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加碼最後一天
目前位置: > > >
思念不在的地方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外版魅力推薦

內容簡介

暢銷作家東燁2018年全新作品—— 「你在字裡行間寫透的,原來是我的青春。」 在純愛之外, 東燁筆下藏著現實人生的篇章、 知而不能言語的寂寥、過於真實的悲傷, 以及曙光乍現的幸福。 有些你在字裡行間藏不住的,或我在墨色濃淡中無意洩漏的, 都是舊時歲月裡的尚未完成。 我們知道那是愛情,卻握不住愛情。 那是屬於咱們當年的蒼白顏色,也關於你我後來的各自流離, 都寄託在一個思念不在的地方,不見不散。 小說簡介—— 那年,我在懵懂間走進了一個入口,從此未曾真正脫身。 出生後被算命師父預言會剋死家人的呂晨,因為家中大大小小的不順遂而被驗證了命運,她不被迷信的母親所愛,卻被血緣關係綑綁在同一個屋簷下,她被母親所恨,仍舊逃不開家,在貧窮而疼痛的生活裡,唯一能夠偷得喘息的,只有能賺一些獎金讓母親花費的畫畫一途。 因為畫畫,她認識了校刊社的風雲人物葉石安。葉石安縱然才華出眾,瀟灑不羈,但也仍有自己不願面對的課題。高中時候的短暫相遇,是他們彼此生命中最想被記憶的中途點,但也是過站不停的分道揚鑣。 我們所追尋的,後來都溜走了;我們所剩餘的,卻又恰好拼湊成一個「我們」。 後來的他們各自長成了不同的際遇和人生,各自面臨工作的忙碌奔波、母親的病痛與金錢索求、情人的期待和不解……過著以為自己毫無思念的日子,卻片刻也沒有忘記過對方。 「你想離開的是一個地獄,而我想逃出的也是地獄,明明應該一起逃的,為什麼你卻選擇丟下我呢?你知道後來的我有多麼難過嗎?知道後來的我吃了多少苦嗎?」 「因為我想給妳的,是那時的我怎麼也給不起的。」 不見不散推薦(順序依首字比畫排列)—— 創作人 吳子雲(藤井樹) 編劇、小說家 阿亞梅 小說家 倪采青

內文試閱

她其實並不記得自己曾說過那樣的話了。在七歲那一年。她對惠玲阿姨說:我這輩子都會記得這種感覺。 出生才兩個月大時,她還裹在襁褓中,從母親的懷抱裡離開,被送到惠玲阿姨家。阿姨的丈夫很早過世,留下兩個已經就讀國中的兒子,此外,再加上一位遠親表妹,成員的組合雖然有些與眾不同,但也是個溫馨家庭,阿姨跟她的胖表妹,經營著路邊尋常可見的飲料攤為生。 一直到上了高中,呂晨始終都對八字命盤之說不以為然,她不知道那僅只是出生年月日時的細瑣資料,為何竟能左右人一生的境遇,更不相信一個既不能說話,也無法走路,除了哭嚎之外,根本也無法表達任何情緒,或帶來任何影響力的小娃兒,會因為八字的緣故,被送出了家庭之外,那家庭,原本該給予她溫暖、呵護與照顧的,可是她卻這樣被送走了。 七歲之前的記憶已經很淡,像一張本來就模糊的圖畫,再被沾了少許白色顏料的乾畫筆給胡亂刷過似的,什麼都看不清楚,但隱約中,她還記得有些微微的甜味。她管惠玲阿姨就叫阿姨,胖阿姨則叫二阿姨,至於阿姨的兩個兒子,理所當然是大哥跟二哥。在那個小公寓裡,她想要的任何東西都有,而她不見得需要的,阿姨們也毫不保留與客氣地買給她。 呂晨還記得,那是個叫做「土城」的地方,但那裡沒有很多土壤,卻到處都是緊密排列,櫛比鱗次著而又雜亂無章的舊公寓;巷道很狹窄,總有許多恣意亂停的車輛,每一戶房舍的陽台或窗子都像牢籠般罩上鐵窗,但說也奇怪,左鄰右舍卻十分熟絡。 阿姨非常好客,開店時,攤子後面的小桌椅總能高朋滿座,休息時,家裡也常有勤來走動的朋友,唯一沒來過的,只有呂晨的父母。她曾盼望,想看看自己的父母親,那時她還不夠聰明, 無法去理解自己不能與父母合住一起的理由。 她只記得,大約是五歲或六歲時,媽媽來過一次,但那次不是為了女兒而來。母親先來找二阿姨,兩個人在臥室裡長談很久,後來胖胖的二阿姨,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她面色凝重地撥了電話,把阿姨也找回家,三個人又一番閉戶深談後,母親最後帶著喜悅的表情走出臥室。可是當經過客廳,與女兒對上視線時,眼神中不由自主卻露出了恐懼與嫌惡,她沒給女兒擁抱, 也沒有親吻,更沒有說上幾句貼心體己的話,幾乎是在兩位阿姨的目光所帶來的壓力下,非不得已地,母親才伸出手來,輕拍了一下她的額頭。 呂晨從來不曉得母親為何忽然出現,阿姨們也不多說,她問過幾次,可是得到的也只是避重就輕的答案,阿姨說母親不過剛好北上,所以來探望探望而已,而每每那樣說完後,她們會買上一堆呂晨喜歡的糖果或飲料,讓年紀還小的她暫時忘了這件事。 那之後又過了一兩年,她沒再見過母親,這個生育她的女人,彷彿自此人間蒸發,甚至連一通電話也沒有,但奇怪的是,兩位阿姨也不曾在她面前提起過關於「母親」的任何話題,一直到了幼稚園畢業前,她搭著娃娃車回到自家樓下,才一開門,意外發現有些不對勁。以往,兩位阿姨在這種傍晚時刻,總是在飲料攤裡忙碌掙錢,而大哥去了補習班,家裡只會有成績優異, 既不補習也不玩樂,整天只顧著拼命念書的二哥。可是今天哥哥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卻是客廳裡母親鐵青著臉,而兩位阿姨臉色緊繃,一言不發地也坐在椅子上。 「妳們自己決定,看要怎麼樣,我明天早上再來。」沒有對兩位阿姨告別,也沒給女兒疼愛的舉動,母親坐了半晌後,冷冷地瞥過眼神,抓起包包,撂下這句話後,轉身走了出去。 那天晚上,二阿姨幾乎說不出話來,她瑟縮著臃腫的身軀,在藤椅上抽噎著,而向來樂觀又豪爽的阿姨,則是點了一根香菸,面色凝重地抽完後,看似一如往常,坐在客廳的沙發主位上, 拿出茶具,添上茶葉,注入熱水,緩緩地開始泡起茶來。但呂晨看得出來今晚有些不同,阿姨執著茶壺的手似乎不太穩,有些顫巍巍地,本該呈現黃褐色的茶水,今晚顯然淡得多,斟進茶海時, 還灑了不少出來。阿姨是不是不夠專心?她怎麼了?呂晨被叫來坐在阿姨旁邊,她很想問。 「明天,妳不用去上學了,妳媽媽會帶妳回家。」或許是思量了許久,卻依然找不到一個最適合的開場白,阿姨最後決定從結論開始說起。 「回家?」呂晨不解,她一直以為自己的家,就是現在所在的地方。 「這個……有些話現在跟妳說,可能還太早了點,妳也不見得都能懂,但是我又覺得,趁妳現在還不懂,或許早點跟妳說了比較好。」像在跟自己說話似的,阿姨喃喃地說:「還不懂,就不會想太多;不會想太多,就不會有那麼多困擾,日子說不定也會好過點。」 「阿姨,妳在說什麼?」呂晨忍不住問。 「這些話,我只跟妳說一次,不管妳聽懂了沒有,以後都不許再問,好嗎?」 「好。」呂晨只能點頭。 「妳出生的時候,妳媽媽就拿生辰去算命表,算命仙說了,妳八字跟父母家人都不合,要是他們繼續照顧妳,要嘛妳就養不大,會早夭,再不然就是家人會出事,可能會生病或破財, 甚至有生命危險。本來,妳媽媽還想自己試試看,結果妳出生兩個月,一直哭都沒停過,看醫生也檢查不出原因,那兩個月,妳爸發生一場車禍,雖然沒有大礙,卻讓他們更相信算命仙的話,認定妳是不吉利的。」阿姨試著用簡單的方式來說明,但呂晨聽得懵懵懂懂,想出口詢問,卻又不知從何問起,她不解的東西太多了,那些八字、命表、早夭之類的,她搞不懂那是什麼意思。 「我跟妳媽媽從很年輕的時候就認識了,算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她把妳託給我。本來呢, 是依著算命仙的說法,把妳養到十八歲後,再讓妳回家去的,說是這樣可以化解掉很多劫數。可是,妳來我們家之後,妳爸媽的生活卻沒有比較好過,還記得前兩年,妳媽媽來看過一次嗎?」呂晨點頭。 「那次,妳爸在工地受了傷,急著要籌一筆醫藥費,偏偏工頭把責任撇得一乾二淨,所以妳媽媽來找我借了三十萬,我也借了,阿姨並不是特別有錢,為了幫這個忙,我們也是到處再找朋友商量。這筆錢,沒有要妳媽媽歸還,我們只希望……希望她對妳改觀,不要再覺得會發生這樣的事,都只是因為妳。」 她是疑惑的,不知道爸爸受傷,為什麼會跟自己有關。呂晨看到阿姨努力想吸一口氣,但眼角卻有一滴眼淚滑了下來。 「最近,妳媽媽有時候會打電話到店裡給我,談的也都是跟錢有關的事。妳爸爸自從那次受傷之後,就不當人家的工人了,他自己在做小包商,接比較小型的工作,可是現在遇到一些周轉上的困難,妳媽媽說……」說到這裡,阿姨終於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呂晨不曉得自己能怎麼辦, 她伸出手來,輕輕拍著阿姨的背。 「她問我,能不能再借八十萬,但是我們哪有這麼多錢?妳二阿姨跟她說沒辦法,所以她就又問我,如果把妳過繼給我們,一百萬,問我們要不要……」阿姨咬著牙,臉上的淚水早已克制不了,她哽咽著,「我們照顧妳、把妳養大,要的不是什麼名分不名分的東西,那個看不見也握不著,計較也沒用。我跟妳阿姨沒有八十萬,當然更沒有一百萬,就算有,也只能用來幫她,不能用來買她的小孩……」胸口急遽起伏,阿姨幾乎連話都說不出來,她大口吸著氣,好不容易才讓自己稍微平復一點,又說:「妳媽媽說,既然我們不肯幫忙,那就不能讓我們再留著妳,明天, 她會帶妳回家。」 「回家?」這句,呂晨終於聽懂了。 那天晚上,當兩位阿姨的情緒終於緩和了些,呂晨被託給哥哥們照顧,她們急忙奔出了門, 再回來時,手中大包小包,全是些日用品或衣服,其中泰半的東西,上頭都印著小呂晨最喜歡的小叮噹卡通圖案,而隔天一早,當二阿姨為她套上前兩天才剛買的新鞋時,呂晨看著擱在椅子上那一大堆行李,心裡依舊茫然不已。 她十五分鐘前,才從兩位阿姨一左一右的身邊醒來,那是她睡了好幾年的床鋪,二阿姨胖胖的,身子又軟又溫暖,最適合冬天依偎;阿姨比較乾瘦,又不分四季只蓋涼被,遇到夏天,她就滾到阿姨這一邊去。 這不就是一個理所當然的家嗎?儘管幼稚園裡有些小朋友會在嬉鬧中提到父母,但她一直秉持阿姨所告訴她的,只要有人問到妳怎麼沒有爸爸媽媽,妳就告訴他們,妳的爸媽很忙,每天都在工作,所以妳才住在阿姨家裡。對小呂晨來說,這絲毫沒有不合理的地方,她也沒因此而感到自己哪裡與眾不同,可是這一切怎麼忽然就要改觀了?在客廳等待母親時,她想起自己還答應過幾位要好的同學,要幫大家都畫一張畫像的,幼稚園的老師說了,只要她願意幫大家畫,每畫一張,要給她一顆糖果,那現在怎麼辦呢? 這問題讓她煩惱起來,只是煩惱的時間沒維持多長,不久之後,母親到來,她一早就從街上的小旅館退房離開,再度登臨呂晨以為的家。她對那大包小包的臨別贈禮不屑一顧,什麼也不肯拿,在兩位阿姨怒目瞪眼卻也無話可說的目光中,母親用力扯下了小呂晨腳下那雙還嶄新的鞋子,丟到了阿姨面前。 她赤著腳,什麼行李都沒有,來不及跟阿姨們說再見,已經被媽媽拉扯著走出門,踩在柏油路上時,她的腳底板感到一陣陣刺痛,幾乎寸步難行,但母親不管,身形矮小,看似瘦骨嶙峋的她,握力卻強韌得讓呂晨無法掙脫,一路來到公車站牌,上車後,呂晨終於哭了出來,她因為腳痛而哭,因為那雙鞋子而哭,更因為忽然遇到這樣的對待而哭,她好想躲回阿姨的懷抱中。然後在公車上,媽媽當著滿車乘客的面,狠狠甩了她一巴掌。 ※那一日的愁別, 原來只是印證了此生再不曾少有的離散。

作者資料

東燁(穹風)

東燁,以前是穹風。 十月廿日生,無論何時都只會回答自己廿八歲。 因罹患天秤座不可癒的選擇障礙症, 才學電機、中文、視傳與行銷, 玩過音樂、開過酒吧、寫過小說跟詩集, 一直想當編輯,卻變成高中國文老師, 如果有所謂的「志願」, 那就只想當「玩家」。 低調是習慣,隨和是個性, 文字的拼湊、旅行的足跡、影像的攝取都是一種書寫, 既然還活著,便相信代表作尚未出現, 現在做的每件事,都只是覺得應該認真活著。 信奉「從心之所行,即是正道」。 以前是穹風,現在是東燁,這是我。 FansPage www.facebook.com/bbxtw/

基本資料

作者:東燁(穹風)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微文學 出版日期:2018-06-05 ISBN:9789571374130 城邦書號:A22023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