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你的名字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未曾相識的兩人, 不可解的相遇, 讓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 家住深山的女高中生三葉,每天過著鬱鬱寡歡的生活。 身為鎮長的父親參與的選舉、家中神社的古老習俗、狹小的村莊——在莫名在意四周眼光的年紀,她對都會生活懷抱強烈憧憬。 「下輩子,請讓我生為東京的帥哥!」 某日,三葉夢見自己變成男高中生。 不曾看過的房間、不認識的朋友、繁華的街道與時髦的咖啡廳——三葉在夢裡盡情享受了渴望的都市生活。 住在東京的男高中生——瀧,也做了奇怪的夢。在夢裡,他是家住深山的女高中生。 偶有遺落的記憶與時間,不可思議卻不斷持續的夢境……三葉和瀧終於察覺: 「我和他(她)互換靈魂了嗎?」 【本書特色】 ★創下台灣影史新紀錄,日片票房No.1,千萬人次淚眼推薦——新海誠最新力作《你的名字》,原作小說終於登台! ★附《你的名字》製作人、《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作者——川村元氣解說,暴露《你的名字》創作源起。 ★《你的名字》原著小說在日銷售突破1,000,000冊,日本Amazon網友五星好評: 「看了小說後,對這部電影有了新的感動。」 「原著小說是理解這部電影不可或缺的關鍵。」 「看過電影後,讀小說仍讓我感動到流淚。」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夢
  懷念的聲音與氣味,依戀的光線與溫度。      我和心愛的某個人緊密地貼合,彼此難分難捨地連結在一起。就像夾在乳房間的嬰兒時期,沒有絲毫不安與寂寞。我尚未失去任何東西,幸福甜美的情感擴散至整個身體。      眼睛突然張開。      天花板。      房間。早晨。      一個人。      東京。      ──原來如此。      剛剛在做夢。      我從床上起身。      僅僅在這大約兩秒的時間裡,先前包覆著我的溫暖歸屬感已消失殆盡,不留痕跡,也沒有餘韻。由於太過突然,我還來不及思考就掉下眼淚。      早上醒來時,我有時會不知為何在流淚。      我總是想不起前晚的夢境。      早上醒來時,我盯著右手,食指上沾著小小的水滴。前一刻的夢以及短暫沾濕眼角的淚水,都在不知不覺中乾涸了。      曾經,有過很重要的東西。      在這隻手上。      ──搞不懂。      我放棄思考,下了床,走出房間前往洗手間。我邊洗臉邊覺得,自己之前好像也曾為了自來水的溫熱和味道感到驚訝。      我凝視鏡子,帶著些許不滿的臉從鏡子裡回瞪著我。      我看著鏡子綁起頭髮,穿上春天的套裝。      我繫上總算習慣打法的領帶,穿上西裝。      我打開公寓的門。      我關上大廈的門。在我眼前──      總算開始熟悉的東京風景出現在眼前。就如過去自然而然記住各座山峰的名字,現在我也能說出幾棟高樓大廈的名稱。      我穿過擁擠的車站驗票口,下了電扶梯,      我搭上通勤電車,靠在車門望著流動的風景。不論是大樓窗戶、車輛、天橋,街上到處都有許多人。      春季的陰天,天空白茫茫的。一百人搭乘的車廂,載送一千人的列車,一千班像這樣的列車行駛的城市。      不知不覺中,我像平常一樣,一邊望著街道──      一邊尋找唯一的某一個人。      一邊尋找唯一的某一個人。      第二章      開端      沒聽過這種鈴聲。      我在朦朧意識中這麼想。      是鬧鐘嗎?可是我還想睡。昨晚我全神貫注地畫畫,直到天快亮才上床。      「……瀧。」      接著聽到有人呼喚我的名字。是女人的聲音……女人?      「瀧、瀧。」      聲音彷彿快要哭出來般急切,宛若遠處閃爍的星星般寂寞而顫抖。      「你不記得了嗎?」      聲音不安地問我,可是我不認識妳。      電車突然停止,車門打開。對了,我正在搭電車。當我意識到的瞬間,發現自己站在擁擠的車廂中,眼前有一雙張大的眼睛。直視著我的少女穿著制服的身影,被下車的乘客推擠,自我身邊遠離。      少女喊:「我的名字是三葉!」      她解開綁頭髮的髮繩遞給我,我不加思索地伸出手。鮮橘色的髮繩彷彿射入昏暗電車中的一道細細夕陽光線。我將身體鑽入人群,用力抓住那道色彩。      這時我醒了過來。      少女聲音的殘響仍舊隱約留在我的耳膜。      ……名字是三葉?      我沒聽過這個名字,也不認識那個少女。她的態度非常急切,我想起她那雙快湧出淚水的眼睛、陌生的制服、宛若關係到宇宙命運般嚴肅而凝重的表情。      不過,反正只是個夢,沒有任何意義。此刻我已經想不起那張臉,耳膜的殘響也已經消失。      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我的心跳仍舊異常劇烈,胸口感覺格外沉重,全身大汗淋漓。我姑且深深吸了一口氣。      吸~      「……嗯?」      是感冒了嗎?鼻子和喉嚨有些怪怪的,空氣流經的通道比平常更窄。胸口異常沉重,說得更明白一點,是物理性質的沉重。我低頭看自己的身體,看到乳溝。      ──看到乳溝。      「……嗯?」      豐滿的胸部反射朝陽,白皙的肌膚柔滑光亮。雙峰間沉澱著湖水般青色深邃的影子。      先揉揉看再說。      這是我腦中第一個念頭。這個念頭就如蘋果掉落到地面般,幾乎依循普遍而自動的法則出現。      ………………      …………      ……嗯?      !      太感動了。哦哦哦!這是什麼?我很認真地繼續揉。該怎麼說……女人的身體真是神奇……      「……姊姊,妳在幹嘛?」      我聽到聲音轉頭,看到一個小女孩打開拉門站在那兒。我邊揉胸邊說出老實的感想:      「沒什麼,只是覺得好有真實感……咦?」      我重新審視眼前的女孩,她大概十歲左右,綁了兩條馬尾,眼尾有些上揚,一副囂張小鬼的樣子。      我指著自己問:「……姊姊?」      這麼說,這傢伙是我妹妹?      女孩露出傻眼的表情對我說:      「妳在說什麼夢話?吃、飯、了!快點來吃!」      她重重關上拉門,發出「啪」的聲音。這女孩真是凶暴。我從被窩起身,感覺到肚子也餓了,這時注意到視野角落的梳妝台。我在榻榻米上走了幾步,來到鏡子前方,把鬆垮的睡衣從肩膀拉下來,睡衣便滑落到地板上,露出赤裸的身體。      我仔細檢視映照在鏡子裡的全身。      黑色流水般的長髮,有幾處因為睡覺時壓到而翹起來。小小的圓臉、彷彿會說話的大眼睛、像是在笑的唇型、細細的脖子和深凹的鎖骨、彷彿在主張「承蒙關照,發育得很健康!」的胸部隆起,然後是隱約浮現的肋骨陰影,以及肋骨下方柔和的腰部曲線。      我雖然沒有親眼看過,但這無疑是女人的身體。      ……女人?      我是女人?      先前還籠罩在身上的睡意消失了,我的腦袋頓時清醒,並頓時陷入混亂。      然後,我忍不住大聲尖叫。      「姊姊,妳~好~慢~!」      我打開拉門進入起居室,四葉就用攻擊性的聲音指責我。      「明天我來做飯。」      我用這句話代替道歉。這孩子雖然是個乳牙都還沒全部換齊的小鬼,卻似乎自認比姊姊更可靠。我絕對不能道歉,免得被她抓到把柄。我邊這麼想邊打開電子鍋,把晶瑩剔透的白飯盛入自己碗裡。嗯?會不會太多?算了,沒關係。      「開動~」      我在滑嫩的荷包蛋上淋了滿滿醬汁,和白飯一起放入口中。啊啊啊,好好吃,真幸福……嗯?我的太陽穴一帶似乎感覺到視線。      「……今天很正常。」      「嗯?」      我發現外婆正盯著咀嚼米飯的我。      「昨天真的很誇張!」      四葉也笑嘻嘻地看著我。      「還莫名其妙地發出尖叫。」      尖叫?外婆的視線好像在檢查可疑物品,四葉的笑容則(一定是)把我當成傻瓜。      「什、什麼?怎麼回事?」      搞什麼?這兩人好像聯合起來,感覺真討厭。      『嗶波啪波~』      位在拉門上端橫木的喇叭,突然發出暴力般的音量。      『各位鄉親,大家早。』      這聲音是好友早耶的姊姊(任職於鎮公所的地區生活資訊課)。這座糸守鎮是人口只有一千五百人的窮酸小鎮,因此大多數人都彼此認識,或者是認識對方認識的人。      『現在開始播報糸守鎮的晨間通知。』      從喇叭傳來的聲音在每個詞之間都會停頓,非常緩慢地念出「現在、開始、播報、糸守鎮的、晨間、通知」。全鎮的戶外也設有喇叭,所以廣播會在群山之間迴盪,重疊出輪唱般的回音。      這是每天毫無間斷、早晚兩次對全鎮播放的防災廣播。鎮內家家戶戶都有接收器,每天規律地播報各種鎮上活動,譬如運動會日程、聯絡掃雪值班、昨天誰家生了小孩、今天是某某人的喪禮等等。      『針對下個月二十日舉辦的糸守鎮長選舉,鎮上選舉管理委員會──』      噗吱。      橫木上的喇叭沉默了。喇叭設在伸手無法搆到的地方,因此外婆直接拔掉插頭。年過八十、總是穿著傳統和服的外婆,以行動表達無言的憤怒,真酷。我邊想邊拿起遙控器,合作無間地打開電視。早耶姊姊的聲音消失後,NHK的大姊姊笑容可掬地播報起新聞。      『一千兩百年一度的彗星終於要在一個月之後來臨。屆時連續好幾天,都可以用肉眼觀測到彗星。為了迎接難得一見的天文奇景,JAXA等全球研究機構都準備進行觀測。』      畫面上出現「一個月後肉眼即可觀測到提阿瑪特彗星」的文字,以及模糊的彗星影像。起居室的對話中斷,在NHK的播報聲中,只有我們三個女人用餐的聲音,彷彿上課中的悄悄話,發出窸窸窣窣、喀喳喀喳,感覺有些內疚的聲音。      「……差不多該和好了吧?」      四葉突然不識相地發言。      「這是大人的問題!」      我斬釘截鐵地說。沒錯,這是大人的問題。什麼鎮長選舉嘛!不知從何處傳來老鷹「嗶~咻嚕嚕~」的叫聲,聽起來有點愚蠢。      「我們去上學了!」      我和四葉齊聲向外婆道別後走出家門。      夏天山上的鳥叫聲量相當驚人。      我們沿著斜坡走下狹窄的柏油路,爬下幾階石牆階梯便走出山的陰影,迎向直射的陽光。底下是圓形的糸守湖,平靜的湖面映照著朝陽,毫不客氣地反射刺眼的強光。深綠色的山巒、蔚藍的天空、白色的雲,身旁還有一個背著紅書包的雙馬尾小女孩莫名其妙地蹦蹦跳跳,而我則是穿著短裙、裸露著雙腿的女高中生。我試著想像宏壯的弦樂合奏背景音樂。喔,感覺好像日本電影的開幕場景。換句話說,我們所住的地方就是日本昭和時代風格的鄉村。      「三~葉~!」      我在小學門口送走四葉後,有人從背後呼喚我。我回頭看到板著臉踩著腳踏車的勅使,還有坐在後座笑咪咪的早耶。勅使喃喃抱怨:「快點下車!」「有什麼關係,小氣鬼!」「很重耶!」「真沒禮貌!」兩人從早上就像在上演夫婦相聲般打情罵俏。      「你們感情真好。」      「一點都不好!」      兩人異口同聲說道。他們一本正經地否定的態度實在太好笑,我不禁呵呵笑出來,腦中的背景音樂切換成輕快的吉他獨奏。我們三人是十幾年的老朋友。早耶的個子嬌小,留著齊眉瀏海,綁著兩條辮子;勅使瘦瘦高高的,平頭的髮型有些土氣。兩人雖然好像總是在吵架,可是對話節奏搭配得完美無缺,因此我暗自覺得他們其實是天生一對。      「三葉,妳今天頭髮很正常。」      早耶下了腳踏車,摸著我的髮繩附近嘻嘻笑。我總是梳同樣的髮型:把左右兩邊的辮子繞到腦後,用髮繩綁起來。這是很久以前媽媽教我的綁法。      「頭髮?什麼意思?」      我又想起早餐時曖昧不明的對話。「今天很正常」的意思,是指昨天不正常嗎?我正努力回想昨天的情況,勅使便擔心地湊過來問:      「對了,妳有沒有請外婆幫妳驅邪?」      「驅邪?」      「一定是被狐狸附身了!」      「啥?」唐突的言論讓我皺起眉頭。早耶似乎也對他的說法不以為然,替我代言:      「你為什麼一定要扯到靈異事件?三葉一定是累積太多壓力了。對不對?」      壓力?      「呃……等、等一下,你們在說什麼?」      為什麼大家都在替我擔心?我昨天……雖然一時想不起來做了什麼,不過應該是很平常的一天才對。      ──咦?      真的是這樣嗎?昨天我……      『更重要的是──』      透過擴音器的粗嗓子打消我的疑惑。      道路對面林立著塑膠布溫室,另外還有一座過於寬敞的鎮營停車場。停車場內聚集了十幾個人,站在中央手拿麥克風、個子特別高而威風凜凜的人物就是我爸。掛在西裝上半身的布條自豪地寫著「現任.宮水俊樹」。他正在進行鎮長選舉的演說。      『更重要的是持續進行聚落再生計畫。為此必須讓鎮上財政健全化!滿足這些條件,才能打造安全、安心的城鎮。身為現任鎮長,我希望能繼續完成目前的造鎮計畫,並且更加精進!我會以全新的熱情引導這座小鎮,使其成為男女老幼都能安心居住,並且充滿活力的地方社會!我將以嶄新的決心,把這項任務當成自己的使命……』      純熟到專橫地步的演說,簡直就像電視上的政治人物,和這座農田環繞的停車場完全不搭調,讓我覺得很尷尬。聽眾當中有人交頭接耳地說「反正這次一定也是宮水先生當選」、「聽說他撒了很多錢」,使我的心情更加灰暗。      「嗨,宮水。」      「……早安。」      慘了,和我打招呼的是我在班上最不擅長應付的三人組。他們在高中屬於時髦華麗階級,對我們這些樸素類型的同學總是語中帶刺。      「鎮長和搞建築業的。」其中一人刻意看著演說中的鎮長說道。我看到勅使的爸爸滿面笑容地站在父親身旁,穿著自家建設公司的外套,手臂上戴著「宮水俊樹加油團」的臂章。那個同學看看我又看看勅使,繼續說:      「連他們的孩子都勾結在一起。你們是因為家裡吩咐,所以才湊在一塊嗎?」      真蠢。我沒有回答,加快腳步想要離開這些人。勅使也面無表情,只有早耶顯得不知所措而坐立不安。      「三葉!」      突然有人大喊,我差點停止呼吸。真不敢相信!演說中的父親沒有透過麥克風,而是以大嗓門朝我大喊,聽眾也同時轉向我。      「三葉,走路要抬頭挺胸!」      我滿面通紅。太過不近情理的對待差點讓我掉下眼淚。我忍住想要奔跑的衝動,大步離開現場。聽眾當中有人悄悄說:「他對家人也這麼嚴厲。」「不愧是鎮長。」我也聽到班上同學嘲諷地說:「哇,好凶!」「好可憐喔!」      太慘了。      腦中先前的背景音樂不知何時已經消失。我想起這座小鎮如果沒有搭上背景音樂,就只是一個令人窒息的場所。      喀、喀、喀,粉筆在黑板上寫出類似短歌的文字。      莫問彼何人菊月寒霜露濕身吾依然待君      「『彼何人(tasokare)』,這是日文裡『黃昏(tasogare)時分』的語源。你們聽過『黃昏時分』吧?」      小雪老師用清脆的聲音說完,在黑板上寫了大大的「彼何人」三字。      「傍晚,既非白天也非夜晚的時間。人的輪廓會變得模糊,無法辨識對方是誰。在這段時間,有可能遇到非人的鬼怪。因為會遇到妖魔或死者,因此也有『逢魔時刻』的說法。不過更古老的用語還有『彼者為何(karetaso)』或『彼為誰人(kahatare)』。」      小雪老師又寫下「彼者為何」與「彼為誰人」。這是什麼?雙關語嗎?      「老師,我有問題。不是應該稱作『分身(kataware)之時』嗎?」      有人如此發問,我也贊同他的說法。我當然聽過「黃昏時分」,不過提到傍晚,從小最常聽到的還是「分身之時」。小雪老師聽到發問便露出柔和的笑容。說個題外話,這位古典文學老師是一位和這所鄉下高中極不相稱的大美女。      「『分身之時』或許是這一帶的方言吧?我聽說糸守鎮的老人家還保留了古老的萬葉語言(註1)。」      「因為這裡是偏鄉啊!」有男同學這麼說,引來大家的笑聲。的確,外婆有時候也會使用令人懷疑是哪國語言的用語,而且第一人稱還是「儂(washi)」。我邊想邊翻開筆記本,看到原本應該是空白的紙上寫了大大的字。      妳是誰?      ……咦?      這是什麼?周圍的聲音好像被這個陌生的字跡吸收,突然變得很遙遠。這不是我的字,我應該也沒有借別人筆記本才對。「你是誰」……是什麼意思?      「……同學。接下來請宮水同學!」      「啊,是!」      我連忙站起來。小雪老師說「請妳從九十八頁開始念」,然後看看我的臉又忍俊不禁地加了一句:      「宮水同學,妳今天記得自己的名字呢。」      全班哄堂大笑。咦?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妳不記得?」      「……嗯。」      「真的?」      「我都說『嗯』了!」      我回答後猛吸一口香蕉果汁。咕嚕,好好喝。      早耶看我的眼神,彷彿看到很奇怪的東西。      「……妳昨天連自己的位子和置物櫃都不記得。頭髮像剛睡醒一樣亂七八糟,也沒有綁制服緞帶,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一直很差的樣子。」      我試著想像那樣的姿態……咦?      「咦~~~~妳說什麼?真的假的?」      「三葉,妳昨天好像喪失記憶一樣。」      我連忙試著回想……果然有點奇怪,我想不起昨天的事。不,我記得一些片段的情景。      那是……某個陌生的城市?      鏡子中的是……男生?      我努力喚起記憶。老鷹發出「嗶~咻嚕嚕~」的叫聲,好像把我當傻瓜。現在是午休時間,我們在校園角落喝著紙盒裝的果汁閒聊。      「嗯~我好像一直在做很奇怪的夢……感覺像是在過別人的生活……的夢?唔,我不太記得……」      「……我知道了!」      勅使突然大喊,讓我嚇一跳。他把讀到一半的神祕學雜誌《MU》舉到我面前,口沫橫飛地說:      「那一定是前世的記憶!妳們或許會認為這種說法沒有科學根據,那麼就換個說法:以艾弗雷特的多世界詮釋為基礎的多元宇宙連結到妳的潛意識……」      「你閉嘴!」早耶毫不容情地斥責,我則大喊:「啊!該不會是你在我的筆記本上亂塗鴉的吧?」      「什麼?塗鴉?」      啊,好像猜錯了。勅使不是會做這種無聊惡作劇的人,而且他也沒有犯罪動機。      「呃,沒事,沒什麼。」我取消前言。      「妳說的塗鴉是怎麼回事?妳在懷疑我?」      「我都說沒事了!」      「哇!三葉,妳好過分!早耶,妳聽到了嗎?她竟然冤枉我!去找檢察官!還是應該找律師?喂,這種時候要找哪一種?」      「可是三葉,妳昨天真的很奇怪。」早耶華麗地漠視勅使的控訴。「妳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嗯~真奇怪……難道真的是壓力嗎……」      我重新思考先前得到的各種證詞。勅使又埋頭繼續讀那本神祕學雜誌,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這種不記恨的態度是他的優點。      「沒錯,一定是壓力!三葉,妳最近應該面臨很多問題吧?」      沒錯。鎮長選舉當然不用提,還有今晚終於要舉行的那個儀式!在這麼小的鎮上,為什麼偏偏我父親是鎮長,外婆則是神社的神主呢?我把臉埋在雙膝之間,深深嘆息。      「唉,我真想早點畢業去東京。這座鎮實在太小、人際關係太緊密了!」      早耶也點頭說:      「我懂,非常明白。我們家母女、姊妹連續三人都負責鎮內廣播,所以我從小就一直被鄰居阿姨稱為『廣播小姐』!可是,我竟然還加入廣播社!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      「早耶,等我們畢業之後一起去東京吧!待在這種小鎮,即使長大之後也會原封不動維持學校的階級關係!我們得從這種舊框架解脫才行!勅使,你也會跟我們一起走吧?」      「嗯?」      正在讀神祕學雜誌的勅使懵懵懂懂地抬起頭。      「……你有在聽我們說話嗎?」      「嗯~還好……我應該會繼續待在這座小鎮,過普通的生活吧?」      「唉~~」我和早耶香深深嘆息。這傢伙就是因為這樣,才沒有女人緣。雖然說我也沒交過男朋友……      一陣微風吹來。我望向風吹來的方向,看到下方的糸守湖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水面安詳平靜。      這座小鎮既沒有書店也沒有牙醫,電車兩小時才一班,公車一天只有兩班,天氣預報不報導,Google Map的衛星照片直到現在還是馬賽克,便利商店九點就關門,可是店裡卻有賣蔬菜種子和高級農具。      放學途中,我和早耶對糸守鎮的牢騷仍舊沒有結束。      沒有麥當勞也沒有摩斯漢堡,卻有兩間小酒吧;沒有就職機會,也沒有女人要嫁過來,日照時間又短……平常雖然覺得鎮上這種人口過稀的狀況,反而令人覺得清爽也頗值得自豪,但今天我們卻非常認真地感到絕望。      勅使原本默默推著腳踏車跟著我們走,忽然按捺不住地開口:      「妳們啊!」      「怎樣?」我們很不高興地問。勅使泛起詭異的笑容說:      「先別討論這個,要不要去咖啡廳?」      「咦……」      「什……」      「什麼!」      「咖啡廳?」      我們異口同聲地大喊。      喀鏘!金屬碰撞聲消失在暮蟬的叫聲中。勅使從販賣機取出罐裝果汁遞給我們。種田回來的老爺爺騎著電動機車,發出「嗡~」的聲音經過我們面前。路過的野狗好像在說「我來陪陪你們吧」,坐下來打了呵欠。      這個咖啡廳不是一般想像的咖啡廳。它不是星巴克或Tully’s,或是據說存在於世界上某個角落,提供鬆餅、貝果、義式冰淇淋的夢幻空間。這裡只是鄰近的公車站,設有長椅和自動販賣機,長椅上還貼著三十年前左右的冰淇淋看板。我們三人並肩坐在長椅上,那隻野狗坐在我們腳邊。我們慢慢地喝著罐裝果汁。與其說感覺被勅使騙了,不如說早該預料到會是這樣。

作者資料

新海誠(Makoto Shinkai)

1973年出生於長野縣,動畫導演。2002年,以個人製作短篇作品《星之聲》備受矚目,之後陸續發表了《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秒速五公分》、《追逐繁星的孩子》、《言葉之庭》等作品,在國內外榮獲多數獎項,獲得極高評價。親自執筆的小說有《小說 秒速五公分》、《小說 言葉之庭》、《小說 你的名字》。最新作品《你的名字》於2016年8月26日公開。

基本資料

作者:新海誠(Makoto Shinkai) 譯者:黃涓芳 出版社:台灣角川 書系:輕.文學 出版日期:2016-12-15 ISBN:9789864734542 城邦書號:A286011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7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