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人文史地 > 世界史地
舌尖上的外交:從幕末到明治,細數日本近代史上最美味的算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舌尖上的外交:從幕末到明治,細數日本近代史上最美味的算計

  • 作者:黑岩比佐子(Kuroiwa Hisako)
  • 出版社:遠足文化
  • 出版日期:2020-09-02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8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外版強推

內容簡介

吃飯是政治的手段,外交必定伴隨設宴, 想擄獲對手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檯面上美食佳餚,檯面下勾心鬥角, 近代日本的命運,就在餐桌上決定! 從黑船來航到日俄戰爭,從鹿鳴館到帝國飯店, 從培理、尼古拉皇太子到明治天皇與伊藤博文, 一起起震撼東洋的大事件,一場場令人傷透腦筋的饗宴, 鎖國兩百年的日本,究竟如何打開大門體驗「美食外交」? 明治天皇在一八六九年第一次接待外賓時,由於不熟悉西方社交禮儀,因此避開了正式的午宴和晚宴,選擇在茶屋舉辦下午茶會,首度與外國王族對話;外務大臣井上馨被視為極端歐化主義者,在他一手打造的鹿鳴館中,日本女士首次穿著低胸禮服和外國人跳舞,並享用正統的法國料理;出身山口的首任總理大臣伊藤博文偶然在春帆樓嘗到了美味的河豚,不但因此解除禁食令,爾後更指定春帆樓為會場簽署《馬關條約》。 幕末維新時期,日本打開鎖國的大門,也開啟了飲食的交流,在接待外賓時不忘展現國力,要迎合貴客又不失國家尊嚴,於是檯面上是絞盡腦汁、挖空心思的美味料理,檯面下則是爾虞我詐、談笑用兵的折衝角力——當不吃牛肉的日本人初次遇上不吃生魚片的西方人,在外交饗宴上,究竟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 【推薦人】 洪維揚/「幕末‧維新史」系列作者 胡川安/中央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不滿本膳料理的美國海軍准將——馬修.培理 喚醒太平美夢的黑船事件/在琉球接受豪華的設宴款待/打開鎖國大門的《日美親善條約》/簽約前接受傳統本膳料理的款待/對西餐感到吃驚的日本人食慾大開 第二章 接受末代將軍宴請的法國料理饗宴——薩道義 活躍的「日本通」外交官/年輕的伊藤博文所準備的西餐/在鹿兒島及宇和島舉辦的藩主酒宴/謁見將軍德川慶喜的宴會菜單/幕府垮台後法國料理的盛宴繼續流傳 第三章 天皇首度擔任東道主的那一天——明治天皇(一) 從謁見外國公使所展開的皇室外交/急速推進的宮廷改革/最初以茶和點心接待外賓/西餐禮儀的特訓/首次主持的午宴 第四章 包羅舞蹈與美食的鹿鳴館外交——井上馨 「為國」跳舞的人們/留學英國後轉為主張開化/皮耶.羅逖眼中的鹿鳴館晚會/晚宴提供正式的法國料理/僅四年便落幕的鹿鳴館時代 第五章 怪物般的紅頂商人和帝國飯店的料理——大倉喜八郎 被稱為「死亡商人」的風雲人物/最強搭檔所興建的飯店/準備日本最高級的料理/從開業至建設萊特館為止的經營困境/一流廚師烹調的豪華外燴料理 第六章 大津事件與俄羅斯軍艦上的午宴——尼古拉皇太子 十九世紀末震撼日本的大事件/大國皇太子首次訪日/享盡刺青和藝妓之樂/不穩的內閣與天皇的決心/俄羅斯軍艦上破例舉行的午宴/尼古拉二世的末路與染血的手帕 第七章 在河豚產地召開的日清議和會議——伊藤博文 喜好酒、女人、菸草的第一任內閣總理大臣/在下關解除豐臣秀吉的河豚禁食令/緊鄰談判會場的煙花巷/滯留日本期間自炊的清國使節團/與遭到狙擊的李鴻章交涉議和條約/河豚料理成為在日本的「最後的午餐」 第八章 攻陷旅順後的香檳浴——兒玉源太郎 《坂上之雲》所描繪的大英雄/打破常規又喜歡惡作劇的天才軍師/在新橋藝妓團的送別下出征/乃木將軍率領的第三軍陷入苦戰/攻下二○三高地為旅順會戰帶來勝利/慶功宴上的香檳浴 第九章 《食道樂》作者與俄羅斯俘虜的交流——村井弦齋 飲食界人士齊聚的「美食殿堂」/厚待俘虜作為對外宣傳/收容所提供的洋食菜單/預見未來糧食問題的小說/在家中宴請俄羅斯俘虜/從美食家變成斷食研究家 第十章 嘉德勳章與宮中晚宴——明治天皇(二) 被喻為釣到「金龜婿」的日英同盟/歡迎外國王族的天皇盛宴/起源於「吊襪帶」的最高榮譽勳章/不情不願地接待外賓的天皇/西園寺公望的日本料理與藝妓宴席 第十一章 「風雅宰相」是位稀世美食家——西園寺公望 首相招待文人的聚會——「雨聲會」/坪內逍遙、二葉亭四迷、夏目漱石三人回絕邀請/珍味佳餚、美酒與美妓的饗宴/海外經驗遠超過歷代首相/讓歐洲人吃驚的「舌頭」/對料理與酒不變的堅持/「最後元老」的晚年 第十二章 無政府主義者的「素食論」——幸德秋水 早熟而體弱多病的神童/巢鴨監獄的伙食/社會主義與素食主義的關係/在美國實踐素食主義/「革命需要的其實是麵包!」/寫入漢詩的除夕蕎麥麵和年糕 後記 主要參考文獻

序跋

自古以來就有「每一段歷史背後都有一個女人」的說法。 當權者受到女色的迷惑,左右國家命運的例子屢見不鮮。的確,常言道:「如果埃及豔后的鼻子塌一點,或許歷史就重寫了。」然而,推動歷史的不僅是妖豔的美女。 十九世紀初,《美味的饗宴》(Physiologie du Goût)一書的作者薩瓦蘭(Jean Anthelme Brillat-Savarin),曾針對「美食學對政治的影響」做出了以下陳述(出自《美味的饗宴》,日文版由關根秀雄翻譯):「美食是政治的手段,許多時候,人民的命運就是在宴會上被決定的。這既不是悖論,也不是什麼新奇的理論,而是眼之所見的事實。翻開從希羅多德到現代為止的所有歷史書,從中可以看出,包括謀反在內,所有前所未聞的重大事件幾乎都是在宴會上構想、籌措和準備的。」 我認為這段話道出了真相。吃飯是政治的手段,外交必定伴隨設宴。根據薩瓦蘭的說法,就連要發動戰爭或維持和平,都是在宴會上決定的,正可謂「歷史的背後皆有美食」。 在招待重要客人的宴席上,想必少不了美酒佳餚。美酒佳餚具有幫助人們打開話匣子的戲劇性功效,當人受到熱情款待,想必無法心懷惡意。一起喝酒、一起吃飯,能使人敞開心胸談天說地。 相反地,換作招待沒有那麼重視的客人,或是沒有什麼好感的人時,無論是菜色或數量,一般都會比較低階。如果吃的是法國料理,想必花費在紅酒上的預算也大不相同。可說只要留意菜單內容,就能讀出宴會主人的意圖。 那些左右近代日本歷史的重大事件,在交涉、設宴或密談的餐桌上,究竟端上了什麼樣的料理呢?宴席的菜單透露出什麼樣的訊息?各個掌權者在餐桌下又做了哪些試探? 從幕末至明治末期為止的半世紀,日本逐漸西化,是發生巨大轉變的時期。若能從宴席的菜單解讀當時發生的事件,想必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我基於這樣的想法開始收集資料,陸續發現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真相,也為當時日本人講究美食的程度感到吃驚。 末代將軍德川慶喜賭上幕府的威信,招待外國公使享用豪華的法國料理。然而,德川幕府最終仍走向滅亡,開啟了明治時代。 年輕的明治天皇坐上君主的寶座,扛起皇室外交的使命,負責主辦宮中晚宴。話雖如此,除了日本料理以外,至今沒有吃過其他料理的天皇,為了以法國料理招待外賓可是費盡了苦工。 井上馨為了修改與列強簽訂的不平等條約,使用強硬的手段推動歐化政策,創建鹿鳴館。許多人不知道以舞會聞名的鹿鳴館,同時也是端出最高級酒品和料理的地方。 伊藤博文喜歡吃河豚,據說他在出席於下關舉辦的日清議和會議(按:馬關會議)時,也曾享用河豚。而於哈爾濱遭到暗殺的他,在日本吃的最後一樣食物,正是下關的河豚料理。 日俄戰爭的幕後英雄兒玉源太郎曾奔赴好友乃木希典陷入苦戰的旅順,成功開出一條活路。在祝賀攻陷旅順的慶功宴上,前來視察的外國武官紛紛將香檳淋在兒玉身上,這想必這是日本首次的「香檳浴」。 歷代日本首相當中,西園寺公望是公認的美食家。現代的日本人會花錢買礦泉水,但在過去,從來沒有人會從國外買「水」。然而,西園寺卻曾經特地從法國購買自天主教聖地露德聖母洞湧出的「露德聖水」來喝。 獄中的階下囚吃的都是最粗糙的食物,但根據幸德秋水於一九一一年(明治四十四年)元旦在獄中所寫的漢詩,獄方在除夕夜端出了蕎麥麵,而元旦則有年糕可吃。因犯下大逆罪被捕,已經做好赴死準備的幸德秋水,在吃下年糕的十七天後被判死刑,並罕見地在六天後就遭到處決。不知道他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吃下人生最後的年糕? 人類要靠吃才能延續生命,而歷史由人類創造,如果從「飲食」的觀點探討歷史,想必可以看見不同的面向。本書將以幕末至明治時代為中心,探索各個歷史事件的「主角」都吃了些什麼,這些飲食又是如何與時代緊緊相繫。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不滿本膳料理的美國海軍提督——馬修.培理 喚醒太平美夢的黑船事件 「黑船事件」在幕末的日本引起前所未有的騷動,而這起事件的主角是美國海軍准將馬修.卡爾布萊斯.培理(Matthew Calbraith Perry)。作為敲開長達兩百餘年沉重鎖國大門的人,日本人想必今後也絕不會忘記培理這個名字。 培理的艦隊最早於一八五三年七月八日出現在浦賀海面,相當於日本的嘉永六年六月三日。當時美國的紀錄使用的是陽曆,而日本的紀錄則是使用陰曆,兩者記載的日期有所不同,往往令人感到困惑,因此以下將以陽曆為主,並標註陰曆。此外,日本從明治五年十二月三日起實施陽曆,由於以當日作為一八七三年(明治六年)的元旦,因此明治五年十二月實際上並不存在。 美國為要求日本開國,曾三度派遣使節,但都沒有成功。尤其是在培理之前負責與日本交涉的海軍准將貝特爾(James Biddle),由於態度過於友好,而嘗過軍艦遭幕府驅趕的恥辱。培理為了不重蹈覆轍,除了誇示實力之外,更拒絕與幕府閣員階級以下的人會面,並下定決心,如果幕府不願收下美國總統的親筆信,即便動用武力,也要將國書送到江戶城。 為此,培理請求美國政府派遣十二艘艦隊──包括四艘最先進的蒸汽軍艦在內──遠征日本。然而,正如狂歌「上喜撰(蒸汽船)喚醒太平夢,僅四杯便徹夜難眠」所詠的一般,實際上培理只率領了四艘船艦(其中兩艘是蒸汽軍艦)來到浦賀。 然而,從未見過蒸汽船的日本人被吐出黑煙高速前進的船艦嚇破了膽。怪異的「黑船」流言立刻傳遍大街小巷,人們心生恐懼,大大地撼動了日本。培理原本還擔心被縮減到四艘的艦隊不具威嚇效果,結果不過是杞人憂天罷了。 一八五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培理乘著蒸汽軍艦密西西比號(Mississippi)朝著遠東出發,而另外三艘船艦已經在中國,他原本打算等待其餘八艘整備完成後,出發加入他所率領的東洋艦隊。然而,由於發生各種意外,最終僅有四艘船艦前往日本,與他當初計劃籌組十二艘艦隊的構想相去甚遠。 密西西比號進入印度洋,中途停靠錫蘭、新加坡,於一八五三年四月六日抵達香港。培理於上海將艦隊的旗艦改為大型蒸汽軍艦薩斯奎哈納號(Susquehanna),並且轉乘該艦,首先駛向琉球(沖繩)。 在琉球接受豪華的設宴款待 一八五三年五月二十六日,培理率艦隊抵達那霸港。當時的琉球同時向日本的薩摩藩和中國進貢,究竟隸屬哪一方的問題曖昧不明,不過培理是站在琉球隸屬於日本的立場與琉球政府接觸。 琉球政府雖試圖阻止培理訪問王宮,但培理不予理會,組了一支包括軍樂隊和陸戰隊在內約兩百人的隊伍,直闖首里城。對此示威行動感到懼怕的琉球政府,不得已打開城門,迎接培理一行人。 由土屋喬雄、玉城肇翻譯成日文的《培理提督日本遠征記(二)》(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中,描述培理接受琉球政府設宴款待的內容如下: 宴會上有一道所有美國人都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做成的佳餚,可能是豬肉。而西洋人也熟知的佳餚包括染成紅色並切成薄片的水煮蛋、魚板、油炸的魚、烤魚冷盤、切碎的豬肝、砂糖點心、小黃瓜、芥子、鹽漬白蘿蔔片、炸豬肉片等。……總共十二道佳餚,最初的八道都是湯品。其他四道分別是生薑點心、用豆芽和小洋蔥做成的沙拉、一籠看起來像是暗紅色的水果,但實際上是用薄薄一層麵皮包裹柔軟的砂糖塊製成的丸子,以及將炒好的蛋和香味十足的白色細長根莖類拌在一起的精巧拌菜。 由於宴會上的菜色非常少見,遠征隊的紳士們努力表現出殷勤的態度,慎重地享用佳餚。在吃完第十二道菜的時候被告知還有十二道菜,但我們恭敬地離開了。 培理似乎非常滿意在琉球接受的款待和料理。想必是因為沖繩料理與中國菜相似,都使用豬肉和油。也許是因為培理對沖繩料理留下深刻的印象,導致對日後吃到的日本料理感到失望。 七月二日,培理率領著有四艘船艦的艦隊從那霸出發,前往日本。原本應該前來會合的艦隊,終究連一艘也沒有出現。派遣培理的美國總統是輝格黨(日後的共和黨)的菲爾莫爾(Millard Fillmore),但在培理出發之後,民主黨的皮爾斯(Franklin Pierce)贏得總統大選,改採「反對帝國主義、不侵略」的外交方針,對於與日本的開國交涉態度消極。因此培理的遠征一開始稱不上是一帆風順。 打開鎖國大門的《日美親善條約》 若從不同的角度眺望歷史,會發現令人意外的事實。例如,明治天皇的生日是嘉永五年九月二十二日(陽曆一八五二年十一月三日),而培理正於同月從美國出發遠征日本。這個宮廷期待已久的男孩被命名為「祐宮」,在培理出現於浦賀的前一個月(嘉永六年五月五日),舉辦了首次的端午節祝賀儀式。 之後,孝明天皇於慶應二年(一八六七年)過世,十四歲(虛歲十六歲。以下以實歲標記)的天皇睦仁登基,自一八六八年改元「明治」開始,經歷了四十五年的驚濤駭浪。如果培理晚個幾年來到日本,想必明治天皇的命運也會大不相同。 關於培理的日本遠征,在他回國後發行了許多相關文獻,從《大日本古文書 幕末外國關係文書》等資料中,也可了解當時日本的應對方式。幕府依照往例,試圖請培理移師長崎,但培理的艦隊繼續停留在浦賀,一動也不動。同時,培理還命令下屬應付日本來的使者,不親自出面。此外,兩艘蒸汽軍艦也在海上冒出黑煙,進行威嚇。 如前所述,以浦賀為首,黑船的到來在江戶人之間引起很大的騷動,幕府也緊急計劃在品川沿海興建砲台。然而,幕府深感這次的對手強硬,與過去不同,最終允許培理從久里濱登陸,並接受美國總統的國書,時值一八五三年七月十四日(嘉永六年六月九日)。培理約定於明年春天回來聽取答覆,之後便經由那霸回到香港。 然而,情勢卻愈發緊迫。在培理離去後不久,普提雅廷(Yevfimiy Vasilyevich Putyatin)率領四艘俄國軍艦來到了長崎,與日本交涉簽訂通商條約,但最終沒有成功。培理得知此事之後,決定提前再訪日本。當時皮爾斯已取代菲爾莫爾接任美國總統,但培理並沒有等到皮爾斯下達變更對日戰略的訓令就決定出發。他下定決心,無論皮爾斯說什麼,都要完成自己執行到一半的任務。 就這樣,比預定的時間還早,培理一行人於一八五四年二月十三日(嘉永七年一月十六日)再訪日本,直接進入江戶灣下錨。這次他所率領的艦隊共有九艘艦艇,其中三艘是蒸汽軍艦,並以波瓦坦號(Powhatan)為旗艦進行指揮。幕府指定與上次相同的久里濱為交涉地點,但培理堅持要在江戶進行交涉。最終雙方妥協,選擇在神奈川的橫濱村會面。當時的橫濱不過是半農半漁的貧窮小村落,以此為契機,後來發展為國際都市。 現在橫濱市的山下公園附近有一間橫濱開港資料館,據說培理與幕府的代表進行交涉的招待所就在資料館中庭的紅楠樹一帶。造訪橫濱開港資料館便可看到紅楠樹高大的樹枝向天空延伸,樹葉繁盛茂密。 於是,日美以橫濱為舞台展開會談。負責與培理交涉的是幕府首席代表林大學頭(林復齋,江戶後期的儒學者)。幕府答應美方要求,供給船隻煤炭、柴薪、水、糧食等物資,並對遇難船隻提供救助。同時,同意開放下田和箱館兩港作為避難港,正式簽訂《日美親善條約》(按:又稱《神奈川條約》)。 培理進一步要求通商,但林大學頭主張「牽涉人命之問題與利益相關之問題,兩者主旨不同」,培里只好撤回這項提議。順帶一提,經常為人混淆、被認為是「不平等條約」而引發各種問題的,並非這次所簽訂的親善條約,而是四年後與駐日公使哈里斯(Townsend Harris)所簽訂的《日美修好通商條約》。 無論如何,在十九世紀前葉,日本終於放棄鎖國政策,繼美國之後,陸續與英國、俄羅斯、荷蘭等國簽訂相同的親善條約。這是發生在大政奉還、德川幕府交出政權前十三年的事。 簽約前接受傳統本膳料理的款待 關於培里黑船事件與《日美親善條約》的意義,許多書籍皆有解說,在此便不多提。我更感興趣的,反而是當時美國人和日本人之間針對「飲食」所帶來的文化衝擊。 自古以來,世界各地皆會設宴款待語言和文化不同的客人。事實上,在日本鎖國期間,朝鮮通信使就曾以祝賀新將軍上任等事由為名,訪日十多次,幕府的文獻資料也記錄下當時款待他們的宴會菜單。盛宴上的佳餚是傳統的本膳料理,包含本膳、二湯五菜的二膳、二湯三菜的三膳、擺滿各式貝類的四膳、以甜點為主的五膳,毋庸置疑是純粹的日本料理,這是因為在外交上,為了維護國家的威嚴,必須以本國料理款待外國來的客人。 本膳料理是江戶時代展現武家威儀的傳統宴會料理,正中央放的是本膳,接下來是二膳、三膳等,提供許多不同的料理。用於款待朝鮮通信使的是三湯九菜,也就是最高級的本膳料理,但進入享保時期之後,在將軍德川吉宗的節約方針之下,料理也經過簡化。另一方面,對那些在長崎出島進行貿易的中國人和荷蘭人,大多是由當地的官員或商人設宴招待,似乎不曾由幕府舉辦正式的盛宴。文獻當中描繪了唐人(中國人)在宴會上享用的桌袱料理,席間可以看到日本遊女(按:娼妓)的身影。 那麼,對於從新興國家美國遠道而來的「不速之客」培理,幕府準備了什麼樣的盛宴呢?其實當時的菜單保存了下來。那時兩國已達成締結親善條約的協議,在簽訂之前的三月八日(陰曆二月十日),幕府於橫濱設宴款待培理一行人。根據不同史料記述稍有不同,以下參考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編纂的《大日本古文書 幕末外國關係文書之五》,介紹菜單如下(省略部分補充內容和說明文): 一 長形鮑魚薄片 鋪有墊紙的檜木托盤 一 酒杯 內有黑色三星紋的土器三件組 一 帶柄酒壺 一 湯品 鯛魚鰭 一 乾貨 松葉魷魚乾、昆布結 一 中皿 鰤魚幼魚、青山椒 一 碗 刻花貝類、防風、山葵絲 一 湯品 小鯛生魚片、白蘿蔔絲、山椒粉 硯蓋 紅竹輪魚板、蛋卷壽司、鶴羽盛、花形山藥、綠昆布、柑橘、香茸 清湯 蠑螺、切花牛角蛤、蕗薹絲 甘煮丼(豬肉) 斑節蝦、銀杏、松露、白肉魚串、土當歸 雞蛋芡汁料理 海參、鮭魚、新鮮香菇、紅蘿蔔絲、燉炙燒芋莖、山椒汁 缽 烤鯛魚串、雙色鯛魚糕、魴鮄乾、油菜花、醬油柴魚煮山藥、麴漬筆頭草、醋漬生薑 茶碗 鴨肉、竹筍、茗荷嫩莖 生魚片 比目魚生魚片、鮪魚生魚片、鯛魚小川卷、紫蘇嫩葉、生海苔、山葵花穗 碗 土佐醬油、煎酒、芥子味噌 .二湯五菜 本膳 涼拌海鮮 鮑魚生魚片、血蛤生魚片、白蘿蔔絲、鹽香菇、薑絲拌栗子、帶葉金柑 湯品 魚丸、布袋菇、千鳥牛蒡、雙葉菜、豬草 醬菜 奈良漬瓜、味噌蕪菁、漬白菜包綠葉、花形烤鹽、山椒 燉菜 鯥魚幼魚、豆腐、花椰菜    白飯 .二膳 醋味噌料理 烤鯛魚、蝦料理、山藥絲、新鮮香菇、鴨兒芹 湯品 背剖馬頭魚、初霜昆布 碗 七子烏賊、燉鴨肉麵麩、牛蒡 伴手禮 大魚板  燒烤料理 鹽烤全鯛 湯品 魚丸、蛋液 中皿 比目魚生魚片、閉鞘薑 酒杯 帶柄酒壺 飯缽 配膳道具 湯 水 甜點 一 蝦子形狀或紅白相間的海老糖 一 壓模砂糖點心 一 卡斯特拉蛋糕 一開始端上魷魚乾和昆布結等象徵吉利的菜餚和酒,展現祝賀之意,還有集合各種山珍海味的酒肴。接著登場的是重頭戲本膳料理,包含鮑魚、血蛤和豆腐燉菜等等,最後則是卡斯特拉蛋糕(按:長崎蛋糕)等三樣甜點。根據待客料理的儀禮,原則上不會使用獸肉,雖有魚、貝類、鴨肉,但幾乎不會出現其他獸肉料理。然而,或許是考慮到招待的對象是美國人,因此才在「甘煮丼」這道菜中使用了山豬肉。 比起幕府在全盛時期款待朝鮮通信使的盛宴,這份菜單的道數較少。而負責準備料理的是江戶的料亭「百川」,據說以餐點一人份三兩、甜點一人份銀五錢七分的預算接受委託,共三百份(另有他說)。根據兒玉定子在《日本的食事樣式》中的推算,一人份三兩的餐費在當時相當於六十位木工的工資。 順帶一提,說到百川,喜歡落語的人應該都會想到已故的第六代三遊亭圓生最擅長的段子《百川》。百川是江戶時代開在日本橋浮世小路(現在的中央區日本橋室町二丁目)的著名料亭,而落語《百川》據說根據實際故事改編,是為了宣傳料亭而創作的段子。我實在很想一嘗當時的料理,只可惜百川已經在明治初年歇業。 回歸正題,受到幕府盛宴款待的培理有什麼樣的反應呢?培理的遠征記當中有下面這段敘述(出自《培理提督日本遠征記(三)》): 日本代表主辦的宴會雖然沒能帶給賓客顯著的好印象,但賓客都對其款待感到非常高興。主辦方鄭重和誠懇的態度,在禮儀方面沒有任何疏漏。然而不得不誠實地說,這些擺在眼前的奇異菜餚,實在無法滿足眾賓客的食慾。……在波瓦坦號上款待日本代表的晚餐,分量至少是日本人提供的二十倍。簡而言之,日本人的盛宴雖然非常鄭重其事,但整體而言,料理的功力沒有給人太好的印象。琉球人的生活明顯比日本人好很多。 看來本膳料理並不合培理的口味。本膳料理屬於「非日常料理」,蘊含儀式禮節之意,比起味道,更重視視覺上的豪華。而且日本料理的動物性蛋白質較少,以清淡的菜色居多,生魚片對他們來說,或許也只覺得「吃生魚很噁心」,想必昆布、牛蒡、鰹魚高湯、山葵等未知的味道同樣讓他們感到困惑。培理習慣以肉類為主、油脂較多的料理,可想而知本膳料理無法讓他獲得飽足感,也不覺得美味。

作者資料

黑岩比佐子(Kuroiwa Hisako)

出生於東京都。慶應義塾大學畢業。紀實作家。主要著作包括《「食道樂」的人 村井弦齋(「食道楽」の人 村井弦斎)》(獲得三得利學藝賞)、《編輯 國木田獨步的時代(編集者 国木田独歩の時代)》(獲得角川財團學藝賞)、《麵包與筆 社會主義者堺利彥與「賣文社」的爭鬥(パンとペン 社会主義者・堺利彦と「売文社」の闘い)》(獲得讀賣文學賞)、《沒有聲音的記憶(音のない記憶)》、《明治的女兒(明治のお嬢さま)》、《聆聽不可忘記的聲音(忘れえぬ声を聴く)》等。

基本資料

作者:黑岩比佐子(Kuroiwa Hisako) 譯者:陳心慧 出版社:遠足文化 書系:大河 出版日期:2020-09-02 ISBN:9789865080709 城邦書號:A68007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