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星際大戰:最後一擊——韓與藍多的冒險故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20周年慶/城邦全書系三本75折
特別活動
◆限量首刷限定:「勇者的背影」珍藏明信片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就連全銀河系最快的飛船也擺脫不掉過去…… ☆ 《星際大戰》為一九七七年全球最賣座電影。 ☆《星際大戰》排行全美票房收入榜第二名,僅次於《亂世佳人》。 ☆《星際大戰》獲選美國電影協會二十世紀百大電影榜第十五名。 ☆華文地區首次獲得授權,完整翻譯出版《星際大戰》相關電影本傳小說。 ☆星際大戰電影故事年代列表: 一九九九年 首部曲《星際大戰:威脅潛伏》 二○○二年 二部曲《星際大戰:複製人全面進攻》 二○○五年 三部曲《星際大戰:西斯大帝的復仇》 二○一六年 外傳《星際大戰:俠盜一號》 一九七七年 四部曲《星際大戰:曙光乍現》 一九八○年 五部曲《星際大戰:帝國大反擊》 一九八三年 六部曲《星際大戰:絕地大反攻》 二○一五年 七部曲《星際大戰:原力覺醒》 二○一七年 八部曲《星際大戰:最後的絕地武士》 二○一八年 外傳《星際大戰:韓索羅》 ☆ J.J.亞伯拉罕執導《原力覺醒》,全球票房超過二十億美金,目前已成為影史最高票房第三名。 ☆《星際大戰:韓索羅》電影預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eKc-9cEndM 當年,這是全銀河系最危險的祕密——一個擁有強大力量的神祕發送器,發現它的人將獲得難以想像的獎勵。首先是藍多.卡瑞辛,之後是年輕且渴望成功的韓.索羅和副駕駛丘巴卡。千年鷹的擁有者不只一次試圖奪取神祕發送器,但是發送器的製造者,脾氣暴躁的罪犯菲贊.戈爾,可沒興趣分享東西,而且他是最喜歡記仇的類型…… 時至今日,韓.索羅最後一次見到菲贊.戈爾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成功推翻帝國並與奧德朗公主共組家庭後,韓早已忘了那位瘋狂發明家。但在某天深夜,藍多為了逃離菲贊派出的刺客而來到韓的門前。韓若不伸出援手,藍多——連同雲城所有生靈——將被趕盡殺絕。 在一名年輕熱血飛行員、一位伊娃族天才駭客,以及丘巴卡的陪同下,韓和藍多這兩個新共和國中最出名的無賴將再次聯手。他們倆得探索過往回憶——趁戈爾尚未使用神祕裝置重塑銀河系之前阻止他。

目錄

星際大戰傳奇小說年表 首部曲《星際大戰:威脅潛伏》 二部曲《星際大戰:複製人全面進攻》 三部曲《星際大戰:西斯大帝的復仇》 外 傳《星際大戰:最後一擊-韓與藍多的冒險故事》 外 傳《星際大戰:俠盜一號前傳》 外 傳《星際大戰:俠盜一號》 四部曲《星際大戰:曙光乍現》 五部曲《星際大戰:帝國大反擊》 六部曲《星際大戰:絕地大反攻》 七部曲《星際大戰:原力覺醒》 八部曲《星際大戰:最後的絕地武士》

內文試閱

  很久以前,在遙遠的銀河系……      序章 貝斯平,今日      ◇——◇——◆      漸暗天空在雲城周圍無限延伸,諸多雲團在雲城下方的青紫霧靄中起伏翻騰、分分合合,揭露烏格那格勒的斑斕燈火。      編號DRX7的公關機器人不禁發笑。今天是個好日子。卡瑞辛掌門人盛情款待了一群年輕的提列克使節,那群小傢伙也熱衷於學習,甚至好問。當然,魅力十足的卡瑞辛企業新當家也樂意奉陪。這表示他們需要通譯服務,而精通四百多萬種語言的DRX覺得這就是自己身為公關機器人最喜歡的職責。      雲城為何在雲間?一名女孩問道。她身形矮小,睫毛濃密,一雙觸鬚在頭頂美麗地挽起。      如果這麼基本的疑問出自別人口中,掌門人只會翻白眼或譏諷以對。他回答時會露出迷人微笑,兩排皓齒綻放的光芒甚至能中和冷言冷語造成的傷害。事實上,DRX當時就想過掌門人是否會像平時那樣回嘴而惹女孩生氣,如此一來,DRX就得全力啟動外交模式安撫她,他覺得這是自己身為公關機器人最討厭的差事。      「畢娜,」一名女性提列克監護人當時開口,語氣有點嚴厲。「我們在來這兒的航程中學過雲城的歷史,我相信卡瑞辛先生有更重要的事要忙。」      「沒這回事。」卡瑞辛在DRX翻譯完畢前已經用活潑的輕笑聲打岔:「嚴格來說,我其實已經不是這裡的男爵行政官,雖然我還是能住在那棟豪宅裡。」他的笑意加深。「總而言之,還有什麼事比指點咱們這些提列克好友的年輕一輩更重要?」      名為卡莎.巴廷的監護人瞪掌門人一眼,DRX相當確定這個眼神混雜強烈懷疑和少許仰慕。但是卡瑞辛似乎沒注意到這點,只是開始滔滔不絕地描述矮小的烏格那族——雲城最初的建築師們——的勞動與冒險,以及他們和科瑞利亞太空探險家艾克萊希斯.菲格的夥伴關係。卡瑞辛說起自己搞過哪些惡作劇時,小小的提列克女孩兩眼為之一亮。就連雙臂抱胸、嘴角上揚的卡莎.巴廷似乎也聽得津津有味,甚至糾正了DRX的翻譯錯誤。(和大多數的翻譯問題一樣,她指正的部分其實也有不同解讀方式,但DRX決定讓步,沒爭論不休。總之,他喜歡接受挑戰。)      現在,孩子們已被送進寢室入睡,夜空正緩緩降臨貝斯平。DRX身邊只有雲城的輕柔嗡鳴,以及附近的氣體採集設施偶爾發出的嗶鳴和運轉聲。貝斯平的飛翼衛士隨時可能駕駛亮橘色的雙艙雲車經過,確保全城安全。      說起來,他們早該出現。DRX已經在自己最喜歡的這面平臺的欄杆旁站了十四分鐘又二十九秒。現在是九點十三分。      他凝視漸暗天空,上頭毫無動靜,不見任何光點閃爍。      怪了。      DRX心想,也許卡瑞辛主人知道怎麼回事。他透過通訊器聯繫主人,城中的電腦聯絡官羅巴只是簡短回一句:卡瑞辛在忙。有話就跟我說,DRX。      DRX心想,真沒禮貌。他接著要求:檢查貝斯平飛翼衛士的狀況。      然後……毫無回音。時間一分一秒經過,但對方完全沒回話。      真怪。      他轉身望向夜空、雲朵和遠方星辰,然後後退一步,舉起雙臂。一個身披深綠兜帽斗篷的高大人影站在平臺邊緣。      「您好,」DRX開口:「在下是DRX7公關機器人,恭候差遣。」他其實不是真的很想任憑這名陌生人差遣,畢竟這人突然出現,而且似乎根本不在乎基本的互動禮儀,但規矩就是規矩。      「有什麼事是我今晚能為您效勞的?」看對方毫無反應,DRX等待幾秒後詢問。      「的確有。」沙啞嗓音傳來。      陌生人挪動雙手,DRX突然覺得體內所有齒輪、線路和神經隨之緊繃,一種朦朧紅幕覆蓋週遭。接著,一切變得簡單明瞭:他必須殺人。      浩瀚夜空、生機昂然的銀河系,以及雲城的無數嗶鳴和喀啷聲響彼此融合,形成一個強烈需求。卡瑞辛掌門人就住在這座設施的某處,大概睡在私人寢室裡。好極了,DRX暗忖。他的程式深處傳來一個微弱聲音,一個想法,一個絕望哭號,一個字:不。但這個聲音太遙遠,DRX只有一項任務:殺。      他快步前進,幾乎沒注意到幽暗人影緊跟在後。他走進中央幹道的明亮走廊,進入一條只許人員和主管通行的側廊,匆忙走過侍者、士兵和賭場機器人,最後來到通往男爵行政官宮殿的陰暗側門。      「DRX7公關機器人連同一名訪客……」DRX對兩名衛兵說:「求見掌門人。」      兩名衛兵行個禮,讓到一邊,寬型門板滑開。DRX快步走進,匆促穿過狹窄走廊,經過廚房,來到卡瑞辛接見來賓的華麗前廳。      殺。      簡單又尖銳的命令,在他體內持續迴響。      殺。      他會下手,他會的,但他得先接近卡瑞辛,而這階段變得更為困難,因為腦袋光禿的羅巴走出一面隔簾,眉頭緊皺,植於頭部的電子裝置在黑暗中閃爍燈示。      羅巴的表情流露失望和憤怒,DRX明白怎麼回事,而且一道回憶從體內某處浮起:羅巴每次對他露出這種表情,都把他嚇得半死。這道回憶伴隨同樣的模糊呼喊:住手!但還是微弱得毫無效果,尤其因為他現在一頭熱,而平息這種飢渴的唯一解決辦法近在咫尺。      羅巴注意到DRX身後的影子,表情從不悅轉為震驚,隨即提升為震怒。羅巴衝上前,DRX向前揮動一臂,橫掃聯絡官的臉龐,將對方打倒在地。      殺。      但不是殺這人,羅巴不是DRX的目標。DRX快步走向門扉,走向卡瑞辛,走向體內要求殺戮的唯一解決方案。但他停步。羅巴揪住他的腳踝,不打算放手。煩人的生化人。      DRX想再給他一拳時(不!體內的微弱聲音尖叫,不!),槍聲傳來,槍火照亮現場。羅巴往前撲倒,不省人事。神祕人似乎裹於某種黑影,彷彿深色斗篷周圍的空氣變得混濁。他放低一把老舊的帝國爆能槍,遞給DRX。      殺。      爆能槍設定成癱瘓模式,但這就夠了,好歹是個開始。門扉驟然打開,掌門人親自衝來,身上只裹著一條浴巾,但兩手各持一把爆能槍。DRX沒多等候,立即開槍,擊中卡瑞辛的肩膀,接著又開一槍,把他震向牆面。周圍突然被照亮,一道紅光從旁飛過,然後是第二道。      提列克族的卡莎.巴廷也裹著浴巾,咬牙切齒,連番扣動手中的扳機。第三槍擊中DRX,他往後摔倒在地,眼前天旋地轉。      殺,他體內的聲音咆哮,但沒之前那麼響亮,另一個較低沉的聲音變得更清晰:住手!      DRX抬頭,剛好看到提列克族女子被神祕人開槍震倒,神祕人大步向前,走向倒在地上的兩人,發出沙啞又冰冷的咯笑聲。      DRX體內的殺聲已經輕如呢喃,其餘部位都尖叫著「不!」,因為另一聲槍響在夜晚迴響。        第一部 千瑞拉,今日      ◇——◇——◆      「……給莉亞.歐嘉納公主。緊急訊息。給莉亞.歐嘉納公主的緊急訊息。請回答。緊急——」      「啥……」韓.索羅醒來,發現某人的小腳踩在自己臉上,煩人的機器人嗓音在耳邊迴響。「怎麼了?」這隻小腳連在班.索羅的矮小身軀上,這孩子似乎這幾天來第一次呼呼大睡。韓瞪大眼睛。該不會把孩子吵醒吧?      「在下這就接通來自蒙.莫瑟瑪議長的全像通話。」莉亞的公關機器人T2LC嗡嗡說明。      「什麼?千萬別!」韓急忙坐起,盡量別碰到班。他赤裸著上身,頭髮七橫八豎,他猜眼睛八成沾著眼屎。他平時就不想跟蒙.莫瑟瑪談話,更別提現在半裸又亂髮的時候。      「您剛剛回應了『什麼』二字,索羅主人。」T2LC回話。這傢伙站得實在太近,機器人根本不懂得保持距離,尤其是公關機器人。「所以在下——」      「莉亞?」鬼影般的全像藍光照亮客廳,一個嗓音傳來。      班在睡夢中挪動,踹了韓的臉龐一腳。      「噢,」蒙.莫瑟瑪瞇眼看著她那一頭收到的立體影像,天知道她在哪。「抱歉打擾了,索羅將軍。」      「我已經不是將軍。」韓低吼,依然盡量壓低嗓門。      蒙.莫瑟瑪點頭。「我知道。」韓早就覺得這女人有點像女鬼,畢竟她總是一身飄逸長袍,而且眼神茫然,加上現在以半透明藍光型態現身,更增添幾分鬼氣。「我習慣以榮民的軍階稱呼他們,無論他們目前是什麼身分。」      「瞭解。」韓回話。      「莉亞在嗎?」      「我能幫您呼叫她。」T2LC提議時稍微轉身,身上投影機所投射的蒙.莫瑟瑪的影像因此落在班的睡臉上。      「LC!」韓責罵。      班突然睜眼,看到一道亮藍形體在身上舞動,旋即嚎啕大哭。韓無奈地搖頭。說真的,不能怪這孩子;如果換作他自己,醒來時發現被蒙.莫瑟瑪鬼影纏身,也會嚇得哭出來。現在想想,他剛剛真的差點出現這種情緒反應。「噓……來我這兒,大傢伙。」他把雙手伸進兒子腋下,讓班在他懷裡啜泣。班抽鼻子的時候,韓感覺到兒子的小小心臟急促跳動。      「那你為何不一開始就去找她?」韓低聲責罵。      「抱歉,先生。按照在下的既定程式,收到緊急訊息時,我必須立刻通知離我最近的家族成員,這次的情況中就是您——」      「知道了,閉嘴,LC。去找莉亞。」      「遵命,先生。」      「稍等一下,LC。」蒙.莫瑟瑪開口。聽見她的嚴肅語氣,韓挑起一眉。「索羅將軍,能不能容許我多嘴地建議你別對你的機器人這麼不客氣?畢竟他們是全心全意地為了我們的安全和舒適著想——」      「不能。」韓說。      「抱歉?」      「妳問我能不能容許妳多嘴地給我建議,我現在回答妳的疑問。」      「瞭解。」      「妳別以為妳能跑來我家告訴我該如何對待——」      「我根本不在你家,而且我還想說——」      「妳明白我的意思,」韓咬牙道。班的啜泣原本漸漸平息成輕柔呻吟,現在又開始發作。「好極了!真感謝妳,多嘴閣下,妳從一大早就幫了一堆倒忙。」      蒙.莫瑟瑪瞇起兩眼,用力吐口氣,接著對T2LC做個手勢。「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蒙.莫瑟瑪說話時,機器人離去,邊走邊把藍光魅影灑在牆上。      「臉皮真夠厚。」韓咕噥,抱著還在哭泣的班起身離開沙發。「噢。」他感覺下背傳來刺痛。戰鬥留下的老傷,也可能只是老了,又或許兩者皆是。棒透了。房間另一頭的全像螢幕顯示現在是凌晨四點半。他今天要開一大堆無聊會議,一整個星期將為「新共和國飛行員委員會」的就職大會做準備和計畫,韓心不甘情不願地答應掌管該委員會——他到現在還搞不懂自己為何笨得犯下這種錯。韓討厭計畫,也討厭準備,但他最討厭的,甚至超過對帝國的厭惡,就是開會。既然帝國已在兩年多前滅亡,殘存的帝國艦隊就是在班出生的時候於賈庫星上空被轟成灰,「開會」也因此在「韓討厭的東西」名單上躍居第一。      偏偏羽翼漸豐的新共和國就愛開會。      班的啜泣聲再次減弱成嗚咽,最後變成鼾聲。韓輕輕把兒子放在沙發上,然後走向客廳另一頭的流理臺。「媽的,」他穿著襪子的腳接連踩到兒子兩塊賽洛積木的銳角。「靠!」他回頭瞥向沙發,幸好班沒被吵醒。      「咖啡。」韓對廚房機器人BX咕噥。對方做出回應,眼部感光器發出光芒。蒙.莫瑟瑪那副無所不知的口氣在他腦海中迴響:畢竟他們是全心全意地為了我們的安全和舒適著想。「麻煩一下。」他不甘願地補充一句。      「馬上來,索羅主人!在下滿心樂意為您服務。」      BX-778,全新的三級料理機器人,擁有七條機械臂,據說精通一萬五千種不同風格的料理(雖然這點有待證明),而且這傢伙也對工作熱情得過了頭。不同於帝國拿來修理城牆的舊式WED七臂維修機器人,BX-778的七臂之間裝著一顆圓形腦袋。既然他是家庭用機器人,藍多那個卡瑞辛企業的變態天才們——也可能是藍多本人——因此給了BX-778「個性」。算是。      「正在凝固最高級的恩多咖啡豆,」機器人愉悅唧啾,用一條胳臂掀開地板上的活門,用另一臂伸進裡頭,幾秒後挖出一把深棕色豆子。「啊!由獲得豐厚酬勞和人道待遇的伊娃族採自森林衛星東南半島的坎帕蘭山脈懸崖!」      「好啦好啦,小聲點,廢鐵,」韓說:「咱們得想辦法讓那孩子小睡片刻。」      「啊!」BX-778驚呼。      韓揉眼呻吟。      「抱歉,索羅主人,我立刻把音量降低百分之十二。」      「好極了。」      BX-778把豆子倒進第三條胳臂末梢的圓筒。「由全銀河系最頂尖的料理機器人在霍斯尼亞主星的美食匠工廠烘焙。」他停頓片刻,把綻放黃光的大眼對準韓。      「啥?」      「你也是,BX。」機器人邊說邊搖頭。「您這時應該說『全銀河系最頂尖的料理機器人,你也是,BX』。」      「你身上有沒有靜音鈕?」韓的詢問被磨豆機的噪音淹沒。「我叫你小聲點!」      「想煮咖啡,就得先磨豆。」韓相當確定機器人的語氣夾雜一絲挖苦,但假裝沒聽見。「換言之,」機器人接著道:「料理機器人必須先磨豆,才能煮咖啡,索羅主人。」      漢納城的高聳尖塔和圓頂建築上空,深紫天空滲出第一抹晨曦。他能從臥室聽見莉亞和蒙.莫瑟瑪模糊而急促的談話聲,她們倆正在討論撼動參議會的某個新災難。韓嘆氣。今天的一長串會議和文書工作如厲鬼般侵擾他的心靈。莉亞怎麼有辦法忍受?他的妻子似乎天生就能應付乏味又討厭的政治。沒錯,她常常半夜對韓發牢騷,抱怨參議會的複雜陰謀和星際糾紛,但她不管再怎麼沮喪,這種差事的刺激感似乎就是能讓她朝氣蓬勃。她熟悉政治這個世界,而且跟它密不可分。      相較之下,韓想看完一整段無腦的官僚術語都有難度。他試過消化這種話題,尤其在莉亞開口的時候,但心思總是無可避免地飛向太空,想著飛船即將進入超空間時震動愈加激烈,想著無憂無慮地掠過諸星之間的興奮感。在身為反抗軍的那些興奮又刺激的日子,一切似乎都簡單許多。當然,那些日子其實一點也不簡單——折磨和死亡無所不在,而且每個人都因為身陷看似永無止境的戰爭而身心俱疲。但當時的目標明確,他有個必須閃避並摧毀的明確敵人,有個使命感,而且隨之而來的是身為地下人員所擁有的危險又自由的人生。      至於現在……韓瞥向睡在沙發上的嬌小身軀。兒子出世時,似乎為他照亮了全世界,在無數死亡和毀滅之中的一個簡單、幾乎不可能存在的一小塊希望。但那些年的戰爭結束後,韓依然為戰鬥做準備,而照顧一個脆弱的新生命就意味著一種全新的脆弱感。莉亞一再證明了她能照顧自己,甚至多次救了韓的命,韓也終於不再成天擔心她。現在,他在這個世界上有個又小又愛亂動的延伸體,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應付。      流理臺另一頭冒出蒸汽。「一杯熱騰騰的美味咖啡,採自恩多,烘焙於霍斯尼亞,煮於千瑞拉,索羅主人。」BX-778宣布,又回到正常音量。「聽懂了嗎?因為是我在這兒煮的!」機器人把瓷杯放在流理臺上,舉起七臂,發出隆隆笑聲。「在千瑞拉!」      一段距離外的班又開始嚎啕大哭。      「BX!」韓罵道:「我剛剛跟你說過……」他嘆口氣,揉揉臉,走向沙發。罵機器人有什麼用?「我要送你去改造個性、清除記憶體。」      「老天,」BX-778嗓音顫抖。「您今天似乎特別暴躁,索羅主人。」      「韓。」莉亞衝進房裡,雙手抓著棕色長髮。      「啥?」      「我需要用客廳,親愛的。我得用全像星圖,臥房裡的投影機就是不夠大。」      「不夠大?妳究竟——」      莉亞瞪他一眼,無須開口就能用這種眼神讓他住嘴。韓舉起雙手。「知道了,公主。」      「韓。」莉亞警告。      房裡又綻放藍光。「如果我們三角定位出座標,應該就能……噢!」蒙.莫瑟瑪的閃爍影像先進入房裡,T2LC幾秒後才滑行現身。「再次打擾了,索羅將軍。」      「韓,」莉亞說:「能不能麻煩你穿件衣服?」      「歐嘉納議員要不要來杯咖啡?」BX-778愉悅道。      「當然。」說完,莉亞換上溫柔軟語,朝沙發上仍哭個不停的幼兒張開懷抱。「我的寶貝兒子怎麼啦?」她把他抱進懷裡時稍微呻吟一聲。「噢,他的體重增加得真快。媽咪秀秀喔,小傢伙,別哭了。」她輕輕來回搖晃他,長髮辮如頂篷般垂於他身旁。她瞪韓一眼。「你餵他沒有?」      韓挑起雙眉。「餵他?我……我們倆原本睡得既香又甜,直到這位尊貴的議長決定——」      「正在凝固最高級的恩多咖啡豆。」BX-778宣布。      「唉,又來了。」韓呻吟。      夾雜光影的銀河系星圖在牆上旋轉時,莉亞把班遞給他。「拜託你帶他進臥室?我們晚點再討論。我和蒙現在得處理一些事。」      全像星圖各處快速閃爍著紅黃雙色光點,韓認出那些是會合中的新共和國艦隊。「妳在調動軍隊?」      「韓,」莉亞說:「快去。」      「好啦好啦!」他把班扛到肩上,走向臥室。      「還有拜託你穿件衣服!」莉亞在BX頌揚伊娃族咖啡豆農夫時喊道。      *      平靜。      韓深吸一口氣。經歷這一番混亂,他把咖啡忘在客廳。他坐在床上,調整懷裡的班的姿勢。無論咖啡多麼誘人,他打死也不出去,加上這間臥室這麼舒服。莉亞昨晚就熬了夜,為了處理有關雅汶四號衛星作物產量的無聊統計分析。韓自願照顧班,不讓兒子煩她,其中一個原因也是為了讓自己逃離農業的相關話題——願原力保佑。他打開全像電視,盯著一個名為《莫瑞與菲茲》的卡通,結果不知不覺就過了凌晨四點,直到議長的立體影像在客廳出現。      他躺下時心想,在準備出門前應該還可以再小睡片刻。小班睡眼惺忪地抬起頭,用黑眸打量他。韓搞不懂一個兩歲的孩子的眼神怎麼會如此滄桑,彷彿班等了一千年,就為了來到歷史上的這一刻。      班.索羅把下巴靠在韓的肩上,眼睛慢慢閉上。      韓搖頭微笑。他居然想著命運和宿命,這點越來越像路克。      這個想法令他微笑,但也感到不安。在這些混亂思緒圍繞下,睡意再次悄悄浮現,他所在的臥室、門外的聲響、外頭早起的鳥兒唧啾、新的一天的晨曦,全都融解成舒適的朦朧……      ……直到一陣匆促敲擊聲粗魯地驚醒韓。      「怎麼?」他輕輕推開班,心跳急促。      砰砰砰!      露臺。聲音來自露臺門。韓抱起班,避開落地窗,輕輕把兒子放在離窗戶最遠的地毯上,接著走到床頭櫃旁,拉開抽屜,取出爆能槍,打開保險,來到落地窗前。      砰砰砰!      他站在角落,一手放在門把上,一手輕觸扳機,回頭瞥向班,確認孩子還在睡覺。韓只想踹開窗戶,釋放連串彈幕,但這不是辦法,而且如果來者不善,任何魯莽舉動只會害死自己和兒子。      他緩慢又平穩地轉頭查看露臺監視器的小螢幕,立即渾身放鬆。他拉開門,露出咧嘴笑容。藍多.卡瑞辛站在清晨的紫霧下,和平時一樣盛裝打扮,筆挺的襯衫、短披風、閃亮的靴子,臉上的山羊鬍修剪整齊。      「居然是你……」韓剛張嘴就啞口無言。藍多跟平時不一樣,臉上沒出現那副燦爛的無賴笑容,而是滿臉怒火。      「怎麼了,老夥伴?你為啥——?」      韓沒能說完,因為藍多稍微往後仰,握緊拳頭,接著似乎使盡全身力氣揮拳。果不其然,這一拳打在韓的臉上,他震驚地呻吟一聲,踉蹌後退,眼前發黑時心想:這八成是我活該。

作者資料

丹尼爾.荷西.奧爾德(DANIEL JOSÉ OLDER)

《紐約時報》暢銷作者,所著作的青少年讀物包括《The Shadowshaper Cypher》系列、《The Bone Street Rumba》都市奇幻系列,以及適合初中讀者的歷史奇幻小說《Dactyl Hill Squad》。 他曾贏得國際拉丁美洲書獎,並獲得柯克斯書獎、創神奇幻文學獎、軌跡獎,安德烈‧諾頓文學獎和世界奇幻獎提名。《Shadowshaper》被君子雜誌提名為《人人都該一讀的八十本書》之一。 您可以在danieljoseolder.netu、YouTube和@djolder(推特)上閱讀奧爾德對寫作的感想、他在紐約擔任輔助醫護人員的十年的回憶錄,以及他的音樂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丹尼爾.荷西.奧爾德(DANIEL JOSÉ OLDER)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8-05-18 ISBN:9789571081076 城邦書號:SPB7D000075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42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