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自殺互助會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內容簡介

◎入圍2017年英國犯罪作家協會「伊恩.弗萊明鋼匕首獎」初選 ◎售出35國版權,好萊塢即將改拍電影 ◎德國 Atrium 出版社發行人連夜讀完,直呼「這是我看過最好的心理懸疑小說」 ◎空降西班牙最大網路書店casa de libro暢銷榜、西班牙《前衛報》暢銷榜 ◎專業西文版權推廣網站The Spanish Bookstage排行榜 ◎El Búho entre libros部落格票選西班牙2016年最佳黑色小說 ◎Book Riot部落格推薦2016年不容錯過驚悚小說 【警告: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因為你只會陷入無限迴圈】 燒腦系懸疑小說 高智商心理驚悚故事 彷彿謀殺版的《讓愛傳出去》 各種神轉折不斷挑戰讀者 表象永遠與真相無關, 可是腦內風暴會讓人噩夢成真! 作家 張國立、推理評論人 冬陽──暢快推薦 一個不斷循環的殺人任務, 一場噩夢成真的腦內風暴, 這一切,都從他答應了那起自殺交易開始…… 38歲的泰德有成功的事業、心愛的妻子和一對7歲雙胞胎女兒,然而家庭事業兩得意的他最近被診斷出長了腦瘤,因為不想要面對這種漫長而痛苦的死亡,他決定一了百了,舉槍自殺。就在他即將扣下扳機的時候,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泰德本想不予理會,卻看見桌上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開門,這是你最後的生路。」那千真萬確是他的筆跡,但他卻不記得寫過這張字條。更詭異的是,門外那人竟然知道他的名字。 來者自稱賈斯汀.林區,是某個祕密組織的成員,該組織專門除掉因為司法體系失能而逍遙法外的殺人犯。他向泰德提出一個難以拒絕的提議:在死前殺掉兩個人,一個是逃脫法律制裁的殺人犯,一個是也想自殺的企業家;泰德完成任務之後,組織裡會有其他人來殺掉他,這樣他的家人就不需要承受親人自殺的心理罪咎。 泰德考慮再三後答應下來,然而在執行任務時卻發現事有蹊蹺:以為該死的殺人犯原來真有不在場證明;應該孑然一身的企業家其實有妻子和兩個女兒,背景和自己驚人地相似;最詭異的是,當他去質問林區時,卻看到林區短時間內似乎老了15歲…… 這個神秘組織的真相如何?他是陷入了詭異的殺人迴圈陷阱,還是這不過是自己瘋狂的幻想?當泰德試圖連結不斷出現的「回憶」與現實,發現這一切都和他的過去以及一樁連續殺人案有關…… 【媒體評論】 ●小說經過數重的轉折,由互助殺人會開始引發一連串的謎團,作者阿薩特使故事一直處於懸疑、發現、轉折、懸疑與再發現之中,然後帶給讀者驚訝與豁然而解的結局。好看的小說。 ——作家 張國立 ●宛如進入一座奪魂迷宮,每一條岔路都導向不同的命運、每一條解釋不全的線索都將展開另一段令人驚愕的情節。節奏明快、娛樂性十足,只能用「過癮」二字表達推薦之意! ——推理評論人 冬陽 ●在阿根廷作家阿薩特這本令人驚豔的心理驚悚小說中,有一種奇特的對稱性。在令人著迷的劇情中,真相、幻覺和直白的欺騙不斷跨越不可見的界線……阿薩特具有催眠般的魔力,讀者在愛上他的同時,也勢必難以決定究竟要不要相信他。 ——《紐約時報》 ●在這本心理驚悚小說中,一切事物的表象都與事實大相逕庭,就連人心也是,情節鋪排堪比西洋棋賽。 ——《西班牙世界報》(El Mundo) ●惡夢般的畫面、令人驚詫的情節轉折,加上豐富多彩的敘事風格,《自殺互助會》具有教人眼花繚亂的氣氛,但在極富文學性的核心之外,是一個精心製作、結構優雅,引人共鳴的神祕故事,在令人驚異、感到滿足的同時,也重重衝撞著讀者的心靈。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 ●《自殺互助會》有聰明萬分的結構,加上些許大膽迷人的元素……令人聯想到克里斯多福.諾蘭的《記憶拼圖》或《全面啟動》……書中有馬奎斯的憂鬱,還有羅貝托.博拉紐的瘋狂與幽默。 ——《南德日報》(Süeddeutsche Zeitung) ●作者阿薩特如同史蒂芬金的傳人,他的新作《自殺互助會》顛覆了心理懸疑類小說。……本書非常出色,是一場精心交錯著真相、幻覺、瘋狂與痛苦的遊戲。 ——西班牙《先鋒報》文學副刊(La Vanguardia) ●令人身陷其中的心理懸疑小說,情節鋪排精巧縝密。細心的讀者定會忍不住屏氣凝神,一頁接一頁地翻下去,仔細注意阿薩特所設下的扭曲迷宮。 ——《西班牙ABC報》(ABC) ●作者阿薩特利用鏡像遊戲的手法,開創了一種全新——且令人大惑不解的懸疑小說類型,大大挑戰著讀者。……在這本心理驚悚小說中,除了埋藏龐大的謎團、緊湊且出乎意料的轉折之外,字裡行間更透露出獨特的原創性。一切事物的真相都與表象不同,故事中的許多支線,在最後交織成令人跌破眼鏡的大結局。讀這本書就像讀了一部電影。 ——《西班牙公共電視台記者,賈西亞(Ana Belén García Flores, RTVE) ●《自殺互助會》一如懸疑界的鏡像迷宮,從第一頁起便就深深抓住讀者的心。 ——《西班牙第三電視台(Antena3) ●在這場令人眼花繚亂的痴狂夢境中,沒有任何人值得信任……一翻開書頁就想一口氣讀到最後,就連結局都還有絕妙的轉折。 ——北德廣播公司(NDR) ●令人驚詫的驚悚小說,充滿出乎意料的轉折。可說是實實在在的惡夢成真! ——德國3sat頻道節目「文化日報」(Kulturzeit) ●這本心理驚悚小說能帶你展開一場奇幻的旅程,情節轉折直叫人透不過氣……我敢保證你絕對想像不到結局是什麼!」 ——BookRiot 書評網站 ●書中角色活靈活現,邪惡誘人的劇情加上緊湊的敘事結構,使這個神祕故事具有撼動人心、令人緊張不安的張力……是出類拔萃的作品。 ——New York Journal of Books 書評網站 ●《自殺互助會》從一開頭就步調迅速,毫不拖泥帶水。光是這本小說前三分之一部分所堆疊出來的曲折情節,就遠比當代其他驚悚小說整本裡緊張的情節變化還要多。阿薩特在處理對話和敘事上很有一套,往往遊走在現實與虛幻之間……此外,本書中情節轉折的次數,遠比奈沙馬蘭所有電影的劇情轉折還要多。 ——LitReactor 文學論壇 ●令人心服口服……這是本絕妙、令人驚嘆的心理驚悚小說……阿薩特精心打造出重重疑雲,文中穿插著強烈的焦慮感。這故事令人打從心底發毛,然而,阿薩特在維持惡夢般的氛圍時,仍舊保留了絲絲人性。」 ——Shelf Awareness 出版觀察網站 ●《自殺互助會》是一本扣人心弦的驚悚小說,步調緊湊,兼有大量陰謀和緊張情緒。讀者就像踏入一場遊戲中,往往容易被自己的心靈所戲弄,在遊戲中,你設想的所有理念可能都會崩然瓦解——但別停下來,繼續讀下去,跟著線索走,跟著情節打開一扇扇大門,因為這可能是……你的唯一的出路。 ——西班牙書評部落格「內心深處的讀者」(El lector que llevas dentro) ●一部充滿問號與謎團的驚悚小說。情節步調緊湊,儘管書中角色不多,卻交織出極端複雜的情節,反映出人類心靈的複雜,而人類的心智又是如何將我們玩弄在股掌之間。 ——西班牙書評部落格「癱在陽光下的書」(Los libros al sol)

內文試閱

1
  泰德.麥凱正準備往太陽穴開槍,這時門鈴聲不斷響起。   他等了一會兒。有人在門外他沒辦法扣扳機。   不管你是誰,快滾。   門鈴聲再度響起,一名男子吼著:「快開門,我知道你聽得到我的聲音!」   傳到書房的聲音驚人地清晰,令泰德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聽到了。   他環顧四周,彷彿想在獨處的書房裡,找到有人在大吼大叫的證據。房裡放了幾本他的財經書、一幅莫內的複製畫、一張書桌……最後,他把目光轉向寫給荷莉來解釋一切的遺書。   「請開門!」   泰德開始覺得手痠了,布朗寧手槍還舉在離頭只有幾公分的地方。如果外面那人聽到槍聲報警的話,他的計畫就會付諸流水。荷莉帶著女兒去迪士尼世界,不能讓她們在離家這麼遠的地方接到噩耗。天哪,絕對不行!   門鈴伴隨著連續不斷的敲門聲響起。   「開門吧!你不開門我就不走!」   他舉槍的手開始發抖,接著放下來把槍靠在右大腿上,左手爬梳過頭髮,再次咒罵起門外的陌生人。是推銷員嗎?這個富裕住宅區的居民向來不太歡迎推銷員,更別說這種不請自來的。   吼聲和敲門聲停了幾秒,泰德再次緩緩把槍舉到太陽穴旁。   正當他以為那人已經喊累了離開的時候,門口卻突然爆出一連串敲門聲和大吼證明他想錯了。不過泰德不打算去開門,絕對不開……他等著。這無禮的傢伙總會放棄的,對吧?   此時書桌上有件東西吸引他的注意力:一張對折的紙片,跟他留在桌子中間給荷莉的遺書一模一樣,只是上面沒寫她的名字。難道是自己笨到忘了丟掉試寫的紙頭?門外的叫聲慢慢消停,他安慰自己,至少這段插曲帶來不錯的發現。   泰德翻開紙片,內文令他渾身發冷。那是他的筆跡,但卻想不起來自己曾寫過這兩句話。   開門   這是你最後的出路   難道是以前寫的,只是忘記了?可能是在跟辛蒂或娜汀玩的時候嗎?他一點印象也沒有……而且現在的情況實在太荒謬,外面還有個幾乎要把門敲破的瘋子。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會有合理解釋。   你就儘管自己騙自己吧!   他手上的布朗寧彷彿有千斤重。   「泰德,立刻開門!」   他打了個冷顫,提高警戒。那人剛才叫了他的名字嗎?泰德跟鄰居的關係並不特別密切,但自認為還認得出鄰居的聲音,門外這人的聲音很陌生。他起身把槍放在書桌上。除了去看看究竟是誰之外別無他法。他想了想,這也算不上世界末日。不管在門外無理取鬧的是誰,泰德都準備快快打發,再回書房乾脆俐落地自我了斷;他已經計畫了好幾個星期,絕不能在最後一刻,讓沒教養的推銷員破壞行動。   他起身,下定決心。書桌角落有個小罐子,放著幾枝原子筆、迴紋針、舊橡皮擦和其他瑣碎的小東西。泰德把罐子翻過來,找出不到兩分鐘前往裡頭放的鑰匙,拿起來詫異地細細檢視;他還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看到它了。泰德原本認為自己現在應該已倒在躺椅上,任由火藥微粒沾染手指、漂浮在光線中。   當你決定要自殺時──不管是否還有一絲猶豫──,最後幾分鐘才是考驗決心的時刻;泰德才剛明瞭這一點,而且極度不願再經歷一次。   他很不甘願地走到書房門前用鑰匙開門。看到門另一邊比頭略高的地方貼著的紙條時,他再度感到熊熊怒火。這是他留下來提醒荷莉的。「親愛的,我在冰箱上留了一把備用鑰匙,別跟女兒一起進來。我愛妳。」留言看起來很殘酷,但卻是泰德謹慎思考過才寫下來的。他不願讓女兒看到他癱倒在書桌後,頭部開了個大洞的遺體。從另一方面來說,死在書房合情合理。他認真考慮過投河自盡或跑到離家很遠的地方臥軌,可他明白對妻女來說,生死不明的情況比自殺還糟。尤其是荷莉,她一定要親眼看到才能確定。她需要……衝擊。她還年輕貌美,可以重新過日子。她一定能走出來的。   大門的敲門聲不斷響起。   「來了!」泰德吼回去。   敲門聲停下來了。   開門。這是你最後的出路。   他可以從大門旁的小窗窺見來人側影。泰德帶著幾近挑釁的腳步慢慢穿過客廳,用剛才看書房鑰匙的眼光審視一切,他掃過大電視、足以招待十五個人的餐桌和幾個瓷花瓶。他本已用自己的方式告別這些塵世俗物了,但此刻他再度現身,彷彿鬼魂般在自家客廳遊蕩。   他停了下來。難道這是他死後的白光嗎?   他突然產生一種瘋狂的念頭,想回書房看看書桌後面是不是躺了自己四腳朝天的遺體。泰德伸出手臂,手指滑過沙發椅背,感受指尖傳來皮革冰涼的觸感;真實到不像是幻想,他暗暗想著。但他又怎能確定呢?   泰德開了門,一看到站在門外的年輕人,他就明白為什麼這麼無禮的人還能當上推銷員了。這人看來年約二十五歲,彩色橫條紋馬球衫配上潔白無瑕的白長褲,腰上繫著蛇紋皮帶。他的打扮不太像推銷員,反而比較像高爾夫球選手   「不管你想推銷什麼,我都沒有興趣。」泰德劈頭就說。   對方反倒笑得更開心。   「噢,恐怕我不是來賣東西的。」回話的語調彷彿他聽到了世上最可笑的事一樣。   泰德朝陌生人身後瞥了一眼。附近沒有車子停在路邊,沿著蘇利文大道一路下去的人行道旁也沒有。雖然這天下午的天氣沒那麼熱,但如果眼前這位俊美得不像話的青年走了這麼遠的話,應該是會流汗的。而且他為什麼要把車子停那麼遠?   「你別慌,」年輕人彷彿看穿他的想法,開口安撫道,「是我同事載我到大門口的,免得你的鄰居起疑心。」   泰德聽到對方還有同伴也不害怕。事實上,死於入室搶劫還比開槍自殺更有尊嚴呢!   「我很忙,必須請你離開。」   泰德說著就要把門關上,但男子伸出手臂阻止他。對方的態度看來不像有敵意,還用眼神懇求泰德別關門。   「我叫賈斯汀.林區,麥凱先生,如果你讓我……」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如果你讓我進門的話,只要十分鐘我就能解釋一切。」   兩人僵持了一下。泰德沒打算讓對方進家門,當然不行。但他也承認這人喚起了他的好奇心。最後理智戰勝了衝動。   「不好意思。現在不太方便。」   「你錯了,現在是最……」   泰德關上門。林區沒說完的話從門外傳進來,聲音悶悶的,但還是能聽得一清二楚。「現在是最適合的時候。」泰德依然站在門後聽著,好像知道對方還有話沒說完一樣。   泰德開了門。
2
  泰德事前非常謹慎地規劃了自殺這件事。這不是在最後一刻才衝動倉促做出的草率決定;他不想跟其他人一樣,為了吸引旁人注意而輕率行動。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他都已經這麼小心了,林區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位滿臉笑容的俊美訪客對泰德的手槍口徑和放槍地點瞭若指掌。即使林區猜中他要在書房自殺算是合理,但也太幸運了,何況還是毫不猶豫脫口而出的。   兩人分坐在桌子兩端。泰德體會到一種熟悉感:腎上腺素激增帶來的戰慄,以及面對敵手並發現自己占盡優勢後,感到思緒一片澄明。他好幾年沒下西洋棋了,但這種令人滿足的感覺是不會錯的。   「那麼是崔維斯要你來跟蹤我的。」他肯定地說道。   林區把皮製公事包放到桌上正準備打開,聽到這話面帶驚訝地停了下來。   「你的同事跟這事沒有任何關係,泰德。你介意我叫你泰德嗎?」   泰德聳了聳肩。   「我沒看到令嬡辛蒂和娜汀的照片。」林區盯著公事包裡面,看起來像在找什麼東西。   事實上,這裡的確沒有家人的合照。泰德已經先把客廳裡的照片通通收起來了。給個建議:如果你要自殺的話,先把家人照片收拾乾淨。少了親人審視般的目光看著,比較容易規劃自殺行動。   「不許再提到我兩個女兒。」   林區擺出完美的笑容,舉起雙手。   「我只是想贏得你的信任,稍微聊一下而已。我看過她們的照片,也知道她們現在跟媽媽在一起,去佛羅里達探視外公、外婆,不是嗎?」   這話聽來像黑幫電影的對白。我們知道你家人在哪裡,別耍小聰明。然而林區態度真誠,似乎是真心想表現出和藹可親的樣子。   「我准你進家門就應該已經有一定程度的信任了。」   「很高興聽你這麼說。」   「告訴我,關於我的家人你還知道什麼?」   原本把雙手撐在公事包上的林區抬起一隻手漫不經心地揮了揮。   「恐怕不多。除非必要,不然我們不喜歡插手管太多。我知道她們星期五就要回來了,也就是說我們還有三天可以來處理我們的事。時間綽綽有餘。」   「我們的事?」   「當然!」   林區從公事包裡拿出兩個薄薄的文件夾放在一旁,把公事包推到一邊。   「泰德,你有沒有想過要謀殺誰?」   這人可還真是有話直說!   「你是警察?如果是的話,你早就該先表明身分。」   泰德站了起來。文件夾裡一定滿是不堪入目的照片。警方把他當成謀殺嫌犯跟監,認為意圖自殺就證明他有罪。所以林區才堅持要進到家裡來。難道他是FBI探員?   「泰德,我不是警察。請你坐下。」   「請你現在就離開。」泰德一手指著大門,好像怕林區不知道該怎麼走出去一樣。   「你真的要我走,不想知道我們是怎麼發現你要自殺的嗎?」   這傢伙很厲害,因為泰德確實想知道。   「你有五分鐘的時間可以解釋。」   泰德依然沒坐下。   「這時間夠了,我現在就跟你說明。我服務的團體希望像你這樣的人,能認識一下我手邊的這些人。」林區把手放在文件夾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就一起來看個文件夾。你是聰明人,很快就會懂的。」   林區把一個文件夾移到桌子中間翻開、轉向泰德;泰德依然兩手叉腰站著。   第一頁是一份警方文件的複印本。文件邊上有一名男子正面和側面的口卡照。照片中的人年約二十五歲,有著古銅色皮膚,頭髮用髮膠梳得整整齊齊,一臉挑釁地看著鏡頭,下巴微微向上揚,淺色眼睛睜得老大。他的名字是愛德華.布蘭。   「布蘭曾因為犯下情節較輕的偷竊和攻擊罪遭判刑,」林區邊翻頁邊說道,「這次檢警指控他謀殺女友。」   有件事情泰德沒搞錯,文件夾裡確實有好幾張不堪入目的照片。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張女子遭殘忍謀殺的照片,屍體處在床鋪和衣櫥間的狹小空間,赤裸的上半身至少有七處穿刺傷。   「她叫亞曼達.赫德曼,經常跟布蘭見面;不過他們的關係並不太正式。布蘭長期替她弄便宜的毒品來,他們也多次嘗試正經的談戀愛,不過兩人的共同朋友都說他們總是吵吵鬧鬧、分分合合。有人發現赫德曼陳屍在自家公寓後,警方直接找上布蘭。他承認曾經因為吃醋而與赫德曼發生爭執,但是絕對沒有拿刀殺她。你想知道故事結局嗎?檢警沒有任何證據,最後只好放了他。」   泰德聽著聽著坐了下來,眼睛盯著照片。林區翻過一頁。有幾張細部特寫照片:赫德曼浮腫的雙眼、胸部極深的傷口等,身上到處都是瘀傷。   「無罪開釋?」泰德大惑不解地問道。   「這混帳很小心,沒有直接用拳頭打她,警方事後也沒有找到凶器。房子裡到處都是他的指紋,但是死者身上卻一個也沒有。」   「但是他承認曾與死者爭吵,這等於是認罪了。」   「辯方宣稱這是布蘭遭施壓後所做的自白,其實他們也不算全然說錯,而且還提出了遭施壓的證據。不過真正讓他脫罪的,是法醫驗屍報告裡的死亡時間。檢方專家認定死亡時間在晚上七點到十點之間。好幾名證人都表示,在這段期間內,曾在低俗的『黑帽』酒吧看到布蘭。他似乎特別計畫過,要盡可能讓更多人看到他出現;有超過三十名可靠證人指稱曾看到他,甚至還有停車場的監視錄影畫面佐證。」   泰德翻到下一頁。出現更多赫德曼屍體的照片,還有一些文件的複印本,其中有幾個用螢光筆標註的段落。   「你已經全部都弄懂了,對吧,泰德?」   事實上,泰德確實開始懂了。   「你們怎麼知道是布蘭殺了她?」   「我們組織在司法體系裡有線人。我指的不是罪犯,我們不太喜歡跟罪犯打交道。我指的是當謀殺案情另有蹊蹺時,一定會接到消息的律師、法官或助理。而我們就負責……消除疑慮。而布蘭這案子的原因實在是太簡單了,幾乎可以肯定那傢伙算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我們聘請了一位專家,來釐清在什麼情況下,死亡時間的判定會出現重大錯誤。他說證據會受到發現屍體時的溫度所影響。法醫知道人體死亡後體溫下降的曲線而……」   「我知道那些程序。」泰德打斷他的話。「我也有看《CSI犯罪現場》。」   林區笑了。   「那麼我就直接說了。我們看過犯罪現場後就懂了。亞曼達.赫德曼的一樓公寓樓下,之前是一間洗衣工廠,現在已經搬空了。在她陳屍的地板下方,正好就是主要的散熱管。所以屍體的溫度才得以維持,使降溫的速度比正常的情況還慢。」   「也就是說那傢伙在更早之前就動手殺人了。」   「正是如此。比法醫推斷的時間還要早六到八小時。她的死亡時間不是晚上,是中午,在布蘭還沒有到酒吧的時候。」   「沒辦法重啟調查嗎?」   「已經提出上訴,法院也准了。我們不怪司法系統,而是認為,有時候那些混帳就是會鑽法律漏洞。可悲的是,有時候也會發生相反的情況。不過,冤案和鑽漏洞是不能相提並論的,你不認為嗎?」   泰德不需要再聽下去了。   「你要我去殺了布蘭,對嗎?」   林區笑得露出一口完美的白牙。   「我就說你是個聰明人。」
3
  他停在冰箱前面。蘋果形狀的磁鐵把荷莉的照片吸在冰箱門上,他忘記拿下來了。兩個女兒在照片邊緣貼滿同心方形的亮片做裝飾。荷莉正從海裡跑出來,身穿一套泰德向來都很喜歡的紅色比基尼。她笑著把頭側向一邊,美麗的金色長髮如波浪般擺動。拍照的那一刻,她另一條腿剛好被膝蓋遮住,從畫面上看起來她只有一個支點,彷彿違反最基本的平衡原理還能站在那裡一樣。   這張照片已經在那裡很久了。泰德看著照片,想不起來當初把它帶到廚房的原因,他捻起照片一角將它扯下。他彷彿可以聽到荷莉的笑聲,緊接著是她從書房門口傳來的哭聲,中間還夾著尖銳刺耳的尖叫……他怎麼能對她做這種事?   泰德隨手拉開一個抽屜,把照片跟一些看來陌生的餐具放在一起。   冰箱裡還剩下兩瓶啤酒。他單手抓著瓶口,用腳把冰箱門踢回去關上,靠在流理台邊站著。林區還在客廳裡等著,儘管是泰德突然想請他喝一杯的,不過他現在卻後悔了。泰德需要自己一個人靜下來想一想,因為當這陌生人向他暗示該計畫後,他覺得身體竄出一股無可言喻的搔癢感。他本人對私自執法並沒有什麼特殊想法──就字面上嚴格來說,他並不贊同──,不過他確實認為,如果少了布蘭這樣的害蟲,世界會變得更加美好。他不鼓勵殺人,也一點都不支持死刑──至少在有人問他時,他都是這麼回答的。有時候,他在靶場上看著靶紙移動時,會努力瞄準頭部,想像自己是在剷奸除惡,消滅犯下令人髮指罪行的大惡人。泰德點了點頭。嚴格來說,林區不是推銷員,不過他正好把話說到點上,令泰德認真考慮他的提議。   他眼神緊盯著蘋果形狀的磁鐵。現在已經看不到荷莉的照片,他能夠頭腦清晰地思考了。林區的點子很吸引人;但除此之外,還有更深層、更有說服力的原因,泰德深信如果下手殺掉惡人,荷莉和女兒就會認為他是捍衛正義的使者,而不是怯懦膽小的懦夫。   他走回客廳時,突然有一個瘋狂的想法,覺得客廳裡不會有人了。林區可能早已離開,或者更糟糕的是,他會發現兩人的談話只不過是自己想像出來的而已。   不過林區還在客廳裡,面前依舊擺著兩個文件夾。他站起身接過泰德遞來的啤酒瓶,歪了歪頭道謝,大大喝了一口。   「你們是怎麼知道的?」泰德再度坐下來。   「自殺的事嗎?」   泰德點了點頭。   「組織自有方法,泰德。這方面我不確定能不能跟你多說。」   「如果你要我去殺人的話,我認為至少我有權利知道。」   林區想了一下。   「這代表你已經接受我們的提案了嗎?」   「這不代表任何事,現在,我要你告訴我,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這樣很公平。」林區又喝了一口酒,把瓶子放到桌上。「我們有兩種選擇候選人的方式。大部分的候選人都是透過第一種方式遴選出來的,不過這種也比較沒有效率。這肯定是有點可惜。我們和認同組織理念的心理學家合作,他們在遇到有潛力的個案時,就會通知我們;組織和配合的心理學家都瞭解,這麼做已經侵犯到一部分病患的隱私。   然而我們從來不會強迫任何人。我們會到候選人家中拜訪,就像我今天來這裡一樣,然後提出我們的提案。如果候選人不接受的話,我們便會默默消失,不留痕跡。不過就你的例子而言,我必須承認我登門拜訪的時機比平常還更不是時候。我以為……我以為來太晚了。」   「你在監視我嗎?」   「嚴格來說並沒有。到了候選人家門口時,我習慣會稍微看一下房屋。不過在你的案子上,儘管我們已經知道你的妻女外出遠行,但總可能有意料之外的家人或朋友在現場……或者家裡養了條不喜歡外人打擾的狗。在我繞著房子外圍走動,確保一切都在掌控中的時候,從書房窗戶看到你準備下手做的事。」   「我懂了。所以你們確實在監視我。」   「很抱歉。我們盡可能不去打擾人們的生活。」   「另一種篩選方法是什麼?」   「噢,對。你瞧,泰德。很多人非常感激組織,覺得對我們有所虧欠。很多我剛剛跟你提到的專業人士也是組織成員,不過一般來說都是……」   「跟受害者有關的人。」泰德指著文件夾說道。   林區似乎比較習慣迂迴的暗示,不太喜歡把話挑明地說。他臉上飛快閃過一絲不悅的表情。   「正是如此。」林區承認,準備轉回正題。「現在讓我跟你說明另一個文件夾裡的內容。」   林區把布蘭的文件夾放到一邊,打開另一個薄薄的文件夾。第一頁有張彩色照片,有個身穿救生衣、年約四十的男子,拿著釣竿站在船的甲板上,手裡還抓著一條體型大得異常的魚。   「這又是誰?」   「他叫溫德爾,或許你曾聽人提過,他是極富盛名的企業家。」   「我不認識他。」   「這樣最好。」   泰德翻了一頁,這份文件夾裡只有幾張打印出來的文件,還有幾張標了地址的地圖。跟另一份相較之下,這份資料少得可憐。   「是誰打算殺了這名企業家?他太太?」   林區露出一抹微笑。   「他沒有老婆,也沒有人想要他的命。他跟布蘭不一樣,溫德爾跟你比較像。」   泰德聽了挑起兩條眉毛。   「他一樣也打算要自殺,」林區說道,「他跟你一樣飽受痛苦,也知道身邊關愛他的人是無法理解的。泰德,以下是我的提議:你去殺布蘭,為亞曼達.赫德曼的家人討回公道,讓他們獲得心靈上的平靜,我們提供的報酬就是讓你加入我們的行動鏈,溫德爾是一個環節,你是接下來的那一個。」   泰德只想了一秒,立刻就懂了。   「我殺了布蘭之後,要再去殺溫德爾?」   「正是如此。他已經知道了,到時會等著你上門的。同樣的,你殺了溫德爾後,就能在家裡等行動鏈裡的下一個人上門。泰德,請你考慮一下。想想看對你的家人來說,兩者有什麼不同,是發現你遭陌生人入室槍殺比較難過,還是發現你自殺……」   「別說了。」   「我知道你都已經想過了,」林區不顧泰德阻止繼續說。「知道自殺總比默默消失要好。但眼下你有一個好到不能再好的機會,由別人來下手,讓你在後人的記憶裡,成為不幸的凶案被害者。想想看,對你兩個女兒來說,相較之下遭人殺害是多麼容易走出的傷痛。我不曉得你知不知道,但是很多子女,尤其是年幼子女,終其一生都無法克服……」   「夠了!我已經瞭解了。」   「那麼,你的答案是?」   「我想我應該多考慮一下。溫德爾是無辜的。」   「算了吧,泰德。這事我做過很多次,你心裡已經有答案了。這項協議不只對你好,也能夠幫助溫德爾,現在他正在湖邊別墅裡,等著有人幫他完成最後的心願。」   「你們為什麼不自己動手?」   林區不為所動。事實上他還笑得更開心;正如他剛剛所說,這第一步的說服行動他已經做過很多次了,知道如何回答各種問題。他的角色就像電話推銷員一樣,只要跟著教戰手冊裡的話術來講就行了。   「我們扮演的是故事裡的好人,泰德。我們深信殺人者必須受死。我們聯繫的人選僅限於那些嘲諷體制,並準備好為公義犧牲生命的人。現在我們選上了你,這是你的機會,我想恐怕還是你最後的出路。」   泰德垂下目光,盯著自己的膝蓋。他在書桌上發現的紙條從褲子口袋裡露了一角出來。他都不記得自己把紙條塞口袋裡了。林區正用期望的眼神等著他答應,他小心避開林區的視線,把紙條抽出來攤平。   上頭寫著開門。這是你最後的出路。   跟剛剛林區說的話幾乎一模一樣。

作者資料

費德利可.阿薩特(Federico Axat)

1975年生,出生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從小受到父親、祖父、阿姨等親友的耳濡目染,對偵探小說產生濃厚興趣,十六歲初次寫作即嘗試挑戰偵探類型,多年來在創作上卓成績斐然,一直享受給讀者設陷阱的樂趣。 他的本業是土木工程師,工作上對工程結構不可馬虎的嚴謹要求,也影響到他的作品。熱愛西洋棋的阿薩特擅長與讀者鬥智,小說以高度懸疑、曲折的劇情及出人意料的結局著稱。他認為一本好的驚悚小說就像一座裝滿鏡子的迷宮一樣;如果盲目朝你發現的第一個出口跑的話,最有可能的結果是會狠狠打自己的臉。 阿薩特雖是阿根廷人,並以西語寫作,可是他成長過程獲取的閱讀和視聽養分全部來自美國小說和電影,他筆下的故事也往往設定在美國,而且絲毫沒有「外國人假想美國事」的毛病,反而更像是原汁原味的美國故事,只是用西班牙文寫成。 本書有如克里斯多夫.諾蘭的成名作《記憶拼圖》(Memento)加上丹尼斯.勒翰的《隔離島》,還有幾分大衛.林區式的怪誕離奇。全書千迴百轉,讀者每次以為自己猜到真相,就立刻被作者逆轉,直到最後震撼結局,才心甘情願承認作者技高一籌,永遠領先自己一步。

基本資料

作者:費德利可.阿薩特(Federico Axat) 譯者:馮丞云 出版社:漫遊者 書系:SENSE 系列 出版日期:2017-07-04 ISBN:9789864891306 城邦書號:A102032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