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 作者:酒徒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7-16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 外版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道義無形無聲,卻會落在每個人的心裡。 關鍵時刻,就會發生作用,變成一身最牢固的甲胄,最銳利的長兵! 他們不是賊,率獸食人者才是賊。 以改制為名,行魚肉百姓之實者才是賊。 橫徵暴斂,養肥自己兒孫,卻將千家萬戶逼得無路可走者才是賊! 獨夫民賊! 縱使讀了再多的書,縱使滿嘴微言大義,也是! 縱使買通無恥文人為自己歌功頌德,縱使在全天下立滿生祠,也是! 少年夢易做難成,世間事悲喜相逢。 王莽派遣曾經在太學任教的大司馬嚴尤前往宛城支援。嚴尤率領三萬大軍出征,兩軍對陣時心中早已暗自提防這位昔日高徒,但仍輸給了劉秀等人的連環巧計。嚴尤從軍以來初嘗大敗,黃淳水畔屍橫遍野,數萬麾下只餘數千殘兵。敗戰後被王莽削職為民,押回長安受審。 此時劉縯率領的舂陵軍受到岑彭的牽制,仍然久攻不下宛城,大軍無法繼續前進,然而同屬綠林的王匡新市軍屢戰之下大有斬獲,順利拿下襄陽與其周圍地區之後便藉送糧之名邀劉縯南下合謀戰略,實則早有分矛列土的企圖。劉縯不疑有他,將軍務交給劉秀後便動身赴會……。 得獎記錄 首屆梁羽生文學獎、茅盾網路文學新人獎得主 阿里巴巴文學網、網易國風文學網、愛奇藝文學網 三大網路文學網駐站作家

內文試閱

地皇二十三年,天氣出奇地冷。往年立春時節,外邊早就冰消雪盡,柳梢吐綠。而今年,眼看著正月都快到十五了,天空中依舊白雪紛飛。地面上,依舊沒有出現半點綠色,整個世界,都白茫茫的一片,就像大新朝的國庫一樣乾淨。 國庫裡頭沒了錢糧,文武百官的俸祿卻不能不發。賜給周邊蠻夷的壓歲錢,也不能比往年少。否則,丟了朝廷的臉面不說,萬一有人心懷不滿,跟反賊暗中勾結,大新朝的江山,可就是愈發的風雨飄搖。 「民耗百畝者,徹取十畝以爲賦……」羲和(大司農)魯匡,跪坐在數百卷古籍旁,翻來翻去,愁眉不展。 作爲九卿裡少見的非王姓,他的聰明毋庸置疑。當年大新朝的「五均六輸」制度,就是出自他的手筆。當時,可是著實解決了朝廷的燃眉之急,讓國庫和各地官庫,還有當官者的私囊,都很是充裕了一陣子。可隨著地方動蕩,以及各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緣由,「五均六輸」制度所賺來的錢財,就一年比一年更少。國庫和地方官庫,也又開始跑起了耗子。 國庫空虛,責任當然著落在大司農身上。可魯匡履職這些年來,把該加不該加的稅,差不多已經加到了極致,再繼續加下去,恐怕他非但不敢出長安城,即便在長安城內,弄不好哪天都得被從天而降的碎磚爛瓦活活砸死。 更何況,大新朝加稅,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必須以「復古改制」爲藉口,並且從周禮上找先例。而《周禮》經過秦朝的焚書坑儒之禍,流傳下來的,基本全是後人整理。各種版本加起來高達數百種,彼此記述大不相同。想從中找到一篇能夠支持加稅的來,簡直是海裡淘金! 「唉——」嘆息著將手頭的書卷丟在腳邊,魯匡又拎起一個新版本。這是一個非常新的版本,就說出自春秋某個名人之墓葬。但以魯匡的智力,輕而易舉就能分辨出,所爲墓葬,不過是個障眼法而已。就像當初劉向、劉歆所整理的那個版本,其實其中很多內容都是父子兩個憑空編纂,只是披了某個絕世古本的殼,讓其看起來更加可信而已。 「夫關市者,三十徵一,夫山澤者,所徵百二」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新版本的某一條竹簡上,魯匡終於找到了一個周代賦稅額度描述。不是農田秋賦,而是市面上的貨物交易和狩獵捕魚。只是三十徵一,比當下朝廷所推行的十徵一,實在低得太多。向王莽提議按照這個版本去「復古」,恐怕沒等他把話說完,就得被王莽下令剝奪官職,直接趕出朝堂。 「三十徵一,三十徵一,這周朝,怎麼收稅收得這麼低!」 越算心裡頭越恐慌,魯匡抓起書卷,狠狠朝面前的桌案砸去,「假的,這版周禮,肯定是假冒的。否則,周朝天子和群臣,豈不是都得去喝西北風?」 「哢嚓」,書卷與桌案相碰,四分五裂。竹簡斷的斷,飛得飛,撒得到處都是。其中半片,恰恰到魯匡腳下,讓他的目光頓時開始發亮。 「夫關市者,三十……」真是老天爺保佑,後半截消失不見了,留下來的文字,卻令人茅塞頓開。 將市易稅提高到三成,不就是三十麼。至於後面那兩個「多餘」的字,自動忽略就是。照這種辦法,百二,也可以直接解釋做百中取二十,既符合皇上復古的心願,又能令國庫再度充盈。 「羲和,皇上請您去御書房單獨奏對!」,一名命士小跑著入內,湊在魯匡耳畔低聲提醒。 「嗯,老夫記得呢,你下去幫老夫準備一下,老夫現在就出發!」魯匡笑了笑,非常愉快地點頭。隨即,在地上將另外一片記錄山澤徵稅標準的竹簡也找了出來,與手裡的半截竹簡一道,小心翼翼地揣進了懷中。 九卿處理公事的所在,緊挨著皇宮。因此,只花了短短半炷香時間,魯匡就來到了王莽的御書房內。雖然天色還沒有黑,書房內,卻已經燈火通明。大新朝皇帝王莽手裡拎著一把天子劍,在一個嶄新的木偶身上奮力亂剁,「村夫,寡人誓誅你九族。寡人代漢受禪,乃是上天之意,百官公推。你一個劉氏破落旁支,有什麼資格質疑寡人,有什麼資格……」 「劉公公,陛下此刻可在書房,魯某奉召前來,還望公公幫忙通稟!」明明已經在窗紗上,看到了王莽發狂的身影,魯匡還是故意提高聲音,向站在門口當值的太監劉均請求。 皇帝陛下又在拿劉縯的木頭像撒氣,自從去年十月以來,他不知道已經砍壞了多少木頭像。特別是最近十多天,幾乎每天都要剁碎一個。所以,消息靈通且善解人意的魯匡,絕不會在王莽怒氣未消的時候,到書房內去打擾他。以免一不小心,就遭受到池魚之殃。 「滾進來!」王莽猛地將寶劍朝地上一丟,喘著粗氣大聲斷喝,「裝什麼裝,朕何時掩飾過自己的本相?」 「臣遵旨!」羲和魯匡自知心思敗露,趕緊大聲答應著,小步快跑入內。進了門,先向王莽行過君臣常禮,然後飛快地撿起寶劍,一劍戳在了木偶的心口處,「陛下息怒,老臣殺了這村夫!」 「算了!」王莽其實也清楚,自己剁一百個木頭人,也不可能將劉縯咒殺,嘆了口氣,輕輕擺手,「你乃九卿之一,就別做這種弄臣的勾當了。朕,朕剛才只是想起了甄大夫之死,一時怒氣上頭而已。可憐甄大夫一世英名,最後卻死在了一群村夫之手。唉……」 說到動情處,他兩眼裡頓時泛起了淚光。將羲和魯匡立刻感動得眼皮發紅,抽了下鼻子,再度俯身行禮,「陛下節哀,大司馬父子已經接到聖旨,星夜趕往了宛城。有他們父子和岑彭在,劉縯村夫,此番必將在劫難逃!」 「嗯,希望如此吧!」王莽又嘆了口氣,緩緩走向自己的書案,「即便戰事不利,朕也不會怪他們。畢竟前隊精銳已經全軍覆沒,此刻宛城裡,連一萬兵丁都湊不出。而大司馬那邊,能臨時徵召的,只有地方郡兵和堡寨裡的民壯。」 「大司馬曾經多次擊敗過綠林賊,威名赫赫。臣聽聞綠林賊那邊有一句俚語,叫做什麼『寧吃一筐鹹,不遇一個嚴。』可見其畏懼大司馬之深!」魯匡在群臣中,是出了名的會說話,立刻倒豎起劍柄,笑著拱手,「而郡兵訓練和武器裝備雖然比不得前隊,卻是在家門口作戰,保衛桑梓不受綠林賊荼毒,所以士氣必然高昂!」 「嗯,有道理,你說得甚有道理!」王莽的眼睛瞬間開始發亮,從魯匡手裡搶過寶劍,朝著劉縯的雕像上胡亂劃了幾下,大笑著發狠,「若是真的能將這村夫擒來,朕定然將他千刀萬剮,以慰前隊將士的在天之靈。」 笑過之後,又將寶劍當做柺杖,杵在地上,繼續說道:「軍餉,軍糧,你必須保證。朕不管你是怎麼弄來的,若是大司馬那邊糧草接濟有了差池,朕一定拿你是問!」 「臣遵旨!」魯匡心中暗叫倒楣,表面上,卻只能裝出一副捨我其誰模樣,躬身領命。 「你可有什麼辦法?」王莽對他的承諾卻不太放心,圍著劉縯的雕像走了幾步,大聲追問。 「回聖上的話,辦法有二,一急一緩,皆出於古法!」魯匡等的就是這一問,連忙從懷中掏出兩枚斷了的竹簡,雙手呈給了王莽,「前者出自文王軼事,而後者,則出自周禮。」 「古法?」 王莽一聽,立刻就來了精神,將寶劍插在回鞘中,劈手奪過竹簡,「你快說,到底是哪兩個古法?這竹簡怎麼是斷的?夫關市者,三十,這是什麼意思?」 「聖上莫急,請容微臣慢慢道來!」魯匡偷偷看了一眼王莽的臉色,然後大聲補充,「昔文王在世,有犯罪者家人生病。文王准他們去探望家人,然後約期回來治罪。日至,無一罪囚逾期。陛下德邁堯舜,又力行復古,不妨也將監獄中家境殷實者赦免回家探親。只要他們的家人肯拿出一筆錢財來作爲抵押,歸期就可以相對寬鬆。」 這,分明是建議王莽准許富貴人家以財貨贖罪,跟當年周文王的當年的善舉,沒一文錢的關係。然而,博覽群書,過目不忘的王莽,居然沒有聽出其中的問題所在。單手捋著花白的虎鬚,低聲沉吟道:「嗯,甚妙,甚妙。此策一行,公庫立刻日進萬金,的確能解眼下燃眉之急。你下去擬個正式奏摺呈上來,朕在朝會時與百官共議!」 「臣,遵旨!」魯匡會心地拱了下手,然後繼續啓奏,「至於微臣今天帶給陛下的兩根竹簡,也來源於於最近現世的周禮藏本。前者記載了周朝之時,市易稅率是三成,而打獵捕魚,則要交兩成給公庫。」 「這……」王莽聽得微微一楞,眉頭迅速皺緊。然而想到獄中的富貴囚犯畢竟有限,有笑著輕輕嘆氣,「十取二三,想必不是常策。不過,在國事艱難之際,理當上下同心。你也擬了奏摺,一起送上來吧。朕儘量讓百官明白這個道理就是。!」 「聖上仁慈!」魯匡立刻躬身下去,大聲稱頌。「此乃非常之策,用於非常之時。百姓忍受一時陣痛,過後自然會明白必須的苦心。待叛亂平定之後,聖上不願百姓受苦,可以下旨,廢了這個非常之策便是。屆時,必然人人感激陛下恩德!」 內心深處,他當然知道自己提出的這個斂財手段,對百姓盤剝過甚。並且推到周禮上,純屬於牽强附會。然而,他同時也更清楚,王莽的改制,從來不是爲了那些平頭百姓。所謂復古也罷,革新也好,不過都是一種藉口。只要說得漂亮,能讓國庫見到錢財流入,便是成功。 果然,王莽猶豫了片刻之後,終於再度點頭,「嗯,非常之策,非常之策。總好過天下動蕩,逆賊橫行!朕只施行兩年,兩年之後,待綠林賊被剿滅,稅率便恢復三十稅一。」 「陛下乃千古明君!」魯匡再度躬身,大拍馬屁。 「算了,你不必稱頌朕了。朕若是千古明君,天下就沒如此多的反賊了!」王莽卻忽然收起了笑容,大聲感慨。「不過,朕問心無愧。若是前朝之制不改,也許況情況還不如現在。」 「那些反賊愚昧,陛下不用太把他們放在心上!」魯匡立刻也收起笑容,柔聲安慰,「並且眼下反賊雖然聲勢浩大,卻未必能夠持久。微臣聽聞,那村夫劉縯毫無容人之量,僥倖打了一場勝仗之後,立刻提出要整軍,害得王匡、陳牧等賊人人自危。若是陛下想辦法分而化之,各個擊破……」 「報,聖上,聖上,宛城岑將軍發來急報!」話還沒等說完,御書御史房外,忽然傳來一聲大叫。緊跟著,當值太監劉均,歡天喜地地衝了進來。雙手將一份帛書,高高地舉過了頭頂,「陛下,大喜,大喜,賊軍久攻宛城不下,內部生隙。王匡、王鳳、陳牧等賊,掉頭向南,攻打襄陽去了。如今宛城附近,只剩下了劉縯、王常和馬武三賊留戀不去,但短時間內,已經奈何不了宛城分毫!」 「什麼,你剛才說,群賊爲何要分兵?」王莽喜出望外,一時間,竟然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久攻宛城不下!」 太監劉均被問得滿頭霧水,連忙將帛書展開,對著上面的文字大聲朗誦,「末將岑彭,遙叩聖上。托聖上洪福,賊軍久攻宛城無果……」 「不是說你!」王莽的聲音已經開始發顫,揮舞著手臂大聲打斷,「魯卿,魯羲和,你剛才說的什麼,把你的話重複一遍?立刻!」 「臣遵旨!」魯匡喜上眉梢,笑著躬身領命,「微臣聞聽,那村夫劉縯毫無容人之量,僥倖打了一場勝仗之後,立刻提出要整軍,害得王匡、陳牧等賊人人自危……」 「對,是這了,就是這了!」王莽又揮了兩下手,打斷了魯匡的重述。「賊軍想要保持攻勢,就得明確上下,集中兵權,不能令出多門。而那王匡、陳牧等賊,都是山大王,怎麼甘心受他人節制?哈哈,哈哈哈,終究是一群村夫。當有前隊威脅之時,還勉强能夠齊心協力。而如今前隊覆滅,周圍再無人能夠威脅到他們,他們自然要窩裡鬧起來,甚至白刃相向!」 「恭賀聖上!」 魯匡和劉均一同俯身下去,心中的喜悅簡直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通往宛城的官道上,浩浩蕩蕩走著三萬大軍。雖然旗幟駁雜,盔甲兵器也五花八門,然而,除了整齊的腳步聲之外,這支隊伍在行進之間,卻不曾發出任何雜音。每一名將士,都緊閉著雙唇。每一名將士,臉上都寫滿了建功立業的渴望。 隊伍正前方的馬背上,昂首挺胸坐著兩員老將,一人看上去孔武有力,紅光滿面,正是新朝一代名將,納言將軍嚴尤嚴伯石。另一人面色枯黃,身材卻十分的高大,呼吸聲宛若踩風囊,乃爲嚴尤的愛徒,秩宗將軍陳茂陳八尺。 身後的人馬,則是嚴尤從周圍郡縣收集起來的郡兵。雖然只倉促訓練半個月左右,卻已經能夠做到令行禁止。不考慮武器裝備,光考慮士氣和精神,與年前全軍覆沒的前隊精銳,已經不相上下。 綠林軍分裂的消息,早在五天前就傳到了嚴尤的耳朵。出於謹慎,他又先後派了三波斥候查探,確定王匡、王鳳、陳茂等人的確已經領兵抵達了蔡陽,才果斷拔營,帶著召集起來的三萬郡兵,星夜殺奔宛城。 不像當日甄阜等人對義軍一無所知,嚴尤和陳茂二人,對綠林軍可是知根知柢。兩年半之前,他們曾經將王常逼得走投無路,差一點兒就拔劍自刎。而更早一些時候,嚴尤曾經親自去太學授課,最欣賞的幾名學生當中,就有嚴光、鄧奉和劉秀。 不能給劉秀等人成長起來的機會!這是嚴尤接到前隊全軍覆沒消息之後,果斷做出的決定。對於「老朋友」王常,和最近一段時間聲名鵲起的劉縯,嚴尤都不怎麼看好。然而對於曾經在太學中受過自己照顧的劉秀,他卻非常緊張。 後者文武雙全,膽氣過人,且堅韌不拔。如果出仕爲大新朝效力,將來的成就肯定不在自己之下。而如果此人自立門戶,完全掌控了一支兵馬,則必然會攪得天下大亂,甚至威脅到大新朝的如畫江山。 出仕是不用想了,當年哪怕有自己和孔永聯袂推薦,皇上都狠心將劉秀拒之門外。如今劉秀跟他哥哥一道殺死了甄阜和梁丘賜,將來不被皇上千刀萬剮已經是幸運,怎麼可能會被招安,然後委以重任?至於自立門戶,照目前態勢,恐怕是早晚得事情。所以,嚴尤發誓自己必須儘快將此子斬殺,防患於未然。 「報,大司馬,賊人聽聞將軍率部趕至,立刻離開宛城,撤往白河口!」幾名斥候快馬飛奔而至,朝著嚴尤高高地舉起號旗。 「未戰先退,原來劉伯升就這點兒膽子。傳老夫將令,全軍加速,巳辰之交務必趕到白河口!」 嚴尤的臉上,立刻湧起了幾分驕傲,揮揮手,大聲吩咐。 「諾!」周圍的將領挺直了胸脯答應,隨即各自下去催促部屬,加速前進。比預計足足提前了半個時辰,就趕到了白河渡口。 綠林軍已經過河而去,渡口處,一片狼藉。命令弟兄們先原地休息,嚴尤縱馬衝上河畔的一座土山,舉目四望,只見荒草連天,殘雪點點,一片蒼涼。而腳下不遠處白河水,則奔騰咆哮, 巨浪滔天,宛若一頭怒龍,隨時準備將膽敢過河者吞落於肚。 「小輩,半渡而擊,你倒是沒白聽老夫的課!」猛然發現河對岸處的幾處樹林裡,隱約有寒光閃爍。嚴尤笑了笑,飛快地撥轉坐騎。 作爲新朝最善戰的老將,他絕非浪得虛名。匆匆一瞥就已經斷定,叛軍被自己嚇得落荒而逃乃是假像。真實況情況則是,叛軍在河對岸布下了重兵,準備趁著自己麾下兵馬渡河渡到一半兒之時,給自己兜頭一棒! 此等雕蟲小技,在西秦一統六國前,就已經被用爛了,如何能瞞得過嚴尤?當即,他就開始調兵遣將。然後不緊不慢地尋找渡船,架設浮橋,準備將計就計。 第二天一大早,浮橋架設完畢。嚴尤立刻命令陳茂帶三千精銳作爲前鋒,徒步快速過河。果然,還沒等三千弟兄走過一半兒,耳畔忽然傳來一陣號角,緊跟著,上萬伏兵,從對面河灘兩側密林中蜂擁而出!不用分說圍住陳茂所部,大開殺戒。 陳茂也是百戰之將,臨危不亂。立刻將已經過河的弟兄背靠著橋頭擺開陣勢,與數倍於己的「反賊」捨命相搏。

作者資料

酒徒

內蒙古赤峰人,男,1974年生,東南大學動力工程系畢業。曾從事電力設備維護多年,足跡遍及長城內外,將當時生活的所見、所聞、所悟,都記錄下來,轉化成文字,慢慢積聚。 現旅居墨爾本,與讀者一樣,每天上班、下班,為生活而打拼。閒暇之時,則寫字為樂,一面娛人,一面自娛。 2007、2008年度中國網路原創作家風雲榜獲獎作家 2010年成為首度入選中國作家協會的網路作家 目前為大陸歷史小說界的新翹楚,擅長運用真實史事,結合俠義、武俠、愛情諸多元素,建構出當時歷史環境的整體風貌,寫實刻畫場景,細膩透寫人物,在傳統歷史小說中破舊出新,成為新一代的小說名家。著有:《秦》、《明》、《指南錄》、《隋亂》、《開國功賊》、《盛唐煙雲》(以上三套均為野人文化出版,合稱隋唐三部曲。) 《隋亂》在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1999~2008年「網絡文學十年盤點」中,自7,000部作品中脫穎而出,囊括【十大優秀作品】&【十大人氣作品】雙料優勝,繁體中文版也創下金石堂、誠品、博客來三大連鎖書店暢銷排行榜三榜齊上的傲人銷售紀錄。其後的作品《開國功賊》、《盛唐煙雲》也屢創佳績,成為新歷史小說出版界的傳奇。

基本資料

作者:酒徒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歷史小說 出版日期:2019-07-16 ISBN:9789571378497 城邦書號:A220271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x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