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慶餘年 第二部(七)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慶餘年 第二部(七)

  • 作者:貓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8-07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狂慶22周年/搶手新書推薦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范 閒 當 爹 了! 這一生,總算有一個人,跟他真正的骨血相連…… —— 細數貓膩最經典作品《慶餘年》 —— .作品總點擊率逼近兩億!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的「貓膩」封神之作——《慶餘年》! .一生必須看一次的穿越經典!自此之後小說中再無「詩仙」!超級大長篇全新校訂,完整重出! .改編電視劇,五年三季的精良策畫,五名國家一級演員加盟!甫開播即衝上好評冠軍,豆瓣評分一直保持8.0的2019古裝劇最大黑馬,被評為「把小說昇華的改編劇」! .盛大文學高層稱讚《慶餘年》是一部不可多得作品! —— 出道4000天,連載6作品,貓膩強悍得獎成績 —— .《將夜》:第一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第二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家桂冠! .《朱雀記》:新浪年度最受歡迎作品!2007年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第四屆原創文學大賽奇幻武俠獎金獎! .《間客》: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作品榜首!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起點首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第二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受手機讀者歡迎科幻小說獎銀獎! .《大道朝天》: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年度百強作品獎!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百強大神! 慶餘年》 .2015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前十! .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作品總點擊率將近2億! .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9名! .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 —— 讀者評價 —— .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拜託!貓膩大大我求求你!請單獨幫小葉子寫一本書吧!書名就叫《葉輕眉傳奇》!我保證買! .我爆喜歡《十二國記》!當我發現《慶餘年》作者也喜歡《十二國記》,甚至用了監察院碑文致敬陽子初敕內容時,都要感動到哭了! .《慶餘年》是真的爽!啪啪啪的各種打臉完全不停!最喜歡這樣開夠金手指卻對皇權不屑一顧的作品了! .很少有主角會強調自己很無恥哈哈哈哈,范閒也確實是各種利用自己穿越的金手指,但我喜歡他活得這樣快活! .有人評價「這是部看了之後就會陷入的小說」——誠不欺我! .我一個漢子,看小說從來沒有哭過的人,卻因為XX死掉的時候哭了! .全書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陳萍萍,他的品格與忠誠都讓我嚮往成為陳萍萍這樣的人,可以說,我正在努力成為陳萍萍! .《慶餘年》的開頭是范慎病死重生成嬰兒范閒,書名之意可以概括成「慶祝重活多餘出來的年歲」。我們都知道該好好活著,可是,誰敢說自己是好好活著的?范閒做到了! .小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光論這點,就完全可以說這是一部好小說。 .作者前面居然鋪了這麼多條伏筆,我光是整理就整理不過來了,但他居然都記得! .這是我覺得把太監寫得最好的一部小說!監察院長陳萍萍,身為閹宦,心如鐵漢!他是真男人,真正的黑暗王者! —— 超狂神劇角色與演員人名對照 —— 范閒:張若昀 范建:高曙光 慶帝:陳道明 陳萍萍:吳剛 五竹:佟夢實 林婉兒:李沁 范若若:宋軼 范思轍:郭麒麟 司理理:李純 海棠朵朵:辛芷蕾 戰豆豆:劉美彤 長公主:李小冉 費介:劉樺 言冰雲:肖戰 王啟年:田雨 .本集進度 -思思有孕,范閒要當爹了!在這個世界上,終於迎來一個真正跟他骨血相連的人。 -二下江南,終於可動手收拾明家,不作就不會死,范閒等著他們翻車等好久了,樂得哼起歌來! 官員大換血,范閒獲封澹泊公,成為慶國開國以來最年輕的小公爺! 須知再往上只能封王了,這可是皇子爵位……此時范閒卻祭祖歸宗,主動放棄競爭資格,宣布支持三皇子! 此番進宮,范閒終於明白永陶長公主為何如此熱中政治,還謀劃十幾年搞出地下組織君山會。 沒人想過由女人執掌世界,她想過!當年的葉輕眉只是「看輕天下鬚眉」,但她不僅看輕,還要「擊敗」,一統江山! 為了達成目標,她出手狠絕毒辣,半點不在意范閒是自己親女婿、夾在中間的婉兒該怎麼辦。 東夷城四顧劍的投誠在江南起了大用,范閒花了一年時間蠶食鯨吞明家股份,如今塵埃落定,商號易主!此後天下三園之一的明園改姓范,明家暗裡輸給長公主的股份也被他一筆抹消,兩人正式撕破臉! 一團亂麻中,只有一個好消息——思思懷孕了! 這一生,總算有一個人,跟他真正的骨血相連…… ——書名脫胎自《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曲十——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 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勸人生,濟困扶窮。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這是《紅樓夢》對王熙鳳與賈璉之女巧姐的判詞。當年王熙鳳曾接濟過劉姥姥,在賈府破敗之後,巧姐因為母親積下的這份德,嫁給了劉姥姥的外孫,度過了平安的一生,顯示蒼天在上,善惡終有報。 .主角范閒轉世重生之後,也如同判詞那樣依靠著娘親葉輕眉留下的人脈與機緣,葉輕眉重義疏財,范閒同樣濟困扶窮,正因他繼承了母親之志,彰顯正義、幫助世人,所以他才能受到上天眷顧。

內文試閱

  思思往常一直睡在范府後宅主臥房的外廂,只是今日忽然被大夫看出有喜,柳氏做主騰了間舒適的房間出來,讓她搬進來。      范閒扭頭看了看這房裡的擺設,對柳氏暗暗感激,再看著思思微白憔悴的面容,又生出些許歉意,輕聲說道:「是我的不是,居然成了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此時作為一家之主,范閒應該表現出溫和的一面、喜悅的一面,多說些讓孕婦寧心靜神的好聽話語,可是只略說了兩句,他卻噎住了,傻傻地看著思思的臉,半晌說不出話來。      一陣沉默之後,思思的眼圈微紅,咬著嘴脣說道:「少爺,看得出來您不高興。」      「怎麼會?」范閒唬了一跳,苦笑著說道:「主要是太突然,一點兒心理準備也沒有。」      他牽著她的手,緩緩捏弄著,微笑說道:「在我心裡,妳還是那個始終站在我身邊磨墨添香的大丫頭,總覺得沒有過多久,我們離開澹州也沒有多久……妳居然就要成孩子他媽了。」      「我們離開澹州已經三年了,我的糊塗少爺。」      思思破涕為笑,半倚在床上,用溫柔的眼神望著他,不論是在江南的同行同住,還是在澹州正式入門之後,她依然習慣性地稱呼范閒為少爺,而沒有改稱呼。      「哪怕我變成老頭子,只怕也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范閒憐惜地拍拍她的手,說道:「當爹這種事情,確實有些可怕。」      「少爺什麼都會……再說這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情。」      「什麼都會?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情,但教孩子可是男人的事情……要將一個孩子養大成人,這可是比寫詩殺人困難多了。」      范閒自嘲笑著,伸手進棉被裡小心地撫摸著思思微微鼓起的小腹,忍不住自責說道:「先前父親說已經四個月了……妳怎麼也沒和我說……就算妳害羞,也得給少奶奶說聲。」      思思感受著那隻手掌在自己腹部的移動,面頰微紅,將被子拉到頸下,微微害怕說道:「我怕……我怕是假的。」      「懷孩子哪裡有什麼真假。」范閒閉目感受著掌下的起伏,心中生出一些極其複雜的情緒,有喜悅,有恐懼,微微酸著……那腹中便是自己的孩子?      他是真的一時間無法接受自己要當爹的事實,那種恐懼竟是壓過了喜悅,好在此時心神清明,還不至於在思思面前表現出來,不然初為人母的思思定會恨死他。      范閒有些頭痛地撓撓頭,說道:「現在我應該做些什麼?」      思思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少爺,當然是該吃就吃,該睡就睡,總不能因為我懷了孩子,就讓您天天守著我啊。」      范閒忽然伸手輕輕扳過思思的手腕,將手指擱在上面,閉目偏首細細聽了聽脈象。      在此時,恰好林婉兒走了進來,一見他正在替思思診脈,睜著一雙大眼睛好奇問道:「是男是女?」      范閒將手指緩緩移開,笑著說道:「哪這麼容易便看出來,妳當我的指頭是B超?」      「必操?」林婉兒和思思聽著這個新鮮辭彙,同時皺起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范閒咳了兩聲,對思思叮囑一下日常要注意的東西,尤其是不要著涼,然後他走到門外,將藤子京媳婦喚過來,細細吩咐一番。下人、僕婦之類當然要找健康的,至於飲食也不要一昧的大魚大肉,只是挑著有營養的菜品點了幾樣。      「莊子裡有羊奶不?」      藤子京媳婦興奮地點點頭,思思肚子裡懷的是范家第一個孫輩,由不得這些下人們不激動。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范閒說道:「每天一碗,一定要煮沸。」      屋內,思思偎在林婉兒的身邊,難過說道:「我不愛喝羊奶。」      林婉兒想了想,自己當初治肺病時,也是被范閒天天逼著喝羊奶,那種羶味實在難以忍受,忍不住對門口笑著說道:「這羊奶莫不是仙丹?」      范閒回頭笑道:「雖不是仙丹,但確實是極好的東西,只是羶味重了些,思思妳可得忍著,堅持喝。」      林婉兒忽然想到四祺當時想的法子,高興說道:「這事讓四祺去做,也不知道她是放了杏仁還是茉莉花茶,一股淡淡澀味,卻是把羶味都袪了。」      一聽讓四祺服侍自己的飲食,倚在床上的思思好生不安,她本來是和四祺同等身分的大丫鬟,如今懷了孩子,待遇便驟然提高這麼多,她實在有些不敢承擔,生怕讓府裡上上下下說自己的閒話,下意識便想開口回絕。      范閒一揮手,說道:「這後宅裡沒那麼多虛禮,妳當丫鬟的時節,爺不照樣要給妳捶背……就讓四祺辛苦一下,只是不知道法子成不成。」      思思臉上一紅,卻發現門外人影一閃,露出四祺那張得意的臉,她笑著說道:「這法子當然成,那時小姐每天的羊奶都是我弄的,只要用紗布把茶渣濾了就好。」      林婉兒笑著嗔了她一眼。「瞧把妳得意成什麼樣子了。」      思思堅持喊范閒「少爺」,四祺堅持喊林婉兒「小姐」,這家裡一對男女主人,外加這兩個大丫鬟,在稱呼上著實有些奇怪,大概也只有范閒這種有前世經驗的男子,才會如此不計較所謂名分之事,好在這三個姑娘家都能配合上他的腳步,此點大善。      「平時要多曬曬太陽,甭信那些穩婆的屁話,不吹風悶屋裡會悶死的。」范閒忽然想到一樁事,很嚴肅地對藤子京媳婦和林婉兒說道,知道如果柳氏忽然古板起來,也只有這兩個人能幫思思說些話。      「呸呸……」藤子京媳婦趕緊吐了兩口唾沫,說道:「今兒大喜,怎麼能說那個字。」      范閒懶得理她,自顧自說道:「蔬菜瓜果得保證,這是不能少的。」回頭又對思思說道:「吃不下的時候也得吃……一些小吃食,妳讓丫頭們去辦。」      「得了得了。」藤子京媳婦臉皮厚,自顧自地堵住范閒的嘴,說道:「到底是頭一個,這日後還要百子千孫的,少爺如果都這麼緊張囉嗦,不得把我們這些下人折騰死。」      范閒又好好地安慰思思幾句,說了幾個笑話讓她放鬆下緊張的心神,便攜著林婉兒的小手出了屋子。二人在後園裡隨便逛著,一路上見著府中幾個頗為得力的下人匆匆而來,見著他們趕緊恭敬行禮,只是神色裡偶有透露出一絲尷尬。      「這是去做甚的?」范閒皺眉問道。      林婉兒笑了笑,說道:「這都是去給思思道賀的,見著我了……當然會覺得有些尷尬。」      「尷尬什麼?」范閒不至於愚鈍到如此地步,只是擔心林婉兒心中真有心結,所以故意問著。      林婉兒瞪了他一眼,將腦袋靠在他的肩上,輕聲說道:「你說呢?」      范閒拍拍她肉乎乎的臉蛋,微笑問道:「那妳是真高興還是假高興?」      林婉兒稚氣尚未全脫的臉上透著一份主婦的從容,仍然是那三個字。「你說呢?」      「我真的很緊張嗎?」范閒牽著林婉兒的手走到一座假山旁的石凳坐下,將林婉兒抱在自己的大腿上。此處安靜,沒有什麼下人經過,林婉兒微羞之餘也就由他去了。      「也不仔細冰著了。」      林婉兒埋怨了一句,忽然想到他問的那句話,思考片刻後抬起頭來,用那雙水汪汪的眼睛注視他,半晌後認真說道:「這便是我想問你的,為什麼看上去你不怎麼高興,而且……似乎有些緊張恐懼……擔心什麼呢?是真在擔心我的感受?你應該知道我不是那等人。」      范閒搖搖頭,笑著將抱她的雙臂緊了緊,斟酌半晌後說道:「我也不知道,或許真是沒有做父親的心理準備。」      「要些什麼準備?」林婉兒早已習慣了夫君與這世上男子不怎麼相近的思維習慣,好奇問道。      「比如……自己能不能為下一代營造一個很好的成長環境?」      林婉兒微笑說道:「先不要考慮過於長遠的問題吧,我比較好奇的是,思思肚子裡的到底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呢?」      「先前不是說過……」      「嗯,你無法必操勝算。」      「必操勝算這個詞用得很巧妙。」      「那你是喜歡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呢?」      「女孩子。」范閒斬釘截鐵說道。      林婉兒有些疑惑地看著他,半晌後像是明白了什麼事情,嘆息說道:「難怪你知道自己有孩子後不怎麼開心……想來是覺著思思不再是個女孩子了。」      范閒大惑,怔怔問道:「為什麼這麼認為?」      「女孩子是珍珠,等生了孩子,漸漸老了就要變成魚眼珠子,而你……是喜歡珍珠的,就算不把玩,看看也好。」林婉兒笑咪咪說道:「這是你自己曾經寫過的話,可不要否認。」      范閒自嘲一笑,這是曹雪芹的看法,雖然和自己有些相近……但這不是自己得知將有後代時依然無法喜悅的真正原因。      「可就算要變成魚眼珠子,我也要為你生孩子。」林婉兒怔怔望著他,輕輕咬著下脣,柔和卻用力說道。      范閒笑著點了點頭,忽然正色說道:「我知道這個世上有些比較奇怪的規矩,比如側室生的孩子要叫正室為母親,甚至有些從小由正室養大,而很少能見到自己親生母親的面。」      林婉兒看著他,微微皺眉,隱約猜到他要講什麼。      「雖然世上的大家族都是如此。」范閒很認真地看著她。「但我們不要這樣。」      不是請求,不是要求,是不容拒絕的知會,是不要。      范閒本不想在這種時候,說出這麼嚴肅的話來打擾林婉兒本來就難抑酸澀的心情,但是前世在病房裡看《大宅門》時,著實被斯琴高娃演的那個混帳中年魚眼珠子嚇慘了。      林婉兒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抹難過,緩緩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不要傷心。」范閒沉默片刻後,展顏笑道:「在杭州這半年我對那藥進行的改良妳也都看在眼裡,而且最關鍵的是……明天費介要來,他既然敢來見我們,自然是有好東西給咱們。」      他懷中的嬌柔身軀忽然一震,林婉兒不敢置信地看著他的眼睛,驚喜說道:「是真的?」      雖然這個消息讓林婉兒高興了起來,但范閒知道自己那不留餘地的說話依然傷了對方的心,只是為了思思和思思腹裡的孩子著想,他必須把話說在前面。便在此時,他輕輕嘆了口氣,一是心中確實有悶氣需要嘆出,二來前世金庸曾經在《鹿鼎記》裡讓小寶玩過這招,對付女生百試不爽。      果不其然,林婉兒見他面色沉重,馬上將自己心中的小小幽怨揮開,關切問道:「怎麼了?」      「先前妳也看出來,知道思思有喜的消息後,我並不怎麼開心……反而有些害怕……」范閒低著頭,似乎想從妻子的體溫與氣息中尋找內心的支持與安慰。      「其實有幾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自然是擔心林婉兒觸景傷心,這個原因先前淡淡提過。至於第二個原因其實很簡單。      「我是一個沒有父親的人。」范閒微笑著說道:「雖然有父親,甚至有兩個父親,可是在澹州的時候,我一個也沒有,而且真正的那個,似乎從來沒有當過我的父親。」      很拗口的一句話,但林婉兒聽懂了,有些警惕地看了四周一眼,確認這句話不會被別人聽進耳中。      「父親他對我極好,可是妳明白的,這終究不是同一件事情。至於宮中那位……自澹州來京都後,我便是將他看白看透了,連妳太子哥哥和二皇兄都像驢子一樣被驅趕著,更何況我這個私生子。」      「我是一個沒有父親的人。」范閒加重了語氣重複一遍。「所以我很害怕自己不會做父親,故而先前的第一反應就是惶恐不安。」      范閒前世的時候沒有父母,這一世也沒有父母,更慘的是,前世是老天爺太不是東西,這一世是父母太不是東西——是的,在他的內心深處,他向來認為在教育子女這個環節上,母親做的也非常差勁,很讓他傷心。      他兩生成長的歷程都有這方面的缺失,替他的心理帶來了極大的陰影,往日或許還沒有察覺,可今日范府的喜訊卻將他的黑暗面完全映照出來,他下意識拒絕承認自己要成為一位父親。      林婉兒滿臉憐惜地看著他。      「我的母親也不愛我。」范閒有些木然地說道:「或許妳不相信,可是……她真的不愛我。」      無法愛,還是不愛?世人總以為葉輕眉便是范閒的母親,但只有他自己清楚,在重生到這個世界上來之後,他對於那個遙遠的女人有的只是好奇和一股莫名的情感,只是隨著漸漸成長,身周的人不停地講著那個曾經光彩奪目的女人,身周的事不停地述說著那個女人的過往,身周的痕跡不停提醒范閒那個女人的存在。      久而久之,前世沒有獲得過母愛的范閒終於習慣這一點,開始逐漸接受自己的母親就是葉輕眉,開始依戀這個名字——兩個穿越者孤獨的靈魂或許因為母子這一種最堅固的紐帶而互通了起來。      他承認了這一點,並且在北齊燕山那個山洞裡,當著肖恩的面,親口說出這句話。      可是看過箱子裡的信,知道了許多當年故事的范閒,不得不告訴自己,葉輕眉並不愛自己,不是指自己這個異世的靈魂,而是對這個肉身的兒子沒有多少愛。他繼承了葉輕眉的監察院、內庫、慶餘堂,當年的人脈、親密的戰友,但這些不是她刻意留給他的,而且即便是留給他的又如何?      「我的母親不愛我。」范閒平靜說道:「不然她不會拋下我一個人走了。」      林婉兒想寬慰有些失神的他,卻不知該如何說起,那個早已故去的婆婆是怎樣光彩奪目的人物,自幼在宮中長大的她,當然清楚無比。      「不僅僅是因為這個。」范閒皺眉想著,當那個箱子被打開的時候,他就有些失望,因為那封信是留給五竹,而不是留給自己的,尤其是信中的內容,讓他更加失望。      「她稱我為混帳兒子。」他微笑著說道:「而且她沒有留下隻言片語給我……就這麼走了。」      「這種淡然,這種平靜,顯得有些冷靜到荒唐。」范閒皺眉想著自己的言情身世,總覺得自己的出生或許本來就是件很荒唐的事情。      他繼續說著,林婉兒卻聽得有些心寒。      「她沒有告訴我,在這樣一個危險的世界裡該如何生存下去。她沒有告訴我,究竟誰是值得信賴的。她沒有告訴我,飯應該怎樣吃,老婆應該怎樣疼。」      范閒笑了起來。「她對天下萬民有大愛,偏生對自己的子女卻沒什麼關注,這一點是不是很混帳?大概也只有這樣混帳的母親,才會生出我這樣混帳的兒子。」      說完這句話,范閒輕聲咳嗽起來,林婉兒從他腿上下來,一下一下捶著他的背。      范閒擺擺手,笑道:「好險,幸虧還有父親……」他指指前宅的方向,又說道:「還有奶奶,還有那兩個怪老頭,不然我這輩子還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模樣。」      范閒一向是個很自持謹慎的人,像今日這般感慨的時間並不多,林婉兒一直插不進話,見他漸漸脫離了一味傷嘆,乾脆微笑看著他,聽他一人的內心獨白。      「聽我唱首歌吧。」范閒忽然很認真地說道。      林婉兒點了點頭,有些好奇,一個大男人會唱什麼樣的俚曲呢?      范閒啟脣而歌,聲音清亮之中帶著三分酸楚,他的嗓音並不好,但這首曲調格外悠傷,悠傷之中又帶著三分期望,如雨後簷下支頷期盼母親歸來的孩子,像簷下被風吹雨打著的白布小人飄飄蕩蕩,渾不著力,只被那條線牽著,說不出的哀傷,卻眺望著遠方。      一曲終了。      「什麼意思呢?」      范閒唱的是林婉兒沒有聽過的一種語言,發音有些怪異。      「歌詞的大概意思很簡單。大概就是……母親大人,您好嗎?昨天我在杉樹的枝頭上,看見了一顆明亮的星星,星星凝視著我,就像母親大人一樣,非常溫柔。我對星星說,要禁受得起挫折哦,是男孩子嘛,如果感到孤獨的話,我會來說話的,有一天,也許會的。那麼就這樣吧,期待回信,母親大人。一休。一休。」      「母親大人,您好嗎?昨天寺院裡的小貓,被旁邊村裡的人們,帶走了,小貓哭了,緊緊地抱住貓媽媽。我說了,別哭了,你不會寂寞的。你是男孩子吧,會再次見到媽媽的,總有一天,一定。那麼就這樣吧,期待回信,母親大人。一休。一休。」      范閒微笑看著眼圈都已經紅了的林婉兒,說道:「很好聽吧?」      「嗯。」林婉兒用鼻子嗯了一聲,問道:「一休就是那個寫信的孩子?好可憐。」      「是啊,一個絕頂聰明、卻不能和自己母親一起生活的可憐小孩子。」范閒笑著說道:「和我很像……只是他寫了信還可以寄,可我寫了信又往哪裡寄呢?」      「這首歌叫什麼名字?」      「母親大人。」

作者資料

貓膩

曾就讀於四川大學,從事網路文學創作,現為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代表作:《慶餘年》、《朱雀記》、《間客》、《將夜》、《擇天記》、《大道朝天》等。

基本資料

作者:貓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08-07 ISBN:9789571090429 城邦書號:SPB7F00024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