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在地平線盡頭,再見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在地平線盡頭,再見

  • 作者:禾又丹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2-20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說再見,是為了再見 說愛,則是為了不放過一絲擁有愛的可能 ★【LOOKin】美人時髦話題網駐英專欄作家禾又丹最新浪漫癒心作品 ★旅歐作家,真人真事、親身聽聞改編 ★繼前作《她的他》獲選文化部「年度推薦改編劇本書」,又一潛力影視化作品! 如果我繼續向前走, 走過你經過的石磚路、嚐過你吃過的英式早餐、 撫摸你摸過的黃金獵犬、呼吸你呼吸過的空氣…… 如果我繼續向前走,你在不在路的盡頭? 我的模樣、愛情的模樣、我在愛情裡的模樣, 你願意,牽起誰的手? 追尋戀人,獨自遠赴他國的少女 揮別舊傷,覓得幸福肯定的女子 提起勇氣,相信戀愛可能的女孩 三道被曖昧拉扯的寂寞距離 三段被名為失去的雨困住的曾經 三次從悲傷谷底重生的摯愛 「我喜歡的,就是妳原本的模樣。」 【名家推薦】 P’s/《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 小生/《於是,我們仍相信愛情》 「早餐情侶檔」矮子(思念央央)/《行星的恆心 》 一致感動推薦(依字首筆畫英文排序) 「有些人,愛過就永遠記在心裡一輩子;有些愛情,痛過才能看見幸福的模樣;有種我喜歡你,是只喜歡你原本的模樣。很多人都說雨天很浪漫,而我在這本小說裡的三場雨,總算懂得這個道理。」 ——人氣作家 P's 「禾又丹用細膩溫柔的筆觸,告訴我們道別是寂寞的開始,也是拉扯的新生。 而我們都要學著說再見」 ——人氣作家小生 「每一段愛情都只是萬花筒裡千分之一的表現方式, 沒有所謂最甜蜜或最苦澀的故事,只有因為愛過,而更好的人。 我們應該前行,亦或是為他原地停留? 這是一本充滿大人味道的小說。我很喜歡,推薦給你。」 ——「早餐情侶檔」 矮子(思念秧秧)

目錄

雨的國度 聽見雨聲 晴天娃娃

內文試閱

【 雨的國度 】
     + 直到這一刻才明白,分離這件事情,花再久的時間心理準備,都是不夠的 +      炎熱的夏日午後,臺北永和某巷弄的咖啡館正是熱鬧的時段。      相較略嫌吵雜的櫃檯區域,靠窗的角落寧靜許多,抬頭還能看見園子裡種的鳳凰花,火紅火紅地開滿樹梢。      一對情侶坐在這個景色極好的位子上,卻無心欣賞。個頭嬌小的短髮女孩專注地在筆電上鍵入文字,而對面,身型高瘦五官鮮明的男孩則以一種百般無聊的姿勢滑著手機。      兩人沒有對話,在過程中卻能充滿默契和親暱地分食桌上的飲料甜點。      「抽中了。」      夏雨正煩著想不出整篇報告的結論,擔心補交的報告再被退件,對面陪讀的男友突然坐直身子,沒頭沒尾地冒出這句話。      「你說什麼?」她反應不過來。      「我抽中英國打工度假的名額了!」江知霖秀出手機的畫面,充滿驚喜地宣布,兩顆眼睛閃亮得像黑鑽石般。      「真的抽中了?」一年一千個名額,不是有人連著參加了四、五次,抽到年齡都超過規定了,還是沒抽中,而江知霖不是才第一次參加,怎麼這麼容易中獎?      夏雨不死心地接過手機,那是一封中英文夾雜的郵件,信件標題大大地寫著正取通知,內容則是條列式的提醒事項。      她認真地閱讀裡面的一字一句,試圖找出任何可以否定這結果的字眼,越讀卻越覺得一顆心漸漸發寒,然後直直沉入無底深淵。      「小雨,我要去英國了,我要去倫敦了,我要出發了……」      他興奮地狂叫狂笑,隔著桌子硬要抱她,卡著一個奇怪的姿勢,還邊捧著她的臉一陣亂親。一連串瘋狂又失控的舉動,引得鄰桌的客人們一陣竊笑。      「對、對不起……」她滿臉通紅地道歉,趕緊拉著他坐下,不忘低聲提醒,「江知霖,你冷靜一點。」      「我冷靜不下來啊!我的夢想終於成真了,太高興了!」他停止不了燦笑。「小雨,妳也替我高興,對吧?」      她愣了下,勉強一笑,「嗯。」      沒有說出口的是,他有多興奮,她便有多低落。      雖然兩年前剛交往的時候,就知道他一直有到英國生活的夢,但總覺得那是很久以後的事情,加上大部份的人都只是拿夢想兩個字來說嘴,所以她從頭到尾沒有很認真地放在心上過。即使在一個月前,他開始不停查詢申請的相關文件……      以為這天不會到來的,怎麼轉眼卻身處其中,完全措手不及……      遙遠得無法想像的英國,九千七百七十二公里,至少十六小時起跳的飛行時數。      未來的他們會如何呢?      擋不住如潮水般湧來的恐懼不安,她只能努力安撫自己,盡全力維持著臉上的笑容,不想在這重要的時刻潑他冷水讓他失望。      直到這一刻才明白,分離這件事情,花再久的時間心理準備,都是不夠的。      ***      十三個小時後,江知霖就要從桃園搭上飛往倫敦的飛機。      「聽說在英國影印很貴,我還先寫好印好面試用的履歷,不知道十份夠不夠……啊,還有,我連文具也買了,原子筆修正帶美工刀什麼的……奇怪,怎麼總覺得少了什麼?」      二十九吋的超大型行李箱攤開在地上,半邊已經塞滿了一年四季的衣物;另外半邊則是一些零散的必需品,像是各種成藥、相關文件和雜物,毫無章法地填著空間。      「小雨,妳快幫我看看是不是少帶了什麼東西呀?」江知霖邊整理邊苦惱著。      「轉接插頭?」夏雨想也沒想地。      「對對對,就是它,我真是太愛妳了!」他用力啵了她的臉頰一記,然後翻箱倒櫃地找著轉接插頭。      她抱膝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他忙碌的背影,眉宇間深深的擔憂和不捨。      「你真的一定要去英國嗎?」      語畢,才驚覺自己把好幾次到嘴邊又強行嚥下的問句脫口而出了。      他很意外,轉身直視她,沒有回答,只是反問:「所以,妳其實是不希望我去英國的嗎?」      「我……」她掙扎了下,慢慢地說出心裡話,「我希望你去,也不希望你去。」      眼眶悄悄地紅了。      江知霖是她的直屬學長,因為大二的學姐休學,而大四的學長又忙著準備報考研究所,只剩下大三的他可以依靠。      偏偏,大一生活都已經開始兩個月了,他卻一直沒來認領她,後來系上的教授們特別嚴格,其中一個甚至每節上課前都還會抽查課堂筆記,同學們紛紛求助自己的直屬學長姐,不得已,身為新生她只好反過來跑去認領學長。      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她到現在都還記憶深刻。      那天,他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個位置,神采飛揚地和同學討論他的未來規劃,興奮得整個人都好像在發光。他燦爛的笑容感染了圍著他的朋友們,同樣感染了她。      一直以來,她對於未來的事情從來沒有非做不可的計畫,小學時關於夢想的作文題目怎麼也寫不出來,最後只好抄著同桌好友的內容。高中選校時是跟著分數落點,大學填志願卡則是爸媽覺得臺北的學校離家近不用住校,志願卡上便填上了所有臺北學校的科系。      因為沒有特別不要的,也沒有特別想要的念頭,父母決定也好,隨機抽選也好,她都好都可以。      她沒有夢想。      看見江知霖的那刻,有史以來感覺到內心的悸動,所以她那時候這麼說了……      「學長,你有女朋友嗎?」      他呆了兩秒,哈哈大笑,爽朗地問:「怎麼,妳要當我女朋友啊?」      「嗯。」她認真點頭,還請示,「可以嗎?」      她的回應反而讓先開玩笑的人傻了,他盯著她看了有一輩子那麼久後,唇邊慢慢地展開一道很溫暖很讓人心動的微笑。      「好啊,學妹。」      他是她唯一夢想擁有的,待在他的身邊看著他積極進取地過著生活,她便覺得自己的人生一起變得有未來起來。      每一次,他達成任何一個立下的目標時,她都是最高興的那個人。她真心希望他開心,能做任何他夢想做的事情。      現在,卻……      自從他確定離開臺灣的那天起,就再也無法由衷地替他感到快樂了。      「妳傻啦?我明天早上的飛機耶,現在說這個未免太晚了吧?」他半開玩笑地說。      逃避不想談論的話題時,這是江知霖一貫的做法,不破壞現狀同時不正面回答,一切風平浪靜似地笑著帶過。      「我知道晚了,可是……」她咬唇,淚水在眼眶裡閃動。      不想要他離開身邊,即便只是臺北到高雄的距離也不願意,更別說要花半天以上飛到地球另一端的英國。      偏偏英國打工度假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夢想,為此,課業再繁忙,他都沒有間斷打工。不停累積打工度假要求的存款額度,零碎的時間還用來自修英文,每年都報考多益藉此提升語言能力……甚至,在高中畢業的那一年,選擇先去服完兵役才報考大學。      早在四年前,他便準備好一完成大學學業,毫無後顧之憂的出發英國。      為了圓夢,他做了多少的努力,她比誰都還要清楚,所以更加說不出口,支持不了,卻也反對不了……這些日子,被如此矛盾的想法反覆折磨,忽喜忽悲地,內心痛苦不已。      拼命忍耐到了現在,直到這一刻,才真實體會到離別如此的接近,無限蔓延增生的焦慮,吞食掉最後的偽裝,她再也忍受不了了。      讓她試一次就好,盡全力挽留他,留他待在她身邊,哪裡都不要去。      「可不可以不去英國?」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      「不可以。」      「為什麼?」他反射性的回答,讓她感到受傷,委屈地追問:「難道不可以為了我留下來嗎?難道我在你心中一點都不重要嗎?」      他嘆氣,摸摸她自然捲翹的淺色短髮,「小雨,妳明明知道,擁有一家正統歐洲風味的咖啡廳是我最終的夢想,英國這兩年的時間,除了體驗異國生活外,對我來講更重要的是,藉地緣之便,實地考察鄰近各國的咖啡文化,融合見聞建立屬於我自己的歐洲咖啡地圖。認真算起來,兩年時間都還嫌不足夠了,我怎麼能不去?」      是啊,怎麼能不去呢?連她自己都說不出口了……      和他夢想相比,她就像無理取鬧吵著要吃糖的三歲小孩。      「那我呢?」她悶悶地再問。      他笑了,捧起她低垂的小臉,用力啵了一下。      「我的未來從來沒有少過妳,妳忘了妳說過要黏我一輩子啊?」      「去英國就黏不到了啊……」      「只要忍耐半年的時間,我們就能再見面了,很快的,我保證聖誕節回來看妳,好嗎?」      雖然他很努力地想讓她開心,她心情還是很低落,「如果我爸媽能像你爸媽一樣開明該有多好?那我就能休學和你一起去英國了。」      夏雨曾經試著提出假設性方案試探父母,結果兩人的反應不約而同地,一臉正色對她曉以大義了兩三個小時,直到她不斷承諾只是開玩笑後才放過她。這次經驗,嚇得她之後連英國兩個字都不敢說出口。      「妳爸媽只是擔心妳,畢竟妳不只是女生還是個學生。」兩個角色都令人擔心,也難怪她爸媽不答應。      「那我不要當學生了。」她鼓著臉頰說,完全賭氣。      「而且也不要當女生了。」他馬上接話。      「江知霖,我不當女生的話,你要跟男生在一起喔?」她傻眼。      「可以啊,如果妳還是先告白的話。」      江知霖得了便宜還賣乖地,露出一口招牌的閃亮白牙,晃得夏雨立刻牙癢癢地,不過不是想笑而是想咬人。      「哪有這樣的,女生也我告白,男生也我告白,不公平!」      「很公平啊!」他看著她,帶著當初那令她怦然不已的笑容,「妳來負責告白,我來負責愛妳,不是很公平嗎?」      她尖叫,猛地摀住他的嘴巴,滿臉脹紅,結結巴巴地警告說:「不、不准你講肉麻話!」      掌心下的弧度不斷擴大,雙眼還彎成了弦月狀,不斷嗚嗚地發出聲音,不知道在笑還是想說什麼,她有點惱羞成怒地不想放開,沒想到對方居然直接作出無恥的行動,她觸電似地立刻投降。      「你怎麼偷親我,而且有口水!」一看掌心真的濕濕地,她不敢置信地問:「你該不會用舔的吧?」      「妳猜看看呀!我不只要偷親妳,我還……」他沒把話說完,痞痞地笑而不語,舞動靈活的十指。      「你、你不要過來喔!」      「我、我要過來了喔!」他故意學著她的語氣。      那晚的笑聲和尖叫聲,一直鬧到深夜才停歇,多少沖淡了些許離別前的悲傷。      ***      凌晨四點半,江知霖提著沉重的行李下樓了。      夏雨沒有任何動作,靜靜地呆坐在床邊,聽見樓下大門開了又關了的聲音,才站起來快步走到和房間相連的陽臺。      未亮的天色中,僅能憑藉一樓客廳透出的燈光,勉強地照亮眼前的畫面。      一輛藍色小客車就停在大門前,江爸爸正幫著江知霖把行李箱放入後車廂,江媽媽站在一旁不忘叮嚀著什麼,他聽了點點頭,不知道回了什麼,逗得原本滿臉擔憂的江媽媽笑呵呵地,連一旁嚴肅的江爸爸都跟著笑了。      右手不知不覺緊揪著胸口的衣服。      她怎麼努力瞇眼細看,還是看不清楚他的五官神情,也聽不清他們的對話,她開始有點後悔沒有送他了……      可是,別說機場入關前的那道門,像江爸爸江媽媽這樣近距離地,目送他坐上前往機場的車,她都沒有勇氣承受,深怕自己會忍不住不讓他離開的念頭,真的衝動地全力阻止他上飛機,親手毀了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可是,有時候,真希望有那樣不顧一切的魯莽。      憂鬱垂目,她輕輕嘆息,覺得胸口的悶痛又悄悄加重了幾分。      江知霖打開車門準備入座前,突然無預警地抬頭看向二樓方向,不到一秒便精準地發現她的位置,好似老早就知道她站在那裡偷窺很久了。      嚇了一大跳,但想躲已經來不及了。      「小雨,我走啦!」他圈手喊完,笑得比平常都還要更耀眼、更加沒心沒肺地,朝她用力揮手道別。      她整個人僵成水泥柱,抿嘴皺眉瞪他。      沒有任何含意的間單五個字,是他離開臺灣前,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再外加上,去外地兩天一夜的郊遊般,如此大大咧咧的燦爛笑容。      分隔兩地分離兩年的孤單寂寞,好像只有她一個人要經歷似地。      「哼……你走啊,都不要回來好了,討厭鬼……」      她討厭這麼無所謂的他,她討厭他這麼無所謂卻還是好愛好愛他的自己。忘了是從哪裡看到的感情定論,但說得果然沒錯,先告白的人先輸得一蹋糊塗。      她輸慘了。      一直到江爸爸載著江知霖的車開出了巷子口,一直到看不見那輛車的尾巴為止,她才渾身乏力地跪坐在陽台的角落,猛地摀嘴暴哭出來。      哭得好不委屈,像個被拋棄孤立無援的孩子。事實上,她心裡真的有種被他拋棄的感覺,在夢想和她之間,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夢想,而不是她。      她其實很受傷,再多的理解認同,都無法瞬間痊癒她的傷口。      黑夜轉黎明之際,無聲無息地下起了綿密的毛毛雨,安靜地不間斷地,天空溫柔織著阻隔世界紛紛擾擾的網。      謝過了江媽媽的關心和好意,雙眼又腫又紅的她接過了傘,離開了因為江知霖的存在而宛如第二個家的江家。      走在雨中,緊緊抱著傘卻沒有打,這場雨隔絕了世界和她,不用怕被別人聽見或看見,她一路放聲哭著回家。      他奔向了夢想,離開了臺灣,離開了她。      ***      三個月後      臺北某大型購物中心的員工休息室中,幾位櫃姐抓緊一個小時的午休時間,邊吃午餐邊聊著天。      一個短髮女孩拎著便當,匆匆忙忙地走了進來,還沒坐定就先道歉,「對不起,我今天有事,九點會先離開,沒辦法跟大家一起關店,真的很不好意思。」      「小雨,又要趕回去跟妳男友視訊啊?」長相艷麗的前輩笑著對她眨眨眼睛。      夏雨和同櫃的櫃姐一樣,身穿黑色的合身套裝,服飾專櫃的制顯得俐落又專業,讓她整個人的形象跟著大反轉。只是再認真細看,便會發現那略施淡妝的臉上,仍是稚氣未脫的少女模式。      「甘姐……」前輩的調侃,她臉都紅了,很沒必要地解釋說:「他、他在英國有時差,我們只有這個時間才湊得起來,所以……」      「所以?」見她害羞,甘霈忍不住再逗逗她,「所以,妳一個大學生卻這麼認真兼差,不會是為了男朋友吧?」      她老實地點頭承認,「嗯,明年暑假我想去英國看他,要多存一點旅費才行。」      江知霖不在身邊後,突然一下子失去生活的重心,一個人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整天就是守在電腦手機旁邊,不停刷新他的各種社群網站頁面,等著他隨時的連線視訊。      每日茫茫然地過了半個月的某天晚上,小小的通話視窗裡傳來江知霖找到工作的好消息,而且還是在他憧憬的咖啡店裡擔任咖啡師,她當下超開心不停地替他歡呼鼓掌。可是,兩人結束通話後,心裡卻莫名空虛起來,她認真地覺得自己很沒用,在他勤奮努力的這段時間中,只全心全意地放任身心靈憂鬱發霉長香菇……      想跟上他的步伐,想和他一起朝未來前進。      咬牙振作,刻意找了對她來說有難度的兼職,也如同預期地,新工作適應得很辛苦,加上大三開學後,每天的行程表都排得滿滿的,課業加上工作的雙重生活,她忙到終於不再覺得虛度光陰,也終於不再總是每分每秒想念他。      漸漸地,有了小小的目標,她想靠自己的力量,到英國找他,給他驚喜。      「英國?妳跟妳男友現在是遠距離戀愛囉?」旁邊一直在玩著自拍的同櫃前輩林惠茹,突然感興趣地插嘴問。      遠距離這三個字,像根針插進了夏雨心裡最柔軟的地方。      如果沒有人當面提起,有時候連她自己都會忘記兩人分隔在地球兩端的距離,也或許……是她太期望事實便是如此,所以選擇刻意遺忘。      夏雨勉強笑了笑作為回應。      林惠茹瞪大雙眼,不可置信地驚呼:「天啊,妳怎麼受得了遠距離呀?要是我二話不說馬上分手!別說其他國家,我連在外縣市都無法接受了。更何況,男朋友在那麼遠的地方,連個影子都見不到,還談什麼戀愛?」      悄悄地握緊竹筷,她咬著下唇卻不知道如何回話。      前輩的話令夏雨非常不舒服也很委屈氣憤,但她從小口語表達能力就不是很好,尤其是要提出自己的想法去反駁別人的時候,實力只有參加百米競賽的國王企鵝可以比擬。      「林惠茹,我不知道妳原來是鄉民,啊,不對!失敬了。」甘霈淡淡地插了句話。      「啥?什麼意思啊?」林惠茹一頭霧水。      「不是鄉民,是酸民才對。」甘霈燦笑,好心解釋,「就有事沒事都要酸一把的那種。」      夏雨連忙低頭遮住到嘴邊的噗哧聲。      「甘霈,妳!」林惠茹惱羞成怒,「我跟新來的妹妹聊天關妳什麼事啊?」      甘霈翻白眼說:「妳看不出來人家不想聊這些嗎?」      「是嗎?」林惠茹挑眉,轉頭問她,「妹妹,妳有不想跟我聊天嗎?」完全曲解了甘霈的意思。      兩個人傳著傳著,突然未爆彈又傳回了夏雨的手中。      人生第一次打工,就從事近乎業務性質的專櫃小姐,每個月為了達到個人業績目標,要學著和各式各樣的客人交談斡旋,帶給不擅人際關係的她很多挑戰,同時也伴隨著很多的挫折感,好不容易稍稍適應了,沒想到隨著相處時間的拉長,連和同事之間也需要小心斡旋,比如現在。      「我……」她從便當盒中抬頭,兩難地看著她們,覺得做人好難,她一個新人,現在怎麼說都要得罪人,偏偏她誰也得罪不起。      「惠茹,經理有事找妳,她在櫃台。」這時候,另一個前輩柯淑芬開門走了進來,叫走林惠茹後,她便直接在空下的位子坐下,大剌剌地吃起便當,邊吃邊問:「氣氛怎麼那麼僵,妳們剛剛在聊什麼?」      「還不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林惠茹。」提到這個名字,甘霈再次翻了白眼。      柯淑芬揮揮雞腿,「唉呀,妳也知道她就是嘴賤,忍忍就算了,別嚇到小雨了。」      「就是她嚇到小雨了。」甘霈有點無奈地回話,轉頭認真嚴肅地叮嚀夏雨,「別管別人說什麼,你們兩個人對彼此的想法和心意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嗎?」      她突然覺得一陣熱氣襲上雙眼,忍著鼻酸地低聲說:「甘姐,謝謝妳。」      「小雨啊,妳真的要加油撐著點,別被嚇跑了。」柯淑芬也語重心長地,「姐無力訓練新人了。」      ***      晚上九點一到,夏雨就急忙收拾東西,制服也來不及換,騎著機車直奔回家。      臺灣晚上九點是英國的早上五點,正是江知霖準備出門的時間,在他徒步到店裡的這三十分鐘路程裡,兩人時間才能湊上,簡短地聊上幾句。      眼看只剩下十分鐘了,她進入房間衝到桌前打開筆電,飛快地鍵入使用者的密碼,剛連上線馬上就傳來視訊要求的畫面和鈴聲。      「聽得到嗎?」江知霖的臉從螢幕上跳了出來。      「聽到了。」明明還喘得厲害,她笑了,整個人都放鬆下來,抱著筆電趴在桌上。      「我還以為妳今天趕不上了。」      倫敦薄霧的早晨中,江知霖在市區的街道上走著,背景到處是維多利亞式的建築混著現代化的店家裝潢,偶爾幾個也趕著上班的歐洲人面無表情地和他擦身而過。      「我也以為會趕不上,幸好經理同意我今天不用幫忙關店。」      他突然大笑出來,比劃著自己的臉,「妳那是替我準備的新造型嗎?逗我開心?」      「什麼?」她一頭霧水地摸摸頭髮,才發現自己的安全帽到現在還戴在頭上,脹紅了臉,在江知霖的大笑聲中,摘下安全帽手忙腳亂地整理亂髮,「就整路都怕來不及嘛……」      他凝視她,突然惋惜地嘆息,「真想抱抱妳,親親妳的頭髮。」      她臉更紅了,癟著嘴喃喃,「你現在訂機票回來啊。」毫不隱藏的怨念。      「妳說什麼……啊!等我一下。」      夏雨看見他叫住一個正在溜狗的老人家,笑嘻嘻地和對方打招呼,又摸又揉地和黃金獵犬玩了下,然後笑著互相揮手道別。      「你認識那個老爺爺?」聽不懂他們的對話,她好奇地問。      「不認識,不過現在認識了。」他無所謂地說。      「啊?」      「那個老爺爺和我就住同一條巷子裡,每天早上都看到他出門溜狗,遇到他好幾次了。」想到什麼突然笑了出來,「妙的是,我們出門時是走反方向,但是每次都會在這個路口相遇,是不是很有趣?」      「也太巧了吧。」她覺得很有趣。      「對呀,剛剛我跟老爺爺提起這件事,沒想到他也有發現,說下次再遇到要請我喝咖啡,我說到我們店裡我親手煮給他喝,但是狗要借我玩一天,結果他說我要的話可以馬上把狗帶走,但是包準三小時不到就後悔做這蠢決定。」      兩人一起哈哈大笑。      各自生活的小事聊著聊著,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一直到江知霖抵達店門口前,兩個人才依依不捨地說再見。      通話結束了。      瞬時,週遭一片寂靜,她靜止不動,呆呆地望著螢幕,然後,窗外街道的聲音漸漸地清晰起來,她卻感到更加地空虛和失落,宛如靈魂被掏空般。      她好想他,真的真的好想他。      想他暖暖的大手,想他開心時仰頭大笑,想他抱她時總喜歡用臉頰蹭她頭髮的小動作,想他身上淡淡的綠茶香皂味……鼻頭開始發酸。      「不行不行!」她驚覺,立刻抬頭瞪著天花板,一手緊緊捏著鼻子。      絕對不能再哭了。她討厭自己變得軟弱,動不動就想江知霖想到流眼淚。      天啊,妳怎麼受得了遠距離呀?      耳邊響起林惠茹不可思議的質問,心裡不禁一陣苦澀,兩個人若能在一起不分開,有誰會願意分隔兩地遙遙相望?      對她而言,遠距離戀愛不是個選擇性的名詞,而是不得不的動詞。      身邊沒有他的時間,她只能自己想辦法去填補,填補到沒有時間去意識到身邊沒有了他,好讓這些日子不會崩塌下來,好讓自己能夠繼續生活這件事。      「夏雨,江知霖在英國很努力,所以妳也要努力才行。」      拿起桌上的日曆,她用紅筆劃掉了今天。      今天,覺得他有些不一樣了,看著江知霖流利地和當地人說著她無法完全理解的英語,那個熟悉的大男孩,突然之間變得好遙遠的感覺……      不想這些了,她甩甩頭,拍拍臉頰。      再撐一下,再五十二天,就能見到他了。

延伸內容

◎文/「早餐情侶檔」 矮子(思念秧秧)   怎麼可以連著兩本書,都讓我熱淚盈眶呢!      「不是吧!」「不對啊!」「不行啦!」大概是在一陣怪叫之中,我無法釋手的翻閱起本書的序曲,而【雨的國度】是我最喜歡的故事。      直到這一刻才明白,分離這件事情,花再久的時間做心理準備,都是不夠的。      遠距離的提心吊膽,在我腦海裡不斷地,自行想像出了許多老套的劇情。然而,直到我跟著女主角的腳步,一步一步地來到了英國,伴她走過這段思念之路,遇見了一些懂得包覆他人心痛的溫暖之人,文中的字字句句重重敲打在我心頭。我忽然想起了一個重要的朋友。也許我們經歷的事情不盡相同,但都曾擁抱過失去的遺憾。在故事裡,我看見了十四歲時,連哭泣都使不上力的自己。      劇情衝擊的震撼完全不在我的預設裡,不過我想這就是這本書值得一看的地方,請記得準備好衛生紙。      悲傷過後,我們應該前行,迎接再一次幸福的機會,亦或是為他站在原地停留?      好喜歡由短篇集結而成的故事,無需太多太密集的交代,更讓我對那些空白的未來充滿了想像與期盼。      *      笑著哭是因為我感受到了這樣的小幸福,「我的模樣,愛情的模樣,我在愛情裡的模樣」,別人怎麼看你,其實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他眼中的你,如此特別。      也許是因為自己的戀愛故事是在學生時期開始,我對於校園背景的戀愛故事完全沒有抵抗力。不同於一般的戀愛小品,【晴天娃娃】更讓我確信了,透過喜歡的人的眼,我們就是無際宇宙中最閃耀的星星,而愛情也因此存在。      每一段愛情都只是萬花筒裡千分之一的表現方式,沒有所謂最甜蜜或最苦澀的故事,只有因為愛過,而更好的人。這是一本充滿大人味道的小說。      我很喜歡,推薦給你。

作者資料

禾又丹

大學起便離家在外飄泊,從外縣市到澳洲,從澳洲到目前的英國。 輾轉流浪之間,旅行的意義也不停地更新,不變的是家人朋友所給予的依靠。 環遊世界是執行中的夢想,而寫作則是我想像力的出口。 各位,歡迎光臨。 禾又丹 X 丹飛練習曲 https://www.facebook.com/HYDfly

基本資料

作者:禾又丹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12-20 ISBN:9789571078311 城邦書號:SPB7F00009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