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青春歌舞伎 1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高一的來栖黑悟(小黑)受祖父影響,熱愛歌舞伎。 他想在校內演出歌舞伎,但學校沒有歌舞伎社團。 「那就來創社吧!」 他懷著這般想法,剛入學就向導師提出創社的希望, 老師勉強給予的答覆是:「如果是同好會或許可行……」 不過,即使是同好會,也需要湊足五人。 小黑和好友眼鏡男「蜻蜓」開始募集夥伴,候選名單有三: 傳說是梨園子弟的樂團主唱阿久津——其實是音痴。 擁有龐大粉絲團的戲劇社招牌淺蔥——其實是女生。 自幼學習日本舞踊的天才少年丹羽——現在不練了。 招募同好之路一開始就處處碰壁,真有可能成功嗎? 【本書特色】 ★日本Amazon網路書店五顆星推薦,書評網站「讀書meter」好評不斷! ★集結愚蠢又帥氣的少年少女們,青春洋溢的歌舞伎劇碼,開幕!

內文試閱

  在那個瞬間,從舞台上捎來某樣東西。      那是看不到也無法說明的東西。宛若風,宛若波動,宛若結晶。      男孩確實接收到沒有形體與重量的東西。不僅止於接受,他還立刻投擲回去。      這回輪到演員紮紮實實地接下同樣看不見的東西。這就是演員此刻站立在舞台上的理由。      迸裂般的掌聲與歡呼聲撼動劇場的空氣,觀眾呼喊著屋號。演員仍舊雙腳張開矗立在舞台上,雙眼凝視著一點。      這是雙向的交流。      舞台與觀眾之間,產生近似奇蹟的化學反應。      我到現在仍舊不太明白,自己當時為什麼會掉下眼淚。       【問】      歌舞伎是什麼?       【答】      歌舞伎是日本獨特的傳統戲劇,歷史相當悠久。根據紀錄,在慶長八年(西元一六〇三年)出雲的阿國(女性)就曾在京都演出「歌舞伎舞」。後來也有其他女藝人模仿,使得「女歌舞伎」廣為流行,但在寬永六年(西元一六二九年)因為敗壞風俗的理由遭到禁止。女人的演出被禁止後,改由仍留著前髮、未成年的少年演出,稱為「若眾歌舞伎」,然而到了承應元年(西元一六五二年)又被禁止。接著,改由已經剃掉前髮、留著「野郎頭」的成年男性演出,稱為「野郎歌舞伎」。當時的歌舞伎以歌與舞蹈為主體,後來逐漸開始演出較複雜的故事。元祿時代(十七世紀末至十八世紀初),第一代市川團十郎創立「荒事」的表演方式,讓江戶庶民為之心醉。近畿地方則有第一代坂田藤十郎完成「和事」的表演方式而大獲好評。「荒事」是用臉譜強調臉部表情,演出方式包括姿勢獨特的「亮相」、大幅擺手並踏響腳步行走在花道上的「六方」等,風格強健豪邁,近乎粗獷的地步,也有一說認為這是受到萬智至延寶年間流行的金平淨瑠璃影響。另一方面,「和事」則和「荒事」形成強烈對比,具有柔和與優美的特色。元祿時代的近畿地方在上演豪門恩怨劇時,常會出現逛妓院的場景,據說「和事」就是由此誕生發展。「荒事」在武士眾多的江戶受歡迎,鄰近都城(京都)的近畿地方則是「和事」受人喜愛,是頗值得玩味的現象。歌舞伎在漫長的歷史中逐漸演變,但仍保有最根源的部分,是相當珍貴的藝術,做為重要無形文化財……      【問】      所以說,歌舞伎到底是什麼?      【答】      江戶人極為喜愛的現場表演。      有愛情故事,有不倫之戀,有男扮女裝。      明明是小偷,卻又像英雄戰隊,還有暴徒與宿命論的劇情。      狐狸會變成人類,高貴的公主會變成厲鬼,道貌岸然的和尚會被美女的胸部誘惑,甚至連拔毛夾(修整眉毛的道具)都會莫名其妙地起舞!歌舞伎演員是江戶的偶像兼超級明星,在城堡工作的女傭還會把明星吐的痰稱作「團十郎先生御痰」,放入護身符的袋子裡珍藏,看來江戶人實在很瘋癲。      也就是說,當時的歌舞伎有趣到讓人為之瘋狂。      事實上,直到今日仍舊很有趣。      序幕      「你想創立歌舞伎社?」      「是的。」      這個回答伴隨著滿面笑容。      遠見抬頭看著面前的十六歲男孩,扶了一下銀邊眼鏡的鏡腳。這個男生應該是他擔任導師的班級學生……但遠見想不起他的名字。      「你是指欣賞歌舞伎、研究歌舞伎歷史的社團?」      遠見雖然想不起學生姓名,但仍姑且繼續對話。他記得這個學生應該是坐在中間左右靠窗的位子,個子嬌小,眼睛大大的,有一張娃娃臉,即使混入女學生群中也不會太突兀,沒有特別顯著的發言或行動,但也不會過於文靜,是個很普通的學生——也因此更難記住他的名字。      「啊,我們會欣賞歌舞伎,可是不會研究歷史。嗯~也許會稍微研究一點吧?但這不會是主要活動。我想要做的不是研究。」      遠見無意識地摸摸喉嚨,他覺得這個學生的名字好像浮出到了喉頭。新學期已經來到四月下旬,在這個時期也該記住所有學生的名字。      「那麼,你想做什麼?」      「歌舞伎。」      「我不是在問這個,這一點你剛剛已經說過了。」      「簡單地說,我想要演戲。我想要自己上演歌舞伎。」      竟然是要演戲!遠見有些意外。他把正要填寫的文件收進最上層抽屜,替剛剛使用的原子筆仔細蓋上筆蓋之後,重新審視這名學生。      「不太可能吧?」      「咦?為什麼?」      學生顯得很驚愕,似乎從沒想過會被否定。      「歌舞伎是日本傳統藝能。」      「是的。」      「有好幾百年的歷史。」      「是的,大約四百年。」      「沒錯。它不是普通戲劇,高中生要上演實在太困難了。」      「嗯~?我覺得還好吧?」      學生說話時不只歪著頭,是整個上半身都隨之傾斜。他的肩膀輕碰到肌肉君,因而「喔」了一聲挪動一步。肌肉君是真人尺寸的肌肉解剖模型。雖然不知道是誰命名的,不過在遠見來到這所學校之前,它就已經在這間生物準備室裡。它的夥伴骨頭君則垂著雙臂佇立在窗邊。據說肌肉君和骨頭君每晚都會說相聲,成為校園七大怪談之一。負責吐嘈的是骨頭君,負責裝傻的是肌肉君。      「我們談的是歌舞伎耶。歌舞伎不就是那個……穿著誇張的服飾、畫著誇張的舞台妝,然後虛張聲勢地說『你要是不知道,就讓我來告訴你~』之類的?」      「這是弁天小僧吧?可惜還差一點,正確台詞是:『若是不知,且聽我道來。』」      「沒錯,就是那個。」      「是的。另外,他的姿勢叫做『亮相』,不是虛張聲勢。」      「『亮相』?還有專有名詞?」      學生笑咪咪地點頭說:「是的。」遠見四十五年來都過著理組人生,對於藝術完全是門外漢,當然不懂歌舞伎,就連電影也只看紀錄片。      「還有,老師提到誇張的舞台妝,是指『臉譜』嗎?」      學生問話時還勾著肌肉君的手臂,一副友好狀。      「嗯,我好像聽過這個名詞。」      「弁天小僧不會畫『臉譜』。根據設定,他出場時是假扮成武士家的小姐,所以會畫女形的妝。」      「……是嗎?不對,等等,他不是有刺青嗎?像遠山金四郎一樣。」      遠見腦中浮現模糊的畫面:男人脫下半邊衣服,露出刺青,擺出招牌姿勢喊:「還不退下!沒看到這身櫻吹雪刺青嗎?」……不對不對,這樣好像混雜了水戶黃門的劇情。時代劇不知為何總是容易搞混。      「是的。弁天小僧脫下半邊衣服就會露出櫻花刺青,畢竟他的本行是白浪。」      「白浪?那不是燒酒的酒名?」      「不是。白浪是小偷的意思。」      「我看不出其中連結,白浪為什麼是指小偷?」      「好像是因為中國古代有名為『白浪團』之類的小偷。原始出處似乎是那裡,不過我也不太記得了。」      「這樣啊。」      遠見點點頭,又扶起稍微下滑的眼鏡。      「……所以說,你應該也明白了,我完全不懂歌舞伎。」      有句格言是「無知之知」,意思是「知道自己不知道」。這是遠見很喜歡的一句話。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首先要承認自己無知才行。身為生物老師的遠見即使不懂歌舞伎,也不算太丟臉。      「是的,我很明白老師完全不懂。」      話說回來,被一個十六歲學生一本正經地點頭認同,遠見的心情不禁有些複雜。      他輕咳一聲,補充說:「我想大多數人都半斤八兩吧?對歌舞伎有興趣的學生應該很少。這樣還能成立社團嗎?」      「我會努力募集社員。我一直希望上高中之後能從事歌舞伎活動。」      遠見聽著這個連名字都想不起來的學生充滿熱誠的發言,決定直接問他從剛剛就一直抱持的疑問:      「你為什麼想要創辦歌舞伎社?」      「嗯?因為學校沒有歌舞伎社……我就決定自己創社了。」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選擇歌舞伎?」      「哦,我懂了,因為我很喜歡。」      學生回答得如此輕鬆自然,讓遠見乍聽之下也差點接受——哦,原來是因為你喜歡啊~那當然……然而他想到這裡又馬上打住。不對不對,等一下!      遠見繼續問:「我知道你喜歡歌舞伎,可是高中生應該很少人會喜歡歌舞伎吧?呃……同學,你為什麼會這麼喜歡歌舞伎?」      「老師,我叫來栖。」      遠見嚇了一跳。這個學生——來栖——似乎察覺到遠見想不起他的姓名。遠見坦白地說「對不起」。      「沒錯,來栖。呃,來栖黑悟。」      聽到姓氏之後,名字也想起來了。遠見想起這個學生常被要好的同學稱為「小黑」。來栖很開朗地回答「是的」,看來不太在意老師忘記自己的名字。      「我喜歡歌舞伎是受到祖父的影響。我從小就常常和他一起看影片。」      「原來是受到祖父的影響。不過……光是喜歡,不能創立社團……」      「咦?不行嗎?」      來栖原本就很大的眼睛睜得更大了。他問:      「可是,喜歡足球的人都會進入足球社吧?喜歡動畫的人也會加入動畫社。大家不是都選擇自己喜歡的社團活動嗎?」      他說得也有道理,沒有理由足球可以而歌舞伎不行——只是很罕見而已。      「請讓我成立歌舞伎社!」      小巧的頭顱「咻」一聲低下來,然後又恢復原位。來栖的手肘稍稍碰到肌肉君,連忙抓住它的手臂。接著他用一雙黑色的大眼睛凝視遠見。      「我想要在這所學校招募夥伴,一起演出歌舞伎!」      來栖扶著肌肉君熱烈地提出訴求,眼睛閃閃發光地直視遠見。這孩子的視線如此直率,讓遠見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最近很少看到這種年輕人了。      現代是資訊社會,資訊氾濫到令人受不了的地步。      就連已經四十多歲的遠見,面對巨浪般湧來的資訊都感到吃不消,不知該如何選擇。資訊的巨浪也同樣襲向孩子,他們的手機和電腦不斷湧入原本該在更年長之後才得到的資訊。結果他們的腦中塞滿資訊,即使沒有親身體驗也自以為早就知道而滿足。有這種傾向的學生越來越多。      「歌舞伎啊……」      「是的。」      在這樣的潮流中,來栖卻打算運用身體與腦袋進行嶄新的挑戰,更顯得難能可貴。遠見先前對來栖的評價是「沒有顯著的特色」,但現在應該修正。仔細想想也是理所當然,沒有任何一個學生是毫無特色的,只是遠見沒有好好注意到來栖罷了。他在內心自我反省,當了二十年教師仍舊不夠成熟。      對來栖而言,歌舞伎似乎是極富魅力的傳統藝能。大概就像遠見用顯微鏡觀察黏菌那樣有趣吧?黏菌能以最短路徑走出迷宮,卻少有人能夠理解其奧妙。      「你想要親身體驗歌舞伎演出,學習傳統藝能……嗎?」      「是的。」      每個人著迷的東西都不一樣。「大家都不一樣,大家都很棒。」遠見忘記是哪位詩人寫過這樣的句子,不過他打心底贊同。      既然如此,身為教師的他能為來栖做什麼呢?      「這是了解日本文化的社團活動吧?」      「是的!」      遠見看著目光更加炯炯有神的來栖。      身為導師的他,必須告訴學生真相:      「很遺憾,那是不可能的。」

作者資料

榎田尤利(EDA Yuuri)

7月16日生,巨蟹座,O型。東京都人,現居於東京。多變的風格與穩定的出書量,在一般小說以及BL小說都有相當的名氣。 代表作有:「極道交涉人系列」、「溫柔S的養成法」、「erotica」等。

基本資料

作者:榎田尤利(EDA Yuuri) 譯者:黃涓芳 繪者:イシノアヤ(ishinoaya) 出版社:台灣角川 書系:輕.文學 出版日期:2016-08-11 ISBN:9789864732708 城邦書號:A286019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