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武動乾坤(26)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武動乾坤(26)

  • 作者:天蠶土豆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9-1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他不僅創下了紀錄,也改寫了小說界,當代傳奇新巨擘——天蠶土豆。 ◆與盜墓筆記、甄嬛傳、花千骨、琅琊榜、全職高手齊名的經典IP。 ◆同名電視劇2018暑假上映,由張黎執導,楊洋、張天愛、吳尊,王麗坤領銜主演,預約討論度及收視率雙冠王!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100億,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書籍改編為遊戲、漫畫、動畫等,所衍生之改編作品為中國之最。 ◆同名動畫首播當日觀看破億,第一季總收視破十億。 ◆創小說先例,拓玄幻武俠,屢屢創下玄武小說新紀錄,天蠶土豆是當代最具代表的小說巨擘。 【內容簡介】 修煉一途,乃竊陰陽,奪造化,轉涅槃,握生死,掌輪迴。武之極,動乾坤! 龍族的鎮魔獄在異魔氣長年的侵蝕下逐漸崩壞,為了防止異魔氣四溢,青雉請林動前往龍族協助淨化。林動剛清除異魔氣,雷淵山卻收到邙山的戰帖,雙方約定以獸戰域為賭注,於天擂臺一決高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雷淵山剛穩定,小貂傳來求救消息,天妖貂族似乎深陷危機…… 品嘗過《花千骨》的瑰麗世界、《瑯琊榜》奮發向上,智博奸佞。《武動乾坤》將以燦爛的大千世界、奮發的不畏之心和纏綿悱惻的愛情,開拓2018的壯麗玄武世界。 【網友推薦】 初識武動,覺其不溫不火,貌不驚人,但土豆的風格,也算精品。 二識武動,由於我這回是慢慢慢慢慢慢的看,所以細節都看了進去。 我發自內心的講,武動是一本好書。 「精華好文!」、「必讀,超好看!」、「快推,錯過遺憾!」 林動,自小便是頂尖宗族的落魄分家之人,在沒有拿到石符之前,普普通通。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是靠著自己一步一步爬。 土豆說的不錯,林動比較真實,而我們也終究是生活在現實之中,所以如今我比較喜歡林動。 ——來自網友真誠推薦 【關於戲劇】 2018年,同名電視劇即將上映,從導演、演員到工作人員,每一個人都突破自我限制,只為呈現出最好的《武動乾坤》。 由張黎執導,楊洋、張天愛、吳尊,王麗坤領銜主演,釋小龍、柳岩、索笑坤、董晴、楊皓宇、馮俊熙等連袂主演。 ☆2017年年度品質導演——張黎。 與張藝謀、顧長衛同為電影界的黃金世代,曾經執導《孔子春秋》、《走向共和》、《少帥》等熱門電視劇。 為求自我突破,首次執導玄幻、修真電視劇:「主動接觸……《武動乾坤》這樣的玄幻題材剛好給我創造這樣的機會……這是過去那些歷史正劇不可能做到的。」 ☆隱忍不發、修煉成才的地才林動: 《微微一笑很傾城》、《盜墓筆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人氣小生楊洋飾演。 楊洋對此角色展現高度期盼以及自信:「跟以前完全不同,會給大家帶來反差」、「通過飾演一個底層打拼出來且年齡跨度較大的熱血角色,希望能向大家展現出不一樣的一面。」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呈現給粉絲角色魅力,不畏辛苦與困難,就算因戲受傷,仍貫徹到底每日到場,從不用替身,被導演稱之為「戲瘋子」、「他只能演這個角色」只有這個角色,才能披露出楊洋的另一面。 ☆天之驕子、絕對死敵的天才林琅天: 拍攝過《爸爸去哪兒5》、《花樣少年少女》、《終極系列》,被觀眾直呼「暖男」、被粉絲封為「超人爸爸」的吳尊扮演。 這不僅僅是吳尊的古裝電視劇處女作,也是他用來突破自我侷限,不同於以往的角色。 對於這個角色,吳尊如此形容:「這真的是我演過最期待的角色。從正到反派,我都愛上了林琅天這個角色」 ☆冷若冰霜、外冷內熱的冰主應歡歡: 《太子妃升職記》、《妖貓傳》、《愛情進化論》張天愛,導演唯一欽點:「這個角色非常重要,非她莫屬」。 張天愛在採訪中多次提到「突破大」、「非常期待」,為了演活應歡歡不惜「拍攝時候嗓子都是啞的」,只為展現一位符合書中描寫,有血有肉、靈動活潑的應歡歡。

內文試閱

  §第五百五十六章 前往龍族§      隨著林動等人凱旋,雷淵山陷入歡騰。神物山脈發生的事情,即便是雷淵山一些資歷相當深的強者都心血沸騰,誰能想到在獸戰域不算最頂尖的雷淵山居然能拔得頭籌,甚至讓三大妖帥都不敢有絲毫不滿?      這種成就讓不少雷淵山的人感到難掩的自豪,而這種自豪不是以往徐鐘統領時能給予的,那時的雷淵山還需要向血龍殿俯首稱臣,雖說向強者示弱不算卑微的事,但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喜歡被人俯視。      每一個雷淵山的人都很清楚,從此雷淵山在獸戰域的地位會超越血龍殿那三個最強大的勢力,成為獸戰域中最為耀眼的勢力,也不會再有人有挑釁雷淵山的膽量!      如果說以往一些雷淵山強者因為易主而有些嫌隙與不認同感,現在他們真正認同並敬畏這新任的妖帥;他們相信在新任妖帥以及那位從始至終沒被人看透的青年統治下,雷淵山的威名會響徹妖域!      一座山峰上,林動俯視下方陷入異常熱鬧與歡騰的雷淵山,輕輕吐出一口氣。面對三大妖帥時,他原本以為要放棄雷淵山,沒想到局面會演變成這模樣。      「看來你這一年多過得挺精彩的,亂魔海是不錯的地方,我也在那裡混過一段時間。」笑聲從後方傳來,林動轉過頭,見到小貂懶洋洋坐在一塊青石上,拎著酒壺,旁邊則是身材高壯如鐵塔般的小炎。      「那裡的確挺精彩的。」林動有些感慨,當他從玄靈島上甦醒後就經歷諸多事情,一步步在亂魔海中有了不弱的名聲,其中經歷多少生死一線唯有他自己清楚。      「貂爺倒是倒楣,回到妖域已重傷,所幸有聯繫族中的方法,最後召來族中之人將我救回去,然後一直閉關到十天前。」小貂咂了咂嘴,拎著酒壺喝了一口,沉默片刻才輕笑,「那時我還以為這輩子都看不見你們這兩個傢伙了。」      「我們都福大命大,不會那麼容易死了。」小炎搔了搔腦袋,憨笑道,此時的他已沒了半點在雷淵山諸將之前的凶厲。      小貂笑了笑,修長手指輕輕彈在酒壺上,喃喃道:「那三個老狗下手挺狠的。」      山峰上流動的空氣瞬間凝固,原本帶著笑容的三張臉龐湧上寒人心魄的厲色,異魔城所發生的事一直是一根狠狠刺在他們心中的尖刺。      從某種角度來說,林動三兄弟心中都有屬於各自的傲氣,然而在異魔城時被追殺得猶如喪家之犬般逃離東玄域,林動甚至因此退出道宗。      「如果貂爺現在是天妖貂族族長,就拉起天妖貂族殺回東玄域宰了那三隻老狗!」小貂撇了撇嘴,眸中流轉著刺骨殺意。      「不急。」林動笑了笑,在岩石上坐下來,「當年為了殺林琅天,我隱忍那麼多年,如今這一年算得了什麼?」      天妖貂族實力的確強大,不過與東玄域距離太過遙遠,而且天妖貂族大肆進犯,很容易引來東玄域本土的超級宗派反彈。      「還記得離開時,我對那三隻老狗說的話嗎?」林動偏頭望著小貂與小炎,脣角笑容冷如寒冰,「我說——待我三兄弟重回東玄域時,便是元門滅門之日。我有預感,距那一天不遠了。」      林動自小貂手中接過酒壺灌了一口,一股熱意在體內散發開來,他抬頭望著遙遠的東方,眼神迷離,眸子深處有一抹隱藏得極深的思念與情愫。      在小小的大炎王朝中,有注視他一步步成長的父母,還有他的家族。      在名為道宗的宗派中有他的師兄弟,還有一個曾為他素手拂弦,甚至為了保全他性命而甘願以命逼應玄子現身、任性卻讓人心暖的女孩。      在那片遼闊地域有一個無法忘懷的清冷女子,不管林動嘴上承不承認,他卻明白當年走出大炎王朝有一個原因,是他想追逐並抓住那道曾在他人生中曇花一現,又如雪蓮般離去的優雅倩影。      在更遠的地方還有一個跟在他身後如同跟屁蟲般的少女,不知道她如今在黑暗之殿過得如何?他原本要站在她身前為她擋下所有風浪,讓她快快樂樂一如從前的。      林動深深吐出一團白氣,脣角卻掀起一抹弧度,自信而柔和。      ※等著吧……很快,我就能回去了!※      三日轉瞬即過,這三天的雷淵山熱鬧非凡,各方勢力首腦蜂擁而來,甚至連以往想要脫離雷淵山掌控的勢力都來了,以各種方式表達對雷淵山的忠誠。神物山脈之事過後,雷淵山在獸戰域中的聲望達到相當驚人的程度。      這些事,林動全交給小炎處理,有陳通等人協助,小炎能徹底掌控雷淵山。小炎骨子裡有凶狠成分,這正是身為妖域勢力之主必須有的,在這種弱肉強食的地方,高壓的絕對掌控才是真正的王道。      因為玄天殿到手,林動手中的神物儲存量達到驚人程度,雖說尋常神物他看不上眼,但對於很多強者仍是可望而不可得的,所以回到雷淵山後,他履行諾言,讓雷淵山諸將皆獲得一件不錯的神物,倒是讓陳通等人激動不已。      除此之外,林動精心挑選一批神物盡數交給小炎,這些神物用來裝備虎噬軍,這支軍隊的戰鬥力將達到相當驚人的程度,那時小炎配合這支軍隊的力量,絕對足以抗衡一名轉輪境強者。      雷淵山是三兄弟經營的地盤,日後重回東玄域時必定有不小的作用,不過現在的雷淵山實力還不夠,正好借助如今的聲望加速擴張。有神物做誘惑,不少自詡身分的強者會忍不住投靠雷淵山,只要他們加入雷淵山,小炎自有手段讓他們歸心。      隨著擴張,不久後雷淵山的整體實力就會飛躍,那時才能成為林動他們重回東玄域的一張強大底牌!      「你打算自己隨他們前往龍族?」一座大殿前,小貂皺著眉看向林動,今日林動要前往龍族。      「不用擔心,龍族要對我有什麼不好的念頭,犯不著用這種辦法。」林動笑了笑,「只是我走後,小炎你得幫忙照料。」      「嗯,我會幫他一段時間。」小貂點點頭,「之後我得回天妖貂族。我曾經是天妖貂族中最有機會成為下一任族長的人,不過失蹤這麼多年,一些原本被我壓住的傢伙有些蠢蠢欲動了。嘿!想搶走貂爺的東西,沒那麼容易!」      話到最後,小貂俊美臉上掠過厲色,看來對於覬覦他權位的人,他相當憤怒。      「等我從龍族回來,我去天妖貂族助你。」林動眉頭微皺,看來小貂在天妖貂族也要面對棘手的問題。      「放心,真需要幫忙的地方,我不會客氣。」小貂點點頭,如今的他們不再如當年弱小。林動雖說僅是死玄境小成的實力,但對他知根知柢的小貂很清楚,小覷這傢伙的下場會相當淒慘。      林動微微一笑,剛欲說話,神色一動,抬頭見到遙遠處傳來急促的破風聲,兩道光影猶如瞬移般撕裂空間,幾個閃爍就出現在這片天空,現出身正是段濤兩人。      「林動小哥可準備好了?」段濤看著林動笑問。      「動身吧,段濤大哥。」林動點了點頭,黑眸中湧出一些期待,對於同為四霸族之一的龍族好奇得很。      妖域之北是一片浩瀚無垠的蠻荒大地,,一座座山脈猶如巨龍匍匐,遠古的森林聳立,萬丈的古老巨樹猶如一座座小型山峰般矗立,擴散的枝葉籠罩方圓近千丈,濃濃的莽荒之氣湧蕩在天地間。      大地上不時有獸吼聲迴盪,吼聲中充滿野性難馴的凶氣。      這片莽荒大地被稱為※龍域※,是妖域極少的幾處自遠古傳承下來、沒有多大變化的地方。大地上充滿各種天材地寶,卻沒有多少人敢來尋寶,因為這裡是龍族的地盤。      身為如今妖獸界僅存的四大霸族之一,龍族在妖獸界的地位處於金字塔尖端,在他們的地盤範圍內敢造次的人,放眼整個妖域恐怕尋不出多少。      莽荒大地上方的空間突然扭曲起來,而後空間漩渦成形,三道身影走出來,正是自獸戰域趕向龍族的林動、段濤三人。兩地之間原本有相當遙遠的距離,好在實力達到段濤這種等級已能構建空間挪移,因此省去無數時間以及精力。      「好濃郁的天地元力。」林動走出空間漩渦後掃視這片大地,眼中掠過一抹驚訝。這片地域的天地元力比起獸戰域濃郁數倍,在這種地方修煉能取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呵呵!這片地域只能龍族以及龍族的朋友才能進入,周遭十萬里之內不允許有其他種族存在。」段濤笑道。      林動咧咧嘴,龍族也挺霸道啊,直接劃地為王。不過以龍族的實力,行事霸道也是應該,畢竟這世界拳頭為大,實力強橫了,就算規則都無法限制。      「走吧,林動小哥,龍族在龍域中心地帶,很快就到了。」段濤笑道,見到林動點頭後才飛掠出去,在前方引路。      路程並未耽擱多少時間,一個小時後,三人深入龍域,天地間的元力也越來越濃郁,甚至連空氣都有些溼潤,那是元力充沛到一定程度才出現的景象。      林動驚嘆地望著這一幕,旋即神色一動,望向前方,卻見那裡的空間有些扭曲跡象,猶如一層無形屏障隔絕內與外。林動能清晰感覺到前方有一座強大得讓此時的他都感到恐怖的陣法,如果他猜得沒錯,那應該是龍族的護族大陣,威力用「毀天滅地」來形容都不過分。      「林動小哥,暫等一下,容我開啟陣法。」段濤衝著林動笑了一下,手掌一握,光芒在掌心凝聚著化為一道栩栩如生的龍族圖騰。這圖騰猶如一條迷你小龍,蜿蜒盤踞間充滿生氣及真實的威壓。      「吼——」圖騰龍吟出聲,化為一道光線飛射進前方無形屏障中,接著那片空間緩緩扭曲,一道裂縫悄然撕裂。      那道裂縫出現時,一股近乎實質的元力猶如釋放出籠的猛虎般噴出,元力之中竟有嘯聲響起,看得林動心頭有點震動:這元力得濃郁到什麼程度才會出現這般景象?      「走吧。」段濤率先走出,一步踏入裂縫中。林動猶豫片刻也緊跟在後。      穿過空間裂縫時,林動感覺眼前一花,前方景象陡然變換,不過還不待林動察看環境,猛的感覺到身體沉重起來,竟被壓下十數丈。      「這——」林動體內元力運轉,急忙穩住身體,臉上掠過一抹驚色。龍族內的天地元力,居然濃郁得足以影響人的速度!      心中感嘆著,林動抬起頭帶著一些好奇地看向龍族的大本營。放眼望去是一片看不見盡頭的蔥鬱海洋,一棵棵巨樹高達數萬丈,樹幹上布滿古老紋路,最讓林動驚異的是這些擎天柱般的巨樹猶如活物,吞吐天地間的元力。      「這是※元樹※,遠古就存在的神樹,擁有製造元力的功能,只要吞進少量元力,就能製造出相當磅礴而精純的元力,吞吐間生生不息,源源不絕。」段濤看著林動眼中的震動,出聲介紹道。      「元樹!」林動舔了舔脣,滿臉不可思議。這才是真正的好東西,當初在道宗,一顆仙元古樹的種子就讓應玄子他們那般興奮,如今看看,仙元古樹根本不及這種元樹,而且元樹的數量達到驚人的程度,難怪龍域中的元力充沛到這種恐怖程度。      在這片遼闊地域的空中,還能看見一條條看不見盡頭的丹河橫貫天空、呼嘯奔騰;更遙遠的地方響起龍吟聲,能看見一些龐大影子在丹河中嬉戲。在更上方的天際則是一層巨大無比的光罩籠罩下來,光罩上布滿凝聚在一起的玄奧符文,遠遠看去彷彿是一頭近十萬丈龐大的巨龍虛影。      「好可怕的陣法。」林動看了陣法一眼就感到一陣心悸,他知道這是龍族的護族大陣,絕對擁有滅殺轉輪境強者的力量,甚至輪迴境的強者都不敢小覷。      「這是我龍族的護族陣法——※大虛空神陣※。遠古天地大戰時,曾有三尊異魔王率軍攻來,卻是被此陣盡數斬殺。」段濤望著空中那龐大無比的陣法,眼中也有一抹畏色,輕聲道。      林動心頭微震,雖然能猜到陣法的厲害,但沒想到恐怖到這種程度。      「沒什麼好驚訝的,大虛空神陣又不是龍族所創。」在林動震動間,岩的聲音突然響起。      「不是龍族所創?」林動一怔。      「是我主人的東西,後來給了龍族。」岩淡淡地道。      「原來如此。」林動這才恍然,原來是那位至尊人物的手筆,難怪如此恐怖。      「你的乾坤古陣徹底施展開來,不比大虛空神陣弱多少,不過你只有陣法,若有陣盤就厲害了。」岩有點可惜地道。      「陣盤?」      「乾坤古陣是我主人研習多年才創立,除了你手中的陣法外,還有一個陣盤,這才是最關鍵的東西,可惜隨著主人殞命,陣盤也不知所蹤。」      林動咂咂嘴,看來符祖真是厲害到沒話說,難怪連異魔族的進攻都能阻擋。      「林動小哥,請隨我前往族內吧。」段濤笑道,迅速掠出。林動目光一掃,也跟了上去。      三人從自天空飛過,只見下方一座座山脈盤踞,一股古老氣息散發出來,猶如亙古長存。空中時不時能看見一些龐大巨龍飛掠而過,龍翼搧動間帶起風雷聲,霎是驚人。      在段濤帶路下,林動暢行無阻,很快就見到遠處有一座座巍峨雄偉的殿宇石塔矗立,磅礴大氣之感迎面而來。      「嗯?」林動接近這片地域時,眼神突然一凝,望著這片大地,他隱約察覺到一絲絲黑氣,邪惡的波動正是他相當熟悉的異魔氣。      也是此時,林動體內的兩大祖符發出一道嗡鳴聲,這令林動一驚:祖符只有在遇見其他祖符或與祖符有極深關係的東西時,才會有這反應,難道龍族有祖符?      「咻——」林動感到驚異間,下方突然傳來破風聲,而後十數道身影掠來,在段濤前方停下。      「段叔,你回來了?」十數道人影之首是一名體態纖細的少女。少女一身黑色勁裝,勾勒出動人曲線,馬尾辮垂落下來,順著小蠻腰落至挺翹嬌臀;那張小臉也相當漂亮,不過大眼睛中有一些野性難馴的氣質。      「呵呵,是小馨啊!」段濤望著少女一笑,指著身後的林動笑道,「這位是青雉前輩所說的林動,請他來解決我龍族的麻煩。」      十數人帶著一些好奇地看向林動,這段時間常聽到他的名字。      「你就是那個林動?」被段濤稱為小馨的少女大眼睛投向林動,上下打量一番,小嘴微撇,「看起來沒青雉老師說的那麼厲害啊!」      林動摸了摸鼻子,淡淡一笑,從少女的話中,他聽出一點不善,似乎還有一種相當怪異的醋味,再聯想她對青雉的稱呼,林動猜到了什麼。            §第五百五十七章 龍族的麻煩§            段濤聽得黑衣少女的話不由得有點尷尬,臉一板:「怎麼說話的!」      「可不是嗎?才死玄境小成的實力,怎麼解決我們的麻煩啊!」黑衣少女偏頭有些不服氣地道。      「異魔的麻煩不是光靠實力就能解決,不然龍族的實力還不夠嗎?」林動漫不經心地道,以他這些年的經歷,不會因為少女的質疑而感到惱怒,不過平淡言辭讓黑衣少女一滯。      「哼,希望你真有本事!」黑衣少女咬了咬嘴脣,從心底來說,她希望林動有本事解決龍族的問題,不過因為某些緣故,話到嘴上就變得異常倔強,她也懶得多留,轉身掠走。      「呵呵!林動小哥莫怪,這小妮子只是很崇拜青雉大人,而青雉大人指導過她的修行。你也知道,青雉大人眼光奇高,這妮子雖然天賦優秀,從始至終都未獲得青雉大人一聲讚嘆。說起來這妮子也夠倔強,為了獲得青雉大人的認可,再艱苦的修行都咬牙堅持住。前些時候青雉大人傳話回來,對你讚賞有加,這小妮子怕是對此有些吃醋,所以才這樣。」段濤望著遠去的少女,對林動無奈解釋。      林動點點頭,沒放在心上。他能感覺到這少女的實力異常強橫,已達到死玄境圓滿,實力不弱於小炎,天賦說起來相當驚人。青雉之所以吝嗇於讚揚,或許是因為這少女的起點太高。      「走吧,林動小哥,我將你到來的消息傳給族長,他想立刻見你。」段濤笑道。      「嗯。」林動點點頭,有些驚訝於龍族的迫切,看來他們面臨的問題真的不小。      段濤見狀又在前引路,林動步步跟隨,隨著進入龍族所在區域,他憑藉敏銳感知,隱隱察覺這片地域中似有若無的一道道隱晦而強大的氣息,而且不時有一道道無形波動掠過身體,讓他渾身毛孔有些縮緊,他知道這必然是一些龍族強者在觀察他。      「不愧是龍族,藏龍臥虎之輩如此之多!」林動心中暗嘆,光是他感應到的氣息就足以讓他震動,而且他明白這種遠古傳承下來的大族,必然有隱藏的根基。      四霸族之名,名不虛傳!      林動一行人從一座座造型古老而奇特的石塔上掠過,十數分鐘後,一座古老石殿出現在視野中,段濤整肅神情後落下去。在石殿外,林動看見一群人影,一股隱晦如雲層驚蟄般的氣息自他們體內蕩漾開來。      林動眼神微凜,面色嚴肅許多,他知道這必然是龍族真正的頂端高層。      兩人落在石殿前方,林動抬目望去,見到數名老人,他們顯然相當年邁,臉上皺紋如溝壑,但老態龍鍾之下蘊含恐怖的力量。最首位是一名身材高壯的中年男子,穿著樸素的麻衣,模樣算不得出眾,一眼看去極容易忽視,但林動知道此人才是這群人中最可怕的,因為從對方身上感應到的危險程度竟絲毫不弱於青雉!      在龍族擁有這等實力,又有這般身分的,除了龍族族長之外絕無第二人。      「段濤見過族長。」段濤落下,恭恭敬敬對那男子行了一禮,恭聲道。      「呵呵!麻煩你了!」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他的身上沒有任何龍族強者擁有的威壓,但若仔細看他那雙顯得有些奇特的金色雙瞳,則會發現猶如浩瀚虛空,令人無可捉摸。      一種無形卻足以令天地震動的威嚴,這就是龍族族長的可怕之處!      「想來這位是青雉提起的林動小友吧?」中年人的金色雙瞳轉向林動,在他的注視下,林動感覺體內元力運轉變得緩慢,兩大祖符也震動一下,那是遇見來自外界極強壓迫才會出現的動靜。      「林動見過前輩。」林動壓抑著心中震動,這些年他經歷許多事,輪迴境強者以及傳說中的異魔王都見過,因此沒過於失態,雙拳一抱,聲音輕緩,不卑不亢。      「呵呵,小友氣度不凡,難怪連青雉都是讚不絕口。」男子微笑,脣角有一抹欣賞之意,對林動的態度挺滿意的。      「嗤!」一旁傳來異聲,林動一瞥,只見先前見過的黑衣少女站在龍族族長身旁,微微撇著嘴,顯然對族長的欣賞表示不認同,不過從她能出現在這裡來看,似乎在龍族的地位並不尋常。      「我是龍族族長——※元乾※,這些都是龍族長老。」中年男子沒理會身旁的少女,衝著林動一笑。      「晚輩見過元乾族長以及諸位長老。」林動點點頭,再衝著那些老態龍鍾、猶如半隻腳踏入棺材裡的數名老人抱拳拱手。      「呵呵,小友不必客氣,請你來龍族還是我們有事相求。」元乾左手位置,那髮鬚皆白的老人笑了笑,看似渾濁實則銳利的目光緩緩掃過林動,又微微垂下,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林動小友應該還不知道請你來龍族,究竟所為何事吧?」元乾笑道。      「是因為異魔吧?我感覺到大地下似乎有異魔氣滲出來。」林動輕聲道。      元乾的金色雙目頓時微瞇,一旁一直沒說話的幾名龍族長老蒼老臉龐上也掠過一抹詫異,開始正視這實力在他們看來並不起眼的年輕人。      「你竟然能感應到這裡的異魔氣?下面有重重陣法遮掩鎮壓!」元乾微訝地道。      「應該是龍族的鎮壓出現破綻了?異魔氣侵蝕力極強,或許再過幾年就會徹底突破鎮壓,到時候龍域將會被侵蝕得生機不存。」林動道,這些年他與異魔氣打的交道不少,加上祖石以及兩大祖符都對異魔氣異常敏感,所以很多與異魔有關的東西,他一眼就看出端倪。      「難怪青雉會推薦你!」元乾輕嘆一聲,總算明白青雉推薦這麼一個看起來實力並不突出的年輕人,來解決龍族的大麻煩。他身旁的黑衣少女也看了林動一眼,這次沒說什麼,顯然察覺到林動的不普通,畢竟林動說的那些東西,她沒半點感應,但她很清楚林動所說一句不假。      「龍域之下的確有不小的問題,確切情況,林動小友隨我們去看看便知。」元乾聲音一落,袖袍揮動,腳下地面升起光陣,周遭空間扭曲,颼的一聲將眾人包裹住消失了。      空間轉移的眩暈在林動腦海中持續一瞬就散去,他立即睜開雙眼,素來平靜的臉龐上因為眼前這一幕而浮現一抹駭然。      這是一片看不見盡頭的黑霧海洋,這些黑霧全部由異魔氣所凝,黑氣翻騰間發出種種淒厲尖嘯。一股股異魔氣凝聚著化為萬千黑色巨蟒,瘋狂朝上方衝擊,不過衝出時,上方金光閃爍,浮出一座巨大無比的金色陣法,陣法中磅礴之力湧動,將那些異魔氣鎮壓住。隨著互相衝擊,金色陣法卻逐漸黯淡。      「好龐大的異魔氣!」林動喃喃自語,頭皮發麻,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如此驚人的異魔氣,甚至遠遠超過異魔王擁有的。      「這龍域地下究竟鎮壓什麼異魔?怎麼有這麼恐怖的異魔氣?」林動有些震動地看向元乾。      元乾沉默一下,旋即一聲苦笑,輕聲道:「遠古天地大戰因為有符祖大人在,人類慘勝,大量異魔被鎮壓封印,其中以三處鎮壓之地最為厲害,我們稱為※鎮魔獄※,說起來就是三處監獄,專門鎮壓並將它們抹殺的監獄,我們龍域之下就是那三處監獄之一!這裡鎮壓著無數異魔,其中異魔王就超過十尊。」      「十尊異魔王!」林動的心臟狠狠重跳一下,背心有點發涼。這裡居然鎮壓十尊之上的異魔王!就算大荒蕪碑之下也只鎮壓一尊異魔王,光是如此就讓大荒蕪碑陷入被侵蝕的危機,這裡的數量卻超過十數倍。      「原本我龍族憑著龍脈之勢形成大陣,完美鎮壓這處鎮魔獄,但百年前我因為衝擊輪迴境,吸收龍脈之力,讓陣法出現破綻,異魔氣趁機而出,所幸我們竭力鎮壓,可異魔氣太難對付,我們的鎮壓逐漸失去效果。」元乾苦笑一聲,看向林動說,「請林動小友前來,便是想拜託你幫我們鎮壓鎮魔獄。」      林動抿了抿嘴,望著充滿滔天魔氣的地底,許久後輕嘆一聲,緩緩搖頭:「抱歉,這裡異魔氣超越我能對付的極限,所以我怕是無能為力了。」      林動的確很想幫龍族解決這個麻煩,借此提出進入遠古化龍潭的要求,但可惜,這事情他搞不定。即便他擁有祖石以及兩大祖符,但這裡是天地中鎮壓異魔數量最多的三大鎮魔獄之一!這些人當他能逆天?      元乾等人聽得林動此話,面色黯了一下,前者一聲苦笑:「林動小友就不能想些法子麼?青雉既然會推薦你,應該是有些道理的。」      林動同樣苦笑,嘆口氣指著前方浩瀚無盡的魔氣海洋:「這裡的異魔氣已經達到極其恐怖的程度,我雖然有些手段,但我自己才死玄境小成的實力。你們龍族構建的鎮壓陣法已經很強大,但連這個都鎮不住,換成我也沒辦法。」      林動此話不假,局勢超越他能對付的極限。鎮壓異魔氣的陣法乃是龍族傾力而為,力量相當恐怖,但這樣都鎮不住,他又能如何?      元乾等人望著林動的模樣也知道他所說不假,當即沉默,數名長老臉上更掠過焦慮之色;一旦局勢控制不住,龍族必然遭受重創,說不定還要拋棄這個繁衍之地。      「喂,青雉老師那麼欣賞你,你不至於束手無策吧?」黑衣少女咬了咬嘴脣,頓了頓才說,「你不是因為我之前說話不好聽,所以才這樣吧?如果是那樣,大不了我向你道歉好了。」      少女雖然倔強,但也分得清事情輕重,事情關係到整個龍族,她不敢任性胡來。      「我沒那麼度量小。」林動笑了笑,抿著嘴微微搖頭,「是真的無能無力。」      元乾等人沉默,心中並不好過,林動也倍感無奈,只能轉過身望著翻騰恐怖魔氣的海洋。      「你現在看見的異魔氣還只是從鎮魔獄中滲出來的一些。」岩的聲音突然在林動心中響起。      「還只是一部分?」林動一驚,旋即苦笑,看來真是幫不了忙,他無法想像鎮魔獄內的魔氣盡數釋放會達到何種恐怖程度,這些生物真是讓人頭疼!      「靠你的力量的確解決不了這個麻煩。」岩說著頓了頓,話音一轉,「所以你需要借助其他力量。」      「其他力量?你是說龍族?」林動一怔。      「不是,龍族實力雖強,但對鎮魔獄沒太大的剋制力,你需要借助的力量在鎮魔獄內。」岩道。      「什麼意思?」林動眉頭微皺。      「來到這裡,難道你沒感覺到熟悉的波動?」      「熟悉的波動?」林動愣了愣,微微點頭。來到這裡後,他的確察覺到極為隱晦的波動,有些熟悉,有些類似祖符又並非如此。      「那是什麼?」林動有些詫異地問道。      「下面的東西的確和祖符有關係,確切地說是※與黑暗祖符有關係※。」      「黑暗祖符?」林動微驚,有點疑惑,他記得黑暗祖符在黑暗之殿的殿主手中,青檀還有一塊贗品黑暗祖符,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只是說和黑暗祖符有關係,不是說下面的東西就是黑暗祖符。鎮魔獄之所以能鎮壓這麼多年,完全是因為有※她※在。」岩淡淡地道。      「她?」林動瞳孔一縮,倒吸一口涼氣,「莫非——是※黑暗之主※?」      與黑暗祖符有關係,還擁有鎮壓鎮魔獄的恐怖實力,除了遠古時的黑暗之主之外,還有何人?      「嗯,不知道如今的她是否處於沉睡,但不管怎樣,要解決龍族這問題還得要她幫忙才行。」岩道。      林動看了看魔氣洶湧的魔海,一聲乾笑:「你不會想讓我下去找她吧?」聲音落下卻察覺岩沉默了,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這傢伙竟然是說真的?      「你想玩死我?」林動無語,這魔海就算是轉輪境強者都不敢闖進去,更何況他?      「要不然讓元乾去吧?他是輪迴境的實力,不太怕這些異魔氣侵蝕。」      「元乾沒有祖符,無法感應到黑暗之主位置,而且需要他主持大局,嚴防魔氣洩漏。」岩笑了笑。林動聽出幸災樂禍,有掉頭逃竄的衝動,這太危險了吧?      「鎮魔獄中鎮壓極多異魔,隨著時間推移,它們會被抹殺,若現在出紕漏就功虧一簣,到時倒楣的不僅是龍族,你這種擁有祖符的掌控者更是首當其衝。」岩淡淡道。      「這是必須下去了?」林動咬了咬牙,他沒想到竟然會把他自己搭進去。      「算是如此,你自己考慮。鎮魔獄雖然恐怖,不過你有祖符以及我護身,不用擔心那些異魔氣。」岩說完就沉默了,彷彿在等林動下決定。      「他娘的!」林動無言,突然有罵娘的衝動。      「林動小友,怎麼了?」情緒有些低沉的元乾見到面色不斷變換的林動,怔了一下才問道。      林動輕吐一口氣,盯著魔海苦笑:「元乾族長,這問題不是沒辦法解決。」      「哦?林動小友有辦法?」聽得此話,元乾以及龍族長老們精神皆是一振,連忙問道。      「元乾族長,鎮魔獄下應該有一尊大人物吧?」林動指著魔海輕聲道。      元乾聞言猶豫片刻才點頭:「的確有一尊大人物,不過我不清楚究竟是誰,只能感應到。」      對於林動知道這個消息,元乾頗為驚訝,畢竟他是接任龍族族長才知道一點,至於細微感應則是晉入輪迴境才產生的。      「要解決龍族的麻煩,我得下去找那位前輩。」林動頗感無奈地道。      「下去?」聽得此話,元乾等人皆是一驚,他們很清楚鎮魔獄中魔氣的恐怖,就算以元乾的實力都得小心翼翼,林動下去不是找死嗎?      「放心吧,我自有手段,如果找不到那前輩,你們龍族的問題的確沒辦法解決。」林動點點頭。      元乾沉吟片刻,手一握,一枚龍鱗就出現在掌中,而後遞給林動:「在下面遇見危險就捏碎它,我會立即去救你。」      林動也沒客氣,直接接過,他知道要做的事挺危險,能有一重保護也好。      「林動小友,若是我龍族的問題能解決,你就是我龍族的恩人。」元乾沉聲道,一旁的數名長老也是點頭。那位黑衣少女小嘴動了動,最終沒說什麼,只是眼中原本的敵意散去許多。      林動微微點頭,心裡稍微平衡一點。這次冒這麼大的險送人情,就算遠古化龍潭再怎麼金貴,龍族也該讓他進去混混吧?      「我現在就動身。」既然下了決定,林動也沒拖遝,對元乾等人一抱拳,深吸一口氣,心神一動,黑芒及雷光自體內湧出,在體外化為一圈光罩,光罩上有兩道古老符文緩緩移動,驚人波動悄然散發出來。      「這是——吞噬祖符以及雷霆祖符?」元乾等人皆是大驚,目光極其奇特地盯著林動,這時才徹底明白為什麼青雉讓林動解決龍族的問題,原來這傢伙身懷兩大祖符!      「小友果然非常人啊!」元乾驚異地道,他很清楚祖符的力量,而且兩大祖符同存一體也是他這些年首次聽聞。      「我先去了。」林動笑了笑,並未多解釋,只是對眾人一抱拳,然後望著魔海狠狠一咬牙,身形化為一道光線掠進魔海中,在魔氣升騰間消失。      「難怪青雉大人這麼看重他,常人要獲得一道祖符認已是不易,他卻獲得兩道祖符,這不是尋常人能辦到的。」一名長老望著翻滾的魔海,緩緩道。      其餘人也點頭。元乾雙手負於身後,目光緊緊盯著魔海,喃喃道:「希望他真的能解決龍族的麻煩,不然這於我龍族是一場不小的災難啊!」      「族長,鎮魔獄中還有其他人?」一名長老皺眉問道,這事情就連他們都不知道。      元乾點點頭,輕聲道:「那是一尊從遠古活下來的大人物,但究竟是誰,我也不太清楚,希望林動真的能找到。」

作者資料

天蠶土豆

知名網路作家,橫掃小說連載網站,創下許多新紀錄,包含: 蟬聯網路作家富豪榜前三名;作品擁有最高的IP價值;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一億五千萬,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書籍改編為遊戲、漫畫、動畫等,所衍生改編作品為中國之最; 同名動畫首播當日觀看破億,第一季總收視破十億; 甚至開創歷史性且高規格的的新書發表會。 堪稱是網路作者的第一把交椅。 著有《鬥破蒼穹》、《武動乾坤》、《大主宰》、《元尊》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天蠶土豆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09-14 ISBN:9789571081311 城邦書號:SPB7F00015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