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青蛙樂園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青蛙樂園

  • 作者:百田尚樹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1-05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只 是 愛 好 和 平 —— 就 不 會 有 敵 人 來 了 嗎 ?」 本屋大賞第1名《名叫海賊的男人》、狂銷540萬部名作《永遠的0》 日本國民暢銷作家 百田尚樹 直指人性的警世巨作—— ★日本亞馬遜暢銷排行榜第1名! ★連續攻占日本各大排行榜逾50週! ★緊急文庫化累計突破70萬冊! ★台灣各大出版社瘋搶中文版代理! ★百年一遇的隱喻界最高傑作! ★讓兒童來看都能指出大人問題的禁忌之書! 「這個寓言故事,現在就在我們的眼前,一點一滴慢慢地變成了現實。」 一本任何人都能輕鬆閱讀的寓言故事,也是一本暗喻國家政經民情的犀利巨作! 《名叫海賊的男人》《永遠的0》作者,這次要用一隻青蛙的視角告訴你,謙卑有禮、人人稱羨的「樂園」,也許是一座「地獄」...... 某一天,寧靜的雨蛙國度突然遭到凶殘的達摩蛙占領。為了全族存亡,年輕的雨蛙蘇格拉底不顧長老反對,帶領六十隻同伴離鄉背井尋找能夠和平生活的地方。牠們踏遍荒野、河流、森林與岩場,同伴們一個個倒下、犧牲,蘇格拉底與另一隻存活下來的雨蛙羅伯特,最終越過高聳的岩壁,抵達了和平又豐饒的國度——那帕吉。 那帕吉王國沒有任何戰爭與危險,當地的土蛙非常親切,池水甘美、食物充足。蘇格拉底與羅伯特認為自己真的找到樂園了,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善良的青蛙?於是打算留在這裡學習和平生活的祕訣。土蛙告訴牠們,只要嚴守奇妙的戒律「三戒」——「一、要相信青蛙。二、不與青蛙鬥爭。三、不要擁有鬥爭的力量。」便能夠保護那帕吉,帶來永遠的和平。 羅伯特對此深信不疑,然而蘇格拉底看見鄰近隨時會跳上岩壁的牛蛙,認為事情沒有這麼單純,於是牠在這個國家四處訪查,發現土蛙們背負著殘酷的歷史祕密,以及和平背後的真相…… 所謂的和平是什麼?愚昧的又是誰? 衝擊性的結局是對全體國民的質問—— 【震驚歷史、日本文化界 全領域專家一致好評】(按筆畫順序排列) 「正因為生命會抵抗,才被叫作生命!讀完那帕吉王國的故事後,看看我們周遭的現實,你會選擇抵抗還是不抵抗?」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兼任教授 李錫錕 「這是一本一開始會笑,但後來想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的寓言故事,它確實是個寓言,可是裡頭的預言,卻寓言的如此怵目驚心。」 ——商業周刊歷史專欄作家 陳啟鵬 「《青蛙樂園》解答了安倍為何要修改戰後和平憲法,那是日本面對中國崛起及北韓威脅的集體焦慮。」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 蔡增家教授 「洗腦與盲從是如何發生?從這本《青蛙樂園》你終將能理解人類行為的莫名其妙。」——閱讀人主編 鄭俊德 「充滿濃濃政治味的趣味寓言故事,用輕鬆詼諧的方式一一道破日本現今社會與政治上面臨的各種問題。諷刺的故事背後是對日本未來的憂心,更多的是希望守護日本這塊土地、讓它能越來越好的熱切期盼。」 ——哈日劇粉絲團版主 Kaoru 【驚艷讀者圈,空前絕後的「寓言」閱讀體驗】(按筆畫順序排列) 《青蛙樂園》確實是一本十分值得一讀的「輕量級小說」,輕的是故事的份量,但內容與引發的思考卻無比沈重。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我們常像蘇格拉底,浮起的疑惑被網路、媒體上所充斥著被刻意引導的見解與觀點所淹沒,然而,就算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我們是否有路可逃? ——艾晞娜 人是社會化的動物,也許我們很難抗拒被媒體潛移默化的影響,但是在書中更加凸顯出在預設的單一立場下,媒體宣傳對於人民的荼毒。 ——Lucinda.C 《青蛙樂園》可說是一則現代寓言,除了簡潔有趣的語言、引人入勝的故事外,故事內容裡的隱喻、明示或暗示都是值得三思的,值得一看。 ——小建 很犀利。《青蛙樂園》是百田尚樹做出的日本社會政治迷你模型,文字閱讀起來雖然輕鬆明快,但文字堆疊起的一個又一個的問號,會一步步將讀者逼到南方懸崖,離開祭典廣場的安逸,看見那帕吉以外的世界。 ——PuddingFish 整個情節就在辛辣尖酸的黑色諷刺之後,在結尾的最後一句話揮出最後一擊,猛烈力道令人低迴不已。 ——jrue 暴虐的、愚昧的、事不關己的…每隻青蛙都是一個有趣的角色,讓本篇故事的每個場景、每個事件都有深入其境的效果。 ——焚字爐

內文試閱

第一章
1      很久很久以前,蘇格拉底遭到自己生長的國家流放,被迫踏上漫長的旅程。      真的已經太過久遠了,他甚至想不起來究竟是多久以前的事。      某一年的春天,從一群凶殘的達摩蛙出現之後,原本和平的雨蛙之國轉眼間變成了地獄。每天都有雨蛙被達摩蛙吃下肚子。      許多雨蛙紛紛離開池塘,逃入草叢。然而身為雨蛙,他們必須生活在水源地附近,而且,池塘周圍也有可以充當食物的小蟲。      蘇格拉底和他的雨蛙同伴們,每天都為了水和食物來到池塘附近,然而,每次都有為數不少的雨蛙為此犧牲。      而且,草叢也絕不是什麼安全的場所,因為有可怕的蝮蛇在裡頭出沒。蝮蛇會躲在黑暗處悄悄接近,眨眼間便將雨蛙一口吞下。等到雨蛙驚覺時,身體已經被蝮蛇吞了一半,再奮力掙扎也回天乏術。每天晚上都有許許多多的雨蛙被蝮蛇吞噬。      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我們雨蛙會滅絕——蘇格拉底暗自擔憂,並且提議拋棄這個國家,卻遭受大人們反對。      長老——昆克塔多魯(註)說道:      「這就是我們的命運。其實這樣的事情一直反覆地發生,只是因為你們太年輕所以不曉得罷了。我們無法與之對抗。達摩蛙終究會離開,所以我們只能等待那一刻的來臨。」      許多年長的雨蛙都支持昆克塔多魯的意見。      「如果達摩蛙不離開呢?」      蘇格拉底問道。      「他們總有一天會離開。」      「如果他們一直不肯離開呢?」      「那就等到他們離開為止,這就是我們的命運。」      蘇格拉底無法接受長老的說法,於是下定決心和年輕的伙伴們一起踏上旅程,尋找新的天地。在這個遼闊的世界的某處,一定有能夠讓他們過著和平生活的地方。他們要在那裡創立自己的國家——      就這樣,蘇格拉底與六十隻雨蛙同伴一起踏上旅程,尋找可以安居的棲身之所。      ——在那之後究竟過了多久的時間?      蘇格拉底突然停下了腳步,喃喃說道。      這趟旅程非常嚴峻。安居的棲身之所等,根本找不到。      一離開生長的故鄉,他們便進入了沒有水、只有沙石的荒野。雨蛙只要身體表面變得乾燥,就會喪命。所以前往乾燥得沒有一滴水的地方,是極度危險的事。因為這個因素,他們才會一直以來都沒有離開池塘。      但是,為了找尋新天地,他們必須鋌而走險。蘇格拉底與同伴懷抱著必死的決心,踏入了只有沙石的荒野。      雨蛙們花費了一天一夜才穿越荒野,中途有十隻雨蛙筋疲力竭而死。      穿越荒野後,有一條大河。雨蛙們不約而同跳入了河裡。河水滲入了極度疲備的身體,舒服的感覺籠罩著全身。      河水清澄,岸邊有茂密的綠草。蘇格拉底以為終於抵達了樂園,沒想到這個想法簡直大錯特錯。開始四處傳來了同伴們的慘叫聲。      雨蛙們一隻接著一隻被拖入河水中,蘇格拉底潛入水裡,看到水中有巨大得他從來沒有看過的魚群。蘇格拉底不知道,其實那是紅點鮭。      凶猛的紅點鮭不停地襲擊雨蛙,用尖銳的牙齒撕裂雨蛙的身體。      蘇格拉底東躲西逃,死命地閃避紅點鮭的攻擊,好不容易才游到了河岸。雖然河岸上有和他一樣僥倖存活下來的雨蛙,但他們還是失去了二十隻以上的同伴。      在那之後的旅程艱難得蘇格拉底甚至不願意回想起來,因為他們去過的所有地方——草原,森林,岩場——都棲息著可怕的禽鳥和野獸。      他永遠不會忘記的是,有一次下過雨後,他們在小水窪歇息的時候,一隻烏鴉冷不防出現襲擊他們。烏鴉接連吞下幾隻雨蛙後,大概是吃飽了,接下來卻開始用尖喙啄剩下的雨蛙,叼起來拋到半空中。烏鴉不是把雨蛙當成食物,而是玩弄雨蛙,享受殺戮的樂趣。蘇格拉底和其他雨蛙慘叫著東竄西逃。      終於,烏鴉大概玩膩了,停止殺戮行為之後,便振翅飛走。然而,被留在原地的雨蛙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有的腹部破裂,有的手腳被撕斷——他們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雖然可憐,卻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蘇格拉底和其他雨蛙留下受傷的同伴,繼續他們的旅程。      在艱苦萬分的旅途中,他們曾經數次到達過沼澤和池塘。      然而,那些是已經被體型龐大的黑斑蛙和赤蛙所支配的國家。他們以體型較小的雨蛙為食,所以蘇格拉底和同伴當然不可能住在那種地方。      就這樣,蘇格拉底和同伴繼續這趟永無止境的旅行。不知不覺間,同伴只剩下出發時的三分之一。      某一天,他們來到有許多同樣是雨蛙所棲息的樹林,那裡有一條小河和取之不盡的食物,河邊也有又長又茂密的蘆葦可以藏身,躲避禽鳥的攻擊,蘇格拉底和同伴覺得他們終於找到樂園而忍不住高聲歡呼。      然而,住在那座樹林裡的每一隻雨蛙都愁眉苦臉。      「年輕人,這裡絕非你們所認為的樂園,更何況,這裡並不是我們的國家。」      棲息在那座樹木裡的年邁雨蛙說道。      「那麼,這裡是誰的國家?」      「是蟾蜍——薛西斯陛下的國家。薛西斯陛下是非常可怕的國王,每天都要吃掉五隻我們這些雨蛙才行。」      聽到老雨蛙這麼說,蘇格拉底和同伴都嚇得直發抖。      「你們為什麼不逃離這裡呢?」      老雨蛙對蘇格拉底的疑問搖了搖頭。      「你說,我們可以逃到哪兒?對我們雨蛙來說,不論逃到什麼地方都會遇到天敵——白鷺、紅頭伯勞、鴿子、老鼠、鼬鼠、紅點鮭——不只如此,同樣是青蛙也會吃我們,體型較小的青蛙就會成為體型較大的青蛙的食物。」      蘇格拉底也認為老雨蛙說得沒錯,因為經歷了這段漫長的旅行,他們已經得到深切的體悟。      「薛西斯陛下的確是很可怕的國王,但是,他一天只會吃五隻雨蛙。一吃完五隻雨蛙,他的肚子就會鼓起來,無法再吃更多。我們有四百個同伴,被吃掉五隻的話,再養育五隻小雨蛙就行了。」      「但是,每天都會有雨蛙被吃掉吧?」      老雨蛙點頭。      「你們要在這種地方繼續生活下去嗎?」      「你說你們已經在這個世界旅行過很多地方,那麼我問你,世界上有比這個國家更安全的地方嗎?」

延伸內容

【推薦文一】預言日本,也寓意台灣
◎文/蔡增家(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教授)           從過去以來,位於亞洲邊陲一隅的日本列島,在黃海及日本海等天險的阻隔下,一直是日本遠離亞洲大陸連年征戰動亂的人間樂土,也孕育出日本獨特的島國文化,這讓日本在地理上雖然身處於亞洲,但卻不像是個亞洲國家,因為它不只能倖免中國天朝帝國主義的併吞,更能免於中國大儒家思想的文化侵略,地理的邊陲,似乎成為日本的最好避難所。      然而,日本在地理上雖然遠離了亞洲,但在心理上卻一直無法擺脫亞洲,因為在島國天然資源相當貧脊的情況下,讓日本時時要與天朝進行經濟通商,也常常要受到來自中國的政治干預,一直到明治維新日本一躍成為軍事大國,在福澤諭吉提出「脫亞入歐論」之後,自詡為亞洲的白種人,在民族優越感的作祟下,日本在心理上才完全擺脫亞洲,成為亞洲的歐洲,也心向帝國主義的歐洲。      在軍事擴張主義失敗之後,將近兩百萬的日本人回到國內,讓日本又重新偏安於日本列島,這讓日本必須重新來建構屬於他們的新樂園,這就如同「青蛙樂園」中的土蛙們,離開他們原本的領地,去尋找他們安身立命的「那帕吉」(Napaj),然而這塊「那帕吉」,早已不是日本人專屬的領地,而是由鷲鷹(美國)所統治著,日本人眼中的「那帕吉」,只是美國的殖民地。      戰敗後的日本,美國取代歐洲成為日本的宗主國,在美蘇冷戰的對決下,美國在西太平洋的軍事島鏈取代過去地理的天險,讓日本避免於共產勢力的赤化,從此之後,日本再也沒有自己的外交政策,而以美國的亞洲政策馬首是瞻,同時在美日軍事同盟這座高牆的保護下,日本全力發展經濟,在短短地三十年當中,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本列島再度成為亞洲的經濟樂土。      同時,為了壓制日本軍國主義的復甦,美國給予日本一部和平憲法,在這部和平憲法下,日本失去了自己的軍隊,而只能擁有自我防衛的自衛隊,而面對外來的軍事威脅與攻擊,日本也失去了第一擊的反擊能力,只能尋求美國的援助與善意,而美國不但保護著日本,它也在積極約束著日本的行為,這就如同「青蛙樂園」約束著土蛙們行為的戒律「三戒」,一、要相信青蛙。二、不與青蛙鬥爭。三、不要擁有鬥爭的力量。日本人深信只要遵守著這三條戒律,美國就會永遠的保護著日本,也會為「那帕吉」這塊樂土,帶來永久的和平。      但美日軍事同盟畢竟不如過去地理天險般的牢靠,而美國人的承諾,也不如之前邊陲主義般的可靠,因為美國的亞洲戰略是隨著它的國家利益,而持續在改變的,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在沒有知會日本的情況下,到中國大陸進行破冰之旅,這在日本國內出現了「尼克森震撼」,對日本來說,美國就像是一隻到處尋找獵物的鷲鷹,隨時會離「那帕吉」(日本)而遠去,漂流的美日同盟,也讓日本惶惶不可終日。      再加上近年來,北韓核武威脅及中國軍事實力的崛起,更加深日本的不安全感,猶記得八年前熱銷的日本漫畫「進擊的巨人」,便描述長期安逸生活在三座高牆包圍的人,因為巨人的長大、突破了高牆,而與牆內的人民展開激烈的戰鬥,這隱喻著中國大陸的軍事崛起,正利用著釣魚台主權爭議,逐漸打破美日同盟的保護傘,呼籲日本人不能再安逸的生活在美日同盟的高牆當中,面對中國大陸的快速崛起,日本人不能在單方面依賴美國,而必須要強化自我防衛的能力。      這就如同「青蛙樂園」中,土蛙們不能再相信青蛙(中國)了,也不能奉行過去不與青蛙(中國)鬥爭的鐵律,更不能深信不要擁有鬥爭(軍事防衛)的力量。特別是在2011年中國大陸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中國大陸軍事支出每年呈現10%的爆炸性成長,中國大陸的海軍早已突破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封鎖,而正威脅著日本的南海經濟運輸生命線。      反觀日本,卻從2006年之後,在扭曲國會下出現弱勢首相,讓日本的政權更替有如過江之鯽,同時日本經濟也陷入失落二十年的長期經濟衰退,面對來自中國大陸及北韓的威脅,日本需要有一個強勢的首相。這是2012年安倍上台之後,一方面提出安倍經濟學來刺激經濟成長,一方面以修改憲法來恢復日本往日大國榮光的主要原因。      安倍不但解禁集體自衛權,也鬆綁武器輸出三原則,接下來則要修改憲法第九條讓自衛隊成為軍隊,但是在日本國內,卻對修改和平憲法出現不同的聲音,不但左派的政黨反對,許多輿論也認為修憲將讓日本陷入戰爭的危險當中,這就如同「青蛙樂園」中,那個每天都爬上懸崖的那隻滿是皺紋的醜陋的土蛙—加爾迪昂,他不但死守著「三戒」不放,也不願意正視入侵「那帕吉」土地的牛蛙們所帶來的巨大威脅。      同時這些人也忽視美國總統川普上台之後,所主張的「美國利益優先」政策,在這個政策下,川普要求日本必須負擔軍事同盟的費用,也抱持中美合作來解決北韓威脅的路徑,美國的軍事力量將逐漸從亞洲褪去。這就如同「青蛙樂園」中的許多土蛙,只想依賴外力幫助的想法,迷戀於和平主義而無法自拔,認為只要生活在和平的世界中,就算淪為奴隸也無所謂了,這是土蛙的不幸,也是日本的悲哀。      百田尚樹這本「青蛙樂園」,雖然是在影射日本,但身為台灣人,讀起來卻是如此的感同深受、心有戚戚焉。因為台灣與日本,同樣面對來自中國大陸崛起的威脅,而台灣的距離還更近,軍事威脅還更深。      其實,從過去以來,台灣面對中國大陸的崛起,也有所謂的「三戒」,首先是兩岸一家親,因此要相信中國不會武統;其次是兩岸武力相差懸殊,因此不要處處與中國作對;最後是聯合美日抗衡中國,深信台海有事,美國會協防台灣。然而,殊不知台灣問題仍是中國的核心利益,祖國統一是習近平的大國夢之一,而強化自身的國防力量,才是對抗中國的最有利的籌碼,一味地依賴美日的善意,只會讓台灣成為中美談判桌上的籌碼。由此看來,我們與「那帕吉」那些偏安一隅的牛蛙,又有何不同呢?      同時在兩岸的問題上,台灣各政黨也出現路線上分歧,成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但相同的是,認為只要搞好台美關係,兩岸關係自然就會好轉,也就是到達北京的捷徑是要經過華盛頓,這與「青蛙樂園」中的許多土蛙,只想依賴外力幫助的想法,又有何異同呢?      韓國與台灣同樣是分裂國家,同時韓國與台灣也同樣具有地域性的分裂,但是不同的是,韓國各政黨在經濟問題也許在國內吵成一團,但是在南北韓問題,甚至是對外關係上,卻是團結一致對外,反觀台灣各政黨,不但在經濟問題出現歧見,在兩岸關係及對外關係更是水火不容,這應該是韓國這幾年在經濟發展上能夠超越台灣的主要原因。      百田尚樹這本「青蛙樂園」,不只是日本的警訊,也是台灣最佳的借鏡,想想日本,看看台灣,會發現台日兩國不只是地震共同體,更是命運共同體。它不只預言日本,也寓意了台灣。   
【推薦文二】似是而非的寓言,似非而是的預言
◎文/陳啟鵬(歷史作家、媒體專訪歷史名師)      打開書本第一頁,看到「很久很久以前」,就不禁讓人莞爾一笑,因為幾乎所有的童話與寓言故事都是這麼開始的,這樣的開頭,很容易讓人放下戒心,因為明白即使裡頭有寓意,也終歸是美好的吧?但這卻是作者刻意設下的情境,要讓讀者在毫無預設立場的前提下,去面對看似簡單其實複雜的生存問題。      這樣的刻意,也在主角那隻名為「蘇格拉底」的青蛙身上,會用這個史上最偉大哲學家的名字,就意味著這個故事需要「思辨」。蘇格拉底的家鄉遭到達摩蛙的摧殘,所以牠一直在找一個樂園,一個青蛙能安居的天堂,所以經歷了無數艱難,牠來到心目中的天堂「那帕吉」,但沒多久,就為土蛙樂園亙古存在的「三戒」所困惑不已。      根據長老的說法,那帕吉之所以能豐衣足食,就是因為奉三戒為圭臬,但這三戒的內容太充滿矛盾了,光是第一條「要相信青蛙」,就讓經歷達摩蛙殘忍對待的蘇格拉底所無法置信,於是牠到處追索答案。在追根究底的過程中,讀者會產生既視感,浮現「怎麼如此熟悉」的感覺?沒錯,原來蘇格拉底不經意遇到的人事物,通通都有其寓意,像是「那帕吉」其實是日本國,年老的巨大鷲鷹「史提姆波特」指的是美國,而天敵牛蛙國逐漸逼近的「南方懸崖」,更是一眼就明白是在講南海紛爭。其中,最讓人注意的是蘇格拉底所遇到的遠遠國沼蛙皮耶魯,牠在被人說長的像土蛙時,有著超乎尋常的激烈反應,對和平的那帕吉,有著不明所以的輕蔑與仇視,還聲稱自己家鄉才是真正的「極樂世界」,看到這裡,各位應該都能恍然大悟,這個遠遠國便是我們的美麗之島「福爾摩沙」,所以皮耶魯出現的場次很少,但每一回出現都會帶來衝擊,這也讓讀者不得不往下看,因為想知道,作者葫蘆裡到底在賣甚麼藥?      只是不旋踵,這樣的好奇便被驚悚所取代,因為越是深入青蛙樂園的現況,越是覺得身歷其境而膽戰心驚,土蛙國裡正反意見的對立、牛蛙蠶食鯨吞的岌岌可危、如何面對先人耳提面命的青蛙三戒?都成為讀者心中的困惑,而不得不對應到所處的現實:倘若那帕吉切換到當今的遠遠國,我們該如何面對藍綠沼蛙為反對而反對的爭擾不休?蘇格拉底的生存問題,可以在碰觸那帕吉的三戒時完全變了調,那我們沾沾自喜的生活現況、引以為傲的自我約束、自視甚高的傳統價值,是否也禁不起相同的抽絲剝繭?      沒錯,這就是作者想要人們進行的省思,越是輕鬆起頭閱讀,越能感受無比沉重,原來寓言故事中遙遠的一切,跟自己與這個世界,都這麼的切身而至關重要。所以我們與其說蘇格拉底是個毫無預設立場的外來者,不如說牠就是讀者的化身,也因為青蛙樂園如此貼近現實,討論「那帕吉」的生存議題與價值思維時,所得到的衝擊才會更震撼。      這是一本一開始會笑,但後來想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的寓言故事,表面上圍繞著遙遠的青蛙樂園,實則是深層地看待現在賴以為生的一切,它確實是個寓言,可是裡頭的預言,卻寓言的如此怵目驚心。

作者資料

百田尚樹

1956年生於大阪府東澱川區,從日本同志社大學法學部中途退學後,成為一名撰寫電視、廣播節目臺本的「放送作家」。 2006年,他發表了以二戰為題材、描寫一群零式戰機飛行員故事的小說處女作《永遠的0》,正式出道為小說家。2013年改編電影上映,由岡田准一、三浦春馬主演,連續榮獲八週票房冠軍;日本東京電視台改編電視劇,目前總銷量已突破500萬冊。 2009年,他的青春小說《Box!熱血鬥陣》入圍第30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並獲第六屆本屋大賞第5名、第七屆早午餐BOOK大獎新人獎,不但熱銷突破40萬冊感動無數日本讀者,改編電影由《重金搖滾雙面人》票房導演李鬥士男執導,以《菜鳥總動員》躍升全日本超人氣偶像的市原隼人主演。於日本上映首週週末票房即突破日幣一億八百萬大關!同時朝日、讀賣、產經、文春週刊、新潮週刊等各大報章雜誌讚不絕口:「本年度No.1的體育青春小說!」 2013年,以《一個名叫海賊的男人》(暫譯)榮獲第十屆本屋大賞首獎的殊榮! 目前是編劇作家,參與製作許多電視節目,其中《偵探!夜間獨家》曾榮獲日本民間影視協會聯盟獎首獎。 著有:《販賣夢想的男人》、《永遠的0》、《24號的奇蹟》、《Box!熱血鬥陣》、《風中的瑪利亞》等作品 (以上中文版皆由春天出版)。

基本資料

作者:百田尚樹 譯者:陳盈垂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18-01-05 ISBN:9789571078267 城邦書號:SPB7G0000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