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沒人會特地去殺殭屍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無法預料的世界、人物、詭計,以及真相! 極致的殭屍推理劇正式開鑼。 ★日本Booklog網站排行榜第一名! ★推理作家好評推薦 怪誕得令人發噱,縝密得令人發昏,卻又不失抒情。 本格密室殭屍推理的經典之作。 ──我孫子武丸 小林老師,照你這個寫法…… 難道某某是那個嗎? ──圓城塔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林泰三的殭屍加推理真是太厲害啦啊啊啊啊啊啊! 哪有這樣玩的啦!!! ──田邊青蛙 有密室詭計,有動作場面,有血腥鏡頭,有家庭親情,又有浪漫愛情, 這真的是活屍的寶庫啊! 在此之中,老店祕傳的「活吃殭屍」更是首屈一指的極品。 ──大森望 【故事簡介】 在這個世界裡,病毒侵襲了全人類,人一旦死了就會變成殭屍。有國營機構在管理家畜殭屍,路上還能看見野生殭屍在徘徊,此時卻有個細胞活化研究學者在密室裡變成殭屍。 他是什麼時候死的?他為何變成殭屍? 生者與死者的界線究竟在哪裡? 神祕的偵探八頭琉璃出現在亂成一片的案發現場。 在她的探索下,有著震撼真相的結局逐漸顯露。 無法預料的世界、人物、詭計,以及真相! 極致的殭屍推理劇正式開鑼。

內文試閱

  1      那場派對是在咲山市郊外的一棟大宅邸舉行的。      宅邸的主人是有狩一郎,他是民間醫療研究機構「Ultimate Medical」的執行董事。那一夜在他的號召下,研究所工作人員和生意往來對象、相關企業的職員、合作的大學研究者全都聚集過來了。      一樓的大廳裡擠滿了五十位以上的男男女女。      「歡迎大家今天前來參加。」有狩是一位五十多歲、看起來有些神經質的男人。「等一下我們會向大家做一項重大的發表。」      嘈雜的會場一下子就安靜下來,每個人都在關注有狩接下來要說的話。      Ultimate Medical公司每年都會舉行這種派對一、兩次,而且每次都會發表某種尖端技術。      譬如說,去年他們發表了用基因轉殖的豬培養人體器官的技術。也就是說,從病患身上取出基因,移植到豬的基因中,就能在豬的身上培養出和病患完全相同的器官,譬如心臟或眼球。這麼一來,患者就能很容易地獲得移植用的器官。      前年,他們發表的是完全人工冬眠的設備。只要利用這種技術,就能讓不治之症的患者在睡眠中等待治療法被研發出來。不用說,這也可以提供給想要見識未來世界的人,或是用於單程就得花上幾百年的外星系探險。      那些發明帶來了令人驚奇的醫療革新,並且推動相關產業蓬勃發展,所產生的經濟效益不可估計。      因此,各個業界對這次的派對都充滿了期待。      不,不只是業界,連一般民眾都非常關注這場派對。當然,研究這些技術需要耗費龐大的資金,照理來說不可能立刻推廣到市面上,但人們還是懷著期盼,認為自己有一天也能從中受益。      因此,有很多沒受到邀請的媒體人士也跑來參加,而研究所本來就準備大肆宣傳,也就默許了他們混進來的行為。      「這次的研究結果將由本研究所的核心研究員葦土健介來發表。葦土,請上前來……」      但是有狩的呼喚卻沒有得到回應。      有狩皺起眉頭。「葦土在哪裡?」      還是沒有回應。      「誰快去把葦土帶過來。怎麼能忘了發表的時間呢?」有狩焦躁地說道。      有幾個職員慌張地跑走了。      「葦土先生剛才覺得不太舒服,所以回到二樓的休息室了。」一個女職員對有狩說道。      「那傢伙未免太隨興了點。」有狩高聲罵道。「他不知道這場發表會有多重要嗎?」      此時,樓上傳來了慘叫聲。      那是男人的聲音。      有狩的臉色頓時發青。「剛才是怎麼回事?」      「好像有人在慘叫。」一個職員答道。      「那該不會是葦土的聲音吧?」      「這就不知道了……」      「你們跟我去看看!」有狩快步走向二樓。      有十幾個人跟在他身後,其中不只有職員,也包括了一些來賓和記者,但有狩似乎不怎麼介意。      「那傢伙用的是哪個房間?」有狩向一位職員問道。      「最前面的那間。」      「葦土,你沒事吧?」有狩一邊敲門一邊喊著。      沒有回音。      「葦土,我要開門囉!」      有狩轉動門把卻打不開,看來是從內側鎖上了。      「有誰知道要怎麼從外側開鎖嗎?」      職員們面面相覷。      「應該沒人知道吧,這裡可是我家。」有狩按著額頭,像是在搜索記憶。      「沒辦法了,把門撬開吧。快去拿工具來,一樓的儲藏室應該有工具。」      碰噹!      房間裡發出嘈雜的聲響。      聽起來好像是有什麼東西正在用力撞牆壁。      所有人都僵住了。      那是每個人都聽過的聲音。      「怎麼了?不是叫你們去拿工具嗎?」有狩怒吼道。      「可是,那個聲音……」      「不管那是怎麼回事,總之還是得先開門。」有狩說。「從聽到慘叫聲到現在過了多久?」      「一分多鐘吧。」      「時間夠充分了。」有狩揉揉自己的眉心。「真希望這只是個玩笑……」      「這個可以嗎?」有個男職員拿來了撬棒。      「很好,把門撬開吧……不,等一下。」有狩走向樓下。「我馬上回來。」      人們開始交頭接耳。      在目前的情況下,當然沒有人能確定真正的情況,但要想像出最糟糕的事態並不難。      有狩拿著獵槍回來了。      所有人都看著有狩。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以防萬一。正所謂有備無患。」有狩打開了槍上的保險,把槍口瞄準門。「好,可以了,把門撬開吧。」      職員們開始努力地撬開門扉的合頁。      門扉朝著房間內側緩緩倒下。      人們迅速地從門前退開。      房間裡很暗,藉著走廊上的燈光可以看見有個男人背對門口站著。      人人都緊張地吞著口水,注視著那個男人。      「葦土,你沒事吧?」      男人腳步蹣跚地緩緩轉過身來,他的嘴巴半張,口水不停地滴落,他的眼睛呈現出摻雜著黃色的混濁白色。      「活性化遺體!」有人大叫著。      哀號聲此起彼落,人們爭先恐後地逃跑,結果撞成一團,還有人因此跌倒或打起來。      「大家冷靜一點!」有狩喝斥道。「只要冷靜應對,殭屍沒什麼好怕的。」      除了主要的職員以外,幾乎所有人都逃到樓下了。職員們也都從門邊退開了。      有狩手持著獵槍,緩緩後退。      「執行董事,葦土研究員變成殭屍了。」女職員說道。      「不用妳說我也知道。」      「他剛才明明還活著……」      「這個我也知道。我們剛才聽到的大概就是他死前的慘叫吧。」      「可是,葦土先生為什麼會死呢?」      有狩似乎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只是持續用獵槍瞄準已經變異的葦土。「光靠獵槍很難阻止殭屍的行動,有沒有電鋸之類的武器?」      「應該沒有人會帶電鋸來參加派對吧。」職員答道。      「其他的武器也行,只要能讓他停下來就好。」      「沒有人會帶武器來參加派對吧。」      「繩索也行啊。」      「沒有。這是執行董事的家,您自己才最清楚哪裡有能當成武器的東西吧。」      「說得也是。看來要抓住他是沒辦法了,那就把他趕出去吧。立刻去把大門打開。」      「他會乖乖出去嗎?」      葦土發出滴滴答答的濕濡聲音逐漸逼近。      「謹慎地把他引出去就行了。還得防止他跑進其他房間,你們快去把全部的房門關上。」      「啊嗚嗚咿嗚嗚啊。」葦土發出呻吟。      「他想攻擊我們嗎?」男職員說道。「我們可是同事耶。」      「殭屍是認不出同事的。」有狩平淡地說道。「在他的眼中,人類只是糧食。不對,他吃了人也無法吸收營養,所以可能算不上糧食吧。」      葦土搖搖晃晃地走出房間。      「很好,把他引誘到樓梯前,應該可以從那裡把他趕出去。」有狩說道。「大家先去一樓,免得妨礙行動。」      職員們一齊離開現場,走向一樓。      「來吧,乖乖地跟我走吧。」有狩呼喚著葦土。      葦土歪著頭,朝著有狩走去。      「好,就是這樣。」有狩不時回頭看路,一邊緩緩後退。      葦土的動作就像爛醉如泥的人,他朝著有狩走去,但腳步非常不穩。      有狩緊張地舔了幾次嘴唇。      終於到了樓梯邊。      有狩一邊注意和葦土保持適當距離,一邊走下樓梯。      一大群人在樓下看著他們兩人。      「人太多不容易引他出去,大家離遠一點。」有狩說道。      人群從樓梯口退開一段距離。      有狩從樓梯口往大門移動幾公尺。      葦土似乎不太確定要往哪個方向前進,但有狩一揮手,他就乖乖地走過去。      有狩來到門前,靜待著葦土靠近,等到葦土來到他前方一公尺之處,他就從葦土的身邊衝過去,繞到他的背後。      葦土又往前走了一、兩步,然後才發現有狩移了位置,便搖搖晃晃地轉過身來。      「好了,你愛去哪就去哪吧。」有狩瞄準葦土的腹部,扣下扳機。      子彈打中葦土的肚臍附近,子彈從他的背後穿出去。      一時碎肉四散,但幾乎沒有流血。      「啊啊嗚嗚耶嗚嗚。」葦土驚愕地看著自己的腹部,然後轉過身,踉蹌地走出大門。      「快把門關起來。」有狩向職員下令。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職員一邊關門一邊問道。      「不知道,我才想問咧。」      他從窗子觀察外面的動靜,看到葦土正搖搖晃晃地走出門外。      「這樣應該就沒事了。」有狩自言自語似地說道。      「得趕快打電話報警……」職員拿出手機。      「為什麼要報警?」有狩問道。      「什麼為什麼……因為出現了殭屍啊。」      「這年頭看到殭屍又不稀奇。」      「可是葦土研究員不久前還活著,也就是說,他或許是在房間裡被殺死的。」      「別說得這麼嚇人,可能只是疾病發作之類的。」      「不管怎樣,還是要等警察來調查才能搞清楚情況吧。」      「可是把警察叫來這裡的話……」      「這裡有很多媒體人士,警察遲早都會知道的。」一個職員小聲地說道。      「好吧,那就報警吧。」有狩板著臉孔聳肩說道。      2      手機響了起來。      在車上抓著方向盤打盹的八頭琉璃揉揉眼睛,接起電話。      「喂?這裡是八頭偵探事務所。」琉璃還沒完全清醒,口齒不清地說道。      「妳還好吧?難道妳睡著了?」電話的另一端傳來男人的聲音。      「喔喔。是竹下嗎?有什麼事?」      「這不是妳吩咐的嗎?妳說如果看到Ultimate Medical的研究所有任何狀況都要通知妳啊。」      「不,那不是研究所,而是執行董事有狩的家。」      「都一樣啦。」      「對外人來說確實都一樣。然後呢?」      「好像出事了。」      「什麼事?」琉璃清醒過來了。      「我不太清楚,但是剛才來了幾台警車。」      「去問問看發生了什麼事。」      「要問誰啊?」      「當然是問在現場看熱鬧的人啊。」      「看熱鬧的人說的話能信嗎?」      「一個人的話不能信,若是十個人都說了相同的話,那就離真相不遠了。」      「我哪有空去問十個人啊?雖然我沒有直接去問人,但我聽說在派對進行時有殭屍從屋子裡逃走了。」      「殭屍?我知道了,我會親自過去蒐集資料。謝啦。」      「不客氣。」竹下優斗用諷刺的語調說完就掛了電話。      那間屋子裡出現了殭屍,若非外面的殭屍神不知鬼不覺地闖入屋內,那就代表屋子裡死了人。此外,事情是發生在派對之中,不太可能是死於宿疾,多半是急病發作,或是意外事故,再不然就是被殺死的。      琉璃開車前往有狩的宅邸。      遺體活性化現象大概是從二十年前開始出現的。      最初的發生地點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南美,有人說是非洲,也有人說是南亞。說不定是同時發生在世界各地。      總而言之,死掉的人開始復活了。      人們看到新聞時都以為是在開玩笑。      得知這不是玩笑之後,大家又猜測或許只是活著的人被誤認為死人。      直到聽說有成千上萬的死人復活了,人們才漸漸相信這或許不只是玩笑或誤會。      聽到死人復活,會讓人不由得聯想到殭屍(Zombie)。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近年美國電影的影響。所謂的殭屍原本是指巫毒教之類的非洲民間信仰裡被咒術復活的屍體,那只是用來當作奴隸使喚的,還不算太危險,但美國電影裡的殭屍加入了吸血鬼的概念,活人被殭屍咬到也會變成殭屍。為了避免和原本的殭屍搞混,有人把這種好萊塢類型的殭屍稱為「活屍」(Living dead),不過一般人並不在意這點小差別,還是習慣稱之為殭屍。      遺體活性化現象的情況逐漸明朗之後,人們才知道好萊塢電影比民間信仰的殭屍更接近實情。      只有比較新的遺體才會復活,至於已經死了幾十年、幾百年、完全腐爛的遺體或是火葬的遺體當然不可能復活。此外,死人復活後不會變回生前的樣貌,而是維持著死者的狀態,換句話說,開始腐爛的屍體會以腐爛的狀態復活。      還有,就算是剛死的屍體也有一些明確的特徵。屍體復活後,眼睛會變得混濁,目光沒有焦點,而且全身肌肉的動作相當遲緩,會像喝醉酒的人一樣搖來晃去,智商退化得跟昆蟲差不多,很難維持正常人最基本的行動。死人一復活,就會立刻做出類似獵捕的行為,也就是說,他們會攻擊眼前的任何人,但他們沒辦法制定聰明的戰略計畫,只是單純地走過去,抓住人就咬。      被咬到的人死了以後也會變成活性化遺體,這點和殭屍電影是一樣的。和電影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人只要死在發生遺體活性化現象的地區,就算沒被活性化遺體咬到,死了以後還是會變成活性化遺體。      研究機構沒多久就找出了發生這種現象的原因。起因是一種病原體,俗稱為殭屍病毒。其實那並不是病毒,而是由蛋白質構成的感染性病原體,與其說是病毒,更像是蛋白質感染因子(prion)。不過為了方便起見,人們還是習慣叫它殭屍病毒。這種殭屍病毒侵入人體後,並不會立刻引發症狀,因為人體有免疫系統,可以抑制該病原體的活動和繁殖。可是殭屍病毒能感染包括動植物在內的所有生命體,而且不會被高溫消滅,所以沒過多久就藉著飲食和呼吸散播到很廣大的範圍。      也就是說,發生遺體活性化現象的地區幾乎所有居民都成了感染者,雖然在日常生活中不會發作,但是若有某些緣故使得免疫力下降或是死亡,就會突然發作。      免疫力會下降通常是因為罹患重病,或是受了重傷,症狀一旦發作,就會對心肺及大腦造成過度負擔,所以患者會立刻失去意識,最終致死。如果是被活性化遺體攻擊,就會因為加害者唾液中的大量病毒而嚴重感染,再加上出血使得免疫力降低,因此很快就會發作。      當然,即使是死於尋常的死法也很可能變成活性化遺體,所以在醫院裡只要確認病患死亡,就要馬上進行拘束處理。      變成殭屍之後沒辦法進食,只能靠自己的脂肪和肌肉提供能量,因此殭屍的活動時間只有幾個月,隨著肌肉逐漸減少,最後就會無法動彈。但是根據研究結果,若繼續注射葡萄糖之類的東西補充能量,可以把活動時間延長至好幾年。      活性化遺體已經死了,當然沒辦法再殺死一次,但還是可以讓他們停止活動。屍體的傷口不會自然痊癒,若是肌肉被切斷,他們就不能動了。還有,若是破壞大腦或脊髓之類的中樞系統,也能使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不過殭屍不需要靠呼吸或血液循環來維持生理機能,所以破壞心肺也沒辦法停止他們的活動。      一般來說,活性化遺體在拘束處理之後都會舉行葬禮。      雖然世界各國做了各種防疫措施,但是要消滅不屬於生命體的殭屍病毒非常困難,因此病毒一下子就傳播到全世界。活人感染病毒之後通常不會立刻出現症狀,也不會直接導致死亡,所以更促進了病毒的散布,發現殭屍病毒的短短兩年後,世界上的每個區域都出現了感染者,再過三年後,研究顯示世界上已經不存在未受感染的人了。      日本通常採用火葬,雖然偶爾會有遺體在火葬爐裡亂動、造成火葬爐的破損,也不至於造成太大的問題,但歐美習慣土葬,所以會有墓地騷動的問題。如果只是引發騷動也就算了,事實上真的發生過遺體從土裡爬出來攻擊路人的事件,所以若是選擇土葬,就得先破壞遺體的中樞系統,並且切斷肌肉。      活性化遺體最大的問題是難以界定他們在法律上的定義。若是在醫院過世,就能立刻宣告死亡,後來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都能以處理屍體的態度去對應。問題是在家中過世,或是因意外事故而過世、但醫生還沒到場確認死亡之前遺體就活性化的情況,既然還沒宣告死亡就不能把他當成死者,也就是說,該遺體處於一種生死不明的狀態。因為尚未確認死亡,所以不能對該遺體做出破壞中樞系統或切斷肌肉等毀滅性的處置,也沒辦法進行火葬或土葬,只能慢慢等他自己肌肉消耗殆盡而無法動彈。      起初人們都放任遺體在路上或山野到處徘徊,後來便建立了收容活性化遺體的設施。      還沒被收容、在外面到處亂跑的活性化遺體一般稱為「野生殭屍」,被關進收容所的活性化遺體則被稱為「家畜殭屍」。      野生殭屍雖然危險,但他們動作很遲緩,只要別粗心大意地睡在公園或是醉倒路邊,很少有人會被咬。

作者資料

小林泰三

1962年生於京都,大阪大學基礎工程研究科碩士。1995年以〈玩具修理者〉獲日本恐怖小說大獎短篇部門出道。從事研究開發工作之餘,持續發表作品,而後專職寫作。2020年病逝於日本。 創作路線橫跨推理、恐怖和科幻。 2012年以科幻長篇《天獄與地國》獲得日本星雲獎長篇部門賞。2014年以《謀殺愛麗絲》橫掃「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好想讀這本推理小說」、「本格推理小說BEST10」三大推理排行榜,並發展為系列作品。 2017年《沒人會特地去殺殭屍》獲得推理迷一致讚賞,甚至獲得「比起《屍人莊殺人事件》更喜愛這本的殭屍設定」如此好評,是絕對不能錯過的傑作。

基本資料

作者:小林泰三(Yasumi KOBAYASHI) 譯者:HANA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1-01-06 ISBN:9789571092362 城邦書號:SPB7Z00013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