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有匪4(大結局):挽山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有匪4(大結局):挽山河

  • 作者:Priest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18-05-03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書虫VIP價:27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本書適用活動
《巫王志》新書延伸展
  • 20周年慶/城邦全書系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晉江超200億積分、最具價值、大神級作家Priest扛鼎之作! ◆豆瓣年度讀書榜單推薦作品! ◆收錄八篇獨家番外! ◆改編大陸電視劇即將播出! 北斗倒掛,天將破曉,再長的噩夢,也總有被晨曦撕碎的時候! 周翡亂世橫刀,謝允跑馬江湖,譜一曲盪氣迴腸的有匪長歌! 超值收錄八篇番外,揭祕更多江湖隱事! 走無常道的周翡,拿過一線的刀刃與這江湖中無數大大小小的「傳說」相撞,從最艱險之地劈出一條血路—— 周翡這一行人過淮水、入楚地,於江陵一帶尋找齊門禁地所在,卻與四萬精銳北軍與北斗巨門破軍碰個正著,不僅自陷危險,南朝即將一夕覆滅。 李晟湊齊五件水波紋信物,絞盡腦汁從零落的線索中,拼湊出「海天一色」可怕的驚天真相! 南朝大昭祭祖大典臨近,各方勢力兵臨城下、暗潮洶湧籠罩金陵,命不久矣的謝允還必須做最後一場「還政」的戲,導致多方混戰,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周翡真能腳踩北斗、天下第一嗎?動盪江湖,詭譎朝堂,無愧於天於地於己的周翡最終戰! 絕對快意恩仇、爽度破表、有匪系列精彩大結局! 番外——《少年子弟江湖老》、《託孤》、《夜深忽夢少年事》、《道阻且長》、《郎騎竹馬來》、《桃李春風一杯酒》、《朱雀橋邊》、《狂瀾之巔》 【各方名人推薦】(按筆劃順序) neves(PTT原創版版主 )、RZAddict (PTT原創版版主)、乃賴(編劇.記者)、冒牌生(青年作家.社群管理者)、星子(知名暢銷作家)、張草(知名暢銷作家)、笭菁(暢銷天后作家)、陳美儒(親子教育家.資深建中國文名師)、 鄭丰(陳宇慧)(知名暢銷作家)、螺螄拜恩(知名暢銷作家)誠摯推薦! 【媒體讀者好評】 得舊武俠之骨髓,取新武俠之皮肉,熬《有匪》之韻味。 ——螺螄拜恩(知名暢銷作家) 文字洗練,佈局精密,把讀者誘入作者設下的謎團密網中,精彩層出不窮。 ——張草(知名暢銷作家) 令人驚艷,宜古宜今,趣味十足。 ——陳美儒(親子教育家.資深建中國文名師) 近10 年看過最精彩的武俠小說! ——冒牌生(青年作家.社群管理者) 劇情張馳有度,人物刻畫生動。 ——RZAddict (PTT原創版版主) 一翻開有匪,那種武俠真氣馬上從腦中直接衝出,跟著一招招【撞南山】【挽珠簾】【棋步】【落花流劍】【千斤墜】……我彷彿也功力倍增,呵……武俠小說果真還是有其迷人之處啊!有匪一書,看書如臨現場,人物個性在作者筆下鮮明生動地表現出來。看此書得小心,不小心會跟著手腳動起來,偶爾跟著皺眉,偶爾跟著大笑,小心旁人會給你奇異的眼光 ——讀者夏天 書中「匪」者乃俠義之士,「偽」者乃當今實質掌權者,不僅道出江湖的混亂,也造就出人民的無奈。 ——讀者李肯特 走套路卻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新武俠風格作品! ——讀者夏夏 內容感動卻不矯情,故事自然而不做作。透過高潮迭起的轉承,詼諧幽默的文字,使人沉浸其中,在不知不覺裡與書中人物一起經歷悲歡離合,快意感受了一場俠風再起的江湖盛事。 ——讀者米雪兒 栩栩如生的畫面,故事曲折生動,節奏感強烈,情節環環相扣,細節耐人尋味。一些地方都留有伏筆,各章節的安排很有巧思,內容夾雜緊張刺激的武打,劇情緊湊連貫。無論是人物個性的刻畫、場景細節的經營、武打動作的描述……刻劃均頗用心。 ——讀者小建 各種陰謀詭計、江湖恩怨、刀光劍影,配上作者Priest正經中帶點詼諧的文筆,一個生動的紙上世界躍然而出。 ——讀者Ni 劇情生動又流暢,一幕幕的武打場景宛如在眼前開打。 ——讀者橘

目錄

第五十一章 進退 第五十二章 螳臂當車 第五十三章 應「姑娘」 第五十四章 齊門禁地 第五十五章 破而後立 第五十六章 白骨傳 第五十七章 喪家之犬 第五十八章 不可說 第五十九章 南都金陵 第六十章 風滿樓 第六十一章 霜色滿京華 番外一 少年子弟江湖老 番外二 託孤 番外三 夜深忽夢少年事 番外四 道阻且長 番外五 郎騎竹馬來 番外六 桃李春風一杯酒 番外七 朱雀橋邊 番外八 狂瀾之巔

內文試閱

第五十一章 進退      石頭的位置雖然很低,對於小孩來說,也須得墊著腳了,他那小細胳膊約莫也就兩根手指粗,基本沒什麼力氣,扒著山岩半晌,那石頭仍然紋絲不動。      周翡問道:「你做什麼?」      小孩被她的聲音嚇得一哆嗦,警惕地側過身,後背緊靠在山岩上,像一隻受了驚嚇的小動物。      周翡無奈,只好順手將兇器碎遮往楊瑾背後一掛,走上前去,扣住那塊石頭,往下一掰……她沒掰動。      周翡有些意外,手指陡然繃緊,手背上跳出一片青筋,她使了八成力,沙土被內力所激,簌簌地往下落,那石塊卻仍然紋絲不動。先前她見那孩子篤定地伸手摳,還以為只是一塊虛虛塞在裡面的石頭,沒想到它居然和後面的山岩是一體的。      吳楚楚半蹲下來,小心翼翼地看著那小孩的眼睛,問道:「你為什麼要去摳那塊石頭呀?那裡有什麼嗎?還是你看見家裡大人把它拿下來過?」      那小孩怕周翡,對吳楚楚倒是還行,他低著頭不吭聲,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摳著背後的石縫,偷偷瞥了周翡一眼,然後飛快地點頭。周翡皺了皺眉,她近幾年確實專注破雪刀,可也不代表別的功夫不行,到了一定程度以後,武學一道都是觸類旁通的——倘若連她都掰不開那塊石頭,那幾個尋常農夫又是怎麼做到的?      他們要是有這手功夫,豈會被人輕易殺死在路邊?      李妍彎下腰看著那孩子,問道:「哎?他怎麼都不說話?我看他跑得挺利索的,也聽得懂別人說話,不該不會說呀。」      小孩把自己縮得更小了。      周翡想了想,說道:「說不定山谷中人確實是靠一些活動的石頭做路標,但這小崽不見得記得是哪塊,不如我們在附近找一找。」      楊瑾抓緊一切機會嘲諷她道:「是妳不行吧?」      周翡對楊挑釁這種沒事找事的貨色無話可說,乾脆往旁邊退了一步:「你行你來。」      楊瑾哼了一聲,十分寶貝地將碎遮安放在一邊,拽出自己的斷雁刀,他乃是個南疆人中的異類,生得十分高大,雙臂一展足有數尺,手持那雁翅大環刀的時候,天然便有架勢,只見他退後半步,雙肩微沉,低喝一聲。      「斷雁十三刀」在他掌中絕不僅僅是架勢,楊瑾驀地上前一步,大刀好似要橫斷泰山似的轟然落下,刀風也被利刃一分為二,「嗚」一聲短促的尖鳴,站在三步之外的李妍被那勁風刮得半個臂膀生疼,她罵了一句「蠻人」,急忙拎起縮成一團的小孩,往旁邊躲去。      刀刃與山石撞出一聲叫人牙酸的響動,「嗆」一聲在山中經久不絕,刀尖精準無比地切入了幾乎被塵土蓋住的細小石縫中,整個岩壁都被他這石破驚天的一刀震得顫動不休……然而沒什麼用。      斷雁刀以蠻力將原本的石縫加深了半寸有餘,但那塊小孩指認過的石頭仍然紋絲不動地長在原地。      楊瑾怒吼一聲,從腦門一直紅到了鎖骨,當即便要抽刀再戰。      李晟方才沒來得及出聲阻止,此時終於看不下去了,說道:「楊兄,就算那山谷中的人真用活動的石頭做路標,那也是大人做的路標,大人怎會特意挑這麼矮的石頭?你……你……」      周翡「嗤」一聲笑了出來,接道:「是不是傻?」      楊瑾:「……」      吳楚楚眼看幾個同伴有內訌的趨勢,忙出聲打岔道:「但至少說明這孩子沿途曾經看見過父母取下山壁上的石頭,對吧?孩子如果有樣學樣的話,會不會說明放石頭的大人當時也是墊著腳的?」      周翡伸長了胳膊,微微踮起腳,在上層的山岩上摸了一圈,感覺每塊石頭都結結實實地紮根在原地,沒摸出哪塊被人動過手腳。      「還是沒有。」周翡皺眉道,「會不會是那小崽連地方也記錯了?「      「那應該不會,」吳楚楚輕聲細語地說道,「前面就是岔路口,你看,阿妍一個從沒來過此地的人,都知道在樹坑下作記號,如果谷中人真的留下過記號,肯定也是在每個岔路附近。」      眾人聞言,一時都沉默下來,五個人十隻眼睛都不時若有所思地往那小孩身上瞟,那孩子好像更不安了,將自己蜷成一小團,臉埋在了吳楚楚懷裡,顯然,指望從他嘴裡問出點什麼是夠嗆了,何況這麼小的孩子也未必能條分縷析地說出他見過的事。      突然,李妍開口道:「有沒有可能……」      眾人一同望向她。      李妍縮了縮脖子:「就……我就隨便一說,那個,姐……會不會是妳……不夠高?」      周翡瞥了她一眼,楊瑾斜著眼一瞥周翡頭頂,露出個鄙視的笑容。      李妍忙氣沉丹田,站穩立場,鏗鏘有力道:「不過長那麼高沒用,咱又不立志當傻大個!我是說……要麼你往上看看?」      傻大個楊瑾:「……」      他為什麼要和這些討厭的中原人混在一起?      李晟道:「我來。」      他話音沒落,便見周翡腳尖在地面上輕輕一點,倏地躥上了山岩間,腳步輕得好似一片羽毛,被斷雁刀禍害了個夠的山壁上竟連一粒沙都沒滾下來。李晟從來都知道周翡不以輕功見長,然而時至今日,她這仿如清風的輕功卻叫他心頭突然冒出「無痕」二字。      不知怎麼的,李晟想起了謝允。      「發什麼呆,」周翡輕巧地攀在山岩上,說道,「刀遞給我。」      李晟回過神來,忙將碎遮扔給她,周翡便用刀柄將上上下下的石塊來回敲過去,忽然,李妍叫道:「小心!」      只見一塊巴掌大的石頭憑空脫落了下來,周翡眼疾手快,一抄手接住,翻身從山岩上一躍而下。山岩上多出了一個空洞,露出裡面小小的機簧來,一旦石塊被人敲擊,機簧就會自動起跳,把那石頭彈出來,只是機簧經年日久,已經微微有些生銹,幸虧周翡謹慎起見多敲了幾遍,否則一不小心便將它漏過去了。      李晟問道:「石頭上有什麼玄機?」      「好像畫了個方向。」周翡道,「等等,這又是個什麼?」      「拿來我看。」李晟忙接過來,只見那小小的石板上居然刻了一幅八卦圖,旁邊是密密麻麻的注解,都是蠅頭小字,一不留神便要看串列,而內容也十分高深,不說楊瑾之流,就算周翡都不見得能把字認全。      這東西會出自谷中避難的流民之手嗎?      李晟大致掃了一眼,見那刻石的人好像怕人看不懂,在一堆複雜的注解中間騰出了一小塊地方,刻了個簡單粗暴的箭頭,一面寫著「出」,一面寫著「入」。      「是指路標。」李晟道,「這山谷怕是人為的,進出的密道也都是前人事先留下的……會是齊門禁地嗎?可既然是禁地,怎會容這麼多外人靠近?」      幾個人想著無論如何要先看看再說,便就地解決了那斑鳩斥候,沿途摸了過去,每到一個岔路口,便按著這種方式四下尋找石頭路標,李晟還將每個路標上面複雜的八卦陣法圖解都拓了下來。都是年輕人,腳程很快,然而儘管這樣,還是在此地繞了足有兩個多時辰,周遭山石林木簡直如出一轍,若不是石頭路標上的注解各有不同,他們幾乎要懷疑自己還在原地兜圈子。      從日落一直走到夜深,露水都降下來了,那好似一成不變的林間小路終於拐了個彎,視野竟開闊起來,李妍心神俱疲,見此又驚又喜,剛要開口叫喚,被周翡一把捂住嘴。李晟一擺手,幾個人便藏在路邊陰影處,那孩子也十分乖覺,睜著大眼睛一聲不吭。      片刻後,只見小路盡頭有人影閃過,竟有人來回巡邏。      李晟衝周翡一點頭——找對地方了。      周翡提起碎遮,倏地旋身而起,這一夜正好月黑星黯,她掠上樹梢,一片葉子也未曾驚動,像一隻警惕的鳥,轉眼便不見了蹤影。      深夜潛伏的事她已經駕輕就熟,不著痕跡地從夜色中穿過,幾個起落便逼近到了山谷入口處,周翡探頭一看,只見那裡居然守著十多個衛兵,比普通的城門樓還要森嚴些,衛兵們個個披甲執銳,卻是面朝山谷——顯然,這些人不擔心外人能闖進來,防的是山谷中的人逃出去。      整個山谷亮如白晝,山谷入口附近,碎枝杈與木頭樁子堆在一堆,都是新砍下來的樹,葉子還很鮮亮,不知是不是因為有人借著山間密林出逃後加強了防備。      不時有披甲之人來回走動的金石之聲順風傳來,森嚴非常,果然是有大軍駐紮。      這時,周翡聽見一聲熟悉的鳥叫,她抬頭一看,見山上有什麼東西衝她一閃,原來李晟他們是爬到了高處。      周翡同他十分有默契,一聽這鳥語,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手中扣了一把餵馬的豆子,揚手打了出去,黑豆加了勁力,撞到山岩石塊上,「劈裡啪啦」一陣亂響,衛兵們立刻被驚動,紛紛拿起刀劍四下尋覓。      周翡倏地從樹上落下,衛兵們只覺得一道黑影閃了過去,根本看不出是不是人,當即如臨大敵地追了過去,尖銳的哨聲四下響起,那山谷入口處一時一片混亂,趁周翡引開衛兵的時候,李晟等人飛快地從山岩上比較黑的地方跑過,好在山上的樹沒來得及砍光,只有入口處清理乾淨了,躲過了那一小段路,裡面不至於無處藏身。      入口處的衛兵叫周翡遛了個夠,最後,一圈拿著刀劍的人順著聲響小心地逼近木頭堆,為首一人連著衝手下打了好幾個手勢,繼而驀地上前一步,大喝一聲,用手中長槍捅向一堆樹葉,只聽枝葉間一慘叫,嚇得眾衛兵紛紛拔刀拔劍,小頭目卻將長槍一撤,只見他的槍頭上竟紮了一隻大鳥,還沒死,撲騰著翅膀垂死掙扎。      「怎麼是鳥?」那小頭目莫名其妙地搔了搔頭,「散了散了,各自回崗位……這是烏鴉還是什麼?怎麼這麼大個?真邪了門了!」      見是「虛驚一場」,山谷入口很快又恢復平靜,只有那小頭目覺得半夜三更突然冒出一隻大得嚇人的烏鴉不吉利,便將那大鳥拿去火上,打算直接燒死。他哼著不知是哪裡的小曲,長槍懸在火堆上,沒留神身後緩緩探出一點寒光,直指他後心。      這時,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谷中巡邏隊走了過來,遠遠衝他打招呼道:「烤什麼呢?偷吃可以,勿要誤事!」      那小頭目吆喝著應了一聲,沒看見他背後那一點寒光又緩緩地縮了回去。      周翡轉頭望向開闊的山谷,見谷中有不少寒酸的民居,有些被推平了紮了寨,正中間一個巨大的中軍帳在火光掩映下十分顯眼,糧草高高堆起,戰馬整齊劃一……這和她想像中的「齊門禁地」相差太遠,尤其那些沒來得及被推平的民居,顯然是經風沐雨、有些年頭了,她從高處目光一掃,還能看見幾塊破磚爛瓦和倒了一半的牲畜欄圈。      齊門從來神祕莫測, 「禁地」更是個傳說,那黑判官在齊門中混跡了那麼多年,都沒有摸到禁地的邊,裡頭會有一幫老百姓養豬放羊嗎?      不可能的。      周翡止不住失望,暗自歎了口氣,只覺這一天一宿都是白忙,其實想想也知道,哪那麼容易就撞進齊門禁地裡了,要是有那個造化和運氣,她還能東奔西跑三年多一無所獲嗎?周翡索然無味地收回碎遮,看了一眼那無知無覺中撿條命的北軍小頭目,悄無聲息地閃身貼著山壁邊角避走了。      北朝大軍在此集結,便不是他們這些草莽人能管的江湖事了。      周翡心道:最好還是趁天黑,怎麼進來的,怎麼出去。      李晟因為隨身帶著吳楚楚和一個小孩,不敢太過冒進,一直小心地在山谷週邊借著山石林木遮掩往裡探查,越看越心驚,低聲道:「你們看,糧草和武庫充足,整個山谷沒有一個老弱殘兵,全是精壯人……那斥候說得不對,至少有將近四萬人了,主要是騎兵和弓箭手。」      楊瑾和李妍大眼瞪小眼,全都不明所以,沒人理他。      只有吳楚楚輕輕地接道:「輜重很少,恐怕不會在此久留。」      李晟總算找到個聽得懂人話的,欣慰地歎了口氣。吳楚楚又伸手一指,問道:「那裡是怎麼回事?」      幾個人都是習武之人,夜間視力極好,順著她手指方向望去,只見山谷角落裡有一處重兵把守之地,四下以鐵柵攔著,隱約可見其中有衣衫襤褸的身影。      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輕響,有人用刀柄敲了一下石頭,楊瑾嚇了一跳,猝然回頭,見來人是周翡,這才放下斷雁刀。周翡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快走吧,咱們就這麼幾個人,還帶著個小崽子,被人發現不是玩的——哥,回頭我自己去找齊門,你先趕緊趕路回去找我爹,別耽擱正事。」      「等等。」吳楚楚忽然道,「你們快看,他們要幹什麼?」      只見一個傳令兵從中間的大帳裡跑了出來,站在空地上,舉高了手。      鐵柵欄旁邊圍坐的一圈看守看見來人,全都站了起來,周翡他們離得太遠,不知道雙方交流了些什麼,反正片刻後,那傳令兵便轉身離開了,鐵柵欄外的衛兵們卻接二連三地點起了周圍的火把。鐵柵欄原本建在黑暗處,先前只能看見裡面好像關著一些人,李晟他們剛開始以為那只是個靠山的小角落,關的大約也是比較倒楣的流民,多不過十幾二十幾個。      可是隨著一個又一個火把亮起,幾個人都呆住了。      只見那鐵柵欄原來並不是背靠山腳,而是封著一個山洞,山洞看不出有多深,裡頭全是人,老少兼有,一水的衣衫襤褸、面容呆滯,僅從表面大略一看,便足有數百人之多,那些人像牲畜一樣給困在鐵柵欄後,鐵柵欄的尖頭上頂著一顆已經爛出了白骨的人頭!      李妍震驚道:「天……天哪,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楊瑾詫異道:「是流民?這麼多人不殺也不放,把他們都關起來做什麼?養著嗎?」      「我猜北斗巨門和破軍初來乍到此地的時候,肯定看得出這山谷的隱蔽是人為的,摸不清情況,心裡拿不準這山谷是否有其他密道,」李晟輕聲道,「此地有這麼多流民,倘若貿然痛下殺手,萬一流民們知道其他祕密出入口,逃出幾個漏網之魚,他們這回的戲就唱不下去了。」      吳楚楚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恍然大悟道:「所以他們要先穩住這些流民。」      「不錯,比如剛開始的時候,這些北軍可以恩威並重,一方面說流民南渡是叛國,該當誅九族之罪,再從中抓一個領頭的,殺一儆百,殺完以後順勢將罪名都推到死人頭上,再對驚慌失措的流民施以懷柔,宣佈他們是受奸人蠱惑,若是誠心悔過,則罪責可脫,」李晟略微思索了一下,接著道,「如果是我,我會假裝派人重新給他們編冊入籍,告訴他們如今北方人口銳減,朝廷打算重新丈量、分配撂荒土地,持此籍者,日後回去,都能分得一等田,這樣一來,流民穩住了,人數清點完了,還省得有人渾水摸魚。」      楊瑾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被李晟三言兩語說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些中原人殺人不用刀。      有威逼再加上利誘,對付失了頭羊的羊群,一圈一個準。流民大多膽小,畢生汲汲所求,也不過就是一隅容身之地,不到活不下去,不會貿然逃跑反抗,只要能有吃有喝不挨打,就能叫他們老老實實地待在這裡,或許還能收買那麼幾個心智不堅的,幫這些北軍排查其他密道。      等北軍將地形摸得差不多了,就可以撕破臉皮了——而到了這步田地,這些流民早已失去了一開始的能力和勇氣,基本只有任人宰割的份,這時候要殺他們滅口也好,要支使他們做苦力也好,怎麼擺弄都可以。      但是可惜,再怎麼千人一面的人群,也總能生出異類——那幾個帶著小孩逃出去的人就是。他們倒也未必有什麼大智大勇,或許是機緣巧合、因為什麼緣故不得不跑,還一不小心成功了。      而北軍已經快要集結完畢,此時洩密必將功虧一簣,在這個節骨眼上,李晟都能想像得出谷天璇等人得有多震怒,因此不惜派出數批人馬追殺幾個村婦農夫,非得趕盡殺絕不可。同時,既然養著這些流民已經沒有價值,那為防類似的事再發生,正好將他們統一滅口。      山谷中,鐵柵欄外,一隊衛兵齊刷刷地扣上鎧甲,提起鋥亮的砍刀——周翡他們也不知怎麼趕得那麼巧,居然正好撞上這「滅口」的一幕。      吳楚楚抱著的孩子再次拼命掙動起來,可這回吳楚楚長了記性,硬是抓著他沒讓動,那孩子情急之下喉嚨裡發出小獸一樣的嗚咽聲,低頭便去咬她的手,只是還沒來得及下口,便被一隻手掐住了下巴。      周翡強行掰開他的嘴,抬起那孩子的小臉,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手指輕彈,拂過他的昏睡穴,小孩的眼圈一下紅了,卻無從抵抗,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閉了眼,眼淚「刷」地一下被合上的眼簾逼出眼眶,流了滿臉。      周翡擦去指尖沾上的眼淚,低聲道:「李晟。」      李晟強行收回自己的目光,遲疑了一下,咬牙道:「江湖有江湖的規矩,不惹朝廷事,一碼歸一碼,走吧。」      李妍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哥?」      李晟充耳不聞,拎起她的肩膀輕輕往前一推,催她快走,同時對吳楚楚伸出手:「這孩子我來抱,你們走前面。」      山下,「待宰」的流民好像明白了什麼,人群恐慌地亂了起來,那昏暗的山洞裡也不知擠了多少人,他們尖叫、推搡、求饒與痛駡聲沸反盈天,從寬闊的山谷一直傳到高處,不住地往幾位少俠的耳朵裡鑽。      李妍倉皇之間回頭去看,不留神被李晟一把推了個趔趄。      「看什麼看,」李晟暴躁起來,不耐煩地呵斥道,「走妳的!」      李妍不由叫道:「李晟你瞎嗎?他們是要殺人!殺一路逃荒過來手無寸鐵的人……那麼多人,一個山洞都是,阿翡!妳倒也說句話呀!」      周翡的腳步頓了頓,卻沒吭聲。      李妍還以為她沒聽見,「阿翡」「阿翡」地連著叫了好幾聲,周翡卻一直沒理她。一瞬間,李妍好像明白了什麼,她愣愣地看了看周翡,又看了看李晟,大眼睛裡倒映的光好像被冷水澆過的小火堆,驚愕地逐漸黯淡下去。      好一會,她訥訥開口道:「不……不管他們啊?」

作者資料

Priest

晉江文學城人氣大神,網路超人氣作家,筆下作品網站積分均過億。語言幽默諷刺,文風灑脫,題材多變,涉獵現代、未來、古風等多種類型,深受讀者歡迎。多部作品影視版權已被搶訂。 代表作:《山河表裡》、《大英雄時代》、《大哥》、《有匪》系列等。

基本資料

作者:Priest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18-05-03 ISBN:9789869590297 城邦書號:1HO08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