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扶搖皇后(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扶搖皇后(四)

  • 作者:天下歸元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11-09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我覺得我一生最快樂的就是此刻,一起作戰、一起殺人、一起拚命, 然後……死在一起。 ◆楊冪x阮經天,流量大爆炸電視劇《扶搖》原著小說! ◆天下歸元長篇大女主經典《扶搖皇后》,增加豪華番外篇全新版,重磅重出! ◆討論度大洗版!流量女王楊冪與金馬影帝阮經天主演,創下最速點閱率破二十億傳說! 【人物與地理介紹】 ▌五洲:青、夷、衡、明、狄。 ▌七國:天煞、無極、扶風、穹蒼、太淵、璿璣、軒轅。 天煞好戰、無極重才、太淵尚武、璇璣重智、扶風重德、軒轅精擅上古奇術,穹蒼通天。 ✦天煞:皇帝戰南成,弟烈王戰北野,恆王戰北恆。 ✦無極:太子長孫無極,德王長孫迦,皇后元清旖。 ✦扶風:無皇族,三大部族為發羌、燒當、塔爾,發羌族長之女名雅蘭珠。 ✦穹蒼:長青神殿中人能知天命。 ✦太淵:太子齊遠京,皇三子齊尋意。 ✦璿璣:國主鳳旋,皇十四女「佛蓮」公主鳳淨梵。是唯一一個男女皆可繼位的國家。 ✦軒轅:皇帝軒轅旻,攝政王軒轅晟。 ▌十強者:天機、聖靈、雷動、玉衡、大風、雲魂、月魄、霧隱、星輝、煙殺。 【內容簡介】 攜驚雷、帶烈電,捲大風、破九霄! 扶搖決定跟戰北野一起回天煞國去參加真武大會,卻遇遇伏擊, 一行人被逼入死亡林谷,險象環生,折損幾乎全部忠衛! 此等驚心動魄,在史書上卻只寥寥「王奔於野,三日後出」數字帶過。 潛入皇宮營救戰北野母妃時,扶搖被迫面對現任天下第一的十強者雲魂月魄,卻意外迎來奇遇! 她加緊修練,誓要拿真武第一,取信國主,以奪天煞軍權,在戰北野打來時,親自為他打開城門! 在大會上,扶搖見到了故人燕驚塵,他已與裴瑗成婚; 而與無極太子有婚約的璇璣國佛蓮公主則橫空出世,在眾人面前惺惺作態。 但這些紛擾,都動搖不了她,來路上有許多心懷壯志的人為了她放棄犧牲, 而她,不能回頭,亦不願辜負! 有些路,是註定要一個人走的。

內文試閱

  孟扶搖不回頭,支著刀慢慢走向月魄。那美麗的男子回轉頭來,手中銀網依舊不放。近看他才發覺,這人竟然容顏不老、永駐青春,和星輝遠看風姿動人、近看年華卻已老完全不同,孟扶搖看著他明月般光潔的臉頰,也不禁在心中油然生出妒意——世間還有人這般得天獨厚、姿容不改,讓天下女子還怎麼活?      她瞟了一眼雲魂,那女子僵硬得跟木偶似的,攥著自己灰白色、遠遠不及月魄華光流溢的銀色長髮不語,手指一直在緊張地繞啊繞,不住地扯斷自己的白髮。      孟扶搖笑了笑,對自己的想法更堅定了幾分。她慢慢過去,走近月魄,附在月魄耳邊,低聲道:「我要教你如何追女人。」      她前面幾個字輕得幾乎聽不見,後面兩個字略微清晰了些,正好在雲魂可以聽見的範圍內。孟扶搖眼角瞥到,雲魂又僵了僵。      月魄狐疑地看著她。「妳?牙沒長齊的黃毛丫頭,妳懂?」      孟扶搖露出一顆半門牙的標準微笑,答:「牙不在多而在精,追女人不在年紀而在悟性。」      她靠月魄極近,幾乎擦著他的肩,月魄心有所思並不覺得什麼,雲魂的眼光卻有意無意地瞟了過來。孟扶搖奸笑著拉月魄。「前輩,我們到一邊慢慢談。」      「不行,她會跑!」月魄不肯放開網。      「我向你保證,她不會跑。」孟扶搖湊在他耳邊輕輕道:「想要知道她對你的感情嗎?跟我來!」      她明明鼻青臉腫,卻笑得像妖女似的,眼神卻在月下閃爍著明珠似的光。月魄看著這樣亮得迫人的眼神,終於鬆開了網,卻道:「她若跑了,我便殺妳。」      「請便!」孟扶搖笑得胸有成竹。      果然,雲魂不走,她背對著月魄大聲道:「我要把這幾個人殺了再走!」      「行行!」孟扶搖笑。「等我和月魄前輩談完情,您想怎麼殺就怎麼殺。」      雲魂衣袖下的手指捏得緊緊的,蒼白的手背透出淡淡的青筋,一言不發地轉過頭去。      月魄瞟了一眼雲魂的背影,若有所思,隨孟扶搖轉過山石才道:「二百一十七次以來,她第一次沒有主動逃。」      「前輩,不是我罵你,你真蠢!」孟扶搖蹲在山石背後,叼著根草,張嘴就罵。      月魄立即轉頭。「嗯?」他鼻音很重,月色森涼。      「知道她為什麼不接受你嗎?」孟扶搖一句話,又把森涼的帶著殺氣的月色,換成了樓頭紅羅帳頂的柔曼月色。「自卑!自卑!」      「自卑?」一把年紀的美麗男子愕然地喃喃著。「自卑幹麼?」      孟扶搖仰天長嘆,這男人竟然比雲魂還奇葩!      「你過來!」她一把扯過月魄,指著地上的一處水窪道:「看看你自己,容顏不老、青春永在,美得是個人都會嫉妒。」      月魄盯著水波裡那個影子,恍然道:「咦?好像是。哎,我不照鏡子好多年。」      孟扶搖強忍著揍人的衝動,繼續開導:「你得天獨厚,容顏永駐,而她,她呢?她卻少年早白,容貌平平。」      「那也不能不要我啊!」月魄答。「美麗又不是我的錯。」      「你的武功好像也在她之上吧?但是定排名的時候,你因為對她的情意讓了她是不是?」      月魄默然,半晌道:「她不喜歡輸給我嘛!」      真是笨蛋啊——孟扶搖翻了個白眼,愣是不懂得女人就是口不應心的動物,你輸給她,她才傷心呢!      「我問你,你是不是平日裡說話無拘無束,尤其喜歡和女子調笑,說些風流話?」      「妳怎麼知道?」月魄慢慢理著手中的網。「其實除了她,其他人在我看來不分男女。」      「傻咧你!」孟扶搖恨鐵不成鋼。「你看來不分男女,可她分啊!」      「啊?」      「你這般美麗,本就讓她自慚形穢,你又讓出排名,她覺得你大概是不屑於和她爭,你容顏絕色又喜風流調笑,自不缺美色投懷送抱,而你又心無拘束,還不知道男女之防,看在她眼底,卻是個什麼感受?」      月魄如被雷劈一般,呆住了。      這個美麗的男子怔在月光下,皺起弧度完美的眉,喃喃道:「難道這麼久,我都錯了?」      孟扶搖看著他,覺得這些頂級強者其實一個個也滿可憐的。他們癡心練武練到絕頂,把心智都練出問題了,更因為長久處在高處,反而再不能看見人世間一些最平凡的道理。以他們的身分,世人皆畏懼多於愛戴,見之如避蛇蠍,以至於這麼多年,竟然沒有人敢冒險點撥一下這深陷情網卻又情感弱智的一對。      「喂,妳的意思是說——」月魄突然一把揪住孟扶搖。「她不是不喜歡我,而是不敢喜歡我?」      「對!」孟扶搖很哥們兒地拍拍他的肩。「你太美、太強、太風流,看起來太不可靠,她怕芳心錯付,將來反被你傷得更狠,倒不如從來都不接受,還能多看你幾次。」她奸笑著,湊近月魄的耳邊,低聲道:「不然,為什麼她每次都能被你『找著』呢?」      月魄睨著她,半晌道:「小小年紀,情聖似的。」      孟扶搖得意地笑。「過獎,過獎。」      她鬼鬼祟祟地看看另一邊煩躁的雲魂,笑道:「瞧!吃醋了,吃醋了……」      月魄突然道:「我瞧那兩個傢伙也對妳有意思,妳和我這般故作親熱,他們怎麼不吃醋?」      孟扶搖怔了怔,半晌挑了挑眉。「好朋友,吃什麼醋?」      月魄曼聲一笑。「妳真當我白痴嗎?」      孟扶搖看著他,翻了翻白眼,道:「信任!信任你懂不?你們兩個之間,就是缺乏信任。」      「信任……」月魄若有所思,突然道:「我和她其實青梅竹馬,在三十八年前,我就一直喜歡著她,我以為她也知道。我原本打算那年年底就向她求親,結果,那年中秋她生了場怪病,病好後頭髮全白了。那時我在遊歷江湖,聽說了便回去看她,路上遇見仇家,幸得霧隱相救。霧隱說想拜訪我的家鄉,我便帶她回去。那天我和霧隱雙雙去看她,霧隱一推門,她正攬鏡自照,一回頭看見我們兩人,鏡子便碎在了地下……」      孟扶搖沉默下來,微側身,看著焦躁地原地踱步的雲魂,想起她總是微微恍惚、想起她不斷扯斷自己的白髮、想起她彆扭而又古怪的性子、想起身為十強者的她說自己是天下最慘的人、想起她聽見那句「紅顏知己」時受傷的神情……      想起三十八年前,青春少艾的女子一夜之間頭髮全白,正傷心欲絕、自暴自棄時,卻見情郎攜著姿容完美的女子姍姍而來,那一刻,她又是怎樣的疼痛,以至於痛到了三十八年後的今天?      原來,不過是一個一直為愛患得患失、不敢面對只好逃離的可憐人!      她也有點恍惚地笑了,為那些塵封在久遠歲月裡帶著故紙香氣的故事,而漾開了悟的笑意。      她湊近月魄,輕輕道:「想不想知道她到底對你是什麼心意?」      「嗯?」      「就是這樣!」      孟扶搖突然一拳擊出,拳風虎虎,她頭髮披散,厲聲大喝:「你不給我活,大家一起死!」      拳風激蕩,擊上相距極近的月魄的身,他本就背對著懸崖,猝不及防,身子已經落下!      灰光一閃,快得好像原本就在這裡。      雲魂以人力難以想像的速度剎那間掠了過來,她不看任何人,甚至都不管殺人凶手孟扶搖,直奔懸崖之下,惶急大呼:「月——」      她撞入山崖之下,以一往無前、絕不回頭的力度。      她撞入了一個等候已久的懷抱中。      山崖下,月光般的男子牽著一袖銀光,靜靜地張開雙臂,等候著暌違了三十八年的擁抱。當輕盈的灰髮女子果真毫不猶豫地奔下絕崖、奔入他的懷中時,那男子瞬間紅了眼眶。      他放開手,任銀網悠悠搖盪,蕩住了兩人的身子。他伸臂緊緊地攬住她,將下巴擱在她頭髮上,仔細地、溫存地、輕輕地摩挲,他的聲音低低的,柔和如這一刻半山雲霧間的月色,少了幾分調笑和魅惑,多了幾分凝重與心酸。      他道:「阿雲,這聲呼喚,我等了三十八年。」      雲魂在落入他懷中那一霎,就已經明白發生了什麼,她欲待掙扎,卻因那從未聽過的語氣而心酸心驚。她埋首他懷中,淡淡的男子香繚繞全身,熟悉而陌生,她亦有三十八年未曾聞見過。      月色沉靜而清涼,照見半躺於深黑山崖乳白雲霧間那沉默相擁的人兒。      雲魂被月魄擁著,既羞且喜且心酸,恍惚間不知身在何處,隱約間只聽見他道:「原來這皮相也壞事……」她隨即動了動。      她不知道月魄在做什麼,卻只貪戀這一刻的溫暖,靜靜地不動不語。      月光照見那月光般的男子,照見他突然輕輕吸氣,隨即一吐,吐出一點跳躍的銀光。隨即那一頭銀白光亮的頭髮突然慢慢暗淡下去,淡成了灰白色,比雲魂的還要枯澀幾分。      而那不辨男女、光潔青春的絕色容顏上漸漸出現了歲月的細紋,那些鏤刻在眼角脣角的紋路,瞬間讓他老去了二十年。      隨即他笑了笑,拔身而起,輕輕落上崖頂。他始終沒有放開雲魂,那女子被他緊緊攬著,自覺羞赧,又彆扭地背過身去。      孟扶搖突然啊了一聲,指著月魄瞬間老去的容顏和一頭白髮,驚駭道:「你……你……」      月魄向她一笑,突然一拂袖,掌間銀光平平地飛向她。「這是我們師門獨有的練氣之寶,須練至五十年以上、真氣極度精純的高手才可能有,我的不老容貌就來自於此,如今我用不著了,便宜妳吧!」      孟扶搖接了,掌心裡斂了銀光,小小的、圓潤的一團,舍利子似的半透明。她有點猶豫地看著——這個謝禮,太重了點吧?      雲魂霍然抬頭,看見月魄容顏的那一霎,啊的一聲,眼淚瞬間流了滿臉。      她半晌說不出一個字來,只含淚癡癡地看著月魄的臉,看他的笑容如常妖嬈,那老去的風華依舊,看那三十八年不老的容顏,今日一朝為了她,竟至自棄。      他明白了她仰首看他的疼痛後,便甘心俯低自己的一切。      「前輩,人生難得有心人。」孟扶搖突然開口。      她仰頭看著山石上那對人兒,靜靜道:「月魄前輩向妳證明了,沒有什麼比妳更重要,也請妳以後放棄妳無謂的自卑,學會信任他。」      雲魂回過頭來注視著孟扶搖,半晌無奈一笑,道:「我是該謝妳,還是該罵妳呢?」      「只要不殺我就行。」孟扶搖聳聳肩。      「戰南成我還是要帶走,這是我的誓言。然後我會辭去天煞皇族供奉,從此不再插手戰家之事。」雲魂一彈指,彈出個小小的盒子。「我想,還是要謝妳的,送妳個小玩意兒,這東西我到手幾十年,一直沒明白到底有什麼用處,妳若有這機緣,便便宜了妳。」      孟扶搖眉開眼笑地接了,覺得今天雖很是吃了點苦,但生意著實划算。      月魄回眸一笑,牽著雲魂、拎著戰南成飛身而起,沒入月色星光、雲山霧海,身影漸漸遠去。孟扶搖立於崖巔,想著剛才月魄的笑容平靜而圓滿,竟比初見他那一刻的驚豔更美。      她回身,看著搖搖晃晃立起的戰北野,看著緩緩睜開眼睛的雲痕,看著滿面鮮血咧嘴笑的小七,看著又慢悠悠掏出果子來啃的元寶大人,頭頂月朗風清、雲開霧散,亦是人生裡掙扎得來的圓滿。      從落鳳崖回來後,孟扶搖和戰北野、雲痕立即被接到磐都城西一處普通宅子養傷。那宅子看起來和所有磐都民居一模一樣,內部結構卻驚人地複雜廣闊,機關密道重重。      在那座宅子的地下,孟扶搖見識了「貳臣第一」的老周太師深謀遠慮的布局和計畫——那個在金朝末期亂政時一直保護著大批能人重臣,在金朝覆滅已成定局的情形下,寧可背負著被世人詬罵的千秋罪名,以太尉之尊帶頭獻城以降的老太師,用一生的時間來廣收門客、廣施惠澤,為自己的唯一後代留下了無可比擬的寶貴力量和財富。      這位老人,在明知有人欲待謀害他的情形下,依舊懇請將戰北野遠遠封王,並主動提出將其封在貧瘠的葛雅沙漠——一位飽學碩儒曾告訴他,葛雅沙漠的前身是個富饒的大陸,後被風沙覆蓋,沙漠深處有覆滅的古國遺址,那個富盛的王朝留下了難以計數的珍寶。那些珍寶,後來成了戰北野黑風騎頂級裝備的來源之一。      天高皇帝遠的葛雅,成為戰北野練兵的最佳地點。在那片廣袤的沙漠深處,除了黑風騎,還有戰北野以邊軍換防吃空額等多種手段招募的數萬精兵,在他的軍隊裡,甚至有以巨額財富招募來的彪悍驍勇的摩羅兵。      老周太師的投誠,使他最終能乙太師之尊保住了當時許多文武之臣,那些人雖然大多被削去了權柄,還有些人隨著王朝更替心意已變,但還有一部分人,歷經宦海浮沉,如今各據一方實力。這些將舊事和感激默默壓在心底的人,始終在等待一個機會,來回報很多年前那位不凡老人的恩惠。      八方雲動,風雷將起,當蟄伏多年的蛟龍悍然昂首,帶來的,必將是天搖地動的翻覆。      在密室裡養了一陣子傷,戰北野在某個日光明媚的早晨走出黑暗,對迎面向他微笑的孟扶搖道:「扶搖,我要走了。」      孟扶搖嗯了一聲,平靜地看著他。這段日子他雖然在養傷,同時也在一批批地見人,和一群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幕僚整日整夜地商討計畫、研究路線。在他傷養得差不多的這天,她知道,他要離開了。      戰北野注視著她明亮的眼眸,心底有豪氣萬丈,更有離情千絲。此去關山,萬里血火滌蕩,再回來時一切是否如常?他很想對她說:扶搖,跟我走!然而,他不能。      他不能這麼自私,他要改了這天地、換了這朝野,他已經置她於亂世,再不能繼續置她於危險。她為他折掉的骨、斷落的齒,如同折在他心底某處的血脈,永遠突突地冒著血液,有著傷痕難癒的疼痛。

作者資料

天下歸元

▌天下歸元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作家協會網路文學委員會委員,江蘇省網路作家協會副主席,第七屆全國青年作家創作會議代表,瀟湘書院金牌作者,深受讀者喜愛。 她獨有的大氣、厚重風格迥異於一般的言情小說家,因筆力雄渾,文字幽默,行文編排絕妙,情節波瀾壯闊而自成一派,是當代極富才情的女作家之一。 於流光綺麗文字中看見闊大沉雄新天地,以中文之溫存博大,於驚風密雨、眾生色相、十丈軟紅、諸般感念中,和有緣的人們相遇。 其代表作《扶搖皇后》被中國作家協會首次網文研討會選為五部作品之一,以其改編的電視劇《扶搖》由楊冪、阮經天主演;而另一作品《凰權》所改編的電視劇《凰權‧弈天下》則由陳坤、倪妮主演。 ▌作品 《扶搖皇后》、《凰權》、《燕傾天下》、《帝凰》、《天定風流》、《天定風華》《女帝本色》等。

基本資料

作者:天下歸元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11-09 ISBN:9789571082998 城邦書號:SPB7F00016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