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盜戚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盜戚君

  • 作者:桓宓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4-14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隨書附贈隨書小卡*1(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他是官,她是賊,而她最想要偷的,是他的心。 「我不是偷他的人,我盜的,是這郎情妾意。」 ★第二屆原創小說大賞特別獎得獎作《九媱》,高價售出泰國版權,超高首刷量在泰引起旋風! ★ 跨出國門的好評!連載中即接到邀約,泰國出版社心動提案《九媱》相關系列《千年上卷.孟婆》! 作家貼身評論+讀者好評 ▎編輯評論: 在無聊的滑世代中讀桓宓,是一種反差樂趣。遙想昌盛神秘的時代,也困惑 HD螢幕無法解析的愛恨情仇。——鏡文學/文學開發部編輯 黃深 ▎作家貼身評論: 她描寫的故事,讓人彷佛身歷其境,文字細膩優美且富含濃厚的情感,讓人印象深刻。——作家.綰昕 我所知道的桓宓,無懼創作荊棘,總是想把最好的故事呈現給讀者們。一起走進她的故事海,看見人間的花開花落。——作家.午盞 對於寫作的專注與熱情,除了多年筆耕不 輟的堅持外,更體現在能輕易勾起人少女心的文字魅力上,總會被當中情節撩得心癢。——作家.東波 她總能用優雅細緻的文字,從你我心頭最軟的地方勾出柔情與浪漫。——作家.知岸 ▎讀者一致好評: 讀者Kaza:看宓宓的的文有種特別的魔力,不用直白的描述,字裏行間帶出腳色細膩的情感,每看一次比上次更著迷,就像喝了杯蜜香紅茶滿口茶香,後韻帶了絲絲甘甜,讓人想一看再看。 讀者凱爾:一個致力於對讀者發刀,卻又常常寫出各種撒糖不用錢的女人,也是個手速和挖坑成正比,令小天使東阻西攔很心累(?)的作者。希望讀她故事的人能在她構築的世界裡有笑有淚,感受到故事的魅力。 讀者五月病:桓姊的文一開始都是文筆引人進入劇情,後來變成劇情和文筆相襯,缺一不可。 讀者檸檬酸:我因《九媱》喜歡桓宓,不死心在網上找了很久,在POPO找到的時候真的如獲至寶! 讀者似雪:可以的話希望妳的書都能放在我的書架上! 讀者月穎:桓宓大大的文一向很美,鋪陳是慢慢的但是很深入人心,讓人回味無窮。 【桓宓的作品國內外好評紀錄】 ▸ 第二屆原創小說大賞特別獎得主,打磨三年全新創作,述說將軍與女賊從對立到攜手的酸甜之戀! ▸ POPO連載閃亮星作家專訪,雙作品推薦! ▸ 讀者評價最會寫古風的臺灣作家之一! ▸ POPO留言周榜第四名! ▸ POPO收藏周榜第六名! ▸ POPO人氣二十二萬的熱門選書! ▸ POPO潛力作家! ▸ POPO武俠歷史人氣榜冠軍! ▸ 原創市集異想綜合榜第八名! ▸ 原創市集本月強作推薦! ▸ 鏡文學連載第六名! 【故事中人是這樣想的】 .世間欺你寬厚良善,縱使前方屍山血海,我也要踏進去——為你討一個公道! .那道溫和的嗓音,帶著一束不容黑暗掩蔽的光,照亮了她的世界。 .人之一生,求不而得、求而既得,皆因心欲。這世間萬物,若求而得之,妳歡喜;若求之不得,妳也不可忿怒,繼而入了心魔——知道嗎? .不染血腥,終究還是沾了滿手的血……義叔,你說得對,江湖就沒有一刻是平靜的。 .這份名聲不算好,可她從來,都想在他面前盡力維持到最好。 .這世界上總有一個人的存在是特別的,無人可與他比擬,是你心之所向、命之所護。 .他是她此生不敢奢求的天邊月光,她早決定好一輩子當他的影子,暗地裡守護他,陪他哭陪他笑,陪他度過戰場上每一次的血影刀光—— .她轉過身來,在漫天燦爛的曦光中朝他微笑,清麗明媚的眼眉靈動得不可思議,滿目的風景都因為她的烘托,在他眼中方得壯麗波瀾。 .你在哪裡,我便喜歡那裡——天南地北,歸途是你,風雪無懼。 【關於官與女賊】 他是官,她是賊,而她最想要偷的,是他的心。 江湖人稱千面盜仙的梁君閣少閣主雲琈有個不算祕密的祕密:她喜歡戚大將軍。 師弟妹們總說她為助戚將軍,私下居然為國為民做了好多事,沒半點賊氣,但她身為大師姊,讓他們別提他們就不敢提。 可惜她運籌帷幄的從容自在、姿態嬌豔的風流身手,全會在戚長君面前消失不見。 她一見他,就害羞到手足無措、身軀僵直,面色緋紅連話都說不清,而這份深情,全起源於幼時他無意間改變她人生的幾次相助。 但她從不敢癡心妄想,畢竟他們一個是官,一個是賊,本該天各一方——直到太后中毒,宮中能夠解毒的至寶血麒麟被盜。 戚長君奉命追索,可一樁十多年前的武林祕案,逼迫雲琈站到了他的對立面;慘案牽連甚廣,血麒麟再現江湖後掀起的波濤,遠遠不是腥風血雨可以形容! 多年來她護他助他,可這次雲琈動用梁君閣全力,卻是為了阻止他……

內文試閱

  晨光未明,薄曦朦朧。      官道上一小隊人馬快馬奔馳而過,而在這奔騰的隊伍之後,依稀有一道身影緊緊跟隨。      不緊不慢、不慌不忙地維持一段拿捏得當的距離,氣息隱密地幾乎讓人無從察覺。      戚長君駕著快馬,領著親兵護衛往前進,但天黑前趕不及到下一座城池,只能在途中的森林內過夜。      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士兵,再加上從上一個鎮子離去前物資都準備齊全,這會兒露宿野外也沒有問題,但是——      侍衛們將馬拴在樹上後,各自分工,生火的生火,備食的備食,有條不紊的進行被分配的工作。      戚長君朝護衛長示意了下,逕自走到一旁的林內,一路上跟隨的黑影也隨他的腳步移動。      他停下腳步,微仰起頭,婆娑樹影間,一抹人影蹲身扶著樹軀垂視他。      「……下來吧。」他道。      知道行蹤曝露,雲琈未再試圖隱藏自己。      「昨晚桌上的字條,是妳留的吧。既是如此,何必大費周章。」      雲琈啟脣欲言,又不知從何說起,最後只道:「護送將軍回京後小女子便走,將軍對小女子之舉若有不喜之處,請再忍耐一會……那群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小女子這也是為了護將軍安全。」      他眉眼半分未動,然而重重葉影之下,他未能看清她的表情。「他們,要的是我手上之物。妳,不也是為此而來?」      「小女子確實是為將軍手中之物而來,但又不完全是——總之,小女子未曾想過要強奪。只想辨識一下真假罷了……」      「既要辨真假,妳這一路始終不露面,又要如何驗證?」他道,嗓音低沉醇厚,引人迷醉的音色,偏又淡然得有些冷酷。      雲琈欲哭無淚,不知道該怎麼朝他明說——她其實不敢正面明視他?      梁君閣內就沒人不知道,大煌朝年少有為、俊美無儔的定北將軍戚長君,是她兒時的救命恩人。      為了他,她數次隻身潛入敵國軍營,以身犯險;只要對他有益,不管是多麼困難離譜的事情,她都會去做,不惜任何代價。      雖她本人一直說是報恩,但閣內有誰不知,她是嘴硬不肯承認——      連命都能豁出去不要,這輩子守身如玉、終身不嫁的情感,分明就是愛慘人家了。      偏偏!平日調戲師弟時,那副風情萬種的模樣,在看到戚長君後,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徹頭徹尾變成靦腆無措的小姑娘,讓有幸見到她這面的師弟皆忍不住大喊質問她:姑娘您哪位?我們那巧笑倩兮,笑得禍國傾城的妖孽師姊呢?      她久久沒有出聲,他也沒有半點等候過久的不耐。      雲琈終於回答:「小女子自有方法可以驗證——」      未竟之意不用說白,聰明人都懂。      他頷首,少頃又問:「軍機圖、解藥,是妳?」      雲琈一愣,一張小臉尷尬得不行,已然要冒煙。      「……是。」她細聲應答,聲音小得不仔細聽就會漏掉。「小女子自知將軍智勇無雙,小女子這點微末本事,於將軍面前上不得檯面……但將軍為國效力,小女子雖是一介女流,若能幫得上忙也不會袖手。」話說到後頭,連她都不知自己究竟在說什麼,又想表達何意。      她說這話實在太可笑,欲蓋彌彰簡直不要更明顯,但他不知是沒發現,還是發現了卻沒明說,總之沒有戳破她。      「不管如何,總歸是救了我軍一命。軍中用水遭人投毒,毒性猛烈,若不是姑娘取得解藥,情況也不會那麼快就獲得控制。」他又退了半步,朝她拱手一禮,以表謝意。      他如此鄭重的感謝,讓她更加不知如何是好。      對雲琈而言,為戚長君做任何事都是應該的,這樣的誠懇和低姿態她不習慣——      甚至有些受寵若驚。      「姑娘對我軍有恩,若是要驗血麒麟真偽,在下還是能通融一二。」話鋒一轉,他又說:「但驗過之後,姑娘要如何?拿走血麒麟嗎?」      話語直接,神情淺淡,月光下那玉樹臨風之姿更顯清冷端美。      雲琈不由得看呆。      大煌朝中誰人不知,定北將軍戚長君,俊美無匹,容貌之美,當世之最,舉國上下無人可與之相比。      若是它物,只要他一句話,她盡可放棄不取,但血麒麟不行。他手中那個若是真品,她必然要取走。      血麒麟如今已被人拿來作局,誰都可以在這局裡,唯獨他不行。      她抿脣,暗嘆一氣。「血麒麟從不是皇室之物,只是被皇家保管著,如今更是被人拿來當餌——皇太后身中奇毒,也是有心人陷害,將軍此番帶回的血麒麟如果不是真的,牽連該有多廣……將軍可知?」      「那姑娘可知,憑妳,無法從我手中拿走血麒麟。」      雲琈苦笑。「小女子曉得。將軍英勇震攝大煌邊境,保衛疆土數載,豈是小女子這等小人物可以相比的。只是為了這血麒麟,已有太多人受害……小女子亦是局內之人,早晚躲不過。」      聞言,他皺起眉。      她也止住續說的念頭,放柔了語氣:「將軍請回吧。在您進京之前,小女子必不讓不該出現的人,現你之前。」      他甫啟脣,便覺她氣息一匿,竟是迅速遠離了。      她若不願再談,多說也是無益——可他前來,除了要問血麒麟之事,更是要說:這野外危險不平,她一女子孤身在外多有不妥,還是跟他們一道……      眼下看來,他的擔心倒是多餘了。      戚長君回眸一望,緩步走回營地。      *      三更欲轉四更之時,戚長君睜開了眼,他眸光一掀,不遠的護衛也先後醒了過來。      手掌搭上腰間長劍,眾人戒備四周動靜。      戚長君眉間倏地一蹙,朝身側的侍衛長使了個眼色,便一人提劍往前方而去,腳下生風,一瞬不曾遲疑。      離前方尚有七尺之距,一陣氣旋當場爆開,他拂過煙塵看去,那抹纖影背對他,單膝蹲在地,右手軟鞭匍匐在側,左手緩緩擦去脣邊血跡。      「輕功身法不錯,可惜內息不夠渾厚……雲琈,憑妳一人也想與我們作對,這膽子是不錯,可腦子就不夠了!」      對面三人,一人站在她身前,剩下兩人各站她左右,將她團團包圍。      因想將她逼退,故留了退路。      本來三人奉令前來,從沒想過要跟戚長君硬碰硬,只想先探查一陣,回去覆命後待主子下令定奪。      誰知他們連戚長君的人都還未見得,雲琈已擋在前頭,不讓他們再進半分。      加上昨晚潛入戚長君院中時,雲琈出手傷了他們的人,現下雙方一言不合隨即大打出手。      「膽子夠就行,我跟你們這群老人家可不一樣!」語罷,雲琈直起腰桿,甩了甩手臂,掌中的鞭子也同時被她注入真氣,登時筆直如劍。      言下之意,就是對面三人的膽子不夠用,需要以三個人欺她一個才敢大聲說話。      「妳!」為首那人聞言,當下發怒;怒喝才出,隨即便止了後音,甚是戒備地瞪著她身後。      雲琈自有所感,手中軟鞭頓時卸去力道,柔軟溫順地垂在身側,挺直的背脊不鬆反緊。      她覺著自己額前都沁出汗了。      「幾位前輩星夜而來,在下有失遠迎。」      真的是他!      這個認知讓雲琈心頭一抽,當下就想哭出來,面上雖然不顯,但秀眉已擰起——她本想在他來之前將這些人全打退,不要費他一毫力氣的……怎麼又搞砸了呢……      「這……不敢勞將軍大駕。」為首的青衣老者,連忙拱手道。      戚長君側身提劍擋在雲琈面前。「這位姑娘乃是戚某恩人,不知幾位前輩有何指教,戚某在此代恩人領受。」      「不不……我們並無惡意,只是想見戚將軍一面,奈何雲姑娘咄咄逼人,這才動手——武者之間的切磋,皆是點到為止,斷不敢傷人性命。」      戚長君淡瞥他一眼,沒有接話,眸光卻飄向她脣邊未及拭去的血痕。      「嗯。內腑受創,也是點到即止。」      三人的臉色頓時沉下,左側的黑衣人忽道:「磨蹭什麼!要奪血麒麟就趁現在,我們三人難道還攻不下這兩人嗎?索性一不作二不休,搶了東西便走!」還不等話落,他率先動手,先發制人,一道凌厲掌風往戚長君打去!      雲琈連忙揮鞭去擋,半途卻被戚長君給攔住,壓下她的手腕,一劍劃了過去。      劍芒如虹,沉厚的內勁一下子卸去掌風勁力,黑衣人不料攻擊被人當頭化解,狼狽的躲開,仍受劍鋒所傷。      右側的檀衣青年見狀,提劍往戚長君打去,青衣老者見兩人先後都動了招式,也不再忌憚退卻,心想不如就將兩人擊殺在此,如此東西得手,也不會教人知道被何人取走。      主意一定,他的招式便大開大合起來,三人輪番上陣,攻勢便形成銅牆鐵壁,戚長君和雲琈皆受掣肘,一時半刻脫不了身。      若撬不開一個口突破,他兩人會生生被耗死在裡頭!      戚長君思及此,停了往前攻去的心思,他側首想叮嚀她一句,只見雲琈不知何時已停了攻勢,只在他附近移動,並未貿然進取。      他道:「……這樣不行。」      雲琈手腕一翻一轉,又幾鞭打過去,不錯眼地盯著三人,只分神瞥他一眼,道:「好,小女子掩護將軍。」      她竟洞察了他的心思。      他只說了一句,她就知曉他要如何做了?      戚長君剛挪首避開一道掌風,雲琈已出招迎敵,戚長君瞅準時機,長劍劍氣一凝,隔空拉出一道絢爛劍花!      隨著這道白芒而起的還有重如千鈞的推山之勢,往右側那名檀衣青年而去,鐵壁護網一破,排山倒海的攻勢霎時也失了泰半威力,黑衣人不甘,在青衣老者卻在下令收手撤退的同時,一掌朝戚長君打去!      「將軍!」雲琈瞠大眼,鞭不及援。      戚長君扭身一避,躲去大半力道,掌刃擦邊而過,劃開他胸口襟領,錦盒從他懷中掉了出來。      錦盒暗扣被震壞,一塊雕工精緻的血紅美玉彈盒而出。      雲琈收勢再揮一鞭,將血玉捲到手中,趁勢一看——      巴掌大小、暗紅成色,雕刻的圖案是血麒麟,但是——只是肖似的假貨罷了。      短短幾息間,雲琈已辨出掌中血麒麟真偽,在戚長君走來之時,把血麒麟還還他。      「……要還我?」問出這句後他有些意外,訝異的不知是自己的問話,還是她的反應。      「這是贗品。」雲琈豔美的臉龐上已有幾分凝重。真血麒麟不見蹤影這點,讓她心中沉晦。      戚長君凝眉,語氣沉了些:「如何分辨?」      雲琈肅著臉,月光柔和,她容顏豔麗,絕色染了層飄渺的銀輝,頗有幾分仙人之感。「傳聞真品在首部這裡有一團烈火紋,極易辨認。」她指著手中的血玉,又道:「此玉以雕工和玉質來說,都屬上乘,倒也是難得之物。」      「傳聞?妳也未曾親眼見過?」      雲琈抿脣,繃著神情點頭。      戚長君把它收回懷中。「既如此,妳如何斷言此物是假?」      雲琈掙扎半晌,緩道:「血麒麟乃玉虛宮贈與武林的神物,此等靈玉非常人不能號令,需由盟主用特殊方法驅使……小女子剛巧知道確認主玉關聯的法子,即是憑這點辨別。」      戚長君一頓,驚訝於她的坦誠。「妳輕易將此事告知我,沒問題嗎?」      雲琈一愣,他突如其來的關心,令她小臉瞬間彤紅,無措地往後退了兩步,垂下首不願再看他,連忙岔開話題——      「之前所言,還望將軍細想。天子欲尋血麒麟,乃是望其能解太后之毒,如今此物非血麒麟,貴人之毒也危在旦夕……還是盡早拿出個對策才好。」雲琈朝他疊手一禮,轉身就走,並未回頭再看一眼。      戚長君一人在原地,目送她的背影僅幾個跳躍就離開他的視線。      幽影迷幻步……男人斂下了眼。      *      戚長君接過茶盞,淡道:「聖上說血麒麟遭竊,太后所中之毒需要血麒麟來解,我在西北時遇到皇上派去尋找的暗衛,一路護送他們回京,已約略了解狀況。不過東西雖帶回來了,卻是贗品。」      「贗品?」梁子玨瞠目,不可置信。「怎麼可能!聽聞血麒麟難有仿品,乃是因為其玉種特殊——你讓何人鑑定,如何得知是假的?」      想起月下靦腆無措又智慧果敢的女子,戚長君默了一會,才言:「我不知她是何人,只知她名喚雲琈。」      「雲、琈?」聽到這個名字,梁子玨瞬間變臉,牙關都咬緊了。      戚長君不明所以,頷首表示他沒聽錯。      「千面盜仙——」梁子玨磨牙似的吐出四字後,從桌案上邊抽出卷宗往他遞去,邊跟他解釋。      「長君你久未歸京,所以不知這『千面盜仙』的名號,可響亮了——」說起來又是長長的故事,梁子玨舉杯啜了口茶,復言:「這血麒麟也與她有關。」      戚長君抬眸瞧他一眼,梁子玨知他意思,潤了潤嗓子繼續說:「八年前宮裡玉露寶瓶失竊,就是她出的手。那次出手讓她聲名大噪,一夜成名,後來京城裡陸續又有幾樁竊案都與她有關。因她身姿飄然如仙,又能幻化千種面貌,江湖人稱『千面盜仙』。全城通緝這麼多年了,也沒有半次能將她逮捕歸案!再繞回來說,那玉露寶瓶雖是八年前失竊,但我懷疑她那晚拿走的不只寶瓶。」      「可藏寶閣總管清點時,確實只有寶瓶丟失。」      梁子玨撇嘴,這點他也知道,但千面盜仙神出鬼沒、從不失手,誰知道玉露寶瓶是不是幌子?他就是不相信滿閣樓珍寶,她會只取一樣!      「梁君閣少閣主?」戚長君修長指尖正好翻頁,第一句即讓他擰眉。      梁子玨點頭,繼續補充:「這還是我聽說書人說的。據說她是孤兒,五歲那年被梁君閣閣主撿回去,閣主見她資質不錯,便收她為徒。你也知梁君閣閣主終身未嫁,未有兒女,雖說是她的徒弟,但誰都知道是繼承人。」      「我記得京中護軍,也有身法不錯的,捉不了嗎?」合上卷宗,他隨手放在小几上,呷了口茶。      完全說到點上了!      梁子玨哀嘆一口氣,抱怨中亦有不解:「還真沒有!都說她所習身法乃是幽影迷幻步,且她身姿靈巧、輕如飛燕,確實挺難抓到。而且,一旦她脫離追捕者的視線,即可換成不同樣貌——目所能及時都很難抓到她了,何況是換了臉的?」      「不過現在我可不怕了。」他咧嘴笑,拍了下戚長君的肩。「我有你這個幫手,定能捉到她,將她逮捕歸案!」      戚長君睨他一眼。「未必。」      「為何?」對他和皇上來說,這天下間就沒什麼事情是他戚長君辦不到的,若非如此,皇上也不會在他帶回西北降書時就讓他接手這事。      現在他本人竟說未必——難道他已經和千面盜仙交過手了?      可也不對……長君武功不低,怎可能連雲琈都打不過?雲琈有那麼厲害?      「記得去年我軍被敵方投毒一事嗎?」      「當然記得!」      「投毒之後,我軍立勝,也記得嗎?」      梁子玨開始覺得不對勁了……長君少言,說話從來言簡意賅,很少會把話分成多次。      但他仍是回:「記得。你說你因緣際會,得到敵軍軍機圖。」      戚長君頷首,在梁子玨驚疑的目光中,緩道:「為我軍偷得解藥救命、盜軍機圖助我軍以少勝多的——都是她。」      「你說什麼——」京兆尹梁大人,有些受不了這個刺激,抱著頭癱倒在椅榻上。      「所以,只要不耽誤太后鳳體,我不會動她。」      梁子玨:「……」他覺得心好涼,人生好困難。

作者資料

桓宓

標準黛玉骨但不是美人,親切溫和不高冷,非仙子系寫手。 喜看甜文但愛寫虐文,虐讀者的過程中可以獲得成就。 執筆以來最大的願望是:寫到不能寫為止。目前則努力往讓更多人可以愛上古風文的目標前進。 臉書:https://m.facebook.com/huanmi030726/

基本資料

作者:桓宓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04-14 ISBN:9789571079196 城邦書號:SPB7F00022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