之內無二回的世紀慶成醮典,同年也是開宮以來分靈最為踴躍的一年,單一年度光是制式的宮版就分靈了六百六十六尊,此後的每年,仍維持有每年五百尊左右的分靈。這樣的擴張速度,在台灣甚至兩岸的廟宇裡,都罕有能出其右者了。      我在民國九十九年接任主委,至今已滿十年。十年間透過第一線同仁的分享、幹部的引介以及自己在網路上直接與當事人接觸的經驗,我們知道有許多處所供奉的財神金身,從開斧入神、開光安座等所有階段,都與武德宮無任何關聯,卻在神尊開始有溝通橋樑可以傳達意思後,表明自己的靈來自台灣雲林北港的武德宮,而這樣的案例不只台灣各地有,還有來自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案例,顯見天上關於武財神神職的派遣,確有一個總部與中心,也可證武德宮出自神諭的「財神祖廟」四字,真實不虛。      財神趙公明      這本書,其實就是要側寫財神趙公明,希望藉由最貼身之聽其言、觀其行的記載,給你第一手關於老武財公、關於真正的趙公明之性格、思想、教化與事蹟,從而讓你真正認識這位神聖,而不是在看了一堆不知道出處、考據、來源,並且常相矛盾無法互為印證的古籍、記載、傳說後,覺得一知半解甚至錯亂。因此,我只先稍微用一種以鸞文為主、典籍傳說為輔的方式,以記載或傳說裡與我們鸞文比對相吻合的部分,來拼湊出財神祖廟版的「趙公明簡史」,作為祂背景的交代。      首先是關於祂的出身。典籍裡與傳說中都提到,趙公明為日精托世。《典籍實錄》裡說祂為日之精,「上古時天上現十日,堯命羿射九日,八日落入青城之內為鬼王,一日幻化為人,騎黑虎,執銀鞭,隱居蜀中,乃趙公明是也。」明代王璡的《瑯琊金石輯註》說:「昔者天上生十日,帝命羿射九日。其八墜海為仙,海上八仙是也。餘一隕於天台,其身為石,太陽石是也,其精為人,趙公明是也。」關於這部分,武德宮在乙未年(民國一○四年)六月廿五日內壇時曾出過這麼幾句話:      吾乃山東日石化      本島開花佈回岸      終須有時合而一      武財公清楚的表述了日石之說與山東之源,因此我們沿用與之符合的這些記述。接著是財神正壽,也就是武財公從日精化為人的「生日」。典籍多表述祂為殷商時期人氏,這沒有爭議,雖然也是因為沒法爭議。但殷商國祚甚長,到底是殷商的哪一段?民國七十二年,老武財公便在降鸞時回答過老主事這個問題:      一切總是三因果   輪迴苦海做徒弟   吾是嵋山武財尊   萬民安泰救世尊   時值癸亥葭月吉   三千柒百肆拾壹      民國七十二年那年,武財公慶祝的是三千七百四十一歲生日,以此推算,武財公誕生於西元前一七五七年。關於祂的道號,從祂在內壇降鸞時的頭銜都一直是「金龍如意正一龍虎真君」可看出,並無「玄壇」二字;而為文時都固定藏頭「天官武財神」,也與祂神格有關。在晉代的《搜神記》裡,記述趙公明為督鬼之神。晉之後,又有典籍提到趙公明主瘟疫,為五瘟神之一。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這一年、也就是民國一○九年,此年的農曆三月十九日,在我們剛過了一個管制內殿、實名進出、緊張兮兮的財神聖誕防疫祝壽大典後的第一次內壇,神駕出了:      師尊門下可平順   瘟者可主何可擾      意思是說,武財公的門徒在這波疫情裡會平安,瘟疫在祂的主掌範圍裡,大家有什麼好害怕的呢?看來似乎認為管委會在財神聖誕的一些管制措施緊張過頭、太過緊張了。這對於沒有信仰的人或許覺得迷信不可取,但看完了這本書你再回頭看看這段話,想法應該會完全不同。不過總之,鸞文算是為武財公亦能「主瘟」做了背書。      上述這些形象,不管從傳說或從典籍記載,大致就是坊間對於趙公明信仰裡所謂「玄壇脈」或「元帥脈」神格與職掌的印象。這個時期的法相,普遍都是武將造型,最典型的便是執鞭座虎,坊間也常稱此一神格的趙公明信仰為「玄壇元帥」或「玄壇爺」。另一個「寒單爺」其實是個美麗的誤會,那就是「玄壇爺」三字經過長時間廣大地域的流布、口耳相傳的別字而來。東南亞許多地區都有古老的玄壇爺廟宇,以當地濃厚的口音念出來時,與「寒單爺」三字無異。      元、明之後,趙公明信仰才較明確的轉化為如今的財神信仰。財神的法相,最明顯的不同就是不再持鞭、怒目準備廝殺,執持的法寶改為元寶與朝笏(奏版),這在台灣,首出自北港武德宮,這也就是所謂「武德脈」或「財神脈」的趙公明法相。除了法相,「天官武財神」一詞,也始於北港武德宮,源自於武財公每次降鸞時,藏頭於詩文中的頭銜。現在全省各地、甚至海外,即便自雕趙公明金身,也常會依樣畫葫蘆地鏤刻「天官武財神」的字樣於底座。      在台灣,過往的趙公明信仰,只有玄壇脈的香火,並無任何以財神神格奉祀趙公明的寺廟,直到武德宮開宮;因此,武德宮是台灣首家財神廟無誤。看到這邊,本書開頭就要先為你耳提面命:在武德一脈的信仰裡,「玄壇」二字,有貶抑武財公神格降回元帥格之意;因此,誠心的建議你,除非經過神明授意,否則不要這樣使用。關於武財公的神格變化,在後面的章節〈武財公的神格演進〉裡,會有詳細的說明與例證,我們就先簡單交代到這裡。      考古與歷史,不是我們的專長,讀者們想看的,應該也是真正來自我們第一手的見證與記錄,這些沿革與前情提要,是貼心的出版社希望主委務必補充作為開場,以便讓對武德宮的歷史或對財神爺的背景不熟悉的讀者,可以較快進入狀況。這裡典籍與傳說的引用,不是學術用途,只是稍微快速整理一下找得到的資料讓你先有個概念,所以,久等了!接下來,我們就趕緊來一窺天官武財神扶鸞濟世的堂奧吧!

作者資料

林安樂

 1973年生,台大經濟系、政大金融所畢,歷任金融機構操盤手、投資機構負責人。38歲接下台灣財神信仰總本山-北港武德宮主任委員一職,十年之內讓本已香火鼎盛的武德宮聲名大噪,香火遍布全球。  40歲時診斷出罹癌,幾大醫學中心一致做出切除器官才能保命的診斷,透過武財神的降鸞濟助,林安樂卻奇蹟似的存活下來,自此從信仰的旁觀者變成積極的參與者與實踐者。2017年,發起逾十萬人響應的「眾神上凱道」,促使政府正視金香文化所面臨的困境。  本書為作者數年間觀測數百場武財神降鸞的經過與追蹤其影響所做的見聞記錄,希望能讓讀者藉此一窺表象世界背後實相世界的真實面貌。

基本資料

作者:林安樂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眾生系列 出版日期:2021-01-05 ISBN:9789869901192 城邦書號:JP0176 規格:膠裝 / 全彩 / 2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