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AID獵奇犯罪搜查班.藤堂比奈子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AID獵奇犯罪搜查班.藤堂比奈子

  • 作者:內藤了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7-07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第二十一屆日本恐怖小說大獎 讀者獎 暢銷系列! ◆改編日劇。 連續離奇自殺事件,隱藏在網路背後的犯人竟然是…… 東京都內某墓園發生了自殺屍體腐敗爆炸案件。屍體影片被人上傳到網路,還被加上了「週期蟬」的詭異標題。以其為發端,接二連三發生自殺案件。 八王子西署由藤堂比奈子等人組成的「獵奇犯罪搜查班」著手搜查,查出意圖自殺者聚集的網站,背後似乎和一個神祕的「AID」有關。沒人知道這位「AID」的真實身分。甚至傳出「AID」是電腦程式,或是自殺者的鬼魂之類…… 在幕後操縱意圖自殺的人們,其目的究竟是? 全新型態警察小說第三集登場!

內文試閱

序幕
     那是個比想像更脆弱嬌小的身體。薄得幾乎要破裂的皮膚,像父親的淡眉毛。因為胎兒皮脂黏附在頭上的頭髮,帶著柔和的光澤。緊握著的拳頭,有小小的手指,也有小小的指甲。      啊。真的,完整具備了人的形體呢。      妙子一邊為了理所當然的事情感動,一邊覺得那閉著雙眼的臉龐已經宛如佛祖。緊緊抱到裸露的胸口,溫暖的肌膚再度吸附。      如果能再度回到肚子裡去該有多好。      明知無法實現還是親吻嬰兒額頭,將鼻子埋在濕濕的頭髮中。      沒有比這更天真的香味了。      大概在天地的所有生物之中,也聞不到這麼惹人憐愛的味道。於是妙子下定決心,別再聞到這個味道。      不會忘記嗎?      現在,這個時候。充滿我肺部的味道,我一輩子都能緊緊抓住嗎?      神奇的是,一滴眼淚也沒流。難道是因為還存有「自己的體溫或生命也許能在緊抱時移轉給這孩子,引起奇蹟讓他再度復活」這種沒有根據的期待吧。但是當護士輕輕抱走嬰兒,帶去其他房間的時候,妙子想起了自己是什麼人,靜靜地劇烈地嘲笑自己。      自己是念法醫學的。應當比任何人都明白毫無根據的期待不過就是期待罷了。      肺泡還充滿著那孩子的香味。      這是我的十字架。應當一輩子關在肺裡,當作生存方式的楔子牢牢固定。      好想抽菸。      妙子這麼想。      「還好嗎?」      被穿著工作圍裙的醫生這麼一問,石上妙子從記憶中醒來。她正躺在鋪著塑膠布的檢查臺上,接受麻醉注射。      「嗯,沒事。我很好。」      「是因為麻醉在發呆嗎?好了。」      醫生從放著顯影器材的推車拿起不鏽鋼的膿盤,笑咪咪地讓妙子兩手握住。露出覺得頗有意思的表情。      「要是不舒服,儘管吐到那裡面別客氣。雖然是個辛苦的檢查,但我們一起努力吧。」      妙子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哎呀呀,從看到那工作圍裙開始我就有種不舒服的預感。沒想到竟然是得拿著這種東西進行的檢查。」      「我覺得站在患者的立場也是必要的所以請您還是死心吧。總之,嘔吐也完全沒關係,請放輕鬆。」      「真是沒辦法。」      這麼說著,她乖乖地躺上檢查臺。      石上妙子是東大法醫學院的教授,而且是驗屍官。      不管是Y字切開屍體,還是打開頭蓋骨,她都不會有半句怨言。不過就只有讓條管子插進活生生的自己的鼻子喉嚨,會讓她喉嚨哽住,發出嗚咽。即使眼泛淚光躺著,也在思考著所謂有一條命,某種意義來說就是件費勁的事。妙子的胃通往十二指腸的出口似乎又細又曲折,檢查實際上需要四十五分鐘那麼久。好不容易終於從檢查臺下來的時候,她因為體力劇烈消耗而衝向洗手間,洗手洗了好幾次然後漱口。洗臉臺的鏡子,映照出一個搖頭搖得夾雜白髮的頭髮都亂了,眼睛下方清楚浮現黑眼圈,開始步入老年的女人。      「真受不了。」      妙子用濕潤的雙手整理頭髮,重新戴好銀框眼鏡,對著鏡中的自己笑了笑。      「真沒出息。這樣搞得我還比較像死人呢。」      丟下這麼一句話,走出洗手間。      「石上醫生,真是傷腦筋。患部在很難處理的地方……」      說明室裡一面指著螢幕,醫生一面觀察妙子的臉色。      看著X光片上醫生標記出來的地方,妙子「嗯」了一聲點點頭。      「胰臟、脾臟和肝臟。出現在這些重要的內臟錯綜複雜的地方。」      「幸好腫瘤雖然是初期,不過應該是位於十二指腸的內壁,正好是胰臟分泌的消化液流出的位置。外側看不見患部,就算開刀也不知道該切除哪裡。所以,想跟您好好商量。」      醫生說明想要進行內視鏡和腹腔鏡兩者並用的術式。      「利用內視鏡的光從內側定位,再以光為目標利用腹腔鏡從外側切除患處。能以這個術式解決比較好。不行的話再開刀,不過就會變成那樣了。」      「會變成術後的恢復很辛苦對吧。半年一年得再住院,刀一開再開我可敬謝不敏。交給您全權處理,就用最迅速的治療方式吧。」      醫生讓螢幕顯示月曆,說因為要組合內科和外科的小組,希望手術時間能夠配合院方。      「好是好,不過我沒辦法長期住院喔,我還有工作。」      姑且不論大學的授課,萬一發生發現異常遺體的情況,驗屍該拜託誰才好?妙子對此很是惦念。      案件當然不會顧慮驗屍官的健康狀態。突然送到妙子這裡來的司法解剖,很多都是隱藏著非得妙子本人才有辦法發現的真相。不過就是因為以此為傲,所以不論怎樣的遺體妙子都是認真面對。因為深信將生命與工作放在天平上,導致害死嬰兒的自己的作為就是一種自負。但是醫生一副和妙子的思慮毫無關係的模樣,俐落地確認著計畫表。      「您的心情我明白,但最重要的還是您自己的身體。雖然我這麼說是在班門弄斧,但十二指腸是新陳代謝很快的內臟,本來是很不容易得到癌症的,不過一旦得了惡化也快。」      「我很清楚。」醫生輕輕點頭。「那麼,請您介紹手術見證人。」這麼說著,將病歷拉到眼前。      「麻煩死了。」      妙子將手放到胸前,才注意到這裡不能抽菸。      自己單身,也沒孩子。故鄉的雙親年事已高,不想讓他們操無謂的心。朋友就只有大學相關人士、同在學術界的學者、同業,還有……警方相關人員。      一邊輕輕抓了抓頭,妙子一邊抱怨:      「真麻煩。真的是,有夠麻煩的。」      「要找哪一位來呢?」      妙子對擔心的醫生回以苦笑。      「算了。要說有也是有啦。以前離婚的老公一個。」她這麼回答。      七月下旬,東京都町田市。      這個夏天,都內是驚人的酷暑。照著陽光的鋪路石上,海市蜃樓的水窪晃動著,頭頂上陣陣喧囂蟬鳴灌注著。一群高中男生一邊汗流浹背一邊走過多摩墓園,看到成排抱住乾枯的致意花束的蟬空殼皺起眉頭。      「瞧,這麼多蟬的空殼子。光看就覺得噁心。二○一五年果然是週期蟬之年呀。跟日本的蟬也有關係嗎?」      「這不重要啦,是說我們還要繼續走嗎?我已經快要熱死了。」      在友人們的催促中,操縱iPad的少年停下腳步抬起臉,仰望前方。非常接近墓園的山,搖曳的樹林的縫隙之間,隱約可見廢棄房屋的屋頂。      「就是那裡。應該吧。」      凝視著他指著的前方,友人們眼睛發亮。      「哇,真的假的?是那裡沒錯吧?」      「應該是吧。」      少年的iPad正在播放拍攝內容是車輛後座的影片,透過車窗看得見後面的草在晃動,還有更過去的像是混凝土牆壁的東西。他著眼在那面牆上有著濃淡雙色的橘與灰之處。      「肯定沒錯。春天來掃墓的時候,我和弟弟跑進那座森林,那裡有間牆壁的顏色就是這種感覺的廢墟。」      「哇喔,真的假的?那,還在那裡嗎?」      「應該吧。不過,我要先說清楚,我說的是『應該』。」      「哇哈——!」其中一人發出怪聲。      「總之,快點去瞧瞧吧。」      吹過墓園的風彷彿熱浪,蟬「知了、知了、知了」地喧鬧著。少年們跑過墓園,衝入草叢。前方有棟像是別墅的建築,混凝土牆有裂痕,玻璃窗破了散落一地。      「停車場在正面。」      高中生們踏開荊棘急忙前行。當中一個精神奕奕的,即使雜草纏繞T恤也毫不在意一馬當先。他消失在牆壁的另一邊。      「找到了!真的假的,有車子!」大聲這麼呼喊著。      少年們追上去的時候,他依然黏在建築物的旁邊。      「真厲害……」自言自語一般地重複著。      從停車場瀝青地面的裂痕,夏季青草生長茂盛,除此之外的地方則為蔓生性的葛所覆蓋。白色轎車以衝入纏繞著樹木的一大叢繁茂刺果瓜的姿態,停著不動。      靠近一看,車窗上貼著封箱膠帶,消音塞被像是襯衫的東西塞住,連輪胎和輪框都黏附了蟬的空殼。      「千真萬確。慘了,該怎麼辦呀?」      「什麼怎麼辦……不是說過了嗎?」      iPad少年再度找出影片,眾人一起觀看。      「怎麼看都是那個吧?」      「一點都沒錯。」      雖然有人擔心地嘆氣,但每個人都保持原狀不動。      少年闔上iPad,緩緩靠近轎車。      其實大家都害怕。一時興起跑來是無妨,但沒想到車子真的在這裡。嗯,我也沒想到會這樣就是了。      白車的引擎蓋因為樹液造成的斑點變得骯髒。到處都有蛾產卵的痕跡,連水箱罩都掛著蟬的空殼。      這些傢伙完全沒有辨別能力。互相爭奪能夠羽化的地方,只要能掛的地方哪裡都可以蛻皮。      車窗,映照出自己和同伴痙攣的臉。      再往前進,看見了智慧型手機固定在儀表板上。      「有iPhone。」      「就是那個在直播。」      這句話以後,所有人陷入沉默。      彷彿踩入爛泥巴,一步也動不了。儘管受到強烈到難受的好奇心驅使,不過感覺一旦看到了應當存在於那裡的東西,就將再也回不去以前的自己。流下的汗水滲入眼睛,襯衫貼著身軀,同伴的呼吸沉重地壓在背上,蟬鳴吵鬧得令人動怒,簡直就是噪音的漩渦。      不知道是誰向前摔倒推了一把,少年失去平衡往前進。      駕駛座和副駕駛座空空如也。      但是後座,果然有那個的氣息。      盛夏中封閉的車內,濕度不曉得多高。令人吃驚的是,那個膨脹得像是信樂燒的狸,變成和影音網站上看到的完全不同的形狀。洋服也敞開著。變得像是氣球的身體上,襯衫縮成一團卡住,薄得幾乎要透明了的皮膚漲滿後座。人類,竟然能變成這副模樣。      咖嚓。      聽到背後傳出快門聲,少年受到彷彿被球棒毆打的衝擊。最先趕到現場的友人,正拿智慧型手機對著車內。      「喂,你在幹嘛?」      「就是說呀。別拍了,很噁心。」      「你太沒警覺了。要是拍到靈異照片怎麼辦?」      「有什麼關係?這種八卦很難得呀。」      拿著智慧型手機的友人,蒼白的臉上浮現著扭曲的笑容。      真是張醜陋的臉。少年這麼想著。      「你這是不良嗜好。快點刪除照片,快點啦。」      少年一轉身便用力碰撞友人的胸口。肺部內側一帶,逐漸湧出暗沉的憤怒。到底是為了什麼,少年也一頭霧水。眼前有具變形的遺體,在墓園的內側孤獨地即將開始腐爛,自己半覺得好玩地找同伴跑來觀看。燜熱難耐的夏天,鋪天蓋地的喧鬧蟬鳴。嘻皮笑臉來到這裡的自己,友人醜陋的臉孔,一切都令人光火。      「這不是拍好玩的!」      即使對著友人咆哮,他的心依然發出慘叫。      「你這傢伙鬼扯什麼?找我們來的不就是你嗎!」      沒錯。一如你所言,找你們來的是我。就是我。為了消遣跑來看遺體的就是我。      「笨蛋,我叫你住手了!」      心臟狂跳,這一點應該大家都一樣。他們湊近對方彼此互揪爭執,接著重重撞上車子。不知名的鳥從成叢的刺果瓜飛出來,轎車發出「碰」的聲音左右搖晃。      然後,彷彿是在看慢動作。同時聽到的爆炸聲,帶著活生生且微弱的韌性,在腦海中重複。      少年們,眼睜睜看著窗戶玻璃內側噁心的黏液飛散,沾滿一整片玻璃逐漸往下流。可怕的惡臭籠罩周遭,車內的情況變得看不見。手機飛出去,iPad掉落,少年們噎得猛咳,各自在後退的地方嘔吐。      從車子冒出來的液體,滴落地面,慢慢逼近。      惡臭滲入眼睛,周圍看起來蒙上了一層黃色,雜草、天空、滿是嘔吐物的地面,全都歪斜變形轉呀轉的。蟬。蟬。蟬蛻下來的空殼……那些感覺就像是詛咒,少年們站都站不起來,邊吐邊哭,匍匐亂爬過地面後逃走。味道黏附皮膚,裸露的胳臂、臉部、脖子,出現無數的水泡。      純白的太陽刺著的停車場內,蟬響亮地鳴叫。

作者資料

內藤了

二月二十日出生。長野市人,現居長野市。長野縣立長野西南高中畢業。經營設計事務所。以《ON 獵奇犯罪搜查班・藤堂比奈子》榮獲第二十一屆日本恐怖小說大獎讀者獎。

基本資料

作者:內藤了 譯者:曾玲玲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07-07 ISBN:9789571074566 城邦書號:SPB7Z00004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