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

  • 作者:木靈(こだま)
  • 出版社:平安文化
  • 出版日期:2017-10-12
  • 定價:299元
  • 優惠價:79折 236元
  • 書虫VIP價:23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4元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暖心聖誕月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Amazon、紀伊國屋、三省堂書店文藝作品排行榜第1名! ★上市第一個月即突破13萬冊,引發日本書店店員、讀者熱烈回響! 雖然喜歡,卻進不去! 「書名無法上報」的話題作! 最具衝擊性的真實故事! 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我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 我是說真的。 我們交往的二十年來,這個「進忌」問題一直折磨著我們。我從未跟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畢竟這實在難以啟齒。我們花了整整四年才插進來一半,跟板塊一樣,每年僅下沉幾公分。我們的性愛,簡直是地球等級。 我媽媽因為不知道內情,一天到晚問我:「你們怎麼結婚這麼多年還沒有小孩?去看個醫生吧。這並不丟臉,很多夫妻都生不出來啊!」事實上,我從來沒遇過苦於「進不去」的夫妻。 「陰莖插不進去?妳別擔心,這很常見喔!」如果我跟醫生坦白,會得到這種答案嗎?但要我開口問醫生這種事,我寧願獨守秘密一輩子。 性事不順利、親友的冷言冷語、工作上的打擊,我時常覺得自己根本就是這個世界的瑕疵品。如果我也能像甕一樣,摔得粉身碎骨就好了。 普通地活著,什麼時候變成了這麼困難的事? 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彼此像兄妹一般相處,又或是像植物一樣默默相守。也許看在其他人的眼裡這是不正常的,但這樣的我們,難道就沒有資格追求幸福? 《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是震撼人心的真實故事,作者木靈以冷靜卻充滿幽默的筆調,娓娓道來她與丈夫從相知、交往到結婚,這「愛與墮落」的半生。 在「正常」的世界裡,我們總是被教導夫妻就是彼此唯一的性伴侶,組成家庭就得要生兒育女。我們把自己塞進相同的模子裡,量產出符合社會期待的產品。不結婚、不做愛、不生孩子,就是不合群。不積極、不快樂、不想活著,就是瑕疵品。 但是誰管它呢?你原原本本的樣子,就是你最好的樣子。 【來自各界的感動推薦】 我們使用和同人誌版相同的書名,不是為了製造話題。沿用這個書名,甚至可能會賣不好,因為讀者或許會不敢拿起來看,書店也或許不會願意擺出來。但是,深受「普通標準」所苦的女性所寫、提倡「你不需要活得跟大家一樣」的書,書名卻為了討好「普通標準」、輸給同儕壓力而變更,這不是件很奇怪的事嗎?這個書名就是一種反抗! ——日本「扶桑社」編輯/髙石智一 這是身受名為「結婚」之傷、渾身浴血的夫妻,二十年來的經歷。 ——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得主/松尾鈴木 我沒有辦法不哭著讀完最後一頁。我甚至想要在路上發送這本書,讓那些深受世上「普通標準」所苦、感到格格不入的人也看看這本書。我也是這樣的人,透過這本書,沒辦法「普通地」活下去的自己獲得了肯定。 ——紀伊國屋書店/佐貫聰美 我困惑地讀著這比起想像中更加嚴峻的狀況,但沒想到結局會如此令人感動。在書的最後,不假思索就掉下了眼淚。有很多令人不禁發笑、印象深刻的段落,但也就是這些段落讓人感到更加悲傷。 ——紀伊國屋LaLaport豐洲店/宮澤紗惠子 那種震撼心裡的感覺,無論用什麼字詞都無法形容,反而會變得庸俗。字典裡「活著」這個詞的解釋,應該要引用這本書。 ——28歲女性讀者 邊讀邊聽見自己的心跳聲,我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作品。過去我每天都痛苦地獨自生活著,但現在我覺得「這樣也好」,我很幸福。 ——36歲女性讀者 我沒用書籤就一口氣讀完。這對夫妻所選擇的「形式」,讀到最後一定會讓你點頭讚許。我嫉妒這對夫妻不平常的「愛」。 ——28歲女性讀者 字裡行間充滿對老公的愛令我難以呼吸,「我不能再讓他受苦了」,這是何等美麗又令人尊敬的關係。世間的「普通」使人孤獨,我的身上也有著無法變得普通的地方,但我想,從今以後能好好地活下去。 ——39歲女性讀者 難道形式不美麗的幸福,就不能稱之為幸福嗎?讀到最後一頁時,我對平時總把「希望」輕率掛在嘴上的自己感到羞恥,流下了眼淚。 ——鳥取縣女性書店店員/O小姐 「普通人」很難察覺的「渺小又巨大的奇蹟」。讀完之後,我不禁張口驚嘆「哇……」,然後眼淚再也無法抑制地掉了下來。 ——戶田書店靜岡本店/金澤惠子 不由得感到斷念和哀傷,但那自雙頰滑落的淚水,絕非出自同情。愛的形體會改變,但這對夫妻的愛,卻因為陰莖插不進去而不會改變。 ——澤屋書店FES"AN店/松本大介 人類的堅強、悲傷以及活著便會產生的「業」,全都濃縮進這個故事裡,我希望能有更多人閱讀這本書。 ——東京都伊野尾書店/伊野尾宏之 乍看之下是很胡鬧的書名,但在這之中卻有著真摯的呼喚以及純粹的愛。 ——京都府男性書店店員/O先生 生與死、性與孩子、家庭、學校、少子化、醫療……世界上所有的問題,讀者都能透過這本書而有所共鳴、得到慰藉。 ——49歲男性讀者

序跋

書封設計者 霧室的話
  在讀完這本書的時候,旋即而來的是強烈的孤獨感。   雖然完全不敢想像,作者遭遇的事情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會有多崩潰,但為了揣摩作者和讀者看本書的心情,接下來的一週大概就是在這種寂寞感中泡著,一想到這本書時就有種想哭的衝動,但眼淚是往心裡的方向流去的。就像作者說的,如果要跟醫生說:我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我寧願一輩子守著這個秘密,有一種難言之隱的感覺悶在胸口。   我們便以這樣的感覺當作基底,結合書中讓我們印象深刻的片段發展出書封提案。作者不斷提到自己就像一個「瑕疵品」,令人難受,卻是對她看待自己的狀態一個很好的詮釋。 我們以描圖紙張作為插圖的素材,作者的身形以半透明的描圖紙呈現,宛如一個空殼子一般,不管遇到什麼樣的遭遇,她總會將自己隱藏起來獨自承受,而當她緊緊擁抱著先生時,反而更映襯出瑕疵的自己。至於書名則以稍微錯落的方式呈現,因為這並不是能夠輕易說出口的事情啊,也正是這本書的動人之處。

內文試閱

  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我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我是說真的。我們交往的二十年來,這個「進忌」問題一直折磨著我們。我從未跟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畢竟這實在難以啟齒。      我媽媽因為不知道內情,一天到晚問我:「你們怎麼結婚這麼多年還沒有小孩?去看個醫生吧。這並不丟臉,很多夫妻都生不出來啊!」事實上,我從來沒遇過苦於「進不去」的夫妻。「陰莖插不進去?妳別擔心,這很常見喔!」—— 如果我跟醫生坦承,會得到這種答案嗎?要我開口問醫生這種事,我寧願獨守秘密一輩子。到頭來,我沒有選擇生兒育女,而是跟老公像兄妹一般相處,又或是像植物一樣默默相守下去。      I. 春陽      三月底,田裡的積雪終於開始融化。高中畢業的我也準備到外地求學,離開這個生我育我的偏鄉村落。爸媽在考前不斷向我強調,我們家沒有餘力供我重考,落榜的話我就得出社會找工作。最後,我勉勉強強考上了第三志願。      以前的我常幻想,自己離家的那一天,與朋友、男友會是多麼地難分難捨。小時候一想到這裡,我總忍不住悲從中來,陶醉出神。然而實際上,這天只有爸媽幫我搬家,而且過程極其平淡。      我只帶了衣物、碗盤等最低限度的必需品,最後僅打包出四個紙箱。東西少到連媽媽在幫我把行李搬上卡車時,都不禁目瞪口呆地說:「就連阿公喪禮上訂的便當都比妳的行李多。」      我自小就苦於與人相處,小學時一與人四目交接,就會緊張得臉紅結巴,不知所云。其實我不是不想跟別人聊天,然而,每當我鼓起勇氣開口,卻總是語無倫次。一想到自己當下有多糗多尷尬,我的臉就會脹得更紅,緊張到說不出半句話。      升上高年級後,每天上學前,我的肚子都會一陣劇痛。把這事跟媽媽說後,她非但沒有擔心我,還把我痛罵了一頓:「妳這孩子怎麼這麼軟弱?居然把自己搞到神經衰弱?真丟人!」之後我不敢再提起這件事,無計可施之下,只好瞞著家人,用過年紅包跟零用錢去買了正露丸。正露丸對小學生而言非常昂貴,但只要把那外型有如泥丸子、又軟又苦的藥丸吞下肚,就不會一直拉肚子,心中的不安也會有所緩解。然而,每當第一節課鐘響,肚子又會故態復萌。當時我很擔心自己生了什麼重病,卻無法向外界求助。畢竟我光是跟人說話都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吐露心事更是一大突破。我好想正常地與人聊天,那時我不斷在心中祈禱,希望升上國中、高中後能與人相談甚歡。然而回過神來,卻已是十八歲了。      我對這座村落毫無留戀,亟欲離開這個大家都認識我的狹隘世界。看著山頭與荒地白雪皚皚的單調景色,我決定要到外地從零開始,在沒有人認識我的新環境中改頭換面。      爸爸帶我們從函館港開車上渡輪,跨過津輕海峽,來到東北的一座地方都市。車站附近相當熱鬧,大樓林立,還有不少居酒屋和電影院。車子繼續開了一段路後,窗外景色變得恬靜而愜意,一片水田映入我的眼簾。不過對我而言,這裡已經非常繁華了。因為我從小長大的村落裡,只有一家要倒不倒的商店,店裡的出租錄影帶、鮪魚罐頭、《週刊少年Jump》和白菜全放在同一個商品架上。      我們到大學旁的二手電器行物色電視、冰箱和洗衣機。店裡的商品堆積如山,寸步難行。看到爸媽在那堆髒兮兮的電器前精挑細選的模樣,我才明白,我們家是真的沒有餘力供我重考,他們之所以那樣說,並非為了刺激我一舉考上大學。一想到這裡,我就感到胸口一陣沉重,整個人搖搖欲墜。      那時,爸爸的公司為了縮減人事成本,將他調到另一家相關企業,薪水也大不如前。我底下還有兩個妹妹,一個在讀高中,一個還在讀小學。雖然我不知道爸媽年收多少,也不知道這樣的收入在社會上有多難生存,但此時此刻的他們讓我了解到,我們家已是山窮水盡,爸媽根本不希望我繼續求學,也不希望我搬出去一個人住。      我的新家是棟專門出租給學生的公寓,離學校約走路五分鐘的距離。這棟公寓有個復古的名字叫「雙葉莊」。我對住沒什麼講究,所以選了最便宜的房間。管理員是個老奶奶,當初我打電話過去詢問時,她沒有因為我在深山裡長大、對世事一無所知就占我便宜或瞧不起我,反而花了很多時間向我說明何謂水電費、管理費、押金,最後還跟我說:「妳要好好跟家裡的人商量喔!」她無論是聲音、語氣還是和藹的態度,都和跟我同住的奶奶非常相像。也許是因為我奶奶也是東北人,所以她們說話的聲調才這麼相似。我當下立刻決定要住在這裡。我的直覺告訴我,跟這個老奶奶住在同個屋簷下絕對不會錯。      雙葉莊位於一條舊公寓林立的巷尾。我抬頭看向公寓外牆,上頭有一道彷彿被雷擊中般的裂痕,一路從一樓延伸至二樓,裂痕上有用水泥修補過的痕跡。被閃電封印的雙葉莊—— 與其說搖搖欲墜,更給人一種堅忍不拔的感覺。      「這棟房子真的沒問題嗎?」爸媽問我。當然沒問題。當時的我,一心只想逃離母親這個偏執的控制狂,儘早脫離村裡封閉的人際關係。只要能夠讓我安靜、安穩地過生活,再破再爛的房子都無所謂。      老奶奶跟電話裡一樣和藹,她親切的態度和耳下的銀白鬈髮非常相配。      我的房間是一間附廚房的雅房,必須與其他人共用大門、廁所、浴室。白天走廊也相當昏暗,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濕氣。大概是穿著拖鞋的關係,我有種投宿日式老旅館的錯覺。據說,今年入住這棟老公寓的新生只有我一個,二十間房間有將近一半是空房。      沒考上第一志願……雙葉莊管理員聲音很像奶奶……在好事壞事的交雜之下,我怎麼也沒想到,這棟我無意間選中的公寓,竟對我日後人生影響如此之大。      入住那天第一個跟我搭話的大男生,成了我未來的老公。      那時,他跟我住在同一棟公寓。      搬好家那晚,我粗心忘了把門關好,一個人在房裡組裝從大賣場買來的櫃子。突然間,一個瘦瘦的男生從門縫間探頭進來。我心想:「他應該是這棟公寓的住戶吧?完蛋了,我還沒去跟鄰居打招呼,他會不會覺得我很沒禮貌?」正當我急急忙忙準備起身時,他大剌剌地走進我的房間。      「喔,妳差不多都整理好了嘛。」      那口氣彷彿叔叔在跟姪女說話似的。這人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副跟我很熟的樣子?一般來說這時應該要自我介紹一下吧?他對我的啞口無言視若無睹,不斷盯著我組到一半的櫃子看,然後默不吭聲地搶走我手上的板子,幫我鎖螺絲。我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目瞪口呆,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從來沒有人這麼快就與我拉近距離。我看得出來,他並非刻意在討我歡心,而是自然而然做出這些舉動,就像看到罕見的蟲子會想要伸手摸摸看那樣。他的手法相當專業,三兩下就把櫃子組好了。      這時他突然回過神來,對我問道:「妳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對,大一。」      老奶奶曾跟我說過,這棟公寓裡住的都是我們大學的學生,我應該很快就能跟大家混熟。      「我大二。我去拿一些我用不到的課本給妳唷,有些老師會強迫學生買課本。」      也不等我回答,他已衝出房間,拿了一疊厚厚的心理學、教育法規等書籍進來。那急驚風的個性令我卻步。      「妳如果用不到,就拿到學校門口的二手書店賣掉吧,我也是在那裡買的。」      他把書本在我面前一字排開,我一看,都是要價數千日幣的高額專書。      「買書好花錢喔。」      「這種書收人家不要的就好了。」      二手店買來的電器、學長送我的專書……我的新生活就從接手他人的生活開始。看到父母埋沒在中古電器堆裡時,我感到愧疚不已,現在則是忐忑的成分居多。      他「咚」地一聲在我房裡盤腿坐下。都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他卻完全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我不禁懷疑,大學生都這樣隨意占用別人的時間和空間嗎?我不知道,畢竟我們村裡沒有半個大學生,而且至今我從未與人深交過,不知如何拿捏距離。因此,我真的很不習慣素昧平生的人踏進我的領域,這讓我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他卻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隨手打開我的紙箱窺探。後來甚至打開冰箱物色食物,擅自拿了一瓶茶喝了起來。大學生都這麼無拘無束、不拘小節嗎?喝完飲料,他拿遙控器打開電視,旁若無人地看起體育新聞。從他的反應來看,他應該是東京養樂多燕子隊的球迷。      這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竟在別人的房間裡放肆。      他身上的休閒服上寫著大大的「No problem」(沒問題),但這人橫看豎看都很有問題。      我才剛認識他一個鐘頭,只知道他姓什麼,連名字都沒問。然而,這樣的陌生人,卻比我搶先一步融入這個住處,彷彿他才是房間的主人似的。不可思議的是,雖然被人鳩占鵲巢,我心裡卻沒有一絲不悅。

作者資料

木靈(こだま)

家庭主婦。2014年參加同人誌販售會「文學跳蚤市場」時,在同人誌合集《梨子水》中首次發表短篇作品〈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當時只是一篇約一萬字的隨筆。木靈之所以開始寫作,並不是想要賺錢或是當作家,而只是單純想要獲得好友的認同,才會不顧一切地將自己的丟臉事寫成文章。然而,這篇標題令人難以啟齒的作品,卻開始在網路上廣為流傳,讓女性讀者深深感到共鳴。 2015年,她集結部落格文章出版《搓鹽》,在「文學跳蚤市場」販售,沒想到竟造成前所未有的排隊人龍,也引起了出版社的注意。後來她將〈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大幅修改,瞞著老公與父母,出版了她的第一本書。 目前她在《Quick Japan》、《週刊SPA!》皆有連載專欄。

基本資料

作者:木靈(こだま) 譯者:劉愛夌 出版社:平安文化 書系:兩性之間 出版日期:2017-10-12 ISBN:9789869506960 城邦書號:A246014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8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