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加碼最後一天
目前位置: > > >
人之初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外版魅力推薦

內容簡介

那年我們15歲。 有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互有好感的曖昧對象, 有青春無敵的陽光,也有…… 也有……碎裂到再也回不去的友誼, 和背後讓人無法堅強的耳語。 ★隨書全新收錄《這些年,人之初》隨筆。 「愷君同學,那天的事情妳還記得嗎?」老師問。 我盯著那幾條血痕看,然後抬頭,緩緩地說:「是我推下去的。」 「阿桃是我推下去的。」我重複。是我鬆了手,是我,我深信不疑。 青春是一段傷害人與被傷害的過程,有的時候我們沒有機會說對不起, 有的時候,則是沒有機會讓我們說沒關係。 有些說不出口的抱歉會讓我們掙扎一輩子, 有些沒聽見的沒關係,會讓我們痛苦好久好久。 故事簡介 國一那年,我和同班的阿桃成為無話不說的好友, 隔壁班的孫力揚因為一場躲避球賽進入我的生命, 然後,阿桃和孫力揚的好友談起戀愛。 感覺被朋友冷落的冷戰,和好了卻再也不是最真心的友情, 直到國三未婚懷孕卻無人可說的阿桃從頂樓一躍而下…… 我的世界再也不是原來的世界了。 ★專業推薦(順序依筆畫排列) 李吳澤 諮商心理師 |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 林俊成 臨床心理師 ★最初推薦(順序依筆畫排列) 不朽 | 王淨 | 反芻 | 柏森 |黃繭 ★推薦語 不朽| 青春是條越過時間的傷痕,多年之後,仍是鮮明得刺痛。 王淨| 她還是我在《小雛菊》裡認識的洛心,那樣的溫暖細膩! 反芻| 恐懼源自於真實,然而令人絕望的,卻是眼前的光源自他人之手。 林俊成| 年輕時以為放棄的是小事,可是後來才知道,那其實是一生。讓情緒痛苦的也許不是失去,而是看不到以後的快樂;對生命而言,接納它呈現的樣貌,才是最好的溫柔,不論是接納他的出現,還是接納那些就此不見。 周慕姿| 「我就像這張明信片,破碎過的痕跡是不會消失的,但是總有辦法補全。只要我願意。」 這句話「咚」一聲,打進我的心,震得我眼淚直流。 這是一個,作者用全部的心力訴說的,關於傷害人與被傷害的故事。 在其中,學著原諒、被原諒,以及,愛與被愛。 然後,我們終於懂了,那些,生命的重量。 柏森| 身處於這個細膩的世代,憂傷總結了青春的氣息,而文字渲染著誰的傷痕。 黃繭| 青春,是皺摺之下刻劃的疼痛,是豢養傷口以後,終能對著活在當下的自己,露出一抹微笑的諒解。縱然時光會消逝,記憶會淡卻──但能勇敢攜帶過去前行的人,僅有自己。

內文試閱

  人之初,性本善。        我是來這裡同你說一個故事的。        這是個屬於我,屬於她,屬於他,或者說,屬於我們之間的故事。        每當夏季——甚至不用夏季——只要是天氣開始炎熱起來的時候,我就能清楚想起這些關於那些人的片段。那些片段清楚活鮮的彷彿是昨天才發生的事情般。        只是那些事情,是發生在很久之前了;而那些人呢——至少對我而言,所剩下的,也只能出現在於我將要說的故事裡。        隨著台灣天氣炎熱的時間逐漸增長,我想起他們的時間越來越多。那些感覺,好似那個夏天又回來了一樣,好似那個十三四歲的我,又回來了一樣。        但是我自己明白,夏天會回來,有個人,卻不會回來了。因此,我要說個故事,我也只能說個故事——說個關於有個人的故事。        我想青春期最尷尬的事情,八成就是大姨媽的第一次來訪。我的故事,就開始在那個尷尬的青春期,清楚可以記得那年夏天的體育課,在很大的太陽底下,我們班和一年四班的人正在熱血地打著躲避球。        我說這種運動真的是滿恐怖的,男生們彷彿一個一個用盡全身力氣般勾球,黃色的躲避幣球像炸彈一樣在陽光下到處飛,然後內場的靶子們在一聲聲驚呼中閃躲,或者倒楣的被打到。        離下課時間不遠了,我們跟四班兩敗俱傷,在內場的人都快被剃光頭了。他們只剩下兩個男生在裡面,而我們這班也好不到哪裡去。        只剩下我。柔弱姑娘一枝花啊,我忍不住感嘆。        「愷君妳撐著點嘿。」班上的人替我加油。        「愷君撐下去啊!我馬上就進去救妳。」沈大體育股長滿臉通紅地握著球,瞄準著四班的人靶邊高聲呼喚。        「你……你們快點隨便打一個人啦,我快要死了。」我邊閃,邊氣喘噓噓地哀嚎。        瞄了圍在我身旁的四班同學們,個個像要把我生吞活剝一樣,球一個甩得比一個猛,彷彿我是殺父仇人一樣,一點也不考慮一下憐香惜玉四個字怎麼寫。        砰一聲。        我聽到對面衝場的男生大叫一聲,我們英明威武的沈大體育股長果然不負眾望的一球擊倒敵人最後兩個殘兵的其中之一。        大家歡呼著,沈文耀跑到我旁邊,「加油!剩下一個就可以幹掉他們了。」他大力拍了我一下,似乎是要給我鼓勵。不過害我差點沒內傷。        情勢逆轉讓班上的歡呼聲越來越大。只不過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開……        黃色的奪命殺人球也在一丟一閃中來到四班的體育股長手上。      「靠,張愷君小心孫力揚的球,那小子他媽的有夠準。」沈文耀邊擺出準備接球的動作,邊警告我。        我當然知道孫力揚球很準,我們班一半以上的人就是他打出去的,我瞪著他手上的球,總覺得大熱天底下陰風陣陣。        「欸欸,我說體育股長,他看起來好像在瞄準我。」看他捲起袖子底下的肌肉。打到一定很痛很痛……        「廢話,不然還瞄準我嗎?」他用鼻音哼著,不用看他臉也知道滿臉不屑。        好啦好啦,我是沒你沈大股長厲害啦,但是好歹也幫全班撐了好幾分鐘吧,實在一點感恩的心都沒有。我在心理嘀咕著,但是孫力揚並沒有給我把這些話講出來的時間,只見他眼睛一瞇,手往後拉,然後在下一秒把球轟出去。        「往左閃!」沈文耀大喊,我下意識跟著往左跳。        誰知道孫力揚只是虛張聲勢的把握在右手的球往左手一拋,然後用左手來勢洶洶的把球扔了出來。        下場就是往左閃的我跟好著了他的道。        我還可以聽到沈文耀大喊著靠,又忘記他是左撇子這樣的話。不過來不及了,小腹一疼,我痛得蹲下。        「耶!剃光頭剃光頭。」四班的人大喊。        我蹲在地上,抱著腹部,痛得眼眶發紅。戰況緊張,離敲鐘只剩下五分鐘,兩隊人馬廝殺紅了眼,我班壯士接到球馬上反擊。沒有人注意到我還蹲在內場狀況悽慘。        我說孫力揚,我又沒欠你錢,打那麼大力要死啊!        「妳……妳沒事吧?」        居然有人還注意我的死活?我抬頭正想看看是誰良心未泯,哪知道印眼的就是罪魁禍首。        他大概是要從外場走進內場,然後看見依然沒有離開的我。        不想理他,我勉強站起來,然後又一陣頭暈,沒站穩往他的方向倒下去。        他伸手扶我,男生的味道傳進我的鼻尖。        真是臭啊!這就是小說裡面的很好聞男人味嗎?好,那不是我味覺有問題,就是小說裡面的女主角味覺有問題。        體育老師大概注意到我的慘況,吹了哨子,走到我旁邊,「張愷君,妳怎麼了?」        「我被打得很痛。」我老實報告。        老師笑了一笑,「妳先回教室休息吧,孫力揚,你看你,把人家女生打成這樣,懂不懂憐香惜玉啊?」他轉頭開玩笑地對孫力揚說。        「對……對不起。」太陽光底下,他居然微微臉紅。        我哼了一聲,決定對他記恨到底。      捧著肚子,緩慢地離開大太陽,走回走廊,我慢慢繞到女廁所去。隱約聽見體育老師喊著平手,然後同學們討價還價吵著要再拼一場。感覺很熱鬧,很有活力這樣。       那年夏天,我國一。        然後,是故事的開始。

作者資料

洛心(fallingheart)

卡加利大學,東亞語文學士。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亞研所碩士。 就讀卡加利大學,教育系博班。 移民加拿大後,尋找著自己的臉孔,於是寫作。書寫傷痛,試圖修補我們的千瘡百孔,抵達那流動的歸屬。流離北方幾十年,帶著兩隻狗,呢呢喃喃。 作品《小雛菊》改編為影劇《鬥魚》系列,另著《夏飄雪》、《人之初》、《蜃棄樓》等作品。 find me here email: love@fallingheart.com web: www.fallingheart.com fb: xoxofallingheart

基本資料

作者:洛心(fallingheart)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01-23 ISBN:9789571372426 城邦書號:A220219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