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勇敢不完美:拋下這世界為你強加的規則,現在開始,為自己大膽的活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非文學類

內容簡介

TED TALK 450萬點閱超人氣演說家 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傑出領袖 全球最具影響力女性之一——雷舒瑪.索雅妮的鼓舞人心之作 「我們教導女孩要追求完美,但是教導男孩要勇敢無畏。」(We’re raising our girls to be perfect, and we’re raising our boys to be brave.)哪裡不對嗎? 這個訊息簡明扼要,從孩提時代到成年期,女孩(和女人)被推向追求完美之路。她們被教導在學業成績、行為舉止、生涯選擇、外表儀容、風氣態度,必須致力做到完善盡美。 本書作者雷舒瑪.索雅妮,生自一個印度移民家庭的女兒,跟每個女孩一樣,用功考高分、讀頂尖學校,但是這條自小被要求追求事事完美的路,簡直是一場悲劇。她最後選擇不完美,做出勇敢與冒險的事情:離開令人稱羨的高薪工作,成為第一位走進國會的印裔美籍女人。 在2012年,33歲的她參選紐約市參議員,選情輸得很慘,落選。她在本書中無意探討失敗的重要性,卻很慶幸自己選擇一條勇敢之徑闖一闖。她的確輸了一場選戰,可是贏了人生賽局。 選舉敗仗的同年,她創辦了一個非盈利機構「寫程式的女孩」(Girls Who Code),其目標是教導一百萬名女孩寫程式,縮減科技業的性別差距。當她與年輕女孩緊密相處,以及透過寬闊網絡結識啟發人靈感的女人,她逐漸瞭解:我們的社會在教育男孩與女孩適應生活,存有根本的不同。 我們教育男孩要大膽嘗試、不懼危險、勇往直前,而女孩應該要乖巧聽話、避免危險,甚至追求完美展現,然而這樣「完美」的教育,卻不必然引導女孩們邁向「完美的人生」。這些包在女孩身上的泡泡紙,雖然用愛與關懷製成,讓人難以拒絕,卻也使得女孩們與風險隔離的同時,失去了逐夢的能力。 這種趨使人逃離危險、追求完美的力量,使得女孩們把自己累個半死,最後只是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盡、面如枯槁甚至生病,只因為我們得為了他人付出許多精力。當我們在知道自己應該發聲時保持沈默,或是當我們在真心想說不,但因為害怕不受人喜愛時說好,對我們的自尊無疑是一記重擊。當我們擺出虛有其表的完美時,我們的人際關係與內心都會蒙受損失;我們設下保護罩,不讓人看到我們的瑕疵與脆弱,但這也讓我們跟所愛的人之間隔出一道牆,也讓我們無法建立起真正有意義與可信可靠的連結。 想像一下,假使妳不用對失敗有所恐懼、不用對不權衡情勢而產生恐懼的活著。假使妳不再感覺有抑制想法的需要,也不用為了取悅與安撫他人而吞下妳真正想說的話,假使妳能夠不再因為一些人為的錯誤而嚴厲指責自己,放下罪惡感以及試圖表現完美而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平靜的呼吸。有沒有可能,妳在面對每一個抉擇時,都做出勇敢的選擇,或走向那條大膽的路。妳會更開心嗎?妳會用妳夢想自己能做到的方式對世界產生衝擊嗎? 放下那份無法達到完美的恐懼比妳想像的更簡單。只要好好練習運用妳擁有的那份勇敢即可。這也是本書的中心主旨。它會檢視並連結到過去我們不惜任何代價追求完美並避免失敗的樣貌,以及少女時期的想法這份連結,是如何箝制我們成人後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要如何重置這份連結。永遠都不嫌晚,只要放下追求完美這份需求,並重新鍛鍊自己的勇氣,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敢於挑戰專屬自己的那個難以置信之事。

內文試閱

  大膽面對你難以置信的事情      二○一○年,我做了件難以置信的事情。我在三十三歲,從未擁有任何選舉經驗的情況下,參選美國國會議員。在那之前,雖然從十三歲起我就一直夢想著能夠競選公職,並對國家的改變造成實質影響,但我一直舒適安全的藏身在政治界之後。白天,我在一間鼎鼎大名的投資公司,長時間且精疲力竭地工作著,這工作薪水豐厚,風光亮麗,但我如此痛恨卻仍待在這裡,是因為我以為自己應該要做這樣的工作。晚上和週末所有空閒時間,我會做些募款與組織的工作;這些工作都是能產生影響性且很有價值的貢獻,但在我的心裡,我還是想玩些大的,做點大事。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在工作時就更顯悲慘,直到自己達到一種深深的絕望,知道自己需要做些改變為止。當時我從紐約的政治團體處耳聞我這個選區擔任眾議院議員長達十八年的議員,將會把她的位子空出來,去競選參議院議員。我知道這是我改變的大好機會。我跟幾個關鍵人物會面,詢問他們的想法,大家都熱情的說我應該去爭取這個機會。我知道如何募款、有好的政治主張、有好的背景故事;雖然我個人沒有競選公職的經驗,但其他條件都齊了。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感覺到火力全開。我終於朝向自己夢寐以求的公職人員人生前進,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擋我。      接著出事了。那位眾議員決定不把位子空出來了,這意味著如果我想爭取這個位子,就得跟她競爭。突然間,原本表示支持,要我放手去選的人都改口說,「喔,不、不……妳沒辦法跟她競爭。」大家都認為她德高望重,說我一點機會也沒有。我不僅失去了婦女團體菁英們的熱情支持,她們還直截了當的告訴我,這次輪不到我,要我放棄。      但當時,我已經深陷這個目標之中無法放棄。這是我的夢想,近在眼前觸手可及。我滿腦子都想著這件事,已經回不去了。相信我,我不知道多少次跟自己說,妳一定是傻了。但無論如何我就是想這樣做。我知道自己得放手搏一次,假使我沒接下這個挑戰,人生後半輩子都會因此後悔莫及。      讓我和許多人訝異的是,我的種族吸引到許多正面的注意。這時的我,是個從未擔任過公職,卻突然跳出來競選的南亞裔美國人,不過許多人都注意到我,也收到了競選捐款,而且甚至獲得了《紐約觀察報》(New York Observer)與《每日新聞》(Daily News)的支持。在登上兩家全國性新聞媒體的封面,且有CNBC新聞網將我的種族身分吹捧為全國熱門頭條之一後,我從姑且抱持著希望,變成了有信心能夠獲得勝利。      不過到了最後關頭,選民變得非常在意我缺乏經驗這件事。我不只是敗選,簡直就是遭到痛擊,只拿下一九%的選票,對手則是拿下了八一%的票。這個故事的卓越之處不在於我競選國會議員,或是我最後是如何以絕妙壯麗的方式敗選,甚或是在這樣公開且顏面盡失的落敗後如何振作起來。這個故事值得一提,原因在於當我在三十三歲參選公職時,是我成人後人生第一次做出了真正勇敢的舉動。      如果你檢視我那時的出身背景—耶魯法學院,隨後是一連串在企業界聲望頗高的工作,你可能會認為我是個勇敢堅定、積極進取的人。不過積極進取與勇敢堅定不必然相同。那是在我被耶魯拒絕三次時驅使我寫出完美履歷的動力,而非勇敢。讓我不得不在前五大法律事務所找到一份工作,接著進入頂級金融資產管理公司,並非我對法律或大公司真的擁有熱情;而是為了取悅我身為移民者的父親,並讓自己完成他的夢想這份欲望使然。從我還是小女孩起,我就總是把目光放在成為最棒的人上,我走的每一步都是努力要讓自己看起來無比聰明且令人無可挑剔,進而晉升到另一個能讓我顯得無比聰明且令人無可挑剔的位置。我做的所有選擇都是為了要建立「完美的我」,因為我篤信這樣能引領我至完美的人生。      不過在旁人眼中,直到那時我人生中的種種選擇都並非真正勇敢的舉動,原因很簡單:這些決定就算失敗也無妨。這是我第一次完全以我個人的喜好,做出對我真正重要的脫稿演出。第一次沒有百分之百信心認為自己可以成功,且假使選舉失利還能準備好承受失敗的後果,我還是衝了。我可能會賠掉尊嚴、賠掉名聲,賠掉我的自信。這可能會傷害我,傷得很深。我能夠重新爬起來嗎?      我不是唯一把成人生活全花在追求職位或做好案子這類我知道自己能夠勝任愉快的事情上的人。有許多女性堅持只做她們擅長的事,幾乎不會去做那些讓她們感到自信與舒適以外的事情。我在全國各地遇到的數千名女性,不管她們是何種種族、年齡或經濟狀況,都聽到她們說著千篇一律的內容。我在星巴克跟一名二十四歲,專門幫人遛狗的女性說,她有一個對她的服務造成革命性影響的絕佳想法,但也說她相信自己絕對無法付諸實行,因為她「不擅長做生意」,在一個政治募款活動上,我坐在一名五十歲的雜誌編輯旁,她跟我說她忙得焦頭爛額,很不開心,可即使她沒有財務上的問題,卻還是無法辭職。為什麼呢? 她聳聳肩說,「因為,這是我擅長的工作。」身為非營利組織「寫程式的女孩」(Girls Who Code)的CEO,我看到自家年輕女性職員不想自願前往她們過去沒去過的區域,同時男性職員則是又快又堅定的跳出來說要前往不熟悉的地方,一點都不擔心會失敗或看起來很傻。      我們女人為何會有這種感覺、這種舉動,是有原因的。這與生物學無關,重點在於我們一直都接受這樣的教導與訓練。身為女子,我們從很小的時候就被教導要以安全為主。努力拿到全A的成績來取悅我們的父母與老師。在公園攀登架遊玩時要小心不要爬太高,這樣才不會跌下來受傷。要安靜且順從地坐好,看起來漂亮、宜人,這樣我們才會受人喜愛。父母與師長帶著善意引導我們從事我們擅長的事,這樣我們才能顯得耀眼,他們也帶著我們遠離我們並不是天生就擅長的事情,免得影響心情,拉低平均成績。他們的立意當然是好的;父母都不願意看到他們的女兒受傷、難過或氣餒。包在我們身上的這層泡泡紙,是用愛與關懷製作的,因此沒人發現這讓我們在與風險隔絕的同時,也讓我們失去了長大後逐夢的能力。      另一方面,男孩們接收到的訊息則截然不同。他們被教導要去探索、走艱難的路、展翅翱翔,爬到攀爬架頂端,並試著跌下來。他們被鼓勵去嘗試新事物,用機器與工具修復東西,如果在遊戲中受到打擊,就爬起來再回到場上。打從小時候開始,男孩就養成了冒險精神。研究證實他們被授與較多掌控自己要做什麼的空間,並受到鼓勵,在父母較少指導與協助的情況下嘗試更大膽魯莽的體能活動。男孩們還是青少年時就會邀約某人出去,剛出社會時就會主動協商他們第一次加薪,他們已經很習慣承擔風險,除了風險外,大抵上也不太顧慮失敗。跟女孩們不同,他們去冒險的話,就算行不通,也會獲得認可和讚美作為獎勵。      換句話說,大家教育男孩們要勇敢,女孩要完美。      我們小時候因完美而獲得獎勵,等到長大成為女性後便恐懼失敗。我們不會在個人生活與職業生涯上冒險,因為我們害怕如果做錯了,會受批評、會困窘、會敗壞名聲、被排斥,無比羞愧。我們在有意無意間退縮,不去嘗試任何我們不確定自己能否做好的事情,避免可能發生的傷害與羞辱。除非我們能達到或超越期待,否則不會接受任何角色或盡力做某件事。      另一方面,男人會毫不猶豫,對於如果他們沒有成功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毫不恐懼,就這樣跳入未知的海域。這裡有個例子:有間現在非常知名的公司有份報告發現,男性在只有六○%條件達到要求就會投履歷,不過女性只有在一○○%符合條件的情況下才會投遞履歷。      我們在嘗試前就想要達到完美。      想要完美的需求在許多方面都使我們退縮。即使我們內心深處知道,但還是不會為自己發聲,因為我們不想看起來愛出鋒頭、像潑婦或太直接而不討人喜歡。當我們發聲時,會十分痛苦掙扎且想很多要怎麼表達自己的事情,試圖用正確的口氣表現出自信與魄力,而不會看起來太過「頤指氣使」或太具侵略性。我們著迷於分析、思考、討論,不管問題多小,都在做決定之前權衡每個角度。但願不要,但假使我們真的犯錯了,便會感覺到自己的世界正在土崩瓦解。      然而當我們因為對不夠好或遭到拒絕有所恐懼而退縮,就會壓抑夢想並將世界限縮,同時縮減的還有幸福的機會。我們有多少次只因為害怕,而放棄了職位與經驗呢? 我們有多少次因為恐懼無法做好,讓許多傑出的想法轉瞬而逝,或是背棄了多少個人目標呢? 有多少次我們懇求能不要擔任領導職務而說出,「我就是不擅長領導」呢? 我相信「完美或搞砸」這樣的精神,是女性未能擔任最高管理階層、進入董事會、進入國會,以及你所能看到的各種重要職務很大的原因。      這份驅使我們要完美的力量,也要用我們的康寧安樂付出一連串的代價,我們夜不成眠只為了不斷深思最微小的錯誤,或是擔憂某人因為我們說了或做了什麼而爆氣。我們被訓練成盡可能去幫助別人,把自己累個半死最後只是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盡、面如枯槁甚至生病,只因為我們得為了他人付出許多精力。當我們在知道自己應該發聲時保持沈默,或是當我們在真心想說不,但因為害怕不受人喜愛時說好,對我們的自尊無疑是一記重擊。當我們擺出虛有其表的完美時,我們的人際關係與內心都會蒙受損失;我們設下保護罩,不讓人看到我們的瑕疵與脆弱,但這也讓我們跟所愛的人之間隔出一道牆,也讓我們無法建立起真正有意義與可信可靠的連結。      想像一下,假使妳不用對失敗、對不權衡情勢有恐懼的活著。假使妳不再感覺有抑制想法的需要,也不用為了取悅與安撫他人而吞下妳真正想說的話,假使妳能夠不再因為一些人為的錯誤而嚴厲指責自己,放下罪惡感以及試圖表現完美而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平靜的呼吸。有沒有可能,妳在面對每一個抉擇時,都做出勇敢的選擇,或走向那條大膽的路。妳會更開心嗎? 妳會用妳夢想自己能做到的方式對世界產生衝擊嗎? 我相信兩個答案都為是。      我會寫這本書,是因為這麼多年來,追求完美造成我不斷阻止自己前進。到了三十三歲,我終於學到了如何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勇敢表現,也讓我學到如何在個人生活中勇敢。從這時起,我每天都在練習喚起我內心那份勇敢。在三次毀滅性的流產後選擇體外人工受精,或是在不懂任何程式(或創業)的情況下啟動一間新創科技公司並不容易。但就因為我做了這些事情,我現在是個擁有一名小男孩,非常興奮的媽媽,且以我內心深處一直都知道自己能做到的方式,讓這個世界有一點點不一樣。      當我們企求完美的這份懲罰,或是放開對沒能完美的那份恐懼時,我們需要自由、喜樂,以及生命中想望的其他美好事物。是時候停止在嘗試前放棄了。因為當我們放棄任何挑戰或那些不是自然而然遇到的事物,我們就陷入了不滿的狀態之中,並習慣性的心靈破碎。我們處於帶給我們痛苦的關係之中,處在令我們抑鬱的社交圈中,處於令我們無比悲慘的工作中。我們任由自己的好點子枯萎凋謝、胎死腹中,更慘的是,我們還痛苦的看著他人成功完成了一些我們深知自己應該要去追求的事情。害怕嘗試新事物,大膽追求想要的事物,勇於犯錯,而且,對的,就是那些看起來甚至會浪費聰明才智、消耗我們的抱負並讓人為此感到惋惜的傻事。      當我們把自己的標準放高到不可能達成的完美時,其實真的毫無完成的可能,因為從來都沒有足夠完美這回事。      有沒有可能我們就說聲去他的,然後把這件事拋在腦後? 即使對方不喜歡聽,我也會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或是自願接下感覺十分困難的任務……或是不去擔心結果,去完成一直藏在心中那個能改變我人生的夢想。這樣的話,我們的生活看起來會是什麼模樣呢?      放下那份無法達到完美的恐懼比妳想像的更簡單。只要好好練習運用妳擁有的那份勇敢即可。這也是本書的中心主旨。它會檢視並連結到過去我們不惜任何代價追求完美並避免失敗的樣貌,以及少女時期的想法,是如何箝制我們成人後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要如何重置這份連結。永遠都不嫌晚,只要放下追求完美這份需求,並重新鍛鍊自己的勇氣,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敢於挑戰專屬自己的那個難以置信之事。

作者資料

雷舒瑪.索雅妮(Reshma Saujani)

雷舒瑪.索雅妮是全球非營利組織「寫程式的女孩」(Girls Who Code)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她先後被評選為《財富》雜誌的世界最偉大領袖之一,《財星》雜誌的40位40歲以下最有影響力企業人,《華爾街日報》雜誌的年度創新者,《紐約每日新聞》的紐約50位最具影響力女性之一,富比世的改變世界的強大女性之一,Fast Company的100個最具創造力的人,Crain的紐約40位40歲以下的傑出人士,廣告時代的五十位創造力大師,商業內幕的正在改變世界的50位女性,城市和州的未來之星,以及AOL / PBS的下一個狀造者。 她曾在頂級商業和技術會議上發表演講,包括TED,SXSW,Aspen Ideas Festival,戛納獅子會和Fortune Brainstorm Tech。 現在與她的丈夫,一歲的兒子和比格犬鬥牛犬Stanley住在紐約市。

基本資料

作者:雷舒瑪.索雅妮(Reshma Saujani) 譯者:威治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其他系列 出版日期:2019-06-11 ISBN:9789864776726 城邦書號:BO029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