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驅魔師:梵蒂岡首席驅魔師的真實自述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愛閱書神好威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與魔鬼交手30年,進行過160,000次驅魔的傳奇人物現身說法 「光看瞳孔的位置,我就知道附身的魔鬼類型!」 哪種人最容易被魔鬼附身? 如何分辨是被附身還是心理問題? 驅魔過程中魔鬼會有什麼反應? 如何為邪魔作祟的房屋驅魔? 魔鬼作祟是真實存在的,而真正的附身與驅魔又是怎樣的情況?當代碩果僅存的驅魔師、擁有近30年驅魔經歷的阿摩特神父說:「電影『大法師』的呈現相當真實,但還有更多事情,是電影裡沒拍出來的!」 在這本令人震撼的書中,阿摩特神父講述自己為了解救身陷魔掌、遭受極端痛苦的人們,而與撒旦交戰的許多親身親歷。在本書中,他讓讀者見證驅魔師的行動,他揭露了魔鬼的力量與習性,讓我們知道魔鬼的攻擊會對日常生活造成什麼樣的傷害,要怎麼做才能避免成為魔鬼的目標;而在面對疑似魔鬼侵擾的情況時,又要如何分辨該求助於現代醫學還是驅魔師。 這本書不是關於魔鬼和附魔的教義或神學論述,而是透過阿摩特神父的第一手經驗與受害者的見證,帶領讀者體驗一個驅魔師的所見、所為,是了解「附魔」與「驅魔」的最佳經典。 【阿摩特神父的叮囑】 .絕不可以出於好奇心而問魔鬼問題 .中邪者的特徵:發出很響的打嗝聲、異常的胃痛 .驅魔時,魔鬼受到的疼痛,被附身者也會感同身受 .莫名的病痛和情緒低潮、工作或感情不順,都可能是魔鬼作祟 .被詛咒的物品必須焚毀,焚燒之前要記得先祈禱 【各界專家推薦】 李豐楙│中研院兼任研究員 周學信│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授 胡忠信│廣播電視主持人 索非亞│《通靈少女》文化顧問 黃涵榆│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賴効忠│輔仁大學副教授 爆走金魚│歷史小說家 ——鄭重推薦 期待本書出版之後,能適時激發在地驅魔師也有機會公開其驅魔的經驗,就像本書一樣能與社會分享。 ——李豐楙,中研院兼任研究員、政大名譽講座教授 本書非常有助於闡明並實際引導台灣以及教會事工認識驅魔的必要性,更能協助創造一個有利於帶領和施行驅魔的環境。 ——周學信,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授 作者站在一個傳教士立場,以「驅魔」作為引子,對人性的理性與道德、是非、對錯、善惡、公正與否,做了非常深刻的論述。 ——胡忠信,歷史學家、廣播電視主持人 不論宗教或醫學似乎都以「療癒、健全、正常」為終極目標與價值,但是我們該以什麼樣的倫理態度面對附魔者那些扭曲變形、嘶吼咒罵、痛苦哀號?本書給予我們的,也許是一個思考任務的起點。 ——黃涵榆,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作者以其豐富而廣泛的親身處理經驗,使人對這個議題建立清晰而正確的概念,非常不同於坊間幾近誇大不實、譁眾取寵的作品。 ——賴効忠神父,天主教輔仁大學副教授 每一位堂區的帶領人、神職人員及教友都應該閱讀此書。 ——洛夫.馬丁(Ralph Martin),底特律聖心大學神學院副教授 本書將會使那些否認或懷疑魔鬼具有強大威力的人,大感震驚。 ——肯尼斯.貝克(Kenneth Baker),耶穌會神父、《證道及牧靈評論》主編 阿摩特神父切實陳述了教會長期以來對「附魔幻想症」的教導,並從他的經驗中舉出實例來闡明。 ——棠娜.史泰欽(Donna Steichen),知名宗教教育家、作家、記者

目錄

作者序 PART.1 我的驅魔經歷 第1章 起步點 第2章 第一次「祝福禮」 第3章 魔鬼的習性 第4章 受害者的見證 第5章 驅魔的功效 第6章 水、油、鹽 第7章 為房屋驅魔 第8章 詛咒 第9章 再論巫術 PART.2 魔鬼與驅魔 第10章 以基督為中心 第11章 撒旦的力量 第12章 何謂驅魔 第13章 魔鬼攻擊的目標 第14章 誰能驅逐魔鬼? 第15章 宗教禮儀中的「灰姑娘」 第16章 重建牧靈工作的方向 結語 釋放的祈禱

內文試閱

  當有人自己前來,或是由家人朋友帶來要求驅魔時,我們會先做一些檢驗,以確定是否有合理的基礎進行驅魔。我們必須做這樣的檢驗才能診斷狀況。因此,我們必須先研究這個人或他的親人出現的癥狀,以及可能的成因。      先從身體的癥狀開始說起。最常受到魔鬼影響的兩個部位是頭和胃。除了嚴重的頭痛,對處方藥無反應外,癥狀還包括突然無法學習,尤其是一向在學校沒有問題的孩子,突然無法上課,注意力無法集中。《驅邪禮典》列出的標誌僅限於最明顯可見的附魔現象,譬如患者能說或懂得他從沒學過的語言,知道隱密或遠方發生的事,或是顯現出超出常人的體能。      根據我的經驗,只有在行「祝福禮」(我總是如此稱「驅魔禮」)的過程中,我才能偵測到這些標誌;這些跡象從來不會在開始驅魔之前就出現--通常別人只會告訴我,患者有怪異或暴力的行為。      惡魔侵擾的一個典型癥狀是厭惡神聖的事物。因此,一位勤於祈禱的人會突然不再祈禱。有的人不再去教堂,而且滿腔憤怒;有些人會突然變得常常褻瀆,甚至用暴力行為破壞聖像。我們碰到的每一個案例,幾乎都會有社交行為的改變,譬如對親戚或熟人感到憤怒,以及各種各樣的怪異行為。      不用說,除了極少數的例外,那些登門向驅魔師求救的人通常都已經嘗試過每一種可能的醫學檢查和醫治。因此,驅魔師很容易知道病人做過的醫學診斷、嘗試過的治療方法,以及結果如何。通常受到惡魔侵擾的另一個區域是胸骨下面,胃和食道部分,那裡會發生急性刺痛,而沒有治療方法。如果疼痛部位會移動,一下是整個胃在痛,忽而轉到腎臟、卵巢等其他部位,沒有醫學理論可以解釋及治療,這也是常見的惡魔侵擾的標記。      我們可以說,「分辨是否魔鬼附體的決定因素之一,是藥石罔效」。而「祝福禮」(驅魔禮)被證明十分有效。我曾為一位名為馬克的年輕人驅魔,他有很嚴重的附魔情形。他曾被監禁了很長一段時間,並受過精神病治療的折磨,特別是電擊,卻沒有絲毫的反應。醫生為他做了整整一個星期的睡眠治療,讓他吃了足以讓一隻大象安靜躺下的安眠藥劑量;但他仍然不分晝夜地都沒闔過眼。他兩眼圓睜,但意識恍惚地在醫院裡徘徊。最後,他來此登門求助,立即獲得良好的結果。      超出常人的力氣也可能是一個附魔的標誌。在精神病院,可以用緊身衣將一個發瘋的人束縛住以限制他的行動,但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讓一個附魔的人被束縛住,他甚至可以拉斷鐵鍊,像福音中那位來自革辣撒(格拉森)的人一樣。肯迪度神父告訴我,曾有一位看來十分瘦弱的女孩,在驅魔的過程中,必須要四位強壯的男人才能壓制住她。她破壞了每一樣束縛她的東西,甚至將一些他們試圖用來捆綁她的粗厚皮帶扯斷。有一次,她被人用很粗的繩索綁在鐵床上,但她折斷了好幾根鐵製的護欄,並將其他護欄彎曲成直角。      很多時候,病人--以及他的親人,如果整個家庭都被影響到--會聽到奇怪的噪音:走廊的腳步聲,房門自己沒緣由的忽開忽關,東西不見了但又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出現,有人用力敲打家具和牆壁的聲音。當我調查這些事故的原因時,我總會問說,這些事情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些是否與一些具體的事件有關,譬如:患者是否參加了降神會,他是否找過以塔羅牌算命的人……等等,如果答覆是肯定的,那麼,這些事情進行的狀況又是如何。      有時候可能在患者的朋友或熟人的建議下,將患者的枕頭或床墊打開,會發現一些非常奇怪的物品,例如彩色的線頭,一撮頭髮,辮子,木條或鐵條,念珠或纏得很緊的絲帶,木偶,動物形狀的模板,血塊,或小圓石;這些都是使用巫術的明證。      如果在調查了這些因素之後,我相信是魔鬼的力量在其中干擾,我就會進行驅魔。      我現在將舉一些例子。我會用化名來稱呼當事者,並改變任何可能洩漏個人身分的事項。      瑪莎和她的丈夫來找我為她們祝福。他們花費了相當多的旅費,從遙遠的地方而來。瑪莎已經接受神經科醫生治療許多年,但沒有任何效果。問了幾個問題後,我感覺可以為她驅魔,雖然其他人也曾試圖為她驅魔過,但都徒勞無功。      剛開始的時候,她倒在地上,似乎昏厥過去。當我念「開始禮」的禱文時,她會不時地抱怨:「我要的是真正的驅魔,不是這些東西!」當我開始第一個驅魔式,一開始念「驅逐你」這幾個字時,她就滿意地安靜下來,顯然她記得以前經歷過的這些話。然後她開始抱怨她的眼睛疼痛。這些行為和標記不像是附魔。當她醒過來後,她無法分辨我的驅魔是否對她有幫助。在我請她回去之前,因為我心中還有一些疑問,我把她帶去見肯迪度神父。肯迪度神父為她覆手之後,立即告訴本書我,她的情況與魔鬼無關。這屬於精神病的問題,不是驅魔的問題。      十四歲的皮耶路易吉,以他的年齡而言,他算是非常大塊頭的男孩。他無法專心上課,他的老師和同學們都快被他搞瘋了。他無法與任何人相處,但他不是那種會對別人使用暴力的孩子。他的一個特徵是:他喜歡盤腿坐在地上(他稱之為「這是一個印度人」),別人不論用多大力氣,都沒法將他從地上拉起來;彷彿他變成了一塊大石頭。經過一些徒勞無功的醫藥治療後,他被帶來見肯迪度神父。在確認他是被魔鬼困擾後,肯迪度神父就開始為他驅魔。皮耶路易吉的另一個特徵是這樣的:雖然他並不好鬥,但旁人靠近他時都會開始變得暴躁不安,並大聲叫罵;因為他們無法控制自己。      有一天,他盤腿坐在他的公寓三樓台階的轉角處。其他住戶上下樓梯時,都會推他,要他移動,但他不為所動。後來,整棟樓的所有住戶都聚集在樓梯上的另一層平台處,對著皮耶路易吉又吼又叫,好像所有人都附魔似的。有人報了警,男孩的父母則打電話給肯迪度神父,他比警察早一些到達,就和這個男孩聊天,要說服他回到自己的公寓去。後來三位年輕魁梧的警察來到現場,對肯迪度神父說:「你讓開,神父,讓我們來處理。」他們企圖合力抬走皮耶路易吉,他卻紋風不動。大感驚訝的警察們用力得滿頭大汗,不知所措。      這時,肯迪度神父對警察說:「請所有人都回到他們的公寓。」很快的,整個環境都安定了下來。他接著對警察說:「你們到下面一樓的台階去觀看。」他們聽從了。最後,他告訴皮耶路易吉:「你真行,不用說一個字,就能讓所有人抓狂。夠了,現在跟我回家去吧。」他拉起男孩的手,男孩就站起身來跟著他走了。最後皆大歡喜,他的父母在家等候著他。在經過多次的驅魔之後,皮耶路易吉的情況大有改善,但沒有完全脫離魔鬼的困擾。      我記憶中最困難的案例之一,是一位曾經惡名昭彰的男子,他到肯迪度神父那裡去接受祝福過很多年。我也到過他被監禁的住處去為他祝福。我在為他驅魔時,他一言不發(他被一個瘖啞的魔鬼所困),讓我看不出絲毫反應。我離開後,他才在那裡暴跳如雷。這種情形,屢試不爽。他一直到晚年,才完全脫離魔鬼的控制,讓他在生命的最後幾個星期得享安寧。      有一位母親因為發現她兒子有些怪異行為而深感憂心。他兒子有時會突然暴怒,像瘋子一樣大吼大叫。他也會褻瀆神聖,但當他平靜下來時,卻完全不記得他剛才的言行。他不祈禱,也不願意接受神父的祝福。有一天,這位母親趁著兒子像往常一樣,穿著他的連身工作服去上班時,請求神父在驅魔禮的祈禱後,為她兒子所有的衣服祝福。      當這位不知情的兒子下工回來時,他脫下骯髒的工作服換裝。但只片刻時間,他就憤怒地撕裂已經穿上身的衣服,又把骯髒的工作服換上。他再也不穿那些被祝福過的衣服,並將那些衣服與他知道沒有被祝福過的衣服很清楚地分隔開來。從這情況可以很明顯地看出,需要為這位年輕人驅魔。      有兩位年輕兄弟,常來找我為他們祝福,因為他們被健康問題以及屋內奇怪的噪音困擾。這些噪音大部分是在夜裡發生。在為他們祝福時,我注意到一些不好的反應,因此我建議他們要常領聖體(聖餐),並且大力地祈禱。我也鼓勵他們使用三樣聖物(水、油、鹽),並邀請他們再來。 在詢問他們的時候,我發現這些事件是從他們的父母決定把他們獨居的祖父接到家來同住以後才開始發生。祖父常常褻瀆、說粗話,並詛咒每個人和每一件事。已過世的驅魔神父多默塞利(Tomaselli)曾說過,有時一個褻瀆者就能讓魔鬼出現,毀了整個家庭。這個例子證明他所言不虛。      有時同一個魔鬼可以出現在幾個人身上。在這個案例中,附身在皮娜這個女孩身上的魔鬼說,他會在當天晚上離開她。肯迪度神父知道魔鬼總是說謊,於是他請其他驅魔師來幫助他,偶爾還有一位醫生在場。為了要讓這女孩不要亂動,有時他們會讓她躺在一張長桌子上。她會扭動,轉身,然後從桌上摔下來,但在要撞到地面之前,電光石火的一刻間,她會突然慢下來,就好像有一隻手把她接住,因此她完全沒有傷到自己。整個晚上為她驅魔直到半夜,仍不見效,驅魔師只好放棄。第二天早上,肯迪度神父正在為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驅魔時,魔鬼從那男孩的體內發聲嘲笑神父:「昨晚你那麼辛苦地工作,也沒什麼成果。我們可是贏了! 我也在那裡!」      有一次,肯迪度神父在為一個小女孩驅魔時,他問魔鬼叫什麼名字。「則步隆。」魔鬼答說。驅魔結束後,神父叫小女孩去聖體龕前祈禱。當下一個女孩來接受驅魔時,肯迪度神父也問這個魔鬼叫什麼名字。結果答案是一樣的:「則步隆。」神父問他:「你是附在剛才那個女孩身上的同一個魔鬼嗎? 如果是,你給我一個標記。我以天主之名命令你,回到你剛剛離開的那個女孩身上。」第二個女孩嚎叫一聲之後,就安靜下來,而且顯得很平和。在這同時,屋內的人聽到在聖體龕前祈禱的女孩,緊接著發出同樣的嚎叫聲。於是肯迪度神父下令:「再回到這裡來。」第二個女孩就立即開始嚎叫,另一個女孩又開始祈禱。這些情況很明顯的是附魔。      從患者(尤其是兒童)對深奧問題所做的回答中,也可以明確地證明他是附魔。有次肯迪度神父認為一個十一歲的男孩附魔,就問了他一些深奧的問題。他問說:「世界上有許多偉大的科學家,一些非常優秀的智者,他們否認天主,也否認你的存在。你怎麼看這事?」這男孩立即回答說:「那些不是非常優秀的智者! 他們只是非常優秀的平庸之輩!」      肯迪度神父接著就指桑罵槐地諷刺惡魔說:「有些人明知故犯,憑自己的意願否認天主。你稱他們為什麼?」附魔的小男孩氣得跳起來說:「你想清楚。記住,我們就是要在祂面前恢復我們的自由,我們永遠不會聽祂的!」驅魔師繼續說:「那你告訴我,在天主面前恢復你的自由是什麼意思,如果沒有祂,你什麼都不是,就像我什麼也不是。這就好像說,10這個數字中的0想要與1分開,這個0會變成什麼? 它能做什麼?我以天主之名命令你,告訴我,你成就過什麼好事? 來吧,說啊!」      魔鬼充滿了憤怒和恐懼,身體不安地扭動,口齒不清地喃喃自語。他啜泣的樣子非常恐怖,一點也不像一個十一歲的孩子。他說:「不要這樣逼我! 不要像這樣逼我!」      很多人會懷疑,我們怎能確定是在與魔鬼說話。在這種情況下,那是毫無疑問的。      我再舉另外一個案例。有一天,肯迪度神父正為一位十七歲的女孩驅魔。她是一個鄉下人,只會說她自己家鄉的方言,她的義大利語能力非常有限。另外還有兩位神父也參與這次驅魔。一旦他們確定了撒但的存在,這兩位神父就繼續質問她。肯迪度神父在誦念拉丁文禱詞時,開始參雜了一些些希臘語:「閉嘴! 離開!」女孩立即轉向他說:「你為什麼命令我住嘴? 你這話應該對這兩個一直在問我問題的傢伙說!」      肯迪度神父問過很多不同年齡的附魔者,然而,他喜歡講述他問兒童的事,因為他們的答案遠遠超出了他們的年齡,因此很明確地證明了某種魔鬼的存在。      有一天,肯迪度神父問一個十三歲的女孩:「有兩個人,他們一輩子彼此憎恨敵視對方直到死亡,結果兩個人都下了地獄。現在他們將要永遠與對方相處在一起,他們的關係會變成怎樣?」他得到的答案是:「你這人怎麼這樣愚蠢! 在那裡,每個人都蜷縮在自己的內心裡,感受撕心裂肺的懊悔。在那裡人與人之間沒有任何關係,每個人都發現自己被鎖在最深的孤獨中,絕望地為自己所犯的罪過而哭泣。那裡就像一個墳場。」

作者資料

加俾額爾.阿摩特(Gabriele Amorth)

1925年出生於義大利北部的艾米利亞地區,1954年晉鐸成為神父,並於1986年受命成為驅魔師,受教於著名的驅魔專家肯迪度.阿曼蒂尼神父,從此展開傳奇的驅魔生涯。 他擔任驅魔師將近30年,進行過16萬次以上的驅魔儀式,是羅馬教廷的首席驅魔師,找他求助的人不只來自義大利,還包括法國、英國、德國、西班牙……等,幾乎遍及世界各地。在1990年,他創立了國際驅魔師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xorcists)並獲得梵蒂岡的正式認可,由他擔任主席直到2000年退休,在他過世前,都是該協會的終身名譽主席。 他是聖保祿修會的會士,著有多本關於驅魔的書,也在許多神學及靈修期刊上發表他的經驗。2016年,他因肺部感染過世,享年91歲。

基本資料

作者:加俾額爾.阿摩特(Gabriele Amorth) 譯者:王念祖 出版社:啟示 書系:Knowledge 出版日期:2017-07-25 ISBN:9789869507004 城邦書號:1MC0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