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的小確幸
目前位置: > > >
流金歲月(獨家授權全新編校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流金歲月(獨家授權全新編校版)

  • 作者:亦舒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0-02-12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國際書展正式場/外版也好買!

內容簡介

獨家繁體版授權、全新編校版本 ★亦舒、倪匡、金庸並稱香港文壇三大奇蹟★ ★多部作品被改編為電影、電視劇★ ★作品逾300本、寫作50年★ ——「我成功,她不妒忌,我萎靡,她不輕視,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蔣南孫與朱鎖鎖在中學相識,兩人一拍即合,立刻便成了好友。 鎖鎖因父親長年跑船,只能寄人籬下;南孫家世雖不差卻重男輕女,總讓她喘不過氣。然而,鎖鎖在畢業後正式踏入職場,開始獨立生活;南孫則繼續升學,延續學生時光。 她們的生活開始天差地遠,鎖鎖搖身一變,甩開了少女的清純,光鮮亮麗,美豔動人;南孫則一路升學,出社會之後整天辛勞忙碌,家裡更遭逢變故,生活大變。 鎖鎖掙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但對南孫毫不吝嗇,義氣磊落;南孫也從不忌妒,仍是對鎖鎖關心至極,相伴相依。無論之後兩人的生活有再多困難,也總是掛念著彼此,照料著對方。 從女孩到女人,嘗遍生活的酸甜苦辣,年輕尖銳的稜角也被環境打磨得圓滑洗練。 縱使人世載沉,她對她總是只有好,再無其他。 兩位女子雋永的友情,即使人事滄桑,年華似水,仍舊閃爍發亮。 ——「鎖鎖希望她們還有很多這樣的日子, 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年齡不重要,至要緊她倆心意不變。」 ──有一種自尊自愛,叫亦舒── 妳總能在她的書中找到自我投射,總有一個角色會替妳說出內心的獨白。 她開啟了現代女性獨立愛情觀與價值觀,影響了半個世紀以來的城市女性。 香港知名作詞人林夕曾說:「亦舒曾是我的枕邊書。」 亦舒人稱金句狂魔、對白簡練,以一擋十,讀起來痛快淋漓! 在亦舒的筆下,最重要的主角往往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個靈活鮮明的女主角與她的知己。 女人也是人,自尊自愛,努力工作,心裡有數,不會活得比男人狼狽,女人要活得有自己的格局和天地。 《流金歲月》名言 ◎世上沒有永遠的事,一頓飽餐也不過只能維持三兩個小時,生命不過數十年的事。 ◎書讀得多了,人就迂腐。你看得起自己就好,管誰看不起你。肯幫固然好,不幫拉倒。 ◎原來在那人身上揀不到便宜,可以罵那人不仁不義。

內文試閱

蔣南孫與朱鎖鎖是中學同學。 兩個人都是上海人,都是獨生女。 辦入學手續那天,南孫只聽得身後有一把女聲叫:「鎖鎖,這邊,鎖鎖,這邊。」 說的是上海話,聽在已把粵語當母語的南孫耳中,好不納罕,怎麼會有人叫「騷騷」呢,忍不住回頭望,她看到一張雪白的鵝蛋臉,五官精緻,嘴角有一粒痣。 當時十二歲的蔣南孫心中便忖:果然有點風騷。 以後,她便叫她騷騷,這個暱稱,一下子在女校傳開,朱鎖鎖開頭並不悅意,後來卻誠意接納,連英文名字也棄之不用,就叫騷騷。 滬語軟糯,「妹妹」與「鎖鎖」此類疊字用粵音讀出,失之重濃,用上海話唸來,輕快嫵媚,全是兩回事。 兩個原籍上海的女孩子,雖然已經不大會說上海話,還是成了好朋友。 鎖鎖曾經問南孫:「我們會不會鬧翻,會不會?倘若會的話,也太叫人難過了。」 南孫答:「說不定會的,又怎樣呢,一樣可以和好如初,吵管吵,不要決絕分崩就是了。」 兩個人讀《咆吼山莊》,深夜躲在房中流淚。 約齊了去買內衣,鄰校男孩子遞字條過來,也攤開來傳閱。暑假鎖鎖時常到蔣家度宿。 鎖鎖姓朱,卻不住在朱家,父親是海員,一年到頭,難得出現一次,即使回來,也居無定所,他把鎖鎖放在舅舅家,一住十年。 舅舅姓區,是廣東人,一家人五六個孩子擠在層戰前舊樓裡,待鎖鎖並不壞,給她睡尾房,她卻與表兄弟姐妹談不攏。 蔣南孫去過那地方,一道狹窄的木樓梯上去,二樓,門一打開,別有洞天,室內不知給歲 月抑或煙火,燻得灰黑,但樓面極高,鎖鎖的房間有隻窗,鐵枝已被無數隻孩子的手摩娑得烏黑發亮,隔一條巷子,對面是麵包店的作坊。 窗下的書桌是鎖鎖做功課兼招呼小朋友的地方,每到下午三點,新鮮麵包出爐,香聞十里,南孫愛煞那間小房間的風景,永遠忘不了烤麵包香。 做麵包的夥計只穿內褲操作,使南孫駭笑,男人,對小女孩子來說,是多麼古怪而又陌生的動物。 她們剪一樣的髮型,用一樣的書包,心事,卻不一樣。 鎖鎖對南孫說:「舅母對我好,是因為父親付她許多津貼。」 南孫說:「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好,總有原因。」 鎖鎖說:「妳母親愛妳,就沒有原因。」 南孫笑,「那是因為我是個聽話的女兒。」 鎖鎖說:「照妳這樣說,只要有人對我好,不必詳究原因?」 「當然,否則妳就要求過高,太想不開。」 「我喜歡妳的家,與父母同住,正常而幸福。」 南孫不響。 過了足足一年,她才問鎖鎖,「猜猜為什麼我叫南孫。」 鎖鎖說:「妳家的長輩盼望有個男孫。」 是的,蔣氏一家四口,老祖母一直等待男孫出世,南孫的父親結過兩次婚,第一次沒有孩子,第二次生下女嬰,祖母得到消息,照樣叫了牌搭子來搓麻將,一連七天,都有藉口,直至 南孫母女出院,沒去探望過她們。 然後還給了一個這樣的名字。 鎖鎖說:「妳母親的涵養功夫倒是好。」 南孫笑:「在人檐下過,焉得不低頭。」 南孫的父親是二世祖,靠家裡生活,這個祖母不比別的祖母,錢的聲音最大,老人家一直有尊嚴。 南孫把事情說出來舒服得多,「妳明白了吧。」 鎖鎖說:「家裡面有這樣一位生命之源,真正吃不消。」 「畢業之後,我們搬出來住。」 「對,租一間小公寓,兩個人住。」 鎖鎖一直沒有提過她的母親,而南孫也從來不問。 蔣太太倒是很喜歡鎖鎖,常常說:「長大了,也要像兩姐妹一樣,知道沒有。」 她是一個樂觀豁達的女子,很有她自己的一套,生下南孫之後,一直沒有再懷孕,婆婆再嘮叨,只當沒聽見。 南孫的祖母在晚年改信基督,家裡不准賭博,蔣太太改在外頭打牌,天天似上班,朝九晚五,自得其樂。 南孫自小明白,快樂是要去找的,很少有天生幸福的人。 蔣太太一直同女兒說:「南孫,早知還是多讀幾年書自己賺錢的好。」 祖母怨,母親也怨。 其實她母親年紀並不大,社會上近四十歲的女性俊彥多的是。 南孫說:「媽媽,妳有妳的樂趣。」 除出一個長壽而嚕囌的婆婆,蔣太太的生活是豐裕單純的。 這些瑣事從來不曾煩著年輕人。 夏季忙著學游水、打球、看電影、買唱片,還有,當然,結交男孩子。 鎖鎖的出手一直比南孫闊綽,南孫沒有固定的零用,凡事都要做伸手派,她向母親要,妻子向丈夫要,兒子又再向老太太要……很使人氣餒的一件事。 但吃用方面,南孫又佔著上風,她把鎖鎖邀請到家中吃飯,而鎖鎖在外頭請她吃奶油粟子蛋糕,作為一種交換。 這樣一個小客人在家出入,照說老太太應當有意見,但卻從來沒說過什麼。 因為鎖鎖長得好?並不見得,老婦才不吃這一套,因為鎖鎖天生好記性,一本聖經自創世記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一直骨溜溜背下去,清脆玲瓏,一字不差,令老太歎為觀止。 她是這樣,在蔣家取得通行證的。 學校裡,鎖鎖的功課亦比南孫好。 南孫較為粗心。 她一直說:「無聊得很,一式的題目做十次,第八次不錯,第十次也錯,我是辦大事的人,不拘小節。」 她的大事是替小孩補習,賺取零用。 有些小學生蠢得厲害,南孫說她巴不得切開他們的腦袋,把課本塞進去,再縫好,交差。 兩個女孩子在功課上頗有天賦,並不是神童,卻不用家長費心,屬於逍遙派,大考前夕,例必兵慌馬亂,但每次均名列前茅。 升至中四,也考慮到前程問題。 南孫說:「我倘若是男孩,真不必愁,現在看樣子,老太太不會繼續投資。」 「她會的,我教妳。」 「怎麼樣,妳有辦法?」 鎖鎖笑,「妳把詩篇與箴言都背熟了,每日在她面前唸一次。」 「對,老太太一歡喜,就送我去讀神學。」 「總比出來做事好。」 「妳呢。」 「我?」 「是,妳。」 「已有一年多沒見過父親,上次見他,他說想退休。」 「可以考獎學金。」 「我想出來賺錢,過獨立的生活。」 「中學畢業生的收入是頗為可恥的。」 「那麼就只好搬到妳家來了。」 「妳知道妳是受歡迎的。」 「可是將來萬一闖出名堂來,有妳這麼一個恩人,不知道怎麼報答,倒也心煩。」 兩人都笑了。 隔一會兒她說:「真想出去留學。我知道祖母有那個錢。」 「那是她的錢。」 「真的,她愛怎麼花就怎麼花。」 「或許可以求妳父親。」 「不行,爹說的話,她很不愛聽,前年她在他慫恿下買進的股票如今還作廢紙壓在櫃底,她的財產為此不見一大截,不然也不會對我們這麼緊。」 鎖鎖動容,「妳們家也有損失?我一直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只知道舅母一直哭,要同舅舅拚命。」 「我也不曉得,只知道賺的時候人人笑,爹房中裝了一具沒有字盤號碼的電話,隨時與股票行聯絡,連祖母都認為是正當投資,客人來吃飯,我做陪客,一頓飯三小時,句句不離股票,煩死人。」 「現在完了。」 「完了。」 「大人有時比小孩子還天真盲目。」 「同學家中,沒有不吃虧的。」 「奇怪,每個人都輸,誰是贏家?」 南孫笑,「妳問我,我又不是經濟學家。」 鎖鎖很有興趣,「聽舅母說,她本來是賺的:一元買進,兩元賣出,對本對利,可是股票一直升,於是她又三元買進,四元賣出,賺了之後,回頭一望,它還在升,於是她又六元買進,好,這次直往下跌,跌到一角。」 南孫瞪她一眼,「不知妳在說什麼。」 「貪婪,她不知何時停止。」 「全城的人都為之瘋狂,沒什麼好說的。對,我阿姨要回來了,我介紹給妳認識,她是少 數清醒的人之一,講出來的話,很有意思。」 「升學的事—」 「騷騷,明年再說吧。彼得張還有沒有電話給妳?」 「這一年舅母對我十分小心翼翼,比從前更客氣,皆因經濟情況大不如前,妳瞧,股票崩潰,得益是我。」 「彼得也太會玩了,瘋得可怕。」 鎖鎖也同意,「是,聽說他吸麻醉劑。」 南孫沉吟,「那十分過火,妳認為呢,這種男孩還是疏遠的好,妳說是不是。」 鎖鎖說:「我同意。」 「真可惜,跳得一腳好舞。」 會跳舞的男孩子並不止一個。 南孫從來少不了約會。 穿著校服出去,書包裝著走私的跳舞裙及鞋子,在家長開通的同學家中換上,一起出發,玩到十點鐘才回家。 從時裝雜誌學會化妝,南孫始終不敢搽唇膏,年輕的嘴唇特別吸收顏料,很難真正擦掉,叫老祖母看到,麻煩多多。 鎖鎖則不怕,肆無忌憚地用最流行的玫瑰紅,看上去足足像十七歲。 越是家中禁忌的事,越是要做,南孫自己都不明白這種心理。 就在她阿姨要回來的前一個晚上,南孫半夜睡醒,熱得交關,跑到露台去涼一涼,聽見父母在悄悄說話。 他們倆很少交談,除非是為了什麼要緊的事。 只聽得蔣太太輕聲抱怨,「你真愛發神經,她那些錢,你便讓她吃吃利息算了。」 「利息?一年三厘 2,用來貶值也不夠。」 「她不肯聽你,白捱罵。」 「六十歲的人了,死攬著鈔票不放。」 聽到這裡,南孫深覺詫異,才六十嗎,印象中祖母起碼有八十九歲。 隔一會兒她父親說:「房子會漲價的。」 「她手上有不動產。」 「不是她那些,我同她說時妳也聽到,有兩個大型私人屋邨要蓋起來了,分期落個頭注,到時包賺得笑。」 「地段也太偏僻了,屆時沒人要,怎麼甩手。」 南孫的父親光火,「連你都不相信我。」 南孫心想:這也怪不得家裡上中下三代女人,他確不是一個值得相信的人。 「我自己去籌錢。」他負氣說。 做妻子的淨是歎息。 「我要是有本錢,早就發了財。」 南孫險些笑出聲來,這話,連十多歲的她,聽了都有無數次了。 她打個呵欠,輕輕走回房間睡覺。

作者資料

亦舒

本名倪亦舒,生於上海,原籍浙江鎮海,華裔加拿大人,香港著名女作家,為知名科幻小說家倪匡之妹。代表作有《喜寶》、《我的前半生》、《流金歲月》等。 作品累積逾300本,持續寫作不輟50年,多部作品曾改編為電影或電視劇。 亦舒筆下的女性角色大部分自愛自強,特立獨行的姿態影響了許多中文讀者。

基本資料

作者:亦舒 出版社:高寶 書系:Retime 出版日期:2020-02-12 ISBN:9789863617921 城邦書號:A52A83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