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下町火箭:GHOST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下町火箭:GHOST

  • 作者:池井戶潤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9-12-30
  • 定價:400元
  • 優惠價:79折 316元
  • 書虫VIP價:31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00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愛閱節/外版暢銷強推

內容簡介

我始終相信,在這個世界上, 只有正正當當做生意才能夠生存! ★紀錄再刷新!全系列暢銷突破3,200,000冊! ★《達文西》雜誌「BOOK OF THE YEAR 2018」小說部門第1名! ★改編日劇《下町火箭2》,阿部寬領銜主演! ★日本讀者激動感嘆:「為什麼這麼會寫啊?!」 佃製作所靠著社長佃航平和員工們的共同努力,好不容易度過了重重危機,經營邁向穩定,但合作多年的大客戶「帝國重工」卻發生了新的問題。 一直是佃製作所重要訂單來源的帝國重工因為業績惡化,公司高層打算放棄發射火箭的「星塵計畫」,並要求負責計畫的財前部長「功成身退」。對提供火箭引擎零件的佃製作所來說,此舉將同時失去最大的收入來源以及與帝國重工的溝通橋樑。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負責公司財務的殿村卻因為父親病倒,必須趕回老家扛起代代相傳的務農家業。佃親赴殿村家探望,看著殿村駕駛拖拉機的樣子,心中突然浮現出一個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的方案。 但佃沒想到的是,這個方案將帶領佃製作所與神秘的新創公司「GEAR GHOST」接觸。正如他們公司的名字一樣,神出鬼沒、敵友難辨的「GEAR GHOST」,帶來的究竟會是轉機,還是新的危機? 佃航平視為精神支柱的火箭零件面臨無處可用的困境、會計部長殿村家數百年歷史的農田後繼無人、帝國重工財前全力投注的太空發展計畫即將中止、神谷律師對上對手企業惡名昭彰的惡棍律師……在《下町火箭:GHOST》中,池井戶潤讓這些角色遇上各自的難題,並靠著他們堅守的信念去化解。 你相信什麼?很多時候,放棄比堅持容易,順從比抵抗簡單,你或許曾在辦公室壓下破口大罵的衝動、在夜晚躲進被子裡偷偷痛哭,但你一定和佃航平一樣,有一些信念,即使犧牲一切也不打算拱手讓人;有一些不甘心,會帶你跨越困難,抵達夢想的遠方。

內文試閱

── 帝國重工的美國分公司將三千億圓虧損列入計算,導致本年度營收出現赤字 帝國重工公布,徹底調查三年前併購的美國核能公司哈斯丁的資產內容後,發現有將近三千億圓的假帳。該公司在客船、航空事業方面也因為延遲交貨導致大規模赤字,將本年度的預估損益從原本的一千兩百億黑字向下修正為兩千億圓的赤字。(東京經濟新聞) 第一章 製造神 1 東京都大田區的佃製作所的總公司樓房有點破舊,地點就位在東急池上線長原車站附近的住宅區內。 整家公司包括在宇都宮市工廠內的派遺員工、計時工在內,總共有將近三百名員工,但只有會計部、營業部和研究開發部門的技術人員在內的五十人在總公司工作。 佃製作所的社長佃航平今年五十四歲,十幾年前,擔任這家公司社長的父親突然去世,他辭去了原本在太空科學開發機構的工作,回來繼承了家業,從最尖端的火箭引擎技術人員,變成了當時營業額只有數十億圓的小工廠社長。 在梅雨季節即將結束的六月底,佃製作所接到了大客戶之一山谷農機的電話,說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談一談」。 「佃社長,不好意思,讓你在百忙之中抽空來這裡。」在會客室見到該公司採購部部長藏田慎二時,發現他的表情格外凝重,「最近貴公司的業績怎麼樣?」 「託你的福,馬馬虎虎。」 藏田向來都單刀直入談正事,佃以為這一天也會馬上進入正題,沒想到他吞吞吐吐,似乎對即將要談的事難以啟齒。而且藏田之前從來不曾關心過佃製作所的業績。 「貴公司之前要求的新引擎終於完成了試製,最近應該就可以帶給你看。和傳統的引擎相比,耗油量降低了近百分之五,而且將會提升馬力,敬請期待。」 「但這樣價格就會比較貴吧?」 和藏田談話時,有七成都在談成本的問題。 「價格我們再慢慢談。」佃露出苦笑,「目前才剛完成測試。」 藏田一直板著臉聽佃說話,這時輕輕嘆了一口氣。 「不瞞你說── 關於採購貴公司新引擎的事,希望能夠回到原點。」 「你說什麼?」 因為太突然,佃倒吸了一口氣,正想反駁,藏田伸出一隻手制止了他。「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也知道,今年四月上任的若山社長下令,要從根本檢視對外採購成本,很抱歉,現在才提出撤回計畫。」 「請等一下,」佃慌忙說,「新引擎的價格的確比之前高,但提升的規格性能超越了成本的提升,從性價比的角度來看,貴公司絕對不吃虧。能不能排除在降低成本的對象之外?」 「我也已經向高層說明了這些情況,但社長說,這種想法本身就不符合公司的實際情況。」藏田誇張地皺起眉頭,向佃探出身體,用嚴肅的語氣說:「你聽我說,說白了,若山社長認為農機具的引擎只要會轉就行了。」 藏田的回答讓佃不知所措。 「若山社長不是農機具領域的人嗎?」佃板著臉反駁,「卻說什麼只要會轉就行了這種話,未免太過分了。」 「正因為他以前是農機具領域的人,才會這麼說吧。」藏田提出了相反的意見,「引擎的性能的確很重要,但如果因為稍微改良就導致價格提升,那還不如維持現狀。拖拉機和在高速公路上時速開到一百公里的汽車不一樣,只是在產業道路和農田中行駛,時速最多只有二、三十公里,即使引擎有效提升了百分之幾,對使用者的農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佃深受打擊,覺得眼前發白。 佃製作所每天磨練技術,致力提升引擎的效率,藏田的這番話等於徹底否定了佃製作所存在的意義。 「藏田部長,你應該很清楚我們多麼辛苦開發引擎。」 佃克制著內心湧起的千頭萬緒訴說著。 「我當然知道。」藏田尷尬地移開視線,靠在椅背上,「但這是新社長提出的方針,我也無可奈何。喔喔,對了 ── 這是今後的訂購計畫。」 他把正面朝下放在桌子上的資料翻過來,滑到佃面前。那份資料上寫著今年下半年度,以及明年度的計畫。 佃拿了起來,看到上面的數字,忍不住懷疑自己看錯了。「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除了新引擎計畫喊停,現有產品的訂購量也大幅縮減。 「公司打算調整拖拉機和其他農機具的產品陣容。」 這句話對佃來說簡直就像青天霹靂。 「貴公司生產的引擎只用於一部分高端的機種,日後會把比起引擎的性能,更追求舒適性的通用機種做為銷售主力。」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推動了這樣的計畫? 「這太傷腦筋了。」佃感到極度慌亂,「我們已經以貴公司訂購為前提增加了生產線,也為此僱用了新的工人。如果事先和我們討論,價格的問題可以討論。」 「你的意思是說,之前訂購的產品也可以降價嗎?」 藏田的雙眼發亮。 「你們認為的合理成本是多少?」 佃這麼問道,但藏田說的金額讓他說不出話。因為價格低得出乎他的意料,但這也代表有競爭對手可以用這麼低的價格提供引擎。 「是哪一家?」佃感到窒息,好像有人掐住他的喉嚨,「你們要向哪一家廠商採購?如果不會造成你的困擾,可不可以告訴我?我不會說出去。」 藏田遲疑了一下,可能判斷即使說出來也沒有問題。 「是代達洛斯。」 藏田告訴佃。 「代達洛斯……」 這是最近不時耳聞的一家引擎廠商,聽說一度經營不善,但在改革經營後順利起死回生。代達洛斯的強項是供應能力,業界對這家廠商的評價是「低價一流,技術二流」。 沒想到價格竟然這麼低──佃對那家廠商的價格感到驚訝,內心的挫敗也讓他忍不住咬住嘴唇。技術輸給了價格,而且對佃製作所來說,這是令人痛心的「挫敗」。 2 「如果按照這個計畫,明年度恐怕會出現赤字。」 在回公司後立刻召開的會議上,會計部部長殿村直弘一臉凝重的表情抱著雙臂。 他的長方臉上有一雙大眼睛,很像是殿樣蝗蟲,所以大家都叫他「阿殿」。他做事情太仔細,所以動作很慢,算是他個性中的美中不足,但他是佃製作所會計部門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佃完全信任他,凡事都會和他商量。 聽到「赤字」這兩個字,參加這場緊急會議的佃製作所高階主管──技術開發部部長山崎光彥、第一營業部部長津野薰,和第二營業部部長唐木田篤三個人都臉色大變。 第一營業部主要負責引擎,第二營業部負責引擎以外所有產品的銷售,所以津野和唐木田是競爭的勁敵。 山崎怒不可遏地說: 「山谷太過分了,照理說不是應該事前禮貌性地打聲招呼嗎?阿津,他們沒有向你提過嗎?這不是故意拆我們的台嗎?」 「我沒聽說這種事。」 津野搖著頭。 「他們是不是沒把我們放在眼裡,」唐木田冷冷地說,「至少搶走我們生意的代達洛斯聽說了這件事。雖然他們說是新社長的方針,但搞不好是代達洛斯向他們推銷這個方針。如果是這樣,就不是什麼拆台,只是我們輸了而已。」 唐木田這位曾經在外商公司任職的營業部長在做生意方面很嚴格。津野雖然氣得面紅耳赤,但因為蒐集山谷農機的相關情況是第一營業部的工作,他認識到是自己的疏失,所以沒有反駁。 「最近的確偶爾會聽到代達洛斯這家廠商的名字。」山崎皺著眉頭,摸著下巴說道,「雖然一開始覺得便宜沒好貨,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代達洛斯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有沒有調查過?」 唐木田問殿村。因為殿村以前是銀行員,所以由他負責企業的信用調查。 「我剛才問了東京資訊的窗口,請他緊急送來了資料。」 東京資訊是佃製作所簽約的信用調查公司。殿村低頭看著手上的資料繼續說了下去,「代達洛斯株式會社的前身是大德技術工業株式會社,昭和四十年(一九六五年)在品川區創立。創立者是大日本馬達的技術人員德田敬之,原本開發製造小型動力源的馬達,之後開始開發製造小型引擎,成為濱松汽車工業的專屬下游承包企業,持續開發引擎,但業績始終低迷,在業界沒沒無聞。十二年前,德田敬之因病退休,由原本擔任專務董事的長子德田秀之接任社長,之後的業績也沒有起色。幾年前,秀之終於放棄了經營權,請來重田登志行擔任社長。重田社長推出了新的經營方針,迅速提升業績至今。」 佃在筆記本上寫下了重田這個姓氏,殿村繼續朗讀資料: 「該公司去年度的營業額是五十億圓,經常利益是六億圓,稅前年度利益是四億三千萬圓,對這種規模的公司來說,收益相當理想。目前正在泰國興建新工廠,計畫在明年度開始投入生產。泰國的工廠完成之後,該公司的低價格路線將更加活躍,很可能對我們造成更大的威脅。」 殿村的說明告一段落後,會議室內陷入帶著危機感和疑問的沉默。 「這個姓重田的人是什麼來頭?」 唐木田問。 「很遺憾,這份調查報告上並沒有關於他的詳細內容,他的簡介上只寫了企業家幾個字。根據資料顯示,他掌握了代達洛斯的大部分股份,是實質的社長。」 「讓業績大幅提升很困難,他是怎麼做到的?」 津野問。 「徹底裁員和追求低價格路線。」殿村回答,「為了降低成本,將工廠移到海外,同時大量解僱多餘的正職員工。」 「所以是為了利益犧牲了員工,」津野語帶諷刺地說,「的確是很猛的經營方針。」 這時── 有人敲了敲門,會計部的迫田滋探頭進來,把一張紙條交給殿村。 「阿殿,怎麼了?」 佃發現殿村看了紙條後神情緊張,立刻問道。 「沒事,不好意思。」 殿村慌忙把紙條塞進口袋,繼續說了下去,「總而言之,代達洛斯是強敵,我們千萬不能大意。」 「對不起,阿殿,我問一個和正題無關的問題,代達洛斯是什麼意思?」 山崎提出了疑問。 「我記得是希臘神話中製造神的名字。」唐木田代替殿村回答了這個問題,「我之前任職的公司雖然是不同的行業,也曾經和相同名字的公司做過交易。我認為這個名字和大量生產二流產品的公司很不相稱。」 「但用低價銷售二流產品也是很厲害的生意經。」津野承認這一點,然後鞠躬向大家道歉,「這次的事很抱歉,今後應該還會有其他公司加入競爭,所以我會嚴陣以待。」 「大家一起努力,彌補山谷流失的訂單。」 但是── 為了降低成本裁員。 「為了追求利益,不惜做到這種程度嗎?」 會議結束,佃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忍不住這麼自言自語。 佃到目前為止,從來不認為員工是成本。他向來覺得每一名員工都是無可取代的財產,是必須最優先保護的對象。 「我們怎麼能夠輸給這種公司!」 佃忍不住再次自言自語,這時聽到了敲門聲,抬起了頭。 他看到殿村走進來時竟然臉色蒼白,內心忍不住感到驚訝。 「呃、呃,老闆──」 殿村走進社長室,顯然很慌亂,「我知道目前公司很忙,但我有一個不情之請,我想請兩、三天假,因為我爸爸剛才病倒了。」 「什麼?」佃情不自禁站起來問道。 「好像是心臟出了問題,接下來要做詳細檢查,然後還要緊急動手術。」 佃想起剛才開會時,迫田曾經進來送紙條。一定是殿村的老家緊急聯絡他。 「好,你馬上回去,不必擔心公司的事。快走吧──」 「老闆,對不起,在這麼重要的關頭請假,真的很抱歉。」 殿村皺著眉頭,一次又一次道歉。 「不用說這些了。」佃對他說,「公司的事我會想辦法,你趕快去看你父親。」 「謝謝,那我就先告辭了──」 殿村恭敬地鞠了一躬後離開,慌忙向下屬迫田交代了工作,趕回位在栃木縣的老家。 3 「阿殿有沒有打電話回來?」 那天晚上下班後,和員工一起去附近的居酒屋聚餐時,山崎擔心地問。 「他爸爸好像是心肌梗塞。」 一個小時前,殿村才打電話給佃,說明了父親的病情。 「他爸爸在散步時昏倒,剛好被路過的人發現,叫了救護車送去醫院。因為及時發現,終於救回了一命,但畢竟年紀大了,所以要過一段時間才能痊癒。」 「我記得殿村部長的老家是務農。」第二營業部的江原春樹說,他也擔心地皺起眉頭,「我之前曾經聽他提過,他父母都在種田。如果是農閒期問題還不大,目前這個季節,應該很傷腦筋吧。」 「是啊。」佃面色凝重地回答後,對坐在附近的迫田說:「在阿殿回來之前,一切就拜託了,因為搞不好他沒這麼快回來。」 「好,我儘量……」迫田對突然面對的重責大任感到不安,「會計處理沒問題,只不過和銀行談貸款的事就沒辦法像部長一樣。部長剛才離開之前,也要求我檢視一下明年度的經營計畫,但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改,也不知道要改哪裡。」 「因為山谷那裡出了問題,真對不起。」津野低頭道歉,「我們部門會努力填補這筆損失。」 居酒屋二樓的榻榻米大包廂簡直就像被佃製作所包下了。 星期五晚上,邀集不需要加班的員工一起喝酒幾乎成為佃製作所的慣例,每個人都是自由參加,支付三千圓的餐費,超過的部分都由佃支付,這也成為一種默契。這一天也有將近二十名員工自在地在這家居酒屋吃吃喝喝。 「阿津,關於這件事,」這時,唐木田開了口,「我覺得沒這麼簡單。我希望山崎也聽我說一下,我們公司一路走來,都認為引擎的性能越高越好,但我覺得現在應該思考,這種想法是否真的符合顧客的需求。」 這個問題關係到佃製作所的存在意義。 「我認為山谷目前的業績並不理想也是原因之一,」江原指出,「聽說他們這一陣子減收減益,也就是營業額和利益都不理想,所以新社長也很焦慮。」 「這當然也是原因之一,新社長若山不是農機具領域的人嗎?我對這一點產生了危機感,」唐木田說:「也就是說,『技術見長的山谷』放棄了技術,我認為其中一定有嚴重的問題。」 津野和其他負責引擎的第一營業部成員都陷入了沉默。引擎是佃製作所的主要產品,津野帶領的第一營業部向來都為能夠成為公司的支柱感到自豪。坐在佃旁邊的技術開發部部長山崎皺起眉頭問: 「你到底想說什麼?」山崎難掩內心的煩躁,「你是說,即使提升引擎的性能也沒有意義嗎?」 「我不是說沒有意義,我個人也認為引擎應該盡可能具備高性能。」唐木田冷靜應對,「只不過在談論性能之前,我們應該多瞭解實際使用的客戶。我只是想表達這樣的想法。」 他嚴厲的指責讓現場的氣氛更加凝重。 「唐木田,這我能理解,」山崎試圖反駁,「問題是山谷覺得引擎只要能轉就行了。什麼叫能轉就行了,這也太離譜了,這是日本具代表性的農機具廠商該說的話嗎?」 「我認為山谷農機也不想說這種話。」津野難得露出嚴肅的表情辯解道,「我和山谷打了多年的交道,其實也認識他們的新社長若山。他們很真誠地面對客戶,所以我們也一直和他們做生意。既然山谷會說這種話,可見經營環境的變化已經達到了無法忽視的程度,很可惜,我之前只想到賣引擎,並沒有想那麼多。」 山崎聽了津野這番話也啞口無言。佃在沉默的氣氛中巡視了所有人說: 「這也是重新檢討我們工作的良好機會,大家一起來思考,客戶的需求到底是什麼,我們又該如何改變因應。」 「但我不想和代達洛斯削價競爭。」 第一營業部的年輕員工村木昭夫說,他和江原一樣,都是年輕員工中的意見領袖。 「我們不會削價競爭。」佃語氣堅定地否定,「我們也不會為了降價而製造劣化版的引擎。技術是我們的強項,以技術為賣點的公司怎麼可以放棄技術,面對消費者並不是迎合消費者。」 山崎終於聽到了他想聽的話,毅然地抬起了頭。佃繼續說道: 「我們要汲取這次失敗的教訓,用自己的方式面對客戶和消費者,我相信一定有我們才能發揮的專長。」 到底是什麼專長──? 必須趕快找到,這是佃製作所的當務之急。

作者資料

池井戶潤

1963年出生於岐阜縣。慶應義塾大學畢業。98年以《無底深淵》獲得江戶川亂步賞,2010年以《鐵之骨》獲得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11年以《下町火箭》獲得直木賞。主要作品包括半澤直樹系列《我們是泡沫入行組》、《我們是花樣泡沫組》、《失落一代的反擊》、《銀翼的伊卡洛斯》、花咲舞系列《不祥事》、《飛上天空的輪胎》、《羅斯福遊戲》、《歡迎來我家》、《民王》、《七個會議》、《陸王》等。

基本資料

作者:池井戶潤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19-12-30 ISBN:9789573335054 城邦書號:A130050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