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尼爾:自動人形 少年寄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尼爾:自動人形 少年寄葉

  • 作者:映島巡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1-03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愛閱節/半年度TOP強推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願人類——與這部作品,榮耀長存。」 ★神作,當之無愧。 全球銷售突破3000000套,21st Annual D.I.C.E. Awards 年度最佳RPG,「人形們的記憶」2017台灣公演爆滿緊急加場! ★監修:橫尾太郎(《尼爾 系列》、《誓血龍騎士 系列》、《SINoALICE》) ★作者:映島巡 (《FINAL FANTASY XIII 官方小說》、《鋼之煉金術師 電玩小說》、《勇者鬥惡龍列傳 羅德的紋章》、《戰國BASARA 伊達政宗之章》) 由作者:映島巡,監修:橫尾太郎將《NieR:Automata(尼爾:自動人形)》前日談的舞臺《少年寄葉》完全小說化。 收錄了描述「詛咒」與「懲罰」的起源的朗讀劇作品《寄葉計畫》、舞臺劇沒說明的寄葉M部隊結成的過程,以及自動步兵人形‧寄葉無法逃離的命運—— 【故事簡介】 人造人之所以以「人類的榮耀」為夢想, 是因為靈魂不斷抵抗著自身毀滅的命運。 ——來自支援系統.△型.代號153 報告:本書收錄與寄葉實驗M部隊有關的作戰行動紀錄。 說明:寄葉實驗M部隊是由寄葉型男性機種組成的小隊, 為了暗地收集執行各種任務的寄葉型男性機種之資料而製造。 本書收錄他們「曾經活過」的時間。 至於他們「結束生命」後的地球的狀況, 則由小說《尼爾:自動人形》敘述。 建議:[ref &NieR:Automata 長話] [ref &NieR:Automata 短話]

目錄

少年寄葉 Ver.1.05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終章 Flashback 1194╳年,尋寶之旅

內文試閱

  少年寄葉 Ver.1.05 序章      我追向快步走在前方的人影。這裡跟「外面」不同,存在空氣及重力,所以每當腳底踩在地上,都會發出啪噠啪噠的聲音。我心想「她會不會因為聽見這個聲音回過頭啊」,她卻完全沒有放慢速度。      最後,我決定使用大聲呼喚這個單純的方法。      「二號!二號,我在叫妳!」      「九號?」      二號終於停下腳步。白色裙襬隨著她轉身的動作飄起。我想起影像資料中,花朵綻放的模樣。雖然我忘記那種植物叫什麼名字了。      「有事嗎?」      「不,稱不上有事。」      「沒事就別浪費時間。」      二號再度邁步而出。裙襬再度飄起,露出筆直的雙腿。      「竟然說我浪費時間,太過分了。不是說溝通對人造人而言,也是重要的行為之一嗎?就是在我們做運動機能測驗的時候。妳已經忘啦?」      「……我記得。」      二號的語氣之所以這麼冷淡,大概是因為被設定成這種個性。跟我好奇心旺盛,會對許多事情感興趣一樣。人造人在一切的部分具有多樣性,例如性格、能力、容貌。我認為是要仿效藉由其多樣性建立起高度文明的人類。      「欸,二號。妳要去哪裡?噢,等等。先別說。」      在二號開口前,我擺手制止她。      「讓我猜猜看。根據時間帶和位置推測……要去找吉尼亞?」      「是沒錯。不過以現在位置來看,根本不需要特地推測。」      二號指向近在身旁的門。是吉尼亞的房間。吉尼亞擁有「人類軍技術開發主任」這麼長一串的頭銜,是新型人造人的設計者。我們寄葉的創造者,也是負責做各種調整及測驗的老師。      「二號,妳不懂。這是感覺上的問題。」      「你太容易被感覺影響。之前才有人說過你注意力不集中,容易被其他事吸引過去,要多加留意。你已經忘了?」      被她反將了一軍。有點不甘心。不過,好開心。互相調侃,一同歡笑,駁倒對方,被對方駁倒。資料上記載的「家人」,是否就是這種感覺?      「在吵什麼?」      房門打開,吉尼亞探出頭。      「欸,吉尼亞。有件事想問你。」      吉尼亞的視線輪流在我跟二號身上移動,輕笑出聲。      「你們兩個好像常常在一起。」      是巧合——二號用一副「你怎麼可以講這種話」的態度回答……其實不是巧合的說。      「我只是來把你要我帶過來的文件交給你。」      「喔,謝謝。那九號是來幹麼的?」      「我碰巧看到二號走在路上,就跟在她後面。」      二號喃喃說道「真噁心」。      「妳好過分喔。」      二號別過頭……不意外。嗯,就知道妳會是這個反應。      「要打情罵俏麻煩到其他地方。我可是單身呢。」      吉尼亞的語氣分不出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沒錯。他就是這個個性。實在很難分辨他說的話有幾成是開玩笑,幾成是認真的。      「不不不,就說了我有事想問你嘛。」      儘管搞不清楚他在想什麼,我並不討厭。因為不知道,所以想知道。我有很多事想問他。例如。      「§吉尼亞(Zinnia)§這個名字,是花的名字對吧?為什麼取了這樣的名字?」      我在記錄人類命名傾向的書上看過,用花名命名的人大多是女性。可是,吉尼亞的義體是成年男性。      「不是我取的。是我所屬部門的上司取的。」      「為什麼要用花名?」      可以盛開好幾天的花,那就是吉尼亞。別名好像叫「百日草」?      「誰知道。大概是因為流行?也有其他人是拿花名命名。」      「流行?這麼容易就能獲得名字啊?」      「正式名稱要有上層的許可,否則管理時會很麻煩。不過如果只是綽號,應該可以隨便你取。」      什麼嘛。果然得辦手續。竟然要去跟人類軍的高層談,光想就覺得麻煩——在我如此心想時。      「那個……我們呢?」      二號加入話題。一反常態地積極。      「我們……也可以得到名字嗎?」      原來。二號想要名字。難道她羨慕花名?      我才剛準備詢問,就閉上嘴巴。因為吉尼亞的回答慢了零點幾秒。這種停頓的方式,對了,是叫「遲疑」吧?      「等到所有項目都測驗完,決定好要分配到哪個部門後,上司就會幫忙取了吧。」      「……這樣啊。」      二號微微揚起嘴角。吉尼亞見狀,臉色似乎變得陰沉了一些。為什麼看到二號開心的模樣,吉尼亞要露出這種憂鬱的表情?      剛才的「遲疑」也是,總覺得怪怪的。是我多心嗎?      「啊,二號。」      雖然可能有點刻意,我抓住二號的袖子。      「快到檢查記憶區塊的時間了。我們得去一趟伺服器管理室。」      「知道了。」      我隔著二號迅速掃了吉尼亞一眼,他帶著放心的表情。順利結束這段對話,讓他鬆了一口氣。      果然,有蹊蹺。      衛星軌道上的六號基地「實驗室」。研究、開發新型機體的場所。對我們寄葉來說,是「家」一般的存在。不對,是「學校」吧?因為有多到讓人厭倦的測驗要做。不過我們會在這裡調整身體各個部位,就這一點來說,或許比較接近「醫院」。      吉尼亞說這裡集合了最新型的開發器材,以及優秀的職員。開發新兵器是當務之急,所以不得不這麼做。聽說地面的人造人正在面臨苦戰。用來逆轉戰況的殺手鐧就是我們寄葉,的樣子。      「真的耶。歐亞大陸東部被敵人占領了……」      根據來自地球的報告書,兩個禮拜前,機械生物占據了很大一塊區域。再加上在「晝之國」無法使用龍騎兵,我軍不斷被逼退。      我早就聽說我們陷入了苦戰,但真沒想到這麼嚴重。落入敵人手中的「歐亞大陸東部」,範圍大到讓人傻眼的地步。根本不是「很大一塊區域」就能形容。沒問題嗎?我想多瞭解一下當地的狀況。      呃,想歸想,我可不能去問吉尼亞。因為絕對不能被人發現我看過這份資料。我正在非法存取實驗室的伺服器。      聊到名字時,吉尼亞的反應不太對勁。不只那個時候。我試著仔細觀察一段時間,發現他偶爾會露出同樣的表情。那種時候,他大多會輕輕吐氣。好像叫「嘆氣」。是因為這個戰況嗎?還是說……該不會。      吉尼亞在隱瞞什麼。而且是不好的事情。儘管只是我的推測。      因此我想去調查。因為那只是我的推測。很可能推測錯誤。其實,我並不想去揣測吉尼亞會騙我們、對我們有所隱瞞。      假如翻遍伺服器還是找不到任何資料,那就這樣吧。通通是我誤會。講話分不清是不是在開玩笑,是吉尼亞的習慣,而我只不過是判斷錯誤。      ……我是這麼希望的,不過。      「嗯?這段空白是?」      疑似刪除資料的痕跡,但刪除區塊太大了。彷彿被挖了一塊下來,或是靠蠻力將資料撕毀……      這裡本來到底有什麼?      我感到好奇,決定嘗試修復資料。雖然很麻煩,我卻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十三號……衛星軌道……?噢,要在衛星軌道上蓋新基地啊。這是計畫書的草案。接著是……我看看,人類議會?月球?」      資料修復了八成左右時,我試著閱讀,結果看得一頭霧水。我想只要知道那幾個常出現的詞彙是什麼意思,就能大致看懂,可是。      「真麻煩。不看了。」      反正基地的建設計畫,感覺跟吉尼亞的祕密關係不大。      「這個檔案又是什麼?」      收在同一個資料夾裡的,是名為「新型運用計畫」的文件。有設法加密過的痕跡。只不過,檔案好像在安全性加強前就被刪掉了,並沒有完全加密。      「咦?這是什麼?」      我打開檔案,映入眼簾的是寄葉型人造人的設計圖。設計負責人是吉尼亞。之前他就大略提過我們是如何製造出來、如何行動的,卻沒有說明詳情。當時他好像是說「太麻煩了所以省略掉」之類的。      「反應爐……呃,這是怎麼回事!?」      我又從頭看了一遍。文字、算式在我眼中扭曲成奇怪的形狀。像在跳舞似的。不對。這只是單純的文字跟算式。我之所以無法正確判讀,是因為內心在動搖。      「啊,不過這是原本的設計圖。」      一定是修改過。所以這份設計圖才會被刪掉。因為,不可能有這種事。這樣的話,我們簡直像……      不可能?真的嗎?二號面露喜色時,吉尼亞反而一臉憂鬱。如果理由就是這個?      「等等?剛才的計畫書……」      檔案復原了八成,我卻看不懂內容的計畫書草案中,經常出現人類議會、月球等意義不明的詞彙。      我重新修復起資料。再也不覺得將蟲蛀出來的小洞一個個補好的過程麻煩。吉尼亞是我們寄葉的創造者,也是老師,我想相信他。希望我剛才沒能修復的部分,會有可以實現這個願望的文字。      然而。修復完畢的草案,顯示出完全相反的結果。      雙手快要開始打顫。難以置信。人類應該會用這個詞形容。驚愕與不安同時襲來,試圖奪走正常的判斷力。那就是「難以置信」。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不行,頭腦轉不過來。不對,AI確實有在運作,但我不願去理解。      吉尼亞說了謊。吉尼亞騙了我們。      「為什麼啊!?為什麼……!」      現在,在我的思考迴路中狂奔的東西。第一次產生的,情緒。      「吉尼亞,背叛了,我們。」      恐怕,人類將那種感情,稱之為憎惡……      非法存取伺服器的數十小時後,我決定執行「那個計畫」。      其實應該早一點動手的。時間拖得愈久,吉尼亞就愈有可能發現刪掉的資料被人修復。可是,還沒滿足條件。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步的條件。      那個條件是二號「一個人」在基地外。所以,必須在突入大氣層測驗的當天才有辦法執行。      那一天,確認二號裝備空降測驗裝置從射出口離開後,我走出機庫。      先來到伺服器管理室。許多同伴正在檢查記憶區塊。我一踏進室內,負責操作控制面板的研究員便回過頭。      「咦?九號?你不是要去參加運動能力測驗嗎?」      「嗯。發生了異常狀況。」      這次的運動能力測驗只有我要參加。而我把計算員殺了,毫無疑問屬於異常狀況吧?      「你說什麼?講詳細——」      研究員帶著驚愕的表情倒下。舊型人造人殺起來一點都不難。他們反應速度慢,力氣又小。      問題是同為寄葉型的夥伴,但他們待在檢查用的艙室內,不可能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我中斷檢查程式,對夥伴們的記憶區塊執行初始化程式。這段期間,他們會處於毫無抵抗能力的狀態。我將初始化程式結束後的重啟時間,設定在一小時後。漫無止境,恐怕永遠不會到來的一小時後。      「啊?衣服髒掉了。」      是刺殺研究員時弄髒的。殺掉計算員的時候,我是偷偷從背後接近,掐住頸部,再折斷頸椎殺了他。有點花太多時間,我打算下次要做得快一點。      因此我才會選擇刺殺,但衣服髒掉也很麻煩。白衣上的紅色汙點,遠看還是很顯眼。我走進檢查用艙室,扒下夥伴的衣服。幸好有跟我一樣的少年型機種。      「抱歉。沒時間幫你換衣服。」      我將染上血漬的上衣及短褲,掛在一動也不動的義體上。雖說對方沒有意識,至少得幫他遮一下。      我在房門內側裝上發火裝置,走出房間。除了這個地方,我在測驗場、控制室、居住區域、資材放置所也動了同樣的手腳。      得加快速度。要趁二號在宇宙待命的期間,做好所有的準備。頂多剩十五分鐘吧。要是超過這個時間還等不到開始測驗的信號,二號肯定會判斷通訊環境有問題,回到實驗室。      「四號!」      走在路上的四號回過頭。我故作著急,跑到他身邊。      「二號的狀況不太對勁。她現在在外面。」      你看--我指向窗外。四號望向窗戶,歪過頭。      「在那邊,看得見對不對?」      四號被我這句話引到窗邊。怎麼可能看得見。二號在其他地方。四號咕噥著「沒看見耶」,把臉湊近窗戶,我用劍刺進他的身體。我雖然不太會用武器,毫無防備地背對自己的人,倒是能輕鬆解決。      「我不會道歉,四號。因為,我們……」      話還沒說完,四號就倒下了。紅色液體在走道的地板上擴散開來。我跨過它走向房門。是吉尼亞的房間。吉尼亞和二十一號在房內為明天的計算速度檢驗開會。      我開門衝進房間。吉尼亞抬起頭,二十一號回過頭。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在二十一號發現我衣服上的髒汙前,往他身上撞過去。以反手拿著劍的狀態。      「二十一號!」      吉尼亞發出類似慘叫的聲音。二十一號一句話都沒說,就停止運作。      「九號,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知道自己嘴角掛著笑容。我重新握好劍。吉尼亞沒有動作。應該是動不了。身為設計者的吉尼亞,比誰都還要清楚我們寄葉的運動能力。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逃掉。      「問我這個?偏偏是由你來問我?」      我逼近吉尼亞。這麼簡單的事,閉著眼睛都做得到。      「你明明知道答案。」      揮下劍。不是朝頭部,也不是朝胸部。劍刃斬裂的是胸部下方。以胸口為中心斜劈。      腹部裝置從紅色傷口底下露出。吉尼亞瞪大眼睛。面容扭曲。這個位置,理應強烈刺激到了他的痛覺。      「我才不會讓你死得那麼輕鬆。」      燈光忽然消失,室內瞬間墜入黑暗。不過,緊急照明燈的紅光立刻取而代之。設置在實驗室各處的定時發火裝置,同時啟動了。      「你做了……什麼……」      「有必要跟你說明嗎?」      手中的劍再度斜斜劃過空中。不過,傷口淺到他不會立刻斷氣。腹部的傷口變成╳形。我不想讓他在實驗室墜落前死去。      「二號好慢喔。明明她早該回來了。」      我看出吉尼亞因疼痛而扭曲的臉上,閃過驚慌之色。      「哦?你擔心二號啊?事到如今,你還自以為是監護人?噢,不對。你是因為自己做的壞事會被人發現,才這麼緊張吧?」      二號問「我們也可以得到名字嗎?」的時候,吉尼亞猶豫了一瞬間才回答。因為他不想說實話。絕對不會有人幫我們寄葉取名字。我們注定要一直被人用代號稱呼。理由是……      「還想掙扎啊?」      吉尼亞將手伸向桌子。我拿劍刺進他的肩膀,把他釘在地上。他發出刺耳的慘叫聲。這樣吉尼亞就動彈不得了。      「沒用的。控制室現在是一片火海。動力跟網路都全部切斷了。」      二號差不多該趕過來了啊。為了空出路讓她進入基地,我沒在機庫和射出口附近設置發火裝置。      我想看看走道上的情況,才剛打開門,視線就被遮住。是四號的義體。現在重力控制系統徹底失控,導致他的義體飄了過來。      曾經是四號的物體,越過我頭上飄進室內。不只重力,由於火災的關係,整座基地都在不規則搖晃。原來如此,難怪二號這麼慢。      從機庫到吉尼亞的房間,用跑的只需要五分鐘不到。然而在這個狀況下,跑步的速度不可能跟平常一樣。      「好吧,只能相信二號的運動能力。」      我再度關上門,拔出備用的劍。順便躲到門旁邊。二號的戰鬥能力比我優秀。不搞偷襲的話,會遭到反擊。      「是二號的腳步聲……嗎?」      我把耳朵貼在牆壁上,聽見不規則的衝擊聲。應該是在牆壁上移動。聲音逐漸接近。有如倒數計時。我抓住牆壁上的緊急掛勾,等待那個瞬間。      「吉尼亞!」      房門開啟。熱風灌進房內。看來火已經蔓延到走道上了。      「四號!二十一號!怎麼搞的!?」      「不行……二號,快逃……」      吉尼亞拚命試圖警告二號。正合我意。二號的視線落在吉尼亞身上,然後僵住了。      「吉尼亞,發生什……!?」      我衝出去,將二號壓在牆上。為了讓我在這個重力異常的狀況下,也能精準刺中她。      「九號……!?」      我慢慢離開二號,拔出長劍,紅色液體化為好幾顆小珠子從劍尖滴落,在空中飄舞。      「不愧是擅長戰鬥的二號。似乎沒造成致命傷。」      騙她的。我一開始就沒有瞄準要害。      「這……到底是?」      嗯。現在就跟妳說明。仔細地,按照順序說明……      「欸,二號。妳知道藏在我們寄葉機體身上的祕密嗎?」      不可以--吉尼亞擠出聲音說。      「閉嘴!」      我用力踹了他的側腹一腳。他發出分不清是「嗚!」還是「啊!」的聲音,撞在牆壁上。      「住手!九號,吉尼亞做了什麼嗎?」      吉尼亞做了什麼嗎?沒錯,他做了。做了被我踹得鼻青臉腫,被我砍得遍體鱗傷都嫌不夠的事。      「這傢伙啊,用難以置信的方法,創造了我們寄葉。」      在被刪除的資料中找到的,寄葉型人造人設計圖。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真的難以置信。      「我們體內不是有黑盒嗎?他說那是能量效率異常高的融合爐……」      我停頓了一下。慢慢吸氣。吐出。      「其實,那是收集從機械生物身上採取的核心,重新製造而成的能量機關。」      我喜歡看人類文明的資料。模仿人類很開心。我曾經夢想如果總有一天,能過跟人類一樣的生活就好了。可是。      「我們不僅不是人類,還偏偏是靠跟機械生物一樣的組件運作。這種東西連人造人都稱不上……是怪物!」      我們這群怪物,怎麼可能有辦法獲得名字。我們寄葉有編號就非常足夠了。      不過--二號發出微弱的聲音。      「因為這樣……就……」      啊啊,妳真溫柔。妳還想原諒吉尼亞。想袒護他。因為妳不知道這傢伙打著什麼鬼主意。      「現在開始才是重點,二號。吉尼亞制定了更加難以置信的計畫。」      地面的戰線持續後退。人類軍不斷敗北。理由是在前線戰鬥的人造人士氣低落。因為失去身為主人的人類、應該守護的人類,導致他們迷失了戰鬥的意義。      得想辦法才行--吉尼亞是這麼想的吧。結果就是。      「偽裝月球上有人類,提升人造人士氣的計畫。」

作者資料

映島巡

1964年生。福岡縣出身。主要著作為《小說DRAG-ON DRAGOON3 STORY SIDE》、《FINAL FANTASY XIII Episode Zero》、《FINAL FANTASY XIII-2 Fragment Before》(SQUARE ENIX)。另有以永嶋惠美的名義出版的著作《偷腥貓雛子的事件簿 我要搶走妳的戀人。(泥棒猫ヒナコの事件簿 あなたの恋人、強奪します。)》(德間文庫)等等。2016年以《抽鬼牌(ババ抜き)》獲得第69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短篇部門)

基本資料

作者:映島巡 譯者:Runoka 繪者:板鼻利幸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0-01-03 ISBN:9789571087917 城邦書號:SPB7D0001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