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金色大人(作家印刷簽名扉頁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學習月5折起
  • 2121 VIP感恩月/VIP私藏包5折起,一本升級
  • 最熱作者、親簽、贈品……限量好書,你不能不知!

內容簡介

日本讀者:這本書是時間小偷! 貫穿兩百年 生死交鋒的幻想繪卷   她有輕觸身體便能令人安樂死的異能,想找到弒親凶手 他有一雙看穿殺意與謊言的法眼,想逃過親人謀殺 他是嫉惡如仇的捕快,渴望贖罪 她是毫無力量的遊女,想獲得幸福   ──月亮的金色神明,牽起四種人生。 ──在危機四伏的時代,誰可以留下自己的傳奇?   ★榮獲第六十七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入圍第三十五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 ★江戶時代傳奇小說 x 民俗幻想冒險奇譚 ★日本讀者:這本書是時間小偷,我經歷了不可思議的閱讀體驗! ★日本作家井上夢人:這個難以定義類型的故事,讓我深深著迷。 ★作者筆中藏有神妖魔,引誘我們前往另一個世界 星子(作家)、胡川安(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茂呂美耶(作家)、 馬家輝(作家)、路那(推理評論家)、謝金魚(歷史作家)──動容推薦(按姓氏筆畫排列) 【故事簡介】 殺人與救人,有什麼不同?善與惡,有什麼差別? 將花街經營得風生水起的遊廓老闆熊吾郎,某日面試應徵遊女的少女遙香。少女自述身世可憐、盼望收留,但熊吾郎一眼察覺蹊蹺。如果對方心中藏有謊言和殺意,他就能從這些人身上目睹黑霧,這是他從底層爬上來的絕活,而此刻眼前的她胸口不斷閃現黑霧。謊言被識破,遙香仍不畏縮,勇敢請求熊吾郎聽自己說一個漫長的故事。 遙香身懷異能,被她觸碰的人會毫無痛苦的死亡,這股殺人之力稱為「死念」。經身為醫者的父親鼓勵,她用死亡讓被絕症折磨的老人解脫,又被稱為救世的「菩薩手」。這雙手是詛咒也是祝福,帶來災厄也帶來奇特經歷;專心聽著少女不可思議的旅程,熊吾郎回憶起截然不同的殘酷童年,那是人吃人的飢荒年代,連親生父親都要殺他。山賊收留逃走後的他,他也因此在沒有道德法治的深山城寨中長大。 兩人的命運徹底相異,平行線般的人生卻不斷出現相同身影。在籠中追求幸福和自由的女人、嫉惡如仇的冷面捕快、或是活了上百年,守護犯罪者的金色神明。眼前這個大膽的女孩,瘦弱的身體竟背負著熊吾郎一生走來的業障,甚至包括遠在他們出生前、從悠久歷史中累積下來的因果與仇恨。當遙香故事說完的剎那,便是清算爛帳的時刻,他和少女的命運,將會迎來什麼樣的變化? 《金色大人》是一獻給現代社會的昔日物語。作家筆調帶有寧靜的神性,勾勒出橫跨兩百年的江戶奇想故事,描繪出善惡、愛憎、緣起緣滅及人類對生的貪念和對死的抗衡。故事始於人權未開的黑暗時代,也是神妖魔皆在、遍地神祕傳說和鄉野奇譚的夢幻年代。 ▍作者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的得獎感言 在近代以前的日本,若是不關注文化文明的光芒,不就只會接觸到一整片黑暗嗎?而在這樣的狀況之中,神隱、弒子、囂張跋扈的殺人犯有如司空見慣。社會充滿導致人們彼此蠶食的飢荒、瘟疫,當時的暴政、壓榨,甚至沒有所謂人權的概念可言。但另一方面又充滿著豐富的自然景觀,是神與妖魔皆仍存在的時代。 我的個性個容易受到非現實世界吸引,同時也是透過日本恐怖小說出道。這次我將故事舞台設定在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令人奇怪的近代山中村落,描寫在這個後世常言之「從前從前」等由來之元素隨處可見的地方,仍拚命抗拒毫無道理可言命運的人們。 【讀者回響】 .這是一本偷走我時間的可恨故事!即使到睡覺時間還是捨不得放下來,害我睡眠不足! .不可思議的故事。每一個章節都不同時代,不同主角,無數故事逐漸聯繫,而核心都和神祕的金色大人有關。主角的價值觀不能簡單用善惡區別,始終站在灰色地帶,擁有各式各樣的一面,作者以簡潔樸實的筆觸書寫出他們綻放出來的人生。 .過去與現代交錯,波瀾萬丈的科幻時代劇。在這個被暴力支配、身分歧視嚴重的江戶時代,為了明日還能再呼吸一口氣而拚命的眾人生命光輝令我共鳴。我打從以前就一直對這位作者的品味和題材有正面評價,但他一直以短篇見長,沒想到出現這麼精采的長篇小說。 .大失策!明明是難得的週日假期,我卻把所有時間都拿來讀這個故事!一天就讀完了,實在太好看,好看到讓人覺得自己看得太快了,應該要慢慢品嘗。 .時代劇與奇幻科幻,這些元素流暢混雜在一起的奇特世界。這位作家最厲害之處就是處理這種獨特的世界觀,不可思議的閱讀體驗。 .這是本傑作。以江戶為舞台,描繪了擁有不可思議力量的遙香及熊吾郎獨特的半生。故事不斷詰問人的罪孽和正義的曖昧性。虛榮心、義憤、愛憎、背叛,人們各式各樣複雜的情感糾結在其中,還有超越人知,擁有壓倒性力量的金色大人。在這貫徹自己善惡和使命且超越人類的存在眼中,人世這些汲汲營營的模樣想必十分滑稽,而善惡也隨著自己所站的位置不同而改變。或許在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無法動搖的價值吧。殘酷現實與幻想童話交織而成的恒川世界,我得到至高無上的滿足。

內文試閱

午夜之風 一(一七四七) 暮六刻的鐘響了。 秋風拂過昏暗的街道。 風將林立的妓樓板牆吹得格格價響,掀起路上遊女們的裙擺。臨河一帶的大型風月場——遊廓,名為「舞柳」。風一吹,柳枝便隨之裊裊飄拂。 進出舞柳的門只有一處,設有崗亭監視進出。內部茶館、妓樓櫛比鱗次,街道盤根錯節宛若迷宮。遊廓裡的女子嬝嬝婷婷,穿著外頭難得一見的錦衣華服,有如天女。舞柳的遊女從上等到下等,數量多達數百。遊廓將其莫大的利潤一部分上繳給藩,因而在官方公認下經營。熊悟朗手肘倚在欄杆上,漫不經心地望著煙管飄出的煙霧化入剛日落不久的天空。 熊悟朗是一名彪形大漢。額頭正中央有顆黑痣。 涼風撫過熊悟朗的臉頰。西邊遠方雲朵染成了金色。 熊悟朗坐的地方,是「信濃屋」四樓,俗稱的「大老爺房」。熊悟朗年僅三十七,卻是這座大遊廓的創始人,亦是「信濃屋」的樓主。 望著向晚天空,暫時讓心思遠離日常雜務。在暮六刻的鐘響時私下祈禱,是熊悟朗一向的例行公事。他會感謝天地神明讓他活到當下這一刻。 結束短暫的祈禱後,熊悟朗恢復樓主的臉孔,轉向房間。 有人走上樓梯的聲音。 「大老爺,我帶新的姑娘過來了。」 「進來。」 紙門唰一聲打開,一名女子被領進和室。 女子恭敬跪坐,俯首行禮。 「好了,別拘束。」熊悟朗懶散地將座墊扔過去。 女子抬起頭來。 年輕貌美。熊悟朗首先確定這一點,點了點頭。就像白天遣手婆說的,有個漂亮的姑娘要進來。 「別這麼畢恭畢敬的,不必跪坐無妨。我看看,你叫什麼?」 「遙香。」 「這樣。」 這是對新來的遊女進行面談。 在「信儂屋」和底下妓樓工作的女子,一開始都必須與熊悟朗面談。不管底下的人再多,熊悟朗都一定會掌握每個人的底細。有時也會在面談之後打回票。 「你長得很不錯。以前見過嗎?」 「沒有。」自稱遙香的女子搖搖頭。「今晚是遙香第一次面見主公大爺。」 「我只是個妓院樓主。以前也有人那樣叫我,惹得在場的上級武士失笑。叫我大老爺吧。」 「是,大老爺。」 「嗯,遙香,你身上有病嗎?」 「沒有瘡病。」 「為什麼不去別家,要來我這兒?」 「因為信濃屋風評好。花門柳戶多半都有不好的傳聞,但舞柳這裡,人人都說人情味濃,重仁義。」 熊悟朗破顏微笑: 「若不如此,怎麼能安心工作?江戶吉原、京都島原、大坂新町,這些地方全是大遊廓,但咱們這裡也有些遊女是從那裡來的。她們就是聽到舞柳好,才會投奔這兒。即使給自己贖了身,也很少有人回家去。畢竟就算回家,也沒有容身之處。我也想要把這兒打造成好姑娘都想進來工作的地方。」 「實不相瞞,遙香會來這裡,最大的理由是想拜會舞柳知名的大老爺——見熊悟朗老爺一面。」 熊悟朗目不轉睛地看著遙香。 遙香投以嬌媚的笑容。 「特地來看我?妳要賣笑的對象可不是我。」 遙香輕笑了一下。 「唔。」 熊悟朗眼睛盯著遙香,交抱起雙臂,挺直背脊。 「我識人眼光不差,以前人家都叫我法眼熊悟朗。」 「遙香知道。今天我也在底下聽人說大老爺能看透一切,對大老爺撒謊是沒用的。」 「沒錯。今晚咱們就促膝長談一番,說說你是個怎樣的女人吧。我這人就愛打破砂鍋問到底。」 「好的,大老爺請儘管問。」 「從出身開始好了。你是哪裡人?」 「武川。」 武川就在這附近。 「這樣,家裡是佃農嗎?」 「不是。」 「你不是被家裡賣進來的?」 「不是,我是自願進來的。」 「以前在吉原還是哪裡做遊女,轉到這裡來的嗎?」 「不是。」 「是第一次做這行?」 「是。」 「那,也不曾在筵席等地方以歌舞絲弦娛客?」 「不曾。」 雖然還年輕,但熊悟朗認為這年紀要栽培成花魁太晚了。遊廓也有才五、六歲的小女孩。 「在私窠子賣過身嗎?」 「沒有。」 「這樣,那你是在哪裡聽到舞柳的風評的?」 「以前認識的遊女告訴我的。」 熊悟朗蹙起眉頭: 「一竅不通嗎?那梳櫳——?」 梳櫳是指娼妓頭一回接客——自幼便在妓樓長大的娼妓獻出貞操。一般都會請經驗豐富的常客來梳櫳。 熊悟朗是在問女子,她總不會還是在室女,但女子不知是否不懂這個問題,沒有回話。 熊悟朗旁敲側擊地問:「你喜歡男人?」 女子微笑,側起頭來。 「那,你輕蔑男人嗎?」 「一半一半。」 「也是,應該要看對象吧。」 「我也想請教大老爺。大老爺喜歡女人嗎?還是輕蔑女人?」 「這個嘛……」 熊悟朗模仿遙香,側起頭來。 這個女人教人摸不透。似乎不是被人牙子賣進來,為了還債而墮入苦海。但也不是認定遊廓是自己施展長才的歸宿,主動踏進這華麗淫靡的世界。 「我率領熊悟朗幫,在這處遊廓經營『信濃屋』,有幾個理由,但最大的理由當然是我愛死女人了。女人是無上妙品,所以才能賺大錢。男人會帶著錢上門來。男人都為了得到女人的愛而瘋狂,這就是這個世上的真理。就是羞於承認,才會編造出種種說詞。我對女人只有尊敬,怎麼可能輕蔑?」 「這樣嗎?」 熊悟朗忽然改變話題:「你進來的時候,被檢查過了吧?衣服和頭髮,遣手婆都檢點過了吧?」 在晚間被領來見熊悟朗的女人,都會由遣手婆先帶到浴室,沐浴淨身。此時身上的一切物品都會暫時由遣手婆保管,身上連根簪子都不能戴。 熊悟朗一死,大筆金錢與遊廓的權利將陡生風波。因此為了提防暗殺,必須確保無人暗藏武器上樓。 「是的,檢查過了。」 「也就是說,你手無寸鐵。」 女子點點頭。 熊悟朗定定地看著女子的臉。這時,坐姿的女子胸口迸出一道火花。 熊悟朗瞇起眼睛。 看著看著,女子的肩處又「啪」的一聲,迸出另一道黃色火花。 「真可疑吶……?」 女子神情略為一沉,但接著抿嘴微笑,似要掩飾那份陰沉。 熊悟朗的法眼首次發揮力量,是他七歲的時候,當時他的名字還叫做「可黑」。 熊悟朗在紙匠之鄉,和紙匠的父親住在一起。 某個秋日,父親只說要去河邊,帶著可黑一起出門了。在這之前,可黑並不是個特別聰明的孩子,也不敏銳。當時他也想著完全無關的事——昨晚吃的上頭放了紅豆泥的麻糬——這時父親身上「啪」地一聲冒出火花,似在警告。 可黑停下腳步。 「爹,你身上剛剛『啪』了一下。」 「你說啥?」 父親露出莫名其妙的訝異表情。 父親身上各處又不停地迸出火花來。 那是只有可黑一個人看得到的火花。火花在警告危險勿近,靠近了會燙著。但父親本人的表情依舊沒有變化。 「可黑,你是怎麼啦?」 父親的表情很僵硬。這麼說來,父親說要去河邊,卻沒帶魚籠,也沒帶釣竿。而且不知為何,不是去村子的河邊,而是往無人的支流走去。 「爹,你要罵我對吧?」 「啥?我幹啥要罵你?你做了什麼?」 「我什麼都沒做,可是——」你要罵我對吧? 「別胡說了,走吧。」 忽然間,無數的碎片在少年的腦海裡浮現。 幾星期前來到家裡的父親新的女人,今早嫌惡地看著他,對父親使眼色,看起來別有居心。他的生母許久前就和男人私奔了。兩天前,新的女人用奇妙的音調唱著歌:「啊、荷伊、啊、荷伊,七歲以前是神子。」可黑一現身,她便狂笑不止。還有,昨晚的菜色不知為何難得一見地豪華,又不是節慶,卻有鯉魚、雞肉,最後還有紅豆泥麻糬。 電光照徹一般,直覺一閃。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他瞭然於心:父親不是要罵他,而是要殺了他。 可黑又走了一小段路,停步再次仰望父親。 父親惡狠狠地俯視可黑:「你是要停下來幾次?到底怎麼了?」 「昨天的麻糬很好吃。」可黑說。 謝謝你給我吃那麼好吃的麻糬。 父親身上冒出黑霧般的東西。眼前這個人已經不是父親了。 「是啊,很好吃。」 父親的聲音不帶感情。 劈哩、啪啦,火花迸射。 可黑「哇」地大叫一聲,拔腿就跑。 「可黑!可黑!」父親大喊,追趕上來,但踩進河裡,來到難以行走的滑溜岩地時,腳下一滑,從岩石上摔下去了。 可黑丟下扭傷腳的父親,頭也不回地逃走了。 熊悟朗到現在都還記得。 不斷被往後甩去的綠意。淌下身體的汗水。自由與死亡的氣息。 當天晚上,熊悟朗露宿山中。 狼噑聲忽遠忽近。 拂曉時分,可黑冷醒過來,餓著肚子走著走著,在獸徑遇到了一頭大熊。 可黑沒辦法裝死,又嚇得動彈不得,當場腿軟蹲了下來。 灰色的熊盯著可黑看了看,嗅了嗅他的味道。 可黑目不轉睛地看著熊。應該比他重上二十倍有餘的熊,眼中帶著好奇,卻好似忽然想起什麼事,改變心意,掉頭一轉,笨重地離去了。 此後可黑再也沒有回家,被一群山賊收留,闖出了一番名號。就是在這時候,他拋棄可黑這個幼名,自稱熊悟朗。成長至今,他在無數次的危機當中,被這近乎妖異的靈敏直覺所拯救。 不能洞察人心,也無法預測天氣。但他能看出殺意。只要有人靠近,並心懷不軌,不管再如何掩飾,熊悟朗都能看出來。 火花會迸出來警告他,並看見該人身上冒出漆黑的煙霧。 熊悟朗識破這些居心叵測的人、胸有城府的人、圖謀背叛的人,總是先下手為強。 這樣的力量被奉為法眼,在熊悟朗幫及舞柳遊廓的下人之間成了傳說。 「我感覺得到。」熊悟朗喃喃道。 應該赤手空拳的這名年輕姑娘讓他感覺到兩次火花。 謊言的火花、祕密的火花。 雖然尚未看見殺意的黑霧,但他隱約感覺到女子內在如死神般幽冥的氣息。 「你不是想進來工作。你另有目的。」 女子的表情緊張起來。 「為什麼……」 看得出來? 「被我猜中了?你那根本不是想當遊女的神情。」 熊悟朗斬釘截鐵地說。 「哼,你是來殺我的?誰派你來的?」 女子眼睛朝上看著熊悟朗說:「大老爺這指控太可怕了。魁梧英勇的大老爺,豈是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殺害得了的?您可是威震天下的熊悟朗老大。」 「什麼威震天下,你可以下毒,手段多得是吧。」 熊悟朗苦澀著臉說。 今天這場合,沒有機會在食物裡下毒。但若是在雲雨之中,要把暗藏的毒藥餵入陷於恍惚的對方口中,也並非不可能。 「我說姑娘,我已經決定了,我的死期,由我自己決定。」 女子表情上的緊張倏地消失,浮現妖豔的笑。 「不愧是大老爺,真正法眼無虛,能識破常人不見之物,對吧?這趟求見,真是不虛此行。但遙香身上沒有毒藥,遑論其他。確實正如大老爺所說,我撒了謊。我來到這裡,不是為了做遊女。我今晚前來,是為了與大老爺一談。」 「談什麼?」 「我認為遊女的面談,是最容易、同時又不會受人打擾,可以與大老爺深談的機會。」 「你到底要談什麼?」 「一名姑娘的故事。可以請大老爺聽聽遙香的身世嗎?」 熊悟朗瞪住女子。 看上去只是個尋常小姑娘。若非法眼反應,他根本不會提防。 這樣一個小姑娘有什麼祕密、想要告訴他什麼,勾起了他的興趣。 「身世?」 熊悟朗喚來下人,添了燈油,喝了一杯水,催道:「說吧。」 女子停頓了一拍,娓娓道來: 「就如同大老爺擁有法眼之力,我亦擁有非比尋常的力量。這力量有時極其危險,形同刀劍。大老爺的法眼所看透的,就是我的這種力量吧。」

延伸內容

【編輯推薦】《金色大人》:一群掉到名為「地獄」的洞中的人們,與在洞口窺視的人們
  恒川光太郎《金色大人》,如果是一張畫的話,應該會是一幅攤開後長得彷彿不見盡頭的華麗繪卷。   上頭描繪一群有超能力的人或神,用異能突破重圍,也受困在異能的困境;又描繪一群完全沒有超能力的人,有非凡武藝或超凡智慧和運氣,在饑荒、毫無人權、人吃人的世上倖存。其中,作家特別工筆描繪五位角色,用他們的人生,貫穿日本戰國至江戶時代的歷史,並描繪他們「走入洞穴的故事」。   關於「洞穴」中一個角色這麼說:「這個世上,遍地都是通往地獄的洞穴,沒那個必要就不必自投羅網。我認識很多忍不住要踏進地獄入口的人。那些洞前面插了牌子,寫著請君入甕的句子,像是只要走進其中,就能揚名立萬,或是可以輕鬆致富,又或是不進來的傢伙沒骨氣。中了激將法踏進去之後,很快就會暈頭轉向,再也出不來,一輩子在洞裡痛苦打滾,最後腐朽死去──這樣的洞穴,你還要進去嗎?」   來自月亮的金色神明,有雙「菩薩手」、輕觸人體便能讓人馬上死亡的少女,有雙「法眼」、能夠識破天下謊言殺機的盜賊,沒有力量卻著智慧和堅韌意志的遊女,及沉默寡言、嫉惡如仇,一身好功夫的冷面捕快。在這個無法無天無常的世上,他們各自有自己的理由,踏入地獄,在地獄生存,或在地獄死去。那些驚心動魄的傳奇故事和令人熱血沸騰的時刻,抑或是讓人流淚和動容的片段,成就出一部結合了武俠、奇幻、歷史,貫穿兩百年的感動巨作。

作者資料

恒川光太郎

恒川光太郎 一九七三年東京都出身。二○○五年以《夜市》榮獲日本恐怖小說獎出道,同年入圍直木獎,又以《神隱的雷季》、《草祭》、《金色の獣、彼方に向かう》三度入圍山本周五郎獎,《秋之牢獄》、《金色大人》入圍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二○一四年以《金色機械》榮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著作多冊,素以兼具日本民俗、童話、神明及妖怪文化、殘酷與慈悲交織的「恒川世界」著稱,不可思議的幻想風格在日本小說世界難出其二。寫作大多以短篇為主,《金色大人》融合鄉野奇譚、武俠、時代小說及科幻元素,是他深具代表性的長篇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恒川光太郎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20-11-26 ISBN:9789579447881 城邦書號:1UR04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