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都市傳說第二部2:被詛咒的廣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都市傳說第二部2:被詛咒的廣告

  • 作者:笭菁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17-05-04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1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金石堂文學排行榜、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博客來華文年度暢銷作家——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他雙眼瞠到最大,兩頰的紅色頰 「該走了該走了!」 看到廣告的人彷彿被詛咒般 衝向危險、置之死地…… 都市傳說無遠弗屆、無時無刻、全面侵襲而來…… 十六歲國民女神Mio拍攝知名廠牌蘋果汁廣告,就在全球首播、全國人民沉迷於女神魅力,如癡如醉之際,一場意外突然爆出『國民女神Mio在首播當日稍早,突然被一同觀看的工作人員刺傷,現場血跡斑斑,緊急送醫』,嫌犯當場被制伏時嘴裡不停唸著:「該走了該走了!」都市傳說社的汪聿芃手拿集點卡,雙眼卻盯著廣告,特殊天線偵測到不對勁…… 拍攝現場一切就緒,導演準備重新開拍,音樂再度響起,女星準備妥當,而張佑裕祈禱著,不要有人再踏上那鐵板樓梯,千萬不要…… 叩。 聲音很輕,但是離樓梯最近的張佑裕還是聽見了,他告訴自己不要回頭,絕對不能回頭。 即使他的眼尾餘光,已經看見了小小的膝蓋跪在樓梯上,小小的手握著鐵欄杆。 『嘻嘻。』這次笑聲清晰極了,就在他右耳畔響起。『來抓我啊!』 他雙拳緊握,緩緩回頭…… 樓梯上依然空無一人……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廣告首播 第二章 查證 第三章 無止境的意外 第四章 地下攝影棚 第五章 被詛咒的廣告 第六章 傳說再現 第七章 誰是第一個? 第八章 活體小丑 第九章 死亡直播 第十章 Next 尾聲

內文試閱

楔子
     「來!髮妝!髮妝在做什麼?模特兒的瀏海亂掉了!」      「喂!小孩子哭成這樣沒聽見嗎?保母呢?快點帶去安撫,不然等一下怎麼辦拍!」      「他在吃道具!有沒有看見,左邊那個在吃道具——」      燈光炙熱的地下室裡嘈雜一片,所有燈具都已架起,最近當紅的國民女神正在拍攝區的地毯上接受髮妝師的照料:頭髮的弧度、妝容的清潔,還有身上那件爆乳衣的調整。      廠商更是從頭到尾緊盯著一切,他們的產品露出最為重要,重金禮聘這位國民女神前來,就是為了能讓產品暢銷。      男人搬著一箱物品,從樓上踏著鐵梯步下,慌亂的聲音可以從步伐踏在梯面上的聲音聽出,匆促且急躁。      「終於來了!」一個紮起髮的女人衝上前,連忙接過紙箱。      「欸……」男人來不及說一句話,又不是他的錯!      導演覺得現場道具欠缺,過於空洞,少了點可愛感,小草道具也嫌少,所以才趕緊調道具下來支援。現場人員一收到箱子,立刻跑到場地上去裝飾,這種兵荒馬亂之際,還伴隨著孩子不絕於耳的哭聲。      「我覺得我會瘋掉。」一個男生喃喃唸著,從他身邊經過。      男人回頭無奈,這支廣告需要好幾個可愛的孩子,個個不滿一歲,自是難以控制,就算父母在場,高溫高熱、人又這麼多的環境,有幾個孩子受得了?      即使他們裝扮成可愛的天使,現在這嚎啕大哭的分貝下,每個人都覺得他們是惡魔了。      「可以叫他們不要哭嗎?」不知道是誰煩躁的怒吼。      「小孩哪能控制!這下面太熱了!」      媽媽或保母們已經把孩子抱到角落去哄了,遠離高熱的燈具,輕拍著安撫;但也是有幾個小孩子如入無人之境,逕自或坐或躺的在地毯上玩,工作人員擺上一株假的小草,他們就跟著拔起。      最乖的,就是在蘋果樹下那個孩子,紅通通的臉頰,模樣可愛極了,穿著天使裝扮,真的完全像丘比特,他不哭不鬧,就只是靜靜的坐在那兒,靠著蘋果樹似是睡著了般。      「來——好了嗎?準備開始拍攝囉!」      「音樂!」      美麗的明星練習著笑容,這廣告沒有任何台詞,她完全不需要背誦,需要的是她的美貌、姣好的身材以及賣弄性感。      她坐在綠色的地毯上,象徵著草地,後面幾棵假蘋果樹,天使小孩們或坐或躺或吊在半空中,展開一雙羽毛翅膀,地上有許多假的小草,還有可愛的彈簧搖頭娃娃,等等會隨著音樂一起擺動。      女星手上拿著蘋果汁,廣告主題。      「現場維持安靜喔!」      剎時間,整個地下室所有人都噤聲,不敢發出任何一丁點聲音,深怕影響收  音。      導演喊出「Action!」時,現場音樂切下,播放出一首音調極其輕快的樂曲,  孩子們依舊玩自個兒的,女星則在電風扇輔助下展現出輕鬆寫意的神情,接著她得捧著蘋果汁對鏡頭笑。      噠.噠。      嗯?男人愣了一下,倏而抬頭——誰啊?現在在拍攝,這時下樓是找麻煩嗎?      就在樓梯旁的他趕緊探頭往上看,「噓!」      連噓都不敢太大聲,但是從欄杆間穿出頭的他,卻沒看到誰在鐵梯上徘徊。      咦?怪了!他剛剛真的聽見有人下樓啊,聲音不大,腳步很輕,但真的就是步下的聲響啊!      狐疑的把頭縮回,忍不住搔搔頭,他才幾歲,怎麼會聽錯?      導演的鏡頭移動著,女模正在倒蘋果汁,收音收得清楚,那果汁盛入杯裡的聲音。      噠,噠噠。      可惡!男人確定真的有人步下了,回頭的瞬間,聽見更加急促的奔下聲——噠噠噠噠——      但是,沒有人。      「卡——」遠方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是誰上下樓?」      是啊,男人怔然的站在原地,他回首瞪著那鐵梯,他剛剛就看著呢,足音急促,慌亂的由上而下。      但是——誰?沒有人啊!      「小張!」女人上前,「你在幹嘛?」      「嗄?」張佑裕回首,見著無數雙銳利的眼瞪著他,「不是我啊!我沒有……我也是聽見有腳步聲才回頭看著!」      「搞什麼啊!拍攝中禁止出入啊!」助導怒從中來的喊著。      「就不是我啊!我剛剛就在這裡了好嗎!」張佑裕趕緊向旁邊的同事求救,大家立刻幫腔,說他一開始就站在這兒了,真不是他。      但根本沒人聽,髮妝師上前重新幫模特兒整理髮妝,現場重新架設。      幾個同事拍拍他的肩,大家都知道不是他,這導演脾氣差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暫時忍著點吧。      「我……」張佑裕的確滿腹委屈,但他更掛心的是……      再度向右回頭,那深藍色的鐵梯上方,適巧有道燈打下,打著梯面亮而泛白,沒人走下來、沒有影子,但是真的有人「在他面前下了樓」。      驀地打了個寒顫,他不安的趨前,就算覺得哪裡怪怪的,他還是想知道究竟哪邊出了問題。      重新靠近樓梯,站在樓梯下方,一片片鐵板安穩的在那兒,抬頭向上看,禁止下樓的牌是他立的,依然好端端的在那兒,沒有絲毫移動。      究竟是……他眼神盯著與視線一般高的鐵板梯面,汗毛直豎。      鐵梯是一塊塊板子鋪設成的,所以每階樓梯板間有著偌大的縫隙,他可以感受到,樓梯下方裡頭那黑暗中,有個人。      身高比他矮上許多,但是視線扎人,根本就是隔著這層層梯板,在另一端與他相望。      張佑裕嚥了口口水,不不,他沒有想跟「對方」相望的意思,他僵直身子站在,想著該怎麼樣避開那個眼神,假裝那邊沒人存在。      那邊不該有人存在,樓梯下方堆滿了物品,那是他負責的,下方的空間豈能不運用,塞得滿滿的,根本容不下任何人——那麼,現在塞在那裡、看著他的東西是什麼?      『嘻。』      隱約的笑聲傳來,張佑裕倏地向左別過了頭。      沒看見沒看見沒看見,他什麼都沒看到,他邁出僵硬的步伐,略往十點鐘方向看去,不敢多看樓梯一眼,不在乎那邊有什麼,遠離樓梯旁就好。      「張佑裕!」同事迎面走來,「你遠離樓梯好了,不然等等導演又找你麻煩。」      「好!當然好!」他汗涔涔的回著,求之不得。      拍攝現場一切就緒,導演再度準備重新開始,音樂再度響起,充斥在這個空間裡,女星再次演出。      而張佑裕祈禱著,不要有人再踏上那鐵板樓梯,千萬不要……      叩。      這聲音很輕,輕到導演不會發現,但是離樓梯最近的張佑裕還是聽見了,他告訴自己不要回頭,絕對不能回頭。      即使他的眼尾餘光,已經看見了小小的膝蓋。      有個人,單膝跪在樓梯上,他甚至可以知道那是個孩子,因為小小的手握著鐵欄杆,完全進入他眼尾的視線範圍中。      『嘻嘻。』這次笑聲清晰極了,就在他右耳畔響起。『來抓我啊!』      來抓我啊!?張佑裕瞪圓了雙眼,下一秒,那身影跳起身,砰砰砰砰的往樓上奔去——『來抓我啊——』      「卡——又是誰!?」      前方的怒吼已經不再能影響張佑裕,他雙拳緊握,緩緩的回頭往依然空無一人的樓梯看去。      「到底搞什麼!?是誰在跑!?」      「是能不能叫人守在上面,不許任何人下來?」      沒有人下來,也沒有人上去啊……張佑裕很想這麼說,但是他說不出口。      「張佑裕,你上樓去好了,別讓人下來。」同事湊近他耳邊,「反正你上去了,也算交差了事。」      張佑裕點點頭,「好。」問題是他不想上去啊!      他並不想去「抓他」!      走上樓梯的步伐沉重,因為剛剛「那個孩子」已經奔上樓了……他不想讓「那個」以為他們真的要玩什麼你抓我、我抓你的遊戲啊。      樓下哭聲驟起,吊在半空中的孩子受不了了,又哭又鬧。      哭泣像是會傳染似的,歇斯底里的哭聲漫延,其他孩子也跟著哭了起來。      張佑裕只覺得好冷,打從這個廣告開始架設起,他就一直覺得不對勁……但這種事不能說也不好說,說不定是自我意識過剩。      有人說孩子最能感受到一些怪事,那幾個小孩一到現場後,好幾個都無法安生,說不定正是如此。      踏上樓梯,看著樓下父母們忙著抱過孩子安撫,他帶著不安與恐慌,還是走上了一樓。      「拍個廣告怎麼這麼難啊!等等拜託不要再有人跑樓梯了!」      「媽媽們!保母們,麻煩讓孩子在最短的時間靜下來啊!」      哭聲此起彼落,現場唯有蘋果樹下的孩子最乖了,靠著蘋果樹靜靜的坐在那兒,乖到他眼睛都沒眨過,也沒有人注意到。      乖到其實他手中的蘋果是卡在肚子間,小手根本沒握住,也沒有人注意到。      乖到……      咚……肚子上的蘋果滾了下來,一旁正在整理現場的工作人員伸手撿起。      「你最乖了,就這樣乖乖的喔!」隨手把蘋果再度塞回小孩的雙手間,抱起道具箱轉身離開。      乖到他紅潤的臉頰其實早已褪成慘白,也沒有人知道。   
第一章 廣告首播
     女孩從皮夾裡拿出集點卡時,童胤恒其實有點呆愣。      看她跟獻寶似的,眉梢眼角盡是得意貌,挑起的嘴角帶著自豪,因為這張集點卡可是她親手設計的。      「這……」童胤恒反覆看著手上的集點卡,有點哭笑不得。      磚紅色的紙卡上印刷特殊字體,正中央是上五下五、一共十格的集點處,更別說還有專屬印章蓋印,除了蓋章的方格外,其他部分都以護貝處理,相當講究。      卡片上頭白色的字體顯眼,寫著:「都市傳說集點卡」。      「這什麼東西啊?」簡子芸抽過紙卡,「妳做的?」      「嗯!」汪聿芃非常認真的點頭,忙不迭的拿出自己的印章,「我還去刻了個印章,每遇到一個都市傳說,我們就可以蓋一點。」      康晉翊張大了嘴,望著汪聿芃不知道該說什麼,集點?集都市傳說?      「上次在社辦哭著說花子很可怕的不知道是誰厚?妳還想集點?」康晉翊接過簡子芸遞來的集點卡,「還自己刻印章喔,都……喂,為什麼妳有兩點?花子算兩點嗎?」      汪聿芃搖搖頭,「我遇過兩次了,兩點。」      「兩次?」童胤恒蹙眉,旋即開朗,「對,妳在如月車站裡見過夏天學長。」      「是啊,我理所當然兩點……等等。」她一頓,揚睫看向童胤恒,「應該三點的,我們兩個都遇過血腥瑪麗啊!」      語畢,她即刻坐下來,專注的蓋上她的第三個章。      簡子芸不可思議的瞄向童胤恒,「現在是怎樣?連遇到都市傳說都要集點嗎?」      「我看她做了十格。」康晉翊蹲下身子,隔著茶几望向她,「汪聿芃,我不知道妳是夏天教的耶!」      只見汪聿芃抬頭,用困惑的眼神直視他,「夏天教?那什麼?」      「就……一種對都市傳說過分狂熱,一心一意只想遇到各種都市傳說的教派。」康晉翊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沒有啊!我只是想收集。」汪聿芃面無表情,說得實在太誠懇,「我不想追求,但是遇到的話可以收集一下嘛!」      嗯,童胤恒點點頭,「果然夏天教!」      「我不是!」汪聿芃抬起頭,什麼夏天教啦!      「怪了,我記得高中時妳不是這個樣子啊!妳不是說什麼……什麼凡事都有解,不一定什麼都是都市傳說!」童胤恒還記得那時的她對都市傳說並不熱衷,甚至還有點懷疑!      汪聿芃聳聳肩,「但是我遇到血腥瑪麗了,又遇到夏天學長,之前又跟花子見過面,嗯,所以我知道都市傳說是存在的。」      「好好,妳知道就好,還做集點卡……」康晉翊搖搖頭,「妳知道我現在想起花子的事件,可是後怕的咧!」      「我倒還好,我只擔心……」簡子芸走到桌邊,看著堆成山的入社申請書,「擔心這應接不暇的新社員……」      花子事件後,「都市傳說社」再度崛起,又成為社團中的當紅炸子雞,只是康晉翊理智冷靜,他不想貿然的收這麼多新社員,當年的都市傳說社不也曾如此炙手可熱!何以現在他們卻在這舊社團的鐵皮屋中?      那便是因為真心喜歡都市傳說的人占少數,多半都只是好奇或是湊個熱鬧而已,所以他不想重蹈覆轍,可他也不拒絕這些想入社的人,只是在社團的制度下加分了組別,能參與中心事務的為各組組長為主,這樣好管理得多。      社辦他也不想搬,這兒安靜清幽,小而簡樸,更令人覺得自在舒服。      「要怎麼篩選組長也是個問題,這麼多人想入社,一定都想要知道花子的事,或是跟著我們……嘗試遇見都市傳說!」童胤恒有點為難,「其實我們並沒有非常想一直遇到都市傳說。」      「所以多半都是看熱鬧居多,真的遇到事件時,就怕跑得比誰都快。」康晉翊就是在煩惱這個,「我也是在思考該怎麼選擇能參與中心事務的人。」      「用這個啊!」      沙發那兒傳來清亮的聲音,汪聿芃高舉著她的精美集點卡,端滿微笑對著他們。      康晉翊、童胤恒與簡子芸紛紛回頭,看著她手裡的卡不明所以。      「用集點卡幹嘛?」      「這還不簡單,既然想要真正喜歡都市傳說的人,那就集點嘛!」她說得太自然了,「集滿十點,就可以正式入社,你們覺得怎麼樣!」      「……」      三個人一時說不出話來,那張卡如果集滿十點,不知道還沒有命入社啊!      「妳知道強者如夏天學長他們,也不過集了十二點嗎?」簡子芸面有難色,「而且每次都負傷?」      「小靜學姐還好幾次影響到出賽?」康晉翊不忘提醒,「他們那種等級都傷痕累累,要是我們喔……」      「要是能集十點還活著入社,他自己就可以當傳奇了好嗎?」童胤恒走向汪聿芃,「上次花子的事妳都忘光了嗎?」      汪聿芃依然拎著那付理所當然的眼神,將自個兒的卡轉過來瞅著。      如果能集到十個都市傳說,不就能證實真的很喜歡都市傳說嗎?這邏輯哪兒有問題?      至於有沒有那個命……嗯,她抿了抿唇,命嘛,好像也很難自己掌控不是嗎?      「好難想,我不想了。」她放下手,把卡好整以暇的收進自己皮夾裡,「欸,你們要不要也一張卡,我可以幫你們——」      「不必!」三人異口同聲,童胤恒深深覺得他們最近默契好極了!      汪聿芃逕自在那兒咕噥,她覺得集點卡的作用不錯啊,社團當初的招募文宣不就寫著:你是都市傳說收集者嗎?就是要看看自己能集到幾個都市傳說啊!      「汪聿芃,沒事的話幫忙清掃一下!」簡子芸就是看準了她沒事,社團內外環境還是要打掃。      雖說他們現在座落在這小小鐵皮屋裡,但物品也不少。      鐵皮屋是舊社辦,「都市傳說社」現在位在陳舊的角落。      這兒現存的社團數量非常少,幾乎都是需要大場地的社團,長方鐵皮屋只有一邊是社團,其餘全是空地;分屬給熱舞社、話劇社及演辯社,最後就是他們,「都市傳說社」。      八坪大小,茶几、沙發、一張辦公桌,其他都是椅凳,但也已經足夠。      「都市傳說社」進門後便是接待空間,具有沙發茶几電視,,都是以前輝煌時期購入的,但是為了讓社員及「事主」能有舒適的空間談話,康晉翊決定還是要保留。      接待處是個正方型,中間有架子意思一下相隔,裡面那塊就是「辦公處」,只有兩張像辦公桌的桌子,一張對著門口的社長桌,以及與其呈九十度、落於右方的副社長桌。      他們身後的牆上都是架子,擺了不少雜物,還有許多塑膠椅凳及折疊桌。      至於社團的「紀念物」,個個都是鎮社之寶,萬萬不可丟,像假人模特兒、都市傳說社的招牌,還有簡子芸整理好的社員檔案,每項都分門別類的擱在鐵櫃裡。      爆增的社員讓他們費神,社團容納不下這麼多人,也不希望最終是看熱鬧的居多。上次花子事件後,讓康晉翊深深瞭解到,如果再遇到都市傳說,需要的是腦子清楚……他忍不住偷瞄了拿著掃把的汪聿芃一眼。      或是腦波頻率不一般,但是能找到癥結點的人。      汪聿芃真是個妙咖,平常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大家在說東時她可能在思考西,但就是能發現常人不易察覺……或根本不會留意到的地方。      廁所裡的花子,也是靠她非地球人的觀察力才破解的。      花子啊……康晉翊忍不住打開社團的記事本,敏銳細心的簡子芸已經把事件始末都寫上去了,一個廁所裡的小花子,折了好幾條命,或慘死或精神錯亂,還挖出幾十年前的無主案,甚至還有……一個道貌岸然的老師,卻有著令人作噁戀童癖,甚至從小性侵自己親生女兒的醜聞。      不過,花子把問題都解決了,那個夜夜哭泣喊救命的女孩,終於掙脫了自己父親的魔掌。      「各位各位——」人還沒到,聲音就先到了,男孩狂奔而入,還差點撞上在門口擦招牌的汪聿芃,「嗨!芃芃!」      唔……芃芃?童胤恒一陣雞皮疙瘩,到底是怎麼叫得出來這暱稱啦!      只見科學驗證社「前社長」蔡志友火速衝進來,手裡還揚著手機,「你們知道嗎?劉秀玲死了耶!」      幾個學生頓了幾秒,開始交換眼神。      「誰?哪個名人嗎?」      「聽都沒聽過啊……」康晉翊一臉困惑,動手翻著桌上的月曆,「是我們學校的月曆美女嗎?」      童胤恒倒是倒抽一口氣,「劉秀玲!那個狼師的……師母!」      「厚對啦!總算有個記得的!」蔡志友打趣彈指,「就小月她媽啊!」      「聽起來有點像在罵人……」童胤恒搖頭,「等等,你說她死了?怎麼回事?」      啊啊,劉秀玲,簡子芸想起來了,一般他們都是叫師母,倒是沒有仔細去記她的名字。      廁所裡的花子挖出了幾十年前,在A大還是A專時,那偏遠處小廁所發出一件孩童姦殺命案,屍體殘缺不全,摔爛在裂開的瓷製便盆裡。幾十年後,因為花子找到當初的凶手「們」竟個個為人師表,主謀的戀童癖老師甚至娶了以前姦淫的少女為妻,等生下女兒後,再繼續對女兒出手。      從小受到侵害的女兒試圖逃離父親,所以選填離家甚遠的A大唸書,卻碰上都市傳說:廁所裡的花子。      因為花子的傳說中,有一個版本跟這小月的遭遇極為類似,或許引起花子共鳴,或許花子只是單純討厭那些狼師,也可能……是當年死在這裡的學生,跟花子成了好朋友。      反正都市傳說是沒有理由更沒有原因的,總之,花子解決了當年涉案的狼師們。      而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小月的母親,正是那位侵犯自己女兒的戀童癖老師的老婆,有著極大包容力的師母,劉秀鈴,不僅沒有阻止丈夫傷害自己的女兒,甚至還恨自己的女兒搶走了丈夫,根本是另一種變態典範。      「新聞沒有多著墨,只說她在家暴斃!」蔡志友滑著手機,「應該是自殺,追隨最愛的丈夫而去。」      「自殺啊……」康晉翊回想了愛老師到瘋狂的師母,「她能不能算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啊?怎麼會有人愛上強姦自己的男人?」      「應該也算吧,只是她們被侵犯時都是孩子,聽話照做,犯人又是老師,有可能產生某種依賴感。」簡子芸只有嘆息,「我看得出師母非常非常愛那個變態,追隨去也不是不可能。」      「問題是溺死耶,現在誰會選這種方式?」蔡志友倒是覺得不可思議,「照片拍出來她家還沒浴缸,是在洗臉盆裡溺死的嗎?」      什麼!?童胤恒詫異的湊到蔡志友身邊一瞧,手機裡的照片真的顯示出是乾濕分離的簡易型浴室。      這是要怎麼溺死啊?      「說不定是馬桶喔。」汪聿芃悠哉悠哉的走進來。

作者資料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笭菁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17-05-04 ISBN:9789869449915 城邦書號:1HO06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