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以電影,為詩(2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 日本國民導演是枝裕和回顧三十年創作之路 探討所有作品「可以持續表現當今時代」的方法、技術及其可能性 構想八年的「是枝書」決定版,將於電影史上留名的一冊 誕生! 戀戀風塵、悲情城市導演侯孝賢/花樣年華、空氣人形攝影李屏賓專業推薦 以影像溫和直視社會殘酷,透過捕捉日常瞬間呈現普世價值的是枝裕和, 自從1995年以《幻之光》出道、驚艷國際影壇以來, 有人將他視為小津安二郎的傳人;有人稱他是日本的侯孝賢; 有人讚譽他是日本電影新浪潮的大師、中生代最重要的獨立導演; 但他卻自況是,自成一派的電視製作人之電影導演: 「我所運用的電影語言,顯然跟那些以電影為母語的正統創作人不同,而是有著電視腔的『「自成一派」』。」 相繼推出膾炙人口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橫山家之味》《海街日記》《比海還深》等電影之後, 全球影評人、媒體、影迷們,無不以各種視角詮釋是枝裕和的作品, 有人迷戀他電影裡關於家的日常;有人探究他平淡故事背後的深層叩問; 有人解讀他獨樹一格的電影美學、敘事風格,以及創作思維; 大家都好奇他的追問與思索從何而來,為何能在緩步進行的故事裡,蘊藏如此深重而豐富的內涵。 ◆電影並非從自己的內在產生,而是經由和世界的相遇所誕生的 走著拍著一晃近三十年,這一次,敏銳而纖細的是枝裕和,決定現身定格在讀者面前,以一貫的溫柔,娓娓道出這些歲月以來「拍片時思考的事」: ◎幻之光 把電視劇本電影化/資金觸礁怎麼拍/向筱山紀信討救兵/三百張分鏡圖先行的困境/沒有戰略別上影展戰鬥 ◎下一站,天國! 完妝拍攝的影像有一種「自然成形」的東西/回憶對一個人來說究竟算什麼/如何拍出「自我表現的慾望」 ◎然而……~福利消失的時代 先入為主的偏見被現實給推翻的快感/個人的死和公共的死/對話創造出獨白 ◎這麼……遠,那麼近 犯罪就像我們生存的社會之膿/自己心中那種青澀的理想主義/不是每個被害者遺族都在詛咒加害者/即興式寫不出來的人的藉口/現場的自由度還是作品的自由度 ◎花之武士 拍攝沒有英雄的古裝劇/單口相聲描述的是逃避的那一方/是「志朝」還是「談志」/發現沒有意義但豐富的生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外人無法窺知的富足關係/電影不是用來審判人的/用漸層的灰色記述世界/以冷硬派手法引發想像力/借鏡肯.洛區/無關乎道格瑪,屬於自我的真實性 ◎橫山家之味 面對母親過世的療傷止痛/早於角色的兩大故事設定/日文片名《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的由來/向田邦子家庭劇教我的事/過程的不自由反讓人物更加立體/家是「無法取代但很麻煩」的存在 ◎空氣人形 空虛在與人接觸後得到解放/讓對象「凝視和被人看見」的道具/空虛是可能性的主題/是image還是hommage ◎我的意外爸爸 連結自己和孩子的是「血」還是「時間」/觀察演員的雙重性/在自己腳邊挖洞的劇本創作/讓演員現場導戲的意外收穫/與史蒂芬史匹柏的合作/用轉動的感覺詮釋時間 ◎海街日記 見面瞬間就感受到「鈴在這裡」/四姊妹和老家房子是電影的主角/四個季節和三場葬禮/以鈴的視野擴展確認整體架構(從無到有)/《小婦人》的凝視遠方與《麥秋》的無常世界觀 …… ◆透過自己的作品探討現在的電影創作,進行一場發自內心的採訪報導 是枝裕和除了分享每一部作品的創作起源、理念,也描述了作品拍攝時遇到的、讓他產生感觸的人事物:如何相中最年輕的坎城影帝柳樂優彌?《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出現的真正契機源自哪裡?裴斗娜是被誰說動接演空氣娃娃的?《人魚公主》《綠野仙蹤》和吉野弘的詩怎麼會跑到《空氣人形》裡?為什麼非阿部寬、樹木希林不可?拍攝《橫山家之味》前重看了誰的作品?完美的自然光裡為什麼還要補上人工光?《比海還深》是我對家庭倫理劇的最高敬意……以及他遊走世界各大影展的觀察、對紀錄片的定義、電視帶給他的養分、如父般崇敬的製作人、給未來拍片人的建議,甚至暢談如何籌措資金、票房分帳方法和底片/數位的選擇與保存等等。 這部花了八年時間構想,以文字、手稿、劇照組合而成的類自傳,不只是是枝裕和近三十年的創作全紀錄,也是日本電影史上重要的一頁。已躍升為國際級導演的他卻謙沖的說: 「我拍電影從來沒有想過要改變什麼,也沒有能力改變。我只是希望成為電影百年歷史長河裡的一顆小水滴。」 *** 《色度》 英國前衛藝術家、電影導演的色彩論,唯一繁體中文版著作 一個失明者離世前以詩一般的語言,訴說對藝術的熱愛與生命的回憶 轟動全世界的電影《藍》,即出自本書第13章〈進入藍色Into the Blue〉 賈曼,英國前衛的同志電影大師,1960年進入倫敦國王學院唸藝術史,1963-1967年在斯萊德藝術學校攻讀繪畫。第一次接觸到電影,是為肯.羅素(Ken Russell)的電影《魯登的惡魔》(The Devils,1971)擔任藝術總監。70年代開始進入電影圈,繪畫的薰陶使得賈曼有別於傳統的導演,對電影形式和傳達思想的在意勝過故事情節,喜歡用最原始的攝影機拍攝超8毫米的實驗性短片。賈曼也發表裝置藝術作品,擔任歌劇舞台設計,除了電影,他也為當時的流行歌手和樂團拍攝了大量的Video,如英國知名樂團寵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Orange Juice、The Smiths等。 對於政治、性、權利、死亡、慾望和生命的探討,是賈曼電影永恆的主題。詩意的作品中包含著對社會公共議題的強烈指涉。開啟巴洛克時代的義大利畫家卡拉瓦喬(Caravaggio),是賈曼景仰的畫家之一,他在1986年用顛覆性的手法拍攝了《浮世繪》(Caravaggio),片中光影和構圖的設計採用了卡拉瓦喬的明暗繪畫法。這部宛如卡拉瓦喬傳的作品,在1987年獲得了第36屆柏林電影節銀熊獎,讓賈曼聲名大噪。 1993年威尼斯雙年展上首映,引起了世界性轟動的《藍》,是電影史上的一個重要文本,也是賈曼在藝術上的最後一次創新。這部電影構思了將近二十年,緣起於泰德現代美術館在1974年3月推出的法國先鋒藝術家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作品展。賈曼參觀展覽之後在筆記本上寫下:為伊夫.克萊因做一部藍色電影。 1994年,賈曼因愛滋病去世。他不僅敢於面對自己的性向,終其一生也都在為同性戀者的權利奔走,是少數贏得世界尊敬的電影導演,前衛藝術家們和年輕同性戀者們的偶像。與賈曼合作最久的影后蒂妲.絲雲頓曾表示:「如果上帝沒讓我遇到賈曼,我可能這輩子也演不到那些令我癲狂的電影。與賈曼的合作確實是一個奇蹟。」倫敦電影協會也在2008年設立鼓勵電影創作、向前衛電影先驅致敬的賈曼獎。 《色度》是藝術涵養深厚的賈曼唯一談論色彩與人生的專書,全書用字與意境頗具詩意與想像力,令人讚嘆,像一道單色光芒通過稜鏡之後,散發出繽紛色彩。賈曼在書中談論繪畫、電影、人物,以及個人對於色彩的種種思考與回憶。旁徵博引,援引哲學家語錄、詩作、神話故事,並論及歷史、社會文化現象,說明各種顏色的意涵。此外,也提及從童年回憶到晚年罹病等種種個人經歷,宛如進入賈曼的另一部電影。 ●白色謊言White Lies 白色似乎是單純、缺乏色彩,然而果真如此?本篇談到白色被視為是缺乏色彩,直到牛頓發現白色包含多種顏色(光的白色其實是由三原色以不同比例構成。)而在文化上,白色也有多種意義:例如純真、貞潔,但白色也有強大的掩飾能力,例如新娘白色婚紗底下其實有蠢蠢欲動的慾望。 白色也不是一種絕對的顏色,例如花朵的白帶點黃,雪的白則帶點藍。賈曼在文章後半述說成長過程中,白色所代表的意義,例如住在「白人」社區。綜言之,白色並非如表面般那麼單純,其意涵無法一言以蔽之。 ●陰影是色彩之后Shadow Is the Queen of Colour 本篇論及亞里斯多德的《論色彩》,與畫家小普林尼(Pliny)的美學觀。亞里斯多德認為一切顏色皆源自於風火水土四元素,其與黑色及光線混和之後,就是我們眼睛所看見的色彩。普林尼則認為,繪畫越是擬真、越和大自然的物體相同,則越是佳作。無論是亞里斯多德或普利尼,都重視大自然本真的顏色,然而眾人卻漸漸偏好用從大自然掠奪的昂貴礦物,來創作藝術品與調配精美的顏料。 賈曼筆鋒一轉,表示當前的繪畫並非重視畫家的才能,而是重視材料探索。然而無論是以何種素材作畫,最好的作品往往是過往輝煌時代的影子。色彩,終究會在歷史的薄暮中逐漸褪去。 ●看見紅色On Seeing Red 紅色是一種特殊的顏色,和黑或白都不同,因為提到紅色時,每個人心中的紅色一定都不同。本篇賈曼先談到在生活中所接觸到的紅色,例如檢查視力使用的器材、童年記憶中蔓延無際的紅色花海,接著談起紅色的文化意義(例如愛、戰爭),以及歷史上紅色出現的知名場景(如十字軍東征)。此外,也提及鎘紅、威尼斯紅、茜草深紅等各種紅色的製作知識。賈曼在文末指出,這篇文章是給讀者的信,他把信裝在紅信封裡,代表「急件」,接著放在紅色的信箱裡,下午四點,郵差會開紅色的車來收信。 ●玫瑰的傳奇與沉睡的色彩The Romance of the Rose and the Sleep of Colour 提到中世紀,多數人會想到為數眾多的農奴,腦海浮現的也是單調的褐色。然而賈曼指出,其實這時期的宗教建築與書籍上,會運用如寶石般繽紛亮眼的色彩,不僅顏色鮮艷,顏料也很貴重。今天雖然顏料取得容易,然而現在採用標準化的「色表」與略帶有石灰色彩的塗料限制之下,恐怕很難會再出現如中世紀那樣光彩奪目的建築與藝術。 ●馬西里歐.費奇諾Marsilio Ficino、李奧納多Leonardo、牛頓Isaac Newton 這三篇是以人物為主題的小品文。費奇諾將柏拉圖的論述譯成拉丁文,對文藝復興影響甚大。他是提出「柏拉圖式愛情」的人,讚美同性之愛。他的思想(例如對顏色的看法)不受基督教認可,著作也被打入冷宮,但仍影響深遠。 李奧納多是指達文西。賈曼在文中表示,他並不熱中達文西的畫作,反倒喜歡達文西的筆記,因為達文西觀察入微,對於光影的觀察有獨到之處,而從筆記中更能看出他的天才。然而,賈曼在讚賞達文西之際,還寫了一段軼聞:蒙娜麗莎的微笑原本要畫翡冷翠的銀行家之妻,但是要幫肖像畫上臉龐的那天,她罹患重感冒,於是派了俊美年輕的男孩告知達文西。達文西乾脆在肖像上畫男孩的臉,之後還給他一個吻。 牛頓這一篇非常短,文中提到他發現白色的光,其實是由各種顏色所組成。這一篇雖然沒有提到太多牛頓的軼事,但他曾在前面的文章中提到牛頓是「很知名的單身漢」,似乎暗指這名天才也是同性戀。 全書中只有這三篇是以人物為主題,賈曼在說明這些人的天分之餘,不忘指出他們同性戀的身分,由此觀之,這幾篇其實涉及同性戀的身分認同。 ●進入藍色Into the Blue 本書的多數文章是以一種顏色為主題,以許多觀點來看這種顏色的意涵,並抒發自己的美學觀或情感。和其他章節不同的是,這篇除了談論藍色的意涵之外,還有一大段是賈曼電影《藍》的腳本。這部電影的手法特殊,畫面只有一整片藍,並配上旁白與音效,以模擬賈曼因愛滋病失明,什麼都看不見,而旁白就是在訴說他的境遇。文中提及他失明、接受治療的狀況,還提到他許多朋友已死於愛滋,字裡行間透露出無盡的憂傷,是全書中最悲傷的一篇。 賈曼在寫本書時已病重,然而我們看不到怨天尤人或激進憤怒的言語,只有一個在步入人生最後階段的失明者,以詩一般的語言,訴說對藝術的熱愛與生命的回憶。

作者資料

是枝裕和(Koreeda Hirokazu)

電影導演,電視製作人。1962年6月6日生於東京。從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文藝學科畢業後加入TV MAN UNION製作公司,主要協助紀錄片的拍攝。1995年執導《幻之光》正式出道成為電影導演,驚艷國際影壇。2018年5月,以《小偷家族》入選第71屆坎城影展主競賽片項目,最後獲得最高榮譽的金棕櫚獎,是坎城影展自1955年設立金棕櫚獎以來,繼黑澤明、今村昌平後,第三位獲得該獎項的日本導演。 電影作品列表: 1995年 《幻之光》(幻の光 / Maboroshi) 1999年 《下一站,天國!》(ワンダフルライフ / After Life) 2001年 《這麼…遠,那麼近》(DISTANCE) 2004年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誰も知らない / Nobody Knows) 2006年 《花之武者》(花よりもなほ / Hana) 2008年 《橫山家之味》(歩いでも 歩いでも / Still Walking) 2008年 《大丈夫であるように - Cocco 終らない旅 》 2009年 《空氣人形》(空気人形 / Air doll) 2011年 《奇蹟》(奇跡 / I Wish) 2013年 《我的意外爸爸》(そして父になる / LIKE FATHER, LIKE SON) 2015年 《海街日記》(海街Diary / Our Little Sister) 2016年 《比海還深》(海よりもまだ深く / After the Storm) 2017年 《第三次殺人》(三度目の殺人 / The Third Murder) 2018年 《小偷家族》(万引き家族 / Shoplifters)

德瑞克.賈曼(Derek Jarman)

(1942-1994) 英國前衛的同志電影大師。1960年進入倫敦國王學院念藝術史,1963-1967年在斯萊德藝術學校攻讀繪畫。賈曼第一次接觸到電影,是為肯.羅素(Ken Russell)的電影《魯登的惡魔》(The Devils,1971)擔任藝術總監。70年代開始進入電影圈,繪畫的薰陶使得賈曼有別於傳統的導演,對電影形式和傳達思想的在意勝過故事情節,喜歡用最原始的攝影機拍攝超8毫米的實驗性短片。賈曼也發表裝置藝術作品,擔任歌劇舞台設計,除了電影,他也為當時的流行歌手和樂團拍攝了大量的Video,如英國知名樂團寵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Orange Juice、The Smiths等。 對於政治、性、權利、死亡、慾望和生命的探討,是賈曼電影永恆的主題。詩意的作品中包含著對社會公共議題的強烈指涉。1975年,賈曼拍攝了首部以男同志情慾為題的劇情片《塞巴斯提安》(Sebastiane),敘述聖徒塞巴斯提安因堅持基督教信仰,拒絕為迪奧克勒辛國王提供床笫之歡而被迫害致死。這部影片不僅是英國電影中獨樹一幟的作品,也是世界電影史上重要的一頁。三年後拍攝了《慶典》(Jubilee),把歷史引入現實,讓女王伊莉莎白一世在魔術師的陪同下共遊70年代的龐克倫敦城,真實記錄了那個時代頹廢瘋狂的次文化。 開啟巴洛克時代的義大利畫家卡拉瓦喬(Caravaggio),是賈曼景仰的畫家之一,他在1986年用顛覆性的手法拍攝了《浮世繪》(Caravaggio),片中光影和構圖的設計採用了卡拉瓦喬的明暗繪畫法。這部宛如卡拉瓦喬傳的作品,在1987年獲得了第36屆柏林電影節銀熊獎,讓賈曼聲名大噪。《浮世繪》前後花了七年的時間才完成,是賈曼劇情性較強的影片之一,也是當今影后蒂妲.絲雲頓(Tilda Swinton)的長片處女作。她是賈曼的紅顏知己,自此開始包辦賈曼所有長片的女主角,直至賈曼去世。此片也是電影配樂大師Simon Fisher Turner,從偶像明星轉為電影配樂大師的出道作。在獲獎的同一年,賈曼公開他是同性戀者,並宣布自己罹患了愛滋病。 出櫃後賈曼的病情日漸惡化,儘管死亡逼近,但創作力卻絲毫未減:1988年的《英倫末路》(Last of England)、1989年的《戰爭安魂曲》(War Requiem)、1990年的《花園》(The Garden)、1991年的《愛德華二世》(Edward II)、1993年的《維根斯坦》(Wittgenstein),以及在生命盡頭、雙目失明下拍攝的最後一部電影《藍》(Blue)。 「我獻給你們這宇宙的藍色,藍色,是通往靈魂的一扇門,無盡的可能將變為現實。」《藍》片長八十分鐘,從頭至尾只是一片藍色,沒有活動的影像,沒有場面調度,沒有任何記號,放棄了傳統的技法和媒材,把失明之後的瀕死體驗具象化,通過虛無來呈現真實,引發觀眾進入冥想的狀態,感知無限藍中的死亡感覺。該片在1993年威尼斯雙年展上首映,引起了世界性的轟動。《藍》是電影史上的一個重要文本,也是賈曼在藝術上的最後一次創新。這部電影構思了將近二十年,緣起於泰德現代美術館在1974年3月推出的法國先鋒藝術家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作品展。賈曼參觀展覽之後在筆記本上寫下:為伊夫.克萊因做一部藍色電影。 1994年,賈曼因愛滋病去世。他不僅敢於面對自己的性向,終其一生也都在為同性戀者的權利奔走,是少數贏得世界尊敬的電影導演,前衛藝術家們和年輕同性戀者們的偶像。

基本資料

作者:是枝裕和(Koreeda Hirokazu)德瑞克.賈曼(Derek Jarman) 出版社:臉譜 城邦書號:FA3018SC 規格:平裝 / 雙色 / 628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