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天使遊戲【遺忘書之墓系列】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外版精選79折
  • 讀小說,解放你的想像

內容簡介

為了拯救那本裝滿自己靈魂的小說, 他把傾注生命的文字獻給了黑暗天使…… ☆愛書人喻為出版界的鑽石! ☆西版牙首刷100萬冊,締造銷售速度冠軍紀錄 ☆艾瑪.華森指定愛書 席捲全球50餘國.為愛書人量身打造的「遺忘書之墓」系列—— 讀者詢問度最高的詭奇小說家角色,震撼登場 一個作家永遠不會忘記初次以筆下的故事換來稿費或讚美的經驗, 因為就在那一刻,他已經迷失了,而他的靈魂也標上了價碼。 八歲那年,大衛.馬汀在酒醉父親的拳頭下,誓死守護狄更斯的《遠大前程》,因為在那遭受詛咒的童年時光裡,書本是他唯一可依靠的心靈堡壘。 十七歲,馬汀以筆名發表連載小說,初嚐一夕成名的滋味,卻也為了無情的出版商而燃燒才華日夜趕稿。當他終於得以喘息,如願以本名出版第一本小說《天堂之路》,竟遭到讀者與書店的漠視,甚至被母親當作廢紙丟入垃圾桶。因緣際會下,他踏入「遺忘書之墓」,替自己嘔心瀝血的作品找到了新家,並帶走一本他必須永遠守護的書:不知名作者D. M. 所寫的《永恆之光》。 就在馬汀的作家夢搖搖欲墜之際,他開始收到一封又一封有著天使封印的信箋,署名A. C. 的神祕訪客力邀他參與一場驚人的寫作計畫。馬汀獻出畢生的創作能量,卻發覺自己的真實生活開始與虛構情節產生詭異交疊,而他的靈魂已被黑暗天使鎖定獵捕…… ☆「遺忘書之墓」系列創作概念 在「遺忘書之墓」的文學世界裡,《風之影》《天使遊戲》《天空的囚徒》《靈魂迷宮》四個故事交織搬演,但每部小說自成完整且獨立的單一作品,沒有既定的閱讀順序或門檻。 這四本書,有如一座文學迷宮的四個入口,無論從哪一個入口開始探索,都能抵達故事的核心「遺忘書之墓」。四書相互串連的角色、情節與議題,有如迷宮中驚喜的岔路,也像俄羅斯娃娃,每個故事裡總是還有更精采的細微線索,一個主題逐漸發展成一千個故事,令人目眩神迷。 得獎紀錄 ☆「遺忘書之墓」系列全球銷售與獲獎紀錄 於全球五十多國出版,總銷量破三千萬冊 台灣高中職百校師長年度推薦「老師說這本小說超好看」 金石堂書店年度十大影響力好書 西班牙出版協會年度最暢銷小說 法國年度最佳外國小說 美國Borders 書店「原聲文學獎」 獨立推理書商協會「黛莉絲獎」年度最佳推理小說提名 《致命快感》推理雜誌「巴瑞獎」年度最佳首作 《Mystery Ink》雜誌年度十大犯罪小說 葡萄牙Premio Correntes d’Escritas文學獎 美國邦諾書店「發現新人」大獎 名人推薦 ☆詹宏志、郝譽翔、李立亨、譚光磊 讚嘆推薦 好評推薦 ☆全球書迷五顆星好評: 《天使遊戲》是「遺忘書之墓」系列最超乎想像、高潮迭起的一塊故事拼圖! 這一次,薩豐讓我們在寫書人身上附體。穿越他布下的重重迷霧,我們最後才有辦法撥雲見日般的知其所以然。這些迷霧,讓我們放慢了窺看人生的腳步,也感受到所有好小說都會具備的特質:他讓我們浮躁的心,安靜了下來。《天使遊戲》用細節,堆疊出文學的七彩寶塔。躲在細節裡面的魔鬼,戴著戲劇、奇幻、電影的面具起舞,卻又能讓我們帶著溫柔的心,讀到最後一頁。我們知道,必須配上一聲嘆息,才有辦法闔上書頁。(李立亨/作家、導演) 《天使遊戲》中,薩豐念茲在茲的依然是書,是故事超脫白紙黑字、能夠形塑人生的力量。他在訪談中強調自己的工作就是「說故事」,不論是編故事給朋友聽、替廣告公司寫文案、創作青少年文學、寫電影劇本,還是現在的「成人文學」。他的目的也很簡單,能掙口飯吃、換得讀者的一抹微笑或幾滴淚水,便已足夠。(譚光磊/「遺忘書之墓」系列中文版權代理人) 這就是那種你希望永遠不會讀完的小說。還有什麼比這樣的評價更超過?(美國讀者 法蘭克) 一部絕對高竿的傑作,當最後一頁結束後,仍會留給讀者長遠的思索。薩豐的天賦非凡,他獻給讀者的禮物,就是一個縈繞不去的好故事。(美國讀者 布克菲) 這本書將帶給讀者一場懸疑緊湊、欲罷不能的冒險。(美國《時人雜誌》) 宏偉的藝術之作,簡直讓人想吞下每一頁!(奧地利《回聲報》) 薩豐這趟驚奇的故事旅程,讓人聯想到魔幻寫實主義大師波赫士,以及愛倫坡的黑暗小說,任人在其中或冥想、或懼怕、或會心微笑。(瑞士《每日導報》) 眩目緊湊的情節讓讀者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這部充滿趣味的小說是享受閱讀之樂的保證。(西班牙《世界報》) 從頭到尾讓人屏氣凝神的刺激,緊緊抓住你的驚悚奇幻綜合體。(德國《Für Sie》雜誌) 你不顧一切地加入了這場謎樣又驚駭的故事,而我一點都不希望它結束!故事中所有的角色——包括巴塞隆納和尖塔之屋,都栩栩如生、有血有肉。如果我能踏入這本書,應該可以直接穿越時空了。 (英國讀者 惠特蕾) 難怪史蒂芬.金如此熱烈討論卡洛斯.魯依斯.薩豐的作品。我們太容易愛上這本實際在頌揚書籍和閱讀的書。《天使遊戲》是如此令人難忘,我已經可以預知未來五年會一遍又一遍讀著它,以發現新的風味。(英國讀者 歐克雷) 《天使遊戲》完美融合了真實與虛幻,有人稱之為魔幻主義,又或許稱為有著神祕外衣的主流小說。一點懸祕、一點恐怖故事,薩豐的新作品令人追憶起他之前的傑作《風之影》,只是,故事中有著更深沉,更大的賭注,更要人停止心跳的驚悚。(美國讀者 琳恩) 這本書就像一顆火蛋白石,從任何角度、任何光線來看,你會看到不同的熾烈。這本書也如同一顆寶石般值得擁有、值得流傳、值得分享。這個有關心靈如何帶領我們前進和降落的故事,有時或許你讀起來也熟悉,那是因為,我們誰沒有過一顆破碎的心,或是破碎的靈魂呢?(美國讀者 凱特蓮)

目錄

第一幕 詛咒之城 第二幕 永恆之光 第三幕 天使遊戲 結語 一九四五

內文試閱

  一個作家永遠不會忘記初次以筆下的故事換來稿費或讚美的經驗。他將永遠忘不了宛如甜美毒藥的虛榮感初次在血液裡奔竄的感受。而且,倘若沒有人發現他缺乏才氣的話,他會自以為文學夢終將替他開啟一片天,從此過著錦衣玉食的富貴人生;他的名字會印在一張小得可憐的紙上,但他堅信這個名字一定會比他的生命存活更久。一個作家命中注定要記得這一刻,因為就在那一刻,他已經迷失了,而他的靈魂也標上了價碼。      我的第一次發生在好久以前,那是一九一七年的十二月。我當時年僅十七歲,在《工業之聲》報社打工餬口。報社辦公室位於一幢洞穴似的建築,這地方原本是個硫酸工廠,牆壁偶爾仍會滲出腐蝕性的強酸蒸氣,並在不知不覺中啃噬著家具、衣物、情緒,甚至鞋底。報社所在地前方正是無數天使雕像和十字架矗立的新村墓園,在巴塞隆納緋紅與墨黑交錯的暮色籠罩之下,這幢建築混雜在墓碑林立的墓園後方數以百計的煙囪和工廠之間,根本無從辨認。      我的生命出現轉捩點那天晚上,報社的副總編輯巴希里歐.莫拉賈斯先生趕在下班前不久,把我叫去那個位於編輯部盡頭的房間,那是他的辦公室,也是他享受哈瓦那雪茄的吸菸室。巴希里歐先生長相凶惡,唇上蓄著濃密的短髭,他堅決反對濫用形容詞,絕不容許拖泥帶水、過度綴飾的文字,在他看來,那就是墮落的行為。此外,他也討厭無精打采的人。當他發現編輯開始有了使用華麗詞藻的傾向,他會立刻把該編輯調去編訃聞版三個禮拜。倘若編輯受罰之後仍再犯同樣的錯誤,他會毫不留情地將此人永遠開除。所有的人都怕他,這件事他自己也心知肚明。      「巴希里歐先生,您找我有事嗎?」我怯怯地詢問。      副總編輯以眼角餘光睨了我一眼。我跨進那個混雜汗臭和菸味的辦公室。巴希里歐無視於我的存在,繼續讀著攤在桌上的專欄稿,手上則拿著紅色鉛筆。接下來幾分鐘之內,這位副總編輯一口氣改完了稿子,邊改邊冒出滿口粗話,彷彿我根本就不存在。我不知所措地呆立在那兒,突然發現牆邊有張椅子,立刻走過去坐了下來。      「有誰說過您可以坐下嗎?」巴希里歐先生低頭看著稿子囁嚅道。      我火速站了起來,屏息以待。副總編輯嘆了口氣,隨手把紅色鉛筆往桌上一丟,然後癱坐在椅子上打量我,彷彿我是個廢棄無用的家具。      「馬汀,聽說您在寫作。」      我緊張地嚥著口水,開口回話時,居然發出了尖銳的怪腔怪調:「寫了一些……這個,我也不知道……我的意思是說,這個……沒錯,我在寫作……」      「希望您的文筆會比口才好一點。恕我冒昧一問……都寫些什麼樣的文章?」      「偵探小說。我是指……」      「我想也是。」      巴希里歐看我的眼神好似看見一堆廢物。我如果告訴他自己寫的是闡揚道德、風格清新的勵志小品之類的,或許會得到好上三倍的回應吧!他又嘆了口氣,隨即聳了聳肩。      「衛達說您文筆還不錯,他說您很優秀。當然,如果是跟這家報社的編輯比的話,能寫幾個字就算優秀了。不過,衛達說了算數就是了。」      貝德羅.衛達是《工業之聲》的明星主筆。他寫了個每週刊出一次的時事專欄,堪稱是整份報紙唯一具有可讀性的文章,此外,他還寫了十幾本推理小說,描述瑞瓦區黑道角頭在當地和上流社會貴婦姘居的故事,在出版界小有名氣。衛達這個人總是一身無懈可擊的絲質西裝,腳上的義大利皮鞋隨時光可鑑人,長相和舉止活脫就是午間連續劇裡紳士男主角的派頭,一頭金髮永遠梳攏得一絲不茍,整齊的短髭就像用鉛筆一筆一筆畫上去的,笑容親切迷人,任誰看了都會如沐春風。衛達出身中南美洲企業王國,家族在美洲經營糖業致富,光榮歸鄉之後,衛氏家族迅速搶下了城市電氣化這塊大餅。他的父親是這份報紙的最大股東,對貝德羅先生而言,編輯部只是他在優渥生活中打發時間的遊戲場。他不在乎報社是否有盈餘,也不介意買進的巴塞隆納最新款汽車是否耗油太凶。衛達企業王國坐擁金山,還有數不盡的貴族頭銜,目前的重心多放在收購新城區的銀行,以及占地媲美小型王國的豪宅大院。      貝德羅.衛達是第一個閱讀我的文章的人,我當時年紀尚輕,在報社編輯部做的是幫忙端咖啡、拿香菸的小工友差事。他總是撥空閱讀我寫的文章,還會給我建議。這幾年下來,我成了他的助理,他還讓我幫他的專欄稿打字。他告訴我,倘若我決定投入文學創作這場俄羅斯輪盤式的賭局,他隨時會給予協助,並引導我踏出第一步。他實現了承諾,現在正式把我交給報社最嚴厲的把關者巴希里歐先生。      「衛達是個感情豐富的人,依然深信美好的古老神話,他認為應該要給優秀的人一個機會,而不是只有攀關係的人能往上爬。如此崇高的美德,足夠讓他接受世人傳誦。我如果有他那份財力的話,大概早就投身創作十四行詩,還會大方地任由所有鳥兒在我手上啄食享用不盡的食物。」      「衛達先生是個偉大的人。」我提出抗議。      「何止偉大……他根本就是個聖人,因為啊,就為了您這隻餓得飢腸轆轆的小雛鳥,他不厭其煩地在我耳邊囉嗦了好幾週,口口聲聲說您才華洋溢,做事又勤快,堪稱編輯部的天之驕子。他看準了我骨子裡其實心腸很軟,還説如果我可以給您這個機會,他會送我一盒上好的哈瓦那雪茄。既然衛達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事情就是這樣,因為正逢聖誕節,為了讓您的好朋友封口,我就讓您登場扮英雄。我這一回可是豁出去了!」      「實在太感謝了,巴希里歐先生。我保證,您一定不會失望的……」      「別急著說大話,小鬼。請問……您對於濫用和誤用形容詞、副詞這種事有何看法?」      「那是令人不齒的錯誤行徑,應該接受法律制裁。」我以軍人向長官報告的嚴肅口氣答道。      巴希里歐滿意地點了點頭。「沒錯,馬汀,這是必須優先留意的重點。能夠在這一行倖存的人都懂得做事要有優先順序,而不是死守原則。來聊聊這項計畫吧,請坐下來專心聽,因為我不會重複第二次。」      那項計畫是這樣的:巴希里歐以加強報紙內容為由,決定保留週日版最後一頁固定刊登文學創作或遊記,但截稿前突然出了狀況。過去刊登的作品,從頌揚愛國精神到歌詠中世紀的草莽突擊隊故事,不一而足,總之,蒼穹之下人間事,從聖人到強盜,什麼都能寫。不幸的是,那天的稿子並未如期完成,或者是……據我推測,巴希里歐八成是拿到了稿子卻不想刊登。因此,距離截稿僅剩六個鐘頭,加上沒有其他存稿能遞補,若臨時找不到救援寫手的話,只好補上全頁廣告,否則報紙就開天窗了。於是,報社高層建議從編輯部挑出幾個文筆不錯的同仁集思廣益,說不定可以湊出一篇感人肺腑的溫馨故事。社方挑出了十位才子編輯,可想而知,這份名單裡一定沒有我的名字。      「馬汀老弟,在這種緊急狀況之下,我們居然無兵可用,所以,我只好讓您試試看。」      「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您在早上六點之前把雙面書寫的五張稿紙交到我手上倒是真的,愛倫坡先生。寫故事,別寫演講稿。我如果需要祝禱辭的話,上教堂望彌撒就行了。寫個我從來沒讀過的好故事,稿子要能夠博得我的欣賞。」      巴希里歐站起來時,我正準備趕緊離開,但他卻繞過辦公桌,一雙巨掌有如千斤鐵鑽般用力掐住我的肩膀。這時候,我總算有機會近身看他,這才發現他的眼神裡藏著笑意。      「如果稿子還不錯,我會付您十塊錢稿費。如果稿子很不錯,而且讀者也喜歡的話,我就讓您繼續寫下去。」      「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指示呢,巴希里歐先生?」我問他。      「有的……別讓我失望。」     

作者資料

卡洛斯.魯依斯.薩豐(Carlos Ruiz Zafon)

全球最多人閱讀的西班牙作者,1964年生於巴塞隆納,原任職於廣告界,後赴美定居,經常往返洛杉磯與巴塞隆納。 暢銷世界各地的《風之影》《天使遊戲》,讓薩豐成為全球最多人閱讀、最受讀者喜愛的作者之一。「遺忘書之墓」系列小說席捲全球書市,熱潮不退,銷售逾千萬冊,並高踞各國暢銷書排行榜,魅力遠勝《哈利波特》和《達文西密碼》。作品已譯成多種語言在全球逾五十國出版,並囊括多項殊榮。

基本資料

作者:卡洛斯.魯依斯.薩豐(Carlos Ruiz Zafon) 譯者:范湲 出版社:圓神 出版日期:2018-09-01 ISBN:9789861336633 城邦書號:A610225 規格:平裝 / 單色 / 52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