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悲慘傳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周年慶/城邦全書系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西尾維新最強長篇系列第三彈! 魔法不存在不代表魔法少女不存在——傳說系列的第三部,以四國為舞台繼續激戰! ★紀錄持續創新中! 擊敗東野圭吾、村上春樹!日本Oricon最暢銷作者排行榜第1名(2012,2014) 連續七年登上「最暢銷作者排名TOP10」(2009-2015) ★《悲鳴傳》改編漫畫化!全系列預定改編動畫化!銷售突破八百萬本!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日本ORICON年度暢銷書排行榜作家別第一名!日本ZERO世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家 西尾維新 挑戰史上最長篇巨作計畫!全新《傳說》系列登場! 「這本書是某個少年的冒險傳記,同時也是他成就自我正義的英雄傳說。這是一個叫做空空空的十三歲少年對抗邪惡的故事。他姑且為了人們認為是『正義』的物事犧牲、姑且與人們認為是『邪惡』的物事對抗,然後姑且試圖保護『他該保護的人類』。而這就是關於空空空少年開始與終結的故事。」 ——西尾維新 地球鏖滅軍第九機動室室長.空空空為了調查所有居民消失無蹤事件而來到四國。 他是個一心為己、缺乏情感的十三歲少年,同時也是一號英雄人物。 空空空被捲入某人設計的四國逃脫遊戲,與神秘的年長魔法少女杵槻鋼矢結為盟友,一同尋找能夠在遊戲中勝出所需要的『規則』。 而不明室計畫動用『新武器』的時間也分分秒秒逼近,一道敏捷的暗影也正在追擊空空與鋼矢二人! 源自於一聲悲鳴、不斷重複悲痛別離的英雄故事第三集就此展開!

內文試閱

0 無論遭逢何種悲劇,你的人生還是要繼續走下去。 真是多麼遺憾啊。 1 有人說腳程快的人五小時、腳程一般的人六小時、腳程慢的人八小時——如果問這是指什麼,就是指位於四國德島縣,八十八處靈場中第十一處札所藤井寺往第十二處札所燒山寺的巡禮路程。 對於嘗試從第一處札所靈山寺進行八十八箇所巡禮的人,也就是所謂『巡禮者』而言,這段路是他們遭遇到的第一處難行之路。因為有許多人因為走不過這段通往燒山寺的路途而放棄,所以這條路俗稱為『巡禮難關』。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們的英雄空空空正腳踏實地走在這條路上。 腳踏實地走著。或許有人認為這種表現方式或許很囉唆,根本不需要特地做這種描述,可是這句描述在此時的四國卻是必要而不可或缺的——總之空空空現在正走在這條地勢時高時低的險峻山路上。 十三歲的少年空空空直到最近——就他的角度來看,感覺已經是很久遠的過去,久到他都分不出究竟是現實還是夢境,但就時間前後來看是最近不久、沒多久之前他還是體育系社團的學生——如果要問他的腳程好不好,那當然是很好,爬山的節奏也不慢,可是即使腳力再好,這段路走起來仍然不算輕鬆。 就是一般難走的山路。 在山路上自然不能使用那輛空氣力學自行車『戀風號』——空空把那輛車留在藤井寺裡了。雖然這樣停放算是違規停車,可是別說德島縣,如今四國已經沒有人會來怪空空違規停車——這裡已經連一個人都沒有,所以停了也沒什麼關係吧。 「…………」 他只處理眼前的事情。 只顧著應付燃眉之急。 一再重複進行緊急避難——不厭煩地一次又一次不斷重複。對於這個名叫空空空,半年來幾乎只為了求生而點燃熱情的少年來說,這些行為當然是天經地義,沒什麼好懷疑的,(根據擔任類似空空秘書的人物『篝火』提出的客觀角度評論,她認為這或許不算『點燃熱情』,而是『泯滅人性』也說不定)要是隨隨便便停下腳步,說不定就會忍不住開始思考。 不對。 就算他的腳步不斷往山頂移動的同時——就算在他一路直指燒山寺的同時,心裡還是難掩疑問。那就是——為什麼我現在會在走這條燒山寺道? 空空年紀輕輕僅十三歲,索性說他年紀尚幼好了,可能是在模仿人家在各處靈場巡禮吧。不,之前他要登陸四國展開『調查』的時候,確實不是沒想過路程環繞四國的八十八箇所巡禮可能會成為他的參考『標準』—— 「你的體力真不是蓋的耶,空空小弟。」 有人說了這麼一句話。 走在空空前方的人影忽然回過頭來這麼說道——因為道路有高低角度,所以那人是由上低頭俯視空空講這句話,可是聽起來那女孩似乎是打從心裡真的這麼想。 那女孩。 魔法少女『Pumpkin』很認真地問了這句話。 「你以前有在練身體嗎?」 當她問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又轉頭面向前方。所以就算她當真感到佩服,好像也不是那麼在乎。但少年空空空基本上個性一板一眼,就算只是為了聊天而聊天、用來打發時間的問題,他還是會規規矩矩地應答。 有人問問題,他就會答覆。 就算沒辦法回應人家的期待也會回答。 「是啊……因為我從小時候開始就和棒球一起長大。」 不過即便他有打棒球的素養、有打棒球的底子,他和棒球一起長大的生活也早已結束了——在空空的生活宣告終結之後這半年來,他青春成長期的身體還是用精密的機械繼續鍛鍊筋骨,所以也很難說完全靠打棒球塑造出他現在的肉體。 「以前社團也常常進行Trail run,說是訓練的一環。」 「Trail run?Trail?那是什麼意思?」 「呃,這個嘛——」 自己習以為常的用語聽在另一個人的耳裡卻很陌生。每次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空空都會覺得有一種落差感,他心想不曉得有沒有什麼適合的名稱可用。名稱。他是個不管遇到什麼事,只要有名稱就能感到安心的少年——不過那種感覺或許不是安心,而是安定也說不定。 「簡單來說就是山地訓練。Trail就是山路的意思……妳想想嘛,山路都是起伏不平的,當成運動的話比一般繞著操場跑的運動強度更高。」 「喔。」 明明是自己開問,『Pumpkin』卻是一副興致索然的樣子——也罷。雖然空空告訴她這樣的知識,要是她說『這樣啊,那我們就在這條山路上跑跑看好了』,邀空空一起跑的話,那也挺麻煩的。 依照空空的人格,他原本就不會對別人的人格說三道四,所以只會藏在心裡想而已——這個人個性還真是消極。不過空空昨天才認識她,而且還是在那麼緊迫的情況下認識,這時候對批評人家這樣那樣,或許還操之過急了。 畢竟空空現在就連她說出來的本名是不是真的就是本名都還不能確定——『名稱』還不安定。那個叫作杵槻剛矢的名字很可能是假名。搞不好到最後才發現那個聽起來就像是代號的『Pumpkin』才是她真正的名字呢。 不過這個故事的最後可不會這樣就結尾了。 空空認為個性消極的『Pumpkin』可能只是走山路走累了;可能只是因為失去同伴,心情沮喪;可能只是從生理上厭惡空空;可能在外人的面前就會表現出像她這個年齡女孩該有的活潑開朗——無論原因是哪個,都不會對空空造成任何困擾。 至少不會比現在更困擾。 雖然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就是了。 不過就空空看來,第一種可能性——走山路走累的這種可能性應該不高——『Pumpkin』的體態纖細,看起來腳程應該沒多快,可是她爬這條『巡禮難關』,走起來比空空還輕鬆寫意,彷彿走在一般的平坦道路上一樣。 難道她也有在鍛鍊身體嗎? 不,有在鍛鍊身體的人應該不會連Trail run這種簡單的用語都不知道……到底真相如何? 「空空小弟,你將來的夢想是不是成為職棒選手呢?」 『Pumpkin』繼續閒聊。 她是為了要打發時間嗎?還是也正在嘗試著要和空空拉近距離呢?空空之後就必須和她『並肩作戰』,當然希望是後者——不對,其實他也沒真的那麼希望。 頂多只是認為如果是後者就好了。 如果是後者就好了——或者該說,如果是後者就方便了。 「我也不清楚——我很少幻想將來要做什麼。」 「這樣啊。你是那種比較注重現實的男生嗎?大多數的男生不都是想要成為職棒選手嗎?」 這句話真是單純——單純到有點過頭了。空空一時之間還以為她是帶著諷刺的口吻問這個問題(事實上依照空空這奇怪的個性,被人這樣揶揄也怪不得誰),不過看來並非如此。『Pumpkin』真的單純是這樣想的。 職棒選手嗎? 空空一點也想像不出來『Pumpkin』是怎麼成長才變成現在這樣子的,可是只要想到她現在是個『魔法少女』,空空不認為她像一般人那樣上過中小學。根據空空毫無根據的推測,她大概是高中生左右年紀,但又不可能是個高中生。在她心目中對於『男生』的印象該說是非常古板嗎?或許她認為『想要成為職棒選手』才是真正的男生吧。照這樣來說的話,那她自己說不定也夢想要當個『新娘子』或是想『開蛋糕店』——不,這是因為她從前也是個『女生』,這樣想或許還是有點太過穿鑿附會了。 無論如何,既然她問了問題,空空就要回答問題。 回答別人的問題甚至已經像是他的義務了。 「別人或許是,不過我不是那樣的男生。不管是現在還是過去,我連十二球團都講不全。」 「是這樣嗎?」 她好像感到很意外。 當然還不到驚訝的程度,大概就只是覺得有些始料未及罷了——可能明天就會忘了這件事。 「那你以前是為了什麼打棒球的?」 「為了什麼……」 「要是沒有什麼動機的話,怎麼會跑去打棒球呢?」 「打棒球不需要什麼動機,我以前就不需要。當然我的隊友當中也有真心……應該說穩定一步步朝向成為職棒選手的目標努力的人——」 真的嗎? 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空空也不確定以前隊上是不是真有這種人——當時他還沒感覺,到了現在他才知道自己非常不懂得猜測週遭人的內心想法。 沒辦法信口亂說。 雖說是隊友,可是空空現在已經不清楚那些人究竟算不算是他的『友伴』了——就算想確認也沒得確認。 在那群人當中到底有多少人當真懷抱著未來的目標或是有什麼具體的動機來打棒球的——大家該不會都像空空那樣,只是因為父母要求開始打棒球,然後就這樣持續下去而已吧? 該不會只是想要收拾眼前的問題。 只是在整理整頓自己的人生。 ……話又說回來,空空自己就是因為這一身棒球技能才能用體育推甄的名額進入私立國中就讀,所以也可以說他是為了利己目的在打棒球——說不定自己這個人還挺機靈的。 不過要是他真那麼機靈的話,現在也不會就這樣不明就裡地走在燒山寺道上了。 不明就裡——真的是不明就裡。 「——我的風格感覺就像是有球過來的話,打就是了。」 空空最後做出這樣的結論。 雖然只要人家問問題,空空就忍不住想回答,可是這絕不代表他想要主動談起過去的事情——而『Pumpkin』好像也不是特別想要打聽空空對於棒球抱持什麼樣的態度。 「喔,只是有球來就打而已嗎?」 她只是複述了這句話,然後又把話題拉回來。 沒錯,他們在談的話題不是關於空空的過去,更不是空空過去的夢想——而是關於他現在強健的腳力。 身為之後必須得共同並肩作戰的夥伴,她對空空必須顧慮的不是那些個懷舊情懷,而是他現在的體力。 或許『Pumpkin』內心覺得空空可能就是用這樣『有球來就打』的行事風格,把她的夥伴——那些魔法少女們一個一個打敗,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可是至少『Pumpkin』沒有讓空空查覺自己的想法,而空空也沒能查覺她這樣的想法。 「你也不是普通人嘛,要是連這樣的登山步道都走不動的話,傷腦筋的可是我。」 「嗯……是啊。妳說的對。」 的確就像她說的那樣。 百分之百就像她說的那樣。 因為空空是一名『英雄』,還是一名『軍人』——即便他過去不是什麼棒球社的社員,即便他只是一名愛好文學的少年,走在這條已經成為人行步道的山路上,就算地勢有點險峻也不能走得唉聲嘆氣。 即便空空只有十三歲、即便從國家制度的角度來看本來應該是個國一學生,但因為他現在是為了拯救地球而行動——只是本人完全欠缺這份自覺。 有球過來,打就是了。 雖然他只是用這種心態試圖去拯救人類。 「可是照這樣講的話,妳才讓我感到意外。」 溝通。 因為空空聽到『Pumpkin』的問題,並且回答了她的問題。所以這次輪到空空提問——他認為現在輪到自己必須提問題,所以這麼說道。 只要空空一天把人際溝通想成這樣義務性質又膚淺,就不可能建立起豐富的人際關係,可是他完全沒發現這一點—— 就這樣開口說了。 「妳的精神挺不錯的嘛——爬這麼難爬的路,卻連一滴汗都沒流。我看妳好像沒有在鍛鍊身體啊。」 如果真要選的話,不消說,『Pumpkin』看起來當然屬於文組類的人。 空空當然沒有那種技能,能夠從外觀就判斷對方是什麼樣的人,可是他還是有這種感覺。 「啊,我這不是啦——我不是靠體力在爬山的。」 「不是靠體力?那是靠什麼呢?」 「應該算是……魔力吧。」 『Pumpkin』用這種方式回答。 雖然這種說法聽起來好像在開玩笑,又帶著諷刺的語氣。可是空空知道,她說的話雖然是諷刺,卻不是在開玩笑——因為『Pumpkin』就是一個魔法少女。 魔力這句話雖然讓人感覺毫無可信度,可是在她的面前——在『她們』的面前,這種不可信又變得毫無作用。不可信變得毫無作用,這種說法雖然非常怪異,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也找不到其他形容詞了。 和空空那種經過鍛鍊的強健體力無關,她們就是『有能力爬山』,毫無道理可言。 在天上飛。 引起爆炸。 恰到好處的破壞。 發射光束。 拷貝。 ……雖然空空不確定『Pumpkin』用什麼樣的魔法來『爬山』——他對『Pumpkin』使用何種魔法當然已經有某種程度的憶測——不過實際上究竟如何仍不是很清楚。 仔細一想,這樣還真危險。 因為空空和一個不知身懷何種技能的人搭檔,也不知道之後會遭遇到什麼情況——就這樣想要挑戰一個足以左右人類未來的困境。

作者資料

西尾維新(Nisio Isin)

1981年出生,立命館大學肄業。 以別稱「京都的二十歲」出道,2002年以《斬首循環》一書榮獲第23屆梅菲斯特獎。創作風格融合推理與輕小說,輕快地文體帶有呶呶不休的味道。作品中常見引用經典小說和漫畫的詼諧性文趣,西尾的作品角色性格鮮明且獨特,似乎任一個角色皆可發展出獨立故事。甫出道即迅速累積極高的人氣,是目前日本新生代重要的大眾作家之一。

基本資料

作者:西尾維新(Nisio Isin) 譯者:hundreder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18-02-01 ISBN:9789571079318 城邦書號:SPB7G000023 規格:平裝 / 單色 / 57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