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扇雀03(完)羈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扇雀03(完)羈絆

  • 作者:釉子酒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05-30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8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8元
本書適用活動
新書75折 up!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超人氣寫手釉子酒x浪漫系大手繪師Welkin 知名作家天罪、醉琉璃聯袂力推奇幻強作 「一本讓人暢遊在充滿神怪幻想的世界的小說。」——天罪 「讓人大呼過癮的華麗戰鬥!」——醉琉璃 有些人的存在,會是恆久的羈絆, 讓你永遠不會迷失方向,並且無所畏懼。 「小雀、小雀,我和宮燈要跟著妳,我們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如果妳沒有地方可以回去,就待在我跟銀葉身邊好嗎?讓我們陪著妳。」 「不管是要做什麼,到時候小姐還請不要客氣地使喚我哪。」 已然長成俊美青年的宮燈和銀葉,始終不變的是對扇雀的依戀與忠誠,以及對番杏的嫉妒與不喜。 「小雀,妳願意帶著番杏過來與我們一起住嗎?」 不過宮燈卻主動提出這樣的邀約,他很清楚,如果想和扇雀住在一個屋簷下,就得和番杏維持起碼表面上的和平共處,只要扇雀開心,他和銀葉什麼都能忍。 扇雀在三個男人的陪伴下,過著規律且安穩的生活,白天上課,晚上狩獵。只是,她不免想著,為什麼她還要繼續殺鬼呢?白鬼說了,她不是人類,但也不是鬼,那麼自己究竟是什麼?或許,那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今她的身邊,已經有了類似家人、甚至更勝家人的存在。 然而,四人平靜的生活卻在收到日日家寄來的晚宴邀請函後發生了變化,扇雀不為人知的身世之謎也隨之揭曉……

內文試閱

  番杏與扇雀居住的宅邸是日日家位於郊區的別院,屋外庭院雖然雜草叢生,呈現出強烈的荒廢感,屋內卻是別有洞天。      白色橡木牆、相思紫檀地板營造出古典優雅的調性,再搭配出自名家設計的家具與實木百葉窗,讓一樓空間顯得更加寬敞明亮。      在番杏的打理下,若是屋主以外的人踏進這個地方,一定會驚訝於這裡乾淨美麗得就像一個樣品屋,卻又帶著溫暖的生活氣息。      白天時的屋子是安靜的,扇雀喜歡待在二樓書房,而番杏則是會一個人在廚房裡嘗試開發新菜色或新甜點。      此時,驟然響起的電鈴聲打破了一室寧靜。      長髮盤成髻、穿著女僕裝的番杏微微蹙了下眉,一邊飛快地在心裡推測可能的上門人選,一邊匆匆從廚房出來應門。      透過裝設在玄關門旁的監控螢幕,番杏清楚看到庭院大門外的兩道身影,皆是黑頭髮、高個子。一人表現穩重,一人則是有些躁動地往院子裡張望。      番杏的眉頭蹙得越發緊了,如果可以,他真想無視這兩名不請自來的客人。      不,說是客人還太抬舉他們了,對番杏而言,南韶宮燈跟北韶銀葉已經是黑得不能再黑的黑名單,只差沒在他們兩人的頭像打上兩個紅色的大叉。      儘管心裡抗拒與他們打交道,但番杏也明白,就算他今天讓兄弟倆吃了閉門羹,明天、後天、大後天,同樣的情況還是會不斷上演。      最重要的是,除非小姐親口說她不願見到這兩人,他才有權利將人轟出去——而且,他也想從他們口中打探出那一晚的事,鉅細靡遺的。      他需要抽絲剝繭找出是哪個細節出了差錯,讓小姐如同百煉之鋼的心防出現了縫隙。      電鈴響了二十多秒,終於停歇下來,番杏心安理得地又在玄關站了好一會兒,將所有情緒整理完畢,這才按下庭院大門的電控鎖,接著打開玄關門。      充滿古典美的清麗臉龐掛上了無懈可擊的婉約微笑,番杏將雙手交疊於身前,擺出最完美的儀態迎接客人的到來。      正往大宅走來的兩名青年有著一模一樣的俊秀外表,身高也相差無幾,不過仔細一瞧,就會發現兩人的氣質迥然不同。      戴著細邊眼鏡的宮燈神色沉穩,鏡片恰到好處地遮掩住金澄眼睛裡過於犀利的光芒;有著銀星眸子的銀葉則是嘴角噙著孩子氣的笑意,眉眼帶著大男孩的天真。      然而看見等在玄關處的人是番杏之後,銀葉眼裡的光芒褪去了些,一縷陰暗纏繞上來。      「為什麼是你開的門?」他不高興地皺了皺眉,毫不掩飾語氣裡的厭惡。      「我是小姐的僕人,客人上門自然是由我負責迎接。請進吧,兩位。」番杏微笑說道,側過身將兩人迎進屋裡。      儘管他的語調柔和,宮燈卻聽得出這名穿著女僕裝的少年刻意將重音放在「小姐的」、「客人」這兩個詞上面,一句話清楚地劃分了雙方的界線。      真是令人不喜。宮燈微瞇起眼,在與番杏擦身而過時,鏡片後的視線尖銳地掃了下對方。      番杏不閃不避,唇邊的弧度不減,如果不是那雙褐色眼睛同樣沒了溫度,他的模樣就像是無比真誠地歡迎貴客上門。      宮燈在玄關處脫下鞋子,換上番杏準備好的室內拖鞋,先一步進入客廳的銀葉則歡快地喊了起來。      「小雀,是我們!我們來找妳了!」      他邊喊邊飛快地環視周遭一圈,卻不見那抹嬌小的金色身影,他立即鎖定了通往二樓的樓梯,想也不想便要舉步往上走。      「小姐不喜歡沒有通報就擅自上樓的客人。」番杏並未急匆匆地跑過去攔住他,只是柔柔地開口,再一次用言語切割彼此的關係。      銀葉頭也不回,彷彿沒有聽到番杏說話似的,還是宮燈低喚了一聲,才讓黑髮銀眼的青年停下步伐。      雖然放棄了上樓的念頭,銀葉的目光仍是控制不住地往樓梯口溜去,璀璨的銀色眸子飽含渴望與期待,好似這麼做就可以穿過重重障礙,看見自己心心念念的少女。      「兩位需要喝什麼?咖啡或茶?」番杏溫和有禮地問,並伸手示意,邀請兩人入座,「還是什麼也不需要?當然,這會省了我不少麻煩。」      「茶,謝謝。」宮燈的回應客氣疏離,不因番杏話中帶刺而流露出絲毫不悅。      「咖啡。」銀葉嘟囔著,即使仰得脖子都痠了,他仍是堅持要站在樓梯前,只為了可以早一秒迎接扇雀下樓。      番杏不打算提醒對方書房的隔音可好了,方才的音量不足以讓待在裡頭的扇雀聽見。      就讓北韶銀葉像根柱子似的傻站著吧。      他走進廚房裡,慢悠悠地泡著咖啡跟茶,不時注意一下外頭的動靜,順道整理方才透過兩人言行所蒐集到的資訊。      南韶宮燈沉穩得不像這個年齡該有的樣子,從踏進屋子裡那一刻起,他始終安靜且冷靜地探查環境——如同番杏在觀察他,他也在分析著番杏。      北韶銀葉則是完全相反,他的情緒容易外顯,無論開心或不悅都會直接表現出來,不像他的兄長始終維持著一張撲克臉。      但北韶銀葉擁有這樣看似天真單純的個性,再對比他獵鬼時面對其他競爭者所展現出的狠辣,如此反差反而讓番杏不寒而慄。      南韶宮燈或許棘手,不過真正的麻煩人物其實是北韶銀葉。      還有,他們喊他的小姐「小雀」……番杏的思緒忍不住飄向了他裝作不在意,卻仍舊壓在心頭的那件事。      他的小姐曾經說過,那是她五年前參加獵手試煉時用的名字,所以兄弟倆才會這樣喊她,可是番杏隱約覺得「小雀」這個暱稱的由來並不是那麼單純。      將沖泡好的兩杯熱飲放在托盤上,番杏不疾不徐地往客廳走去。尚未放下,高亢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      身為客人,宮燈與銀葉自然不可能越俎代庖,但兩人也沒有主動接過番杏手裡的東西,聽著電話響了一聲、兩聲。      在第三聲的時候,鈴聲倏地戛然而止。      番杏不禁抬眼看了看上方,猜測是扇雀先他一步接了電話,抑或是打電話的那人不耐等待,直接掛斷了。      番杏很快排除了後一個想法。      這是日日家的屋子,知道這邊的電話並且會打過來的,也只有日日家的人。      假使是平常打來詢問是否需要添購物品的本家總管,番杏還不擔心,怕就怕……      他想到了前陣子在自由獵手社團中獲知的消息。      日日家的私生女,日日蝶歸來。      即使自家小姐從來不曾說過她與日日蝶有什麼糾葛,番杏還是從母親與幾個日日家的僕人嘴裡,得知年幼時的日日櫻與日日蝶,關係幾乎可以用勢同水火來形容。      如今日日櫻已經被本家冷落,而靈力高強並且在協會之中擁有極高評價的日日蝶在此時高調回國,這說明了什麼?      若這通電話是日日蝶打來的,若小姐接起了電話……      只要一牽涉到扇雀,番杏的冷靜就會像遇到火的冰塊般,迅速消融。他以稱得上粗魯的動作將托盤放在桌上,看也不看宮燈與銀葉一眼,提著裙襬便要跑上樓。      銀葉見狀,整個人又開始躁動不安了。他從喉嚨裡發出含糊的聲音,既想跟上去,又怕自己的舉動會讓扇雀不開心。      宮燈沒有忽略番杏瞬間的情緒變化,他立即從沙發上站起來,遞了一記眼色給銀葉,毫不猶豫地尾隨在番杏身後。      然而,細微的腳步聲令他們停下了動作。      隨著聲音越漸接近,他們見到了一雙小巧精緻的裸足出現在視線範圍。      金髮碧眼的少女赤著腳佇立在樓梯上,她的指甲粉潤晶瑩,呈現彎彎的圓弧狀,腳背白嫩光滑,如豆腐似的,彷彿輕輕一按便會留下紅印子。      銀葉與宮燈無法挪開他們的目光,痴痴地盯著扇雀好幾秒後,才在番杏滿是關切的輕喊聲中回過神。      「小姐,剛剛的電話是誰打來的呢?」      「是日日崇。」扇雀慢條斯理地說,避免語速過快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太甜軟。      番杏細長的眼一下子睜大,宮燈的眼底也頃刻閃過警戒。      不管是隸屬協會的獵手,或是自由獵手,都不會不知道這個名字所代表的意義。      日日崇,日日家與協會的掌權人,亦是日日櫻的祖父。      在對自己的孫女不聞不問五年後,這個老人突然打了電話過來,為什麼?番杏頓時覺得呼吸有些不順,不祥的預感如同快速抽長的藤蔓,纏繞上心頭。      像是呼應番杏的擔憂,扇雀開口了。      她不只神色平靜,連說話的語氣都淡淡的,好似不過在說天氣很好。      「他說,日日蝶想要這棟屋子,要我們一個星期內,搬出去。也就是,下個星期日。」      銀葉喜歡星期日,那是他們與扇雀初遇的日子。      可是銀葉也討厭星期日,扇雀就是在這一天被奪走的。      以前銀葉不確定自己是喜歡星期日多一些,還是討厭星期日多一些,然而現在他可以肯定地說,星期日是帶來好運的日子。      因為在上個星期日,扇雀所住的郊區別院被日日家的家主轉贈給日日蝶了,對方沒有拒絕餘地地要求扇雀在期限內搬走。      得知這個消息的當下,銀葉心裡簡直樂開了花。      當然,他並不是幸災樂禍,但若扇雀無處可去,他與宮燈不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邀請她一起住嗎?      銀葉越想越開心,一雙漂亮的眼睛盛滿了閃爍的星光。      而他的孿生兄弟與他心意相通,在那個穿女僕裝的傢伙被這個訊息震驚得說不出話時,率先開了口。      「小雀,妳願意帶著番杏過來與我們一起住嗎?」      聽見邀請的對象多了一個番杏,銀葉不高興地噘了噘嘴。不過洋溢在他身上的氣質是那麼天真爛漫,即使做出這樣孩子氣的動作,也不會讓人感到突兀。      他討厭番杏,討厭任何阻擋在他們與小雀中間的人,為什麼宮燈要提出這麼糟糕的建議呢?      銀葉想要勸兄長打消這個念頭,宮燈卻遞來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好吧,也許宮燈另有打算。銀葉安靜下來,投向番杏的視線依然不友善。任何覬覦他們寶物的人,都必須提防再提防。      「我是不會允許小姐與你們任何一個人同住一房的。」番杏的神色充滿警戒,他側身的幅度不大,卻恰好護在扇雀前方。      「我們住的地方有一間主臥、三間客房。」面對番杏,宮燈的語氣始終冷淡客氣,「主臥是小雀的。」      「原本是誰住的?」番杏立刻質問。      「一直都是小雀的。」銀葉不耐煩地插嘴,「我跟宮燈是睡客房。」      「一直是,我的?」總是面無表情的金髮少女有絲遲疑地開口。      「因為我們想跟小雀一起住啊。」銀葉給了扇雀一個大大的笑臉,「如果不一開始就替小雀準備好房間,等找到小雀的時候該怎麼辦?」      番杏抿著唇,表情複雜。但是銀葉根本不在乎番杏是怎麼想的,他只看得到扇雀那雙碧眼微微睜大,眼底也不再平靜得不起漣漪,彷彿冬日的雪被陽光照射,稍稍消融了一點點。      即使是這麼小的變化,也讓銀葉的心裡漲起滿滿的喜悅。      他好想撲上去緊緊環抱住小雀,將臉埋在那溫暖的頸窩裡,嗅著小雀的味道;也想高高抱起那具嬌小的身子,立刻、馬上把小雀帶離這棟屋子。      或許是銀葉眼裡流露出的光芒太過熱切,宮燈警告性地輕咳一聲,於是銀葉將臉上的渴望收斂成了羞澀一笑,視線不時透過長長的睫毛覷著扇雀。      「小雀,妳願意跟我們一起住嗎?」宮燈慎而重之地又問了一次,他的雙手垂在身側,手指握成拳狀,將所有緊張握在其中。      扇雀凝視著兩人,就在銀葉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深怕會換來否定的答案時,她忽地翹了翹粉嫩的嘴唇,綻出了很淺很淺的笑意。      「付房租,就答應,不能讓你們增加負擔。」      不笑時的扇雀予人一種難以親近的傲慢感——儘管當事者並沒有意識到——而當她以一雙剔透如玻璃珠的碧瞳認真地注視你時,那似乎只看得到一個人的凝望,又會使人受寵若驚。      若是人類的眼睛可以像相機那樣,將喜愛的畫面保存下來就好了。銀葉暗暗想著,同時按捺不住地對扇雀咧嘴一笑。      他多想衝動地表示,小雀一點都不是負擔,可是他也理解這是扇雀對他與宮燈的體貼,只覺得一顆心暖暖的——反正房租多少也是他們說了算。      宮燈與銀葉租的公寓約莫四十多坪,四房二廳二衛,整體設計以俐落簡約的黑白兩色為主。      公寓位在市區,距離兩人與扇雀就讀的高中只有二十分鐘的步行路程。當然,騎腳踏車的話,所需時間就更短了。      即使番杏想要雞蛋裡挑骨頭,也不得不承認新住處的生活機能遠遠勝過之前的郊區別院。      事實上,扇雀一宣告別院將被日日崇收回,送給日日蝶,番杏的腦中便飛快地盤算起下一步該如何走了。      他有些積蓄,本家定時匯過來的生活費也有一部分被他保留下來,原本是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了。雖然無法租下太大的房子,找間小公寓確保扇雀的生活品質還是做得到的。      當番杏還在心中描繪未來的藍圖時,宮燈卻先一步提出了建議。      倘若兄弟倆打的主意是與扇雀同睡一房,番杏發誓,即使他打不過那兩人也絕對不會讓他們好過。      然而他沒有想到,宮燈與銀葉三年前從各自的家族搬出來之後,找房子的考量就完全是以扇雀會與他們同住為前提——那時他們連扇雀在哪裡都沒有半點頭緒。      看著布置得典雅舒適的主臥房,以及衣櫃裡滿滿的洋裝、梳妝臺上的各色化妝品、精巧的飾品,再對比略顯凌亂的客廳與其他房間,番杏的心情十分複雜。      若不是從宮燈與銀葉的口中得知主臥房空置了三年,僅憑第一印象,番杏會以為這裡住著一個備受寵愛的少女。      這兩人對於扇雀的感情已經強烈到成了一種執念。      番杏不認為這種執念很可怕,因為他從那雙銀色眼睛與金色眼睛裡,窺見了自己的內心。      如今他與南韶宮燈、北韶銀葉之間所要做的事,就是列出彼此必須遵守的同居規範,否則他不保證三人有辦法和平共處。      畢竟北韶銀葉趁小姐不注意時看向他的眼神像是想撕了他,南韶宮燈則或許客氣一點,大概是北韶銀葉出手後再幫補一刀的程度。而他——      番杏微微一笑,眉眼彎彎如弦月,但盛在眼底的不是笑意,是一池冰冷。      他無比希望這兩人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可是這樣一來,小姐會不開心的。番杏不會做任何讓扇雀不開心的事,為此他願意放下自身好惡,對著那兩人面帶微笑。      番杏的軟肋是扇雀,宮燈與銀葉亦同。      他們渴望的是同一個人,誰也不願意讓對方占到便宜。      對於番杏提議要討論同居規範,宮燈沒有反對,也沒有贊成,誰都不想第一個妥協。      銀葉則是露骨地表現出抗拒,自從成為北韶家的養子後,他越發厭惡服從他人,或是被人指手畫腳。      更何況,對方是霸占了扇雀身邊位置五年的番杏。      三人為了這件事,趁著扇雀去洗澡時在飯廳裡開起了會。然而十分鐘過去,番杏覺得只能用「毫無共識」來形容這場會議的狀況。      就在他以為比起與這對兄弟達成協議,說不定和彼此用目光廝殺會是更簡單的事情時,扇雀頂著半乾的頭髮出現了。      帶著溼意的長長金髮貼在背後,讓她顯得更加嬌小,更別說寬大的袖子捲了好幾摺,才露出她細白的手指。      被熱水蒸騰過的沐浴乳味道從扇雀身上散發出來,像是淡淡的花香,其中又糅合一股清爽的柑橘味,撩人心弦。      「小雀……」銀葉與宮燈無法控制自己用傻乎乎的眼神盯著扇雀。      他們等了那麼久、期盼了那麼久,當心願終於成真,卻又感覺這一切美好得不真實,像是在做一場夢。      下一秒,扇雀的聲音將他們從恍惚中拉了回來。      「一起住,約法三章,和平相處。你們繼續。」      她輕飄飄地拋下這句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轉身離開了。

作者資料

釉子酒

本來想要取名為柚子酒,但一時手滑打錯字,從此成為一瓶有毒的酒。 熱愛幼女、御姊、美少女,是個品格高尚的紳士(自己說) 個人專頁:https://www.popo.tw/users/watermoon011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strawberryvodka11 相關著作:《扇雀01初遇》

基本資料

作者:釉子酒 繪者:Welkin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9-05-30 ISBN:9789869755443 城邦書號:3PF03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