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科普 > 動物
愛你喔,螢火蟲:都市公園螢火蟲復育記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愛你喔,螢火蟲:都市公園螢火蟲復育記

  • 作者:張文亮
  • 出版社:字畝文化
  • 出版日期:2020-12-02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全年僅此一檔/外版狂熱!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其他

內容簡介

本書是科普作家張文亮教授從事大安森林公園螢火蟲復育的珍貴紀錄, 也是一本讓我們獲得更多關於螢火蟲知識、思考環境倫理的科普好書。 作者張文亮教授是螢火蟲的好朋友。 他想把在都市漸漸消失的螢火蟲找回來, 讓點點螢光成為臺灣都市的生態之光! 他飛往世界各地知名的都市公園拜訪螢火蟲。 探尋現代都市與螢火蟲共存共榮的答案。 本書分四卷: 一、臺灣卷|復育本土種螢火蟲的真實故事 作者在大安森林公園復育臺灣本土原生種螢火蟲「黃緣螢」的過程、 所累積發現的成果,以及長年在螢火蟲復育區向大眾解說的關於螢火蟲的知識與趣事。 二、日本卷|歐洲卷|拜訪世界各國螢火蟲的故事 為了在臺灣螢火蟲復育,作者飛往國外各個著名的螢火蟲棲地, 拜訪住在這些國際都市公園裡的螢火蟲,體驗不同國家的螢火蟲文化: 日本房總半島的「海上螢火蟲」、椿山莊的「螢光賞」、小石川植物園……, 歐洲的海德公園、肯辛頓公園、慕尼黑公園……的螢火晚會, 作者不僅關心昆蟲棲地營造,更關注生態背後的價值觀。 除了觀摩昆蟲棲地營造技術,認識不同國家的螢火蟲生態, 這更是一場價值思辨之旅: 當人類共同面對資源耗竭與生物多樣性消失的環境危機時, 不同的價值取向,產生不同的作為,也就會有不同的結果。 三、特別卷|螢火蟲與特殊教育的故事 經過幾年努力,螢火蟲真的回到都市裡了! 不論是在大安森林公園螢火蟲復育池畔,或是在野外, 不論是天才兒童、自閉兒童、失智長者、身心障礙者, 作者發現,有螢火蟲可以觀賞,有機會與昆蟲對話、與自然對話、與環境對話, 就是最好的療癒,也是最好的學習。 看著螢火蟲在公園起舞,就是幸福的感覺! 愛你喔,螢火蟲! 得獎與推薦記錄 ◆《世界第一位樹醫生》獲得第43屆金鼎獎優良出版品推薦、第十屆吳大猷科普獎創作類青少年 科普特別推薦獎、2018年好書大家年度好書獎。 ◆《與十九世紀傑出女性科學探險家相遇》獲得2019年好書大家年度好書獎。 ◆《有誰聽到座頭鯨在唱歌》獲得第41屆金鼎獎兒童及少年圖書獎、2016年好書大家年度好書獎。 本書特色 ◆環境教育議題:環境教育是108課綱四大重要教育議題之一。本書為少見的針對本土環境、本土物種(臺灣原生螢火蟲),所撰寫的環境議題科普讀物,適合中小學生乃至成人閱讀。 ◆對應學習主題:本書主題,對應108課綱中小學環境教育「環境倫理」與「永續發展」的學習主題。透過覺知螢火蟲飛舞的生態環境之美,理解人為破壞對其他物種與棲地所帶來的生態不正義;透過理解螢火蟲存續與人類行為及環境生態系統的關聯,關注原生動植物的保育與未來。 ◆本土物種復育的珍貴歷程:作者從事大安森林公園螢火蟲復育計畫,將臺灣原生種螢火蟲消失原因,復育過程,以及螢火蟲復育工程背後的知識面向、價值取向、宏觀思考……以極富人文關懷的筆調寫成動人的科普故事。 ◆帶出國際視野:為了復育臺灣螢火蟲,作者走訪世界知名的都市公園,觀察日本、歐洲各國知名公園的水利工程、樹木養護、庭園規劃、濕地營造技術……認識不同國家的保育作為與螢火蟲文化,以及人類面對資源耗竭與生物多樣性消失的環境危機,各國都有值得參考學習的人物與事例。從本土物種復育的故事,帶出跨國主題研究、宏觀思考、國際視野。 ◆環境教育與特殊教育、公民教育的結合:作者長期與觀螢的天才兒童、特教學生、行動不便的障礙者及長者互動、對話,將環境教育與戶外教育、特殊教育、公民教育、科普教育結合。並特地將常見的問題與專業解說,輯為【附錄Q&A】,且收錄珍貴的調查紀錄,長期統計螢火蟲出現的月份、隻數、喜歡棲息的植物……透過調查研究實作,傳遞生態訊息。 故事的趣味+知識的豐厚+科學人的熱情,實為精采、稀有、可貴的本土科普好書。 ◆鼓舞人心:作者與專家們克服種種限制與難題,在首都公園成功復育螢火蟲,讓消失的螢火蟲重新回到我們的生活環境。整個過程與結果,充滿正能量,鼓舞著我們因為生態劣化而忐忑不安的心。 這個關於螢火蟲保護與復育的故事,真實且鼓舞人心。 它告訴我們:只要我們願意,弱勢物種會回來,生態環境也會扭轉!

目錄

目錄 【作者序】都市叢林的羅賓漢與他的螢火蟲 【前 言】讓都市有夢 卷 Ⅰ. 螢火蟲復育記 1 找回都市生態之光 2 水柳樹旁有隻黃緣螢 3 向螢火蟲道晚安 4 生態友善的顏色 5 聆聽無聲的「光的語言」 6 先有了解才有保護 7 許弱勢物種一個棲地 8 觀察是最好的學習 卷 Ⅱ. 日本都會區的螢火蟲文化 9 日本的螢火蟲文化 10 八王子——給昆蟲微棲地的綠城市 11小石川植物園——公民深度參與營運 12 六本木檜町公園——造園與水資源管理 13 椿山莊——人工流螢「螢光賞」 14 房總半島——海上螢火蟲 卷 Ⅲ. 歐洲森林公園裡的螢火晚會 15 海德公園——螢火蟲慢活好所在 16 肯辛頓公園——「水縫紉技術」營造昆蟲棲地 17 薩克森豪森——樹林、活水與建築共存 18 慕尼黑公園——物理學家設計的都市公園典範 19 福森——歐盟的森林教育基地 卷 Ⅳ. 螢火蟲與特殊教育 20 遇到發光的小人兒 21 特殊學生用眼睛學習 22 沉默的毛地黃 23 給自閉症兒童的禮物 24 與天才兒童相遇 25 與失智長者相遇 【後 記】努力發光,向前飛去 【附 錄】螢火蟲復育池的營造與管理 常見問題Q&A

序跋

作者序 都市叢林的羅賓漢與他的螢火蟲
每個時代都可能有羅賓漢出現。 否則人類社會便會少了些許浪漫情懷。 第一位羅賓漢,出現在十三世紀英格蘭中部雪伍德森林 。 他是「俠」,也是「盜」。 他認為不需要太多錢,就可以給人帶來幸福與快樂; 他提出只要保留一塊地,讓樹木生長,就可以當做護庇所; 他相信有心就可以有所作為,供給庶民生活所需,將不可能變為可能。 他朝混沌不明的遠方射出他的箭, 告訴眾人,有意義的標靶,就在那裡。 二十一世紀的臺灣,有一群羅賓漢出現,他們要在都市公園內營造小森林,讓消失已久的螢火蟲——黃緣螢可以重現。 把螢火蟲找回來,讓小孩發現都市公園的可愛,讓大人可以帶一家老少去觀賞,讓老人可以重拾過去的回憶,讓老師可以給學生第一手的體驗,讓外國遊客知道臺灣的都市公園裡有螢火蟲在發光。 這怎麼可能呢?事實上,他們早已經展開行動,在臺北市的大安森林公園進行螢火蟲復育。 這本書,是我們這一群羅賓漢的復育紀錄,包含這幾年所累積、發現的一些成果,以及我們想對大眾做的解說。 就像第一位森林裡的神射手羅賓漢,我們相信不需要太多錢,就能讓人們感到幸福,例如可以看到螢火蟲在繁華都市的公園裡起舞。至今,我們仍然思忖著︰在都市復育螢火蟲,這是可能的嗎? 不論我們所做的是成功或失敗,都期待後繼者可以在這基礎上往前走! 我們尋求一塊護庇所,尋找能為孩子射向未來的一個靶。不渴求曝光,不期待掌聲,我們又離開人群,回到森林。等待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再射出下一支箭,朝向另一個標靶。

內文試閱

【摘文一】 螢火蟲是都市生態之光 自然界會發光的生物不多,只有螢火蟲、水母、磷蝦、螢光蕈菌,以及一些深海魚類。生物為什麼會發光,這是非常有趣的問題。 螢火蟲所發的光是「冷光」,這種光稱為「生物發光」。螢火蟲不像電燈泡需要高溫才發光,否則自己早就燒毀了。這種冷光,稱為「生物體光」。生物如何發冷光,是科學界亟欲解開的奧祕。冷光發亮是一種省能裝置,要是能破解螢火蟲的發光機制,意味著能夠進一步研發省電的未來科技。 螢火蟲的發光機制 螢火蟲發光,是經由許多機制巧妙協調所產生的現象。螢火蟲沒有肺部,靠身上的「微氣管」,將空氣擴散到體內腹部的發光組織,當氧氣與「螢光素」起反應時,便會發光。這反應會消耗一點點能量,所以螢火蟲發光時間不會太長,每天發光時間約兩三個小時,而且所發的光是閃爍的,不是持續發亮。 出於本能,螢火蟲會限定自己該發光的環境與對象,不會亂用。自然界生物雌雄之間相互吸引,常用的是性荷爾蒙,螢火蟲卻是用發光的訊號互相吸引,非常特別。 每隻螢火蟲發光的頻率以及光的變化,可能都不相同。螢火蟲發光是靠神經反應,先在體內產生氣體一氧化氮,但是一氧化氮不與螢光素反應,無法產生亮光;當氧氣進入螢火蟲體內,一氧化氮迅速氧化消失,這時候螢火蟲才會發亮。 透過呼吸,螢火蟲調控氧氣與一氧化氮的轉換頻率以及發光節奏。呼吸作用是省力的吸入空氣,並不需要拼命費力。不同種類的螢火蟲,發光的顏色略有不同,有的偏黃,有的偏綠,有的偏藍。這些光是連續光譜,不是單波的光;即使是顏色相近的光,其實還是有極細微的差異。 螢火蟲的天敵不多,體內有防禦性的化學物質如類固醇,對於脊椎動物而言,牠是毒性很強的昆蟲,所以不會因為發光而成為天敵攫食的目標。蜘蛛是螢火蟲的天敵,如果螢火蟲不小心被蜘蛛攫食,大都是因為光源耗盡而掉落在蜘蛛網上。因此,復育螢火蟲時,要注意移開水域周遭的蜘蛛網。 螢火蟲需要的棲地環境 螢火蟲出現的地點,在空間分布上並不均勻。即使是同一個棲地,有些地方沒有螢火蟲,有些地方有螢火蟲群聚,這與棲地環境的細微差異有關。 螢火蟲壽命約一年,雌的比雄的壽命略長。牠們在空中飛翔的時間約五到七天。每到交配季節,牠們會分批飛到空中(不會同時),分批交配(成功率較高),分批產卵,這是生命的奇妙。(以下略) 【摘文二】 生態友善的顏色 螢火蟲的眼睛由許多小單眼組成,這種結構稱為「複眼」。每個單眼裡有一個感光點,由許多感光細胞組成。這些細胞感應外來的光,產生電流,藉由神經細胞,將訊號傳到大腦,螢火蟲就可以看到,這稱為「光生理反應」。營造螢火蟲生態池的技術,與螢火蟲的光生理反應有密切關係。 對螢火蟲生態友善的顏色 螢火蟲對光的顏色,敏感度不同;看得見的顏色,依序是:綠光、藍光、黃光、紅光。螢火蟲看見的紅光強度,約為綠光強度的十分之一。造成這現象的原因是紅光的波長較長,對複眼造成的偏光最強。螢火蟲的複眼是多角度的結構,能夠看到較寬廣的方位,有助防衛。但是紅光的偏光,會對複眼造成干擾。巧妙的是,螢火蟲的感光細胞,以「紅光目盲」來避開干擾。 愈暗的公園角落,愈需要照明;為了安全,公園需要有路燈。然而,太強的光照,又會驅趕螢火蟲。為了避免螢火蟲復育區成為治安死角,並且兼顧公園安全與螢火蟲棲息,對螢火蟲生態友善的路燈,必須採用紅色的燈,而且是低暗度的紅色的照明燈。 民眾若是開車前往觀螢,最好是開白色、綠色、黃色的車子。因為螢火蟲看不見紅色,會在紅色、黑色的車上產卵,結果卵都乾死。 為了保護螢火蟲,生態池附近的垃圾筒、樹籬、路標、解說牌等,最好用白色、綠色與黃色,螢火蟲看到會避開。白、綠、黃這幾個顏色,稱為螢火蟲「生態友善的顏色」(eco-friendly colors)。生態池周遭植栽的葉子,最好是綠色而不是紅色,會開鮮豔紅花的植物,就不適合種在螢火蟲生態池旁。 營造一座螢火蟲生態池的背後,是對螢火蟲的認識與對螢火蟲的愛護。 我經常和參觀者分享這些螢火蟲需要的細膩的照顧及友善保護,也經常耐心的教導人們真正認識螢火蟲。(以下略) 【摘文三】 聆聽無聲的「光的語言」 我們可以從許多不同的角度來觀賞螢火蟲。例如注意螢火蟲光閃爍的頻率。一八三六年,摩斯發表「摩斯電碼」(Morse Code),他將電波轉成聲音,以聲音的快、慢、暫停,來表達意思,這是「電報」的由來。 在古老的年代,螢火蟲就會用光暗閃爍,傳遞信息。即使最新的科技,還是無法用很短的時間,像螢火蟲般傳遞意涵豐富的訊號。 一閃一閃傳遞訊息 每一隻螢火蟲的生命裡,都擁有一本類似「摩斯電碼」的說明書。雄螢火蟲閃出去的「亮、暗、亮亮暗、亮暗……」,雌螢火蟲會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牠回應的閃光,雄螢火蟲也看得懂。然後牠們一起以相同的頻率,互相發亮。信號要同步,才能有溝通。人類看到螢火蟲閃爍,不明白代表的意思,因為我們沒有螢火蟲那本發光密碼。 螢火蟲的成蟲一出水面,雌螢火蟲就往黑暗裡移動,雄螢火蟲也飛往黑暗的地方。螢火蟲在黑暗中,才能有效率的打光,看清楚對方傳過來的光。雌、雄螢火蟲都需要在黑暗中等待,才有機會看到光。 螢火蟲打光非常快,亮度有強有弱,中間又有不同的停滯時間,這在光學上稱為「位相延遲」(phase delay),如同句子之間加逗點,是有意義的暫停。螢火蟲打光的顏色變化,也不易分辨。人類觀察螢火蟲的光已經幾千年了,迄今還是無法了解螢火蟲的打光密碼,只能猜測螢火蟲光閃爍的時間很短,認為牠們給出的信息是單純的,不會拐彎抹角。事實上,螢火蟲發光的明暗變化很大,表示螢火蟲給出的信息既濃縮又有內容。 第一位發現螢火蟲發光求偶的科學家 科學史上第一個發現螢火蟲以發光求偶的人,是科學家麥克德莫特(Frank Alexander McDermott,1885-1966)。他從小喜歡生物學,一九一O年,就讀美國匹茲堡大學二年級時,課餘經常到野外,以日記方式記錄螢火蟲發光強弱與頻率。他發現雄螢火蟲發光後,雌螢火蟲會配合雄螢火蟲的發光的韻律,互相溝通。 他首先提出螢火蟲發光是有意識的行為,這個發現,開啟了「昆蟲符號系統分類學」。這門學問後來發展出不同用途,例如戰場上敵友雙方的判別技術。一九一四年,麥克德莫特取得化學系碩士學位,到杜邦公司工作。他負責工業酒精合成,後來升任杜邦公司化學實驗室主任。一九四O年,他發表許多研究成果,取得多項專專利,獲得國際獎項。 一九四八年,他偶然到一所小學演講。有個學生問他,螢火蟲發光,有什麼意義?他忽然想到學生時代對螢火蟲的研究熱忱。演講結束不久後,他成立「螢火蟲工作室」,專門研究螢火蟲。他提出:「在古老的年代,螢火蟲已在發光。探索螢火蟲發光的意義,不只是科學,也是教育的啟發。我愈深入研究,愈體會螢火蟲的語言,是有邏輯與系統的表達。」 同一品種才能放閃溝通 一九五一年,他辭去工作,以研究螢火蟲為職志。他到世界各地觀察螢火蟲,一生鑑定了二十餘種新品種的螢火蟲,提出:「螢火蟲的語言是與生俱有,不需要學習。同品種的螢火蟲才有相同的語言,可以避免不同品種雜交。」一九六四年,他列出世界上約兩千種螢火蟲的發光頻率,結論是「每一種都不同」。 他說:「若有人問我,了解螢火蟲的發光與其韻律,有什麼作用?我不知道。有一次我在野外數算螢火蟲的隻數,一英畝土地上,竟然約有十六萬隻螢火蟲出現。這麼大量的螢火蟲在一個地方群聚,一定有意義。我數算的只是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是未發亮的。這麼多的螢火蟲,又分布在世界不同地區,每年定期出現。螢火蟲的存在,至少證明牠們能利用有限的資源,獲得綿綿繁衍的祝福。」 他寫道:「螢火蟲的溝通並非一成不變。溫度較低時,螢火蟲的光停頓的時間較久。雄、雌螢火蟲,能判讀雙方在不同氣溫,放出的光所代表的意義。」他還寫道:「螢火蟲的雄雌比率是一比一,這是何等的奇妙。螢火蟲用光的閃爍,就可以代代延續,這也在提醒人,語言的表達,不一定要有聲音才有意義。我也體會,不要以為黑暗就看不見,黑暗可使人專心,使人平靜。當我在黑暗中,無法注意自己時,竟是看見光的最好時刻。」

作者資料

張文亮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博士,臺灣大學退休教授,科普作家,屢獲金鼎獎、吳大猷科普獎、好書大家讀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自臺灣大學退休後,從事演講、寫作以及擔任特殊兒童教育、生態教育義工。臺灣大學退休教授,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博士,科普作家,作品多次獲得金鼎獎。著有:《有誰聽到座頭鯨在唱歌》、《世界第一位樹醫生:約翰.戴維(John Davey)》、《與十九世紀傑出女性科學探險家相遇》(字畝文化)、《電學之父—法拉第的故事》(文經社)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張文亮 繪者:蔡兆倫 出版社:字畝文化 書系:Learning 出版日期:2020-12-02 ISBN:9789865505424 城邦書號:A4230049 規格:平裝 / 全彩 / 160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