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怨戀(鬼矇眼第二部,系列3)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怨戀(鬼矇眼第二部,系列3)

  • 作者:尾巴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01-29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我的雙眼已經可以看見最美麗的風景, 就是眼前的這群夥伴。 ★「鬼尾巴電影院」全新小說系列,鬼矇眼第二部企劃啟動! 故事太有畫面,千萬不要在晚上閱讀! ★2015 - 2018蟬連博客來年度百大作家TOP 10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尾巴 超人氣靈異恐怖系列登場! ★尾巴《鬼矇眼II 嬰塚村》全文修訂,追加全新番外「揮之不去的夢靨」!絕對值得收藏! ★海外影視改編詢問度NO.1!獨特視角的靈異體驗,意想不到的劇情發展,看得讓人邊看邊發抖,卻又後勁十足感動落淚! 「鳳是雄、凰是雌,唯有鳳凰兩隻結合,才能真正的得到幸福……」 「廟公,我不能完成鳳和凰的願望!」 「有方法可以,但必須犧牲一些東西,妳願意嗎?」 在郝靈廟幫忙的溫安琳,能夠與人們背後的守護神溝通。她和看得見鬼的葉旬隆、看得見過去的表哥趙彥桓,以及擁有強力守護神的謝啟太與陸米米,五人在學校組了一個「鬼矇眼」社團。 這次她們接受的委託與過去截然不同,調查後發現並非單純的靈異案件,而是牽扯到更強大的存在⋯⋯甚至可能是傳說中的神獸!在背後操控一切的惡意究竟是? 【本書特色】 ◆尖端《鬼矇眼》系列為尾巴老師出道作品全新加筆修訂。 ◆尾巴老師極為用心地一一審視文字對話與劇情架構,呈現出更成熟的故事,但也原汁原味保留當年的創作精神。 ◆無需依照出版順序閱讀,不同的閱讀順序,會有截然不同的樂趣! ◆收錄獨家作者後記,能夠更理解創作者的用心。 ◆收錄全新番外篇章,徹底補完未公開的角色故事。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誤解 第二章 委託人 第三章 包廂 第四章  不語 第五章 黎明不要來 第六章  一牆之隔 第七章 學妹們 第八章 幸福的青鳥 第九章  空白的過去 第十章 姊妹 第十一章 菜市場 第十二章 青鸞 第十三章 夢境 尾聲  後記 番外 人間之間

內文試閱

  第一章 誤解      「小琳,其實妳喜歡阿隆對不對?」      雨過天晴後的校園有股草地揮發的味道,我喜歡這種味道,所以我拉著小友來湖岸碼頭陪我坐坐,沒想到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開口問我的竟是這件無稽之談。      我原想發飆,但想起幾天米米也問過我一樣的事情,而昨天晚上家族聚餐阿弟也問過,怎麼回事,我哪個表現看起來像是喜歡葉旬隆了?      「謝啟太,你是去了趟鄉下後變白痴了嗎?」我沒好氣的對他翻白眼,順手將石頭丟入湖中。      「幹麼這樣說,我覺得妳和阿隆很配啊。」小友從我的左邊轉坐到右邊,然後也撿起石頭往湖裡丟。      「配你個頭。」我拿起一顆較小塊的石頭就要往他身上砸,他站起來往後跳了一大步,撞到小風學妹。      「啊,抱歉。」小友對小風學妹道歉,學妹看了小友,紅著臉說沒關係,然後禮貌性的對我微笑,和她的朋友往教學大樓走。      「她對我們怎麼有點……」小友摸著頭看著我說,「相敬如賓?」      我不禁笑了出來,「相敬如賓?虧你講得出這句成語。」      「不是啊,畢竟她找過我們處理事情,但感覺卻亂生疏的。」小友聳聳肩的看著小風學妹的背影。      我也順著看過去,但我看的不是小風學妹,而是她身後穿著古裝,頭戴官帽的男人,祂一手放在後方,站得四平八穩,想他生前也許是個官,他是她的守護神。      只見那位守護神對我額首致意,我也朝他點頭,當時他不願意對我說出為何老奶奶要跟在小風學妹身邊,原因就是小風學妹先毒死了老奶奶家裡的狗,當人類自己做出泯滅人性之事,那守護神就不會進行保護的動作,其他的鬼魂便可以侵入人類。      人類,自己的家人或朋友做錯事情,一定是幫著自己人,但守護神不像人類,祂們就事論事。      「妳幹麼?又在看別人的守護神企圖探聽秘密?」小友的臉忽然湊到我面前,太近了,讓我嚇了一跳,但我可沒表現出來。      「我哪那麼缺德。」只是淡淡說著,讓自己看起來面無表情。      「還說沒有,每次妳都跟我的守護神打聽我的小祕密。」小友不滿地怪叫,這讓我覺得有些好笑。      「什麼小祕密啊,你是少女嗎?」我皺眉的看著他,小友被我這一堵,倒是說不出話來,碎碎念著離開。      而小友的守護神曖昧的笑看著我,隨即跟上小友的身後離去。      小友,本名謝啟太。他是個天選之人,畢竟誰能一次擁有三個守護神呢?分別是衰鬼、財妹、福福,祂們盡責地保護小友,總是會先行支開小友,讓他遠離危險的鬼魅案件,所以總是我們幾個鬼矇眼社團的成員在奔波,小友都會「湊巧」去處理其他無關緊要的小案件。      畢竟,小友和他哥哥體質都屬陰,但小友哥哥就沒小友幸運了,他的守護神是個與世無爭的老爺爺,我每次見到祂都拿著一杯茶在喝。      雖然說,守護神有義務保護自己的主人。但就像是人類在上班一樣,總是有特別認真的跟打混摸魚的。      但是我倒不擔心大友哥,雖然他的守護神如此「怠惰」,但他的女友心惠姊的靈性倒是親神,也因為他們兩個交往,大友哥就不再遇到些有的沒的,也總歸是恢復平凡的生活。      不過小友這白痴,也許就是因為守護神太過保護他,所以寵壞他了,導致他一天到晚想接觸靈異事件,並且不斷抱怨守護神的行為,才讓守護神們也不高興了起來,加上前些日子守護神學校有跨國陰界交流,所以祂們便和小友請假,暫時離開了小友身邊。      而與此同時,小友吃醋著米米和阿弟之間的曖昧情愫,像個孩子般鬧脾氣,和大友哥去了鄉下說要心靈之旅,原本小友就算亂跑我也不會擔心,但是當我從電話這端聽不到任何一個守護神的聲音時,我才驚慌了起來,立刻通知了阿弟和葉旬隆。      好不容易透過小友的爸媽,知道了他們前往的地點,但是當我們抵達神隱之村的時候,小友已經把事情都解決了。      根據小友以及附近的神靈鬼魅所說,那村子因多年前的意外,導致村民們擔憂孩子的逝去,便開始了墮胎的儀式。      他們會將懷孕滿四個月的孕婦墮胎,接著將墮胎出來的屍體送到那兒的嬰廟進行儀式,之後再將屍體放到樹林的井口裡,永遠封印孩子的靈魂在裡頭,孩子既然從沒出生過,那就沒有死亡的問題,會以靈魂之姿一輩子在父母身邊,永遠不會分離。      而許多墮胎的孕婦承受不了而死亡,醫生便私下作了人體器官的買賣,家屬也不會知道下葬的屍體裡頭是空心,警方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那個醫生,當神隱之村的陋習被揭發時,社會無不震驚在如此文明社會之中,居然還會存在著這種封閉思想。      同時,在神隱之村與小友共患難的人,居然是想解除陋習而製作遊戲的人的執念,所產生的思念體,但當我從阿弟的守護神——阿華——那裡知道小友居然有點喜歡那個思念體時,我很生氣。      喜歡米米我還可以理解,但喜歡一個思念體?      看見財妹對我曖昧的笑容,我趕緊收回眼神。      我喜歡小友?      我實在很不想承認。      比較不好,但是與之相比,我和葉旬隆更加契合,無論是腦袋的聰明度或是外表,對,我對自己非常有自信,畢竟我是受神靈眷顧的女孩,一點自負應該是容許的範圍。      甚至連阿弟和米米也都將我和葉旬隆配在一起,他們曾若四無地詢問葉旬隆,但我認為他沒聽懂意思,阿弟那幾個人索性就當他是默認了,基本上我根本不認為葉旬隆知道大家都以為我們在曖昧這件事情。      就算他知道,他應該又是那一貫的面無表情,不是他喜歡我,而是他覺得解釋實在太愚蠢。      在這一方面來說,我們的確蠻合的。       好了,不要再想這些有的沒的了,現在可沒時間管男女情愛。      「小表妹。」      「幹麼?」我看著阿弟和米米從另一邊走來,阿弟背後的守護神阿華對我點頭微笑,然後手中抱著米米的守護神,那條三頭犬。      這兩個人簡直天生一對,連守護神都相處融洽。       「妳知道葉旬隆去哪了嗎?」       我翻了翻白眼,葉旬隆去哪我哪知道,幹麼問我。      「我們剛剛回社辦的時候發現有張委託單,」米米接話,「財金二年級的學弟,好像打工遇到麻煩。」      「麻煩?」      米米從紙袋裡拿出一張廣告傳單,是KTV歡唱滿三小時送一小時的宣傳單,上頭還寫著我們這間大學的學生額外有特別優惠。       「妳想唱歌?」我打趣的說,眼睛卻看著他們兩個身後的三頭犬,祂正打個大哈欠,阿華摸了摸祂的頭,並將他放到草地上奔跑。       「不是,這是委託書。」米米比了宣傳單上面的文字,而原本在一旁玩耍的三頭犬也馬上瞬移到到米米身旁,我正心想著這三頭犬也真忠心,祂便立刻驕傲地抬著下巴看我,左邊那顆頭有著深綠色的瞳孔、右邊則是金黃色的,正中央是鮮紅。      三顆頭顱共用一個身體,並且三顆頭各有自己的思想與個性,好比說,我稱呼中間的那隻為赤犬,祂的個性最為暴戾,也許是因為夾在兩顆頭中間,視野怎樣都會被擋道的關係才會如此;另外深綠色瞳孔的我叫祂海藻,綠色是安定的顏色,牠總是帶著祥和的感覺,宛如深海的海藻一般令我感到平靜。      最後是右邊金色的那隻,每每注視著祂金色的眼眸,總有種說不上的感覺,那如同日落金黃卻又如晨曦璀璨的顏色總讓我看得分神,祂總是看起來對一切都不感興趣般。      「發什麼呆?」阿弟推了我下,我將視線從三頭犬上移開。      「我的守護神怎麼了嗎?」米米緊張的開口。      「喔,沒有啦,我只是在發呆。」我沒事的笑了笑,三頭犬瞄了我一眼,然後消失。      正確說,是選擇不讓我看見。      雖然我看得見神靈,但神靈可以選擇要不要讓我看見。      我雖能與祂們溝通對話,但並不是有問必答,畢竟祂們得身分尊貴無比,我小小一個凡人,做什麼事情,想什麼東西,祂們都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所以我想,三頭犬應該知道我對於祂們不同顏色的眼睛的感受,而從祂們閉而不談的情況看來,必定有其緣由。      「這是什麼委託單?」不過猜想神靈的心思是無用的,所以我將注意力轉回凡人事務上,看著宣傳廣告右下角,寫『請救救我,財經小高。』      「就寫這樣?」      「嗯,看起來好像推理小說還是連續劇之類會出現的,像是被關在大樓頂端,隨便寫個東西往下丟這樣。」阿弟還有空開玩笑,不過他們提到,這張宣傳單是卻是塞在隔壁社團的門縫下,連委託都搞錯社團教室,到底是開玩笑的還是認真?      「那你們找過這個人了嗎?」      「沒有,沒留下任何聯絡方式,連名字都像是外號,財經又沒認識的,根本大海撈針。」阿弟聳聳肩。      「葉旬隆有修財經系的課不是嗎?」我突然想起前幾天看見他在社辦看著財經的書。      「對啊,不過找不到他人。」米米恍然大悟。      「我在這裡。」說曹操,曹操到。米餘音未落,葉旬隆就從湖面探出頭。      「你為什麼又在湖裡游泳?」阿弟驚訝的問,來到湖岸邊伸手拉他一把。      而葉旬隆還裸著上半身,這瞬間令我有些心跳加快,可是這沒來由的跳動卻讓我狐疑,我怎麼會為他心跳加速?      我並不喜歡他,也從來沒有心動的感覺,這心跳來得異常。      葉旬隆渾身濕搭搭的走到旁邊拿起毛巾擦著身體,而我卻覺得心臟抽痛。      難道我心臟出了問題?為了緩和自己怪異的感覺,我指著一旁的體育館對他說:「要游泳不會去游泳池喔?你這樣別人會把你當怪胎,況且這片湖以前還有白骨群。」      在我尚未進入這所大學以前,他們四個人在大一時,曾經解決了多年前滅村而導致白骨被埋在地底下的案件,而當年蓋這所大學的建商與出資者,為了學校要如期完工,將所有白骨埋到湖底,並作法讓那些魂魄無法見光,永被鎮壓在底下。      這件事情後來鬧得沸沸揚揚,我們學校也在一夕之間爆紅,而阿弟他們幾個人也被記者爭先想要採訪,雖然老師們有擋下來,照片似乎還是有流傳出去。      但這新聞已經過了熱度,現在只剩在還在這間大學上課的學生們會在意。      而葉旬隆雖然長相不錯,但因為揮之不去的陰鬱氣息讓他或多或少被其他女孩們所忌憚,加上老是喜歡在這曾經白骨成群的湖裡游泳,更是加深了讓女孩們卻步的原因。      「沒差。」但葉旬隆就是這種個性,無視其他人異樣的眼光,直接裹著毛巾往社辦方向走去。      「你要不要考慮先把自己弄乾?」連阿弟也看不下去,跟上葉旬隆在一旁建議著。      「葉旬隆真的是一個另類的人。」而米米沒跟去,笑著坐到我旁邊,然後拿起我的咖啡歐蕾喝。      「沒見過像他那樣我行我素,像對什麼都不在乎,卻又事事上心。」我看著葉旬隆的背影,只有他一個人。      雖然我說過,不是人人都有守護神,但基本上,人人都有守護神。      葉旬隆沒有守護神這件事情,不知怎麼令我非常在意,我問過福福關於這件事情,但祂只是瞇眼微笑,我甚至拿出了肉燥麵誘惑祂,祂卻咬著下唇搖頭拒絕;衰鬼一臉就是不要問,財妹則東拉西扯不說原因。      小友的三位守護神看來都知道原因,但三緘其口,更是讓我好奇。      更別說還有葉旬隆能隨意使出的火焰,上次烤肉那次因為木炭被雨淋濕,小友那白痴叫葉旬隆變出那奇異的火來燒木炭,火是出現了,但卻碰不著木炭,看著那團夾帶藍的火焰,似乎有些像金色,我像是對那團火著了迷,不自覺的伸手觸碰。      雖然那團火不燙不熱,幾乎是沒有任何觸感,但就是有種……親切感。      想到這,我立刻搖搖頭,那所謂的親切感也只有一瞬間,但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免得大家都以為我真的喜歡葉旬隆。      「小琳呀,有件事情不知道該不該問,我們都是女生,也許有什麼煩惱可以跟我說說看,像是愛情方面,或是……」米米假裝看著湖面,沒料到她會主動開口問這些事情,是她自己想問,還是阿弟要她問的呢?      不過跟米米討論愛情,我又不是傻了,米米可是個粗神經的女孩,我敢肯定,她一定也不知道小友之前喜歡她。      所以我決定直說:「就像我喜歡妳,喜歡阿弟,喜歡小友一樣,我也喜歡葉旬隆。」我堅定地看著米米,但卻察覺到自己剛才那段話裡頭的不同因子存在。      而眼光所及,瞧見了那條三頭犬倏地顯現在米米的腿上打盹,雖然米米一點感覺也沒有。      「嗯,那妳剛剛為什麼要看著葉旬隆的背影?」她看似有些失望,又或著是不滿意我的回答,不死心的想要我承認喜歡葉旬隆這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我只是在想為什麼他沒有守護神。」我懶洋洋的回答。      「沒有守護神不是因為他有陰陽眼的關係嗎?」米米理所當然的說,這倒是令我好奇了。      「妳怎麼會這樣以為?」      「不是嗎?如果他有守護神的話,那就不會見鬼啦!」米米看起來十分驚訝。      「那妳說,如果有守護神就不會遇鬼,為什麼小風學妹會遇到呢?」我好笑的舉例。      「妳不是說當人自己做了壞事,守護神就不會進行保護嗎?」米米自然地回應。      「那阿弟也有守護神啊,不是也遇見了張媽媽的靈魂嗎?」      「因為當時阿華還沒當他的守護神吧!不過話說回來,阿華沒當以前,是誰當阿弟的守護神呢?」米米好奇。      「守護神也是有可能會交接的,而人會受到守護神影響,所以當一個人性情大變的時候,除了遭遇到重大事故改變以外,也有可能是守護神交換了喔。」我聳聳肩繼續說,「阿華之前,阿弟的守護神是他小時候養的金魚,有了阿華以後,金魚便去投胎了。」      「原來也有過世的動物來當守護神啊,好窩心……」      「有了阿華以後,阿弟也還是遇到很多靈異事件呀,所以不是有守護神就不會遇鬼。」      「那不是因為阿華不夠強嗎?」      這句話讓我大笑出聲,阿華要是聽到了應該會哭吧。      「小友有三個強大守護神,前幾個月還不是遇鬼了?」我繼續舉例。      「那是因為他擅自讓守護神請假咩。」米米義正嚴詞的說,「所以我才會想說,有守護神見不到鬼。」      我搖頭輕笑,陸米米怎麼會這麼可愛。      「不是這樣的,絕大多數的人都有守護神,有陰陽眼的人也是有守護神,而一個人一生會換過無數個守護神,守護神的存在與否和見鬼是不衝突的,就像有警察的地方還是會有犯罪者一樣。」      見米米還是一臉茫然,我繼續說:「守護神跟在人類旁邊,當有鬼怪作亂時會保護人類,但還是要看守護神和鬼怪之間的等級差異,再者就是守護神只能做到最基層的保護,例如有隻小鬼要搗蛋讓人類跌倒,守護神會把小鬼趕走,但當有隻厲鬼要索取人類性命,守護神也只能乾著急,畢竟人類的生死有命,祂們不能干涉,這樣懂嗎?」      「懂了,又不太懂。」米米歪著頭說。      「那我換個簡單的說法,守護神就像是被鬼跟一樣,只是改成被神跟而已。」      「那為什麼啟智的守護神都可以支開他,好讓他碰觸不到靈異事件?」      「因為祂們等級高,是正統的神,只是還在成長階段,但若小友命該絕時,祂們也無能為力。」我攤到椅背上,享受這難得的陽光。      「那妳的守護神是什麼?妳知道嗎?」      「我不知道,但我猜大概就是鳳凰吧。」我聳聳肩,廟公曾笑著說我的守護神是他的舊識,但從來沒有跟我說過祂是何方神聖,但我會跟郝靈廟這麼有緣,八九不離十是鳳凰了吧。      米米安靜的思索我說的話,三頭犬斜眼瞥我,並從鼻子哼了聲。      而我瞧米米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她的手機卻響了,接起來講了幾句後對我說:「阿弟說他們找到財經的小高了。」

作者資料

尾巴

姓名:尾巴 兒時總被說腦中有太多不實際的幻想,如今這些天馬行空成為我最重要的資產。願各位都能珍惜自己腦中的世界,並享受我所呈現給你們的世界。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基本資料

作者:尾巴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9-01-29 ISBN:9789571084565 城邦書號:SPB7Z00008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