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冰層裡的航線:探險家與掠奪者的千年北極史詩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xmas

內容簡介

全方位匯集歷史、文化、地理脈絡的第一本北極史 尋覓最偉大的航道,穿越最神祕的冰封世界 120張珍貴地圖與素描圖片,帶你進入北極的探險世界 【冰層融化之際,最偉大的神祕航道終於現身】 北極,這個冰封之地長久以來引人好奇,卻又如此難以接近。從希臘時代的傳說到10世紀維京人的殖民,北極事實上卻從未與世隔絕,也並非杳無人煙,甚至蘊含了豐富的人類文化遺產。但在歷史上,不管是資源爭奪戰或是環境議題關注,北極卻總是成為人類良心與正義對抗的前線。在一次次取道北極「偉大航道」的搜尋,背後其實充滿了各種經濟與政治上的野心,透露出人類的貪婪、野心與衝突。 從15世紀開始,在海權擴張的政治與經濟需求之下,尋找北極航道成為無數航海家和探險家生命中最偉大的目標與挑戰。穿過北冰洋,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西北航道」與「東北航道」兩條北極航道,被認為是連結歐美與東亞的最快速路徑,但因為幾乎終年冰鎖於氣候險峻的厚厚海冰之間,而成為一條「傳說中的航道」。20世紀之前所有的北極探險家均以失敗告終,甚至葬身冰海,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1845年由富蘭克林率領的「幽冥號」與「驚恐號」的探險隊失蹤事件。 【資源掠奪的極北戰場】 2014年,消失了近170年的這兩艘船終於在加拿大海域現身,加上由於地球暖化,北極海面的冰層急速消失,兩條北極航線陸續成功通航,甚至科學家預言2050年北極航道將可商業通航,於是這一切種種重新燃起了一場關於資源、運輸貿易、戰略位置的北極海權之爭。 本書透過地形景觀、地圖、探險家的日誌和歷史照片,詳述這些尋找北極航道的過程之中,背後的歷史脈絡,以及探險活動的諸多無心卻影響深遠的成就。循著主要北極旅程的路線,包括馬丁.弗羅比舍、亨利.哈德遜和約翰.富蘭克林等偉大探險家的遠征,作者也深入探討這些侵入行動對北方眾多的原住民族群造成的影響,揭開這些受到歐美探險活動影響下的現代極地世界面貌。在氣候變遷對這個神祕地區的居民和生態造成嚴重威脅之際,本書提供一個機會讓我們重新思索人類與北極的關係。 【好評推薦】 「《冰層裡的航線》述說了許多精彩的故事……有些令人敬佩……有些激起憐憫與同情……哈特菲爾德參考了歷史文物、圖像、地圖、書籍等豐富的遺產,多數來自大英圖書館的館藏,包含一些確實很棒的內容。」 ——瓊.萊特,《地學雜誌》 「在此之前,從未有一本書把這冰凍地帶的歷史、文化和地理層面全都統整起來。」 ——《北極書評》 「繪畫、素描、照片和地圖用文字無法做到的方式,將這段歷史賦予生命。單憑這個理由,就讓本書成為每一位北極愛好者的必備讀物。」 ——《阿拉斯加新聞快報》

目錄

導 論:冰凍大地上的人類足跡 第一章:不毛之地?實則精采的北極 文化豐富的人居之地/對於地景的感受/北方的神話/與卡博托家族一同發現北美洲/一條競爭激烈的路線/俄羅斯的所有財富/探險與宗教改革/名聲與財富?/對探險家的抵抗/因紐特人俘虜/英雄與西北航道/航海家與西北航道/歐洲人的相同計畫/出現在地圖上的哈德遜/「西北狐狸」/湯瑪斯.詹姆斯的危險冬季/精采的地圖與薄弱的理論/北極與文藝復興時代的世界/破裂的友誼/議會上的證據/尋找路線與交換知識/山繆爾.赫恩與哈德遜灣公司/北極動物學/海軍大將的航海初體驗/全世界都被吸引到北方/庫克船長的落敗/享譽國際的一群人/〈古舟子詠〉與北極 第二章:一條溫暖的航道:尋找北極航道 英國的海上霸權/北極浪潮/北極的恐怖故事/捕鯨人的視角/航道上的相遇/遠征的規劃/如家的舒適/冬季的娛樂/吃靴的男人/歌唱與生存/探險的科學/探險的新技術/前進南方的另一位羅斯/胡克的南極故事/為探險家領路/盛大的出航/西北航道的測繪/尋找富蘭克林,找到航道/航道素描/漫漫冬日/富蘭克林的命運/這一行使用的工具/不適當的故事/唇槍舌戰/銅製圓筒/互為關聯的歷史/在浮冰中建立的情誼/聖誕老公公搬家了/北極的攝影與藝術/北極探險記錄/汙染遺留物的發現/動物學與保育/航行西北航道/最後一塊未開拓之地 第三章 北極與現代世界 新路線/航線、科學、合作/地貌大改造/不斷成長的國家/宗教與印刷文化/觀光與北極/現代生活的解毒藥/全球戰爭下的西北航道/政治權術的幾何學/新路線,新政治/北極與末日啟示錄/政治權術的科學/資源匱乏時代下的北極/南北極的地名命名史/命名的力量/地景的數位化重新成像/政治、資源以及氣候變遷的測繪/持續尋找富蘭克林/利用數位地圖觀看歷史/因紐特人的版畫文化/人類的足跡/歷史遺物、政治和原住民知識/最後的三言兩語:結論 索引 圖片版權和參考書目 致謝

內文試閱

第二章 一條溫暖的航道——尋找北極航道
     在詹姆士.庫克和其他許多人的努力尋找下,西北航道仍舊無法成為海上的新絲路,反之,還重挫了當時幾位最偉大的航海家。然而,這些遠征提供了意外的商機,由哈德遜灣公司等奪得先機。與北極更加頻繁的接觸,也刺激了這些探險國家的藝術與文學創作,但同時也對北極族群造成劇烈而災難性的改變。      除卻這些成功和刺激,18世紀末的人們對於北極的興趣已經消退。希望的破滅並非主要原因,而是全球各地發生的戰爭讓人們的注意力從北極移開。歐洲國家多年來忙著對抗革命的法國以及後來的拿破崙戰爭,耗盡了投入遠征活動所需的人力和資源。但是當戰爭一結束,英國便有許多重返北極的理由;像是戰後多餘的人力和船隻,便是促成探險的眾多因素之一。      這一章將探討19世紀北極探險之重啟。此時英國從受壓迫的國家變成主要的殖民強權,尋找西北航道成為展現這個新地位的重要手段。對約翰.羅斯(John Ross)和約翰.富蘭克林等後繼的探險家而言,探索目的並非是獲取財富,而是藉由填滿地圖上最後的空白處,宣示英國的掌控權。    (P.94)      英國的海上霸權      由於當時最偉大的航海家詹姆士.庫克的失敗,加上耗時多年的拿破崙戰爭之苦,使得尋找西北航道的行動暫時中斷。但在1818年,北極運輸航道的尋覓又再現嶄新的活力。這些搜尋活動大多是由同一人所主導,也就是英國海軍部第二大臣約翰.巴羅爵士(Sir John Barrow)。他尋找航道的理由和亞瑟.達布斯等充滿熱情的前人有些微不同。對於皇家海軍行動有著舉足輕重影響力的巴羅,深為北極探險著迷,在他看來,英國無可避免地要在北極海路的發現與控制上扮演要角。      在他撰寫《北極地區航行編年史》(A Chronological History of Voyages into the Arctic Regions, 1818)這本北極探險簡史時,巴羅深信,北極貿易運輸路線是存在的,同時也已到了發現的時機。不僅是因為航海技術已臻成熟,他也認為在皇家海軍人才濟濟的條件下,擁有能夠發現一條以上北極航道的昭昭天命。這樣的天命依他看來,在拿破崙戰爭後英國海軍的強勢表現(英國在戰爭中完全制霸海洋),以及歷經血腥陸戰後取得的最終勝利下而鞏固。巴羅認為,贏得如此的勝利之後,英國註定將掌控海洋。      巴羅的遊說在1817年有了成果,海軍開始整頓兩支北極遠征隊,一支是由大衛.布肯(David Buchan)率領,年輕的富蘭克林則擔任上尉,直接朝北極點探索,尋找直接通過北方的航道;另一支則由約翰.羅斯帶領,尋找傳說中的西北航道。羅斯似乎是個不錯的人選,不但是退伍軍人,也是位能力非凡的水手,並且對科學有強烈的興趣。他帶著一組優秀的船員,其中包括日後也將率領遠征尋找航道的威廉.愛德華.派瑞(參見第109頁)。      羅斯具有科學頭腦,對於旅程中遇見的動植物和人類民族非常感興趣。這從遠征出版的記事就可清楚看到,他著重在他們遇見的地貌、動物和文化,特別是「北極高地民族」,也就是格陵蘭東北部的因紐特族,一個歐洲人僅是聽聞過的民族。最後,羅斯自航道探索之旅返回,宣稱他在一次起霧短暫休息之時,看見他和船員所航行的那條海峽出現了盡頭。當夏季即將結束,羅斯決定回到倫敦,這讓一些船員感到氣餒,而巴羅更是大感憤怒。巴羅針對羅斯的著作發表了許多匿名的評論,說他不夠努力,對研究的興趣過大,也沒有航海家應有的足夠膽識。對巴羅而言,這相當令人沮喪;畢竟這是他第一次投入賭注,企圖在北極展現英國的勇猛,卻以失敗和不睦收場。他認為羅斯的決定會賠上他的事業生涯,即使事後看來,大部分人會說這是個明智的決定。然而,其他船員,像是派瑞,將因巴羅的失落、怒氣和持續的熱忱而受益良多。    (P.102)      捕鯨人的視角      西北航道的尋找,仍未發掘出可行的貿易路線,更遑論一條通往亞洲的航線。然而,這些行動倒是造福了英國和歐洲經濟的其他面向,特別是捕鯨業。捕鯨是個龐大產業,穩定地為19世紀的倫敦提供一系列的產品。此時,這座城市完全仰賴捕鯨產業,從機械潤滑油、燈油,到馬甲等時尚產品所使用的鯨骨,全都是從鯨魚的身體取得。這就表示,捕鯨是個相當高獲利的產業,讓歐洲股市承受相當大的上漲壓力。因此,捕鯨業者必須持續尋找新機會,才得以突破。這些機會常常是由探險家所提供,他們雖然總是找不到可行的西北航道或跨越北極點的路線,但卻經常能碰巧遇到資源豐富的海洋地區。當捕鯨業者移入這些地區之後,換成他們成為在北極海域航行、躲避危險浮冰的行家。由於身懷這般技能,許多捕鯨人最後變成探險航程的船長,或是在自己的本行、航海或科學領域成為有名的專家。      威廉.索克斯比(William Scoresby)便是這樣的一號人物,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捕鯨船長,著有《北極地區記事》(An account of the Arctic Regions, 1820)。索克斯比的這本記事是一部傑出的格陵蘭捕鯨史,同時也是部卓越的科學著作,上下兩冊的附錄都包含了許多幅動物插圖,以及冰晶和雪花的各種形態描繪。索克斯比在這些領域是備受尊崇的人物,和當時最偉大的科學家互有音信往來,像是皇家學會的會長約瑟夫.班克斯爵士(參見第75頁)。索克斯比最重要的論點之一,就是溫度只要到達一個足夠低點,無論深度、動態或鹽度的狀況如何,海水都會結冰。雖然索克斯比的社會地位不高,並以捕鯨為生,但他的研究受到如此地尊敬和接納,表示倫敦的官員與政治圈應該有把這項論點聽進去。      然而,做為北極存在開闊海域的狂熱信仰者,巴羅在許多出版品和會議上擁護這個理論,即使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反方。這讓他與索克斯比發生意見衝突,縱使索克斯比的論點十分有力、英國科學界很多人都相當尊重索克斯比,巴羅還是不願稍稍退讓,放棄他堅定的信念。或許,從這方面來看,巴羅日後的遠征計畫就是這樣地種下災難的種子。如雪萊的故事所呈現的,當人類冒險進入曾被認為是神居住的領地時,傲慢的態度會是非常危險的。巴羅堅持在北極的某處,浮冰一定會消失,這導致了許多船隻和人員的損失。相比之下,索克斯比到現在還活在文學當中,成為菲利普.普曼(Philip Pullman)的奇幻小說《黑暗元素三部曲》(His Dark Materials, 1995~2000)裡德州熱氣球駕駛員李.史柯比(Lee Scoresby)的原型。    (p.134)      盛大的出航      由約翰.富蘭克林爵士率領的英國皇家海軍「幽冥號」與「恐怖號」,預定在1845年出發遠征北極,打算展現大英帝國的勇猛,同時重振衰退的名聲。以後見之明來批評富蘭克林(他在1829年封爵)前往北極的這個決定,是很容易的。從歷史紀錄可以看出,他已過了壯年,而且也有一些缺點,特別是對自己與對國家的過度自負。然而,富蘭克林不僅是參與過拿破崙戰爭的知名海軍退役將領,後來也在北極的海上航行展現出實力,堅毅的性格更讓他在可怕的陸上遠征存活下來(參見第120~21頁)。他在1830~31年的希臘獨立戰爭中表現出色,在范迪門斯地擔任副總督的期間也確實為這個剛發展的社群留下了正面的影響;尤其特別的是,他的夫人珍.富蘭克林(婚前姓格里芬〔Griffin〕)也積極於創建學院,並盡全力地對大眾開放植物園。富蘭克林爵士可說是一位擁有全球經歷的海軍軍官。      此外,1845年由約翰.巴羅爵士計畫的這次遠征,從很多方面看來,富蘭克林都是完美的人選。經過多年的失敗,這次遠征是巴羅的最後賭注——他已用盡一切心力要打通西北航道來挽救自己的聲譽。同樣地,這也是富蘭克林最後一次光榮統率的機會,以確保那段在澳洲南方難熬的任期,不會是他漫長職涯的最後一筆。最後,富蘭克林豐富的海軍航征經歷帶來的好處,肯定比他日漸衰退的健康帶來的妨礙更大。      遠征出發時,帶著皇家海軍需要的一切物品:不只是蘭姆酒、巧克力和預防壞血病的物資,還有刻有姓名縮寫花押字母的餐具、革新技術的罐頭食品和自動演奏鋼琴。這兩艘船與船員將成為英國海軍強權的海上象徵,前往北極。而英國大眾也得知關於這次遠征的一切。《倫敦新聞畫報》(Illustrated London News)用一整頁的篇幅報導富蘭克林的遠征,包含了船隻的插圖(一些華麗的艙內畫面也有畫出來)和船長的畫像。把焦點放在船隻內裝的目的,是為了說明這次任務有多文明:以井井有條、舒舒服服的方式來填滿世界地圖的最後幾塊空白處,可說是非常英國式的作風。然而,所有的這些歡慶和期許很快就變了調。在停留奧克尼群島、並於橫跨大西洋期間的幾次聯繫之後,富蘭克林和他的船員便消失了。船員從巴芬島出發前往蘭開斯特海峽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1847年夏天之後,開始有人呼籲要派遣新的遠征隊去尋找富蘭克林遠征隊。經過富蘭克林啟程時的種種華麗排場與典禮之後,現在要展開的,卻是極地探險史上規模最大的搜索行動。    (P.148)      富蘭克林的命運      最終揭開富蘭克林及其船員命運的,可說是位北極探險的奇才。約翰.雷醫生是位經驗豐富的北極旅行家,作風和海軍非常不同。他是一位能幹的醫生,來自奧克尼群島,和許多奧克尼人一樣,後來開始替哈德遜灣公司工作。奧克尼群島就位在前往哈德遜灣的途中,是個方便裝載新鮮物資和飲水的地方,富蘭克林在1845年的旅程中就曾停留此地。因此,接觸是無可避免的,而北極遠征的待遇也給了奧克尼人極大的誘因。對公司而言,奧克尼人非常好用,吃苦耐勞又勤奮努力。      約翰.雷無疑便是如此。約翰.雷在他第一次遠征(1846~7)的可怕冬天倖存下來,被認為是位懂醫學的探險家,在這段開通內陸領土變得愈發重要的時期,他成為哈德遜灣公司不可或缺的重要財富。在發展這項技能時,約翰.雷體認到,進行北極探險不見得一定要和英國官方遠征的方式一樣。他發現,從海軍船艦上出發的陸上遠征隊裝備太重,人力拖曳的方式使遠征隊人員過多,進而導致整趟旅程所需的全部物資負荷過重。考量到這些遠征隊的人數,靠陸地上食物存活並不可行,海軍發給的衣物在長距離跨越北極陸地的旅程中,也無法發揮作用。      約翰.雷很早就學會以北極第一民族的方法為基礎,發展出自己的方式:小隊行動、使用雪靴等工具、穿著以北極動物毛皮製成的衣物、盡量在陸地上覓食。於是,約翰.雷得以標畫出廣闊的北極群島,並且多次被要求尋找約翰.富蘭克林爵士和他的船員。1854年,在他第四次尋找有關富蘭克林和西北航道資訊的遠征途中,誤打誤撞地得到答案。他找到了一條海峽,這條海峽日後被挪威探險家羅爾德.阿蒙森(Roald Amundsen)用來航行西北航道,也就是今日的雷海峽(Rae Strait)。但在此之前,他遇到因紐特人,告訴他富蘭克林及其船員的命運。      這些因紐特人帶著的物品,像是金帽帶,顯然原先屬於那些探險家所有,於是約翰.雷詢問這些物品從何處得來。原來,這些因紐特人遇見了一大群瀕臨餓死的卡布魯納(白人),但無力幫助他們,於是這些人最後都死了。約翰.雷揭露出首批的片斷資訊,最後得到的解釋是,船員法蘭西斯.克羅紀爾試圖帶領大家往南,前往他認為陸地上會出現的獵場,但這個決定是錯的,因為他們經過的地區都沒有動物可獵。結果,約翰.雷得知,因紐特人看見他們有些人帶著恐怖的肉類存糧,肯定是其他船員的肉。富蘭克林的手下有些人吃起人肉,而這就是約翰.雷帶回歐洲的故事。除了這四次北極之旅,他自己的故事才正要展開。    (P.156)      唇槍舌戰      富蘭克林夫人著手開闢新路,讓救援遠征隊繼續前進北極。約翰.雷和他有關富蘭克林船員命運的精確記事,成為這場戰役的標靶。雖然我們很容易把約翰.雷看作這件事的受害者,而富蘭克林夫人全然是發動攻擊的一方,但我們也必須了解這些風險有多高。此外,救援團隊並沒有親眼看見約翰.雷所說的證據,船或軍官的遺骸也從未被正式發現。這兩件事在大眾心中留下了許多問號。結果,這兩位有權勢、意志堅強的人物,無可避免地針鋒相對。      富蘭克林夫人重新發起運動以尋找富蘭克林——或至少要挽救他身為探險家和領導者的名聲,盡可能把具有影響力的聲音拉進她的陣營裡。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人物,就是作家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狄更斯非常熱愛北極的遼闊與艱險,以及在那裡發生的英雄探險故事。他廣讀北極旅程的出版記事,甚至參與威爾基.柯林斯(Wilkie Collins)《冰淵》(The Frozen Deep, 1856)的戲劇製作。在《倫敦新聞畫報》的一張圖像中,可見他飾演理查.沃多(Richard Wardour),一個鬍鬚蓬亂的絕望男子。這是一個關於冒險、愛情與失落的故事,戲劇本身和狄更斯的參與都是英國報紙所感興趣的(這齣戲也是狄更斯和艾倫.特南〔Ellen Ternan〕戀情的開端,他們在這齣戲於曼徹斯特公演時相識)。      這種對北極的熱情,以及對於英國價值觀與文化優越感幾近固執的信念,讓狄更斯成為富蘭克林夫人盟友的自然人選,一起駁斥約翰.雷的說法。狄更斯利用自己的周刊《家常話》(Household Words)做為發聲筒,徹底地展開對約翰.雷的攻擊,集中火力於他的探險家技巧,同時企圖指出他的過度天真,竟能相信因紐特人的說詞。狄更斯的看法是,「一個野蠻人的話不可輕信;首先,他是騙子;其次,他愛吹牛。」類似的言論形成了他的辯論骨幹,以此讓約翰.雷帶回的記事受到質疑。      在這裡狄更斯不只明確地表現了對因紐特人的不信任,也展現出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影響了維多利亞時代的人們對英國以外的人抱持的態度。大英帝國養成了一種優越心態,認為其他種族都是低等的,掙扎於據稱是英國人固有的概念,如真理、正義和英雄主義之下。人們假定,英國社會正直的一員是絕不會淪落到吃人肉的地步,因為那是來自其他文化的人才會做的事情。這些對因紐特文化(以及其他北極原住民的文化)的相對價值印象,至今仍屢見不鮮,即使有些事件提供很多機會讓我們重新評估這些立場,像是:在因紐特口述歷史長期提及應當展開搜尋的地區,找到了幽冥號。      約翰.雷和狄更斯在《家常話》上一來一往唇槍舌戰,當中狄更斯願意讓約翰.雷有應答的權利,還算值得表揚。然而,狄更斯對於世界上其他人種的這種偏狹觀點,顯示了像這樣一位對自己國家議題具洞察力的人,不見得在全球脈絡下同樣地心胸寬廣。飽受抨擊的約翰.雷在狄更斯和其他媒體的手中受盡折磨,遭到嚴重的詆毀,讓他的說詞遭人們懷疑了好幾年,名譽再也不曾完全恢復過。    (P.216)      北極與末日啟示錄      不管是歐洲或是北美國家,很快就發現人煙稀少的北極航空路線具有快速移動、出其不意發動突襲的潛力。天空不像冰冷善變的大海,讓海上旅行難以預測,在1940年代之前和聖洛克的遠征都是如此;空中會有的困難相對較少,幾乎都能透過實驗和研究克服。無論緯度如何,高海拔都是一樣寒冷,因此高海拔險惡的天氣也不只出現在北極上空,所以這些空中路線並不像海路會有北極獨有的物理障礙。這點將會愈是至關重要,因為鐵幕拉下、冷戰開始之後,焦點將轉移到冰凍的北方。      在1962年古巴飛彈危機之前,北極路線是俄羅斯洲際彈道飛彈從歐亞大陸射到北美各城市能採取的最短路徑。這種潛在威脅的嚴重性,和一般市民的應變方式(除了在屋子旁邊建立一座非常穩固、儲備充足的地下碉堡之外)都是有待辯論的課題,不過北美當下的反應是建設所謂的遠程預警雷達網(Distant Early Warning Line, DEW Line):一個位於遠北的雷達站系統。雖然早在宗教改革和瑞典統治者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的軍隊進駐之時,北極和當地居民就已受歐洲和北美各國軍事化管理,但第二次世界大戰過後的武裝規模卻是前所未見的。      收錄在右頁美國空軍的遠程預警雷達網地圖,有兩個特別值得注意的特點。第一是格陵蘭西北部的圖勒空軍基地。這個被歐洲人遺忘了數世紀的虛構地點(參見第22~3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被美國從冰天雪地之中喚醒,彷彿是現代的亞特蘭提斯。做為建立格陵蘭和歐洲極地空中優勢的軍事基地,同時也是發動反潛艇行動的地點,圖勒象徵了北極地貌和歐洲神話的軍事化。戰後,該基地變成遠程預警雷達網的北方重要樞紐。第二,遠程預警雷達網的三十個雷達站,沿著西北航道大部分的路徑而建,相當非比尋常。      為了建立空中防禦,人們放棄追尋海洋優勢,並改造了北極地貌,這對北極的居民也有重大的影響。因紐特人無可避免地被吸引到雷達站,以求貿易、食物和陪伴,藉此建立起一連串的互動,和他們數世紀以前與探險家和捕鯨業者之間的互動一樣複雜。冷戰結束之時,西部的北極地區無論隸屬哪個國家,都留下了美蘇的地緣政治競鬥痕跡,對北極的地貌和政治影響至今。    (P.242)      歷史遺物、政治和原住民知識      尋找約翰.富蘭克林失蹤遠征船隻的搜索行動,在歐洲人和北美人的想像中存在了好幾代。珍.富蘭克林夫人的大力宣傳以及北極與北極探險根深蒂固的吸引力,使得這些失蹤的船隻和船員的命運自19世紀中葉起,便持續地啟發人們的想像力。如我們看到的,這項拉力如此強大,使得加拿大政府不時贊助前往北極的遠征,唯一的目標就是要找到幽冥號和恐怖號,以及可能說明富蘭克林及其船員命運的其他資訊。      就在2014年的夏天,出現了這項活動的里程碑。起初,從北方傳回來的只是一些謠言,傳聞那年夏天派出的加拿大公園管理局考察隊找到了重要的東西。北極愛好者十分興奮,報章雜誌迫切得到故事,但大家都閉口不說內心的希望:大部分人預期只是發現一些小遺物、富蘭克林的手下曾經駐紮的新地點,或是幽冥號或恐怖號所在位置的重要線索。接著,找到了一艘船的消息爆發,伴隨左頁這張圖像,顯示幽冥號躺在海床,大致完好無缺地位於相較淺的水面下。這可是幾乎沒人料想到的。      加拿大公園管理局的考古學家萊恩.哈里斯(Ryan Harris)在2014年11月於大英圖書館發表自己的發現,詳述發現這艘船的來龍去脈和船上裝有的東西,同時提醒那些非北極的都會聽眾北極文物的魅力。哈里斯的演講就和本書詳述的許多探險家故事一樣,充滿勤奮的探索過程和科學研究,在這個仍舊存在於我們現代人想像中的地方開拓另一個新領域。因此,加拿大公園管理局在幽冥號所在位置的工作衍生而出的相關著作和物品,將被納入本書所述說的漫長故事裡。      就如本書先前詳述的其他冒險活動,加拿大公園管理局的工作並非完全與政治無關。當幽冥號被找到的消息得到確認,眾人在停泊於巴芬島外的加拿大海軍「京士頓號」(HMCS Kingston)上祝酒時,當時的加拿大總理史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也在船上慶賀。找到幽冥號的位置,是哈珀政府北極策略的一項非凡成就,用以聲張加拿大主權,因為當時其他國家無論是否擁有北極領地,都正試圖在變化中的北極尋求政治、貿易和礦藏的先機。      尋找幽冥號並不是完全政治的行動。進行這項活動的探險家和研究人員,不僅對北極及其探險史感到興趣,也試圖解答19世紀探險活動留下來的諸多問題。但是就如同本書先前詳述的那些由捕鯨業者、冒險家和海軍所進行的遠征一樣,這些活動從未脫離圍繞他們周圍受政治極大影響的世界。      發現幽冥號的位置,也說明了本書試圖闡述的最後一個論點,那就是北極原住民影響力與知識的重要性。因紐特人的口述歷史長久以來都提出證詞,說明富蘭克林的其中一艘船可能就位於幽冥號現在所在的位置,但卻被許多非原住民的專家所無視。本書已經無數次證明原住民知識的強度與重要性,以及這些知識是如何協助那些希冀在北極獲益的探險家和貿易商,結果卻常在歷史紀錄中被抹除。這裡也一樣,當我們慶祝加拿大公園管理局找到幽冥號時,別忘了多年來因紐特人的口頭證詞早已提供了指引,指向一段重要的北極史。

作者資料

菲利普.哈特菲爾德(Philip Hatfield)

曾任英國皇家地理學會(the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研究員、倫敦大學皇家哈洛威學院(Royal Holloway, University of London)榮譽研究員。自2010年起在大英圖書館擔任美加與加勒比海典藏室策展人,目前為大英圖書館數位地圖室的主任策展人。 哈特菲爾德曾發表多篇關於加拿大攝影和英國社會的相關文章,包括北美洲北極地區的歷史研究。

基本資料

作者:菲利普.哈特菲爾德(Philip Hatfield) 譯者:羅亞琪 出版社:麥浩斯 書系:啃知識 出版日期:2017-09-28 ISBN:9789864083152 城邦書號:1GY603 規格:精裝 / 全彩 / 256頁 / 21cm×28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