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一瓢隱:星座暗黑愛情-水瓶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一瓢隱:星座暗黑愛情-水瓶

  • 作者:尾巴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0-13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1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華人最具影響力占星專家 唐綺陽 推薦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尾巴 初次嘗試黑色愛情之作 ★2015、2016連續兩年蟬連博客來年度百大作家TOP 10 ★星座暗黑愛情系列隆重登場!暢銷大手「尾巴」、YouTuber 「真心白木」、文學獎得主「林佑軒」、推理界霸主「天地無限」、跨域作家「逢時」、經典作家「IRUMI」、新銳作家「川千丈」,跨界獻上最深層的扭曲之愛。 弱水三千,唯取一瓢飲。 他們都以為,自己就是幸運被她選中的那個。 她愛你、妳戀他,非你不可的窒息眷戀;抵抗、愉虐沉淪、無盡奉獻的感情……逐漸扭曲的是他的執著還是妳的愛? 罪惡只要不被發現,就不是罪惡。 這是一所平凡的校園,一個平凡的班級,一名平凡的女學生——多場不平凡甚至稱不上是愛的戀愛。 愛情很美,但再美好的愛情都有消逝的一天,再愛的人都有嫌惡的一天,再怎麼看不起的人都可能有愛上他的一天。 所以,被愛,要學會養殖魚塭,學會預留備胎。 「我想永遠為戀愛而活,永遠憑自己的手拿到任何東西。」 她的眼神閃亮,像孩子一樣要爭取第一,像孩子一樣天真浪漫,像孩子一樣純粹。連慾望,都跟孩子一樣可怕——只要有了,就一定要所有人滿足自己。 「華美之下是腐壞的人性。」 她不是貪婪,只是單純想要;她的人生只能更好,不能更差,更不允許比別人差;她會犯錯,但不會被發現犯錯,那就不是犯錯。 「我會選他,因為他最『適合』。」 所有的溫存和話語,甚至連掉下眼淚的時機,都是經過算計。 ——只為私慾服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水瓶座,特洛伊王子伽倪墨得斯的化身。 他生性愛好自由、浪蕩不羈, 卻被宙斯強擄上山,為眾神斟酒。 他置身事外,冷看眾神於酒席荒唐, 杯空,默默補滿,便退居一旁, 總迫不得已,總無能為力,但總不拒絕, 總是等待著會有有趣的事態發生。 ★二波四本,10/13同步上市!愛上你,就是一種水逆!★ 一瓢隱-水瓶:審判以前,眾人皆無罪。 金籠中的愛-天蠍:即使愛情有多重選擇,最後仍會指向我親手設置的牢籠。 深情的枷鎖-獅子:火熱的濃情在冷卻過後,化作頸上枷鎖,烙下專屬印痕。 冰裂紋-處女:這不是記仇,只是想讓你在我的心裡,住上一輩子——

內文試閱

  「大家請把錢交過來這邊喔。」洪貫中拿著一個袋子,一個接一個地收錢,幾乎全班都繳錢了。      上課的時候,楊欣頤可以清楚看見坐在她斜前方好幾個位置的洪貫中正在桌面下數錢。      「……才是最有錢的。」何茗穎喃喃自語。      「什麼?」楊欣頤轉過頭問道。      「啊……」自言自語被聽到,何茗穎的神情顯得有些尷尬,「我只是想到妳昨天問我的問題,每次收什麼費用的時候,總務就是最有錢的呀。」      楊欣頤頓時茅塞頓開,彷彿在漆黑的路上看見燈光。      既可以買名牌包,又不用求爸爸出錢,也不用跟易湘晴一樣出賣身體,那光芒就在眼前。      在洪貫中的手裡。      今天的體育課是唯一的機會,班上有三十八個人買,一個人繳八百,也有三萬多。      小心謹慎的洪貫中一整天都把錢帶在身上,中午的時候他就會拿去交給老師,而第四堂體育課是游泳,大家的東西都要放在置物櫃裡。      楊欣頤趁著課上到一半去上廁所,事實上繞道到男生更衣室,張望一下沒有其他人,她立刻溜進去,心臟跳得飛快。這是她第一次做壞事,但這種刺激緊張的心情又是怎麼回事?      很快地,她找到洪貫中的置物櫃,飛快地把錢拿出來,一疊鈔票頓時不知道藏在哪,她把錢分成三份,分別藏在自己股間和胸部中央,以及男生更衣室的馬桶水箱裡。      就在她離開男生更衣室的時候,卻發現外頭站了一個人,讓她嚇了好大一跳。      「哇!」何茗穎也被嚇到,她抬頭看了一下上面的招牌,再好奇地看向楊欣頤,「妳走錯了啊?」      「對,我走錯了。」楊欣頤盡量保持冷靜,但牙齒卻不斷打顫,「妳怎麼在這裡?」      「我那個……忽然來了,所以回來換衣服。」何茗穎有些尷尬,她的下半身包著浴巾。      「那我先回泳池去。」楊欣頤立刻離開,同時安慰自己,沒事的,何茗穎不會發現。      回到泳池邊後,楊欣頤發現全班同學正圍著泳池竊笑。      易湘晴立刻把楊欣頤拉到身邊,「妳剛才去哪裡了?有看到嗎?真是太丟臉了,我要是何茗穎,絕對休學。」      楊欣頤看向泳池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所有人都沒下去泳池,她馬上聯想到剛才一臉尷尬的何茗穎那模樣,「是啊,在泳池裡面忽然月經來了,很糗。」      「妳有看到呀?」      「我有點抽筋,所以在另一邊的角落。」楊欣頤隨便比了個方向。      「哈哈,但是何茗穎反應很冷靜,真是個怪咖。」易湘晴繼續笑著。      楊欣頤發現說謊還滿容易的,只要理直氣壯、合乎邏輯,別人就不太會發現。      她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冷靜,卡在股間的鈔票雖然讓她不舒服,卻心滿意足,只是那些錢等等要找個地方藏好才行。      *      下了課,洪貫中一回到男生更衣室馬上就發現錢不見了,泳褲都還沒換,便大聲嚷嚷著。      所有人開始幫忙找,畢竟三萬塊是大數目,楊欣頤將胸前的錢藏在女生更衣室的馬桶水箱中,而另一部分一樣藏在股間,並穿上內褲。      再怎麼搜身,也不會搜到下半身,很安全。      洪貫中急哭了,瞬間全校都在找這筆錢。      楊欣頤告訴自己不要心急,不要急著今天去把錢拿出來,會引來懷疑……      「如果有人看見可疑人物,一定要來跟老師報告。」洪美玲在課堂上說著,她緊皺著眉頭,不敢相信會發生偷錢事件。      「是在游泳課的時候不見的,一定是那個時候被偷走的。」洪貫中大聲說著,偏偏更衣室裡不可能有監視器,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人偷的。      「游泳課全班都在泳池,沒人離開啊。」陽光少年沈浩揚說著,摸了摸自己的平頭。      「但有人去廁所吧?」別的同學說。      「就算去廁所都有人陪啊。」有人應聲。      「等一下,有段時間有個人自己離開了喔。」高睦翔忽然說,還帶著竊笑。      瞬間,全班同學的目光都移到何茗穎身上。      何茗穎的臉蛋立即泛紅,看起來有些生氣,「我、我不一樣!」      「唉唷,妳今天一整天都紅通通了。」易湘晴拉高音調地說完,全班隨即哈哈大笑。      「但是我、我有……」何茗穎偷偷瞥了楊欣頤一眼。      「你們不要再笑茗穎了,我們女生本來就比較麻煩。」楊欣頤立刻站起來大聲制止其他同學。      她這個舉動嚇了何茗穎一跳,止住了原本要說的話。      「哈哈哈,正義的使者,楊欣頤!」易湘晴率先起身拍手,全班也跟著起鬨鼓掌。      洪貫中氣得說不要鬧了,要大家仔細回想有沒有看見可疑的人。      「就是你自己沒保管好的錯,先說,我可不願意再付一次,你要負責。」高睦翔不屑地說,全班也開始附和。      所有人都把錯推給洪貫中,說收錢的人本來就要有責任感,東西被偷,除了小偷有錯,被偷的人也有錯。這下子洪貫中成了眾矢之的,他氣得都哭了,反而又被大家冷言冷語:「哭有屁用。」      「大家安靜,這不只是一個人的錯。」洪美玲頻頻緩頰,說這件事情她會處理。      楊欣頤心跳飛快,渾身微微顫抖。她告訴自己不要露餡,保持平常心。      不過何茗穎的眼神時不時地飄過來,讓她非常不安,她不能確定何茗穎會不會說出去,她該怎麼辦?      那天全校都進行了搜身,還有人找尋校園每個角落,楊欣頤一直擔心藏在馬桶水箱裡的錢被發現,但最後還是安全過關。      放學的時候,當何茗穎要離開教室,楊欣頤立刻喊住她:「我們今天一起回家吧。」何茗穎顯得有些猶豫,楊欣頤卻一把拉住她,「走吧,我請妳吃可麗餅。」      「欸,怎麼不請我呀?」易湘晴打趣著問道。      「如果妳也月經外漏的話。」楊欣頤給了個理由,但再次引來易湘晴以及高睦翔的大笑。      何茗穎紅著臉,任由楊欣頤拉著手離開教室。      「那個……可以不要再用這件事情開玩笑嗎?」何茗穎小聲說著。      「抱歉,我不會再這樣了。」楊欣頤快速答應。快點快點,必須快點把何茗穎拉離開學校,並且確保對方不會說出在更衣室外面遇見自己的事情。      但要如何開口?      她買了最豪華的可麗餅給何茗穎,算是一種小賄賂。何茗穎眼睛閃亮,開心地吃著,楊欣頤卻忐忑不安極了。      「妳還想吃點什麼嗎?或是買些什麼,我可以送妳喔。」      「妳是在擔心嗎?」何茗穎微笑著問道,眼睛瞇得像是新月。      「咦?」楊欣頤一愣。      「就是我在更衣室遇見妳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的。」何茗穎微歪著頭,「雖然我今天差點就說出口了,但是我仔細想想,妳沒有偷東西的理由。我如果說遇見妳的話,只會給妳增加不必要的麻煩。」      「沒有理由……」      何茗穎理所當然地點點頭,「是呀,妳家這麼有錢,妳又何必偷錢?」      楊欣頤恍然大悟,是啊,她為什麼要作賊心虛呢?依照外在條件來看,她根本就是最不可能偷錢的人,她完全沒有理由跟動機,她是有錢人家的女兒啊!      「真的謝謝妳,我不想引來不必要的誤會。」楊欣頤鬆口氣。      何茗穎微笑著,然後又垂下眼睛,「我也希望月經在泳池跑出來這件事情可以快點被大家遺忘……」      「大家一定很快就忘了,畢竟腦子裡都是錢被偷的大事件啊。」楊欣頤笑著說。      「所以我還得感謝那個小偷囉。」何茗穎也跟著笑了。      兩個高中女生吃著可麗餅,坐在公園長椅上談笑風生,看起來就像是青春快樂的畫面一般。      楊欣頤的內心升起一種優越感,第一次做壞事就如此順利,只要不被發現,人就不會有罪惡感。      *      真皮製作,經典的白色鏈包,大大的名牌LOGO,搭配素色看起來更加大方貴氣,楊欣頤對這款名牌包一見鍾情。      要價六萬多,居然這麼貴!      楊欣頤分了三天才把錢都帶回家,因為泡過水的關係,鈔票都膨脹起來,不過錢再怎麼髒還是錢。      可是這個禮拜六就要和以前同學見面了,她還差三萬多,要怎麼辦?      原本想改買小錢包,但就算是錢包也還差幾千塊,為什麼爸媽就不買給自己?如果是有錢人,就該拿配得起自己身分的配飾啊!      「這個包不錯,我喜歡。」      易湘晴忽然出現在身後,楊欣頤嚇了一跳,趕忙把手機丟進抽屜裡,「幹麼偷看我手機。」      「我可是光明正大地看喔。」易湘晴抬起下巴,「妳要買呀?」      「對呀,我爸說要送我一個包,所以我正在挑。」楊欣頤邊扯謊,邊下意識地看向坐在一旁的何茗穎,但她正在教方玄翰功課的樣子,完全沒注意這邊,「你們好認真。」      方玄翰沒料到會被搭話,不好意思地回道:「因為茗穎是全校第一名,而且又很會教書……」      大概因為胖的關係吧,感覺方玄翰連說話都在喘氣,看起來也渾身是汗。楊欣頤皺眉,自己若非必要,完全不會想和他說話。      高睦翔和其他男生經過一旁的通道,還故意用力推了方玄翰的頭一下,他的額頭直接撞到桌面,發出叩的好大一聲。      「不要這樣!」何茗穎出聲制止,但高睦翔和其他人只是哈哈笑著。      「浩揚,打球,我們先下去。」高睦翔朝另一邊喊。      「好啊!」沈浩揚回應。      方玄翰傻笑著揉額頭。      何茗穎皺眉問:「你還好吧?」      「沒關係,不礙事,他們跟我玩的。」方玄翰沒種地說,「妳人真好,茗穎……」      這模樣真有點噁心,楊欣頤嫌棄地扯了扯嘴角,何茗穎能一視同仁還真的是個好人。      也多虧她是好人,才笨到認為自己沒有理由偷東西,感謝她。      「這個包很貴呢,妳爸真好,果然有錢人就是不一樣。」易湘晴毫不在乎剛剛發生的事情,把話題又轉回到名牌包身上。      「還好啦。」      「看得我也想要一個,好吧。」說完後,易湘晴走回自己的位置。      這時候一個眼熟的女孩出現在教室外頭。      「那個……洪貫中不在嗎?」女孩開口問道。      沈浩揚正拿著籃球要走出教室,看到對方打了聲招呼,「學姊。」接著又回頭看了一下洪貫中的座位。「他不在啦,怎麼了?」      「你們班不是錢被偷了嗎?後續如何?」      楊欣頤想起這個學姊是徐詩雯,她只在轉學第一天看過對方一次。      「就洪貫中要負責啊。」沈浩揚說。      「那麼多錢,他一個人負責?」徐詩雯不可思議地問。      「當然,錢是他負責保管的耶。」沈浩揚摸摸平頭,「雖然我也有點不忍心,可是總不能要我們再繳一次吧。」      「但是……」徐詩雯看起來很擔憂。      「我要先走了,高睦翔他們在等我打球。」沈浩揚說完,掠過徐詩雯身邊離開。      易湘晴倒是主動問了:「學姊,妳不是特地來八卦後續的吧?」      「嗯,因為我好像有看見人離開男生更衣室。」徐詩雯不太確定地說著。      「真的假的?」易湘晴好奇。      楊欣頤大驚,難道除了何茗穎以外,還有其他人看到?      不可能啊,她明明再三確認過周圍沒有其他人才離開更衣室的,難道自己忽略了嗎?      她的心臟彷彿要跳出來似的,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握,表面維持冷靜。      「學姊,妳看見誰了?」何茗穎問道。      何玄翰也好奇地看著徐詩雯。      「嗯,這個……」徐詩雯眼神飄移,「我去找你們導師好了。」說完她就轉身離開了。      不!      楊欣頤克制想站起來的衝動,她好想追過去問問徐詩雯到底看見誰了,可是不行,她必須保持冷靜。      「看樣子有趣囉。」易湘晴勾著嘴角微笑。      接下來的時間,楊欣頤都戰戰兢兢的,她不斷想著要是事情曝光了,她該怎麼辦?該如何解釋?      可是一整天就這樣過去了,她既沒被洪美玲約談,也沒被洪美玲用試探性的言語詢問。      徐詩雯真的有去找老師嗎?還是她看見的人不是自己?      ※「同學聚會就在這個禮拜六囉,別忘哩。」※      LINE群組再次傳來老同學的提醒,楊欣頤覺得煩躁不已,不管怎樣,一定要先買到包包,就算東窗事發,也等過了禮拜六再說。      放學的時候,易湘晴嚷嚷著要先離開,楊欣頤和她說了再見之後,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追了上去,「妳今天要去哪?」      易湘晴瞇眼笑笑,拿出手機,「妳看,COLD要開演唱會,我一定要搶到搖滾區的位置,搶不到也要買得起黃牛票,所以我必須先存錢。」      楊欣頤看看走廊四周的同學,然後壓低聲音說:「所以妳要去……賺錢?」      「是呀。」      楊欣頤嚥了嚥口水,「那個,我……」雖然出賣身體這件事情很噁心,可是她寧願這麼做,也不要被人看不起,於是她微笑著,故意擺出遊戲人間的千金模樣,「我也想尋找刺激,不然生活太無聊了。」      「妳確定?」易湘晴挑起眉毛,「這可是無法回頭喔。」      「嗯。」      「而且犯法唷。」      反正偷東西也是犯法的。      「我就是想尋找刺激。」      易湘晴轉轉眼珠子,「我要考慮一下。」      「越快越好,最好就是今天。」扣除買包包當天,只剩下四天時間可以賺錢,要在四天內賺到三萬塊,時間很緊湊。      「既然妳要尋找刺激,那口味重一點的也沒關係吧?」易湘晴湊到她耳邊說著,食指和拇指來回搓著,「雖然妳大概不在意這個,但錢也更多喔。」      「當然,沒問題。」      易湘晴笑了笑,拿出手機點開一組電話號碼,「這個人出手大方,但是挺變態的,除非緊急缺錢,要不然我不喜歡接。」      楊欣頤將電話號碼存到自己的手機裡,接著問道:「妳會跟我一起嗎?」      「可以約在旅館前,但我可不玩3P喔。」易湘晴笑道,「所以妳現在要約?」      「嗯,我無聊得發慌。」楊欣頤揚起一種噁心的感覺,但這是非做不可的事情。      於是,她和對方約在與易湘晴相同的旅館,但她連怎麼去到那裡都不知道。途中,易湘晴一直說著那間旅館位置隱密,也不會過於干涉客人的來歷,是一間非常值得信賴的旅館。      易湘晴說必須換掉身上的衣服,於是帶著楊欣頤隨便在附近買了便服。兩個人到附近的百貨公司換好,楊欣頤有些驚訝地發現易湘晴居然有一整袋便服放在置物櫃中,看得出來對這一切都很習慣。      「我很期待妳的心得感想唷。」她說得輕鬆,楊欣頤嚥了嚥口水,給了乾笑。      她在旅館三樓離開電梯。而楊欣頤渾身顫抖,傳訊息給母親,說她要和朋友吃飯,晚一點回家。      然後,她抵達了男人指定的房號前,敲門前,她再次看了一眼以前同學們的臉書以及訊息,加深自己這麼做的決心。      無論如何,都不能在別人面前丟臉。      所以她按下電鈴,來開門的是一個肥胖的中年男子,楊欣頤抑制住噁心,並揚起笑容,問道:「我是處女,價錢能高一點吧?」

作者資料

尾巴

兒時總被說腦中有太多不實際的幻想,如今這些天馬行空成為我最重要的資產。願各位都能珍惜自己腦中的世界,並享受我所呈現給你們的世界。 FB粉絲團:尾巴Misa http://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基本資料

作者:尾巴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10-13 ISBN:9789571071732 城邦書號:SPB7F00007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