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九州縹緲錄(三)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九州縹緲錄(三)

  • 作者:江南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10-09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城邦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3本75折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鐵甲依然在! 「如果只讀一部中國奇幻作品,那就是江南的《九州縹緲錄》!」——星雲獎、雨果獎得主,《三體》、《流浪地球》作者劉慈欣 所有英雄,都曾是凡人,而身為凡人的,未必不能成為英雄。 熱血、澎湃、霸氣,2019最值得注目,非看不可的原創IP鉅作! 「因為有想要保護的人,所以我,必須更強大。」 ▶ 東方版《魔戒》+《冰與火之歌》,2019全新修訂版,百萬人傳唱的經典,鐵甲依然在! ▶ 《豆瓣》書友大力推薦,TOP250,高分9.1! ▶ 中國作家榜榜首江南開創東方奇幻宇宙之作!特別收錄九州地圖! ▶ 2019強勢科幻片《流浪地球》、歐巴馬直接催更小說《三體》原著作者劉慈欣大讚:「如果只讀一部中國奇幻作品,那就是江南的《九州縹緲錄》!」 ▶ 橫跨十年的不朽傳奇,鐵甲依然在! ▶不遠萬里取材,誠意實景拍攝!同名電視劇由當紅小生及演技女星劉昊然╳宋祖兒╳陳若軒英氣主演!九州炫風永不停息! ——▶ 九州介紹 ◀—— ▶ 這片土地被叫做九州,傳說有個神帝統一過整個世界,將它劃分成九個州並取了名字,可是誰也不知道那個神帝是誰。 ▶ 北陸有三個州,殤州、瀚州和青州。有人說北陸是古代一條巨龍,牠活了很多年,終於死了,沉積在海床上,泥沙堆在牠的骨頭上,就變成了北陸。殤州是牠的頭,從頭裡生出了夸父族,又高又大,凶猛得像是野獸;青州是牠的尾,生出了羽族,又輕又柔軟,可以飛上天空;而瀚州的草原是龍的胸膛,從心裡生出了蠻族,最勇敢。 ▶ 草原上有七個大部落……如今沒有七個了,真顏部被滅族了……剩下青陽,還有陽河、朔北、瀾馬、沙池、九煵,一共六個。 ▶ 九個州的疆域大小相差不多,貧富卻差得大。瀚州一年的出產,若是折成東陸金銖,大概是三千萬。可是東陸四州,光是中州一年的出產就不下八千萬金銖。而據說宛州一州的出產,就比東陸其他三州加起來還多。華族人占據最肥沃的四州,而蠻族六部只有一個貧瘠寒冷的瀚州。 ▶ 東陸四州,中州、宛州、瀾州、越州。胤朝開國的大皇帝白胤建國時候,就把土地分封給了大將和親隨,當時是十二諸侯國的制度,六公國、六侯國,大皇帝只統治天啟城周圍的一片王域,面積還不及大的諸侯國。 ▶ 後來的七百年裡,諸侯們爭鬥,有的兩國合併,也有的一國分裂。到了現在一共十六國,其中又有五家大諸侯,分別是中州北面的淳國、瀾州北面的晉北國,還有號稱「天南三國」的宛州下唐國、越州離國、宛州和越州之間的楚衛國。 ——▶ 玉古倫公主.羽然.薩西摩爾.槿花 ◀—— 她六歲時就被帶離青州,來到東陸。從小住在不屬於她的國家,但反正她不喜歡家鄉一望無際的森林,這裡的城鎮更加好玩有趣。 她偶爾也會想起老家用星星照亮的神殿臺階,想起族人們穿著白衣沐浴在永遠的月光下的歌聲,可他們都死了。 照顧她的爺爺翼天瞻是有天武者之稱的天驅首領,可他希望她永遠笑著調皮搗蛋、忘卻父母,做個飛揚跳脫的平凡女孩。 她與個性堅忍執著,在演武大賽中拔得頭籌的窮困少年姬野,和來東陸做人質的北陸溫柔世子呂歸塵約定成為好友,命運卻將他們流散到四方。 她有著金色長髮,深玫瑰紅的眼睛,肌膚宛如象牙,面容嬌美,一舞可以開啟泰格里斯神殿,背後翅膀泛著玉般的光澤。 她是森林的救主,羽皇之女聖女羽然.薩西摩爾.槿花,她一生伴隨災難與榮耀許多人願意為她而死,更多人因她而死。 她統治天空,她是最後的姬武神。

內文試閱

  九州縹緲錄(三)      「年輕人,你的路,終要你自己走。」他轉回來面對姬野。「你的老師總不能保你一世。我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是現在就殺掉我女兒,然後你不過就是一死;二是你接下我一刀,你可以帶著她回去。我看得出你是個膽大包天的人,嬴無翳幼年在九原城裡,也是一個放浪亡命的人。但是我們這種人,也並非沒有好處,嬴無翳一生,言出必信,你信不信我?」      姬野的目光落到嬴無翳足長九尺的巨刀上,緊抿著嘴脣沒有回答。      嬴無翳冷笑一聲,斬馬刀遙指姬野,忽然怒喝:「你仗恃勇氣,膽敢奔襲後軍劫我的女兒,難道沒有勇氣接她父親的刀嗎?」      嬴無翳一聲獅吼,遠在數百步之外的下唐軍都心驚膽戰。姬野覺得耳邊一震,而後是一片空白。他直視嬴無翳,東陸霸主正凜然生威地看他,威臨四野。      姬野的一生中,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強悍和沉重的帝王威嚴,自他的頭頂沉沉地壓下。息衍的話忽然浮起在他耳邊:「這個亂世,跟殺了威武王嬴無翳比起來,什麼都算不得功業!」      他覺得自己的頭頂開了天窗,光芒透入!原來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竟是如此的愚蠢,有如一隻亂鳴的夏蟬,卻永遠不知冬雪的蕭然。那一吼中,他撞破了一層天幕,忽然看見了掌握天下的人,這才是他的敵人!      「一言為定!」      「很好。」嬴無翳緩緩綻開笑容。「不怕死嗎?」      「我敢來,就知道自己未必能活著回去。」      「哦?」嬴無翳眉峰一挑。「你,幾歲了?」      「十七。」      「如果代代都有你這樣的年輕人,那麼天驅或許真的不死。」嬴無翳沉吟片刻,讚嘆一聲。      「阿玉兒。」嬴無翳轉向自己的女兒。「他接下我這一刀前,我令妳守在他身邊不得離開。妳是我的女兒,不能敗壞我們嬴氏的家風。」      離國公主用力點頭,冷冷地看了姬野一眼,就像看一個死人。她不曾看見父親的霸刀之下有過活口。      「給他一匹馬。」      一名雷騎從後面牽上備用的戰馬,驅趕到姬野身邊。確實是百裡挑一的好馬,馬鞍上一應俱全。      嬴無翳策馬走到距離姬野兩丈處停下,左手從斬馬刀上移開,緩緩一比。「請!」      這是武士正式對決的起手勢,嬴無翳身為公爵,竟然做得一絲不苟。      姬野從馬鞍上撈起皮繩,將離國公主雙手拉往背後捆綁起來,一把推在草叢中,而後提起了虎牙翻身上馬。長槍一橫,他的左掌劈斬在右腕上。「鐵甲依然在!」      風從北方吹來,蒼白低鬱的天空下,長草不安地起伏。亂世霸主和無名的下唐武士兜著戰馬緩緩轉著圈子,嬴無翳不戴頭盔,一頭褐色的長髮在風中亂舞。他低著頭,彷彿沉思著什麼,姬野灼熱的目光凝聚在他掌中的斬馬刀上。      「依然在?」嬴無翳似乎是喃喃自語。      隨即他忽然縱身而起!      嬴無翳魁梧的身軀竟然蹲在了炭火馬的馬鞍上!      「他是要……」呂歸塵驚呆了。      「姬野!下馬!下馬!」息衍大吼。      姬野已經沒有機會下馬了,他只能不由自主地抬頭。嬴無翳雙腳一蹬,在馬背上借力,再次騰起。巨大的身影在半空中有如巨神降臨,嬴無翳雷霆般大吼,斬馬刀劈空斬落!      這已經不是武士的搏殺,不是放馬衝鋒的豪邁,而是市井中年輕人般的搏殺,用一切的手段,只求取勝。嬴無翳借了馬背的高度躍起,凌空撲過兩丈,將凌空而下的重壓合併揮舞長刀的力量,以求一擊殺敵。霸道的刀勢長天大海一般,令姬野幾近窒息,那一刀好像要將他和大地一起劈為兩半。      姬野親身站在凜冽的刀鋒下,才明白嬴無翳何以膽敢許下放他離開的諾言,因為其實他根本沒有機會!呂歸塵的驚呼,息衍的大喊,此時的一切都來不及救姬野。等到聲音傳進他耳中,斬馬刀早已將他分成兩半。      唯一能救他的是他自己!      在連山般壓下的刀勢中,烏金色光芒逆沖直上,姬野和嬴無翳一樣甩脫了馬鐙。面對嬴無翳連山般的刀勢,他逆山而起。      沒有人能看清那瞬間的變化,只有一聲金鐵交響,姬野所乘的戰馬忽然前馳兩步,齊腰斷成了兩截。血光暴現中,虎牙槍盤旋著飛出數丈之外,斜斜地扎進大地。姬野有如斷線的風箏,直墜而下,滿口的鮮血直噴在草叢中,將秋草染得鮮紅。      嬴無翳落地,長刀一橫,默然不語。      「姬野……」呂歸塵完全呆住了。他看見了嬴無翳的霸刀之術,以他的眼力,卻看不清姬野如何封住刀勢,刀上餘力又是如何斬斷馬身的。      他想起老師的話來,這才是真正戰場的武術,沒有切玉勁一拖一斬一落的優雅和犀利,只是鋪天蓋地而來的殺氣,殺氣裡獅子怒吼!      姬野努力地睜開眼睛,周圍都是一片血紅,他向著周圍摸索,卻找不到與他形影不離的長槍。遠處的呂歸塵像是在喊什麼,可是他聽不見,耳邊只有一片空白,好像世界上所有的聲音都被抽走了。      「我死了嗎?我……」姬野用盡全力要撐起身體,從左臂到腰間的劇痛令他幾乎暈厥。      「我……還沒有死!」奇蹟般的意志又回來了,像是藏在他心裡的、不屈的幽靈——它還活著,也沒有離去,就像過去那樣,再次撐起了他!      雷騎們驚訝地看著這個年輕的武士。嬴無翳的一刀雖然被他格擋,但是刀勁透過長槍,他的左臂分明已經斷了,虛軟無力地垂在一邊,可是他依然掙扎著爬了起來,搖搖晃晃地站在那裡;他的頭在落下的時候擦破了,鮮血染紅了他的臉,讓那張年輕的臉看起來格外猙獰;那雙純黑的眼睛中似乎是一片空白,可是盯著那雙眼睛看過去,卻令人心頭為之一寒。面對這個奄奄一息的敵人,卻沒有雷騎敢上去取他的首級。      「讓我來!」雷騎中一人策馬而出。他腰間鐵鍊一響,馬刀高舉過頂。      「慢!」嬴無翳一聲斷喝。      已經晚了,馬刀向著姬野的頂門劈落,那名雷騎忽然看見滿面鮮血的少年抬起了頭,瘋狂的殺氣撲面而來。姬野迎著刀鋒,全身撞進雷騎的懷中,馬刀深深劈入他的肩胛。而雷騎覺得胸口一涼,之後如同火燒,全身頓時失去重量。      姬野用盡全力拔出青鯊,滾燙的血染紅了他半邊衣甲。他像一隻末路窮途的惡虎,用牠最後的力量狠狠地瞪視著自己的敵人,卻已經無能為力。整個世界彷彿都在旋轉,天空是黑色的,一直壓到他的頭頂,上面有血紅的流雲飛馳。他跌跌撞撞地退了幾步,忽然踩到了什麼,一頭栽倒。      朦朧中身邊有一個溫暖的身體,帶著些微的香氣。姬野擦了擦眼睛,可是看不清,他的眼睛裡天和地都在旋轉。是羽然嗎?姬野問自己。應該是羽然,否則還有誰?姬野覺得溫暖了一點。他戰慄著抱住羽然,把臉貼在她頸邊,摩擦著她細膩的肌膚。      「羽然……」他口裡的血慢慢地滴下。「我們走,我們快走。他們要……殺我。」      羽然只是在他懷裡拚命地掙扎。      姬野茫然了,他又覺得身邊的不是羽然,是一個女人溫柔地懷抱著他。她身上的氣息如此的熟悉,從很久很久以前傳來。      『野兒……要好好活下去啊……』似乎有一隻手在撫摸他的頭,『即使像狗,也要活下去……」      「放肆!」咆哮聲震醒了姬野,他的意識忽地回復了幾分。      他懷中抱的不是羽然,而是那個英氣豔麗的離國公主,此時公主的臉上已經全無人色,只是扭動身子竭力掙扎要避開這個惡鬼般的少年。      姬野手一緊,感覺到了掌中的青鯊。      「不要過來!」他用盡全力把青鯊橫在公主的脖子上。「不要過來!」      「你已經戰敗!」嬴無翳勃然大怒。「難道天驅的武士,就是這樣的貪生怕死,不知羞恥?」      「羞恥?」姬野的面孔扭曲。「你們那麼多人……都要殺我。你們所有人!羞恥……什麼叫貪生怕死?每個人都要活下去的!為什麼說我貪生怕死?我要活著回去!我要是死了,誰也不會管我,誰也不會管我的!」      鮮血在不斷地流逝,剛剛回復的意志又隨著血而流失。姬野的話最後變成了咆哮,嘶啞的吼叫。      離國君臣啞然無言,雷膽營數十名精銳,失手於一個十七、八歲的下唐少年,乃是二十年不曾有的恥辱;嬴無翳霸武九州,刀下勝一個無名的武士,也絕說不上榮耀。可是他們卻不明白,姬野其實並非在對他們說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對誰咆哮。      他看著周圍的雷騎,覺得那些軍士的面孔像是昌夜、像是幽隱、像是雷雲正柯,更像是一些他似曾相識的人。所有人都對著他猙獰地笑。他站在無盡的黑暗中,整個世界都在一片茫茫的寒雨裡,腳下一片鮮紅在流動。      「野兒……要好好活下去啊……媽媽要看著你活下去……像狗一樣也好啊……」一個女人的聲音在很遙遠的地方對他說話,有一雙溫柔的手就在他身後梳理他的頭髮。      他用盡力氣回頭,身後為他梳頭的白衣女人緩緩化為空虛。他忽然如此清晰地感覺到,那個為他梳頭的女人已經死了!他提著染血的刀,獨自站在黑暗中,這個世界如此的寒冷。      姬野的身體一陣抽緊,青鯊在公主的脖子上劃開一道血痕。      「慢!還可以商——」嬴無翳大喝,卻不知道怎麼接下去。      他十九歲稱侯,雙刀殺人無數,平生遇強更強,從不曾在敵人的要脅下屈服,自負可以和忠心於自己的武士們共存亡。當著手下將士,「商量」兩個字他無法出口,可是敵人手中的,偏偏是他最鍾愛的女兒。      五千離軍在這場寂靜如死的對峙中束手無策,四周只有風聲,蕭瑟的風拉扯著衰敗的野草。一道低低的哭聲響起,哭聲漸漸亮了起來,跟隨風一直遠去,悲切又淒涼。      手上微涼的淚水讓姬野清醒過來,他用力擰過公主的臉,看見那個蠻橫的公主淚流滿面。公主一邊哭著,一邊看著十幾步外的父親,她想喊什麼,可是嗓子已經啞了,怎麼也喊不出來。姬野再去看嬴無翳,亂世霸主的臉上竟也透出蒼涼之色,一隻手向著他伸出來,像是要說什麼,可是卻久久不能出口。      此時手掌萬民生殺大權的嬴無翳,也不過是個普通的父親。      姬野怔怔地看了許久,嘴角忽然有一絲慘澹的笑容。原先直沖頂門的殺氣和血性此時都消退下去,比方才更深卻更平靜的一種絕望慢慢籠罩了他。      亂世霸主又如何呢?掌握了再大的權力和威嚴,也還是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活下去。      可這世上,並非每個人都能活下去。      姬野跌跌撞撞地退了出去,一把丟掉了青鯊,狠狠地一腳蹬在公主的臀部,將她踢了出去。      「妳滾!妳滾!」姬野乾澀地笑著,笑聲中滿是空虛。      「好!」姬野抹去自己臉上的鮮血,緩緩坐下。「你們誰來殺我?」      「姬野……姬野!」呂歸塵大吼,他拉著腰間的影月,他的身體前傾,像是隨時要衝出去。      「世子!世子!沒用的!」息轅拉著他的手臂。      短暫的猶豫後,兩名雷騎兵閃電一樣欺近了姬野的身旁,一人以身體翼護公主,另一人猛一咬牙,馬刀全力斬落,再無半點疏忽。      戰刀臨頭的時候,姬野猛地抬頭,看著死神劈頂落下。即便是死,他也要親眼看著自己如何死去。      一道火影疾閃而過,叮的一聲,斬馬刀平貼在姬野頭上封住了這一刀,嬴無翳帶馬停住。      「公爺!」雷騎急忙翻身下馬。      嬴無翳面無表情,一刀削斷了女兒身上的皮繩,將她抱上炭火馬,又回頭去凝視端坐在地上的少年武士。姬野正揚起頭,此時的東陸雄獅和來日的君王目光相撞,姬野沒有迴避。      嬴無翳的長刀掛上了馬鞍,他一轉身,火色的大氅一揚,逆風離去;刀騎武士跟隨在他身後按刀戒備,騎射手在最後壓陣。遠處的呂歸塵長舒一口氣,正要帶馬而出,卻被息衍按住;下唐輕騎緩緩推進,弩手的隊形緊隨其後。中間地帶一片空曠,只剩下姬野強撐著身體坐在那裡。      「父親。」公主驚恐未定,雙手勾著父親的脖子,面頰貼著他的胸鎧。      嬴無翳輕輕撫摩女兒的頭。「畢竟是女孩兒啊。」      「真的不殺他?」謝玄策馬貼近嬴無翳的身邊。      嬴無翳搖頭。「等將來吧。」      「只怕會是將來的災禍吧?」謝玄感喟一聲,並不再勸。      「天驅的小孩,你叫什麼名字?」嬴無翳忽然拉住戰馬,回身喝問。      「姬野,荒野的野。」      「荒野的野……好!有朝一日若是成為名將——」嬴無翳大笑。「就來和我爭奪天下!」      ***      胤成帝三年八月十七日,燮羽烈王與離公嬴無翳相遇於殤陽關外五十里的澀梅谷口。      大燮初年,茶坊酒肆裡最流行的幾段說書之一,就有〈澀梅谷霸王奮刀〉一章。說到這裡,先生們無不眉飛色舞唾沫飛濺,彷彿揮袖之間五千雷騎衝鋒陷陣,帝王們刀劍縱橫。孩子們也喜歡聽,喜歡聽霸主和皇帝旗鼓相當,惺惺相惜,他們相約於若干年後決勝東陸,而其中一人真的成了東陸的主宰。      可是那場意外的決戰,在史書中的記載卻是極簡約的。《燮河漢書.威武王本紀》說:「成帝三年,八月十七,王出殤陽關,帝出黯嵐山澀梅谷口,終相遇。陣前相決,王惜帝之才,收刀北向而去。帝年二十二,初起野塵之軍,語項太傅曰,『我遇王,而知天下偌大』。」      而此時,獅子的骨灰已經沉沒在越州的流水中,而皇帝高坐在太清宮的帝位上,目光空洞地越過重重雲天,去向沒有盡頭的遠方,他的腳下,萬臣馴服。

作者資料

江南

作家。北京大學化學系畢業,留學於美國化盛頓大學。代表作有《九州縹緲錄》、《龍族》、《上海堡壘》等。其中《龍族》總銷量超過兩千一百萬冊,《九州縹緲錄》銷量超過百萬冊。曾兩度登頂「中國作家榜」榜首,並獲得最具幻想小說家獎、最具商業價值作品獎。

基本資料

作者:江南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9-10-09 ISBN:9789571086996 城邦書號:SPB7F00021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