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一怒成仙(一)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一怒成仙(一)

  • 作者:桩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2-13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改編電視劇《易輕塵》,繼《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後最受期待的仙俠大作! ◆斥資逾四億,好萊塢特效團隊打造最絢麗的仙俠場景! ◆起點中文網、騰訊文學、新浪等網路平臺總點擊超過2,000萬! ◆集復仇、仙俠與虐戀於一身,百變故事女王桩桩玄幻修仙代表作! 結縭百年餘,竟只是場騙局。 遭受背叛的易輕塵瀕死之際,附身於棄嬰之中, 意圖捲土重來,向那負心之人展開狠絕的復仇—— 易輕塵二十歲便修成金丹,是元道宗眾所矚目的天才;天賦異稟如她,求的不過是與心愛之人攜手,安穩地共度一生。 與韓修文結縭一百七十年,易輕塵常四處尋求仙藥,幫助丈夫精進修為;她不再汲汲於修練,將光芒留給接任掌教一職的他。卻沒想到,這一切僅是場騙局——他與她同修,圖的並非情愛,而是奪取她的修為! 失了修為,易輕塵自爆元神,重創韓修文後化為一縷魂魄,附於山腳下一名棄嬰身上,被肖家莊的廚娘撿了回去。 八年光陰眨眼即逝。易輕塵化名為肖憐兒,拖著孱弱的軀體,在肖家莊做卑微的灑掃婢女。她從未忘記過被背叛的恨,多年來步步為營,終於受大小姐欽點,一同進入元道宗修習仙法。 肖憐兒悄悄尋到前世藏了祕寶的洞穴,卻遇上一名神祕而魔魅的男子,要她打聽「易輕塵」的下落;更在一次弟子比試中,與前世仇人韓修文再度重逢—— 【網友讚譽】 「不看會遺憾、看了會上癮的仙俠奇作!」 「沒看過《一怒成仙》,不足以聊仙俠IP!」 「聽說《一怒成仙》要拍電視劇,我決定改掉不看國產劇的習慣,準備做一個安靜追劇的小公主了。」

內文試閱

楔子
深秋時節。 青目山脈天穹峰後山的紅葉谷中,千百年生長的高大楓樹被霜染透,楓紅如火,山谷像一片彤雲飄浮在山中。谷底一汪靈泉汩汩流淌,靈氣氤氳升騰,流雲般漫過蒼翠的山石。靈泉旁邊建著幾間精巧的竹舍。葉紅如火、靈霧飄渺,竹屋清雅。正值夕陽落下,橘色的光填滿了整座紅葉谷,景色美如畫。 一抹白色的身影輕靈地飛進了山谷。易輕塵收斂著氣息,熟悉地繞過谷中布下的陣法,悄無聲息地靠近了竹屋。她和韓修文雙修時,師尊將這座紅葉谷撥給了他們。她知道,韓修文這幾日一定在竹屋等著自己。 她摸了摸指上的儲物戒指,裡面放著只玉匣,裝著她才從北漠極寒之地採得的一株寒晶蘭。寒晶蘭生長在北漠最冷的冰層裡,萬載寒氣所化,吸食到足夠的天地靈氣才會開花。用寒晶蘭為主藥煉成的護魂丹,哪怕肉身消亡、元嬰被滅,也能護得魂魄不散,是元嬰修士最好的護身丹藥。 她採了十年堅冰,深入到千里冰層之下,覓得一朵蓓蕾,又守護潤養二十年,終於等到花開,打算送給韓修文當生辰禮。 她服了斂息丹,刻意將修為壓制到金丹期,想著韓修文知道自己結嬰成功時的驚喜表情,易輕塵忍不住揚起了笑容。 竹屋裡,韓修文一襲淺藍色青衫,盤膝坐在案几前。靈霧在他身邊徘徊,他的面容彷彿被水浸潤的玉石,瑩瑩發光。韓修文年少時常使的法寶是一枝帶著竹葉的青竹。青竹如玉,葉似紅翡。少年修士出身名門,性情溫和,面容俊美,身法飄逸。輕而易舉就博得了蒼瀾竹公子的雅號。 修仙之人,肌膚骨骼受到靈力洗滌,容貌比俗世的普通人更為靈秀。修士結丹之後,面容的衰老就變得極其緩慢。修為進階至元嬰,面容不但不會再衰老下去,甚至還會顯得更年輕一些。韓修文三十歲結丹,一百零二歲進階元嬰。如今一百九十九歲,他現在的容貌和他結丹時並無太多變化。隨著修為增長,眉宇間少了些青澀,更增添了幾分出塵之意。蒼瀾大陸愛慕他的女修不減反增。一百五十歲時,他的修為就達到元嬰初期九層大圓滿,刷新了蒼瀾大陸元嬰修士的修煉紀錄。   元道宗上任掌門、兩人的師父若水道君已有六百七十歲。元嬰修士的壽元是八百歲。如果不能進階化神,壽元耗盡就會隕落。若水道君壽元不多,在兩年前閉了死關。宗門裡另外四位元嬰長老年紀最小的清風道君也有四百歲了。對修仙道之人來說,時間如同指尖沙,三、四百年不經意就從指縫中漏完了。長老們不得不抓緊時間閉關修行。元道宗的掌教一職便傳給了最年輕的韓修文。 蒼瀾大陸修仙門派數以萬計,尤以三宗四門為首。七大門派中收徒最少的丹宗都有上萬弟子。元道宗在七門派中的勢力能排上前三。韓修文是三宗四門裡最年輕的掌教道君。為了在十萬弟子面前顯露威嚴,韓修文刻意留起了幾綹長髯。 從他留長髯起,易輕塵於眾人面前再不與他比肩齊行。她的丈夫是元道宗的掌教道君,她知曉他的心意,自然而然地要給予他尊重。回到寢殿,易輕塵總愛揪著他的長髯打趣。韓修文仍像剛剛年少雙修時愛掐她腰間的癢肉,輕斥她:「調皮!」 結成金丹之後兩人舉行了雙修大典。蒼瀾竹公子與天才玉女結縭,成為那一年蒼瀾大陸最引人矚目的盛事。 結縭七十年,韓修文結嬰成功。又五十年,他元嬰初期大完滿,成為數萬弟子敬仰的掌教道君。比韓修文更早結丹,二十歲就成為金丹真人的易輕塵仍滯留在金丹期,泯然眾人矣。 之後,天才的光輝只落在了韓修文身上。沒有人知道,韓修文的天才名號,易輕塵付出了多少心血和努力。 韓修文外出歷練,易輕塵隨行守護;韓修文閉關修行,易輕塵仍在外奔波。 他感嘆一聲:「若是有一枚玲瓏冰清果,結嬰時就能少三成被心魔所困的可能。」哪怕她在外十年才回青目山,易輕塵二話不說就飛至滄浪海。 她花了八年才尋得玲瓏冰清果的蹤跡,結果遇到一頭已能化形的水天蛟。商談無果,易輕塵用盡了法寶,殺死了水天蛟,奪走牠守護的玲瓏冰清果,飛奔著回山送給韓修文。 韓修文罵她傻,說又不是非玲瓏冰清果不可,嗔怪她連衣衫都破了也不知道換。易輕塵心裡甜蜜,囁嚅著告訴他:「……走得太急,沒帶多的。」 韓修文無奈的嘆氣:「妳呀,真是迷糊。」 哪裡是沒多帶衣物。實在是一入深海,打鬥太激烈,法袍毀了一件又一件,她已沒得新衣換。 得了冰清果,她歸心似箭。真氣一恢復便著急趕路,恐半路生出意外,被人劫寶,已無心滯留再購新衣。 韓修文接任掌教二十年,正值一百六十九歲生辰。各門派遣人齊聚元道宗道賀,唯獨玉清門的人遲遲不見蹤影。沒過幾日,消息傳來。玉清門石墨道君在前往元道宗的路上遇到魔門高手劫壽禮。兩人大戰一場,石墨道君元嬰被滅,魂魄化為飛煙,三宗四門震驚。 韓修文無限感慨:「石墨道君若有一枚護魂丹在手,又何至於魂飛魄散。」 道門與魔門在黑魔山脈各出高手比試十場,從此立下界石,井水不犯河水。易輕塵沒有參加。她第二天便悄悄離山,遠赴北漠尋找寒晶蘭。道門與魔門的地盤誰多誰少都與她無關。她眼裡只有韓修文。 一百多年裡,諸如這樣的事,不勝枚舉。易輕塵甘之如飴。 三十年分離對修仙者來說,一晃而過。對易輕塵來說,卻如俗世凡人一樣,覺得極為漫長。此時,她站在竹屋門口癡癡地看著韓修文。日夜兼程奔波萬里的疲倦又一次被她遺忘了,只覺得能看到他在眼前,就足夠了。 韓修文看著面前的玉瓶,手指輕輕叩著檀木長案。玉瓶裡裝著新煉出的一枚丹藥,他煉了三年。 不知不覺間,她忘記了收斂氣息。韓修文眉心一動,抬起頭來看到了她,微笑著站了起來:「輕塵!妳回來了!」 易輕塵飛奔過去,撲進了他的懷裡,幸福地笑:「嚇著你沒?」 韓修文低下頭看著她,搖頭嘆息:「又是偷偷溜回來,宗門裡誰都不知道是吧?」 「這不是想給你驚喜嘛!」易輕塵呼吸著他身上的清草氣息,把臉靠在他胸口蹭了蹭,「我怕錯過你生辰……後天見著咱倆一起出現你的壽宴上,不就知道了嘛。」 韓修文扶起她的臉,狠狠地親了下去。 嘴裡突然一涼,滿口芬芳。她愣了愣,脣被他堵著。易輕塵看到韓修文眼裡的笑意,順從地嚥下了那枚丸藥。 「我收集了十來年藥材,煉製了三年,終於成功煉出了定顏丹。輕塵,縱然妳沒結成元嬰,我也要讓妳留住現在的美麗。」韓修文抱起她放在榻上。 「我……」易輕塵想告訴他,守候寒晶蘭花開時,北漠空寂,竟讓她意外感悟。一舉突破,凝結元嬰成功。她掩藏修為,不過是想給他驚喜。 韓修文掩住了她的嘴,沒讓她說下去。 也罷,這總是他的心意。易輕塵嚥下了未說完的話,明日再告訴他也不遲。她柔順地任他採擷,誰讓這次他們又分開了三十年呢。 一夜歡好。一百多年來,每一次分離再聚,都宛如新婚時。 不,這一次,不同。 渾身的精氣飛速從身體裡流失,丹田被壓榨得乾涸,刀絞般疼痛。易輕塵蹙緊了眉,因為劇痛從半昏迷中清醒過來。長年習慣,她極自然地運行真氣察看丹田。然而一瞬間,她確定自己的修為全沒了。易輕塵大驚,徹底驚醒了:「師兄!」 連聲音都是有氣無力。 韓修文盤膝坐著運功。聽到她開口,睜開了雙眼,淡然說道:「醒了?原來妳結成元嬰了。我運氣素來不錯,吸走妳全身修為,一舉邁入元嬰中期不說,境界還十分穩固。」 什麼意思?易輕塵有些發懵。 還沒等她回過神來。韓修文拂了拂衣襟,轉過頭笑了笑:「妳不知道,越是高階的爐鼎越是大補嗎?」 運氣……爐鼎…… 爐鼎?! 易輕塵被這兩個字刺激得立時便要從床榻上跳起來。這時她才發現,身體痠軟無力,一副散功的狀態。雙修結縭一百七十年,突然聽到她最愛最崇拜的人說:「其實妳是我的爐鼎。」摘走上古遺址的定界靈果、觸動天雷追著劈她,她也沒現在這樣驚懼。 易輕塵想都沒想脫口問道:「你是誰?」 是的,她不相信。不相信眼前這個用丹藥控制自己、吸盡一個元嬰修士全部修為的人,會是自己的丈夫韓修文。 韓修文站起身,張開了雙手,寬大的袍袖輕輕蕩漾。他戲謔地說道:「妳讓元道宗其他五位結嬰長老來看,他們還是會說,我是掌教修文道君。」 「不!你不是他,不是!他不會……這樣待我。」易輕塵用盡全部力氣低吼道。 韓修文淡淡說道:「念在這百來年的情分,我本不會這樣對妳。可惜,我已結嬰,妳卻仍停滯在結丹修為。妳瞧瞧妳現在的模樣,妳還配得上我嗎?」 她的心,她的身體,她冒險尋得的珍材異寶毫不吝嗇給了他。 他修煉神速,她比自己修煉進階更滿足、更歡喜。 結丹修士壽元只有三百年。她不急,也不悔。 進階元嬰太遲,她的面容瞧著比他蒼老許多,已從出塵玉女變成了中年美婦,她也不甚在意。 今天,他卻說,妳瞧瞧妳現在的模樣,妳還配得上我嗎? 易輕塵氣得渾身發抖:「我,我配不上你?我們求的是成仙大道。紅粉轉眼骷髏,你竟如此看重皮相!如果不是為了你,我何至於耽擱百年才得以結嬰?」 如果她早結嬰,她的容顏又怎會老去? 韓修文冷笑:「如果不是妳少有天才之名,能助我修煉,我何必與妳雙修?我元嬰初期大圓滿快五十年了,始終不能突破元嬰中期的屏障。妳既然肯把各種修煉資源奉送給我,做一回我的爐鼎,助我突破又有何妨?」 一句話讓易輕塵眼前飄過一百多年歲月。 原來,如此!她傻了一百七十年,才終於知道真相!易輕塵緊緊按住了胸口,恨不得破肉取心,狠狠地將牠撕成碎片。她怎麼就愛了這個男人這麼多年! 她淚如雨下,哽咽著低語:「人人都說元道宗輕塵真人好福氣,能得到蒼瀾竹公子傾心相愛。那時,宗門師姊妹都羨慕我,說千年來蒼瀾大陸都沒有見過如此相配的雙修伴侶。原來你求師父向我提親,不過是因為我天分比你高,結丹比你早,把我當成你的爐鼎、你的傀儡,幫你提升修為罷了。那日我意外感悟,終於結成元嬰……」 在為他守候寒晶蘭時,她結嬰成功。她覺得是天意。上天都被她的心意打動,賜她機緣。如今才知曉,一百七十年的深情,不過是個笑話罷了。 「那又如何?」韓修文譏誚地截斷了她的話。「蒼瀾大陸五千年都沒有一個修士進階化神、飛升至上仙界了。到了元嬰期,每一層進階都艱難無比。普通的珍材異寶根本沒用,能幫助元嬰修士提升修為的異寶,恐怕第一個衝過去搶奪的就是師尊。妳縱然結成元嬰,又有什麼用?」 能被他吸盡靈力修為,幫他突破元嬰中期的屏障,便是他最後能用得到她的地方了。如今,她沒用了。她,易輕塵,也該死了。 易輕塵淒然笑了起來。 一百九十歲了。沒了修為,她會在一柱香的時間裡,由中年美婦變成雞皮骷髏。 她打了個寒顫,情不自禁地低下了頭。撐在床榻上的手,依然柔嫩白皙。 「呵呵,定顏丹。」她想起了他餵給她的那枚丹藥。 韓修文輕飄飄地說道:「妳服用了此丹才會讓我采補順利。當然,它也有定顏的功效。好歹咱倆相處了一百多年,我可不願妳死時的模樣讓我噁心。」 易輕塵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她望著他,一字字說道:「忘恩負義,殘害同門,你就不怕道心種魔嗎?」 「心魔?」韓修文不屑地笑,「六百年後,我若無機會修煉至元嬰後期大完滿,進階化神,只有隕落的下場。心魔與我何干?」 一個連心魔都不放在心上的人,已經沒救了。易輕塵咬牙說道:「天理昭昭,師尊……一定會查出真相,替我報仇!」 「輕塵!」韓修文一聲嘆息,像看個傻子似地望著她,「妳自己告訴我的。宗門裡無人知曉妳回來。除了我,妳又沒有別的朋友。誰知道妳回到了青目山?又有誰知道妳會死在咱倆的竹屋裡?」 他手掌一翻,掌心裡握著她留在宗門的本命玉牌。修士外出歷練,留在本命玉牌上的神識消散,宗門便會知道修士隕落的消息。他是掌教道君。偷換她的本命玉牌又有何難? 易輕塵如被狠狠敲了一悶棍,淚淌得更急。不甘、悔恨、憤怒……種種情緒在她眼裡翻滾。 為了韓修文四處奔波,自己還要修煉,她哪裡有時間結交同門和外宗修士。除了師尊和韓修文,她修煉一百多年,竟無別的親近之人。她一心想給他驚喜,無人知曉她從北漠趕回。如今卻成了自己的催命符。 「妳放心。我會弄口冰棺好好保存妳的屍身,送到北漠去。免得師尊牽掛妳,萬里之遙,也親自去尋妳。」 這就是他給她安排的最後結局。最後讓她的屍身在北漠寒冰之下被找到,免了師尊牽掛。她還要對他感激涕零嗎? 「哈哈哈哈!」易輕塵瘋狂地大笑。 她笑她一百多年的癡傻,笑她不遠萬里趕回,趕赴的卻是自己的死期。這一世,她易輕塵真是失敗。 她狠狠地一咬舌尖。鮮血噴出,一個透明的元神從她頭頂竄出,像吹脹的球體越來越大。 「元神自爆!」韓修文臉色一變,指間光華閃爍,一層幽藍的護罩降下,將自己擋得嚴嚴實實,人朝著屋外彈射而去。 修士哪怕失去了最後的戰鬥力。還能施展最後一招:爆體。一息之內,能瞬間恢復至巔峰修為。十息之內,身體、元神、魂魄皆會爆炸,悉數化為灰煙。 沒了肉身,留得魂魄,還能投胎轉世為人。修士輕易不會自爆。 元嬰修士爆體產生的力量足以把一座山峰夷為平地。面對元神出竅自爆,縱然是元嬰修士,也難免會受傷。所以韓修文頂起護罩,流星般飛離了竹屋。 易輕塵取出那朵寒晶蘭。掌心如捧著一團白霧,霧中淺綠色的花朵隱現。原是送給他的生辰禮,如今卻成了護她魂魄的救命草。 她毫不猶豫吞進了腹中,對外厲聲喝道:「韓修文!你讓我死得明白,我卻盼著你,千萬別死得太早了!」 「轟」的一聲,易輕塵的身體和元神化為一團淩厲的氣息,向四周炸開,竹屋瞬間化為烏有。 谷中的防護大陣立時被擊破,紅葉谷的楓樹林被連根拔起,火紅的樹葉如雨飄落。 韓修文的護罩化為片片冰晶碎裂。他一掌拍向襲來的勁氣。強大的力量和他的掌力相碰,發出砰的一聲巨響。韓修文的兩條袖子立時被擊得粉碎。喉間一甜,被他硬生生嚥下。 來得快,也去得快。瞬間,這股力量就釋放得乾乾淨淨。 天空中,數十條人影朝著山谷飛來,顯然紅葉谷的巨響聲驚動了元道宗的修士們。 如果他現在盤膝療傷,傷勢會好得更快。如今,他卻不能。視修為為生命的韓修文恨恨地罵道:「易輕塵,妳該死!」 他飛快地從儲物戒指裡取了一套衣裳換過,靜靜地浮在半空。 眾人瞬間就到了山谷。瞧著眼前的情景和好整以暇的掌教道君,不由得面面相覷。被響聲驚得破關而出的清風長老清了清喉嚨,問出眾人的疑問:「修文道君,出什麼事了?」 韓修文輕嘆:「一時高興試了試修為,沒想到驚動了各位長老和各峰真人。」 清風長老已是元嬰中期六層,神識掃過,吃驚不已:「你突破中期了!」 韓修文微笑頷首。 掌教道君一百九十九歲就突破了元嬰中期!以這速度修煉下去,韓修文將成為五千年來蒼瀾大陸最有希望進階化神的修士! 驚是驚了,更多的卻是喜。想到後日生辰宴上各派的驚羨,眾人都覺得臉上生光,齊聲向韓修文賀喜。 沒有人注意到,一點白光裹住透明的魂魄,正悠悠飄出山谷。

作者資料

桩桩

畢業於中國新聞學院,從事多年記者編輯工作,多產作家,有「百變故事女王」之美譽,已累計出版十餘部暢銷作品。 代表作:《小女花不棄》、《蔓蔓青蘿》、《一怒成仙》、《皇后出牆記》、《永夜》、《放棄你,下輩子吧》、《女人現實男人瘋狂》、《流年明媚.相思謀》等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桩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02-13 ISBN:9789571078922 城邦書號:SPB7F0001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