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夜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全書系3本75折
  • 讀小說,解放你的想像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延續遊戲《夜光》細膩又震撼人心的故事,添加遊戲中未曾說明細節與後日談。 ★熱銷全球,登上PLAYSTATION《拉比哩比》製作公司「CreSpirit酷思特」最新灰色系文字遊戲改編授權。 ★東津萌米、高捷少女遊戲製作人,遊戲界知名編劇家,夜光遊戲原劇本撰寫者 張恆 親自監修。 ★角色設計與繪製分別為台灣新生代實力派繪師NuDa與.知名人氣繪師空罐王。 ★文化部「年度推薦改編劇本書」推薦作者 川千丈 執筆改編小說。 ★世界最大募資平台Kickstarter近百萬達標。 ★上市獲得玩家廣大好評 Steam好評率96%。 「在這不公平的世界,我們從沒機會選擇。」 甦醒時,江皓辰身處荒廢殘破的房間。 綁縛的手腳、手拿小刀的少女,在在證明被綁架的事實。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種人。」 「妳到底對我有多大的偏見?」 為了生活而死命掙扎的偏激少女; 如機械般過著反覆日常的富裕少年。 背景迥異的兩人,長達數日的監禁, 在一次次的衝突下,碰觸不曾了解的世界、動搖根深蒂固的成見。 種種迷惘與抉擇後,兩人將迎來何種的救贖——

內文試閱

  楔子      曾經,有這麼一個比喻。      說我們存在的世界其實是巨大而精密的機械,以人為齒輪、以法律為卡榫,每個零件都必須對接在適當的位置,否則這座機器無法順利運轉。      然而越是精密,就越脆弱不堪。      哪怕只是一顆螺絲鬆脫、一處環節故障,龐然的機器就會瞬間崩塌,像是被火山灰覆滅的龐貝城,活埋整個世界的生機。      所以必須小心且謹慎地,剔除每一個已經出現問題或即將成為問題的零件,避免因為少數的「瑕疵」,而讓多數的「正常人」陪葬。      ***      冷到連指尖的觸感都變得遲鈍的夜晚,十一點六度的低溫只是這一波大陸冷氣團的前奏。      氣象局已經連續兩日發出寒流警戒,表示本周在平地的氣溫可能下探至八度,請民眾外出時注意保暖,並留意家中長輩或有心臟病病史的患者,防止發生猝死意外。      被稱為首都地標之一的火車站外,以紙箱區隔的空間彷彿增生的黴菌,縮時攝影般出現在這個從上世紀開始就已坐落在此處的建築物周圍。      明明不具備保暖功能的紙箱被折起疊放在靠牆處的地面,讓出不妨礙路人行走的空間似乎是這群人默默遵守的規範,如同在天亮之後,在第一班清潔人員過來驅趕之前,他們便會收起棲身的箱子隱藏到其他人看不見的角落。      直到,下一個夜晚降臨……      身材不算高的少年穿著白色襯衫和咖啡色背心,外面罩著藏青色立領風衣,風衣上還繡著同色系的雙排鈕扣。      以黑色與白色方格交錯,彷彿西洋棋棋盤的火車站大廳地板,或坐或站地佇足了來自不同地方的旅客。      少年踏著幾天前才剛入手的皮鞋,穿過明亮暖和的大廳走進被寒風籠罩的戶外,縮了縮忘記繫上圍巾的脖子,看著蜷曲在右邊牆角已然熟睡男性遊民。      另一邊,在紙箱上鋪了棉被和枕頭的床位,明顯比只能以厚紙板與體溫對抗寒流的其他人,多了幾分能撐到早晨氣溫回暖,能繼續活到明天的希望。      少年看著手機螢幕上撥放關於遊民當街砍人的新聞報導,然後抬起頭看著眼前的景象。      遊民的身旁擺著絕不離身的家當,或許是大包小包的塑膠袋、或許是能輕鬆搬運物品的破舊腳踏車、或許是不知打哪弄來,拉桿已經扭曲變形的行李箱。      指甲裡填滿到死也洗不乾淨的黑垢、裹著紗布的雙腳不但腫脹發黑還飄出腐爛的惡臭、被汗水和污垢糾結的頭髮三百六十五天地沾黏在他們的頭頂、不敢與陌生人交集的眼神,空洞地宛如被鑲入玻璃眼珠的破舊娃娃……      讓人凍到發抖的冷風,依舊被暖和明亮的大廳驅離。      與入夜後更深層的黑暗聯手,折磨只能以紙箱與顫抖的身體充當武器,對抗低溫與恐懼,盼望還能多活一天的遊民。      「……」      手機螢幕上,播放新聞報導的畫面被切換成電影明星的最新八卦,收回的視線就像從來不曾將目光投射在別的地方一樣,繼續朝著既定的路線邁開腳步。      ***      結束補習班的課程準備回家的少年走在習慣經過的巷道,旁邊的建築物依舊立著施工中的告示牌。      「江皓辰?」      突然,陌生的叫喚從少年的背後傳來,正想回頭看個究竟就被從後方伸出的一隻手掩住口鼻,刺鼻的藥水味竄入鼻腔。在一陣的驚恐與掙扎後,少年的四肢逐漸癱軟,意識也隨之陷入黑暗。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種人。」      厭惡的聲音,冷冷看著癱軟在柏油路面的人,說。      第一章 空屋      「這裡是……」      穿著白色襯衫咖啡色背心和藏青色立領風衣的少年,從混雜著煙味與霉味的黑暗中醒來。      看不見東西的恐懼就連是否睜開眼睛也不太確定,直到透過不斷眨眼的動作確認自己已經清醒,逐漸適應黑暗的瞳孔才終於靠著微弱的光線,勉強辨認出自己身處的地方,一間老舊狹小的房間。      「唔——」      側躺在冰冷地板的身體發出難受的抗議,起身想打開房間內的照明,卻發現手腳被什麼東西牢牢綑綁讓他無法動彈。      在受到限制的視線範圍內,少年看見散落在水泥地面不同年份與月份的報紙,以及不知道經過幾手主人才終於來到這裡,種類不一的破舊書籍。      牆壁上,掛著在產品充斥的年代逐漸稀少的日曆,彷彿時空膠囊般停留在中華民國七十八年八月三十號星期五的這天。      提供微弱光源的是一盞大約四十瓦的球形燈泡,藉著這樣的亮度看著被放置燈座的木製桌子上,有一隻在網路上被笑稱即使遭坦克車輾壓也能維持通話功能的N牌手機,與一包以藍色紙盒包裝的香煙。      $綁架!$      恢復正常功能的大腦在收集完所有的資訊後,跳出讓少年渾身發冷的答案。      「終於醒了嗎?小少爺!」      陌生而諷刺的女性聲音,從視線範圍以外的黑暗處響起。      「妳是?」      才剛張口提出疑問就聽見快速衝向自己的腳步聲,接著一股強大的力量重重踢在柔軟的腹部,把他狠狠踢至牆角。      「咳咳咳——」      被外力重擊的肚子,幾乎要將幾個小時前才剛吃進去的食物全部從胃袋裡踢出。喉嚨深處發出的劇烈咳嗽與面對暴力的恐懼,無論哪一個都讓他渾身顫抖說不出任何話來。      「安分點,我這個人沒什麼耐心。」      「——」      身體感受到的劇痛讓少年差點飆出自己知道的所有髒話,但是他很清楚,想要活命就不能跟綁架犯正面衝突。      於是,咬著因為長時間接觸著冰冷的地板而失去正常血色的下嘴脣,忍著因為恐懼而從額頭滲出的冷汗,努力以平靜的眼神直視正在威脅他性命的犯罪者。      「呵,害怕嗎?」      透著微弱光線的老舊房間裡,站著一個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女。      疏於整理的長髮亂糟糟地翹著乾燥的髮尾,過長的瀏海幾乎遮去她大半的視線,蒼白的皮膚不像塗抹厚重粉底的結果,而更像是身體出了什麼狀況,血色不足的蒼白。      少女握著一把鋒利的刀子,將尖銳的前端貼在少年的頸部,然後一點點加重力道,在脖子上拉出一道迅速滲出血珠的傷口。      「別亂動,我可不會對你客氣,知道嗎?」      「知……知道……」      恐懼下的神經變得比平時更加敏感,就連鮮血在側躺的姿勢下沿著脖子滑過的溫熱也能清晰感受。      黑暗的房間彷彿被冰封的雪國透著連骨頭都被刺痛的低溫,這一刻,無論對方提出的要求是合理還是不合理,受到死亡威脅的他也只能乖乖屈從,點頭答應。      「既然在拿到贖金前還得相處一段時間,我就先把話說清楚,江皓辰,你不要想逃跑,也別奢望這附近會有人因為聽見什麼動靜過來救你。還有,沒經過我的允許你不准隨便說話,否則我不介意打斷你幾根骨頭,反正……」      少女冷冷地勾起嘴角,扔下讓對方更加懼怕的一句話。      「人也沒那麼容易死。我的話,聽明白了嗎?」      「明白……明白……」      肯定的答覆透過顫抖的聲音從江皓辰的口中發出,直到銳利的刀鋒從足以致命的頸部離開。少女握著刀柄走向被黑暗隱蔽的牆角,拿出口袋裡的香菸叼在嘴邊,滾動打火機的打火輪竄出金黃色的火焰。      「呼……」      從口腔吐出的白色煙霧,彷彿也從少女的心中帶走了什麼。      建構出房屋空間的牆面,斑駁得看不出原本的油漆顏色,時間,腐朽了這裡的一切,就連這裡的空氣也飄著潮濕的霉味。      「哼,看來你沒住過這種惡劣的地方吧!小少爺?」      少年皺起眉頭,面對第二次用「小少爺」這三個字譏諷自己的綁架犯,無法再閉嘴沉默下去。      「喂!就像妳說的,在拿到贖金之前我們還得相處一段時間,所以妳能不能別用這種口氣酸我?至少喊我的名字,我叫——」      「江皓辰,十八歲,董事長江燁的獨子,平時一個人住在位於中正路二段的公寓。      早上固定在十點鐘出門買早餐,晚上八點則在附近公園跑步,每個禮拜二和禮拜四會去補習班上課,上課時間到晚間九點半,然後走那條最近有工地正在施工的小路抄捷徑回家。」      輕描淡寫的聲音,唸著關於「江皓辰」這個人的家庭背景與生活作息。      直到這一刻少年才終於明白,這並非隨機擄人的綁架案,而是一樁針對「江皓辰」實施的計畫性犯罪。      「為什麼是我?」      大口嚥下蓄積在口腔的唾液,他這輩子沒得罪過什麼人,至少沒有恨他恨到要威脅他生命的人。      那他為什麼這麼倒楣,不但成為綁架案的受害人,還被帶來這個既潮濕又黑暗,還充滿霉味與菸味的廢棄空屋?      「真好笑,我倒想問問,為什麼不是你?」      少女像是聽見最可笑的提問,用手指夾在快要燃燒到末端的香菸從抿緊的嘴角抽離,看著靠坐在牆壁滿臉害怕與疑惑的人,冷笑發出不屑的聲音。      「我不認識妳也沒做過什麼壞事,卻平白無辜被綁到這種鬼地方,這、這不公平!」      「這個世界……」      燃燒到濾嘴的香菸自動熄滅了紅色的亮點,被黑暗籠罩的牆角傳來沒有任何起伏的聲音,隨著飄散在空氣中的煙圈傳進江皓辰的耳裡。      「本來就不公平。」      ——嘲諷的話語,為這起綁架事件,拉開了殘酷的序幕。

作者資料

川千丈

新人賞作家 羽宸寰 跨界新作。 說文解字曰:川者,貫穿流通之水;千者,從十,人聲;丈者,十尺也。若能從一厘為始,十尺為距,引得千人共鳴,終如流通之水讓眾多讀者喜歡。便是以此筆名對自己的期許。 川千丈,在尖端出版社與大家相遇。

張恆

東津萌米、高捷少女遊戲製作人,遊戲界知名編劇家,夜光遊戲原劇本撰寫者

基本資料

作者:川千丈張恆 繪者:空罐王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8-07-11 ISBN:9789571081595 城邦書號:SPB7Z00007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