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

  • 作者:村山早紀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8-04-26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28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70元
本書適用活動
獨步五月選讀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你是否想過一本書在抵達你身邊前, 經歷過多少超乎想像的奇蹟之旅呢? 而你,願意成為這趟旅程的終點嗎? ★獻給在生活中疲累憂傷的人們,一則溫柔動人的療傷物語 ★實現奇蹟的力量,原來藏在我們心中「遺憾」的深處 ★2017本屋大獎候補遺珠,故事靈感源自日本真實書店店員! ★日本讀者含淚推薦:這是屬於這個時代的書店物語! 書的溫度不止來自觸摸得到的書頁, 更來自愛書人們一次次的祈禱—— 希望這個故事被更多人讀到, 希望這本書前往你們的家中, 希望這個故事深深留在你們的心中。 「你可以讓這家書店起死回生嗎?」 被逐出職場、愛書成癡的書店青年, 遇上了招募書店店長的重病老人。 這次,青年不只要讓落伍老書店重生, 還要挑戰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有第二次回到書店的機會,他不只要重振書店, 還要找回沒好好珍惜的寶物。 重要的朋友、沒能珍惜的家人、自己容身之處, 或是深愛卻沒機會引發熱潮、傳達給未來人們的故事…… 他要將胸中寧靜的愛意化作海浪,衝向日本每個角落。 【故事介紹】 「櫻風堂書店不再適合這個時代了,但我不想放棄。  我想將書店和客人交給你,你可以讓它起死回生嗎?」 月原一整是個愛書成癡的書店青年,他很擅長從乏人問津的舊書裡挖出不為人知的寶藏,卻不曾好好留意過身邊重要的夥伴。當他因故離開工作十年的書店時,才驚覺自己孤單一人。自己為何沒好好守住「銀河堂書店」這個容身之處?連想讓《四月的魚》這本新書熱賣的熾熱心願,都成一場空。 沒想到,一名住在偏遠鄉鎮的老人找上月原,將老書店「櫻風堂書店」託付給他。接下了讓書店重生的任務,月原費盡心思地為客人找到在架上等待他們已久的書,也再度擁有賣《四月的魚》的契機。 儘管身處異地,只要在同一片天空下、為同一本書奮戰,就有機會相聚。在月原離開後,後悔沒與他交心的前書店同事們,是否能靠《四月的魚》這個美麗故事與他聚首,彌補彼此的遺憾?又需要多少個奇蹟,才能讓觸動他們心弦的書大賣?這份寧靜的愛意,最後可否化作奇蹟之浪,衝向這趟旅程的終點——每一位讀者的心中? 書店店員的心就像黑暗時代中一盞盞的燈火,當同時因對故事的愛而亮起時,便會產生無與倫比的奇蹟,那是發生在書店的奇蹟,也是人生中的奇蹟…… 【作者村山早紀獻給讀者的話】 我想,現實中可能很難有一本書可以像這樣熱銷吧? 但在書寫時,我沒假設過「絕不可能發生的事」』, 我想在世上某間書店,一定出現過如同故事般的奇蹟, 或者,未來即將發生。 【關於日本文庫X的覆面書傳說:本書主角的祕密】 日臺一樣,實體書店紛紛關門,而每一本新書推出時,都因為爆炸的新書出版量而不易被讀者察覺,快速淹沒在下一波新書到來,變成乏人問津的舊書,一本書生命週期無比短暫,完全沒機會再被讀者發現。痛感這樣的現實,日本一位年輕書店店員,想出獨特的行銷手段——「文庫X計畫」。 他真摯自製手寫的推薦文封套,包覆原書,遮住書名和簡介,不止讓讀者產生好奇心,也讓讀者受推薦文影響。不止帶動任職書店的單書銷售,甚至席捲全日本,引發各地書店奇蹟一般的銷售熱潮。這本書的真面目其實是出版一段時間的舊書,但店員運用智慧和愛情重新帶動全日本舊書銷售潮,堪稱出版傳奇。本書《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主角月原一整的人物靈感即來自於這位傳奇店員;而故事中其他書店店員的人物靈感來源,也來自現實中真實存在的書店人物。 【出版工作者、書店店長、網路書店、作家、詩人齊聲推薦!】 李惠貞(「獨角獸計畫」創辦人)、沈如瑩(書店・出版工作者)、林廷璋(櫞椛文庫館長)、林詩涵(島呼冊店管家)、林鈺雯(《The Affairs 週刊編集》編輯)、林福益(城邦書虫總經理)、邱常婷(作家)、郭正偉(讀字書店店長)、陸穎魚(詩人、詩生活店長)、發發fafa(插畫家)、楊富閔(作家)、郭正偉(讀字書店店長)、吳佳容、紀華慶、陳綱儀、劉盈萱、簡明偉(金石堂網路/實體書店) 【愛書人一致推薦】(按姓名筆劃排列) 作為開書店的人,我保證你一定會在書店最醒目的位置看見這本書。 ——林詩涵(島呼冊店管家) 一家從容的傑出書店帶來的痕跡與再生方法, 獻給在不同區域與時空裡的書店工作者。 ——林鈺雯(《The Affairs 週刊編集》編輯) 故事本身很溫暖,提醒讀者一個似乎已經消失的世界, 一個書店、書還有人依然充滿希望的世界, 或許對很多人來說有點過分理想化, 但看完依然滿懷憧憬,想著要是真如故事裡所說的就好了呢。 ——邱常婷(小說家) 溫和卻有力量。 令人心有戚戚的劇情,深刻描寫書店不為人知的內在一面, 喜歡閱讀與書店的你,會喜歡上這本書的! ——簡明偉(金石堂汀州店店長) 用美麗的辭彙描寫景色,充滿詩情畫意。 用樸實的語句訴說故事,風格清新獨特。 一邊閱讀,腦中一直不斷浮現岀故事中唯美的畫面。 彷佛是走在陽光裡面,溫馨的、暖暖的, 也像是漫步在櫻花樹下,悠閒的、怡然的, 值得書店工作者推薦給讀者的一部好作品。 ——紀華慶(金石堂信義店店長) 每家書店私藏故事,主角配角是你是我。 ——吳佳容(金石堂台中店店長) 一本好看的書,到底是怎麼能通過書店員之力,才能送到讀者手上呢? 由作者說是寫給書店員情書的小說也不為過的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 可以窺見書店員在藝文氣息的之下到底多麼繁忙, 真誠覺得能幫助喜愛的書與讀者相遇,是一場非常美好的奇蹟。 記得常來書店讓奇蹟多多發生(笑)。 ——陳綱儀(金石堂網路書店.文學小說線) 這是一本以書店為背景的書,敘述沈默寡言的主角在書店裡工作, 從低潮轉折後敞開心胸,也找回了自己的靈魂跟理想。 看完這本書印象很深的是「人只要還活著,做點夢也不礙事吧」, 對於現階段的我感受到很深的體悟,希望大家有機會去看看這個作品, 讀完之後說不定也更堅定自己的夢想, 就像我踏上插畫夢想的道路,遇到困境也不要退縮。 ——發發fafa(新銳插畫家) 【讀者感動心得】 ★在這個網路平台崛起的時代,書店要生存越來越不容易,連地下室的租金也負擔不起,於是一家一家的書店都熄了燈,書店越來越不起眼、也不重要了。但似乎書店本來就不是很起眼,喜歡讀書的人我們討論書,會討論作者、出版社、譯者,甚至讀者的討論本身都比書店起眼,從哪裡買書好像永遠不會是我們在乎的焦點。在這對書店越來越殘酷的時代下,書店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書店店員們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他們只是將書籍上架與下架嗎?或是他們扮演著串起讀者與作者相遇的媒人,拉起一段上錯花轎嫁對郎的姻緣? 本書故事並不複雜,寫著一群書店店員的日常工作、書籍流通過程以及對書籍的熱愛。我想喜歡閱讀的人都會幻想自己成為作者、成為編輯、成為書店老闆,前面兩者我們可能透過許多日劇、小說、影集對該職業多少都有些認識,但就我讀書與觀影經驗,書店的故事特別稀少,這也讓該書十分珍貴,透過該書寫實性的描繪出書店工作型態,可以讓讀者對「書店」有更多立體的想像與理解。除了職場發展外,該書也寫了情感線,讓整本書又多了一絲粉紅色的氣息。 ★有很久的時間沒有踏近書店,買書也是透過網路直接購買,從來沒有想過裡面的員工為了推銷心目中的書籍花費了多少時間,以及工作的內容是多麼勞累而繁雜。書中的角色,透過故事一點一點的帶出他們心中一處尚未解開的結。因為可以感同身受的心,於是溫柔的對待書以及周圍的人事物;說不出口的掙扎,化作故事,透過不同的媒介傳遞,最後都成為一股力量,讓小小的奇蹟變成耀眼的閃光。 ★故事的隱藏主旨是「失去、遺憾與治療」。在故事中發生了不少無奈的事,不少人失去了什麼,因而感到痛苦,感到遺憾。這些傷痛有些得以復原,有些永遠的就存在於此。《四月的魚》銷售奇蹟背後,銀河堂的大家付出的心力,正是對失去月原一整遺憾的補償,也是對這個有那個點孤僻的同事能力的認可與愛的告白。而櫻風堂的存在則是專屬於月原一整的療癒之鄉 ★大約在讀這本書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好想重回擔任書店店員的時光,好想親手陳列、親口推薦這本書,讓它在我的手上閃耀,讓讀者知道它值得這麼多的愛。至今我仍覺得當書店店員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過程,也是我最熱愛的一個職業,就像書中的一整一樣,到書店看到書亂七八糟就想要整理,離開自己負責的書架就感到惋惜。在剛離職的時候,回到書店我總是在幻想若是這面櫥窗或是那本書,能由我親手打造佈置該有多好?對我來說,或許就像一整對書店的感情一樣,是個可以安心待著的地方。走進去不困窘,可以踏入任何一種世界,體會各式各樣的情緒,與感受各種人生。這不僅僅是關於書店店員的故事,也是給予所有愛書人的情書。

序跋

【作者序】請從他們手中接過、那本一直在等您翻開的書
  你喜歡書店嗎?      喜歡欣賞書架上眾多書們的書背、遠眺平台上層層疊疊著的五彩繽紛新書和暢銷書的亮麗封面嗎?抑或,你喜歡呼吸書店嶄新的紙張與墨水味嗎?      我好喜歡這些事物。我從小就熱愛書與書店。每當造訪書店都像見到盛載許多故事的幻想世界,一本本書則是等待我取閱、通往不可思議領域的門扉。      我明明這麼喜歡書店和書,卻似乎從沒認真思考過,到底是誰,又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將一本本書放上書架與陳列在平台上。注意並開始了解陳列書籍的書店店員們所思所想,是在我長大成人且成為作家後的事。      在我的國家,書市狀況和大家一樣,每天都有許多書籍出版運至書店,步調快速如湍急的河流。書店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為自家顧客挑選他們會喜歡的書,恭迎至自家書架與平台。據說,有時店員腦海還會具體浮現顧客面容,想到某些特定顧客若注意到這本新書將多高興。      有位非常喜歡我故事的店員小姐,在她不負責結帳時碰巧見到我的書被販售出去。據說,她在遠離櫃台,顧客看不見的地方鞠躬致謝,直到客人身影消失。      「因為我真的很高興。」她笑著說。      我覺得她就像妖精。熱愛書籍,熱愛顧客,祈求他們幸福的不為人知妖精。      今天妖精一定也在世界各國的書店工作。繁忙不已,卻還是會時而露出羞怯的笑容。

內文試閱

  第一次偷書時很害怕。他覺得做這種事會下地獄,自己的人生沒救了。但無法回頭,也無法跟雙親或老師吐實。自己的軟弱讓他很沒面子,要是知道自己這個模範生其實這麼沒用,珍愛的人們就要對他大感失望。      「我感覺好像在作夢。」      他希望有人幫助自己,誰來注意自己,誰來痛罵制止,卻怕被抓到。      就在這樣的日子裡,櫻花開始綻放的春日中,少年第一次失手。      當店員追趕他時,他覺得自己終於從夢中醒來,但少年表示自己還是「想逃離現實」才拔腿狂奔。他一邊跑,一邊在心裡向許多人道歉。      信任自己的雙親,敬愛哥哥的弟妹。總是對他展現笑容的鄰居。信賴自己這個好學生的學校,以及補習班的老師。還有—追在他後頭的書店大哥。他好幾次面帶笑容說歡迎光臨、謝謝惠顧。他欺騙且背叛大哥所有殷勤。少年一想到偷書這件事也曝光就好想逃到某個遙遠的異世界。他希望經歷自己愛讀的異世界輕小說主角一樣的遭遇。      「我好想去異世界啊。」少年說完又流下淚水,他抽抽噎噎說:「可是我很慶幸回到現實。能說出真相太好了。」      雙親將少年緊緊抱在懷中。根據報導,他們後來造訪遭竊的書店,鄭重致歉。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目擊場面,網路上流傳當時雙親態度得體。      銀河堂書店的災難歲月開始了。      「順手牽羊是不對,但用不著追一個國中生追到他衝上車道吧。」      這種耳語逐漸增加。不久後成了呼喊,最後成了怒吼。      網友們彙整車禍的目擊情報,全日本各路人馬的意見像狂風般從四面八方集結。怒吼來自大街小巷,社群媒體,電視機裡。      「好在國中生得救了,要是真被撞死,人就沒了。」      「那家書店到底以為幾本破書跟一條國中生人命哪邊比較重要啊?」      「當事人的父母很值得敬佩。聽說他們到書店好好道歉是吧?不僅帶了昂貴的點心伴手禮,還照著書店開的清單,將至今以來他們懷疑學生偷的書錢全付清了。書店還敢收錢,照常理說錢跟點心都不該收吧?書店會不會太無恥了?」      「追趕小朋友的店員怎麼了?演變成這樣,他有沒有反省過?那個店員辭職了吧,應該沒那麼厚臉皮吧?」      銀河堂書店開始接到客訴電話。譴責追趕偷竊同學的店員,逼問書店究竟向住院中的孩子賠罪了沒,痛斥書店應該要歸還父母支付的書錢,然後就掛斷。打給書店的電話,每名店員都可能接起。大家開始懼於拿起話筒,特別是打工的學生,最後電話都是資深店員、店長與副店長接聽。一整也會接電話,他甚至盡可能接起每一通。話筒另一端讓其他店員視為畏途的聲音,在一整耳裡聽起來像蒼天的制裁之聲。      那名少年與父母都沒責怪過一整。無論何時到少年入住的醫院探病,他們總是很愧疚地低頭賠罪。      正因如此,才讓一整更加自責。為什麼那一天,自己要把少年逼得那麼緊呢?      (他都怕成那樣了。)      少年涕泗縱橫,整張臉皺成一團,拚命逃跑。他這麼驚恐,一整卻無情追趕。衝到車子前面到底需要多少勇氣?被車子撞飛,彈到人行道上時,他又該多麼害怕,多麼疼痛啊。      一整只能重複賠罪,傾聽每一通責罵電話。尖銳的女聲、似乎剛變聲的少年聲、用嘶啞音質模模糊糊地闡述漂亮話的老人聲。      一整發現不管聽幾次都無法習慣。他也默默發現,人只要覺得自己站在正義一方,就能狠心拋出傷人的言詞。但現在自己並沒有向話筒另一端抗議的權利。      聽著那些聲音,一整的左腳奇妙地痛起來。他懷疑追逐少年時扭到左腳腳踝,當時以為只是小傷,如今越來越痛。每當他聽見電話另一頭的怒吼,這隻腳就會發熱作痛。      大多數的電話都沒顯示來電,不過偶爾也有抱怨者並未隱藏號碼。店長咬著牙抱怨,連居住地遠到一輩子都不可能上門的人也打過來了。      民眾怒氣不只來自各地,遠會透過明信片寄到書店。店裡收到許多未署名,字跡紊亂的明信片與信件。內容跟電話大同小異,不過有一封只寫「殺人凶手」。明信片好巧不巧,落入前往大樓收發室領取郵件的一整手中。      他當時拖著左腳前往書店,隨手將郵件簡單分類,在書店入口附近翻開那封明信片而僵在原地。收銀台前的店長注意到他逐漸失去血色,大步走向他並抽走明信片。他匆匆瞥過,巨大掌心揉爛明信片,朝背後扔進櫃台裡。      「別在意。」店長低沉道,重重拍拍一整肩膀,回到收銀台。「你該到醫院看看你那條腿了。」      一整向收銀台鞠躬,準備返回負責的文庫區。他想直直前行,視線卻昏昏沉沉,很難走路,左腳痛楚又加深了。路過外國文學區時,另一名副店長—資深店員塚本保平靜告訴他。      「月原小弟,你沒有錯。」      他握著用來清除書架灰塵的撢子,轉向一整緩緩說。      塚本氣質像貓頭鷹,與他的骨董風昂貴圓眼鏡很搭。他比一整略高,體型強壯,看上去很高大,身上透著英國紳士的慧黠知性。      他的書籍知識相當豐富,也擅長與出版社打交道,經營書架能力一流,還會畫文宣海報,業內人士都聽過他的大名。他同時以眼光精準聞名,甚至在推理小說誌裡有介紹當月新書的專欄。      由於外國文學銷量不如以往,塚本不像同一間店裡的年輕文學區負責人三神渚砂一樣家喻戶曉,卻也是明星店員。      塚本臉上總掛著笑容,態度柔和,與一整有些類似是與他人保持距離。因此平時他就算與一整對上眼神,彼此僅是點頭致意,連聊聊天氣都不會。而現在的塚本卻直直凝視著一整雙眼。他用唇語勉勵一整加油,又轉身面向書架繼續清潔。      一整朝他的背影望一段時間,最後彎身致意,從書架旁離開。      回到自己的文庫區,一整嘆口氣,重新整理順序大亂的書。方便顧客抽取,他將書一本一本微微向前推,自己的心情跟著平靜下來,世界只剩自己與書。      (明天又會送來一批新書,得先空出位置……)      他一如往常動起腦子時,正後方響起快門聲。      他以為是偷拍賊,立刻轉過身。有些客人會用手機拍下書的內容帶回去看。員工都叫這種人「偷拍賊」,非常排斥他們。客人想要某本書或雜誌訊息,書店還是希望他們買下來。有時客人也會偷拍別的顧客,因此店員們對手機快門聲很敏感。如果店裡某處響起快門聲,還會同時朝聲源望去。      然而此時他的身後,是一群將手機對著一整,約莫高中生年紀的少年。根據他們身上的陌生制服,大概不是附近學校的孩子。少年們不知為何緊盯著他,開口問:「就是你吧?」      「你就是追趕偷竊國中生的人吧,跟我在推特上見到的照片一樣。還沒辭職喔?」      一整當下明白,言語能刺傷人—不對,很久很久以前,孩提時代那次車禍後,他就體會過許多次。晦暗而有些熟悉的疼痛感,讓一整露出僵硬的笑容。原來在這種場面,人就會笑出來啊。他有些事不關己地想。      他知道自己的照片在網路上流傳。車禍當天,在場民眾拍到了他。第一張照片還沒很清楚。但光靠那張模糊的照片也能辨識出年紀、錯愕的身影,以及銀河堂的圍裙。之後又多好幾張不知誰在什麼時候拍的照片,流傳在網路上。      不只這群少年,至今他已經注意到好幾次,有些客人在店裡以目光搜尋著自己。      關於談話性節目與週刊採訪通告,店長總凶巴巴地告訴他不理也罷,一整總在店長的威逼中推絕邀約。然而即使是店長,也無法擋下客人的好奇心與正義感。      同樣地,一整無意逃避這種處境。      就在此時,三神渚砂從書架暗處冒出並堅決說,「這位客人,非常抱歉,本店禁止攝影。」      少年們不滿噘嘴,卻被渚砂咄咄逼人的銳利眼光嚇得有些退縮。接著卯佐美苑繪從書架暗處現身,這名氣質像小白兔的白皙女孩,褐色的清澈雙眼裡泛著淚。      她的淚水令少年們啞口無言,尷尬地望著彼此。苑繪走到他們面前,嘴唇動了動。她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好像整理不出似地沉吟許久,接著,她深深低頭,低了好久好久。      淚水滴落在地板上。      少年們什麼也沒說,彼此提醒一聲便離開現場。他們看都不看一整一眼。      「對了……」一整開口向苑繪搭話,卻找不到接下來的話。正當他想到首先該道謝時,苑繪抬起頭。她整張臉都被淚水濡濕,就像年幼的孩子。      她的嘴唇顫抖著。「都是我不好。如果當時能阻止那孩子……如果當時是我去追他就沒事了。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全都怪我。」      「不,不是這樣的。真的不是。都怪我沒能阻止他,都是我害的。」      「不對,才不是,對不起。」      「沒這回事,我才抱歉呢。」      那次車禍以來,苑繪哭哭啼啼地跟他道歉數次。正確來說,她最近才說得出對不起,起初光見到一整,眼裡就湧出淚水,哭得不能自已。      見到苑繪孩子氣的眼淚,一整感到心痛。他彷彿想起遺忘已久的往事,既感到懷念,又苦悶不已。心底總覺得苑繪在代替自己哭泣。她代替無法忍受這一切,想哭卻哭不出來的自己哭泣。      他們向彼此賠罪時,渚砂介入兩人。      「我告訴你們,你們兩個都沒錯。可以停了嗎?」她抱住胳膊,死盯著兩人。      「不,都是我……」      「可是我也……」      「真拿你們這對相敬如賓的朋友沒辦法。」渚砂傻眼道,雙臂同時拍拍兩人肩頭。「我們可是很忙碌的。快回去工作。苑繪,客人從剛才就在找繪本喔。」      苑繪猛然反應過來,轉頭望向童書區,趕緊用雙手手背擦掉淚水後向渚砂與一整致意,小跑步回到繪本的書架邊。在一旁見著的渚砂把手插在腰上,看向一整。      「要是月原你沒追那個行竊的孩子,就換我這個飛毛腿追上去了。當時我跟你只差了一點點距離。你沒發現嗎?」      渚砂即使面對店長也用平輩口氣交談。唯一例外就是面對客人。      一整點點頭,渚砂無奈地聳聳肩。      「如果你沒逼急他,就換我做一樣的事了。不過我也可能搶在他被車撞之前,就逮到他壓在地上了吧。如果我是你,我也不會後悔。說起來行竊的小朋友也沒死掉。就結果還行吧。」      儘管壓低聲音,她仍強硬斷言。她那雙從低於一整位置仰望的眼睛,就像黑曜石那樣綻放著光芒。      「那些不知道內情就說你或我們書店壞話的路人,你不要在意,隨他們說。他們假裝是正義一方來取樂。雖然還有人說『不過是偷本書』,但會講那種話的人都是沒常識也沒想像力的笨蛋。別讓那些人得逞,被他們的話語刺傷。」      一整愣在原地,渚砂輕輕一笑。笑容明豔,像持劍的公主。      「月原,我們是書店店員。工作是呵護書籍、顧客與自己店面。那些不是我們的顧客,住哪都不曉得的傢伙愛大放厥詞,你就左耳進右耳出。」      隨後她舉起一隻手道別,甩著馬尾,輕快地朝文學區走。      「月原先生。」有人從背後攀談。是兼職的同事們。她們露出溫柔的眼神,紛紛告訴一整:我們支持你、我們都知道你是乖孩子、快打起精神來。其中一人在一整手裡,塞一包裝有美麗七彩糖球的糖袋,袋上打著蝴蝶結。      「若不嫌棄的話,請你吃。疲倦的時候,甜食是最好的療癒。」這很好吃喔,畢竟是高級糖果嘛。兼職店員們互相點頭附和,得意地笑了。      「喏,就是車站大樓裡那家點心店的糖。這是限量商品,我排隊才買到的。」      這是難得的昂貴糖果。印象中在網路新聞讀過,一開賣瞬間掃光的糖。裝著色澤繽紛糖果的袋子,彷彿塞滿花瓣與寶石碎片,一整覺得自己就像得到寶物,凝視著袋子。      一人轉頭望向收銀台縮縮脖子。一整跟著望去,正好與站在結帳櫃台的店長對上眼。然而店長馬上擺出視若無睹的態度,跟眼前出現的客人點頭問好。      打工的主婦們對一整露出笑容,叫他打起精神,就回到各自崗位。有人前往結帳櫃檯,有人消失在後場,有人走往賣場深處放置的收縮膜機。      一整眼神追逐她們的背影,突然領悟。店裡充滿關注自己的人。在同一家店工作的同事們都悄悄地投以擔憂的視線。      不只是銀河堂書店的夥伴們。推著板車進店的貨運人員也默默露出溫暖的視線。他什麼也沒說,手壓了一下帽沿,便從他身邊經過。接著,雖然沒直接說上話,熟識的顧客們也如此。他們拿著書走向櫃台,一瞬間溫柔地望著一整。      一整在自己的書區前在心中向每一個人深深鞠躬。他盯著成列書群,靜靜調整呼吸。      觸碰一本又一本的書,打量整體書架,將書架打理得整整齊齊。清點該有的書是否齊全。腦袋放空執行著日常事務時,他感覺自己的眼睛逐漸濕潤起來,隨時要落淚。      這可不行,書會弄髒的。他稍微揚起頭,注視天花板上老舊日光燈的白色燈光,忍住湧出的淚水。我這種人真有資格得到這些溫暖嗎?      他總無法與大家打成一片。即使受邀喝酒或出遊,他都拒絕掉了。他雖然喜歡人們,置身其中卻會不自在,因此一直都拒絕和人群接觸。學生時代即是如此。不,大概從孩提時代與家人死別後就是如此。還住在那個洋溢光輝的集合住宅時,自己並不是這種人。他原本是個在太陽下直率抬起小臉,開懷而笑的孩子。      (如果我可以就這麼長大成人……)      他閃過這個念頭。      如果自己在這個假設的世界裡成為店員,在這家書店工作呢?一整覺得他一定可以融入大夥,開心工作。他可以跟渚砂與苑繪一同歡笑,與塚本暢談國外新書。店長夫妻也會跟他炫耀家裡貓寶貝的照片或影片。      店長格外看重一整,一直關照他,試圖成為他的知音。儘管一整注意到了,卻無視他伸出的援手,裝作沒看見。現實中的一整不曾嘗試加入大夥。他就像不習慣人群的野貓。雖然會應付例行對話,卻不對任何人敞開心門。他總是避免將大家當夥伴。更精準地說,他不覺得自己在這世上有歸屬之處。      他放棄為自己創造「容身之處」了。      可是這樣的一整,卻受到這家店及與相關人們溫柔關切。以前到現在都是。回過神來,自己臂彎裡緊緊夾著裝著糖的袋子。一整閉上眼睛好讓眼角淚水滑落,微微一笑。      等下休息時間就來吃一顆吧。他有預感,這可以幫他忘記左腳的疼痛。      風早鎮公園、行道樹與家家戶戶的櫻花樹同時綻放盛開之際,月原一整辭去從工讀生時代起便服務整整十年的銀河堂書店一職。      打進店裡的客訴電話毫無減少,連百貨公司都連連接到客訴。一整下定決心,主動離開書店。他並沒受到店長、銀河堂老闆或百貨公司的壓力。他只覺得自己離開,眾人就能回歸寧靜日常。      他不想帶給在這年頭勉強支撐的銀河堂書店,以及書店隸屬的星野百貨公司更多負擔。這時代生意不好做。情勢發展下去,難保銀河堂書店或百貨公司不會關門大吉。      這幾年,每天日本街上都有書店倒閉。只要聽到倒閉消息,即使是從未造訪的店家也令人心痛。他希望銀河堂書店至少不要步上後塵。他想幫助銀河堂。      雖然店長大力挽留,一整卻毫無動搖。      「下份工作怎麼辦?」      不知道第幾次在後場對談,店長終於死心地嘆氣詢問。「月原,你一個人住吧?也沒老家可回吧。住處房租怎麼辦?」      一整有些懷念地想起以前跟店長聊過自己的事。當時他才十幾歲,是這家店的工讀生,剛開始工作。由於店長的笑容太溫柔,他不禁就把至今以來未曾對他人啟齒的私事老老實實答出來。      「我會想辦法。」說完,一整笑了。「我在這邊工作的期間,零零碎碎存了點錢,父親的遺產還剩一些。這段期間我會找下一個工作。」      「這樣的話……」      工作就由我—店長說到一半,卻又噤口不提,低垂著雙眼。一整很清楚他原本想說什麼。他想必要說,我來幫你找可以繼續當書店店員的地方吧。      (但這是不可能的。)      哪裡會有店長或老闆願意雇用惡名遠播的店員呢。即使情感上願意與一整站在同一陣線,也沒哪家店會收留被社會打成邪惡化身的店員。書店得看客人臉色的。      (再說……)      即使真的有充滿道義、勇於伸出援手的書店,自己絕對會拒絕,就像他現在遠離銀河堂書店那樣。一想起至今只當過書店店員的自己,今後又該從事什麼職業,思考就停滯了。但無論如何,一整覺得自己不能瞻前顧後。      最後的上班日,晚班的一整離開書店時,早班店員們全留在現場進行最後的道別。      苑繪嚎啕大哭,渚砂扶著她的肩。不只苑繪,好幾位女性都紅著眼眶,一整悲傷又開心,百感交集地微笑。他心中閃過一個念頭,當初自己若真代表這家店登上書店男子寫真集,她們是否多少能欣慰點?      自己離職後,文庫區暫由店長接手。因為還不知道之後要交給誰管理,一整最後向所有人交代文庫區的注意事項,方便後續交接。離職一事決定得匆促,因此沒能好好交接給下一個人。但因為店長與資深店員,還有三神渚砂她們都在,他決定託付給大家。      上架店員不同,書櫃也有不同風貌。比方就算是文庫區,書架也不會跟別家書店用相同陳列方式擺放一樣的書。每天都有來勢洶洶,彷彿接近無限的大量書籍出版,被送往書店。哪一本該上架,哪一本該退還,這門去蕪存菁的技藝是店員的功力,是才能,是不同品味衍生的產物。      每位店員打造的書架都不一樣。一整打造的銀河堂書店文庫區,全世界就只有他能夠維持與管理。一整現在要放開自己親手打造的書架。這是他花費十年,經過反覆嘗試培養的書架。他的心難受得就像千刀萬剮。      經營已久的書架,想必會在下一名維護的負責人手中瓦解再造。這也沒辦法。書店店員辭去工作,離開書區就是這麼一回事。      唯有一件事,他還惦記著。      他想賣一本書。      「六月福和出版社有一本叫《四月的魚》的書,是福和文學文庫的書。作者團重彥老師雖然是以本書出道的新作家,但過去是知名編劇……」      平淡說明時,喉頭逐漸收緊,鼻子也阻塞了。他摸摸臉確認怎麼回事,才發現自己竟然哭起來。原來眼淚可以像這樣突然落下啊。他事不關己想。      「福和出版的大野先生會給我們排版稿。這本書一定會賣,用心推銷就會大賣。我請福和出版的大野先生給我們多一點書,但要是第一批書量很少,麻煩大家盡快叫貨。可以的話……」      我想親手賣這本書。可以的話,我想在這家店引發熱潮,波及到全國書店。      想到這裡,他覺得好懊惱。      他認為這本書有市場潛力。就算少了自己也毋須擔心。這本書一定能受到其他書店店員們,以及有眼光的讀者青睞,蔚為話題。說不定用不著多久。      (只是萬一—)      萬一沒引起多少話題,沒受到眾人注目,這本書就這麼隱沒在書海裡呢?想到這裡,他還是很懊惱。目前為止,當然也有些努力卻賣不好的書。這種書多得很。為什麼這麼棒的書賣不出去?好幾次,他就像這樣抱著懊悔的心情,將那本書打包退還。      即使如此,就算是努力會付諸水流的書,一整也總在這間店裡,在自己守護已久的書架與平台裡,絞盡腦汁思考推動銷量的方式,付出許多努力。      可是一整的書架即將不復存在。      一整好不容易說出接下來的話。他知道這樣很不乾脆,卻還是會牽掛。      「……這本書不只能上文庫區,在編劇與戲劇理論的書區或許也能賣。放在次文化區關於昭和時代的書架也不錯。作者在昭和末期推出好幾部熱門作品,是一位著名編劇。應該有許多客人對作者名沒印象,但作者寫的電視劇是他們一段回憶。」      他接下來就說不出話了。要是自己能待在這家店,就可以用各種方式推銷這本書。這份悲傷直衝心頭,反而讓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在他一個勁鞠躬時,店長開口了。      「不用擔心。」他的聲音很溫柔。「剩下就交給我們,月原。」      他露出彷彿聖誕老公公一樣,溫柔中帶點戲謔的笑容。      「你保護了這家店。這次換我們保護從你手裡接下的書架與書了。」      一整鞠躬。接著,他拖著疼痛的左腳,離開銀河堂書店。

作者資料

村山早紀

1963年出生於長崎縣,以《小繪里》獲得每日童話新人獎最優秀獎、第四回椋鳩十兒童文學獎。著作等身,故事風格溫柔動人,同時帶有勵志色彩,令人讀完精神百倍,獲得前進的力量。本書細膩撰寫書店店員的職場生活,及書店當今面臨的種種困境,更寫出一個人在經歷挫折後獲得機會,再度奮起的故事。 村山早紀提到這是一本獻給全日本書店店員的私密情書,不僅想用力說出自己對書店的愛意,也希望喚起讀者踏進書店的動力。 個人網站: http://kazahaya.milkcafe.to/

基本資料

作者:村山早紀 譯者:Rappa 繪者:南君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NIL 出版日期:2018-04-26 ISBN:9789869615433 城邦書號:1UY0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