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Power錕是這樣煉成的:奮鬥才得自由,殘酷才是青春,我的人生思索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Power錕是這樣煉成的:奮鬥才得自由,殘酷才是青春,我的人生思索

  • 作者:李錫錕
  • 出版社:圓神
  • 出版日期:2017-08-01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本書適用活動
VIP集合囉,精選好書3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Power錕是如何擁有今日的 Power與智慧? 人氣教授的人生逆襲,從失敗中奮起,煉就超越自我的強大力量! 傳奇高齡網紅李錫錕,在臺大教了四十年政治學,擅長以辛辣的觀點融合時事及年輕人流行的語彙,將深厚的政治哲學基礎擴及生活日常,打破許多人對政治學的狹隘想像,深受學生推崇。 生於「二二八事件」之後兩個月的他,深刻體會社會氛圍與政治的轉變,因此立定了學習的志向。教授了大半輩子的政治後,甚至身體力行,試圖實踐所學,代表國民黨參選一九八九年臺北縣長選舉,以49.84%的得票率,小輸民進黨代表尤清的50.16%,雖僅差距四千餘票,還是輸掉了選戰。透過這次失敗,他反思知識的局限,並從中體悟,將失敗化為養分,才煉成了今日充滿Power的李錫錕。 本書以此次挫敗為起點,回顧他生命中的關鍵時刻。他深深醒悟,力量絕非憑空得來,人生如果沒有強度,怎麼會有力量?正視失敗、超越痛苦,才能讓自己真正的強大起來。 從Powerless到重拾Power,偉大的成功來自於擁有失敗的自由,唯有吃苦才有資格獲得真正的Power。 【本書特色】 .臺大最狂教授Power錕前傳 .四十五萬粉絲熱烈分享,影片超過七千萬人次傳看 .一堂自討苦吃的人生課,跪著也要聽完的真.Power學

目錄

開場白——面對Powerless,Power錕的人生回顧 首部曲 Power是怎麼造就的 Power轉捩點——真。三代自耕農的告白 沒有人一開始就很厲害 山中無老虎,猴子當大王 真愛的Power:你愛誰關別人屁事 自我強大才能擁有公平正義 歷史上的Powerless——一個便當吃不飽,那就買兩個啊! 富二代不可恥,可恥是靠爸又不努力 讓小孩有爸靠才是真Power Power轉捩點——五十年前進擊的覺青 反抗是對自己的生命負責 打架是國家必須且應有的健康心態 大學教什麼?教你為成自由人 提升生命力的教育才有價值 Power轉捩點——出生在二二八後的我 容忍不代表支持,在一起不代表合而為一 歷史上的Powerless——戰南北不是一天造就的 民主的第一步是「恨」,隨時吵架才健康 權力的傲慢讓人停止進步 恨是平民的Power 痛苦是覺醒的開始 想要活下去只有一條路,就是變得更強! Power轉捩點——嬉皮反戰,我的政治啟蒙時代 能力越強,責任越大 沒有椎心刺骨的恨,怎能成就偉大的愛 保持危機感,才會進步並且充滿Power 最偉大的成功來自於擁有失敗的自由 歷史上的Powerless——中美斷交後的臺灣 選擇當家畜?還是人?是一生的問題 Power轉捩點——菜鳥新移民駕到 阮欲來去臺北打拚 聽人說啥咪好康的攏底加 回顧天龍國第一波炒房史 中產階級的崛起和夢碎 歷史上的Powerless——天龍國的潛規則 天龍國是這樣煉成的 掌握事物的邏輯,是獲得Power的關鍵 Power轉捩點——我輸掉的那場選戰 沒有毀滅敵人的鬥志,永遠只能當奴隸! 只有服從教育的國家,無法培養出真正的領導者 只有大家都很強,領導人才會強 拿出志氣逆轉勝 脫離民眾的政黨變不出新把戲 用靈魂的重量選出領袖:拒絕成為幹話王 重拾Power的Q&A Q1.關於歷史的教訓 A1.流亡政權的Powerless 東山再起的Power149 Q2.關於財團和金權政治的身世 A2.地方派系和財團的Powerless 個人商品力的Power Q3.關於階級的產生和打破階級 A3.階級抬頭的Powerless 理性選民的Power

內文試閱

開場白——面對Powerless,Power錕的人生回顧
  胡適之先生鼓勵人人寫自傳,我猜他的本意是:從一個人的小環境,我們可以看到大時代。這一本書的目的就是希望以我有限的能力與知識,把個人的小環境和小故事與大時代結合,讓我們藉此去分析、了解大時代的本質,體驗大時代的力量,迎接大時代的挑戰。   這是一本我的自傳,一個世居首都—臺北地區的知識分子的自傳。我認為:本書的意義不在凸顯個人的特性,而在強調並探索某些問題。在本書中,我將透過簡要的自白與對時勢的剖析,回顧那些人生關鍵時刻,如何影響我和一代人的生活和人生觀。   讀高中的時候,我誤打誤撞填了政治系,一路從大學、研究所念到紐約大學博士班,最終踏入教職,做為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成長在一個歷史上少見的大環境,更幸而有機會實際參與某些關鍵性的政治活動。   民國七十八年,我受到徵召,代表國民黨競選臺北縣長(現新北市長),投票結果:我得到六十二萬二千二百四十八票,民進黨的尤清得到六十二萬六千三百三十三票,我以四千○八十五票之差落選;被形容為「世紀大決戰」的臺北縣長選舉落幕,那是國民黨執政四十年來,首次輸掉臺北縣,臺北縣也是當時國民黨黨主席李登輝先生的故鄉。   「李錫錕何許人也?沒聽過!」   「聽說李錫錕一輩子住在美國,今年才回來參加選舉,標準的空降部隊!」   「聽說李錫錕準備用兩百億臺幣競選……」   「聽說李錫錕……」   當時全臺北縣到處是謠言、耳語,沒有證據指出誰在散播,殺傷力的程度也很難評估。不過現在回頭來看,我的失敗不但是一項選舉結果,更可以說是某種時代潮流的轉捩點,應該有深入探討的價值。   柏拉圖有句名言:「放棄參與政治的人,必須接受讓壞人統治的懲罰。」大部分人並不會把政治科學當作個人專業,但是不管從事任何專業,人都要有政治的常識,因為終其一生,每個人都必須生活在人群之中,所有的地位、尊敬、愛戴,都是他人給你的。   偉大的科學家為什麼偉大?因為有人稱讚他、崇拜他,所以偉大。人生無法離開政治,就像亞里斯多德說:「人是政治的動物。」因為人離不開政治,離不開他人的批評和愛戴,所以我們永遠為此所苦、為此所樂。   我個人任職臺灣大學教授四十年,教授政治系的政治學科,一路走來我無怨無悔,因為沒有人干涉我,所以即使失敗,也沒有什麼好責怪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選擇,選臺北縣長,我輸了,感謝都來不及。   杜牧的〈阿房宮賦〉說:「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逐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歷史常常是重複演出的,人如果不能從中吸取教訓,極可能連重複歷史錯誤,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自然法則指出:不經風雨摧殘的樹不會茁壯,不經痛苦打擊的人不會堅強。尤其是,不經下臺考驗的執政黨,它不會了解民意。一枝獨秀所造成的自滿招致鞠躬下臺的羞辱,而鞠躬下臺的反省,何嘗不是東山再起的契機?   美國尼克森總統在水門事件下臺,在告別白宮的演講中有段:「偉大不會從順境中產生,偉大只有在考驗、失望與哀傷中才會出現。沒有歷經谷底的痛苦,何能體會處在山頂的壯麗。永遠盡力而為,千萬不要氣餒。」聽眾動容流淚。   從小看大,鑒往知來,這就是宇宙精神(university),也是今天大學教育的理念目標,所以「大學」至今仍稱為university。   一言以蔽之,我們國家社會與個人所面臨的狀況,不能單從狹窄的、直接的、地區性的環境因素來觀察與分析,而必須以寬廣的、間接的、國際觀的生態變數來建立分析架構,及尋找問題的因果關係與解決途徑。   臺灣身為國際社會中亞太地區的一個小島國,成就與困難都不算是空前絕後,因為在別的年代、別的地區早就發生了。我們對自己的努力與智慧引以為傲,並且堅持人定勝天的樂觀精神。但是,形勢比人強的氛圍與壓力,常使我們受辱而忍氣吞聲,例如國際組織的會籍或代表權問題、貿易談判,甚至在旅遊方面的護照問題等雞毛蒜皮的瑣事。   除非我們相當了解今天所處的大時代的本質與力量,不然,我們極可能「見樹不見林」,以致於在小環境(不論是國家或個人)中迷失自我;遇到危機則手忙腳亂、遇到順境則沾沾自喜;對自己的優點不知珍惜、對自己的缺失不知改進。   事實上,從政治哲學的角度思考,當下失敗或者成功的詮釋,並非絕對性的,而是相對的。一個小學生弄丟了果凍筆,當下可能就覺得是世界末日了,可是十年後來看,不過就是丟了一枝筆,以十年後的眼界來看,和弄丟iPhone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再過十年,和一部車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因為長大了、進步了,所以昨日的挫折對你而言,也不過就如此。   如果自己能站在主控點上,不只被動的隨著他人起舞,沉溺於當下事件的苦樂,而能發現自己缺失,視為進步的契機,進而鍛鍊自我意志,就能從事件中獲得力量。所以選擇要不要去做某件事的第一要件,是你想不想要,有沒有把握?如果想要,但沒有把握,也要掌握一個原則:Be yourself(做你自己)。如此,無論成敗,都是自己選擇,不用歸咎他人。輸了,很好。因為終於能了解做自己的重要了。   人的生命像一條拉不斷的橡皮筋,非常有韌性,在面對挫敗時,要時時時刻刻記得,千萬要抓住自己的主體性,再去面對客體,你就會發現,隨著自己Power的增長,你會對失敗產生不同的詮釋。每個人都該主導自己的命運,人生下來都是孤單的,死掉也是孤單的,但想要不孤單的活著,並不代表要被支配宰割。   要成長、想變強,本來就是累積犯錯的過程,所以人不怕做錯,怕的是停滯原地。走到了七十歲,我覺得自己現在還是一位老學生,只不過我先學了,告訴那些還沒學的。學習摸索不會是過去式,其實每個大人都是有點糊里糊塗的走到現在,只是不好意思講而已。每次「選擇」都是為了累積「結果」,持續進步,總有一天會做對。不要等到七老八十,而是及早覺悟,在我看來,命運其實很公平,吃苦才有資格獲得Power,人活著就是要發揮最大的生命力,克服人生中障礙,成就愛的能量,這也是我對自己人生的期許,也希望給大家一點不同的思考。   Power轉捩點:我輸掉的那場選戰   民國七十八年十二月二日夜晚,當時國民黨李登輝主席親臨中央黨部計票中心聆聽選情,全省各地頻傳不利消息,主席面色凝重。當他確知臺北縣(現新北市)已告「淪陷」,突然一怒而起,大聲斥責周圍黨工幹部:「到底是誰主張提名李錫錕?」說完後憤而摔掉手中資料離開中央黨部。   沒有毀滅敵人的鬥志,永遠只能當奴隸!   至今包括許多中央黨政首長也有同樣疑問:「到底是誰主張提名李錫錕?」身為當事人,我必須說:並不是「誰」提名李錫錕,而是一個「決策過程」提名李錫錕;在這個決策過程中,包括臺北縣黨部、中央黨部、參加初選投票的國民黨員,以及李登輝主席本人,都「直接參與」了提名。我相信,如果當年我選贏了,許多人將我為榮,認為提名新人是「黨務革新」的典範。不過由於我選輸了,於是大家都噤若寒蟬,好像李錫錕這個人從未存在,這是政治上之常情,不足為怪。   隨著我的落選,國民黨內部產生了兩類「成敗論英雄」的見解。一類見解是:當年國民黨提名李錫錕實具有前瞻性與正確性,幸好我的個人形象與能力可以力搏尤清,僅以四千票之差落敗,要是提名別人將輸得更慘。這類見解認為李錫錕不是輸在個人,而是輸在匆匆忙忙中披掛上陣,根本來不及經營推銷,再加上解嚴以後社會生態條件對國民黨不利,非戰之罪也。   第二類見解是:國民黨提名錯誤,所以臺北縣「淪陷」了。持此見解的人士認為國民黨在臺北縣不應該提名「新人」或「空降部隊」,而應提名能夠「整合派系」的地方有力人士;李錫錕固然是臺北縣人,但是和地方派系太無淵源,沒有「整合」能力,所以被提名後才引起派系反彈,導致國民黨全盤組織力量分散,終於將執政權拱手讓給民進黨。這類見解的基本前提是:黨組織與派系力量比候選人重要,只要黨組織與派系「整合成功」,國民黨就贏了!按照這個邏輯,李錫錕本人根本沒有票,所以六十二萬三千票都是「黨組織與派系」動員出來的。結論是:李錫錕沒有能力競選,是李錫錕的錯。   在國民黨的領導階層,第二類見解顯然頗具說服力。事實上,當我在民國八十二年企圖再度競選臺北縣長,國民黨已經不再把我這位「敗軍之將」列入考慮。這年,國民黨提名的是蔡勝邦先生,因為黨部認為蔡有「派系整合能力」,再加上黨組織的動員,「光復」總統故鄉應無難事。   八十二年底縣長選舉投票日前一晚,某高級黨工在蔡勝邦競選總部開完會後順道來看我,我問他「勝邦會不會當選?」他說:「總部認為百分之百當選!」我聽了半信半疑,不好意思答腔。   選舉結果,國民黨提名的蔡勝邦以十四萬票之差落敗,李前總統的故鄉「繼續」淪陷。   拿出志氣逆轉勝   提名之前,黨部因為害怕我「缺乏整合能力」而猶豫不決;在競選期間,黨部眼見我「缺乏整合能力」感到憂心忡忡,中常委邱創煥先生甚至建議改提名他人;競選之後的檢討中,黨部更是把李錫錕「缺乏整合能力」列為落選的罪魁禍首。   我還記得黨內提名通過後,輔選的團隊一開始就給予我當頭棒喝,選舉總幹事第一次和我碰面時,他就開宗明義的說:「錫錕兄,我研究你很久,我發現你一點優點都沒有。」然後開始從我的外表、衣著、髮型大肆批評。 我心裡不由得髒話四起,一個沒有優點的人,你提名他做什麼。但競選團隊和我強調,選舉不是政治理論,需要經驗和技術,要我務必跟著他們的規畫走。於是在選戰中,我就像是第一次演電影便挑大梁的演員,什麼都聽導演的,後來才知道選舉就和談戀愛一樣,很多人談一百次戀愛也一樣失敗,有些人明明也沒有經驗,談一次戀愛就順利結婚生子、白頭到老,其實原理也都一樣,只是當時不知道而已。   在黨部的操作方式,和我個人現實條件不相符的情況下,其實不算太意外的輸了那場選戰,現在想起來,無論輸贏,我都應該用自己的方式去選,就像談戀愛一樣,你選的是對方,而不是對方的家長。選票是蓋在我的頭上,不是政黨上,「人」才是最重要的。   從前我研究政治,我們探討的都是現象,但在那次選舉之後,我發現世界上並沒有所謂客觀的現象,十個人就是十個獨立的個體,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所有他人的建議和說法,你都必須站在主觀的觀點,選擇相信或是懷疑,才不會人家說什麼你就去做什麼,看別人的臉色行事。 身而為人,永遠都要掌控自己的命運,任何外在的建議只是參考而已。如同物品,我給了你,你可以用,也可以不用,甚至丟進垃圾桶去,當你覺得有更好的,也可以換一個用,這次選舉給我最大的領悟是,原來人無論何時都要「做自己」。輸了,很好。因為我終於知道「做自己」的重要了。

作者資料

李錫錕

一九四七年生,台大政治研究所碩士,美國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曾任中研院社科所研究員,現任台大政治系所教授。

基本資料

作者:李錫錕 出版社:圓神 書系: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17-08-01 ISBN:9789861336251 城邦書號:A610194 規格:平裝 / 單色 / 176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