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星辰的繼承者3:巨人之星(詹姆士.霍根生涯代表作「巨人三部曲」完結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繼承者是誰?》新書延伸展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巨人星設定海報。 AMAZON與GoodReads讀者★★★★評價 純正的科幻小說,亞瑟.克拉克得讓點位子出來了!/艾西莫夫 與未知世界的相遇,卻帶來了更多秘密。 我們已經知道我們從哪裡來,那我們將往何處去? 橫跨兩千五百萬年的謎團,即將解開! 【故事簡介】 「根據最近幾週對話的內容,我們很肯定不是那回事。」柯威爾神情凝重地看著杭特,「所以他們不曾跟先前待過地球的甘尼米人通話,卻知道我們的通訊碼和語言。你有什麼看法?」杭特環顧左右,發現其他人都一臉期待地看著他,於是他靜心思考。 幾秒後,他的雙眼緩緩瞪大,嘴巴也因難以置信打開,「老——天!」他輕輕吐出這兩個字。 「沒錯。」諾曼.佩西說,「整個地球一定受到某種監視……而且已經很久了。」 夏皮耶朗號依靠微弱的根據離開了太陽系,前往可能是同胞移居地點的巨人星,卻忽然落入時空的扭曲,困在時空的夾縫中無計可施。 另一方面,為了幫助甘尼米人儘快和同胞聯絡上,人類朝著巨人星送出了夏皮耶朗號和人類接觸的所有情報。沒想到居然在短暫的時間內收到了回應,人類訝異地發現回應內容居然是按照地球的通訊規則發送,而且還是以英文寫成的;顯然從很久以前開始地球就遭到某種監視。 然而,隨著人類和巨人星的交流日益深入,卻發現巨人星對於人類抱有強烈的不信任;而代表人類與巨人星交涉的聯合國反應也非常遲鈍,導致巨人星對於人類愈加懷疑。人類和巨人星的隔閡日漸加深的同時,以杭特為首的聯合國太空部一行人發現有不明勢力介入雙方之間…… 這個神秘的第三勢力究竟是什麼來歷? 落難的夏皮耶朗號又能否抵達巨人星? 在知道自己從哪裡來之後, 人類是否真的能真正離開太陽系,踏足銀河?

內文試閱

  從連結太空部載人與非載人太空飛行器與太陽系所有軌道與表面基地的通訊網,到設於休士頓等地的工程與研究機構,整個航空通訊處的大小活動都由柯威爾位於總部大樓頂樓的辦公室負責啟動。這間辦公室空間寬敞、裝潢豪華,有一面牆整個都是玻璃,俯瞰城市中其他較低矮的摩天樓,以及遙遠下方如螞蟻殖民地般的徒步區。柯威爾那張流線型大辦公桌位於窗邊的角落,對面的牆幾乎完全被一格格的顯示器占滿,讓這辦公室看起來反而還多像控制室一些。剩餘的牆面上展示著彩色照片,主角是太空部近幾年來幾個較有看頭的任務,包含設計於加州的七英里長光子驅動恆星探測器,以及建構在寧靜海的二十英里長電磁彈射器,功能是將月球製造的結構組件拋擲上軌道以組裝為太空船。   祕書帶著杭特從外辦公室走進來時,柯威爾正坐在辦公桌後,另外兩個人和琳一起坐在辦公桌前丁字相交的另外一張桌子旁。其中一人是一名年近四十的女性,身穿高領海軍藍洋裝,隱約可看出她的身材結實,體態保持良好;洋裝外是一件白色與深藍色方格的寬領外套。她的頭髮經過精心打理,像是垂在肩頭的凍結赭色海洋;她只上了淡妝,看起來清爽有自信,散發自然的吸引力。她的坐姿筆挺,似乎相當沉著自制。杭特覺得自己應該先前在哪裡見過她。   她的同伴是一位男性,身穿俐落的三件式炭色西裝、白襯衫,搭配兩種灰色調的領帶。他沒有蓄鬍,外觀給人一種精力充沛的感覺;烏黑的短髮像大學生一樣梳平,看起來警覺性很高、心思靈敏。   琳坐在兩位訪客對面,匆匆對杭特一笑。她換上幹練的淡橘色滾邊兩件式套裝,頭髮高高紮起,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滾過床」。   「維特。」柯威爾用他那粗啞的中低音叫喚。「來見見國務院的凱倫.海勒(Karen Heller),還有諾曼.佩西(Norman Pacey),總統的國際關係顧問。」他接著指向杭特的方向。「這是維特.杭特博士。我們派他到木星調查某個絕種外星種族的遺跡,結果他帶回一整船活生生的外星人。」   他們客套地打了招呼。媒體大肆報導過杭特的輝煌事蹟,兩位訪客都已有一定的認識。其實杭特曾經非常短暫地會見凱倫.海勒,那是在六個月前,幾名甘尼米人受邀到蘇黎世。當然了!她當時不就是派任法國的美國大使嗎?沒錯。她現在則是美國在聯合國的代表。結果諾曼.佩西也見過甘尼米人——在華盛頓——只是那一次杭特不在場。   杭特在桌角旁的空椅坐下,靠著桌子的長邊,面對柯威爾的辦公桌。他看著柯威爾那頭金屬絲般修剪得極短的灰髮,柯威爾則皺眉低頭瞪著自己的雙手看了幾秒,手指敲打著桌面。接著他揚起嶙峋、眉頭深鎖的的臉,直勾勾看著杭特,而杭特太了解他了,知道不用期待什麼開場白。「之前發生了一件事,我原本想早點告訴你的。我們大概在三週前又開始接收到來自巨人星的訊息。」   如果說有誰早該知道事態會如此發展,應該就是杭特了。儘管如此,他還是太過震驚,一時無暇感到疑惑。夏皮耶朗離開時,從月球的布魯諾隕石坑發送出去的第一則訊息就收到過那麼一次回應,然後幾個月過去了,他不禁開始懷疑整件事其實只是一場惡作劇——某個可存取太空部通訊網的傢伙用某種方法從某個位於正確方向的太空部裝置回傳了一則訊息。因為有一個先進的外星文明存在,他已經很能夠接受新事物、認為什麼事都有可能;不過考量訊息回傳只花了十四個小時,惡作劇似乎是最有可能的解釋。如果柯威爾說的是真的,這解釋就變得再胡扯不過。   「你確定那些訊息都是真的嗎?」他從剛開始的震驚中恢復後懷疑地問。「會不會是某個怪胎的變態完笑?」   柯威爾搖頭。「我們手上有更多資料了,可以利用干涉儀準確定位出來源。源頭比冥王星還遠許多,而太空部沒有任何裝置或基地在那附近。此外,我們檢查過流經每一個裝置的所有通訊,都是乾淨的。這些訊息貨真價實。」   杭特揚起眉,長長嘆出一口氣。好,所以他是錯的。他的視線從柯威爾身上移到堆在前方桌子中央的筆記與報告。跟來自月背的原始訊息一樣,巨人星的回信也是以甘尼米德古語以及與夏皮耶朗同期的通訊碼寫就。太空船離開後,樓下語言學部門的主任唐.麥德森(Don Maddson)將回信翻譯為英文;甘尼米人待在地球時,麥德森研究過他們。回信雖短,研究起來可煞費苦心。說到要處理柯威爾口中這些新近訊息,杭特認為麥德森是不二人選。杭特通常沒什麼時間應付繁文縟節,但如果麥德森和這件事有關,他絕對也會知道才對。「所以是誰負責翻譯?」他懷疑地問。「語言學家?」   「沒有必要。」琳簡單扼要地回答。「收到時就是標準資料通訊碼了,訊息是以英文寫的。」   杭特倒向椅背,瞠目結舌。諷刺的是,這代表那些訊息絕對不是惡作劇;哪個頭腦正常的人會用英文偽造來自外星人的訊息?然後他突然想通了。「當然了!」他大喊。「他們一定用某種方法攔截了夏皮耶朗。嗯,真是個好——」他看到柯威爾在搖頭,驚訝地停了下來。   「根據最近幾週對話的內容,我們很肯定並不是那回事。」柯威爾凝重地看著杭特。「所以他們不曾跟先前待過地球的甘尼米人通話,卻知道我們的通訊碼和語言。你有什麼看法?」   杭特環顧左右,發現其他人都一臉期待地看著他。於是他靜心思考。幾秒後,他的雙眼緩緩瞪大,嘴巴也因難以置信而打開來。「老——天!」他輕輕吐出這兩個字。   「沒錯。」諾曼.佩西說。「整個地球一定受到某種監視……而且已經很久了。」杭特太過震驚了,一時說不出話來。怪不得整件事被藏得密不通風。   「送到布魯諾坑的第一則新訊息證實了這個推論。」柯威爾接著說。「訊息明確提到,這次的接觸不得透過雷射、通訊衛星、資料鏈或任何電子媒介的通訊。布魯諾坑接收到訊息的科學家遵照指示,從月球派了快遞把消息傳遞給我,我再用同樣的方式透過航空通訊處傳到太空部,並要布魯諾坑的傢伙繼續在原地處理相關事務,直到有人跟他們聯絡。」   「也就是說,至少有部分的監視是藏在我們的通訊網路中。」佩西說。「而無論傳送消息的是誰,也無論監視的是誰,都是兩群不同的……『人』,或其他東西。跟我們通訊的那一方不希望被另外一方知道。」杭特點頭,他大概也自己想出來了。   「接下來換凱倫接手。」柯威爾朝凱倫的方向點點頭。   凱倫.海勒往前靠,手肘靠在桌子的邊緣。「布魯諾坑的科學家很快就確定跟他們聯絡的是從米涅娃遷走的甘尼米人後裔。」她說話時很注重抑揚頓挫,因此聽起來一點也不費力。「他們居住的行星叫做瑟瑞安(Thurien),位於巨人星的行星系統內;他們似乎都簡稱巨人星為『巨星』(Gistar)。在這過程中,華盛頓的太空部總部將相關事務移交聯合國。」她停下來看著杭特,不過杭特這時還沒有疑問,於是她接著說:「隨後組成了一個直接隸屬於祕書長的特別小組以討論這個議題,他們最後的結論是,這樣的接觸是最重要的政治與外交事務。他們決定由安理會永久會員國推派代表,後續往來都必須由這個小代表團暗中處理。為了保守祕密,暫時不得透露消息給外人,也不可以讓外人涉入。」   「決策傳到我這裡時,我也只能壓住消息。」柯威爾打岔,他看著杭特。「所以我先前才沒辦法透漏任何消息給你。」杭特點頭。現在都解釋清楚了,至少就這點而言他有感覺好一些些。   不過距離完全開心還遠得很。聽起來就像是傳統官僚大驚小怪。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當然是小心駛得萬年船,但這種超級祕密主義也太誇張了。一想到聯合國隱瞞所有人,只讓幾個選出來的人知道,而且這些人可能對於應對甘尼米人根本所知甚少,不禁讓人滿腹怒火。   「他們不想讓其他任何人加入?」杭特懷疑地問。「連一兩個科學家——懂甘尼米人的人也不要?」   「尤其不要科學家。」柯威爾沒有主動提供更多解釋。整件事愈來愈荒謬了。   「身為安理會的永久成員,美國接到來自聯合國高層的通知,也承擔了必須派任代表的一定壓力。」海勒接著說。「諾曼和我被交派這項任務,接下來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待在布魯諾坑,參與後續與瑟瑞安的訊息往來。」   「你是說,所有工作都在布魯諾坑做?」   「是的。嚴格遵守所有相關通訊禁用電子媒介的要求。上面那些知道什麼事正在發生的人都身家清白、值得信賴。」   「了解。」杭特靠向椅背,雙臂撐在面前的桌上。眼前有一個謎團,還有一些令人不安的因素,不過說到現在,還是沒有解釋海勒和佩西到休士頓的目的。「所以進展如何?都跟瑟瑞安聊了些什麼?」   海勒的頭朝靠在她肘邊的附鎖文件夾點了點。「進出的全部訊息謄本都在這裡。葛瑞格有一份完整的副本。既然顯然你從現在開始也涉入了,你很快就可以自己讀。總之,瑟瑞安的第一則訊息問起夏皮耶朗——它的狀況、乘客是否得到妥善照顧、他們在地球的經驗,諸如此類。無論送出消息的是誰,似乎都相當關切……彷彿出於某種原因認為我們是種威脅。」海勒發現杭特開始露出無法理解的神色,遂停了下來。   「你的意思是,在我們從月背傳送出第一則訊息之前,他們對夏皮耶朗一無所知?」杭特問。   「看來確實如此。」海勒回道。   杭特思考了片刻。「複習一下:無論他們到底是誰,監視的人和傳送訊息的人彼此間沒有對話。」   「沒錯。」佩西一面點頭一面附和。「如果監視的人能夠進入我們的通訊網,夏皮耶朗在地球期間,他們不太可能不知情。有太多相關頭條了。」   「怪事還不只這一件。」海勒接著說。「我們接觸的瑟瑞安人對地球近代史的認識似乎徹底背離現實。他們認為我們準備開打第三次世界大戰,而且這次是行星規模,軌道上滿是炸彈,月球上的放射性與粒子束武器朝地表虎視眈眈……應有盡有。」   杭特愈聽愈困惑。他現在了解為什麼看起來瑟瑞安人不太像有攔截到夏皮耶朗——至少正在跟地球對話的瑟瑞安人沒攔截到,否則船上的甘尼米人立刻可以澄清這種誤會。但就算對話的瑟瑞安人沒攔截到夏皮耶朗,他們對地球卻仍有既定印象,而這種印象只可能來自監視的瑟瑞安人。他們得到的印象是錯誤的。因此,要嘛是監視的效果不彰,要嘛就是監視的人扭曲了傳遞出去的狀況。但如果送到地球的訊息是以英文編寫,又表示監視的效果一定很好才對。也就是說,傳遞地球狀況的瑟瑞安人並沒有如實傳遞。   不過這也沒什麼道理。甘尼米人不玩權謀遊戲,也不會蓄意欺騙彼此。他們的心智不是那樣運作的;他們太理性了……除非現在瑟瑞安的甘尼米人已在二千五百萬年來大幅改變,變得迥異於夏皮耶朗號上的祖先。有可能。時間那麼長,確實可能出現很多變化。他判定他現在沒辦法得到明確的結論,便把相關資訊放在心上,之後再拿出來分析。   「好的,聽起來確實很怪。」杭特思考完剛剛那些後也同意事有蹊蹺。「他們現在一定一頭霧水。」   「沒錯。」柯威爾說,「他們之所以接續這場對話,是因為他們想親自來地球——我猜是想從混亂中理出頭緒。他們一直在試著說服聯合國的人安排這趟拜訪。」   「祕密進行。」佩西回應杭特疑惑的表情。「不能公開露面,或任何類似活動。總結起來,他們看似想暗中調查,不被監視的那夥人知道。」   杭特點頭。這個打算很合理。然而佩西的語調暗示著事態發展並非那麼平順。「所以問題在哪?」杭特抬眼看著佩西與海勒。   「問題在於從聯合國高層傳下來的方針。」海勒回道。「簡而言之,他們害怕將地球對領先我們數百萬年的文明開放所隱含的意義……我們的文化或許會被連根拔除;我們的文明會分崩離析;我們會被我們還沒準備好要理解的科技淹沒……諸如此類。」   「太可笑了!」杭特提出異議。「他們又沒說他們想接管地球。他們只是想來這裡、來對談。」他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好,我同意我們得慢慢來,多用點警覺心與常識,但你們剛剛說的聽起來更像恐慌症發作。」   「的確。」海勒說,「聯合國失去理智了——沒有其他形容詞。而月背代表團一思不苟地貫徹高層的方針,用像是怠工、能拖就拖的方式執行。」她朝早先示意的那個資料夾揮了揮手。「你看了就知道。他們的回應既拖沓又含糊,對於修正瑟瑞安人的錯誤印象一點幫助也沒有。諾曼和我試圖反抗,但寡不敵眾。」   杭特挫敗地環顧左右,這時他對上琳的視線。她回給杭特一個隱約的微笑,幾不可察地聳了聳肩,藉此告訴杭特她知道他的感覺。杭特還記得,收到第一則意外回音後,聯合國內部有一個派系一直為了同樣理由而強力反對月背繼續發送訊息,不過不敵全世界科學社群震耳欲聾的呼求。看來同一個派系再度活躍了起來。   「最糟的部分在於我們推測出的可能幕後主使。」海勒接著說。「國務院給我們的指示是在情況許可的程度下盡快平穩堆動地球與瑟瑞安之間通訊的廣度,同時間適當地維護國家利益。國務院不全然贊同排除外人的方針,但因為聯合國的協定,也只能遵行。換言之,美國到目前為止一直都試著透明公開,但遭到反對。」   「這情況我懂。」杭特在她停下來時接口。「但那只表示你們受夠了牛步進展。聽起來應該還有內情。」   「確實有。」海勒證實杭特的想法。「蘇聯也有一位代表——一名叫作索柏斯欽(Sobroskin)的男性。有鑑於世界情勢——我們和蘇聯到處為南大西洋核融合交易、非洲工業訓練特許權、科學援助計畫等而競爭,任一方只要能觸及甘尼米德的知識,都將獲得極大的優勢。因此可以預期蘇聯就跟我們一樣,急於在這該死的代表團裡注入生氣。然而他們並沒有。索柏斯欽遵守聯合國官方針,一點牢騷也沒有。事實上,他花了大半時間提出各種阻礙,進一步拖慢速度。現在事實都攤在你眼前了,你覺得背後的含義是什麼?」   杭特思考了一會兒,接著聳聳肩,兩手一攤。「我不知道。」他老實不客氣地說。「我不是政治動物。你告訴我吧。」   「有可能代表蘇聯計畫建立單獨的溝通管道,談妥讓瑟瑞安人降落在西伯利亞之類的,藉此獲得專屬權利。」佩西答道。「這樣的話,聯合國的政策就正中他們下懷。如果官方頻道持續不通暢,而美國繼續公開透明,而且只透過官方頻道溝通,猜猜滿載而歸的會是誰。如果有少數特定政府的幾個領袖暗中得知蘇聯取得了許多我們所不知的技術,想想看勢力平衡會出現多大的變動。看出來了嗎——完全符合索柏斯欽的舉動。」   「更糟糕的是,聯合國的方針根本為他們開了方便大門。」海勒補充。「有可能代表蘇聯掌握連我們都不知道的門道,能夠操控聯合國高層,並在圈子內發揮影響力。如果是這樣,對美國來說就確實是會牽動全球布局的大事了。」   線索確實開始串聯,杭特暗自承認。蘇聯可以輕易在西伯利亞設立另外一個長程通訊設備,高高在軌道上,或許就在月球附近。無論是什麼在太陽系的邊緣外攔截了月背的訊號,他們都可以建立起自己的連線。回音來到地球時,波段多半會相當廣,也就是所有人都會收到、也會知道有聯合國之外的某人或某國在搞鬼。但若回音是預編過的密碼,就沒人能夠解讀,也無法判斷訊息的收件人是誰。蘇聯可能會遭受指控,但他們一定會強烈否認……無論誰出手,能做的大概就是這樣。   他覺得他懂為什麼自己會被拉進這樁事裡了。海勒先前說美國「到目前為止」一直試著公開透明時漏了餡。保險起見,國務院已經決定也建立自己的單獨頻道;不能太簡陋,在地球數十萬英里範圍內都不能被偵測到。所以他們會派海勒和佩西去找誰?除了這個人之外,還有誰對甘尼米人與甘尼米德科技知之甚詳,而且也是在甘尼米德迎接他們的第一批人之中?   不僅如此——杭特在甘尼米德待過很長一段時間;參與木四和木五任務時,和許多太空部人員都有不錯的交情。木星遠在地球不可及之處,也就是說,地球附近不會有任何接收器察覺到從太陽系邊緣射向木星的訊號,無論這訊息是否明顯偏向。此外,當然了,木四和木五指揮艦和地球間有永久的雷射頻道連結……這剛好在柯威爾和航空通訊部掌控下。他決定這不可能完全只是一個巧合。   杭特抬頭定定看了柯威爾幾秒,接著轉頭注視著來自華盛頓的兩個人。「你們想要牽一條經過木星連到巨星的私人線路,透過這個線路安排瑟瑞安人降落在這裡,省去所有麻煩,在蘇聯有機會動手前搶先一步。」他告訴他們。「而你們想知道我能不能想出一套說詞,告訴木星上的人我們想要他們做什麼,又不冒險讓可能在監視雷射連線的瑟瑞安人察覺。對吧?」他轉回頭看著柯威爾,頭歪向一邊。「葛瑞格,請給分。」   海勒和佩西看了看彼此,顯然對杭特的能力印象深刻。   「滿分。」柯威爾說。   「九分。」海勒說。杭特疑惑地看著她。她的表情有一絲笑意。「如果你能想出辦法,後續的工作我們會需要用上所有我們要得到的資源。」她解釋。「聯合國或許決定試著不依靠他們的甘尼米德專家,自己想辦法解決;美國可不。」   「換言之,歡迎加入。」諾曼.佩西替海勒把話說完。

作者資料

詹姆士.霍根(James P. Hoga)

英國科幻小說家。 1977年以《星辰的繼承者》出道。擅長以細膩的科學設定,創造出充滿想像力的同時卻又帶著真實感的科幻小說。 以《星辰的繼承者》為首的「巨人系列」(The Giants Novels)為其代表作,講述了跨越數萬年的時光,波瀾壯闊的人類創世的故事。 這個系列曾由日本科幻漫畫大師星野之宣在2011年到2012年之間改編為漫畫。 相關著作:《星辰的繼承者2:甘尼米德的溫柔巨人》《星辰的繼承者》《星辰的繼承者(首刷限定宇宙夾鍊袋)》

基本資料

作者:詹姆士.霍根(James P. Hoga) 譯者:歸也光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h+w 出版日期:2018-05-03 ISBN:9789869615440 城邦書號:1UW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