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為妳尋回愛情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全球已售出十六國版權 ◆紐約時報暢銷榜TOP 1 ◆今日美國暢銷 ◆好讀網五萬人感動滿分推薦 ◆好讀網2013年度愛情小說選書提名 ◆亞馬遜奇蹟般的4.5星 如果是你,我願再勇敢一次。 艾薇莉抬起頭,看向這堵她一頭撞上的「牆」,不禁屏息——超過一八〇的身高、寬肩、窄腰,是游泳選手般的倒三角身材;覆在額上的黑色捲髮有些可愛、又有些性感,又長又密的睫毛絲毫遮掩不了那宛若藍寶石的雙眼…… 「我已經很習慣有女孩子對我投懷送抱了。不過從後頭襲擊我倒是頭一回,我還滿喜歡的。」凱麥隆微微一笑,左頰浮現俏皮的酒渦。 當全校最迷人、性感的校草凱麥隆展開追求,攻勢猛烈又熱情,艾薇莉很快就淪陷了。 戀愛的滋味如此美好,他一步步引領著她,進入未知的世界;然而,過去的陰影總會在最後關頭浮上心頭,打散所有旖旎氣氛。 更進一步意味著不得不正視過往,面對凱麥隆溫柔而耐心的等候,艾薇莉是否能打破心中的桎梏,勇敢地再愛一次? 【名家推薦】 「如果妳期望和一個超迷人的男孩談場甜蜜、有趣又感動的戀愛,這本書將是妳不二選擇!極度推薦!」 ——書評網站「艾斯塔絲的書櫃」 「琳恩所創造的角色們將會讓妳又哭又笑,為之上癮。凱麥隆偷走了我的心。」 ——《紐約時報》暢銷作者可菈.卡瑪克 「我深受沒穿上衣的凱麥隆所吸引!這本書將讓你大笑不止、欲罷不能地一直讀下去!」 ——《紐約時報》暢銷作者莫莉.麥可亞當斯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有兩件事是可以把我嚇到神智不清的。半夜從睡夢中醒來看見一張半透明臉的鬼正對著我是一件,也許不太可能發生,但一想到還是很可怕。第二件就是遲到了還要走進一班坐滿人的教室裡。      我徹底恨死遲到這件事。      我恨讓人轉頭盯著我看,而這正是上課一分鐘後走進教室會有的後果。      也因此,我整個週末異常執著地計算從我位於大學高地的公寓到通勤學生專用停車場的距離。事實上,星期日我還先進行兩次探路,確保谷歌沒有亂指路。      正好一點二英里。      五分鐘的車程。      我甚至還提早十五分鐘出門,這麼一來,我就可以提早十分鐘抵達我九點十分開始的課。      我沒有預料到的是,經過停車告示牌後,我整整塞了一哩的車,因為天啊不允許這座歷史小鎮上有任何交通號誌,而校園裡已經沒有剩下任何車位。我必須停在與校園相鄰的火車站旁的停車場,浪費許多寶貴的時間找銅板。      「如果妳堅持要搬到這國家的另一端去,至少待在宿舍裡。他們總該有宿舍吧,不是嗎?」當我才剛慌張爬上世上最不便利的小山丘、停在羅勃.拜爾德科學大樓前喘著氣時,我媽的聲音穿透了我的思緒。      當然我沒有選擇住在宿舍,因為我知道在某個時刻,我的父母一定會突然出現來場突襲檢查,他們會開始批評然後高談闊論,而我寧願朝我自己的臉上踹一腳也不願無辜的路人甲遭受這一切。所以我拿出辛苦的血汗錢,在校園附近租了一棟兩間臥室的公寓。      摩根史坦夫婦對此非常不高興。      但此刻,這小小的反抗行為讓我有些後悔,因為就在我從八月底濕熱的天氣中急急忙忙地衝入有冷氣的大樓時,已經是九點又過了十一分鐘,而我的天文學課在二樓。還有,我幹麼見鬼地選了天文學?      也許是一想到要坐完一整堂生物課的念頭就讓我想吐?是的,一定是這樣的。      快步衝上寬廣的階梯,我推開雙道門後立刻撞上了一堵水泥牆。      踉蹌往後,我的手臂像累壞的交通指揮胡亂揮舞。塞得太滿的斜背包滑開,把我拉向一旁。我的頭髮披散了我整張臉,一層紅褐色的薄幕在我危險地墜落時遮蔽了一切視線。      噢,天啊,我要摔倒了,我阻止不了。摔斷頸子的畫面在我腦袋盤旋。這一定會非常痛——      某種強壯又堅硬的東西環上我的腰,停止了我的自由落體。我的包包掉在地上,把超級昂貴的書本和筆統統灑在光亮的地板上。我的筆!我那些上好的筆滾落一地。一秒鐘後我被抵在一面牆上。      這面牆異常地溫暖。      這面牆還吃吃地笑了。      「哇。」一道低沉的聲音說。「妳還好嗎,親愛的?」      這面牆根本不是牆,是一個男人。我的心臟停止,而且在令人驚懼的一秒鐘裡,壓力堆積在我的胸口,讓我無法移動或思考。我被丟回到五年前:卡住了,不得動彈。震顫傳遍了我的頸後時,空氣從我的肺部痛苦地呼出,每一根肌肉都僵直。      「嘿。」那道聲音軟化了下來,充滿了擔心。「妳沒事吧?」      我強迫自己深呼吸——就只是呼吸。我需要呼吸,空氣進、空氣出。這五年來,我已經一次又一次地練習過了。我已經不再是十四歲那個我,我不在那裡。我人在這裡,隔了半個國土的距離。      兩根手指貼在我的下巴,逼得我抬起頭。我受到驚嚇,一對被濃密的黑色睫毛包圍著的深邃藍眼睛正直盯著我。是既鮮活又充滿電力的藍色,和黑色虹膜的對比如此強烈,讓我不得不懷疑它們是否是真的。      然後我突然想到。      一名男子正抱著我,從來沒有男人抱過我。我沒有將那一次列入計算,因為那一次什麼狗屁都不算。我還緊緊地貼著他,大腿貼著大腿,胸膛抵著胸膛,彷彿像在共舞。吸入淡淡的古龍水氣味時,我的感官著了火。哇。這聞起來真好、又很貴氣,像是他的……      憤怒突然衝上我全身,一抹既甜美又熟悉的情緒,將陳舊的驚慌與困惑推開。我絕望地抓住它並找回了我的聲音。「放、開、我。」      藍眼睛立刻放下他的手臂。無預警地失去支撐力,我往旁邊一倒,在我被自己的包包絆倒前穩住腳步。彷彿我才剛跑完百米般地喘著氣,我把臉上的頭髮撥開,終於看清眼前的藍眼睛。      慈悲的上帝,藍眼睛他……      他的各方面都是會讓女生做出蠢事的那種超級帥氣。他很高,至少比我高出一到兩個頭。有著寬闊的肩膀,腰圍卻很窄。是運動員的身材——像個游泳選手。波浪般的黑色捲髮覆在他的額頭,輕刷著成對的眉毛。顴骨高聳又寬,充滿感情的雙脣讓生來專門讓女生流口水的樣貌更完整。還有那雙宛如藍寶石的雙眼,我的天啊……      誰想得到,「牧師城」會有人長得像這樣?      而且我還撞上他,貨真價實地撞。真是好極了。「我很抱歉。我正趕著要去上課。我已經遲到了……」      他的脣角在他蹲下來的時候往上揚。他幫我收拾東西,有那麼片刻,我有想哭的衝動。我可以感受到淚水已經堆積到我的喉頭。我真的已經遲到了,現在我絕對沒有辦法在第一天上課就這樣走進教室。徹底失敗。      蹲下身,我讓我的頭髮往前滑落,蓋住我的臉,一邊收拾我的筆。「你不必幫我。」      「不會麻煩。」他撿起一張紙並抬起頭來。「初級天文學?我也正要往那裡去。」      太棒了。這下子一整個學期我都得見到我在走廊上差點殺死的男人。「你也遲到了。」我很遜地說。「我真的很抱歉。」      現在所有的書和筆都回到我的包包,他站起身時把那張紙遞還給我。「沒關係的。」他歪嘴一笑,笑容擴散到在他的左頰顯現一個酒渦,而右邊卻什麼也沒有。「我已經很習慣有女孩子對我投懷送抱了。」      我眨眨眼,心想我應該是沒把這藍眼睛帥哥的話聽對,因為他一定不可能說出這麼遜的話。      但他的確是說了,而且還沒說完。「不過從後頭襲擊我倒是頭一回。我還滿喜歡的。」      感覺到我的臉頰一陣熱,我趕緊恢復過來。「我才沒有要從後面襲擊你,或是對你投懷送抱。」      「沒有嗎?」那抹斜角微笑仍停留著。「那還真是太可惜了。如果妳是的話,那麼這就會是史上最棒的開學第一天了。」      我緊緊把我厚重的書包抱在胸前,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家鄉,男生不會和我打情罵俏。大部分高中裡的人根本連看都不敢看我一眼,而幾個會看向我的絕對不是想和我調情。      藍眼睛的視線移到他手中的那張紙。「艾薇莉.摩根史坦?」      我的心狂跳。「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他嘴角的笑容裂得更開了。他把頭偏到一邊。「妳的課表上有寫。」      「噢。」我將波浪般的頭髮從滾燙的臉上推開。他把課表還給我,我收下後塞進包包。在我笨手笨腳地翻弄包包的背帶時,氣氛更加尷尬了。      「我叫凱麥隆.翰墨頓。」藍眼睛說。「但是大家都叫我凱。」      %凱%。我咀嚼著這個名字,喜歡它。「再次謝謝你,凱。」      他彎腰撿起我沒注意到的一只黑色背包。幾綹黑髮在他站直身體時從他的前額上滑落。他將它們拂開。「好吧,讓我們轟轟烈烈地入場吧。」      他轉身朝著大門緊閉的二○五教室往前踏了幾步時,我的腳被釘在原地。他伸出手握住門把,回過頭來,等待著我。      我辦不到。這和我一頭撞上很可能是全校最性感的男子一點關係也沒有。我沒辦法走進教室讓全部的人都盯著我看。過去五年來,我已經受夠了成為所到之處的焦點。冷汗布滿了我的前額。我往後退一步,遠離教室和凱,我的胃開始緊縮。      他轉身,他露出一抹好奇和吃驚的表情,眉毛蹙起。「妳走錯方向了,親愛的。」      似乎我這輩子都在走錯方向。「我辦不到。」      「辦不到什麼?」他朝我往前一步。      然後我逃跑了。我真的轉身拔腿就跑,好像我正打算搶奪這世上最後一杯咖啡。就在我抵達那扇雙道門時,我聽見他呼喊我的名字,但是我沒有停下來。      我的臉在我急忙下階梯時燃燒著,衝出大樓時我的呼吸困難。我的腳沒有停下來,直到我坐到隔壁圖書館前的一張長椅上。我抬起頭,緊緊閉上眼睛,早晨的陽光是這麼地刺眼。      天啊。      這還真是個在新城市、新學校、新……生活裡,留下第一印象的好方法。我搬到離家數千英里遠的地方好重新過活,而我在幾分鐘之內就把它搞砸了   
第二章
     目前我只有兩條路可走:忘記過去,繼續徒勞無功地嘗試進入我大學生涯的第一堂課;或者回家、爬上床,把被子蓋住我的頭。我多麼想放縱自己選擇第二條路,但是這不是我的個性。      如果逃跑並躲起來是我的一貫作法,那麼我絕對不可能活過高中生涯。      伸手往下探,我檢查了一下左腕上的銀手環,確定它還在。我差點沒有活著撐過高中。      媽和爸在我通知他們我打算越過大半個國家上大學時,差點雙雙中風。如果是哈佛、耶魯,或是斯威特布萊爾學院的話,他們絕對會非常贊同,但是一所非長春藤名校?丟臉至極。他們就是不懂,他們從來就不懂。我死也不可能去上一所他們曾經讀過的、在家鄉有半數以上的鄉村俱樂部成員都逼他們的子女去申請的學校。      我想去一個我不會看見熟悉的冷笑、或是聽見仍舊像鹽酸般從人們的口中流出的閒言閒語。到一個人們從未聽過無論是哪種版本的故事,而且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述,一直到我質疑起五年前、萬聖節那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地方。      在這裡,那一切都不重要。沒有人認識我。沒有人懷疑任何事情。也沒有人知道這手環在夏季無法穿長袖衣物時可以遮蓋住的東西。      到這裡來是我的決定,而且是正確的。      我的父母親威脅著要凍結我的信託基金,這讓我覺得非常好笑。我有自己的錢——一筆自我滿十八歲起他們就完全無法控制的錢。是我賺來的錢。對他們來說,我又再度讓他們失望了。但要我留在德州或是和那些人相處,我寧願死。      瞄了一眼我手機上的時間,我站起身,把包包背上肩膀。至少我的歷史課不會遲到。      歷史課在社會科學大樓,就在我剛剛衝上來的山坡底下。我穿過拜爾德大樓後方的停車場,跨過擁擠的街道。我四周的學生都成群結隊地走在一起,很多人顯然熟悉彼此。我並沒有被孤立的感覺,反而在這種走進教室而沒有被認出來的情況下感到某種珍貴的自由。      把我一大早悲劇式的失敗開場推到一旁,我進入白廳並利用右邊第一座階梯上樓。樓上的走廊擠滿了等待教室淨空的學生。我穿過嬉鬧的人群,避開幾個看起來仍舊半睡半醒的人。我在教室的對面找到一個空位,我坐在牆邊,交叉起雙腿。我用手在牛仔褲上抹了抹,期待著要上歷史課。大部分的人絕對認為「基礎歷史」課很無聊,但這是我主修的第一堂課。      如果我夠幸運,從今天起的五年之後,我就能在某個寧靜又涼爽的博物館或圖書館工作,為上古時期文件或文物分類。這並不是最光鮮亮麗的職業,但對我來說完美至極。      這遠比我以前想做的工作好得太多,我曾經想成為紐約的專業舞者。      這又是另一件會讓媽失望的事。打從我會走路開始,花在我身上的芭蕾舞課學費都在我十四歲那年白白浪費掉了。      我的確想念它,想念跳舞帶來的寧靜與祥和。但我只是沒辦法再繼續下去了。      「小女孩,妳坐在地上幹什麼?」      我的頭猛然抬起,看到雅各.梅西焦糖色的英俊淘氣臉上綻放的那抹燦爛微笑時,我也跟著笑了。      我們在上週新生訓練時結為好友,而且他和我在下一堂課也同班,還有星期二與星期四的藝術課。我很快就對他開朗大方的個性感到安心。      我看了眼他身上穿的昂貴牛仔褲,認出這是量身剪裁的。「坐在這裡很舒服。你應該加入我的。」      「才不要。我不想讓我這完美的屁屁因為坐在地上遭受汙染。」他在我身邊用臀部靠著牆邊,咧嘴一笑。「等等,妳為什麼人已經在這裡了?我以為妳九點有課。」      「你竟然還記得?」我們在上個禮拜只交換課表大概半秒鐘的時間。      他眨眨眼。「我對沒用的小事有驚人的記憶力。」      我笑出聲。「長知識了。」      「所以妳已經開始蹺課了?妳真是個壞女孩。」      我皺著臉,搖搖頭。「是啦,但那是因為我已經遲到了,而且我最痛恨在課堂開始的時候走進教室,所以如果到時候我還沒有退選,我猜我的第一天會是星期三了。」      「退選?別傻了,女孩。天文學是最簡單輕鬆的課了。要不是高年級的人在選課開放的不到兩秒鐘就把那堂課塞爆,我也想上那堂課。」      「嗯,那是因為你沒有在趕著去上那堂課時差點在走廊上殺了個男的——而且那男的也正巧在那堂簡單輕鬆的課裡。」      「什麼?」他深色的眼睛因好奇而瞪大,就在他準備蹲下來時,有人抓住了他的注意力。「等一下,艾薇莉。」他揮動他的手臂,跳上跳下地。「嘿!布蘭妮。快滾過來這邊!」      一名金色短髮女孩猛然在走廊中央停下,轉身面向我們。她的臉頰緋紅,但她在看見雅各跳上跳下時笑了。她改朝我們的方向前進,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      「布蘭妮,這是艾薇莉。」雅各笑開來。「艾薇莉,這是布蘭妮。打個招呼吧。」      「嗨。」布蘭妮說道,對我微微揮了揮手。      我也揮手回應了她。「嘿。」      「艾薇莉正要告訴我們她怎樣差點在走廊上殺了一個男的。我想妳對這故事也會有興趣。」      我瑟縮了一下,不過布蘭妮看著我時,她棕色的眼眸所散發的興味有點好笑。「一定要說來聽聽。」她說,面帶微笑。      「呃,我沒有真的差點殺了人。」我說,嘆口氣。「但已經非常接近了,而且非常、非常丟臉。」      「丟臉的故事一向最精采。」雅各說道,蹲下身來。      布蘭妮大笑了。「這倒是真的。」      「快說,美眉。」      我把頭髮塞到耳後,然後把音量降低,這麼一來整棟樓層的人才不必體驗我的羞愧。「我要去上天文學課的時候遲到了,我小跑步衝過二樓的雙道門。我沒仔細看路,然後我就整個人撞上路中央的可憐男子。」      「哎呀。」布蘭妮的臉上出現了同情。      「是呀,我是說,我差點把他撲倒了。我的東西掉了一地。書和筆到處飛。真的有夠慘的。」      雅各的眼神閃爍著一絲幽默。「他很性感嗎?」      「什麼?」      「他性不性感?」他一邊用手順了順他的短髮,又重複了一遍。「因為如果他很性感,妳大可好好運用這項優勢。這可以變成世界上最棒的破冰契機。比如說妳們兩個可能瘋狂愛上對方,然後妳就可以在他真正@撲倒@妳之前,告訴別人是妳撲倒他!」      「我的天啊!」我的臉頰上感到熟悉的滾燙。「是啊,他長得真的很帥。」      「噢,不妙了。」布蘭妮說,似乎只有她明白一個性感帥哥是如何讓整個情況更加丟臉。我猜妳首先要有條陰道才能懂得這種情緒,因為雅各看起來對這個訊息更加興奮了。      「趕快告訴我這個英俊瀟灑男神看起來是怎樣的?這才是需要詳加描述細節的事。」      有一部分的我並不是很想說,因為一想起凱讓我有千萬種不同層面的尷尬。「呃……嗯,他真的很高,而且身材很好,我猜。」      「妳怎麼知道他身材很好?妳還趁機摸了好一會兒嗎?」      我在布蘭妮搖頭時大笑出聲。「我真的一頭撞上他整個人啊,雅各。然後他抓住我。我才沒有故意摸他,但他似乎有副好身材。」我聳聳肩。「總而言之,他有一頭深色的波浪捲頭髮。比你的長,有點凌亂,但是以一種——」      「要死了,女孩。如果妳要說是以一種『我不在乎我是性感猛男』的方式,那我也想撞上這個男的。」      布蘭妮吃吃地笑了。「最愛那種頭髮。」      我猜想著我的臉看起來是不是和我感覺到的一樣紅。「是啊,就是那一型的。他真的很帥,而且他的眼睛好藍,看起來就像——」      「等等。」布蘭妮倒抽一口氣,她的眼睛瞪大。「他的眼睛是不是藍到幾乎像是假的?然後他聞起來很香?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詭異又很奇怪,但是快回答問題。」      這真的很詭異又很奇怪,而且真的很好笑。「兩者皆是。」      「真他媽的要命了。」布蘭妮大笑出聲。「妳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      我開始有點擔心,因為雅各的臉上浮現一抹陰鬱。「知道啊,怎麼了?」      布蘭妮用手肘碰了碰雅各,壓低聲音。「他是叫凱麥隆.翰墨頓嗎?」      我的下巴掉到地上了。      「是他!」布蘭妮的肩膀整個晃動。「妳撞到@凱麥隆.翰墨頓@?」      雅各卻笑不出來。他只是愣愣地……敬畏地瞪著我。「我快要嫉妒死妳了。我願意拿我左邊的蛋蛋來換取撞到凱麥隆.翰墨頓的機會。」      我半笑半嗆住。「哇。這可是非常嚴重的了。」      「凱麥隆.翰墨頓是非常嚴重的,艾薇莉。妳不知道,因為妳不是本地人。」雅各說。      「你也是大一新生。你怎麼會認識他?」我問,凱看起來太老成,不像個新生。他至少是大三或大四生。      「這學校裡的每一個人都認識他。」他回應。      「你進學校還不到一個禮拜!」      雅各露齒一笑。「我人脈很廣。」      我笑了,搖著頭。「我不懂。是啦,他是……很性感,但這又怎樣?」      「我和凱麥隆上同一所學校。」布蘭妮解釋,回頭看著她身後。「我是說,他比我大兩歲,但是他在高中可紅了。每個人都想要待在他身邊或是和他在一起。在這裡的情況也是差不多。」      儘管布蘭妮說得讓我想起了某人,但好奇心還是升起。「所以你們兩人都是本地人?」      「不。我們是從摩根城外來的,在佛特丘附近。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選擇這所學校而不是西維吉尼亞大學,但我選這裡是因為我想離開家鄉,而非和一群老人困在一起。」      這我可以理解。      「總而言之,凱麥隆在學校裡很出名。」雅各拍了拍手。「他住在校外,聽說總是舉辦史上最棒的舞會,還有——」      「他在高中的時候可有點惡名昭彰。」布蘭妮打斷他的話。「而且這個名聲可是其來有自的。可別誤會,凱麥隆一直都是個很好的人。非常親切又有趣,但是以前若叫他工蜂可沒冤枉他。最近似乎是收斂一些了,但是狗改不了——」      「好了。」我玩弄著我的手環。「很高興長了知識,不過這些真的都無關緊要。我的意思是,我在走廊上撞到他。我對凱認識的程度僅此而已。」      「『凱』?」布蘭妮眨眨眼。      「怎麼了?」我站起身,抓著我的包包。教室的門很快就會打開了。      布蘭妮的眉毛糾結在一起。「他不認識的人都叫他凱麥隆。只有他的朋友才會叫他凱。」      「噢。」我皺眉。「他告訴我大家都叫他凱,所以我以為大家都這麼喚他。」      布蘭妮沒有再說什麼,而且我真的不認為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凱、凱麥隆還是隨便他叫什麼的那個人,只是在我撞上他後試著保持風度。他是個改過自新的花花公子還是玩咖,對我來說除了要離他非常遠之外一點意義也沒有。      教室的門打開,學生魚貫而出擠到走廊上。我們的小小團體一直等到裡面沒人了才走進去,在後頭找了三個位置,雅各坐在我們中間。我抽出那本超級厚重、如果砸到人絕對會暈過去的五層筆記本時,雅各抓住了我的手臂。      淘氣與惟恐天下不亂的神情充斥他的眼睛。「妳不能退掉天文課。為了要活過這個學期,我一定得仰賴妳至少一個禮拜有三天要告訴我關於『凱』的事。」      我輕聲地笑了。「我不會退選——」就算是我真的有點想。「但是我懷疑我有什麼好告訴你的。又不是說我們會再交談還什麼的。」      雅各放開我的手回去坐好,又看了我一眼。「話不要說得太早,艾薇莉。」      ***      接下來的一整天,並不如早上那般驚險刺激,這讓我開心極了。沒有任何無辜的帥氣男孩被我撞到,也沒有任何其他丟臉的意外。儘管為了雅各的娛樂,我還得在午餐時間重新回憶一次那場經驗,我很高興他和布蘭妮的休息時間和我的一樣。我原以為自己會一整天都當個獨行俠,所以能和我同齡的人聊天……真的很好。      社交能力就和騎腳踏車是一樣的道理,我猜。      而且撇開雅各力勸我在下一次見到凱時,故意再撞到他一次的多餘建議不談,沒再出現任何尷尬不安的時刻。一天快結束時,我真的差不多把凱的事情都忘光了。      在我離開學校之前,我去了一趟金融大樓領取校園打工的申請書。我並不需要錢,但是我需要一點殺時間的事來讓我的腦袋忙碌。我的課排到最滿——總共有十八學分——但我還是會有很多空閒。在校園裡工作看來似乎是個很好的選擇,不過目前並沒有空缺。我的名字排在一長串的候補名單上。      這所校園的美是走優雅、祥和的路線。這和那些超大型大學的擁擠校園真的很不一樣。座落於波多馬克河與小巧的歷史小鎮「牧師城」之間,這裡就像你會在明信片上看到的那種風景:尖塔狀的大型建築物混合著新穎的大樓,到處都有綠蔭;清新、乾淨的空氣和你所需的一切都在步行可及之處。天氣好的時候,我真的可以用散步或是把車子停在西邊校區,好免去停車費用。      在候補名單上填寫完我的資訊後,我緩緩踱步到車子停放的地方,享受溫暖的微風。和今天一早我遲到時不同,我有機會在走到火車站前,觀察一下路邊的房子。三棟房子並排在一起,前廊滿是大學年紀的男孩,大概是這所學校的兄弟會宿舍。      一名男子抬起頭,手裡拿著啤酒。他微笑了,但在一顆橄欖球從敞開的大門飛出、砸中他的背時回頭。謾罵聲四起。      絕對是兄弟會宿舍。      背脊在我加快腳步時變得僵硬,我快速通過這排房子。我來到一個十字路口,往前一步,差一點被一輛銀色的卡車撞個正著——是一輛非常巨大的卡車,也許是豐田的Tundra,它正飛快地轉上我必須穿越的小路。我的心臟在它緊急煞車並擋住我的去路時跳了出來。      我往後退一步,回到人行道,滿心困惑。這駕駛是打算對我大吼大叫嗎?      貼了遮光膜的副駕駛座車窗搖了下來,我差點整個撲街、跌到地上。      凱麥隆.翰墨頓從駕駛座上對我露齒微笑,頭上反戴一頂棒球帽。束帶下露出幾綹深色的捲髮。而且他沒穿上衣,上半身光裸。而我所能看到的部分,只有他的胸膛,是非常完美的胸膛。胸肌——這傢伙有胸肌,還有一個刺青,就在他右側的胸膛上,是個熾熱的太陽,鮮豔火紅與橘色的火焰延伸至他的肩膀。      「艾薇莉.摩根史坦,我們又見面了。」      他是我最不想見到的人。我真的有人類史上最糟糕的運氣。「凱麥隆.翰墨頓……嗨。」      他往前傾,手臂掛在方向盤上。更正一點,他還有很完美的二頭肌。「我們必須終止這種見面方式。」      而這話再實在不過。我必須停止盯著他的二頭肌看……還有胸膛……還有刺青。從來沒想過太陽可以這麼的……性感。哇!這超級尷尬。      「妳撞到我,我差點壓到妳?」凱繼續說。「這彷彿就像我們是場即將發生的大災難。」      我不知道該回應些什麼。我的喉嚨發乾,思緒變成漿糊。      「妳要到哪裡?」      「我的車。」我強迫自己說出。「我的停車時間快要到了。」這不見得是事實,因為我很大方地多投了幾枚硬幣好避免被開罰單,但是他不需要知道這點。「所以……」      「既然是這樣,上車吧,親愛的。我可以載妳一程。」      血液從我的臉上消失,然後以一種奇異又困惑的方式衝向我身體的其他部位。「不必,沒關係。我就停在山坡上,不必麻煩。」      他的笑容延伸到另一側,展露出一個酒渦。「一點也不麻煩。這是我差點撞到妳之後,最起碼該做的。」      「謝謝你,但是——」      「喂!凱!」啤酒男跳下前廊,在人行道上慢跑起來,迅速地看了我一眼。「你在幹麼呀,老兄?」      被兄弟會的混混公子哥拯救了。      凱的視線並沒有從我的身上移開,但他的笑容漸漸消失。「沒什麼,凱文,只是在閒聊。」      對凱迅速地揮了揮手,我快速繞過凱文和卡車的車頭。我沒有回頭,但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視線。這些年來,「不需要抬頭就知道有人在盯著你看」已經成了我的一項才能。      我強迫自己不要拔腿狂奔到火車站,因為就算是我,同一天之內在同一個男人面前跑掉兩次,都已經超出了可接受的詭異程度。      直到坐進我的車子裡、讓引擎開始運轉之前,我都沒發現自己屏住呼吸。      我的天啊。      我低下頭靠在方向盤上,大聲呻吟。一場即將發生的大災難?是啊,聽起來一點也沒錯。

作者資料

珍妮佛.L.亞門蘿特(Jennifer L. Armentrout)

紐約時報評為最暢銷作家,定居於西維吉尼亞州。 她的作品《黑曜(Obsidian)》改編為電影,《盟約(Covenant)》則改編為電視劇。 當她沒有埋首寫作時,她把時間花在閱讀、運動、看殭屍片,並且假裝創作。 她的作家夢源於代數課,她常利用那段時間寫短篇故事……這解釋了她奇慘無比的數學成績。 珍妮佛目前執筆創作成人與青少年的都會奇幻與羅曼史故事,中文譯作為《死亡這件小事》、《為妳尋回愛情》。

基本資料

作者:珍妮佛.L.亞門蘿特(Jennifer L. Armentrout) 譯者:Sabrina Liao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7-05-19 ISBN:9789571073057 城邦書號:SPB7H00001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