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2-「政治人物可以說謊嗎?良心要多少才不算太多?」:參與討論的基本知識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榮獲「古斯塔夫.海涅曼少兒圖書和平獎」提名 ◆亞馬遜讀者五星推薦 德國最受歡迎的思辨讀本_政治篇※ 在這裡公民最大,但要如何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們又該用什麼方式來關心政治? ◎政治人物可以說謊嗎?良心要多少才不算太多? 政治人物說謊參選,選後違背承諾;為了把政治對手逼進死角,不擇手段損害對方的名譽和人們對他的信任;一些議員無視荒謬的協議條例,在黨團門口就把良知交了出去;某些不肖公司付錢給當地政客,以換取政府標案…… 最可怕的是,我們似乎已對此習以為常。 「當政治用更加複雜的語言試圖讓你覺得不用、也不需要知道政治人物在做什麼,這就是我們應該要警覺的時候,因為政治之惡可能在我們的冷漠與無感當中發生。」 ——沈清楷 / ◎有錢就是老大!?政治人物聽哪些人的話? ◎為什麼小黨太多會難以執政?什麼是超額席次? ◎調解委員會有什麼任務? ◎公民投票提案——你我可以在什麼地方發揮影響力? 我們可能或多或少聽過他人講述對於政治的感受:一貫的執政黨與反對黨的口水戰、肢體角力或政治分贓。然而,318學運也許已經讓許多人了解到,所謂政治是一種公民參與,不再只是「管理眾人之事的人的事」了。 遺憾的是,台灣目前的課綱多半仍為刻版式教學,而非著重思辨,時間安排上也相對壓縮,以致真正接觸到政治課程往往是在大學;這中間顯然出現了斷層。反觀德國高中的必修課程中,除了語文數理外,公民課程也佔了相當程度的比例,像是「政治經濟」、「公民教育」、「社會研究」。透過這本在德國長銷不墜的思辨讀本,我們看到德國學生認識政治事務的途徑,作者是如何以易懂的例子引領讀者思考,並激發興趣。 誠然書中內容是以德國為例,對於想拓展國際視野的讀者或是德文系的學生來說,無疑是很好的入門書;對於高中讀者,初閱讀時或許先可藉由比較台灣和德國的差異處慢慢進入,也可以挑選有興趣的標題開始,做為共讀的討論題目,來了解政治這個跟我們大家生活有關的大小事務。 期望未來政治教育的種子也能在台灣扎根。 【本書特色】 ◎作者以生活化的例子,解釋政治新聞所涉及的各個面向和抽象概念(例如,國家的組成目的和任務、金錢與政治之間的關係、稅收與分配的問題,以及各種不同的政治理論),讀完之後會發現,原來關心政治也能這麼有趣! ◎台灣的法政制度多襲自德國,可從比較政治的角度反觀台灣目前的政治體制,與德國有哪些相同處與不同點;本書也是「了解德國政治最簡明易懂」的一本書! ◎搭配得獎插畫;內容要點與註解以特別色做出區隔,一目了然! / ●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助研究員 蘇慧婕: 我們可以從這樣的「德國政治讀本」裡學到什麼呢?在納粹和東德兩次威權體制以及美蘇冷戰的段落裡,我們可以看到台灣自身的三十八年戒嚴歷史,和夾在強權國家之間的無奈處境。從這個角度出發,讀者也許可以更切身體會德國憲法設計的時空脈絡,並且理解一個國家的制憲者是如何面對歷史傷痛和國內外情勢,為大家共同擁有的國家設計出一套可以平等永續保障全體人民的政治體制。進一步來說,誰應該受到平等的婚姻制度、能源安全、世代正義和勞動條件保障呢?我可以嗎?你可以嗎?我們願意一起團結起來保護他嗎?對於幾十年白色恐怖深植政治冷淡氛圍,飽受國際政治參與孤立卻又深受經濟全球化衝擊,並且在二○一四到二○一六年親眼見證並經歷反建制民主運動、甚或民主退化的當今台灣社會來說,本書再次提醒了我們:政治就是每天跟我們大家有關的生活大小事務。同時也刺激我們重新思考——「我們各自從何處來,又要共同往何處去?」這個既簡單又深奧的問題。 ●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沈清楷: 〈政治篇〉從公民權到聯邦制的介紹,從政黨政治、權力分立到法案通過,以及各種不同的政治理論從左右光譜到各種主義如資本主義、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所代表的不同含義,乃至於稅收與分配的問題,到尖銳的金錢與政治之間的關係,擁有公權力者的利益迴避原則,以及媒體作為第四權如何監督這些擁有權力的人。從關心自己的國內政治到國際地緣政治的思考:日內瓦公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冷戰、歐洲共同體以及聯合國安理會、國際刑事法院等這些不同組織的介紹,說明一種政治教育的廣度,提供我們理解,作者想要傳遞什麼樣的政治思考給下一代。 歐洲極右派的出現,甚至新納粹的發生,以及來自於恐怖主義的威脅,德國人是否應該堅持哪一種國家主權的辯解,而對於難民、移民置之不理?還是去理解排外情緒如何被操作以及某種冷靜理性思考的必要?政治教育的目的,不僅給未來的政治人物參考,也提供現在的政治人物機會去反思從政的目的,如果不是競逐利益的話,提醒他們原初對公共性嚮往的從政初衷。 ●作家/台中市立惠文高中圖書館主任 蔡淇華: 當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時,代表說話者已在眾生喧嘩的後現代中失去發言權了。因此我們需要閱讀《捍衛權利的基本知識》,重新思考在民主、政治、哲學等架構中,我們的素養拼圖因為缺了哪一塊,而無法成為二十一世紀的發聲者?本書簡明曉暢,以現世為實例,清晰易讀,是德國青少年基本讀物的長銷書籍。期待法政制度多襲自德國的台灣,可以認真研讀這一套書,讓台灣如德國,因為懂得發言,成為世界政經文化的中心! 【各界好評】(依姓氏筆畫排列) 吳豐維 文化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台灣高中哲學教育推廣學會理事長 沈有忠 東海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沈清楷 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周威同 國立台東女中公民與社會科教師、公民教師行動聯盟發起人 林育立 記者、《歐洲的心臟:德國如何改變自己》作者 林佳範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公領系教授兼系主任 林倩如 建國中學公民社會科教師 林莉菁 《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作者 林靜君 南港高中哲學課教師與規畫人 洪偉 清華哲學所碩士、里山咖啡老闆、沃草烙哲學召集人之一 梁家瑜 台灣高中哲學教育推廣學會祕書長 許全義 台中一中社會科教師 番紅花 親子作家 黃益中 熱血公民教師、《思辨》作者 楊翠 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副教授 葉浩 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蔡淇華 作家、台中市立惠文高中圖書館主任 蔡慶樺 獨立評論 @天下「德意志思考」專欄作者、駐法蘭克福辦事處祕書 鄭凱元 哲學新媒體共同創辦人 羅怡君 親職溝通作家

目錄

總導讀1 「借鏡」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沈清楷(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總導讀2 一份給青少年參與社會討論的基礎知識——陳中芷(自由寫作者) 專文導讀 從班級政治理解國家政治——蘇慧婕(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 前言 以德國為例 第1章:你和我,以及我們和你們 - 你們覺得民主好嗎? - 政治是什麼?不只有我,而是我們——任何人都無法獨自過活 - 國家是什麼?共同體的成員、場所與共同生活的方式 - 什麼是國家目標?該如何達成? -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關於學校、派對巴士以及祖母的養老院 - 沒有兒童哪有國家?為何家庭被稱為國家的生殖細胞? - 誰來統治?如何統治?誰被統治?關於國體——國王、獨裁者以及民主主義者 - 從「騎士落馬」到國王宮殿: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是如何出現的呢? - 拖笨車、烤雞與自由德國青年團……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是什麼? - 二加四等於一!德國是如何統一的? - 基本權利、基本法、法律:這三者有什麼差別? - 聯邦制是什麼?為什麼德國有16個邦?  - 地方自治體、縣、邦、聯邦——這些單位各自管理哪些事情? 第2章:在這裡公民最大 - 選舉是最重要的公民權。什麼是自由、平等與祕密的原則? - 圈選選票:如何做出正確的選擇? - 痛苦的抉擇:該投給誰?政黨與政黨的任務 - 我要進去!誰可以參選呢? - 政治人物可以說謊嗎?選舉時該注意的事項 - 過了5%才行:為什麼小黨太多會難以執政? - 這可是基礎問題!什麼是敵視憲法的政黨? - 什麼是議會外的反對組織?從議會外走進議會內的綠黨 - 給聯邦眾議院寫封信吧!什麼是請願權? - 公民投票提案或公民投票——公民可以在什麼地方發揮影響力呢? - 示威遊行的權利:什麼時候才准上街頭抗議呢? 第3章:統治我們的人 - 聯邦總統:為什麼國家第一人不是最有權力的人呢? - 德國最強大的人是誰?聯邦總理可以做些什麼? - 總理的幫手:部長們在內閣裡做些什麼? - 所有權力來自於人民!聯邦眾議院到底有多重要? - 若是無法獨力執政的話:執政聯盟是什麼? - 黨團紀律——良知要多少才不算太多? - 別隨便誣賴我!為什麼議員是免疫的呢? - 政府負責執政,聯邦眾議院代表民意。那麼,聯邦參議院有什麼作用呢? - 睪丸殺手與糟糕的烏鴉——為什麼聯邦眾議院主席不喜歡這些傢伙? - 老是反對個不停!什麼是在野黨? - 總是依賴補償金過活——議員必須縮衣節食嗎?政治人物如何賺錢? - 從波昂到柏林:聯邦眾議院如何進入國會大廈的? 第4章:別讓所有權力集中在一個人的手中 - 給兒童更多的錢!法律是如何產生的? - 提案被聯邦參議院拒絕了。調解委員會有什麼任務? - 在國會裡玩公羊跳:聯邦眾議院如何進行表決? - 如果總理和人民鬧翻了,會發生什麼事? - 行政、立法、司法:什麼是權力分立? - 第四權是什麼?媒體的任務 - 誰來監督這些監督者?新聞自由也是有界限的 - 穿著紅袍的法官: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做些什麼? - 國家責任:國家該為那些事情負責? 第5章:這是方向的問題 - 左派、右派:這是什麼意思? - 黑色、紅色、黃色與綠色——這些顏色代表的意義? - 資本主義、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這些「主義」是什麼意思? - 來自右邊的恐怖:新納粹是什麼? - 來自左邊的恐怖:赤軍旅是什麼? - 德國只該屬於德國人嗎?排外情緒是如何被煽動起來的? 第6章:政策只由政府制定嗎? - 遊說團體——他們在議會長廊做些什麼事情? - 像繃帶一樣好用:協會有什麼功用呢? - 政治人物聽哪些人的話?廚房內閣與其他顧問 - 出錢的就是大爺!工商界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力? - 這全都是香蕉!政策是可以用錢買的嗎? 第7章:誰來付錢? - 請捐些錢!政黨如何籌措經費? - 客廳、臥室、廚房、浴室?國家的家務事包含了哪些項目? - 手中一杯香檳酒,國家也來分一口。稅收到底有什麼用處? - 避稅天堂:哪裡可以(幾乎)完全不用繳稅呢? - 那是我們大家的財產!什麼是國家財產? - 任何主人都要有僕人:公務員有什麼用處呢? 第8章:國土安全與國家安全 - 警察是你的朋友和幫手……國土安全是什麼意思? - 拒絕暴力!那麼國家為何可以獨占暴力? - 緊急狀態的法律:何時國家才能縮減人民的自由? - 手機成了間諜:資料保護有什麼用處? - 「007,你該上場了!」情報機構做些什麼? - 預防勝於處罰。青少年聚集的場所和國土安全有什麼關係? - 國家安全——什麼是聯邦國防軍? - 為什麼現在的德國只在緊急狀態時才有兵役? - 什麼是聯邦志願服務? - 在國外進行防衛任務:為什麼德國士兵會出現在阿富汗呢? - 我為人人,人人為我:什麼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 不用武器的戰爭:冷戰是什麼? - 法律在戰爭時還有效力嗎?關於戰爭犯罪與日內瓦公約 第9章:我們與別人 - 看看這件事別人怎麼做!什麼是外交政策? - 大使與隨員——外交官做些什麼? - 歐洲不只是一塊大陸。歐盟為何存在? - 往史特拉斯堡前進!歐洲議會做些什麼? - 誰統治歐洲?關於部長理事會、歐洲理事會,以及歐洲執行委員會 - 誰負責維持秩序?關於歐盟法院 - 我們也從中獲得好處!歐盟為人民帶來了什麼? - 全世界的國家如何進行會談?關於聯合國 - 守護和平:什麼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 沒被寫進書本的法律:國際法是什麼? - 真的有最後的審判嗎?關於國際刑事法院 - 富裕還是貧窮——什麼是第三世界? - 「一個世界」運動,全球化是什麼? 第10章:國家不是一切,一切也不是國家的 - 國際特赦組織,綠色和平及其他:什麼是NGO? - 以環境保護為例:政策對個人有什麼影響? - 可是大家都會這樣做啊!為什麼逃票和逃稅是不值得原諒的? - 政黨?謝謝再聯絡!政治?很好我喜歡!該用什麼方式來關心政治呢? - 兒童掌權!小朋友能做些什麼? 名詞解釋

導讀

專文導讀:從班級政治理解國家政治
◎文/蘇慧婕(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助研究員)      從字源的老梗講起,跟眾人有關的事就叫做政治(politics)。所以,對於民主小學4年9班來說,和班上同學有關的事情就是4年9班的政治。就算搞不懂「政治」在字典裡的意思,但是在班會上討論、決定「由誰餵食教室裡的烏龜」以及「園遊會要表演什麼節目」的時候,同學們就已經在「實踐政治」了。那麼,明明從小一直練習政治實踐的青少年,為什麼在電視上看到「同婚合法」、「非核家園」、「年金改革」、「外籍移工適用法定最低薪資」和「南海爭議」的爭議,會覺得一頭霧水或是與我無關呢?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大人總是說這是大人的事,而忘了告訴他們,國家政治只是規模比較大的班級政治。      為了讓青少年理解政治和政治事件,德國的公共電台和電視會製播兒少面向的新聞節目,透過家庭和學校的生活比喻,讓小朋友理解國內外的政治情勢。本書的寫作目的也是如此。作者希望透過通俗比喻,為12歲以上的青少年解釋「政治」的內涵:從家庭共同生活的角度解釋國家的組成目的和任務,或者以班會表決為出發點,說明選舉原則、選舉制度、政黨(包含執政黨、反對黨和敵視憲法的政黨)以及公民投票、請願、示威遊行等等實現民主的方式。至於權力分立和政府體制,像是內閣制(執政聯盟、在野黨、不信任投票的概念)、議會民主制(包括國會自律、黨紀、國會免責權和議員薪水的設計)、兩院制(立法程序和參眾兩院的權限設計)、聯邦制與國家責任(包含聯邦憲法法院的職權)的複雜概念,則透過大老闆小幫手的類比,以及德國的政壇軼事來輔助理解。這樣一來,讀者就可以同時理解各種制度形成的歷史成因。      但是,如果只有前述內容,那麼本書就僅僅是白話版的政治學教科書。本書的精彩之處,一者在於它進一步對政治的決定,也就是「政策立場」的方向,例如資本主義、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極右派和極左派等等令人望而生畏的概念,做了簡潔而清楚的說明,並且導引年輕讀者對「排外情緒」進行反思。二者是把報紙上常常讀到的政治說客、民間社團、政治顧問、工商團體等等存在於政府體制之外,但擁有實質政治影響力的政治因素也納入介紹。不唯如此,本書也很現實地談到了政黨和國家為了活下去所必須的收支(政治捐獻、稅收、預算、國有財產)和人力(公務員)問題,以及國家為了維持國內秩序和防止外國侵略所擁有的權力(緊急權、情報收集、軍隊、兵役),與該權力造成的人民資訊隱私侵害。最後,本書也超越單一國家的視角,談論了國際法、國際組織(特別是歐盟)國際外交和國家的關係,以及全球化對國家的影響。      由此可知,政治新聞會涉及的各個面向和各種概念,大致都可以在本書找到生活化而淺白易懂的說明。所以本書沒有特定的「正確開箱方式」,讀者不妨如作者所說,跳躍地從自己有興趣的段落開始翻閱。這裡要略作提醒的是,這是一本向德國青少年介紹德國政治的書籍,所以對於德國的歷史、選制、政府、政黨和國際參與(如歐盟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有極為細緻的描述。如果想要了解德國政治制度,本書無疑是很好的入門;但對於單純想知道「政治是怎麼一回事」的大小讀者來說,就不必太過執著於德國制度的具體細節。      那麼,我們可以從這樣的「青少年德國政治讀本」裡學到什麼呢?在納粹和東德兩次威權體制以及美蘇冷戰的段落裡,我們可以看到台灣自身的38年戒嚴歷史,和夾在強權國家之間的無奈處境。從這個角度出發,讀者也許可以更切身體會德國憲法設計的時空脈絡,並且理解一個國家的制憲者是如何面對歷史傷痛和國內外情勢,為大家共同擁有的國家設計出一套可以平等永續保障全體人民的政治體制。進一步來說,誰應該受到平等的婚姻制度、能源安全、世代正義和勞動條件保障呢?我可以嗎?你可以嗎?我們願意一起團結起來保護他嗎?對於幾十年白色恐怖深植政治冷淡氛圍、飽受國際政治參與孤立卻又深受經濟全球化衝擊、並且在2014-2016年親眼見證並經歷反建制民主運動甚或民主退化的當今台灣社會來說,本書再次提醒了我們:政治就是每天跟我們大家有關的生活大小事務。同時也刺激我們重新思考:「我們各自從何處來、又要共同往何處去」這個既簡單又深奧的問題。   
總導讀:「借鏡」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
◎文/沈清楷(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一套三本的書籍,分別是〈人權與民主篇〉、〈政治篇〉、〈哲學篇〉,它假設了,人活在民主的共同體與世界中,所不可或缺的基本知識。      什麼是「基本」知識?它指的是每一個人都要會的。很可能是我們自以為會的東西,而我們卻不懂或早已遺忘的。另一方面,「基本」知識也可能代表一種「理所當然」的知識。不過,那些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卻可能是有問題的,而早已成為我們思考或推論的前提。若是如此,我們依據「所謂的」理所當然所推論出來的東西,會是錯誤或是帶有偏見的。是否因為我們缺乏反思這樣理所當然的機會,而一再積非成是?      就是人在質疑「理所當然」,並且重新回到「基本」,反思自己的前提以及背後整個價值系統,才能更理解自身,澄清思考與行動基礎的來源。即使這樣回到基本的過程中,最後了解到自己過去所認識的是盲目的,這也是一個重新認識自我的開端。       1. 對人的想像      當我們談論人性尊嚴,看似是自然而然的,或是將它視為一個不可侵犯的價值,然而人性尊嚴的確立,在西方歷史上卻經過一個漫長的道路,歷經「神權、君權、人權」不斷抗爭的過程,才稍稍地在制度上肯定人之為人的價值,逐漸地確立國家必須為了保護人民而存在。不過,即使一個再完善的制度,如果不被監督、無法自我反省,它將會反過來,逐漸從「讓人自由」變成「讓人成為奴隸」,制度也會從保障自由轉變成箝制個人自由的枷鎖。      因此,儘管人類看來變得所謂文明了,卻依然有奴役與剝削他人的現象,相互蔑視而無法相互肯認,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犧牲他人,甚至更多的機巧輔助了一種更大的殘忍,文明無法讓我們停止懷疑人性、擺脫人類固有的自私,人依然壟罩在「我是誰」的巨大謎團當中。但是我們也發現到一些充滿希望的靈魂,他們認為人對自己有責任,相信存在的勇氣,面對任何的不公不義,努力介入,並思索著既然我們並非那麼相信人性的良善,人會被惡所引誘,那麼應該建立起一個好制度。不過,任何的制度都可能避免不了腐化,透過制度來圖利自身,而形成更大的惡。即使一個標榜人民主權的民主國家,它會是保障人權價值的良心所在,也可能變成一塊遮羞布。一個國家是否民主,是依它能保障多少「個人」的人權做為指標。      根據《世界人權宣言》揭櫫所保障每個人享有的權利與自由「不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等,而有任何差別;並且不得基於個人所屬之國家或領土上政治、法律狀態或國際地位的不同而有所區別。」《世界人權宣言》明示著人性尊嚴必須不斷捍衛,必須避免苦難重覆不斷地發生在每個人身上。自1948年宣讀開始,根據捍衛不同形式的人權,許多跨國性組織不斷地催生、集結,規範並制止現代國家用各種形式迫害自己的人民。透過一次次的救援行動,對那些不被聞問的弱勢個體,伸出援手,將個人良心凝聚成集體的關懷。如著名的國際特赦組織,試圖營救威權統治下的異議分子,反對國家可以不經正當程序,就隨意地逮捕、監禁、施加酷刑,甚至在毫無辯駁的情況下不明不白地被處死。在台灣過去的戒嚴年代,也曾因為國際特赦組織的援助,將威權時代那些勇敢爭取人權的人拯救出來。      〈人權與民主篇〉透過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無國界記者等堅持基本人權價值的眾多不同組織的介紹,不僅對照出那些虛弱悲觀靈魂的自怨自艾,而助長了壓迫與自私,也提醒了我們:是否對那些一波波正向我們侵襲而來的不公平浪潮渾然不覺?是否我們對人如何朝向共善的想像依舊不足?       2. 政策只能由政府主導嗎?      沒有人可以獨自生活,在共同生活中也不存在一種永久和平:人會彼此爭吵,甚至武力相向。當然,如果在共同生活中,找到一種協調的方式,不僅使得人與人之間不至於陷入永恆的衝突,還可能基於某種理想的設定,增進彼此的利益,產生一種良性的互惠,增進整體共同的善,讓「公共性最大化」。無論如何,共同生活中,我們必須要去設定一個共同努力的目標。然而,政治中所有利益的角力不見得是以公共化為主,反而有許多不同的力量,企圖將公共利益變成私人利益,因此,政治制度的設計和反省有其必要性。我們政治制度的反省有兩種,一種是效益性的反省,另外一種是從價值面的反省。因為政治制度容易淪為官僚化,看起來具有某種程度的效益,卻也容易陷入「依法行政」而導致「惡法亦法」,讓保護人民的法律僵化在形式主義的思維當中,也因此,當政治制度無法被反省,無法回到原初設計的價值設想當中,就容易陷入一種政治危機。      當我們問:政治是什麼?同樣也在問我們要什麼樣的政治?政治是否只是少數政治人物在媒體上讓人厭煩的喧囂?當我們具有一種判讀能力,還是可以在這些喧囂中辨識出真假與良善之所在。而最讓人擔心的是人們對政治的冷漠,乃至於進入到「去政治化」的狀態之中,因為去政治化的語言,就是一種用來鞏固保守勢力的政治化的修辭,進一步地讓政治孤立轉換成個人存在感的孤單,讓不談政治變成一種清高的道德姿態,當政治用更加複雜的語言試圖讓你覺得不用、也不需要知道政治人物在做什麼的時候,這就是我們應該要警覺的時候,因為政治之惡可能在我們的冷漠與無感當中發生。      〈政治篇〉從公民權到聯邦制的介紹,從政黨政治、權力分立到法案通過,以及各種不同的政治理論從左右光譜到各種主義如資本主義、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所代表的不同含義,乃至於稅收與分配的問題,到尖銳的金錢與政治之間的關係,擁有公權力者的利益迴避原則,以及媒體作為第四權如何監督這些擁有權力的人。從關心自己的國內政治到國際地緣政治的思考:日內瓦公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冷戰、 歐洲共同體以及聯合國安理會、國際刑事法院等這些不同組織的介紹,說明一種政治教育的廣度,提供我們理解,作者想要傳遞什麼樣的政治思考給下一代。      歐洲極右派的出現,甚至新納粹的發生,以及來自於恐怖主義的威脅,德國人是否應該堅持哪一種國家主權的辯解,而對於難民、移民置之不理?還是去理解排外情緒如何被操作以及某種冷靜理性思考的必要?政治教育的目的,不僅給未來的政治人物參考,也提供現在的政治人物機會去反思從政的目的,如果不是競逐利益的話,提醒他們原初對公共性嚮往的從政初衷。       3. 我和世界      「何為哲學?」這雖然是大哉問。我們依然可以從哲學這個學科所面對的事情來理解「哲學是什麼」。哲學面對「存在」(being)的問題,從而去思考存在以及這個世界背後的原因原理、去思考什麼「是」(being)真的、人如何存在(to be)、行動(動機到結果之間的關係)。或者我們可以簡單化約為兩個,面對「世界」和面對「自我」,接下來所面對的是「兩者之間的關係」。哲學要求針對以上這些問題進行後設思考,不僅反思各種可能性,還在可能性中尋找可行性。也就是靜下心去思考那些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事,這些理所當然也往往充滿了條件性的偶然。      古希臘哲學家高吉亞(Gorgias)宣稱「無物存在、即使存在也無法認識、即使認識也無法告訴他人」,徹底質疑我們所謂的理所當然:「存在」、「認識」、「人我溝通」,雖然他正在把他的認識告訴我們,而產生自相矛盾,卻也提供對我們認識確實性的反省。到笛卡兒(René Descartes)提出「我思故我在」,主張即使懷疑也必須有個懷疑的我,即使被欺騙也要有一個被欺騙的我,我們得出一個不可懷疑的我,或是更精準地說是那個思考我的確信。不過,這個「思考我」的存在如果沒有進一步填充其內容,它卻很可能是空洞的。      我們可以在廣義的存在主義者身上,看到人雖然肯定自我存在,但卻會是一種空洞的確信,人因而不斷地焦慮著自身存在的意義,而產生了虛無感。存在是一種行動,而行動則是不斷地面臨選擇,因此選擇成為一個人在面對自我及其行動不可避免的態度,雖然如沙特(Jean-Paul Sartre)所說的「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但是為了避免「選擇」一詞語意過於空洞,而迴避了選擇,我們則可以進一步說「選擇的選擇」和「不選擇的選擇」是兩個不一樣的選擇。      人有選擇的前提,在於他擁有自由,雖然這樣的自由是有局限的。人只要依自己所認為的、所希望、所欲求的……自由地去行動,他就必須擔負起行為的後果。因此,自由與責任之間是密不可分。不過,當我們進一步將真、假問題放進自由與責任中,就會展開一連串的辯證,從而了解到自己並非如此的自由,或是責任可能成為他人剝削我們的道德話術等等。      〈哲學篇〉中,作者不採取哲學史或概念系統的方式寫作,試圖將哲學知識「化繁為簡」,並建議我們「隨意翻閱」,是因為我們總是要有個機會脫離系統性的知識建構,但這並非意謂著「隨意閱讀」,而是放開既定的框架,留有餘裕地重新思考我們周遭以及自身上所發生的事情。      【結語】      當我們羨慕歐洲的教育制度之際,羨慕人才養成是多麼優秀,這並非是人種的聰明才智,而是教育制度與外在環境所形塑出來的。「人性無法進化」,我們無法將自己所累積的知識、經驗,透過遺傳讓下一代自然獲得,因此,一旦,我們不認為知識的傳遞是必要的,上一代所累積的知識將一點一滴的流逝,過去的知識,若是不透過教育傳承,前人苦思反省所得到的智慧注定消失,人將會從頭開始,不斷地重來,包括重複著人性中的殘忍與貪婪。不過,人類文明的發展中,它卻可以藉由制度創造某種良善的基礎,在教育中緩解人性中無法避免的貪婪。在這套「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的叢書出版之際,台灣現行的12年國教課綱,將最能帶給學生反思能力以及國際交流能力的學科——社會科(歷史、地理、公民)的必修時數,從8小時變成6小時。「借鏡」這套書,或許可以幫我們思考台灣教育改革之「未竟」,台灣現行的教育制度中,遺漏了什麼?   
總導讀2:一份給青少年參與社會討論的基礎知識
◎文/陳中芷(本書譯者、自由寫作者)      儘管台灣書市好不容易藉著《哈利波特》打破了僅為考試與教化的閱讀慣性,開啟了「一無是用」純智性與想像的奇幻世界,除此之外,適合青少年閱讀的書在哪裡?大人常說開卷有益,學校要求經典閱讀,社會鼓勵書香風氣,但是放眼書市,除了兒童繪本,絕大多數是以成人思維編輯出版的各種書籍,逼著中學生早早啃讀所謂的經典名著,可惜的是,超齡閱讀不會帶來超齡的興味。青少年這個尷尬的年齡層,有屬於自己的好奇與困惑,經歷小學階段之後,對家庭與社會有不一樣的觀察,嘗試摸索自己的定位,繪本與經典遠遠不能滿足青少年獨特的閱讀需求。這一套書《Nachgefragt: Basiswissen zum Mitreden》是希望在奇幻文學之外,提供給年輕讀者另類選項,若是他們在疲於篩選與掙扎於規訓之下,依然不忘探問世界與思索自身時,還有一些不會壞了胃口與品味的閱讀選擇。      這套書三冊〈哲學篇〉、〈政治篇〉和〈人權與民主篇〉,是從德國一個青少年系列叢書中挑選出來的。這叢書的德文副標題為「參與討論的基本知識」,標明了編輯立意是專為青少年而寫的入門書。引領什麼呢?引領青少年進入公民社會。公民社會並不抽象也不遙遠,就是從如何共同生活開始。而共同生活是從認識自己開始,認識自己始於好奇,好奇也是一切知識與思索的起點。從窮究所見所聞,到發展出自己能思會想,進而得以與人對話,捍衛自己的主張,傾聽他人的需求,釐清公與私的界線,知道政治的運作,明白個人在社會上的權利與義務;這一切從個人認同到公民身分的理解不會憑空而來,需要某些背景知識。這套書從哲學、政治與人權三個角度,勾勒出一份完整公民教育的基礎知識,提供給青少年在成為正式公民擁有投票權之前,一個思考求索的依憑。      〈哲學篇〉寫的不是哲學史,而是針對青少年提出基本哲學問題,也就是「思考」這回事,以及「如何認識自己」這個命題。全篇從生命關注開始,之後進入哲學史概覽,從古典到現在,囊括整個歐陸哲學發展的大脈絡,收尾落在一個問題:在現代科技不斷翻新進步之下,人又該如何認識自己。作者不單介紹哲學家,也善於組織哲學家的理論思維,以簡化的方式重新提問,隨手撿拾這些哲學思想在生活中的運用,比如德國有名的萊布尼茲餅乾、綠色和平組織所引用席勒的話:錢買不到吃的。書中舉的例子和假設的情境貼近青少年生活,並且兼顧某些哲學思維在歷史脈絡的前後關聯。      〈政治篇〉是從日常生活的面向解釋何謂政治。政治,不僅在台灣,在德國日常生活中,也常以負面形象出現,被鄙夷被唾棄,甚至冷漠以待,但是政治的影響力卻散發在所有生活領域裡,有必要正眼以對,看清楚其中權力關係下自身的權利與義務。這本書裡介紹的議題都是現代民主政治裡的基本問題,從個人到國家、歐盟、國際關係,到非國家組織,描寫出一個非常清楚的圖像:「我們」如何被統治;在各不同層級的政治機構之間,如何規範和保障了我們的共同生活?最後收尾收在,兒童在政治場域裡可以做什麼?而我們如何共同生活,也就決定了在家、在村、在城乃至在國,我們如何追求共同的幸福感(wohl fühlen),這是古典政治學裡所揭櫫,卻在現代失落的最高理想。此外,本書雖然是以德國的政治現狀解釋給德國的青少年,但是,台灣法政制度多方面襲自德國,書中所提供的法政背景對台灣讀者也有所助益。      現代民主政治的基礎在於人權。〈人權與民主篇〉成書於2008年,尚未觸及台灣當前最熱門的婚姻平權議題。作者從更基礎而廣泛的方式解釋了「人權」概念的三代發展,人權與國家權力之間彼此制約又互相保證的辯證關係,以及透過許多非政府的人權組織勾勒出現代世界人權的圖像,藉著各種國際社運團體呈現出當代為人權努力奮鬥的未竟之業。當我們對人權有更深刻的理解,也就會對當代的婚姻平權議題的爭議有更清晰的價值取捨。貫穿全書而未明言的軸心是1948年通過的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這篇宣言總結了前代人的受困經驗,奠定了當代人權的基本格局,本書許多篇章包含人權訴訟、新聞自由、平等受教權等等,都在呼應聯合國三十條的人權宣言。書末筆者以聯合國中英德三種官方譯本互校,附上一個讓青少年容易理解的世界人權宣言版本,雖然不能取代正式的官方版本,但足以參考。      這類給青少年看的導論型書籍在德國書市不少,但能寫得舉重若輕的也不多見,這系列叢書從90年代起出版一直是風評極佳的長銷書。作者克里斯汀.舒茨-萊斯擔任過編輯,後來成為兒童青少年書籍的專業作者,擅長以生活化的例子解釋抽象的政治文化概念,文字簡明架構簡潔。這套書不僅是議題更是寫作筆法值得做為台灣出版借鏡,希望作者務實而全面的引導,帶給青少年讀者更犀利的思考能力和更能參與社會表達自我的發言能力,以面對當代複雜多端的公民社會。

內文試閱

前言
     政治?!多沒意思啊!你們之中有很多人會這樣說。某些年輕的德國學生也許和你們有一樣的想法。當他們的爸媽在晚上收看《每日新聞》(Tagesschau)或《今日》(Heute)時*,也許會覺得坐在電視機前非常無聊。或許也會試著讀讀報紙,然後很快就因為讀不下去而想要放棄:都怪上頭遣詞用字的方式!為什麼政治人物不會好好地講清楚自己的意見呢?      很多大人都是這樣的:他們老是只會批評「政治」或「政客」。但要是小朋友對這些議題多問個幾句,通常會得到這樣的回應:「別拿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來煩我。反正他們只會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也許你們家裡的情況正好相反:你們的爸媽非常熱衷政治,以至於每到選舉季,家裡的氣氛就一定會急轉直下,因為父母有著不同的政治理念。爸爸氣炸了,因為「他的」黨選輸了。相反地,媽媽卻高興得要跳起舞來。      你們聽到父母嘆氣呻吟,因為政府又要增稅了。你們看到他們皺起眉頭,因為電視上播送著戰爭和暴力的畫面。      難道真的非要政治不可嗎?      沒錯!我們的地球上住著超過70億人。光是這本書的主角─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就有超過8,100 萬的人口。如果這麼多人想要和諧相處,就必須用某些方式加以規範。      人人都想要受到照顧,或是擁有自我照顧的能力,人人都想在不傷害他人的情況下主張自己的權利。在家庭中、小圈圈或是學校班級裡,人與人的相處通常就已經難以避免摩擦。如果是一整個國家、或者國家與國家之間,甚或全世界,人與人的相處會產生多大的緊張!說到底,對於幸福和滿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政治是個引人入勝的東西。每個人對於它的作用都有切身的感觸,光憑這一點,政治就已經夠吸引人了。就算常被大人認為不懂事的小朋友,政治和他們也有切身的關係─政治決定了在學校裡要學些什麼,也決定了在某座城市裡要不要興建一座青少年活動中心。      當你們滿18 歲的時候,就可以投票(編按:目前台灣的投票年齡為20歲)。也許未來你們的小妹會在16歲就可獲得這個權利。政治也意謂著,將規則加以更改,以因應社會的進步和發展。在一個民主政體下,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參與這項工作。      此外我們必須了解,政治到底是為了什麼:它為的是,讓我們所有人在自己所居住的家裡、社區、村莊、城市、地區,乃至在整個國家裡都可以自在地共同生活。      這本書想激發大朋友和小朋友對於政治的興趣。它會告訴你們,關心政治和參與政治可以是很有趣的。      也許你們會一章一章讀下去,讀到欲罷不能。但是不一定非得從頭開始看起,也不必一頁接著一頁細讀。若是因為在學校或在家裡談到了某些話題,於是直接翻閱書中你們感興趣的部分,這樣做也沒什麼不行。如果小朋友在家裡老是自作聰明地閒扯政治話題,這也許會讓爸媽或老師受不了。但稍後大人也可能會自我反省:自己老是一副很懂的樣子,但實際上是不是真的懂那麼多。如果你們讀了這本書,保證能給大人出些考題。試著用這些題目問他們:什麼是超額席次?德國人為什麼不能直接把他們剛剛口中還在痛罵的總理罷免掉?或者問他們,知不知道歐洲政府裡到底有哪些人?猜猜看,等你們讀完這本書後,會不會懂得比大人還要多呢?我承認自己在寫這本書的時候,也順便學到了很多新東西呢。      *譯註:《每日新聞》是德國公共廣播聯盟(即公共電視第一台)所製作的新聞報導節目,而《今日》是德國電視二台所製作的新聞報導節目。   
第1章 你和我,以及我們和你們
   你們覺得民主好嗎?      在德國的某間學校裡,7年A班出現了騷動。班上20位學生在益智問答大賽裡贏得了縣冠軍。於是班上的財庫多了100歐元的進帳。想也知道,班上的同學當然非常高興。      「用這筆錢去吃頓披薩吧」,弗羅里安說道。「別說蠢話了!」,安妮特說,「現在我們校內的植物生態區需要種新的植物。100歐元的獎金正好可以拿來用。」「孩子們,這樣下去不會有結果的,」班導凱薩女士插話打斷他們,「用民主的方式來做決定吧:我們先收集所有人的意見,然後心平氣和地討論。」      ◎民主一詞源自希臘文,     意思是人民統治。      於是大家照著做了。曼努埃建議辦個烤肉大會,「然後我們可以在帳篷裡過夜。」他的意見得到不少喝采。本來還很高興的土耳其裔女生納絲琳,聽到這個提議就突然變臉了。「妳怎麼啦?」凱薩女士問她。納絲琳回答:「我爸絕不准我在外面過夜!」幾個男生嘲弄地笑她:「那是妳自己的問題!」尤莉雅反擊這些男生:「你們這樣太不公平了!這筆錢是全班所有人的。我們得找出方法,讓每個人都用得到這筆錢。」「我們去看新上映的《哈利波特》電影好了!」曼努埃試著調解兩方。「下午場的電影票比較便宜。」班上同學討論了一陣子。最後大家投票表決。15票贊成去看《哈利波特》,2票反對,3票放棄表決。7年A班用民主的方式做了決定。每個人都試著和大家一起找出最好的解決方案,讓納絲琳也可以參加。這群學生顧及了民主制度裡的一個重要元素:保護少數的人。因為這位土耳其裔女同學的家裡不准她和同學在外頭帳篷過夜,所以他們就不考慮這個方案了。    政治是什麼?不只有我,而是我們——任何人都無法獨自過活      古代希臘人住在城邦裡,也就是城市國家。他們日子過得不錯,因為他們的共同生活是受到規範的。因此哲學家亞里斯多德(Aristotélēs, 384-322 B.C)把人類稱為「政治的動物」。      也許你們家裡的情況也是這樣:為了賺錢養家,爸爸整天都在外面忙,而媽媽則上半天班,在下班後才有足夠的時間來照顧你們和整理家務,而你們身為家庭的一員也得幫忙做家事:一個人負責把垃圾拿去樓下丟,另一個人負責收拾洗好的碗盤。有時候你們會為了家事吵架:你們寧可上網或和朋友講電話,而不想擦鞋子或是帶狗散步。如果你們沒乖乖去做被分配到的任務,媽媽很可能會不高興。然後她就既沒時間,也沒心情開車載你們去踢足球或上芭蕾舞課。星期天應該睡到飽才對,如果這時候被別人吵醒的話,那真是令人痛苦啊。還有,誰在正餐時間以外自己弄東西來吃,吃完之後就該主動收拾乾淨。家庭規範了家人的共同生活。每個成員都有權利,但也有義務。這樣的話,所有的事情才能正常運作。這就已經是政治了。在國家層級也並沒有什麼不同:只要是許多人居住在一起的地方,每個成員就應該為全體做出貢獻,這樣大家的日子才會好過。所以,我們稱之為政治的東西,就是人們對於共同生活的設計規畫,人們藉此能夠達成共同的目標,並且還為每個成員提供機會,讓他們能夠實現各自的獨特願望。      ◎根據我們對政治的理解,公共福利是先於個人福利的:必須先確保所有人的基本需求,然後再談個人的額外需求。   
第2章 在這裡公民最大
圈選選票:如何做出正確的選擇?      君主制被推翻了。儘管如此,竟然還有被稱為「累積之王」的人,這也算是一種國王嗎?這種人當然不會出現在聯邦眾議院的選舉之中,因為那裡採用的是個人化的政黨比例代表制。這些事情乍聽之下非常詭異,但實際上沒你所想的那麼難懂。      德國聯邦眾議院選舉每4年舉辦一次,公民每次可以投兩種票。第一票投給喜愛的候選人。德國共有299個選區,每個選區裡,在第一次圈選得票最多的人可以獲得一個議會席位(〔Mandat〕代議委任:這意謂著公民授權此人在聯邦眾議院裡代表自己)。      第二票則是投給最喜歡的政黨。雖然名為第二票,但這張票的影響力可不是次等的。相反地,這才是最重要的票。因為它決定了一個政黨在聯邦眾議院共598個席位裡可以取得幾個位子:取得席位的比例,依照該政黨在第二票獲得幾個百分比的支持。這叫做個人化的政黨比例代表制(Personalisiertes Verhältniswahlrecht)。如果某個政黨在第一票時得到的席位,多過於這個黨在第二票裡依照得票百分比所分配到的席位,那麼就會產生超額席次(Überhangmandate):聯邦眾議院裡多增加出來的席位。      在地方自治體的選舉中,候選人就比政黨還要重要,而每位選民可以投兩張以上的票。在某些邦裡,人們可以圈選多個不同的政黨候選人名單,並不限定只能投給一個政黨。這種做法稱作跨黨投票(panaschieren,這個字來自法文,原本是塗上許多顏色的意思)。或者也可以一口氣把三票都投給同一位候選人,稱作累積投票(kulmulieren,這個字來自拉丁文cumulus,也就是堆積的意思)。透過這種方法取得最多選票的候選人,就被稱為累積之王(Häufelkönig)。      ◎若是無法親自到投票所投票,也可以用郵寄的方式投票。將圈選好的選票裝進未註明寄件人的信封裡,寄給個人所屬的地方自治體。通信投票也採取祕密原則。*      *譯註:與德國不同,台灣並未開放通訊投票的方式。   
第3章 統治我們的人
聯邦總統:為什麼國家第一人不是最有權力的人呢?      某些德國人擁有非常特別的監護人:聯邦總統。他是德國的國家元首。如果一個家庭生了第7個孩子,可以讓總統當他或她的榮譽監護人,前提是孩子的父母願意的話。在1949年到2011年間,大約有77,100名兒童接受了這項榮譽。      可惜,這位地位崇高的監護人不會送生日禮物給小朋友。不過他們可以從這位「總統級」的監護人那裡收到500歐元,但每個人只能拿到一次。德國讓總統來擔任監護人,是為了強調兒童對國家的重要性。      總統會送賀禮給過百歲生日的人瑞;對於社會特別有貢獻的人,也可以從他手中得到勳章。除此之外,國家元首偶爾也可以法外開恩:他可以赦免被關起來的罪犯。      在德國,「國家第一人」並沒有決定政策的權力。      這有個很好的理由:在民主制度下,太多的權力不應該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因此,總統的任務被局限在代表性的義務之上。也就是說,總統應該對外代表國家。      儘管如此,國家元首還是能發揮很大的影響力:總統經常發表言論,談論他所關注的社會現象,或是藉此提出重要的想法,所以他的演講和致詞都受到了極大的重視。他的權力是透過語言來展現─這也包括了他和政治人物或其他決策者的許多對談。      聯邦總統的官邸位於柏林的美景宮(Schloss Bellevue),那裡有180位專門為他服務的工作人員。他的公務車車牌號碼是0–1。      他的就職宣誓內容非常莊嚴:「我宣誓願全力促進德國人民幸福,增進德國人民利益,排除德國人民災害,維護基本法及聯邦法律,盡忠職守,公平待人。願神庇佑。」      總統每5 年重選一次,可以連任一次。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第一位總統狄奧多.霍伊斯(Theodor Heuss,任期:1949–1959)就做了兩任。同樣情況的還有海因里希.呂布克(Heinrich Lübke,任期:1959–1969)以及理查.馮.魏茨澤克(Richard von Weizsäcker,任期:1984–1994)。最長在十年之後,就必須選出一位新的繼任總統。      想當聯邦總統的人必須年滿40 歲。他是由聯邦大會(Bundesversammlung)所選出來的。聯邦大會的成員,其中一半的人是聯邦眾議院的議員,另一半則是普通的公民,由各邦選出來的代表。他們通常是對促進公益有所貢獻的人,其中也包括一些名人:像是影星瑪蒂娜.吉黛克(Martina Gedeck)*與足球教練奧托.雷哈格爾(Otto Rehhagel)*。      聯邦總統也有他的政治任務。他負責簽署法案,並對聯邦眾議院推薦聯邦總理的人選。在這之前執政黨已經先找好總理的人選了。根據總理的建議,總統任命或解職各部部長。如果聯邦眾議院想要這麼做的話,國家元首也可以將總理免職。總統甚至還可以解散聯邦議會,例如在聯邦議會在第一和第二輪投票都以多數否決聯邦總理的人選,而在第三輪投票時總理人選仍無法獲得絕對多數(過半)的情況下。      ◎出現嚴重政府危機時,國家元首可以宣布進入「立法緊急狀態」(Gesetzgebungsnotstand):這樣一來,就算國會裡無法達成絕對多數,內閣仍然可以在各邦的同意下繼續執政。      *譯註:吉黛克是德國著名的女影星,主演過《美味關係》(Bella Martha)等電影,在2010年獲推舉為聯邦總統的選舉人。      *譯註:雷哈格爾是著名的德國足球員與教練,曾帶領幾個德國球隊奪得全國冠軍,在1999與2012年兩度被推舉為聯邦總統選舉人。    德國最強大的人是誰?聯邦總理可以做些什麼?      他/她是政府的老闆,並指揮政府該做些什麼:聯邦總理決定了政策的方向。但是他/她也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聯邦眾議院可以阻止他/她,甚至讓他/她下台。      在聯邦眾議院裡,同一個政黨的議員組成黨團(Fraktion)。選舉過後,如果人數最多的黨團取得絕對多數,也就是佔有過半的席次,就可以建立內閣。如果沒有的話,就必須和別的黨團聯合組成執政聯盟(Koalition)。聯盟各個黨團加起來必須超過50%的席次。執政的黨團通知總統,他們想要誰來當總理。之後總統把這個總理的人選交付表決,整個國會裡所有議員必須要超過半數(也就是絕對多數)同意這個人選。      接著,聯邦總理會尋找各部的部長人選,並公開今後4年任期內的施政方針。人們稱此為總理原則(Kanzlerprinzip)與施政方針權限(Richtlinienkompetenz)。如果某位部長為了達成自己個人的目標,而與施政方針背道而馳的話,總理可以將他解職,並找另一個人接替他的位子。      除了上述提到的權力之外,總理並不能獨自決定所有的事情。他的政府所提出的法案,必須要經過聯邦眾議院的同意,有時還得經過聯邦參議院(〔Bundesrat〕由各邦的代表所組成,參見P.67)的准許才行。如果聯邦眾議院完全無法同意總理的做法,可以提出所謂的建設性不信任投票(konstruktives Misstrauensvotum),藉此換掉現任的總理,並提出新總理的建議人選。關於這點,在P.78有更詳細的介紹。      ◎如果發生了戰爭,聯邦總理便會接掌軍隊的最高指揮權。在和平時期,國防部長才是全國軍人之首。    政府負責執政,聯邦眾議院代表民意。那麼,聯邦參議院有什麼作用呢?      德國是個聯邦國家:由16個邦所組成,人們稱之為聯邦制(föderatives System,源自拉丁文foedus,也就是聯盟的意思)。許多聯邦的法律會影響到各邦的政策,因此各邦對此也有說話的權利。      各邦政府會派代表到聯邦參議院(Bundesrat)。那裡是維護各邦利益的地方。      聯邦參議院裡有69 名成員。每個邦在那裡擁有3到6個席位。人口少於200萬的邦各自擁有3個席位(不來梅、漢堡、梅克倫堡-前波莫瑞,以及薩爾蘭),人口600萬以下的邦,包括柏林、布蘭登堡、萊茵蘭-普法爾茨、薩克森、薩克森-安哈特、什列斯威-霍爾斯坦以及圖林根,各擁有4個席位。黑森人口超過600萬,有5個席位。巴伐利亞、巴登-符騰堡、 北萊茵-西發利亞及下薩克森(人口都超過700萬)可以各派6名代表。      聯邦參議院可以提出法律草案。原則上所有的法律都必須被提交到這裡,因為聯邦參議院可以對法案提出異議,這類的法案被稱為異議法律(Einspruchsgesetz)。如果法案對各邦有直接的影響,例如關係到財政、交通或衛生等,就必須獲得聯邦參議員的同意才可通過:這類的法案稱之為同意法律(Zustimmungsgesetz,參見P.74及接續頁)。      如果聯邦參議員裡佔多數的政黨和聯邦眾議院裡的不同,就會出現緊張的局面。舉例來說,如果基督教民主聯盟和自由民主黨在聯邦眾議院獲得多數,而各邦(即聯邦參議院)的多數則是落在社會民主黨和綠黨手中;反之亦然。      ◎聯邦參議院的議長任期一年,由各邦總理輪流擔任。萬一聯邦總統生病的話,就由聯邦參議院議長來代表國家元首。   
第4章 別讓所有權力集中在一個人的手中
在國會裡玩公羊跳:聯邦眾議院如何進行表決?      如果體育課老師問你們要不要玩籃球,班上同學會用舉手的方式來表達贊成或反對的意見。就算是表決重要的事情,也許有些同學還是會不表示意見。聯邦眾議院裡的表決也和這差不多。      國會裡的表決是由議會主席所召集。聯邦眾議院裡的議事規則就是這麼規定的。進行法案表決時,主席會計算贊成、反對和無意見的各有多少人舉手。而聯邦總理、聯邦眾議院主席以及國防監察官(〔Wehrbeauftragte〕負責監督聯邦國防軍的人)的選舉,則是採取祕密投票方式。在進行這類的表決時,所有議員把自己的票投進一個箱子裡。      要用祕密或記名的方式進行表決,是由過半的議員來決定。會發生這種情況,通常是為了表決真的與良知有關的問題(參見P.65)。特別具爭議性的法案會採用記名表決,這樣大家才得以知道每個議員所站的立場。      用舉手的方式進行表決,有時候兩邊陣營的人數非常接近,而議會主席實在是很難算得清楚,到底贊成的人多還是反對的人多。此時,他就會要求國會進行「公羊跳表決法」(Hammelsprung,又稱議會分門表決法)*。議員們並不是真的在玩跳背遊戲,但是他們得離開議會大廳。大廳只開三道門,其他的門都被關起來:開著的三道門之中,一道門代表贊成,另一道代表反對,還有一道代表棄權。每位議員都必須通過其中的一道門回到議會大廳,便於計算人數。      *譯註:公羊跳這個詞來自於德意志帝國時期柏林的舊帝國議會大廈。那時建築物裡有扇門,門上雕刻著一幅希臘神話裡的場景:奧德修斯如何把自己綁在綿羊肚子上,用這種方法偷偷溜出被他戳瞎的獨眼巨人波呂斐摩斯(Polyphem)的山洞。

作者資料

克莉絲汀.舒茲—萊斯(Christine Schulz-Reiss)

曾先後於愛爾朗根與慕尼黑修習日耳曼學、歷史學、政治學及傳播學。於《斯圖加特新聞報》(Stuttgarter Nachrichten)完成實習後,轉任《慕尼黑晚報》(Abendzeitung)政治組記者與編輯,其後晉升報導、雜誌暨新聞部副理。一九九一年,開始以特約記者的身分自立。長期為許多雜誌撰稿,尤其鍾愛針對青少年族群的雜誌,因為在女兒身上獲得大量的啟發。二〇〇四年,以《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2-「政治人物可以說謊嗎?良心要多少才不算太多?」:參與討論的基本知識》(Nachgefragt: Politik)一書獲得「古斯塔夫.海涅曼少兒圖書和平獎」提名。 著有《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1-「一個人值多少錢,誰是現代奴隸?」:捍衛權利的基本知識》(Nachgefragt: Philosophie)、《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3-你只是單純活著,還是有在動腦?:質疑所謂理所當然的事》(Nachgefragt: Philosophie)、《這個世界相信什麼?》(Was glaubt die Welt?)等書。 相關著作:《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3-「你只是單純活著,還是有在動腦?」:質疑所謂理所當然的事》《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2-「政治人物可以說謊嗎?良心要多少才不算太多?」:參與討論的基本知識》《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1─「一個人值多少錢,誰是現代奴隸?」:捍衛權利的基本知識》

基本資料

作者:克莉絲汀.舒茲—萊斯(Christine Schulz-Reiss) 譯者:陳致宏 繪者:薇瑞娜.巴浩斯(Verena Ballhaus) 出版社:麥田 書系:不分類 出版日期:2017-06-06 ISBN:9789863444602 城邦書號:RV1115 規格:平裝 / 雙色 / 17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