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哈利波特(2)消失的密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哈利波特(2)消失的密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 作者:J.K.羅琳(J. K. Rowling)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0-09-14
  • 定價:480元
  • 優惠價:79折 379元
  • 書虫VIP價:37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60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外版強推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密室已經打開了! 傳人的仇敵們,當心了…… 魔力席捲全世界超過200個國家 人類歷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小說! 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台灣插畫家Krenz、Loiza繪製全新封面! 榮獲大不列顛最佳童書獎、史馬堤書卷獎、 FCBG童書獎、蘇格蘭藝術協會最佳童書獎等多項大獎 這個夏天結束前,哈利本來應該能夠順利重返霍格華茲。但人算不如天算,家庭小精靈多比突然造訪,警告他若是回到學校,將面臨生命危險!為了讓哈利徹底「斷念」,多比不但攔截了所有朋友們寄來的信,還用魔法陷害他,害他慘遭禁足。 但哈利始終很清楚,自己渴望回到霍格華茲。他想念那座藏著秘密通道和幽靈的城堡,想念他的魔法課程、由貓頭鷹送達的郵件,以及馳騁天際的魁地奇。彷彿聽到了他內心的呼喚,好友榮恩駕著飛天車,硬是把他從姨丈家給救了出來。 升上二年級的哈利,因為擊退佛地魔的英勇事蹟,成為全校的風雲人物,嚮往已久的校園生活,似乎有了極佳的開端。但危機卻也在此時悄然而至,先是無人的走廊出現了詭異的耳語聲,接著竟發生一連串襲擊事件。 管理員飛七的貓、崇拜哈利的一年級學弟……遭到「石化」的被害者陸續增加。難道,多比的警告成真了嗎?犯罪現場留下的不祥訊息「密室」又代表著什麼意義?一個埋藏了五十年的可怕秘密,正一步步引領哈利走向險境…… 【來自全球各地的好評】 《哈利波特》書迷一定等不及閱讀這本續集!哈利在魔法學校的第二學年,故事更引人入迷,精采程度更勝第一集! ——出版家週刊 羅琳再次展現出混合了機智、異想天開,與一絲陰森氛圍的寫作技巧,讀者不分老少必定都同樣渴望能盡快讀到下一集! ——亞馬遜書店 急著想要看到這本續集的書迷們絕不會感到失望!事實上,他們在看完之後,必然會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下一本! ——《好書情報》雜誌 這本書就和它的前一集一樣,令人著迷而無法釋手! ——泰晤士報副刊 羅琳再度以豐富的幻想素材,替她的傳統英國學校故事增添了十倍的魅力! ——號角圖書雜誌 那些尋求純粹閱讀樂趣的讀者,將會因重返霍格華茲神奇巫術世界而趕到熱血沸騰、激動不已! ——今日美國報 具有一流作品的所有必備元素!羅琳……是第一流的童書作家! ——蘇格蘭人報 我還沒見過有哪個孩子翻開以後可以放下這本書的。不可思議的作品! ——格拉斯哥先鋒報

內文試閱

1. 最慘的生日 水蠟樹街四號在早餐時爆發了一場衝突,這種情形自然不是第一次發生。威農.德思禮先生在今天一大早,就被他外甥哈利房間的響亮嗚嗚啼聲給吵醒。 「這是這禮拜第三次了!」他對著餐桌對面吼道,「要是你沒辦法控制住那隻貓頭鷹,牠就得滾!」 哈利又一次地張開嘴巴,企圖解釋。 「她覺得無聊嘛,」他說,「她習慣在戶外飛來飛去,要是我可以在晚上把她放出去……」 「你以為我是笨蛋嗎?」威農姨丈厲聲喝道,一小塊煎蛋掛在他濃密的鬍鬚上晃來盪去,「那隻貓頭鷹放出去以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我心裡可清楚得很。」 他跟他的妻子佩妮臉色陰沉地互望了一眼。 哈利想要反駁,但德思禮夫婦的兒子達力,正好在此時打了一個又響又長的飽嗝,完全掩蓋住哈利的聲音。 「我還要再吃一點培根。」 「鍋子裡還剩下一些,小甜心,」佩妮阿姨說,用迷濛的眼神望著她肥壯的兒子,「我們得趁這個機會把你給餵飽……學校裡的食物聽起來好像很不像樣……」 「胡說,佩妮,我在司梅汀念書的時候,可從來沒餓過肚子,」威農姨丈真心地表示,「達力吃得夠多了,是不是啊,兒子?」 胖得屁股肉從廚房椅子兩旁垂下來的達力,咧開嘴笑笑,然後轉向哈利。「替我把鍋子拿來。」 「你忘了說那個魔咒。」哈利沒好氣地答道。 這句簡單的話,對這家人造成了難以置信的驚人效果:達力倒抽了一口氣,砰地一聲從椅子上摔下來,把整個廚房撞得連連搖晃;德思禮太太發出一聲微弱的尖叫,用雙手摀住嘴巴;德思禮先生跳了起來,太陽穴邊的青筋不停地抽動。 「我指的是『請』!」哈利趕緊解釋,「我並不是指 ——」 「我是不是告訴過你,」他的姨丈怒聲咆哮,口水全都噴到了餐桌上,「絕對不准在我們家裡提到那個『ㄇ』開頭的字?」 「可是我——」 「你竟敢恐嚇達力!」威農姨丈氣得大吼,往餐桌上重重捶了一拳。 「我只是 ——」 「我警告你!我絕對不許你在這個屋簷下做出反常的舉動!」 哈利的目光從他那氣得臉色發紫的姨丈,轉向面無血色的阿姨,她現在正努力想把達力從地上拉起來。 「好吧,」哈利說,「好吧……」 威農姨丈重新坐下,大聲用力呼吸,活像一頭氣喘咻咻的大犀牛,他斜歪著頭,用他銳利小眼的眼角餘光仔細打量哈利。 自從哈利放暑假回家之後,威農姨丈就一直把他當作一枚隨時可能會爆炸的炸彈,因為哈利並不是一個平凡的男孩。事實上,他的不平凡已經到了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 哈利波特是一個巫師——一個剛在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修完一年級課程的巫師。哈利回來過暑假,自然是讓德思禮家覺得很不高興,但哈利的心情絕對比他們難過百倍。 他非常想念霍格華茲,想念到就像是患了一種長期難以痊癒的胃痛。他想念那座藏著秘密通道和幽靈的城堡,想念他的魔法課程(但或許不包括魔藥學老師石內卜)、由貓頭鷹送達的郵件、在餐廳中盡情享用的宴會大餐、塔樓寢室中讓他一夜好眠的四柱舊式大床,以及到禁忌森林旁小木屋去拜訪獵場看守人海格的悠閒時光。而在這點點滴滴的回憶中,他最懷念的還是魔法世界中最受歡迎的運動魁地奇。(一種由六根高聳的球門柱,四個飛翔的球,與十四名騎著飛天掃帚的球員所組成的運動。) 哈利一回到家,他所有的符咒課本、他的魔杖、長袍、大釜以及最高檔的飛天掃帚光輪兩千,就全都被威農姨丈鎖進樓梯下的碗櫥。即使哈利因為整個暑假沒練習,而失掉魁地奇學院代表隊球員的資格,德思禮家的人又怎麼會在乎呢?就算哈利在回到學校時連半點作業也沒寫,德思禮家的人大概也不會把這當一回事吧?德思禮家是巫師所謂的麻瓜(血管中完全沒有半滴魔法血液),在他們看來,家中出了一名巫師,實在是一種難以啟齒的莫大恥辱。威農姨丈甚至把哈利的貓頭鷹嘿美關在籠子裡,以免她跑出去送信給魔法世界中的任何人。 哈利跟這家人長得一點也不像。威農姨丈是個胖得看不見脖子,還留了一把濃黑鬍髭的大塊頭;佩妮阿姨長了一張長馬臉,瘦得前胸貼後背;達力有著一頭金髮和粉紅色的皮膚,胖得活像頭豬公。但哈利卻跟他們完全不同,他身材瘦小,有著一雙晶光閃爍的鮮綠色眼睛,和一頭總是凌亂不堪的漆黑頭髮。他戴著圓框眼鏡,額上有一道淡淡的閃電形疤痕。 也就是這道傷疤,讓哈利顯得格外與眾不同,甚至在魔法世界中也是如此。這道疤痕是哈利神秘身世所留下的唯一線索,隱約暗示出他十一年前被丟棄在德思禮家台階上的真正原因。 哈利只有一歲大的時候,由於某種不可解的原因,他僥倖逃過有史以來最厲害黑巫師佛地魔王的詛咒,奇蹟似地存活下來,直到今天,大多數巫師和女巫依然心存餘悸,不敢直呼這位黑巫師的名字。哈利的父母慘死在佛地魔的手下,但哈利卻幸運地逃過一劫,只留下額上的閃電形疤痕,而由於某種不可思議的原因——沒有人知道這是為什麼——佛地魔的法力也在無法殺死哈利的那一刻,被完全摧毀了。 於是哈利就這樣交由他死去母親的姊姊撫養長大。他和德思禮家共同生活了十年,從來不明瞭自己為什麼總會在無意間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並且對德思禮夫婦捏造的故事深信不疑,認為他額前的傷疤,其實是那場殺死他父母的車禍所遺留下來的痕跡。 然後,更精確地說是在一年以前,當霍格華茲寫信給哈利時,整件事情才真相大白。哈利前往巫師學校就讀,他和他的疤痕在那裡都非常有名……但現在學年已經結束了,他只好回來和德思禮家共度暑假,重新回到被當作一頭骯髒臭狗的悲慘生活。 德思禮家人甚至不記得今天恰好是哈利的十二歲生日。當然,他的期望並不高;他們過去從來沒給過他一份像樣的生日禮物,更別說是蛋糕了——但是像這樣的完全忽視…… 就在此時,威農姨丈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喉嚨,開口說:「聽著,我們大家都曉得,今天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 哈利抬起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很可能會在今天,做成我事業生涯中最大的一筆生意。」威農姨丈說。 哈利又開始低頭啃他的吐司。事情很明顯,哈利心酸地想著,威農姨丈指的自然是那場愚蠢的晚宴。這兩個禮拜以來,他開口閉口全都在談這件事。有某個有錢的建築商和他的太太要到家裡來吃晚餐,而威農姨丈希望能從他那裡拿到一張大訂單(威農姨丈的公司專門製造鑽頭)。 「我認為我們應該再來做一次沙盤推演,」威農姨丈說,「我們大家必須在八點整各就各位。佩妮,妳會在——?」 「在起居室裡,」佩妮阿姨立刻接口說,「準備用最親切的態度,歡迎他們大駕光臨。」 「很好,非常好。達力呢?」 「我會等著替他們開門。」達力擠出一個噁心的假笑,「請問我有這份榮幸替你們拿外套嗎,梅森先生和梅森太太?」 「他們會愛死他的!」佩妮阿姨欣喜若狂地喊道。 「太棒了,達力。」威農姨丈說,然後他轉頭望著哈利。「你呢?」 「我會待在房裡,不發半點聲音,假裝根本沒我這個人。」哈利用背書般的平板語調說。 「完全正確,」威農姨丈惡狠狠地說。「接著我會把他們帶到起居室,佩妮,把妳介紹給他們認識,然後再替他們倒飲料。在八點十五分——」 「我會宣布,開飯了。」佩妮阿姨說。 「達力呢,你要說——」 「請問我有這份榮幸送妳進餐廳用餐嗎,梅森太太?」達力說,並對一名隱形女子伸出他的胖手。 「我完美的小紳士!」佩妮阿姨吸著鼻子說。 「那你呢?」威農姨丈兇巴巴地詢問哈利。 「我會待在我的房間裡,不發出任何聲音,假裝根本沒我這個人。」哈利無精打采地背誦。 「就是這樣。好了,現在我們應該想辦法在用晚餐的時候,穿插幾句精采的恭維話。佩妮,妳有想到什麼好點子嗎?」 「梅森先生,威農告訴我你的高爾夫球打得非常好……梅森太太,妳一定要告訴我這件衣服是在哪裡買的……」 「好極了……達力呢?」 「聽聽這個:『我們在學校要寫一篇作文,題目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而我寫的就是您呀。』」 這番話對佩妮阿姨和哈利兩人來說都實在太過了些。佩妮阿姨抱住她的兒子,感動得流下眼淚,而哈利卻趕緊躲到桌子底下,以免讓他們發現他在偷笑。 「你呢,小子?」 哈利努力控制住臉上的表情,從桌子下鑽了出來。 「我會待在我的房間裡,不發出任何聲音,假裝根本沒我這個人。」他說。 「一點也不錯,」威農姨丈堅決地表示,「梅森夫婦完全不曉得有你這號人物,那我們最好是繼續維持現狀。吃完晚餐以後,佩妮,妳就帶梅森太太到起居室喝咖啡,那我會設法把話題轉到鑽頭上面去。幸運的話,在《十點晚間新聞》開始以前,我就可以談成這筆生意。那我們在明天這個時候,就可以高高興興地去買一棟馬約卡島的度假別墅了。」 這個主意並沒有讓哈利感到有多興奮。他並不認為德思禮家的人到了馬約卡島以後,對他的態度會比在水蠟樹街的時候好多少。 「好了 ——我現在要到城裡去拿我和達力的禮服外套,至於你呢,」他對哈利厲聲吼道,「在你阿姨忙著打掃的時候,少在她面前礙手礙腳。」 哈利從後門走出去。這是一個陽光燦爛的夏日。他越過草坪,頹然跌坐在庭院長椅上,低聲唱著:「祝我生日快樂……祝我生日快樂……」 沒有卡片、沒有禮物,而且晚上他還得裝作自己根本就不存在。他難過地望著籬笆發愣,從來沒感到這麼寂寞過。在霍格華茲念書的時候,甚至是在魁地奇球賽中,他也從來不曾覺得這麼孤單。他想念他的好朋友,榮恩.衛斯理和妙麗.格蘭傑,但他們卻好像一點也不想他。雖然榮恩曾說要請哈利到他家玩,但整個暑假,他和妙麗卻從沒寫過一封信給他。 數不清究竟有多少次,哈利差點兒就要用魔法打開嘿美的鳥籠,派她送信給榮恩和妙麗,但這麼做實在是太冒險了。未成年巫師不能在校外使用魔法。哈利並沒有把這項規定告訴德思禮家;他心裡很明白,他們要不是怕會被他變成屎蜣螂,早就把他關進樓梯下的櫥櫃,讓他跟他的魔杖和飛天掃帚一起作伴了。在剛回來的前一、兩個禮拜,哈利還挺喜歡故意壓低聲音,嘰哩咕嚕地念些毫無意義的怪話,然後欣賞達力勉力移動他肥胖的雙腿,嚇得逃離房間的滑稽相。但榮恩和妙麗長久以來的杳無音訊,讓他感到自己與魔法世界已完全脫節,因此連捉弄達力也喪失了原先的樂趣——而現在榮恩和妙麗甚至連他的生日都忘了。 現在要是能得到一紙來自霍格華茲的訊息,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是他不能放棄的呢?隨便哪一位巫師或是女巫,只要能給他一封信函,他願意拿他的任何東西作為交換。他甚至開始覺得,就算看到他的死對頭跩哥.馬份,他大概也會相當高興,這至少可以讓他確定,這一切並不只是個夢境…… 他在霍格華茲度過的一年並不是事事順心,在上個學期快結束的時候,哈利曾經面對面地與佛地魔王本人正面交鋒。佛地魔或許已今非昔比,但他依然非常可怕、非常狡詐,並懷著東山再起的堅定決心。哈利再一次地逃過佛地魔的魔掌,但過程卻驚險萬分,即使是在好幾個星期後的現在,哈利仍舊常常在半夜驚醒,渾身被冷汗浸溼,擔憂地猜測佛地魔現在躲在什麼地方,並心有餘悸地回想起他那張如鉛般死灰的面孔,還有那對狡猾瘋狂的眼睛…… 哈利突然直挺挺地坐在長椅上。他剛才一直心不在焉地望著籬笆發呆——可是那籬笆竟然也在凝視著他,茂密的樹葉中出現了兩顆巨大的綠眼珠。 哈利才剛跳起來,草坪那頭就飄過來一個充滿譏笑意味的聲音。 「我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達力唱道,搖搖擺擺地朝他走過來。 那雙大眼睛眨了一下,然後就消失了。 「什麼?」哈利說,沒有把視線移開他剛剛注視著的地方。 「我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達力又重複了一遍,大剌剌地走到哈利正前方。 「幹得好,」哈利說,「你總算把一個禮拜有哪些天給搞清楚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達力冷笑道,「你怎麼連一張卡片都沒收到呢?難道你連在那個怪胎窩也交不到朋友嗎?」 「最好別讓你媽聽到你提起我的學校。」哈利冷冷地說。 達力拉拉他那件快滑下屁股的長褲。 「你幹嘛一直盯著籬笆看?」他懷疑地問道。 「我正在考慮要用哪個咒語來讓它起火。」哈利說。 達力立刻跌跌撞撞地退向後方,胖臉上出現驚惶的神情。 「你不——不能這麼做——爸告訴過你,說你不准使用魔——魔法——他說他會把你從家裡趕出去——而你根本就沒有別的地方可去——你也沒有朋友收容你——」 「吉格瑞,波克瑞!」哈利用一種非常兇狠的嗓音吼道,「霍克斯,波克斯……司奎格利,威格利……」 「媽——啊!」達力哭喊,飛快地跑回屋子裡去,途中還不小心絆了一跤,「媽——啊!他又在做那種事了!」 哈利為了一時痛快而付出慘重的代價。由於達力和籬笆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佩妮阿姨心裡其實很清楚,哈利並沒有真的使用魔法,但她還是怒沖沖地抓起一隻沾滿肥皂泡的煎鍋用力敲他的頭,幸好他及時閃過。然後她丟給他一大堆工作,並揚言他事情沒做完休想吃飯。 在達力舔著冰淇淋,懶洋洋地四處閒晃時,哈利卻忙著擦窗戶、洗車、剪草坪、修花圃、替玫瑰花澆水剪枝,並重新粉刷庭院長椅。豔陽高掛天空,曬得他頸後隱隱作痛。哈利知道他不應該這麼輕易就上了達力的當,但達力恰好戳到了他的痛處,一語道出他自己一直在思索的問題……或許他在霍格華茲真的完全沒有朋友…… 「真希望讓他們看看,名人哈利波特現在是什麼德行。」他在替花壇撒肥料時憤怒地想著。他的背陣陣痠痛,汗水沿著面頰淌落下來。 一直到晚上七點半,累得筋疲力竭的哈利,才終於聽到佩妮阿姨的喊叫聲。 「進來吧!鞋子先在報紙上蹭一下!」 哈利高興地踏進燈光閃爍的廚房,躲到陰涼的角落。冰箱上放著今晚的甜點︰一大團打成泡沫的鮮奶油,上面有糖做成的紫羅蘭做裝飾。一大塊烤豬肉在烤箱裡滋滋作響。 「吃快點!梅森夫婦就快要到了!」佩妮阿姨吼道,伸手指著廚房餐桌上的兩片麵包和一塊乳酪,她已經換上一件鮭魚紅的小禮服。 哈利把手洗乾淨,狼吞虎嚥地把他少得可憐的晚餐塞進肚子裡。他才剛吃完,佩妮阿姨就一把搶過他的餐盤。「上樓去!快點!」 在經過客廳門前時,哈利瞥見了穿著半正式晚禮服,並繫上領結的威農姨丈和達力。他才剛踏上二樓的平台,門鈴就響了,他卻看到樓梯下面冒出威農姨丈憤怒的大臉。 「記住,小子——只要發出一點聲音……」 哈利踮著腳走到他的房間,輕輕溜進去,關上房門,轉過身來準備倒在床上。 但問題是,已經有某個東西坐在他的床上。

作者資料

J.K.羅琳(J. K. Rowling)

是《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七集小說陸續在一九九七至二○○七年間出版,在全球創下四億五千萬部的暢銷紀錄,並被翻譯成七十四種語言,在超過兩百個國家出版,也被改編拍成八部電影。 J. K.羅琳曾榮獲眾多獎項,其中包含表揚她對兒童文學貢獻的大英帝國勳章、西班牙的國際阿斯圖里亞斯王子和平獎、法國的榮譽軍團勳章以及國際安徒生大獎。她以個人名義創辦的慈善信託基金「Volant」支援許多慈善行動,而她擔任創辦人的「Lumos」亦致力於改變弱勢兒童的生活。

基本資料

作者:J.K.羅琳(J. K. Rowling) 譯者:彭倩文 出版社:皇冠 書系:CHOICE系列 出版日期:2020-09-14 ISBN:9789573335900 城邦書號:A13005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