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我的前半生(獨家授權全新編校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的前半生(獨家授權全新編校版)

  • 作者:亦舒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0-03-11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本書適用活動
超級VIP/ 外版精選!

內容簡介

獨家繁體版授權、全新編校版本 ★亦舒、倪匡、金庸並稱香港文壇三大奇蹟★ ★靳東、馬伊琍主演都市愛情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原著★ ★作品逾300本、寫作50年★ ——人生數十載,百轉千迴,我不知道是好氣還是好笑,最後還是決定笑了。 故事主角子君,大學畢業即成為醫生娘,專心在家相夫教子,生活無憂無慮。 一日,丈夫涓生無預警地拋下了一個震撼彈——他要離婚,他在外面有女人。 一瞬間子君失去了避風港、失去了孩子,整個人生彷彿崩塌。無所依靠的她必須重新找回對人生的渴望,在這顛跛的道路上,支撐著她的是嶄新的工作經驗、逐漸拾回的自信,以及閨密毫無保留的幫助。 重回職場、重獲肯定、重新定義自己,子君在這段歷程中重獲新生,不僅再度擁有了愛自己的勇氣,更在這條路上找到了人生真愛。用數十個字總結她的前半生:結婚生子,遭夫遺棄,然後苦苦掙扎為生。然而陰霾終將過去,陽光將在她的後半生露臉。 這一切也正如亦舒所說:「我們失去一些,也會得到一些,上帝是公平的。」 ——有一種自尊自愛,叫亦舒—— 妳總能在她的書中找到自我投射,總有一個角色會替妳說出內心的獨白。 她開啟了現代女性獨立愛情觀與價值觀,影響了半個世紀以來的城市女性。 香港知名作詞人林夕曾說:「亦舒曾是我的枕邊書。」 亦舒人稱金句狂魔、對白簡練,以一擋十,讀起來痛快淋漓! 在亦舒的筆下,最重要的主角往往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個靈活鮮明的女主角與她的知己。 女人也是人,自尊自愛,努力工作,心裡有數,不會活得比男人狼狽,女人要活得有自己的格局和天地。 《我的前半生》名言 ・這一年來在外頭混,悟得個真理,若要生活愉快,非得先把自己踩成一塊地毯不可,否則總有人來替天行道,挫你的銳氣,與其別人待動手,不如自己先打嘴巴,總之將本身毀謗得一文不值,別人的氣就平了,也不妒忌了,我也就可以委曲求全。 ・這世界像一個大馬戲班子,班主名叫『生活』,拿著皮鞭站在咱們背後使勁的抽打,逼咱們跳火圈、上刀山,妳敢不去嗎?皮鞭子響了;狠著勁咬緊牙關,也就上。 ・只有我才會幫助自己度過一山又一山,克服一次又一次難關。

內文試閱

鬧鐘響了,我睜開眼睛,推推身邊的涓生,「起來吧,今日醫院開會。」 涓生伸過手來,按停了鬧鐘。 我披上睡袍,雙腳在床邊摸索,找拖鞋。 「子君。」 「甚麼事?」我轉頭問道。 「我有話說。」 「下午再說吧,我去看看平兒起了床沒有。」我拉開房門。 「子君,我有話同妳說。」涓生有點急躁。 我愕然,「說呀。」我回到床邊坐下。 他怔怔的看著我。涓生昨夜出去做手術,兩點半才回來,睡眠不足,有默憔悴,但看上去仍是英 俊的,男人就是這點佔便宜,近四十歲才顯出風度來。 我輕輕問:「說甚麼?」 他歎口氣,「我中午回來再說吧。」 我笑了。我拉開門走到平兒那裡去。 八歲的平兒將整張臉埋在枕頭裡熟睡,他的頭長得比其他的孩子都大,人比其他的孩子稚氣,人家老三老四甚麼都懂,他卻像盤古初開天地般混沌,整天捧牢漫畫書。 我搖他,天天都要這樣子搖醒他上學,幸虧只得一個兒子,否則天天叫孩子起床,就得花幾個鐘頭。 十二歲的安兒探頭進來,「媽媽,妳在此地嗎?我有事找妳。」她看看在床上咿唔的弟弟,馬上皺上眉頭,「都是媽媽慣成這樣的,下次不起床,就應該把他扔進冷水裡。」 我笑著把平兒拉起來,那小子的圓腦袋到處晃,可愛得不像話,我狠狠吻他的臉,把他交在傭人阿萍的手裡。 安兒看不過眼,她說:「媽媽假如再這樣,將來他就變成娘娘腔。」 我伸個懶腰,「將來再說呢。妳找我幹甚麼?」 「我那胸罩又緊了。」安兒喜悅地告訴我。 「是嗎,」我訝異,「上兩個月才買新的,讓我看看。」 我跟到女兒房間去,她脫下晨褸讓我觀察。 安兒的胸部發育得實在很快,鼓蓬蓬地儼然已有少女之風,我伸手按一按她的蓓蕾。 她說:「雪———痛。」 「放學到上次那公司門口等我,陪妳買新的。」 她換上校服,「媽媽,我將來會不會有三十八吋的胸?」非常盼望的樣子。 我瞪她,「妳要那麼大的奶子幹嘛?」 她不服氣地說:「我只是問問而已。」 我答:「要是妳像我,不會超過三十四。」 她說:「或許我青出於藍呢?」 我說:「妳自己處處小心點,別撞痛了胸部———」 她挽起書包走出房門去。 「咦,妳這麼早哪裡去?」我問她。 「我自己乘車,已約了同學。」她說:「我們下午見。」 我回到早餐桌上,平兒在喝牛奶,白色的泡沫黏在他的上唇,像長了鬍髭。 涓生怔怔的對牢著黑咖啡。 我說:「安兒最近是有點古怪,她彷彿已從兒童期踏入青少年階段了,你有沒有注意到?」我問他說。 涓生仍然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甚麼。 「涓生!」 他站起來,「我先去開會,中午別出去,我回來吃飯。」 「天氣涼,你穿夠衣服沒有?」 他沒有回答我,逕自出門。 我匆匆喝口紅茶,「阿萍,將弟弟送下去,跟司機說,去接他的時候,車子要停學校大門,否則 弟弟又找不到,坐別人的車子回來。」 平兒問:「我的勞作呢?今天要交的。」 「昨天已經放在你的書包裡去了,寶貝,」我哄他出門,「你就要遲到了,快下樓。」 平兒才出門,電話鈴響,我去接聽。那邊問:「好嗎?幸福的主婦。」 「是妳,唐晶。」我笑:「怎麼?又寂寞至死?從沒見過像妳這麼多牢騷的女人。」 「嘿!我還算牢騷多?夏蟲不可以語冰。」 「是不是中午吃飯?飯後逛各店?到置地咖啡廳如何?」 「一言為定,十二點三刻。」唐晶說。 我總算鬆了一口氣。女傭阿萍上來了,「太太,我有話說。」板著一張臉。 我歎一口氣,「妳又有甚麼要說?」 「太太,美姬渾身有股臭騷味,我不想與她一間房睡。」 美姬是菲律賓工人,與阿萍合不來。 「胡說,人家一點也不臭,」我求她,「阿萍,妳是看著弟弟出世的,這個家,有我就有妳,妳還有甚麼不如心的呢?萬事當幫幫我忙,沒有她,誰來做洗熨?刷地板、揩玻璃窗?」 她仍然晚娘般的嘴臉。 「要加薪水是不是?」我問。 「太太,我不是那樣的人。」 我尖叫一聲,「妳究竟是怎樣的人呢?妳是不是要跟先生睡呢?我讓妳。」 阿萍啐我,「要死嘛,太太,我五六十歲的人了,太太也離譜了。」她逃進廚房去。 我伏在桌子上笑。 門鈴響,美姬去開門,進來的是母親。 「咦,」我說:「媽媽,妳怎麼跑了來,幸虧我沒出去,怎麼不讓我叫司機來接妳?」 「沒甚麼事,」媽媽坐下,「子羣讓我來向妳借隻晚裝手袋,說今晚有個宴會要用一用。」 我不悅,「她怎麼老把母親差來差去。」 「她公司裡忙,走不開,下了班應酬又多。」 「要哪一隻?」我問。 「隨便吧。」母親猶豫,「晚裝手袋都一樣。」 「我問問她。」撥電話到她寫字樓去。 子羣本人來接聽,「維朗尼加‧ 周。」她自報姓名。 我好笑,「得了女強人,是我,妳姐姐。要借哪一隻手袋?」 「去年姐夫送的18K 金織網那隻,」她說:「還有,那條恩加路織綿披肩也一併借來。」 「真會挑。」 「不捨得?」 「妳以為逢人都似妳這般小器?我交給媽媽給妳,還有,以後別叫媽媽跑來跑去的。」 「媽媽有話跟妳說,又賴我。姊夫呢,出了門了?」 「今天醫院裡開會,他早出門去。」 「診所生意還好吧。」 「過得去。」 「丈夫要看緊一點。」 「完了沒有?我娘只替我生了一對眼睛。」 「戚三要離婚了,妳知道不?」 我訝異,「好端端的為甚麼離婚?」 「男人身邊多了幾個錢,少不免要作怪。」她笑,「所以姊姊呀,妳要當心。」她掛了電話。 我罵,「這子羣,瘋瘋癲癲的十三點。」 媽媽說:「子君,我有話跟妳說。」 我翻出手袋與披肩交給母親,又塞一千元給她。 「子君,」母親問我:「涓生最近對妳好嗎?」 「老樣子,老夫老妻了,有甚麼好不好的,」我笑,「大哥有沒有來看你們?」 「直說忙。」 我說:「搓起牌來三日三夜都有空。」 母親說:「子君,我四個孩子中,最體貼的還是妳。妳大哥的生意不紮實,大嫂脾氣又不好,子 羣吊兒郎當,過了三十還不肯結婚,人家同我說,子羣同外國男人走,我難為情,不敢回答。」 我微笑,「甚麼人多是非?這年頭也無所謂的了。」 「可是一直這樣,女孩子名聲要弄壞的……」 「媽,我送妳回去吧。」我拍拍她肩膀。 「不用特地送我。」 「我也要出去做面部按摩。」 「很貴的吧,妳大嫂也作興這個,也不懂省省。」 我跟阿萍說:「我不在家吃午飯。」 「可是先生回來吃呢。」阿萍說。 「妳陪涓生吧。」母親忙不迭地說。 我沉吟,「但是我約了唐晶。」 母親不悅:「妳們新派人最流行女同學、女朋友,難道她們比丈夫還重要?我又獨獨不喜歡這個 唐晶,怪里怪腔,目中無人,一副驕傲相,妳少跟她來往。」 我跟阿萍說:「妳服侍先生吃飯,說我約了唐小姐。」 母親悲哀地看著我:「子君,媽勸妳的話,妳只當耳邊風。」 我把她撮哄出門,「媽,妳最近的話太多了一點。」 我們下得樓來,司機剛巧回來,我將母親送了回家,自己到碧茜美容屋。 化妝小姐見了我便連忙迎出來,「史太太,這一邊。」 我躺在美容椅上,舒出一口氣,真覺享受。女孩子在我臉上搓拿著按摩,我頓時心滿意足了。這時分唐晶大概在開會吧,扯緊著笑容聚精會神,筆直地坐一個上午,下班一定要腰痠背疼,難怪有時 看見唐晶,只覺她憔悴,一會兒非得勸勸她不可,何必為工作太賣力,早早地找個人嫁掉算了。 「史太太要不要試試我們新出的人參面膏?」 我擺擺手說不要。 溫暖的蒸氣噴在臉上怪受用的。 只是這年頭做太太也不容易,家裡瑣事多,雖然唐晶老說:「做主婦大抵也不需要天才吧。」但運氣是絕對不能缺少的,不然唐晶如何在外頭熬了這十多年。 做完了臉我看看手錶,十一點三刻,洗頭倒又不夠時間了,不如到處逛逛。 我重新化點妝,看上去容光煥發,緩步走到置地廣埸,有時真怕來中環,人疊人的,個個像無頭蒼蠅,碰來碰去,若真的這麼趕時間,為甚麼不早些出門呢? 滿街都是那些賺千兒兩千的男女,曖味的青春浪費在老闆的面色、打字聲與飯盒子中,應該是值得同情的,但誰關心呢? 我走進精品店裡,有人跟我打招呼:「史太太。」 「哦,姜太太,可好?」連忙補一個微笑。 「買衣服?」姜太太問道。 「我是難得來看看,妳呢,妳是長駐此地的吧?」我說。 「我哪兒駐得起?」 「姜太太客氣了。」 我挑了兩條凱絲咪呢長褲,讓店員替我把褲腳釘起。 姜太太搭訕說:「反正買,挑時髦些的。」 我笑著搖搖頭。「我是古老人,不喜款式。」有款式的衣服不大方。 姜太太自己在試穿燈籠褲。 我開出支票,約好售貨員下星期取衣服。 「我先走一步,姜太太。」 「約了史醫生吃中飯?」她問。 「不,約了朋友,」我笑,「不比姜先生跟妳恩愛呢。」 她也笑。 我步出精品店。 聽人說姜先生不老實,喜歡聽歌,約會小歌星消夜之類,趣味真低。但又關我甚麼事呢? 我很愉快的找到預訂的桌子,才叫了礦泉水,唐晶就來了。 她一襲直裙、頭髮梳個髻,一副不含糊的事業女性模樣,我喝聲彩。 「這麼摩登漂亮的女郎沒人追?」我笑。 她一坐下來就反駁,「我沒人追?妳別以為我肯陪妳吃午飯就是沒人追,連維朗妮加‧ 周都有人追,妳擔心我?」 我問:「我那個妹妹在中環到底混得怎麼樣了?」 「最重要是她覺得快樂。」唐晶歎口氣。 我們要了簡單的食物。 「最近好不好?」我不著邊際的問。 「還活著,」唐晶說:「妳呢,照樣天天吃喝玩樂,做其醫生太太?」 我抗議,「妳口氣善良點好不好?有一份職業也不見得對社會人民有大貢獻。」 唐晶打量我,「真是的,咱們年紀也差不多,怎麼妳還似小雞似的,皮光肉滑,我看上去活脫脫 一袋爛茶渣,幸福的人到底不同。」 「我享甚麼福?」我叫起來,「況且妳也正美著呢。」 「咱們別互相恭維了,大學畢業都十三年了。」唐晶笑。 我唏噓,「妳知道今早女兒跟我說甚麼?她問她將來會不會有三十八吋的胸,一會兒我要陪她買胸罩去。」 唐晶倒抽一口冷氣,「胸罩,我看著她出生的那個小寶寶現穿胸罩?」 「十歲就穿了,」我沒那麼好氣,「現在天天有小男生等她上學呢。」 「多驚人,老了,」唐晶萬念俱灰地揮著手,「真老了。」 我咕嚕,「早結婚就是這點可怕,妳看,像我,大學未畢業就匆匆步入教堂,一輩子就對牢一個男人,像他家家生奴才似的。」 唐晶笑,「恐怕是言若有憾而已。我等都等不到這種機會。」 「妳呢?我倒是不擔心我那妹子,她有點十三點,不知多享受人生,妳呢?多早晚肯靜下來找個對象?」 唐晶喝一口咖啡,長歎一聲。 「如果有一頭好婚事,將母親放逐到撒哈拉也值得。」她說。 我白她一眼,「妳別太幽默。」 「沒有對象呵,我這輩子都嫁不了啦。」她好不頹喪。 「妳將就一點吧。」我勸她。 唐晶搖搖頭,「子君,我到這種年齡還在挑丈夫,就不打算遷就了,這好比買鑽石手錶—妳幾 時聽見女人選鑽石錶時態度將就的?」 「甚麼?」我睜大了眼睛,「丈夫好比鑽石錶?」 唐晶笑:「對我來說,丈夫簡直就是鑽石錶—我現在甚麼都有,衣食住行自給自足,且不愁沒有人陪,天天換個男伴都行,要嫁的話,自然嫁個理想的男人,斷斷不可以濫竽充數,最要緊帶(戴)得出。」 「見鬼。」我啐她。 她爽朗地笑。 我很懷疑她是否一貫這麼瀟灑,她也有傷心寂寞的時候吧?但忽然之間,我有點羨慕唐晶,多麼值得驕傲———衣食住行自給自足。一定是辛苦勞碌的,但真能幹。 「涓生對妳還好吧?」唐晶問。 「他對我,一向沒話說。」 唐晶點點頭,若言還休的樣子。 我安慰她,「放心,妳也會嫁到如意郎君。」 唐晶看看腕上燦爛的勞力士金錶,「時間到了,我得回辦公室。」 我惋惜說:「我戴這隻金錶不好看,這個款式一定得高職婦女配用。」 唐晶向我擠擠眼,「去找一份工作,為了好戴這隻錶。」 我與她在這裡分手。 我看看時間,兩點一刻。安兒也就要放學了。下個月是涓生生日,我打算送他一條鱷魚皮帶作禮物。羊毛出在羊身上,還不都是他的錢,表示點心意而已。 選好皮帶,走到連卡佛,安兒挽著書包已在門口等我。她真是個高大的十二歲,只比我矮兩三吋,身材容貌都似十五歲。 見到我迎上來,老氣橫秋地說:「又買東西給弟弟?」 「怎麼見得?」我攏攏她的頭髮。 「誰都知道史太太最疼愛兒子,因爸爸是獨生子,奶奶見媳婦頭胎生了女兒,曾經皺過眉頭,所以二胎得了兒子,便寵得像遲鈍兒似的。」 「誰說的?」我笑罵:「嚼舌根。」 「阿姨說的。」 子羣這十三點,甚麼都跟孩子們說,真無聊。 「她還講些甚麼?」 「阿姨說妳這十多年來享盡了福,五穀不分,又不圖上進,要當心點才好。」安兒說得背書似滑溜。 我心頭一震,看牢安兒。 使我震驚的不是子羣對我的妒意與詛咒,這些年來,子羣在外浪蕩,恐怕也受夠了,她一向對我 半真半假地譏諷有加,我早聽慣,懶得理會。 使我害怕的是女兒聲音中的報復意味。 這兩三年來我與她的距離越拉越遠,她成長得太快,我已無法追隨她的內心世界,不能夠捕捉她的心理狀況。她到底在想甚麼? 她怪我太愛她弟弟?我給她的時間不夠? 我怔怔地看住她,這孩子長大了,她懂得太多,我應該怎樣再度爭取她的好感? 我當下裝作若無其事的說:「妳阿姨老以為女人坐辦公室便是豐功偉績,其實做主婦何嘗不辛苦呢?」 「是嗎?」沒料到安兒馬上反問,「妳辛苦嗎?我不覺得,我覺得妳除了喝茶逛街之外,甚麼也沒做過。家裡的工夫是萍姐和美姬做的,錢是爸爸賺的,過年過節祖母與外婆都來幫忙,我們的功課 有補習老師,爸爸自己照顧自己,媽媽,妳做過甚麼?」 我只覺得濁氣上湧,十二歲的孩子竟說出這種話來,我頓時喝道:「我至少生了妳出來!」 百貨公司裡的售貨員都轉過頭來看我們母女。 安兒聳聳肩,「每個女人都會生孩子。」 我氣得發抖。 「誰教妳說這些話的?」我喝問。安兒已經轉頭走掉了,我急步追出去,一晃眼就不見了她。 司機把車子停在我跟前,我一咬牙上車,管她發甚麼瘋,我先回家再說,今晚慢慢與她說清楚。 到了家我的手猶自氣得發抖,阿萍來開門,我一眼看到涓生坐在客廳的中央。 「咦,你怎麼在家?」我皺起眉頭問。 涓生說:「我等妳,中飯時分等到現在。」 「幹甚麼?」我覺得蹊蹺。 「我有話跟妳說,我記得我叫妳中午不要出去。」涓生一字一字說出來,彷彿生著非常大的氣。 今天真是倒霉,每個人的脾氣都不好,拿著我來出氣。 我解釋,「可是唐晶約了我———對了,我也有話要說,安兒這孩子瘋了———」 「不,妳坐下來,聽我說。」涓生不耐煩。 「甚麼事?」我不悅,「你父親又要借錢了是不是?你告訴他,如今診所的房子與儀器都是分期付款買的,還有,我們現住的公寓,還欠銀行十多萬———」 「妳聽我說好不好?」涓生暴喝一聲,眼睛睜得銅鈴般大。 我呆住了,瞪住他。 「我只有一句話說,妳聽清楚了,子君,我要離婚。」

作者資料

亦舒

本名倪亦舒,生於上海,原籍浙江鎮海,華裔加拿大人,香港著名女作家,為知名科幻小說家倪匡之妹。代表作有《喜寶》、《我的前半生》、《流金歲月》等。 作品累積逾300本,持續寫作不輟50年,多部作品曾改編為電影或電視劇。 亦舒筆下的女性角色大部分自愛自強,特立獨行的姿態影響了許多中文讀者。

基本資料

作者:亦舒 出版社:高寶 書系:Retime 出版日期:2020-03-11 ISBN:9789863617938 城邦書號:A52A8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